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開始,何來結束 作者:conquest

從未開始,何來結束 作者:conquest

                         從未開始,何來結束

作者:conquest

 

    回憶一段往事,第一次發文,文筆有限,見諒!

    雖然老話說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但咱們這徘徊在牛A與牛C之間的人,怎

麼會懼怕問題,老天賜給咱們的才華就是用來解決各種問題的。

    只是那一次,真的無解了,我所堅持的孩子應該學會自食其力,和岳母不講

理的溺愛成了導火索,而長久以來對孩子教育的巨大分歧終於導致了家庭戰爭,

老婆說要冷靜冷靜,便帶著岳父岳母和孩子回國了。

    這沒想到多年以後,又重新回歸了單身生活,雖然孤寂無聊,但卻也暗自竊

喜。當興奮的向周遭好友打電話求陪喝的時候,才發現大家都過著僧人般規律的

生活,而我,終於成了孤家寡人。

    形單影支的坐在角落裡重溫著酒吧的燈紅酒綠,看那些隨著音樂而不斷蠕動

的年輕肉體,感慨年輕真好。忽略了32C的媚眼,拒絕了18腰在腿上蹭來蹭

去的屁股所發出的交配信號,蕭索的付了酒資,捧著一袋子的紅黃藍綠,跌跌撞

撞的倒進了Z4的懷抱,看來車是男人的老婆這話一點不假,任何時候都只有這

個全身火紅性感的老婆對我不離不棄。

    漫無目的的在這座寂寞的城市遊蕩,不經意間來到了小F家門口,不知道她

還好麼?這位我曾經眾多的紅顏知己中最漂亮的一位,擁有著傲人的F,親密到

一起洗澡一起裸睡,卻從未發生任何事情的小寶貝,她的婚後生活還好麼?

    印象中最後一次見面是她即將嫁做人婦,她告訴我別再找她,因為她的世界

太小,小到只能裝下一個男人,她只能愛上一個男人。

    從此,雖然在同一座城市,雖然我們都注視的對方WX的更新,但我們卻形

同陌路,從未再見。

    鬼使神差的拿出了手機發了條問候資訊後,便點起了最後一根煙,琢磨著便

就這樣吧,這根煙抽罷,打道回府。

    螢幕一閃,我狐疑的拿起手機,竟然是小F,說她不好,吵架之後老公跑去

了巴西出差,鬼知道他現在在哪個溫柔鄉樂不思蜀。

    一番感慨之後她便約我喝酒,我說我可以在3分鐘之內趕到,小F打出淚奔

的表情說,「好啊,如果你3分鐘之內按響我家的門鈴,我便一如往昔與你坦誠

相見,且今晚任君處置。」 

    3分鐘整,我準時按響門鈴,門後出現的是一張極度驚恐且無法置信的臉。

    「你、你怎麼來了?」

    「是啊,3分鐘,就這樣,我來了。」

    進了門,坐在沙發上才有功夫仔細打量小F,轉眼間兩年沒見,她卻依然漂

泛著淡淡的紅暈,一走一過之間,鼻子嗅到淡淡的卻令人無法輕易忘懷的香氣。

    「喝什麼?」

    「你知道的。」

    沒有過多的寒暄,一杯芝華士On the rock便擺在了我的面前。

沒有對生活的表述,沒有哀怨苦歎,但似乎我們都從對方的眼睛裡看懂了對方的

近況,看懂了對方眼睛中的無奈與不甘,我們只是默默的喝著,直到這瓶25年

見了底,她說她累了,我便起身告辭。

    當我一腳跨出門外的時候,小F說:「我是想說,我累了,和以前一樣幫我

按摩一下好麼?」

    「我只希望這些年,我的技術還沒退化。」 

    沒有竊喜,沒有客套,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自然,我坐在了臥室的腳凳上,而

她也陷在了柔軟的大床裡。打開盤在頭頂的青絲,我用力的賣弄著手法,頭、頸、

肩。

    「是不是天氣的關係,你皮膚怎麼這麼乾,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人是會變的,不知不覺的,可能已經物是人非了。」 

    我沒有接茬,顯然她意有所指。

    我從廚房拿來了橄欖油,伸手去拉她睡袍的帶子,她一把將我的手按住,咬

著嘴唇微微的搖著頭,而我卻不理會,執意的將睡袍打開,露出了那傲人的身材,

未著寸縷。

    我讓她面朝下趴著,從腳趾開始,逐漸向上推著,橄欖油的清香讓人沈醉,

小F似乎也陶醉其中,直到我分開她的雙腿去按摩大腿內側。她似乎受到了驚嚇,

雙手遮住了被我壓向兩邊的臀瓣,

    「怎麼還害羞了?你全身上下我哪裡沒見過?沒摸過?」

    「那是以前,現在……我……」

    「怎樣,你不還是你麼?」

    我故意的混淆著概念,和淡化著她已婚的事實。

    她似乎不肯將雙手拿開,而我也不再糾纏,轉向向上按摩她的背,她腰眼的

位置有一道疤痕,那是曾經在做運動員的時候留下的,而這也是她的死穴之一,

這是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只要輕吻這道疤痕,她便完全失去抵抗力。

    想著捉弄她,我便在按完小F的後背時,俯下身用舌尖輕輕的劃過那道疤痕。

    「啊……」她突然間痙攣,瞬間掘起了屁股,緊致的菊花和粉嫩的陰戶,在

我面前暴露無遺,屁股還不停的扭動,幾番捉弄之後她的雙腿間便多了一些亮晶

晶的液體。

    將她翻過來面朝上,她害羞的一手遮著陰戶,一手遮著乳房,可這一切都是

徒勞,F就是那麼容易被蓋住的麼?

    依然從腳開始的按摩,逐漸向上,這一次她似乎少了些矜持,直到我將雙手

罩在了她的雙乳。不斷揉捏,她卻一直拖住雙乳不肯鬆開,情急之下我站在她頭

頂前方,掰開她的雙手用力前舉並將之夾在自己大腿間,這樣漂亮的兩座F便在

我面前傲然挺立。

    滴上油,手指不斷的在F上圍繞著兩顆漂亮粉嫩的葡萄畫著圈圈,葡萄們以

可見的速度瞬間挺立變硬,只留下乳房不斷的抖動,顫顫巍巍。

    小F似乎比以前敏感了許多,她雙腿不斷夾緊、摩擦,有時還伴隨著一兩聲

銷魂的呻吟。估計是報復,夾在我雙腿間的手也不老實,不斷的揉捏著我的蛋蛋,

還時不時的將手從短褲腿伸進去撫摸套弄著小丁丁。

    酒精的作用下,恍惚之間,我的雙唇印上了那對挺立的乳房,不斷的用舌尖

沿著乳暈舔舐,輕咬著乳頭,而手指卻在小F的大腿內側遊弋撫摸,直到小F呼

吸漸重才吻上了她的唇,法式的熱吻,讓孤單的兩個人變的好近好近。 

    在她醉眼迷離的時候,手指印在了她陰戶的那顆小痘痘上,小F瞬間弓起了

腰,陰道裡流出的水已不再需要多餘的潤滑劑。

    她不斷的呢喃著,「要我,要我……」

    手指不斷的摩擦著她的陰蒂,速度漸漸加快,3-5分鐘後迎來了第一次高

潮。

    我並沒有給她機會從劇烈的喘息中恢復,而是用力的掰開她的雙腿,努力的

推成了M字型,陰戶在我面前盡顯,看著亮晶晶的淫水不斷流出,忍不住舌頭挑

逗起了小F的陰蒂,手指也插入了陰道,在褶皺的陰道壁上來回刮蹭,尋找著那

一小片粗糙的G點。

    當兩根手指進入到了她的身體的時候,她再也忍不住的大聲叫了出來,就在

這樣不斷的按摩中,小F再一次達到了高潮,緊緊的夾住了我的手指,不肯放他

們出來。

    正是這樣的姿勢,我便兩根手指盡入小F的陰道,食指和小拇指以屁屁做支

點,中指和無名指向上勾起快速的上下活動,讓小F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經歷了

第三次高潮。

    小F劇烈的喘息著,不斷的哀求著我的插入,將其翻轉跪趴,從後面將一根

手指插進了菊花,小F喊疼,我將兩根手指再次插入了陰道,不斷的刮蹭讓她忘

記疼痛,漸漸的,愉悅和漲滿感取代了疼痛,小F逐漸進入狀態,在隨後的十分

鐘內再度出現兩次高潮,就是這樣的高潮使得小F不斷的顫抖,痙攣。

    我放出了早已經昂首挺立的丁丁,小F一下子沖了過來跪在床邊不斷套弄著

丁丁,我示意她用嘴,她笨拙的含著丁丁卻不知該如何做,我扶著她的頭上上下

下,就看著她笨拙卻賣力的動作我幾乎射在她嘴裡。

    抽出丁丁,用丁丁拍打小F的陰戶,逐漸紅腫的陰戶和微張的陰道口是那麼

的誘人,就在小F沈浸在拍打的酥麻之中時,我將丁丁用力盡根沒入她的陰道,

溫熱濕滑的陰道真的讓人迷戀,我用力的抽插著,每一次都一插到底,龜頭頂到

小F的子宮口才肯抽出來,就這樣每抽插一會,便停頓一下,但每次都要抽插到

底,直到半個多小時以後,小F高潮的徵兆再此出現並大喊:「射進去,都給我,

求求你,啊……」

    在小F不斷告饒和求肏之下,我忍不住將這許久積攢下的精子全部射了進去,

我們相擁著昏睡了過去。

    清晨的陽光灑在身上暖洋洋的,聞著一晚上激戰之後床上殘留的淫靡的味道,

丁丁再次昂首,小F大聲求饒,並跳下床向衛生間逃去,一路上精液順著大腿下

流,在浴室終於無路可逃的小F,被我再次按倒大力抽插直到高潮。

    洗漱完畢,我們依舊戀戀不捨的癡纏著對方直到分開,而這次分開便再沒有

見面的機會,直到幾個月後的一次聚會,她挺著肚子,我心裡咯噔一驚,而她卻

談笑自若,找個機會問她怎麼回事,她卻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從未開始,

何來結束?」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