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的青島之行】【短篇】

【暑假的青島之行】【短篇】

女人是一種很奇怪的雌性動物。沒有被男人操過還是處女時,極少有春情蕩 漾的;一旦破身嘗到了那種人間極致享受的性歡愉,就再也難以忘卻那種滋味。

曉芸自從高一時被看果園的光棍徐大安破了童貞之身,隨著身體的發育張開, 胸前一對小白兔漸漸也圓潤飽滿起來,小屁股愈發挺翹,的臉蛋兒也有了飄忽的 一股子勾人媚態,真個是明眸皓齒,儀態萬千;眼波流轉間,常常勾得那些青澀 男生們張口結舌,窘態百出。包括男老師們都覺得像曉芸這樣明豔動人的女孩子, 多看一眼都是亵渎。沒有人想象的到,就是這樣一個冰清玉潔、恍若不食人間煙 火仙子般的女孩子,夜里常常回憶著在果園小屋被老光棍操得欲仙欲死的情景, 伸手緊緊摳在夾緊的大腿間······有時候周末休息,趁著家里沒有人的時 候,曉芸仔仔細細的用溫水洗干淨了下身,拿了鏡子照著自己的腿間陰戶仔細欣 賞半天;看著那粉紅的透明般的兩瓣小陰唇微微張著,一顆小小的粉豆豆露了出 來,陰道口小小的,緊緊地閉合著,讓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曉芸就想起老光棍 的粗大陽具,就想起那種死去活來的美妙滋味······思春歸思春,曉芸的 學習可是半點兒沒落下。高考前的摸底考,曉芸每一次都是前三名,要知道鎮高 中雖是二中,卻是全市的三所重點高中之一。曉芸在高考時正常發揮,考了66 8分的好成績,被青山市一所國家重點大學錄取了。父母高興異常,給了曉芸兩 千塊錢讓她自己決定干什麽。高考完正是夏天,離去青山市讀大學還有近三個月 的時間,曉芸決定去旅遊。

目的地是美麗的海濱城市青島。除了是旅遊勝地外,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曉芸 的一個小姨林玉娟家在青島。曉芸的媽媽沒有親,這個林玉娟是曉芸媽媽的干妹 妹,比曉芸媽媽小7歲。倆人曾經是同事,家里關系很硬,幾年就調到市政府去 了。后來嫁到了青島,雖不再你來我往,逢年過節仍是常常電話問候,十分親密。 因爲有這麽個關系,曉芸的父母也是十分放心她一個人去青島旅遊。

坐車倒車,坐了一天的大巴,傍晚曉芸在長途站下了車,找個了公用電話給 林玉娟打電話。林玉娟跟她說了個車牌號,說是她丈夫遲文剛已經等在站前接她。 曉芸出去果然看到那輛車在路邊停著,便走了過去。還沒到車跟前,一個男人就 下了車遠遠地笑著喊:「曉芸!曉芸!」曉芸快走幾步到了車前,害羞地叫了一 聲:「姨夫···」遲文剛趕緊讓曉芸上了車,問了幾句累不累熱不熱之類的話, 兩人就直接回了家。路上遲文剛給妻子打了個電話說人接到了馬上到家,到了一 座三層的別墅前停下,林玉娟早就等在院里了,拖著曉芸就噓長問短地,曉芸也 笑著代媽媽給小姨問好。進了小姨家,曉芸算是見識到什麽是有錢人家了。房子 是臨海三層別墅,在三樓能看見前邊的大海;樓上樓下裝修的那叫一個富麗堂皇, 長這麽大第一次離開農村的曉芸何曾見過這樣的房子!見過,那是在電視里或者 雜志上。

林玉娟在樓下廚房忙活著做飯去了,遲文剛帶著曉芸樓上樓下的一邊參觀房 間,一邊介紹家里的情況:因爲是夏天,遲文剛兩口子住在一樓的一個房間,圖 的是涼快。二樓的主臥次臥都沒人住,他們9歲的兒子跟爺爺奶奶住在另一個小 區,平常不回家,他們兩口子也是一周有三四天下班去爺爺奶奶家吃飯,然后回 來睡覺。說著聽林玉娟在樓下喊吃飯了,倆人就一起下去。在兩口子的熱情中吃 完了晚飯,林玉娟就安排曉芸住在二樓的主臥室里睡覺,曉芸連說不用,住客臥 就行,小姨說:「這個大臥室有空調,晚上睡覺涼快;再說我跟你姨夫也不在樓 上睡,放著也是浪費。」曉芸只好把包放在主臥的大床邊。

三個人又一起出門去夜市逛了半天,買了許多小玩意兒,回來都快11點了, 于是睡覺。睡前林玉娟說她白天得上班,讓丈夫遲文剛陪曉芸各個景點都好好玩 玩;遲文剛自己開著一家外貿公司,有經理有秘書,根本不用天天去公司盯著。 二樓主臥有獨立的衛生間,曉芸沖了個涼。穿了一條寬松的短褲,一件小背心, 躺在寬大的床上,又興奮又陌生,半點睡意也沒有,折騰半天才睡過去。

遲文剛的父親是老干部,剛剛從高位上退下來不久,在家含饴弄孫,享受天 倫之樂。遲文剛憑借父親的關系自己開了家外貿公司,獲利頗豐。這個四十出頭 的男人長得倒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卻是有一個特點:好。他本來在部隊當兵, 有父親關照,前途光明。可惜因爲弄大了軍區醫院一個護士的肚子,無奈轉業到 地方來。后來經人介紹跟妻子林玉娟結了婚。林玉娟長得身材模樣都很漂亮,又 善風情,閨房之中對丈夫溫順妩媚,遲文剛也就把心思都用在老婆身上,沒有出 去鬼混。今天一見到曉芸這樣青春靓麗的年輕女孩子,一顆心不由得又活泛起來 ······第二天一早,雖是晚上沒睡好,曉芸還是早早就醒了。她光著白嫩 嫩的小腳丫輕輕打開房間門,在樓梯口聽了聽樓下林玉娟兩口子還沒起床,便又 悄悄回了房間。睡是睡不著,曉芸就好奇地打量起這間大臥室來。床邊上是一排 壁櫥,上邊擱置玩物,下邊有櫥門,應該是放衣物的。曉芸就拿起自己的包,打 算放到下邊櫥子里。拉開櫥門,曉芸的小心肝撲通撲通猛跳起來,櫥子里竟滿滿 地一堆情趣衣物!透明的三點式乳罩、幾根帶子系成的內褲、漁網一般的長·· ····最離譜的是還有幾只玻璃做成的假陽具!惟妙惟肖,晶瑩剔透,卻是有 一種別樣的淫靡氣氛。曉芸幾乎呆住了,半天反應過來,慌亂地關上櫥門,趕緊 聽聽樓下有動靜沒,做賊般心虛。聽到一切正常,曉芸這才放下心。原來只在網 上見過的情趣玩具,竟然地放在眼前!這讓嘗過男人滋味的曉芸心里如長了荒草 般淩亂,忍不住想象這些東西應該是林玉娟夫婦歡愛時的用具,那穿在身上應該 是何樣的風情?在房間里轉了幾個圈,按捺不住,又悄悄拉開櫥門,輕輕拿起幾 件內衣絲襪翻看起來;有沙質透明的,有蕾絲系帶的,有細小丁字褲,有開裆網 眼襪······當真是聞所未聞,直把個曉芸看得心驚肉跳,忍不住下身都有 了感覺,陰戶濕滑泥濘起來。最后她的目光盯在那幾根玻璃制成的假陽具上,伸 手卻又猶豫著,最后才拿起一根彎翹著模樣的,入手涼涼的,透明閃亮,龜頭翹 著,尾部還有一個環,穿著一條帶。曉芸不由得把玩著入了迷,真是又粗俗淫穢 又如藝術品般高雅,讓人欲罷不能。曉芸把櫥門小心關上,只拿了那根玻璃陽具 來到床上坐著把玩不已。

房間門突然被敲響了!

「曉芸,起來了嗎?」

是遲文剛。曉芸慌亂地沒地方藏那根玻璃陽具,只得塞進枕頭底下,應了一 聲去開門。遲文剛笑著說:「睡得還習慣嗎?」曉芸答應著說還好。遲文剛說林 玉娟怕打擾曉芸睡覺,悄悄去上班去了,讓遲文剛帶曉芸出去好好玩。

曉芸還沒換衣服,依然是短褲背心,雪白粉嫩的肌膚讓遲文剛欲火直竄,他 也就故意說看看新聞隨手打開了床邊的電腦,心思卻不在電腦上,沒話找話的不 時跟曉芸拉兩句。曉芸只好去衛生間洗臉刷牙,哪知道洗漱完畢后遲文剛讓她去 樓下吃早餐,說自己跟林玉娟已經吃過。曉芸無奈下樓吃飯去了。

等曉芸吃完早餐回到房間一看,不由得心慌如鼓:遲文剛竟然給她把被子疊 好了!枕頭也是放在被子上邊端端正正,哪兒還有那根玻璃陽具的影子!遲文剛 倒是沒說什麽,一邊往外走一邊讓曉芸換衣服,說帶他去海邊玩。曉芸一看事已 至此,索性不管,換了一件白色連身短裙就下樓了。

遲文剛一路上邊開車邊興致勃勃給曉芸介紹著青島的名勝,絲毫看不出尴尬。 倆人去玩了海底世界,又去了奧帆賽場,拍了許多照片。曉芸還是第一次見到數 碼相機,覺得十分好玩;女孩子尤其是像曉芸這樣的漂亮女孩,那個不喜歡拍照, 玩的不亦樂乎,早就忘記了早上的尴尬。快到中午時,林玉娟打來電話,說是政 府有安排不能回家吃飯。遲文剛便說帶曉芸去劈材院吃小吃。結果吃飽了肚子一 看,還不到十二點,倆人也有些累,驅車回了家。

一進房間,曉芸又記起了那根玻璃陽具。遲文剛就在電腦上擺弄上午拍的照 片,還喊曉芸一起欣賞。倆人湊在電腦前看照片。看到一張曉芸坐在草地上的照 片,曉芸穿的是短裙,坐在草地上竟然露出了粉色的小內褲!曉芸大是尴尬,伸 手去摸鼠標,小手卻被遲文剛一把攥住,曉芸慌亂地往外掙,卻是掙不脫,看向 遲文剛那如噴火般的雙眼時竟是一時呆住了。遲文剛順勢就把她按倒在旁邊的大 床上,一只手沿著曉芸修長白嫩的大腿摸了上去。曉芸慌亂地嬌喘著,一張小嘴 兒只是低低地叫:「姨夫···姨夫······」等遲文剛吻在她的耳畔粉頸 上時,曉芸徹底迷亂了,一雙玉臂摟住遲文剛的頭,嬌軀扭動著,配合男人的扯 拽把連身短裙給脫了下來。遲文剛拿掉曉芸胸前的小罩罩,右手在那兩團粉嫩嬌 挺上摸了兩把,順勢滑下,扯掉了曉芸的小褲褲。

只是一會兒的功夫,一具四十多歲的男人的軀體已經把十八歲女孩子白嫩粉 團般的嬌軀壓在了床上。很快曉芸覺得雙腿被分開,接著下身一痛,許久沒進來 過男人的緊窄花徑鑽進了一根長長的家夥······曉芸的下身陰道又緊又窄, 天生如此,直到結婚后還是這樣,更何況此時十八歲的她僅僅被徐大安那個老光 棍操過幾次,跟處女幾乎沒什麽差別,只是少了那一層膜而已。爽的遲文剛性致 勃發,幾回合下來就忍不住射進了曉芸的陰道深處······射完精的遲文剛 並沒有把肉棒從曉芸的身體里拔出來,他驚奇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軟掉,還是堅 硬挺直!這對于縱情聲色的遲文剛來說簡直就是奇迹,只有二十多歲年輕時有過 這樣的情況。或許是因爲操的是自己的外甥女?抑或這一身媚態的小丫頭的陰戶 是天生寶貝?男人的雄風不可抑止地瘋狂起來,把曉芸白嫩柔軟的嬌軀翻過來, 抓住兩條白生生的大腿就朝挺翹的渾圓小屁股中間操了進去······因爲剛 剛在曉芸的身體里射過一次,遲文剛的第二次沖刺就持久的多。他抱著曉芸白嫩 嫩彈性十足的兩瓣翹臀拼命地撞擊著,啪啪作響。曉芸銀牙緊咬,雙臂撐在床上, 挺腰撅臀,承受著身后男人如打樁般的撞擊。遲文剛算是玩過女人無數了,也不 是沒操過處女;可是像曉芸這樣的屄他還是第一次遇到。身材不說,陰道簡直就 像一只滑滑的小手緊緊地攥著他的大肉棒,舒爽至極;花心又淺,每一次深插都 能撞在那一團宮頸肉球上,一觸上就被吸一下,弄得每一次都忍不住就要狠狠地 射出來。遲文剛簡直是又愛又怕,性發如狂,直想把自己的大龜頭送入這小騷屄 的子宮中去······倆人云雨完畢,遲文剛從床頭的櫃子里摸出那根玻璃陽 具,笑著在曉芸眼前晃動,羞得曉芸臻首深埋,再也不肯擡起頭來。遲文剛也就 不再逗她,大手在她胸前的豐挺蓓蕾上撥弄著,把玩著,愛不釋手。倆人洗了澡, 穿好衣服,如情人般偎在陽台的吊籃里說著甜言蜜語。一個是春心初綻,一個是 情場老手,把個曉芸逗弄地不時咯咯直笑,更加迷戀這個剛剛在自己嬌嫩子宮里 播種的男人了。

遲文剛四十多歲了,心思老成。他開車帶曉芸跑出老遠買了藥讓曉芸吃下, 還問了曉芸的月經情況,買了長效避孕藥讓曉芸放好,畢竟曉芸才剛來青島,日 子還長著呢。曉芸人生第一次認識了這東西,在以后的許多年里,她幾乎沒間斷 過服用。

晚上吃過晚飯,林玉娟拉著曉芸在沙發上閑聊。遲文剛開始還小心翼翼,生 怕曉芸露出什麽馬腳,后來見曉芸談笑自如,仿佛什麽也沒發生一般,便放了心, 說累了先回房休息。林玉娟晚上就跟曉芸一起睡的。第二天是周六,他們9歲的 兒子也回了家。這小家夥嚷嚷著去遊樂場,四個人便出去瘋玩了一天,晚飯都是 在外邊吃的,把兒子又送到了爺爺家,回來就各自洗洗睡了。第二天雖是周末, 林玉娟因爲要陪領導去一個企業視察,早早就走了,估計很晚才能回。

老婆前腳出了門,遲文剛隨后就爬上了曉芸的床。曉芸正睡著呢,眯眼一看 是遲文剛,雖有過肉體交合之歡,仍是羞紅了小臉兒,蒙著被子任他折騰。迷迷 糊糊地被剝了個一絲不挂,坦胸張腿。海棠春睡的妩媚嬌態挑逗得遲文剛小弟弟 一柱擎天,餓虎撲食般趴在了女孩兒的青春玉體上。等那一種如升天般的滿足感 在體內蕩漾開來,曉芸雙臂緊抱著男人,一對兒白白的奶子擠在遲文剛胸前,兩 條玉腿也是纏在男人的腰上不肯松開半分。這樣年輕貌美的少女在自己身下婉轉 嬌啼,讓遲文剛性發如狂,直干了小半天,雞巴再也射不出什麽來方罷。

路過看看。。。推一下。。。

寫得精彩

感覺不錯喔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