老朋友來訪

老朋友來訪

自從玲娜在結婚的熱情過後,好像之前一下子透支了精力似的,想休息一下的想法馬上占了上風,也不再像以前工作時的拼命了。最近的兩周的周末都是在家懶散的度過。

今天丈夫出差,順利的話也要下周三才能回來。玲娜再送丈夫上了飛機,回家後懶散地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星期六的下午總是讓人有些懶洋洋。

為了送丈夫,玲娜今天特意的打扮了一下,顯得相當的有魅力,她的身高和體型都是平均的水準,她有著潔淨無暇的皮膚,以及典型東方美人的臉龐,笑起來很迷人,她的頭發很長,一直到她的臀部。

鈴~~~~

在鈴響之後,開門的玲娜疑惑的看著安全門前的陌生男子,問道:請問找誰~~?

只見男子大概27、8歲,個子中等,但是比例適當,顯得比較修長,臉上的笑容溫文有禮,彷彿一道和煦的陽光,就連玲娜剛才的懶散都被清除,然都有些精神起來。他肩上挎著一個背包,也不知道�面裝著什麼東西,鼓鼓的。

男子微微一笑:怎麼,不認識老朋友了?

咦?你是~~~男子那陌生樣子讓玲娜確信自己沒有印象。

(難道忘了?)

不由得又仔細看了看,當看到男子那漆黑之中好像透著紫光的眼睛時楞了一下,好像一下子想起來了。

(哦,是老朋友啊!)

想起來了,是你啊,今天來是有什麼事嗎?

呵呵,不請我進去坐下嗎?

啊!失禮了,快進來坐坐吧。雖然還有些疑惑,不過還是出言將陌生的男子請進了屋。

(咦?陌生的男子?我為什麼會這麼想,這是老朋友啊,太失禮了)

進屋之後,男子一點也不見外的直接在沙發上坐下。

玲娜給他端了杯水,問道:今天怎麼來了?

呵呵,今天剛來這個城市,就在機場看到你這位美人,就來和你聯絡聯絡感情啊。男子有些詭異的笑著說。

別說這麼曖昧的話啊,我現在也是結了婚的人了。玲娜有些羞澀,咦,機場看到的?玲娜有些疑惑的看向男子,在看的他的眼睛時,又愣了一下。

(啊,想起來了,確實在機場見到了,他好像還問了自己幾句話,自己怎麼就忘了呢。不過他問了什麼?怎麼想不起來了……算了,應該不是要緊的事。)

玲娜搖了搖頭,不再想這些困惑的事。

對了,你怎麼稱呼……玲娜又愣了。

(怎麼回事,竟然會問老朋友的稱呼?他不是叫……咦?)

竟然忘了我叫什麼?我是王明啊,你不是一直叫我主人的麼。陌生男子……不,王明也被問的愣了一下,轉而又笑了起來,對玲娜說道。

主人?好像不對啊,我怎麼會叫別人"主人"的。

不需要懷疑,老朋友說的話準沒錯的。王明眼睛�的紫光好像又亮了一下。

(對啊,老朋友說的話準沒錯的)

玲娜搖了搖頭將困惑甩出腦子後說道,主人,不好意思啊,居然忘了你的稱呼。”

沒關系。我就叫你鈴奴吧,而沒叫一次的時候你都會產生一種像是高潮的快感,並且一次比一次強烈,在快感之後,你會有一種願意服從我的感覺,這會讓你更舒服。這也是老朋友說的話哦,你應該聽話的,是吧,鈴奴  王明眼睛�的紫光越來越亮。

嗯~~~~是的,我會聽話,會服從的。玲娜一邊不由自主的看向王明的眼睛一邊喃喃的回答。

玲娜的模樣開始產生變化,不僅雙頰泛紅,心跳更是不斷地加快,她那帶著結婚戒指的手,刻意擺在裙子上,壓著股間的部位。

(運氣不錯啊,剛回家鄉下飛機就遇見這種極品美人。果然有名的出美女的城市啊,呵呵)王明笑了笑,接著說道:既然我是鈴奴的主人,那鈴奴就是我的所有物了吧。”

是……是的,我是你……你的所有物……玲娜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

那我說的話鈴奴就都應該遵從,我的行為跟要求,是自然的,是理所應當的,鈴奴不會有任何的意見和疑問。

是的,你的話……遵從……理……理所當然……哦~~~~香汗淋漓的玲娜開始壓抑不住的呻吟出聲。

而且當我碰觸鈴奴你的時候,碰到的地方就好像變成你的性感帶,你會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會越來越舒服,越舒服就越想被我碰觸。知道了嗎,鈴奴。

啊~~~~玲娜突然叫了起來,然後無力的軟的在沙發上,嘴�還嘟囔著:是的,性感帶……碰觸……舒服…………在之後王明好像又說了些什麼,玲娜已經不記得了,只覺得渾身發熱,快感沖擊著神經,一遍又一遍的高潮了數次,腦子�回蕩著一些不理解卻又隱約覺得很重要的詞句(舒服……順從……渴望……主人……)

王明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突然露出一副痛苦的神色,打斷了他還沒說出口的話語。

(果然,用這能力還是有些吃力啊,也是,本來只是個普通人,哪來強大的精神力去驅使這莫名出現的超能力。)

原來,王明本來只是一個平常的上班族,在半年前突然覺醒了這種通過眼睛強制控制別人的強大能力,這讓他驚喜的在頭幾天不斷的控制別人,美豔但嚴厲的上司、經常欺負他的同事、來催房租的房東……但每次動用這能力過長就會讓他頭痛不已,看過一些超能力小說電影的他猜測應該是缺乏精神力之類的東西來維持能力。後來他發現這個超能力和催眠結合功效會擴大很多倍,也買過相關書籍學習,雖說現在還只是半吊子也足夠能力的發揮了。

由於王明移開了眼睛而清醒的玲娜還在為自己的失神和身上的乏力感疑惑時,看到了王明一副痛苦的樣子,不由擔心的問道:主人,你怎麼了。

沒事,老毛病了,鈴奴給我按摩下頭吧。

哦,好的。說著,盡管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湧出來一陣快感,還是強忍著,拖著無力的身體做到了王明身邊,將王明的頭部放到了自己的膝蓋上,溫柔的按摩起來。

在玲娜的按摩下,王明的疼痛好像減輕了很多,表情也不在那麼痛苦。聞著玲娜由於剛才的高潮而散發的氣味,雙手開始向上移動按住了玲娜的胸部,使勁揉了起來。

啊~~嗯~~~這是自然的。在王明雙手碰到玲娜胸部時,玲娜不由得叫了一下,不過又喃喃著自然的,就不再理會,忍耐著胸部被揉產生的瘙癢和快感,專心的給王明按摩起來。

王明的手漸漸的加大了揉搓的力度和速度,他把它們從玲娜衣服�面拿了出來,第一次近距離的看著它們在自己手�變著形,乳房的美麗和酥軟讓他陶醉其中,擡起頭來含住了右邊那鮮紅的乳頭,慢慢地吸吮輕咬。

啊~~~這感覺好美,為什麼呢?美妙的感覺讓玲娜下意識的停下了按摩的動作,伸手抱住了王明的頭。

王明就這樣吸吮了十幾分鐘,讓玲娜渾身無力的軟到在沙發上,兩個乳頭都已經有些腫起來了。

鈴奴,起來做飯吧,你主人我餓了哦。”

是,我現在就去做飯。在王明語言的沖擊下又來了次高潮後,玲娜強撐起身子打算走進廚房。

你今天就不用穿衣服了,這樣也舒服些不是嗎?

玲娜想了想,微笑道:是啊,這樣確實會舒服很多呢,主人真聰明。

說著就脫下了被剛才的動作弄亂的衣服,折疊好放在一邊,接著把被撥到一邊的胸罩解下放在了衣服上,在擡腳退下了完全濕透了的內褲。

現在玲娜全身赤裸的站在王明面前,下意識的還用手擋著胸部和下面神秘的草叢。不過還是在王明那有些不滿的眼神中放下了雙手。

玲娜微微翹起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在相對嬌小的玲娜身上就顯得非常勻稱,乳頭還因為發情而硬挺著,身軀沿著那微妙的S型顯得格外誘人,在稀松的陰毛下能清晰的看到那一條迷人的縫,還隱隱約約能看到縮在陰唇中的陰核。

真是美麗啊。即使以王明現在那豐富的經驗也不由得贊美。

謝謝主人誇獎呢,也沒這麼好啦。聽到王明的贊美,玲娜嬌羞的回應道。

======================================================================

在飯做好之後,王明坐在椅子上對著玲娜說的:你就鑽下去給我口交吧,先弄點精液用來拌飯吧。

口……口交?這個我都沒為丈夫做過啊,太離譜了吧。

這是主人說的話哦,鈴奴你只要聽話服從就好。

可是,嗯……是啊,主人說的肯定沒錯,只要服從就好。突如其來的快感打斷了玲娜的遲疑,順從的趴下轉進了餐桌下面。伸手來下了王明胯下的拉鏈,掏出他那嬰兒手臂般粗大的肉棒開始舔弄起來。

一股腥騷的氣味沖了上來,讓玲娜有股嘔吐的匆動。不過腦子�開始回蕩著(順從……忍耐……取悅……)令玲娜強忍著不適,將嘴張開到極限含住了肉棒,頭部一上一下的開始套弄起來。

在玲娜將肉棒含進嘴�的時候,王明倒吸了一口氣,他也沒想到玲娜一上來就來了個深喉,讓沒有準備的王明差點繳槍潰敗。也顧不上吃飯,將手按在玲娜的頭上,開始抽插起來。在抽插數十下後,盡數噴射在玲娜的嘴中。

鈴奴先不要咽下去。王明將玲娜的那碗飯放在了桌子下面,吐到飯上一起吃下去吧。

“嗯嗚~~~~好……好的。”從開始口交的碰觸起就強忍著的快感,在王明那聲“鈴奴”下一下子爆發,令玲娜趴在了地上高潮起來。好一會才緩過來,將嘴�的精液吐在了飯上,回答了王明的話後,開始吃了起來。

草草的解決了晚飯,玲娜應王明的要求將其帶到臥室。

接、接下來……就麻煩你了……主人。被王明命令張開雙腿,擺出M型的玲娜,顯得格外的淫亂。王明見狀亦急忙地扒光身上的衣服。

(接下來就讓我徹徹底底地來服侍你吧)爬到床上的王明,便開始粗魯地揉著玲娜沒有穿胸罩而突出的胸部,掌心蓋住兩顆極端勃起的乳頭。而柔嫩下腹部的下方,還隱約可見那個濕淋微開的腔孔。人前總是表現出端莊賢淑的人妻,露出她那淫亂的模樣。

啊……我、我……、已經……。玲娜嬌喘道。

這是鈴奴你第一次跟你丈夫以外的人做愛嗎?

這是第一次!啊啊!主人不要再問了!插進來,快點插進來!

(說的也是喔,就讓你好好享受一下吧)王明發出嗤嗤的笑聲。

好吧,我現在就把鈴奴你生平的第二根肉棒給插進去!你要好好享受喔!

是!快點插進來!

滲出大量愛液的淫唇,不自主地產生顫抖。在王明插進去時玲娜突然主動用手將秘裂給撥了開來,幫怒張的肉棒一臂之力。已經盛滿了大量灸熟愛液的花蕾,淫亂地吸吮住男人的肉棒。

唔唔嗯!好、好舒服喔!好粗喔!啊啊啊唔!啊唔唔啊!嗯啊啊!哈啊!塞得滿滿的……!好人喔……啊啊啊!啊咕唔!

王明宛若是例行公事般,再度詢問著將凶猛怒張的肉棒,吸吮到腔室深處的人妻。

和鈴奴你老公相比的話,誰的肉棒比較大?

主人的遠遠超過他!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把肉棒插到那麼深!而且……居然、把陰道撐得那麼開!居然會有如此粗大的肉棒、好舒服喔!

無與倫比的優越感。擴張到了極限。王明開始激烈地抽送著。

啊!啊唔!啊唔唔……!好、好……!用力喔!咕唔!

王明連續數次,猛力地將下半身往前碰撞。人妻幸滿的乳房,激烈地上下搖晃著。

唔啊啊!進到子宮�了!啊!一直往那�刺進去!啊咕、啊咕!

為了改變刺入腔內的角度,玲娜主動地左右扭動著下半身。積極地貪戀快感的動作,讓反覆做著活塞運動的肉棒,更激烈地摩擦著肉壁。

啊呼!啊、來了!呼唔!又……滋伊伊伊伊!啊唔、又、來了!嗯唔!嗯呼伊伊伊!

連續達到官能高潮的人妻,因而產生一次又一次的顫抖。起伏的肉壁緊緊地吸吮著肉棒,將強烈的快感烙在彼此的身上。她持續扭動著腰,一點也沒有停歇的跡象。王明驚奇原本是貞淑的人妻,體內居然隱藏著如此貪婪的性欲。

就在不知道是肉壁第幾次緊縮的瞬間,王明怒張的龜頭,在子宮緊緊吸吮住的狀態下停止了動作,開始進行長時間的射精行為。感受到射精灸熟的玲娜,再度達到高潮。

啊啊、好熟喔!嗯嗯!好熟喔!啊咕!咕、啊啊啊啊啊嗯!

大量的白濁精液宛若怒濤般地射入了子宮內。蠢蠢欲動的腔壁榨取到最後一滴精液。

啊啊……好久喔。咕唔唔!還、還在……射精……呼啊啊!

======================================================================

在那一陣令玲娜失神的做愛之後,玲娜疑惑的看著王明將一臺錄像機架好,問道:主人,這是?

王明一邊調試錄像機,讓它將整個床都照進範圍後,給了玲娜一張紙和印泥,那是在來的路上寫好的宣誓用是合同。

你對著這個錄像機念出這份合同,然後蓋上陰唇印,做得好的話,主人會給鈴奴獎勵的哦。

啊,鈴奴會努……努力的。縱使玲娜唯“主人”之命是從,也不由得被合同上的內容弄的羞澀無比。

只見玲娜雙眼撫媚的半睜著,挺直後背令胸前的兩個奶子突出挺起,坐在床上,腳成M型的張開,雙手使勁扳開兩片陰唇,讓射到�面的精液緩緩流出,顯出一副淫蕩無比的畫面,開口說道:

我,關玲娜,是豐華集團總裁周海塘的妻子,現任豐華集團企劃部總經理兼股東。現在我以周海塘之妻子、豐華集團企劃部總經理的名義起誓,在合同期內我將放棄"人"的身份,成為王明的性奴隸,奉王明為主人。主人說的就是我的義務;要滿足主人的任何要求;沒有主人的許可,合同期內不能跟別的男性進行性交,包括我的丈夫…………合同即2012年9月21日起生效,生效時間為永久。玲娜在一臉嬌羞的念完合同後,蓋上了陰唇印。

而這一切都被錄進了錄像機之中,成為永�。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