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異想集 入戲太深

眠異想集 入戲太深

 雖然這麼一個大熱天還得包得密不透風,戴著頭套,頂著一頭光看就覺得

燥熱的蓬松長發,羅凱擎心中還是挺興奮的。

  他是一個連三線也稱不上的演員,這部戲他也只是扮演一個不入流的江湖

術士,但今天卻有一場他和女主角單獨的對手戲,播出來大概有三、四分鐘的

長度,在他幾年的演藝生涯中,這算是他非常難得的“長”時間演出了。

  然而令他興奮的並不是這個,事實上,他也曾獲得更好的機會,但長相過

于平凡的他,無論如何也無法吸引觀眾的注意,盡管參予的作品已經十分可觀

了,但是他從來也不曾被任何人認出來過。

  對于成名,他早已經看開了,現在的他,只是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圖一

口溫飽罷了。

  令他興奮的原因在于今天的女主角,吳亦芃。

  天啊,他不知道天底下會有這麼美的女人,她和他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

她才剛滿二十歲,超凡脫俗的氣質,在第一部作品中便打響了知名度,立刻成

為了鎂光燈的焦點。

  原本他也不特別喜歡她,在戲劇圈打滾多年的他,對許多光鮮亮麗的女藝

人早已有了免疫力,但是當他第一眼見到吳亦芃時,卻完全的被她的美麗懾住

了,不,他深深的感覺用美麗來形容她太過膚淺了,但是他卻也想不出更貼切

的辭彙。

  他一邊補妝,一邊用斜眼悄悄的看著她,和他的等級完全不同,吳亦芃的

身邊有三、四個化妝師包圍著她,在燈光的照射下,他看不清楚她的臉,但僅

是她嘴唇噘起的的輪廓也讓他覺得十分誘人,想到等一下可以摸到她那張可愛

的臉龐,便讓他十分的雀躍。

  吳亦芃當然是這部戲的女主角,一個武功半吊子卻又愛行俠仗義的俠女,

而凱擎扮演的是壞蛋雇來的道士,在這場戲中,他要用法催眠女主角,讓女

主角幫壞蛋去解決掉官府的人。

  一段時間之后,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就定位了,場景是一個客棧的房間,女

主角一身淺綠色的俠女裝扮站在房間的中央。

  ‘凱擎,聽好,等一下一開拍你就踢開門闖進來,接下來就像我們剛才排

練的那樣,沒問題吧?’導演坐在椅子上喊著。

  ‘沒有問題。’

  ‘亦芃,你準備好了嗎?’導演又喊著。

  ‘嗯。’她點了點頭。

  ‘好了,大家趕快準備就緒,’導演喊著,整個片廠的喧鬧一下子凍結了

起來,大家都屏氣凝神的等待著指示。

  ‘ACTION!’

  扮演道士的凱擎擡起腳往門的中央踢了過去,動過手腳的門閂應聲裂開,

女主角原本背對著房門,立刻警覺的轉過了身。

  ‘你是什麼人!’她喊著,舉起了手,擺出了準備過招的架勢。

  ‘哼哼哼,’道士用鼻子發出了笑聲,露出了邪惡且狡猾的笑容,‘我是

誰並不重要,很快的你就不會在乎了。’

  ‘胡說八道什麼!’女俠似乎想要先發制人,話聲未落,右手隨即一掌揮

了出去,但這一掌卻緩慢而軟弱,道士從容的一個側身便躲了過去,反而是她

自己因為重心不穩往前踉蹌了一步。

  道士順勢的往她的胸口擊出了一掌,女俠口出噴出了鮮血,劇烈的撞擊到

客棧的牆板上。

  碰到了……凱擎吃了一驚,心里既興奮又有點擔心,原本排練時,這一幕

利用錯位的關系,他只消往前做個動作,亦芃再順勢的往后倒去就好,但不知

道是太過入戲還是潛意識作祟,他不但打到了她,還準確無比的打在她的左邊

胸部上,即使隔著厚重的戲服,凱擎還是感受的到掌心傳來那陣柔軟的觸感。

  亦芃靠著牆,嘴角流著血,一臉疑惑又痛苦的表情,這幕戲仍在進行,凱

擎趕緊集中了精神,繼續念著接下來的台詞。

  ‘哈哈哈,’他發出了邪惡的笑聲,‘天真的小姑娘,沒有十足的把握,

我會這麼闖進來嗎?這房間的蠟燭早就動過手腳了。’他一邊說著,一邊走到

女俠的面前。

  ‘你這個卑鄙小人!’

  女俠仍然對著道士攻擊,但是道士輕松的接下了這一掌,並伸出手指在女

俠的肩胛骨下方點了一下,女俠似乎是被點了穴,身體不再有任何動作,只剩

下一雙靈活的雙眼轉動著。

  ‘你到底想做什麼?’

  ‘不用想太多了,小姑娘,’道士伸出手握住女俠的下巴,讓她的眼神對

著自己的雙眼,輕輕的幫她擦去嘴角的血跡,‘放輕松,看著我的眼睛。’

  ‘你要干什麼,我不會讓你的得逞的!’女俠完全無法做出任何抵抗,只

能惡狠狠的瞪著他。

  凱擎緊緊的盯著她的雙眼,那是一雙黑白分明、晶瑩剔透的眼睛,除了贊

嘆她的美麗之外,他也暗自的佩服她的演技,那雙眼睛中滿溢著屈辱與憤怒,

才二十歲的小女孩是怎麼去揣摩這種心情的呢?

  隨著劇情的發展,亦芃的眼神慢慢空洞了起來,這樣的變化來的極其迅速

卻又十分的自然,凱擎也立刻做出了典型的壞蛋笑容。

  ‘很好,就是這樣,看著我,什麼都不要想。’

  凱擎看到她的眼神中完全失去了焦點,她好像望著自己,又好像什麼都看

不到,她的嘴唇微微的張了開來,呈現一種極度放松的表情,看起來就好像真

的完全沒有思想了一樣。

  ‘你累了,你的眼皮愈來愈重、愈來愈重……’

  女俠的眼皮開始顫抖著,沒多久就閉上了眼睛。

  凱擎感到厚重的戲服下,下體不安分的鼓脹著,去你的!接下來要說什麼

去了!他好想剝光她的衣服,一個正常的男人現在應該都會想這麼做的吧?但

是劇本寫的是什麼……是了,他要對她下好指令,叫醒她之后就揚長而去,在

關鍵的時候才利用她來執行任務。

  就這樣?什麼跟什麼嘛!這太不合理了!哪個笨蛋寫的劇本?一個國色天

香的美女毫無抵抗的站在面前,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怎麼可能這樣就離開啊?

  他用眼角的余光隱約的感受到導演稍稍挪動了身體,銳利的看著自己。

  冷靜下來啊,吳亦芃也只是在演戲啊……

  ‘你的眼睛雖然閉上了,但是你的心眼卻打開了,’他終于說出了接下來

的台詞,導演沒有說話,看來他對剛才的短暫空白還可以接受,‘記住,從今

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會完全的服從我的命令,說,你會完全服從我的命

令。’

  ‘我會完全服從你的命令。’女俠閉著雙眼,完全沒有情緒起伏的說著。

  道士又舉起了手點了下女俠的身體,替她解開了穴道,然后扶著她到房間

中央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當你醒過來后,你會忘記我剛才對你所做的一切,

但是我仍然是你的主人,只要你聽到我說“陰陽無極”,就會立刻回到像現在

一樣的狀態,明白嗎?’

  女俠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道士又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容,在女俠的耳邊彈了一下手指,便轉過身從

窗戶飛躍而去。

  ‘卡!’導演站了起來,‘很好,大家辛苦了,上午就先拍到這里,大家

準備用餐吧。’

  凱擎從窗外站了起來,撥了撥身上的灰塵,這里是一樓,剛才他從窗戶跳

出去后,為了要看起來有往下落的感覺,要立刻撲倒在窗外,真他媽的,真是

莫名奇妙的一幕,說起來,他明明是從門口大搖大擺走進來的,為什麼要從窗

戶逃走啊!

  他看了看亦芃,她仍然坐在椅子上,沒有什麼大動作,她的宣傳很快的來

到她的身邊。

  ‘辛苦了,亦芃。’

  亦芃看了看四周,一臉恍惚的樣子,周圍的工作人員都正在收拾東西準備

離開。

  ‘拍完了嗎?’

  ‘當然啊,’她的宣傳笑了出來,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怎麼回事啊,太

累啦?’

  她沒有回答,皺了皺眉頭,用手揉著太陽穴,又四處看了看。

  ‘亦芃?你還好吧?’宣傳開始擔心的問著。

  ‘嗯,沒事,’她終于露出了笑容,然后站了起來,‘走吧。’

  她和宣傳一起往休息室走了過去,凱擎在一旁看到了這一段對話,心里萌

生了一種很不可思議的念頭,亦芃的樣子的確不太對勁,茫茫然的,好像剛睡

醒一樣,就好像……剛才真的被催眠了。

  不可能吧,這太蠢了,他完全不懂催眠,更不懂什麼法,怎麼可能會有

這樣的事情!?但是……萬一是真的話呢,他想起剛才拍戲時她的眼神那種空

洞茫然的模樣,那真的只是演戲嗎?

  他感到心髒狂跳不已,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不要放過。

  凱擎第一次感到午餐的時間竟然如此難熬。

  他一直偷偷注意著亦芃,他看到她一邊吃飯,一邊和宣傳說說笑笑的,已

經完全的恢復了平常自信可愛的模樣,但是他仍然不斷的回想剛拍完那場戲的

時候,她那種好像云遊在太虛幻境的神情,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證實自己瘋狂的

想法。

  終于一直到用餐結束的時候,她的宣傳不知道去車子拿什麼東西,凱擎終

于等到了她一個人的時候。

  ‘亦芃?’他慢慢的朝她走近,從背后叫了她一聲。

  亦芃回過身來,露出了專業般的微笑,‘有什麼事嗎?’

  凱擎摒住呼吸,慢慢的說出了四個字,‘陰陽無極。’

  凱擎已經想了很多,萬一亦芃對這句話沒有任何反應的話……不對,不該

說是萬一,她本來就不應該會有什麼反應,按常理來說,亦芃應該是會覺得莫

名其妙,反問他在說什麼,這時候,他就隨便掰個理由,說是親戚的小孩很喜

歡她,所以來幫他要簽名,他連簽名板都準備好了,一般人應該也不會繼續追

問他一開始說了什麼才對。

  但是,兩秒鐘以后,凱擎就知道他剛才的擔心都是多余的。

  亦芃的臉上失去了微笑,取而代之的是極度的松弛,她的嘴唇微張著,雙

眼茫然的望著前方,原本放在腰際的雙手也無力的垂落到了身體兩側。

  凱擎仍然不太敢相信,他用手在亦芃的眼前揮了兩下,她的眼珠動也不動

的,凱擎回頭看了看,工作人員仍然不斷走動著,宣傳也可能快回來了,要是

讓人發現亦芃這種模樣,他接下來的計畫就完全泡湯了。

  ‘亦芃,等一下我要你從一數到三,當你數到三之后,你就會清醒過來,

當你醒過來后,你會忘記我剛才來找過你,現在開始數。’

  ‘一……’

  當凱擎看到亦芃從性感的嘴唇里吐出第一個數字時,趕快走回到自己原先

的地方,沒多久后,他看到亦芃眨了幾下眼睛,又出現了上午拍完戲后那種茫

茫然的困惑表情。

  她看了看四周,盡管視線有掃過凱擎那邊,但是卻連一秒也沒有多停留在

他的身上。

  這是真的!盡管凱擎不明白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但是他幾乎可以確

定亦芃是被催眠了,就像這本三流劇本寫的一樣,現在的她只要聽到“陰陽無

極”這四個字就會變得唯命是從!

  剛才的狀況太緊急了,況且事前他幾乎都是在準備失敗時該怎麼辦,如果

成功的話,要對亦芃做什麼指令他反而沒想太多。

  眼前有一個極需處理的狀況,下午的第二場戲,場景是在官衙的后院里,

亦芃扮演的俠女在等待情人的到來,但是赴約的卻是凱擎扮演的道士,這場戲

中,他們沒有任何的身體接觸,在俠女做出任何反抗之前,她就已經落入了道

士的催眠控制,接受暗殺的指令。

  ‘記住,等一下來見你的人是個無惡不作的大壞蛋,他不知道你已經知道

他的真實身份了,所以你也要假裝不知情,降低他的戒心,等他沒有防備的時

候,再偷偷的取走他的性命。’

  凱擎讀著劇本,害怕的想像著,拍戲時對她說出“陰陽無極”,她真的會

進入催眠狀態,如果再對她下這些命令,天啊,會發生什麼事,搞不好會鬧出

命案啊。

  他也不可能跟別人說明這種狀況,說不定會被當成瘋子先不講,最重要的

是,他才不願放棄這樣的機會。

  所以,他必須在開拍之前趕快做一些處里,他要再等待亦芃獨處的時候,

給她新的催眠暗示,而且這次不能像之前那樣匆忙,可是,去哪里找這樣的機

會?

  突然,他想到了廁所,在這短短的一、兩個小時中,亦芃唯一一個人的時

候大概只有在廁所里了,可是,不能保證她在這段時間會去廁所啊,凱擎想起

前幾天他被便秘所苦,到西藥店買了些瀉藥,現在剛好還帶在身邊。

  等待的時間是很漫長的。

  在冗長的準備工作之后,凱擎趁著開拍時,所有的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拍

攝的時候,在亦芃的水杯中加了一點瀉藥,他不敢加太多,畢竟藥是苦的,這

可不是用來讓別人偷偷加在水里的。

  在第一次TAKE之后,亦芃回到旁邊休息,立刻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

凱擎看到她的臉色有點奇怪,跟宣傳說了點話,然后讓宣傳將杯子拿走,看來

應該是去換水了。

  凱擎一直觀察著亦芃的模樣,盡管沒有全部喝完,但似乎還是起了作用,

她壓著肚子,像在忍耐著什麼的樣子,然后終于和身邊的人說了點話,往洗手

間走了過去。

  凱擎趁著沒有人注意的時候,悄悄潛入了女廁,他已經注意了很久,里面

應該是沒人的,他每間都確認了一下,然后站在唯一鎖著的那間廁所門口,說

出魔法般的四個字,‘陰陽無極。’

  到這一刻為止,其實他也還沒有十足的把握,等了幾秒鐘,他敲了敲門,

沒有任何回應之后他才又說著,‘亦芃,把鎖打開。’

  沒過多久,凱擎看到把手上的紅色標記跳成了綠色,他打開門,快步的走

了進去,然后又將門鎖上,亦芃坐在馬桶上,褲子和內褲已經褪到了小腿的位

置,雙眼無神的望著前方。

  凱擎趕到興奮不已,伸出手將她身上的下擺再往上撩起,欣賞著她大腿間

的神秘地帶,濃密的陰毛間隱約可以看到她嫩紅的大小陰唇,誰也沒想到今天

之前他僅僅是和她對戲就感到十分滿足,現在這個女明星卻在他的面前任他予

取予求。

  還是有正事要辦,在這里拖太長的時間引起懷疑就不好了,‘亦芃,聽清

楚,等一下你醒來后,你不會記得現在發生的一切,你會回去拍戲,但是完成

了這一幕之后,你會覺得身體很不舒服,你想要一個人在休息室休息,記住,

你想要一個人,不管誰要陪你你都會拒絕,了解嗎?’

  ‘了解……一個人……’亦芃面無表情的說著。

  ‘從現在起,我要你忘記“陰陽無極”這四個字,你不會再因為這四個字

而進入催眠狀態,取而代之的是“催眠奴隸”,當你醒過來后,你看不到我,

也聽不到我的聲音,你完全不會注意到我在你的身邊,直到我對你說“催眠奴

隸”,你會立刻進入催眠狀態,等待我的命令,了解嗎?’

  ‘了解……’

  盡管亦芃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但是肚子依然咕嚕咕嚕的響個不停,凱

擎很快的在她面前彈了下手指,讓她醒了過來。

  亦芃眨了眨眼,臉上恢復了生氣,然后立刻皺起了眉頭,憋了口氣,將肚

子里的穢物排了出來,馬桶響起了嘩啦嘩啦的水聲,她臉紅了起來,好像在擔

心有沒有人聽到這個聲音的樣子,她一定沒有想到,一個男人就站在她的旁邊

欣賞她如廁的模樣。

  凱擎心里想著,這個世界上大概沒有第二個人有機會看到她這個模樣吧,

他將褲子的拉煉打開,將火熱勃起的肉棒亮在亦芃的面前,她當然還是視而不

見,空氣中彌漫著排泄物的臭氣,但這竟然讓凱擎趕到更加的興奮!

  他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好人,但此時此刻,他卻發覺自己比想像中更要更加

變態,他已經等不及要大干這個受人喜愛的女明星了。

  不過現在他還是先忍了下來,等亦芃離開后才悄悄的離開了廁所,他要等

到她回到休息室,那里才是重頭戲所在。

  凱擎離開廁所后,就悄悄的躲在亦芃的休息室,等了約莫一個小時后,他

聽到有人接近的聲音,他先躲在桌子后面觀察,看到果然是亦芃一個人走了進

來,等她將門關上后,凱擎便大膽的走了出來。

  亦芃忠實的服從催眠的指令,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凱擎的存在,接著他走了

過去將門鎖了起來,亦芃有點疑惑的看著門的方向,但是他沒有給她太多思考

的時間。

  ‘催眠奴隸。’

  一瞬間,亦芃的雙眼失去了焦距,呆呆的站在原地,凱擎走到她的面前,

放肆的親吻著她,將舌頭貪婪的伸進她的嘴里,在催眠狀態中的亦芃一點拒絕

的能力也沒有,只能任由這個男人玩弄。

  ‘亦芃,你還是處女嗎?’凱擎問著。

  ‘是的……’

  凱擎感到些許的訝異,自從她出道之后,雖然迅速的竄紅起來,但外面的

流言蜚語也始終沒有停過,說她靠美色爭取演出機會、以前在哪里的生活很淫

亂什麼的,沒想到她卻還守身如玉的。

  凱擎看著她完全空洞的雙眼,就像之前拍戲的時候一樣,她的身上也還穿

著那套淺綠色的古裝,他念頭一轉,想玩起更大膽的遊戲。

  ‘亦芃,聽好,當你醒過來后,當你被我的手指點到這里,’凱擎說著,

在她的肩胛骨下方戳了一下,‘你就會像劇中被點穴一樣,完全無法動彈,而

點到這里,’他一邊說,一邊又在她的鎖骨上方戳了一下,‘你就會像被點了

啞穴,完全無法說話。’

  ‘等一下我讓你醒過來后,你會完全的恢復正常,但是你無法做出任何傷

害我的事情,也無法從這里逃出去,你不會記得我剛才所說的話,但是你會服

從我剛才給你的所有命令,了解嗎?’

  ‘了解……’

  凱擎做了一個深呼吸之后,才在亦芃的面前彈了手指。

  亦芃清醒了過來,她先是眨了眨眼,然后立刻吃驚的看著凱擎,‘你怎麼

會在這里!’

  凱擎不懷好意的笑著,‘我來找你啊,我喜歡你很久了。’

  她又是害怕又是疑惑的看著他,‘謝謝你這麼說,不過我現在想一個人休

息一下,可以請你先出去嗎?’

  ‘我會出去的,不過我想先和你做愛。’

  聽到他這麼說,亦芃嚇了一大跳,‘你想要干嘛!’她喊著,然后跑到門

口想要逃走,不過明明只能從里面上鎖的門,她卻怎麼也無法打開。

  看到亦芃完全在他掌握中的模樣,凱擎心中十分的興奮,他朝亦芃走了過

去抓住了她,讓她轉過身來貼在門板上,然后在她的肩胛骨下方點了一下,她

原先還抵抗著,但那一瞬間動作便完全凍結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點穴啊,你不是常常在演的嗎?’

  ‘這怎麼可能!?’雖然這麼說著,可是她完全無法移動身體卻是事實。

  凱擎笑著湊向前去,一邊吻著她的脖子,一邊開始解開她胸口的領繩。

  ‘不要這樣,救命啊,誰快來救我!誰……’亦芃大喊著,但凱擎很快的

在她的鎖骨上方點了一下,她的嘴巴仍然張著,但是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了。

  凱擎繼續脫去她的衣服,在古裝的淺綠色衣裳里頭竟然是現代化的蕾絲胸

罩,‘嘖,真是不專業,我以為你會穿肚兜呢。’

  亦芃張大眼睛看著他,眼神中充滿了淚水和屈辱,但是她卻一點也不能抵

抗,凱擎將她頭頂上的發髻抽掉,讓她原本盤繞在后腦勺的長發雜亂的披了下

來,然后很快脫去她的胸罩,看到她兩顆粉嫩的乳頭驕傲的挺立著,他用舌尖

品嘗著她的味道,亦芃仍然動彈不得,但快感卻讓她的身體開始顫抖著,一對

乳房在微微的抖動下感覺更加的誘人。

  亦芃的臉上爬滿了淚水,但這一點也無法阻止凱擎的獸欲,他將她抱了起

來放到了地上,脫去她腳上的繡花鞋和襪子,然后撩起她的裙子,拉下里面的

襯褲,她穿著依舊是現代化的絲質內褲,凱擎從一旁的桌子拿出了剪刀,粗暴

的剪去了她的內褲,然后用手指搓揉著她的陰唇。

  ‘嗯……嗯……’盡管無法說話,極度的刺激仍然讓亦芃發出了輕微的哼

聲。

  凱擎感到她的陰唇一鼓一張的收縮著,好像在招喚著他一樣,他再也受不

了了,他脫去自己的褲子,然后將亦芃腳上的襯褲也完全脫掉,將她雪白豐滿

的雙腿扛在自己的肩上,將肉棒對準她的陰道用力的插了進去。

  ‘嗯……!’亦芃僅僅只能這樣微弱的呼喚。

  凱擎快速做著抽插的動作,看著這個古典的美女被他淩虐的模樣,心中感

到無限的滿足,他想,就算這小妮子以后有別的男人,但能在她穿古裝的時候

干她的人大概再也不會有了。

  不……轉念一想,他才不會讓她有別的男人。

  ‘喔……’凱擎發出愉悅的呼喊,將濃濁的精液深深的射進她的子宮。

  亦芃喘著氣,身體微微的顫抖著,淚水不斷的從臉龐滑落,她希望這場噩

夢能快點結束,然而她並不知道,她已經無法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記者XXX/台北報導〕以‘神雕外傳’一劇走紅的女藝人吳亦芃,日前傳

出懷孕的消息,經紀公司對此不願表示意見,但從上個月底開始,吳亦芃便停

止一切戲劇邀約與綜藝通告。

吳亦芃日前曾被八卦雜志拍攝到與男性友人親密出遊的照片,有媒體報導,該

男性友人為演員羅凱擎,也有參予‘神’劇的拍攝,兩人可能是因為拍戲結緣

而進一步交往,但‘神’劇其他劇組人員聽到此傳言都直呼不可思議,羅凱擎

在劇中僅扮演出場兩回的反派角色,實在很難將兩人聯想在一起。

但在緋聞曝光一段時間后,演藝事業如日中天的吳亦芃便不再出席任何公開活

動,此舉實在令人費解,無論如何,影迷們現在最期望的,就是能在螢光幕上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