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異想集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催眠異想集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巷口的7-11來了一個很漂亮的工讀生,她的個子很嬌小,卻總是一付

活力豐沛的模樣,臉上總是掛著很燦爛的笑容,尤其當她在喊“歡迎光臨”的

時候,她總是會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笑著,她有一顆突出的小虎牙,加上臉頰

上兩個深深陷進的酒窩,模樣真是可愛極了。

  自從她來了之后,我每天都會來這家7-11報到,只是為了看看她的笑

容,其實我也很想跟她說說話,卻總是提不起勇氣,我總是在心里想著,明天

吧、下禮拜吧,反正她應該不會突然就不干了。

  我怎麼也想不到,我們的關系會突然出現這樣不可思議的變化。

  那是在她來了大概兩個多月之后,我到那里去劃撥付款,當我將劃撥單交

給她的時候,她看著我的劃撥單,不知道怎麼了,竟然發呆了起來。

  ‘小姐?’我叫了她一聲。

  ‘啊,不好意思。’她才突然回過神來,繼續幫我處理,將錢收進收銀機

之后,她將收據和回條交給了我。

  ‘這樣就好了嗎?’因為不太熟悉,我接過東西時問著,想要確認一下。

  ‘是的,主人。’她微笑的對我說著。

  我詫異的看著她,她身邊的另一位女店員也一樣,但她卻只是睜大眼睛看

著我,好像一點也沒有發現自己剛才說了什麼,會是她私生活的習慣不小心脫

口而出嗎?看著她這樣天真無邪的模樣,我實在無法想像到底是什麼原因。

  ‘謝謝。’我點了點頭,快步的離開了便利商店。

  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但當我發動機車準備離開的時候,她竟然從

店里面跑了出來。

  ‘主人,求求你不要離開!’她從背后摟住了我的腰。

  我訝異的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這是在干嘛,是整人錄影嗎?還是她在玩

真心話大冒險之類的遊戲?

  ‘好難過,主人,求求你不要走。’她持續的說著。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她兩顆柔軟的乳房緊緊的貼在我的背部,感

覺十分的舒服。

  ‘珍宇,你怎麼了?’另一位女店員也從店里面追了出來。

  ‘主人,你等我一下,求求你不要離開。’

  ‘嗯。’我答應了一聲。

  她放開了手走向她的同事,我聽不到她說了些什麼,她的同事臉上似乎很

不諒解的樣子,然后終于走回了店里,那女孩又緩緩的朝我走了過來。

  我看著她,正想問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她卻先開口問我。

  ‘主人,你對我做了什麼?’

  不是吧?這應該是我要問的吧?是你莫名奇妙的跑過來抱住我,還拚命叫

我主人的耶,我對你做了什麼?

  她的眼中含著淚光,十分可憐的模樣,怎麼看也不像在演戲。

  ‘我對你做了什麼?’我反問她,‘你到底干嘛這樣子?’

  ‘我不知道,主人。’

  雖然聽她這樣叫我讓我有一種無以名之的優越感,可是這還是實在太奇怪

了,‘我不是你的主人,不要再叫我主人了。’

  ‘是的……’她說著,表情卻突然扭曲了起來,十分痛苦的模樣,她雙手

握著頭,在我腳邊跪了下來,痛苦的呻吟著,‘啊……啊……!!’

  ‘你怎麼了?還好吧?’我蹲了下來,緊張的問著。

  ‘求求你……’她喘著氣,斷斷續續的說著,‘別這樣……對我……’

  我?什麼意思?她會這樣是我造成的?我回想著在她變成這個模樣的前一

刻,我只不過是讓她不要叫我主人啊,是因為這個嗎?

  ‘我取消剛才的話,你可以叫我主人。’

  我話一說完,她的表情就輕松了下來,我也覺得松了一口氣,但我卻發現

她的眼神更不友善的看著我。

  ‘主人,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怎麼會變這樣子?’

  天啊,她怎麼又問我這個?天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站了起來對她說著,‘先站起來吧。’

  她原本無力的跪在地上,我想扶她一把,她卻突然咻的一下站了起來,感

覺有點不太自然。

  我吸了一口氣,緩和一下自己的情緒,‘聽好,我沒有對你做任何事情,

我剛下班,順路來這里繳錢,然后就看到你這個模樣,如果你真的不知道自己

怎麼會變成這樣,請相信我,我跟你感到一樣的莫名奇妙。’

  ‘是的,我相信你,主人。’

  很神奇的,我感到她眼中原本流露著那種懷疑與責怪的眼神,在那一瞬間

都消失了。

  ‘我也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告訴我你剛才到底怎麼了。’

  ‘我不知道,’她說著,‘我原本站在櫃台,就像平常一樣,可是你離開

店里的時候,我突然感到一種無法形容的痛楚,然后我突然明白那種痛楚是因

為你離開了我,因為你是我的主人,我必須要跟在你的身邊,服從你所有的命

令。’

  我聽完她的話只覺得莫名奇妙,完全無法理解,如果她所說的都是真的,

也怪不得她會一直覺得是我對她做了什麼,這聽起來好像是我催眠了她、或對

她用了什麼洗腦器材什麼的,可是我明明沒有這麼做。

  她一直看著我,頭往下微微垂著,像一只可憐的小貓一樣。

  ‘你有什麼打算嗎?’我問她。

  ‘隨主人吩咐。’

  ‘如果我讓你繼續在這里工作,我先回家去呢?’

  她似乎想說什麼,但又說不出口,臉上露出十分恐怖的表情,我想起她剛

才痛苦的跪倒在地上的模樣,趕緊對她說著,‘好了,我知道了,我不會這麼

做的。’

  ‘謝謝你,主人。’她好像松了一口氣。

  ‘可是我現在該回家了。’

  她喘著氣,十分緊張的模樣,然后結結巴巴的說著,‘主人……可以讓我

……到主人家住嗎?’

  我這一輩子從來也沒被女性倒貼過,沒想到第一次有女孩說要到家里去住

竟然是這種情形,怎麼辦呢?真的帶她回家嗎?雖然她的模樣那麼可憐,但是

在演戲也是有可能的吧?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有不少演戲的天才的,說不定是什

麼詐騙集團設計的仙人跳,我還是覺得有點害怕。

  ‘你會服從我的任何命令?’我決定要試驗一下。

  ‘是的,主人。’

  ‘跟我來。’我說完之后便轉身離開。

  ‘為什麼?主人不是騎車的嗎?’我聽到她在我的身后問著,我沒有回答

她,她也沒有再問,就靜靜的跟著我,沿著騎樓走到了一條陰暗的巷道。

  ‘把你身上的錢都給我。’我突然轉過身對她說著。

  ‘主人?’她一臉訝異且疑惑的望著我,但手卻毫不遲疑的拿出了皮夾,

掏出了五、六百塊錢給我。

  ‘算了,把錢收回去吧。’這樣好像不能證實什麼,我決定要來點更極端

的,‘把衣服脫掉。’

  ‘主人?為什麼?’這次她的表情除了訝異還帶著恐懼,從她的臉上我可

以感覺到她一點也不想這麼做,但是她的雙手卻仍然俐落的解開了7-11那

件綠色的制服。

  她將制服脫了下來之后,立刻將身上的T恤往上拉起,原本我只是想試驗

而已,但現在我的眼神卻完全被她白皙的肌膚所吸引,她將手伸到背后準備解

開身上粉紅色胸罩的鈕扣,這時候我看到一滴水珠落在她的胸罩上方,我才發

現她的臉上已經掛滿了淚水。

  我突然感到很愧疚,我怎麼會那麼小心眼,竟然能聯想到什麼仙人跳,我

一個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是有什麼東西好騙?再說她都來這邊打工兩個月了,

難道就為了釣我這條營養不良的魚嗎?發生這樣的事,她的內心一定比我還不

安上百倍,我竟然這樣在懷疑她,這不但愚蠢、而且可惡!

  ‘夠了,趕快停止!’我趕緊喊著,在她的胸罩掉落前阻止了她,‘對不

起,快點把衣服穿好。’

  我忍住心中的欲望,轉過頭背對著她,等她將衣服重新穿好。

  ‘我們等一下先到我家去,好好的思考一下,看看能不能弄清楚這件事的

來龍去脈,’我做了一個深呼吸,‘等衣服穿好再叫我。’

  ‘好了,主人,謝謝你。’

  我回過頭來看著她,她的眼中仍泛著淚光,卻對我露出了很燦爛的微笑,

褲襠里的家夥依然很不安分的腫脹著,像是在抗議我做作的紳士行為,但是看

到她這樣甜美的笑容,我突然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騎車帶她回到了家里,因為只有我一個人住,平常也懶得整理,難免比

較雜亂一些,帶她進來后,我趕緊先走到里面稍微整理一下,她一直都靜靜的

站著,連稍微的看一下這間房子也沒有。

  整理好了之后,我倒了兩杯飲料,請她在客廳的沙發坐了下來。

  ‘你真的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是的,主人。’

  ‘一點概念也沒有?’

  ‘是的,主人。’

  一直聽她這樣喊著,感覺還是有些別扭,我直覺的想讓她別再喊我主人,

但想起她之前痛苦的模樣,趕緊打住了這個念頭。

  ‘說說你的事吧,這幾天做了些什麼?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遇到什

麼可疑的人?’

  ‘沒有,主人,’她說著,‘我白天在大學念書,晚上到便利商店打工,

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除了今天……’

  真是的,一點線索也沒有,我突然才發現她還穿著便利商店的制服。

  ‘你丟下工作沒關系嗎?’

  ‘我不知道,主人,可是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你父母呢?’像她這樣的年輕女孩突然晚上不回家,父母一定會很擔心

的吧,尤其她看起來又這麼的乖巧。

  ‘我沒有爸爸,媽媽在幾年前過世了,我現在是一個人住。’

  ‘不好意思……’我說著,沒想到她這麼獨立,可是這段談話對厘清現在

的狀況一點幫助也沒有,我想不到該再問什麼,突然我們之間就這樣沈寂了下

來。

  ‘你不想問我什麼嗎?’

  ‘我不敢問,主人。’

  什麼啊,回想起我的人生,我在家里排行老麼,在學校里也是跟班,當兵

又被分到沒有學弟的單位,我的一生根本沒有什麼指使別人的機會,怎麼會突

然冒出一個對我必恭必敬的女孩啊?這反差實在太大了,老天爺,禰在對我開

什麼玩笑啊?

  ‘有什麼想知道的就盡管問吧。’我對她說著。

  她看著我沈思了一下,‘主人是做什麼的?’

  ‘我在貿易公司做事,才剛找到的工作,只是個小職員。’

  ‘主人認識我嗎?’

  我想了一想才說著,對實際狀況稍為保留了一點,‘我常常去那一家7-

11,看過你很多次。’

  ‘我知道,我也常常看到主人,主人幾乎每天都來吧。’

  ‘你有注意到我每天都去?’我笑了一笑,她也對我笑著,但我又想到現

在的狀況,‘可是你是今天才突然覺得……我是你的主人?’

  ‘是的,主人。’

  這真是完全無法理解的事情,到這里,我們的談話又中止了,而且仍然沒

有任何進展,我想起明天公司要開會,晚上還得處理一些文件,雖然發生了這

樣的事情,生活還是必須要過啊。

  ‘不好意思,我有一些很重要的工作要處理,你一個人可以嗎?’

  ‘是的,主人。’

  ‘你先看看電視吧。’我對她說著,看到她走到電視前的椅子坐下,我也

往書房走了過去。

  當我將文件從公事包拿出來之后,很奇怪外面為什麼還這麼安靜,我明明

讓她看電視的啊,這書房又沒有隔音,怎麼我完全沒有聽到電視的聲音。

  我走到客廳想看看她在做什麼,竟然發現她端坐在椅子上,雙眼直盯著沒

有打開的電視機。

  ‘珍宇,你在做什麼!?’

  ‘看電視,主人。’她說著,視線卻仍然盯著電視。

  我蹲到她的身邊說著,‘好了,別再看了。’她才又將視線移到了我的身

上,‘聽著,’我做了一個深呼吸才繼續說著,‘我現在沒有給你任何命令,

你愛做什麼做什麼,可以嗎?’

  ‘是的,主人。’

  我站了起來,她也很快的跟我站了起來,‘我要先去處理工作了……’我

原本想接著說要她先坐下來,但是怕她又一直坐著不動,就沒有再說下去,逕

自回到了書房。

  我盯著桌上的文件,這才覺得自己實在太天真了,發生這樣的事,我怎麼

可能還有心情去處理好這些工作,我每天朝思暮想的女孩現在就在客廳,而且

不管我說什麼她都會服從,我還坐在這里干嘛?趕快去上了她啊!

  不不不!我不能這樣趁人之危,想起之前她脫衣服時流淚的模樣,不管她

外表是如何的順從,但我明白她仍然是被迫的,不管是什麼東西在影響她,

如果我現在和她做了,那和暴犯有什麼不一樣。

  我一定得冷靜下來,如果幫她度過了這一關,那她一定會感激我,也許那

個時候我們就能“正常”的進一步交往了。

  我拉開褲子的拉煉,讓興奮許久的小弟弟出來透透氣,先打發手槍就比較

不會那麼胡思亂想了吧?我用手握住了陰莖開始上下套弄著,但就在感覺慢慢

高漲的時候,我似乎聽到了她哀號的聲音,我嚇了一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情,趕緊把小弟弟塞回了褲襠,跑到客廳察看。

  這次比剛才她看電視的模樣更讓我吃驚,我看到她的褲子糾結在膝蓋的高

度,一雙豐腴而白嫩的大腿不住顫抖著,她的手伸進粉紅色的小褲褲中不斷的

抽動,我才明白我剛才聽到的聲音不是什麼哀號,而是她舒服的呻吟。

  她看到我出來了之后,也沒有停止動作,反而用一種嬌媚的眼神看著我,

這和我一直認識的她完全不同,在那麼天真無邪的笑容下,她其實是這樣的女

人嗎?

  她滑下了椅子,朝我爬了過來,跪在地上摟著我的腰,‘主人,求求你,

快點給我,我要受不了了。’

  ‘你要什麼?’我不是明知故問,只是在這麼突然的狀況下,下意識的反

問著她。

  ‘我要主人的……肉棒。’

  天啊,誰能抵抗的了這樣的誘惑,我點了點頭,她立刻將我的皮帶拉開,

拉下了拉煉,將我的褲子脫了下來,然后將我的陰莖放進了嘴里,十分滿足般

的舔弄著。

  工作了一整天,我都還沒洗過澡,我不知道她怎麼能忍受這樣的味道,這

樣的想法更讓我興奮到了極點!

  在享受了一陣之后,我將她拉了起來,然后推倒在沙發上面,不停吻著她

的臉、她的脖子,粗暴的扯開她的上衣,搓揉著她的乳房。

  每天到7-11報到的時候,我也不是沒有幻想過和她上床的情景,但我

從來也沒想過,我剝開的竟然就是那一件綠色的制服,我瘋狂的吻著她,將她

的T恤和胸罩都脫去后,我沿著肩胛骨吻到乳房,輕輕的咬了下她粉紅色的乳

頭。

  ‘嗯……啊……’她不斷放聲的呻吟著,對我的每個動作都做出了極佳的

反應,雖然這不是我的第一次,但我除了在A片中,從來不曾看過女人這樣欲

仙欲死的模樣。

  我拉下了她的內褲,用手指逗弄著她的陰唇,她的下體早已流出大量的淫

水,我將被沾濕的手指放到她的嘴唇上,她立刻貪婪的吸吮著,品嘗著自己的

味道。

  我將她的大腿拉開,準備將硬挺的肉棒送入她的體內,平常在這一刻我都

會再確認一下女孩的意願,但是此時此刻,我知道那絕對是多余的,我毫不猶

豫的將肉棒深深的插了進去。

  天啊,一股快感衝上了我的脊髓,我沒有碰過這麼緊致的小穴,而且隱隱

約約之中,我的肉棒似乎可以感覺到她的陰道內側凸出的組織!她是處女!?

此刻精蟲上腦的我當然也沒有多想什麼,一口氣衝破了那層薄膜。

  ‘啊!!!’她淒厲的叫了出來,不,我不知道這樣的形容詞用的確不確

切,她緊鎖著眉頭,像是痛苦,卻又十分享受的模樣。

  我不斷猛力的抽插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到達了極限,什麼也沒多想的

將濃濁的精液一股惱的射進她的體內,在同一刻,她拱起了腰,不斷顫抖著,

似乎也到了極端的高潮,在我離開她的身體之后,她的身體仍然斷斷續續的抽

搐著。

  我躺在她的身邊,摸著她的臉,輕撫著她因為汗水而貼在皮膚上的發絲。

  ‘謝謝你,主人。’她說著,滿足但筋疲力盡的模樣。

  ‘好好休息,睡一下吧。’我說,她立刻閉上了雙眼,沈沈的睡了過去。

  我才想到她還在完全服從命令的狀態,但事到如今,我也不想要再吵醒她

了,我幫她擦拭了一下身體,套上了衣服,然后將她抱到房間的床上,回到客

廳后,我發現沙發上除了大量的體液外還有點點的血跡。

  什麼工作的我也無法再想了,明天假裝重病告假一天算了,我稍微洗了個

澡,也在她身邊睡了過去。

  隔天醒來之后,她仍然沈沈的睡著。

  ‘珍宇,醒來吧。’

  我很小聲的說著,但她仍然立刻張開了眼睛,‘主人,早安。’她微笑的

對我說著,但也許是想到了昨天的事情,隨即臉紅了起來。

  ‘你是第一次嗎?’

  ‘是的,主人。’

  如果她是個人盡可夫的女人,那這一切還比較好理解一點,可是昨晚竟然

是她的初夜,這讓這件奇怪的事情愈來愈無法解釋了。

  她看著我,欲言又止的樣子。

  ‘想問什麼盡管問吧。’

  ‘主人不用上班嗎?’她看了看時間問著我。

  ‘不,今天我先請假了,你又不能離開我,我總不能帶你到公司吧。’

  她想了想才說著,‘在主人家里的話,好像就無所謂。’

  ‘什麼?’

  ‘只要待在主人家里,就算主人不在我也不會難受。’

  什麼跟什麼啊!這到底是誰定的規則?

  ‘算了,我跟公司說我身體不舒服,現在也不可能突然出現了。’

  她又是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樣。

  ‘從今以后,你有什麼想告訴我的,都可以直接跟我說,好嗎?’

  ‘謝謝你,主人,’她似乎仍然猶豫了一下,‘可以請主人陪我回家去一

趟嗎?我想換衣服……還有整理一些東西。’

  對啊,這麼重要的事我都沒想到,總不能讓她天天都穿著7-11的制服

吧,‘當然,吃完早餐后我就陪你去。’

  ‘謝謝主人。’她對我很燦爛的笑著。

  我有點納悶她怎麼能表現的如此自然,發生這樣的事,無論如何,還是應

該要懷疑我的吧,不,現在回想起來,好像自從在便利商店門口我對他說了那

句“請相信我”之后,她就不曾再懷疑過我了。

  這究竟是……我能控制她到什麼程度呢?

  后來我陪她回家去,她打包了一些簡單的行李之后,就搬到了我家來住,

果然就像她說的一樣,我去上班的時候,她只要待在家里就不會有事,可是一

但出門,她一離開我大概十步之外就會感到極度的痛苦。

  每天晚上到了十點的時候,她都會準時的發起春來,當然,我也會很愉快

的解決她的需要,即使我筋疲力盡,不想要做的時候,只要我命令她高潮她也

能很快的得到滿足,但是如果沒有我的話,她無論怎麼手淫也無法感到滿足。

  這些奇怪的規則到底是怎麼出現的,我一直努力的查詢資料,希望能得到

答案,反而是她似乎愈來愈無所謂,心甘情願的做我的奴隸。

  結局?謎底是什麼?

  抱歉,你想知道嗎?可是我不知道,我這樣和她同居了快一年了,她的表

現一直都一樣的規律,我還是完全不明白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這之間倒是有一件值得說說的事,我將我的事情用匿名的方式在網路上發

表,希望能有人提供答案,大部分的人都當我是神經病,可是有一位國外的網

友提出了一個我認為蠻有建設性的意見。

  珍宇叫我主人的那天並不是第一次見我,不一樣的事情是什麼?那天我拿

劃撥單給她,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我的名字,沒有錯,她變成這副模樣,似乎的

確是從那一刻開始的。

  也許是某種東西讓她認定她的主人是這個名字,究竟是怎麼樣的原因,這

已經太難求證了,可是可以改變這種狀況嗎?也許我改了名字,她就不必再叫

我主人了。

  我向珍宇說了這個想法,我說我要到戶政機關去申請改名,她沒有說話,

卻開始淚眼汪汪的。

  ‘珍宇,怎麼了?’

  ‘主人不喜歡我嗎?’

  ‘怎麼可能,我喜歡你。’

  ‘我愛你,主人,’她抱著我,‘求求你不要那麼做,我不敢想像沒有主

人的日子,我好害怕,我不知道那會變成怎麼樣。’

  她在我的胸膛哭泣著,淚水沾濕了我的衣服,我也不曾再提出讓她自由的

想法了,事實上我也很愛她,在我變成她的主人前我就一直在注意她了,看著

她在我的懷里顫抖的模樣,我緊緊的摟著她,我想一輩子都這樣的珍惜她。

  也許就明天吧,我會買一只戒指,問她願不願意嫁給我。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