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中蜜記 作者:不詳

閨中蜜記 作者:不詳

閨中蜜記  

作者:不詳

剛打開大門,BB就搖頭擺尾的撲向我們,牠一雙前腿踏在我胸前,伸出長長的舌頭,急促的呼吸聲,表示正在等待我們的抱抱。

BB有牠原本的名字,但我喜歡叫牠BB,起初牠也有點混淆,但熟習了後,牠似乎喜歡這個名字多於以前的一個。每次聽到我的呼叫,牠的尾巴搖擺得特別起勁,帶動了整個臀部的擺動。

「BB乖,媽媽同爸爸等陣帶你出去散步。」BB在舔我的嘴臉,好不容易才把牠安定下來。

我走進房間,脫下了衫裙,準備換上輕便的T恤,還未穿上,男友的雙手就從後抱著我,隔著胸圍,不規矩地在我胸前兩團嫩肉上撫摸,還輕吻我的頸背。有玩了一整天,我們都侷限著手牽著手,沒有機會給他多一點,親密一點的接觸,男友他實在憋得太久了,我不忍讓他失望,但BB正在房間外等候著我們。

「老公,BB等緊我哋呀!」我讓他抱了數分鐘,才提醒他。

匆忙地穿好了衣服,看到他一臉失望的神情,覺得自己是否有點殘忍。

「你唔記得咗BB喇咩?」我說完,親親男友的嘴後,和他一起走出房間,把頸帶套在BB頸上。

等待了我們一整天的BB,興奮地走在我們前面,男友打開車門,牠便一馬當先,跳到牠的座位上。BB是我的寵兒,牠精力十足,每次帶牠散步,幾乎耗盡了我的力氣,雖然天氣清涼,加上夜色如水,十多分鐘後,我已熱得脫下外套,就地坐下歇息。

BB真的此善解人意,牠見我坐下來,便立即拋棄牠的爸爸,來到媽媽身邊躺下,撒嬌地要我替牠搔癢!

帶著BB跑跑跳跳,散步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回到家裡,我已滿頭大汗,卸去了臉上的化妝品,清洗了臉,BB也喝夠了水,是時候兌現我對網友的承諾,因為我答應過給他一張親吻BB的照片。

「BB,過嚟!」我跟著向男友說:「老公,幫我同BB影張相丫,好嘛?」

男友見我已抱著BB,還不斷地親牠,他眼裡閃出奸狡的眼神,他走過來在我耳邊,非常輕聲地說:「你錫完大BB,一陣間要錫埋細BB喎!」

「嘢!唔制!」我知他想要的是什麼,便打在他大腿上說。

「你唔應承,我唔影啫!」男友從地板上站起來。

「BB,你等一陣,爸爸唔影,媽媽同你影。」我也站起來,拿起手機準備和BB自拍。

「喂呀!你唔好搞搞震啦!」男友見他奸計不得呈,便開始搞破壞,在旁邊不斷滋擾,把頭和手伸到鏡頭前,誓要破壞我的自拍,忍無可忍下,我扮作嬌嗔,向他說。說罷也站起來,晦氣地走回房間。

「Okay!Okay!我幫你哋影!」男友在房門前把我攔著,奪去我手中手機,拖著我手,走到BB身邊,可憐的BB不知就裡,迷惘地望著兩個在廳中走來走去的人。

唇貼在BB的鼻子上,那冰涼濡濕的感覺很特別,我跟BB親完又親,BB已舒服得瞇上了眼睛,還未見男友按下拍照的快門。

「錫BB!」他終於下指示了,我眼睛轉向鏡頭,嘴巴再貼在BB鼻子上,希望能拍接到最優美的畫面,不料,男友仍重複那說話:「錫BB!」不過,聲調變得溫和許多。

「喂呀!錫緊啦!」在這刻,我明白男友是別有所指,他可惡得令我啼笑皆非,向他說:「你影咗先啦!」

閃光燈一閃,一閃的,我舒了口氣,心想答應過網友的,今個晚上可以實行了。

在手機圖庫中選出了認為是最好的一張,準備在自己部份容貌上馬賽克遮掩後便傳送到網友處。正當忙到不可開交時候,廳裡燈光突然黯淡起來,和他相處一段時間,已了解他的喜好,他正準備替我拍攝。

果然不出所料,男友已坐在我身邊來。

「唔好住啦,正話出咗咁多汗,我仲未沖涼!」雖然我也心猿意馬,身子已半軟了,不過網友已PM我一段時間,心想不想他久候,打算儘快把相片送給他,我溫柔地向男友說。

「唔怕啦,出過汗,身體有啲油光,影出嚟你皮膚帶光澤,效果仲好!」男友遊說我說。

他不等我的回答,兩手已拉起我身上T恤,解開我牛仔褲的鈕扣。

「唔好啦,等我做埋啲嘢先啦!」我仍盡最後努力把T恤拉緊,希望不讓他脫下,一面向他說,不過說話好像是要說服自己,多於說服男友。

「影咗相先啦,我有靈感呀!」男友低聲要求。

男友撥開我拉著T恤的手,乘機伸到我衫內,隔著胸圍,撫摸我的乳房,另一隻手拉開我牛仔褲的拉鍊。

我一手拿著手機,一手仍拉著T恤,難兩方兼顧,敵不過他上下齊來的夾攻,而且身體也感到漸漸酥軟。

男友聽到我輕微的喘氣聲,他不再說話,把我手機拿去,隨便放在一角,雙手捧著我的臉,嘴巴印在我唇上,我已徹底放棄掙扎,雙手軟弱無力地放在他兩肩。

男友兩手拉著T恤的下擺,我也配合地舉起兩手,讓他輕易地便把T恤脫下,他細心地替我撥弄淩亂了的頭髮,身體和清涼的空氣接觸,頓時感到一點的寒冷,雙手不期然交叉在胸前。

男友再次把我擁抱,手掌輕撫我的臉龐,親親我的嘴巴,單手從後解開胸圍的扣子。

他輕撫我的乳房,令乳頭堅挺起來,這是他慣常的伎倆,說能令拍攝有更佳的效果。

「老公!」心中有一團難以形容的熱力,慢慢升溫,我瞇了雙眼,低喚男友。

「老婆,你依家眼神好sexy呀!」男友拉著我站起來,把我貼身牛仔褲從臀部拉下。

緊貼著臀部的牛仔褲牽扯著連內褲也一併被拉下,露出了我光潔的臀部。

「啪」的一聲,突然的微痛,男友出其不意,拍打我的臀部,便急步走開,拿他的單鏡反光幾去。

「喂呀!」我連忙把內褲整理好,心裡一陣甜蜜。

男友指導我擺下他想要拍攝的不同姿勢,有站立的,有坐臥的,也有趴下的,我也擺出不同的臉部表情來配合。

男友終於放下他的相機,他走到我面前,本來仍懶懶的趴臥在梳化上,我挪開了身體,騰出一點空間讓他坐下。

「你好sexy呀,老婆!」男友說。

男友好像只懂這個詞彙,但我知道他沒有欺騙我,因我看到他的褲襠已隆起了。

「好攰呀,老公!」我向他撒嬌。

「Okay,影埋下一part,好快,老婆乖!」男友明知我在撒嬌,他也耐性地哄我。

說罷,他已動手要脫下我的內褲,我索性轉過身來,含情脈脈地面向著他。

他微笑著看著我,手卻沒有停下來,我擡起了臀部,讓他完成他的工作。

男友把他的相機背好,雙手把我從梳化抱起,走到睡房。

另一輪的拍攝重新開始,我在床上翻來覆去,他要求我擺出更野性的姿勢,露出更飢渴的神色,我開始陷入色慾的領域,感到心內的那股熱力,升溫的速度加烈了。

一個溫暖的身體貼過來,男友不知什麼時間也脫光了跳上床來,他擁抱著我。

「老婆,我哋一齊影!」男友說。

「嗯!」我感到從鼻子噴出來的火。

男友棄他的單鏡反光機不用,他親著我的嘴,邊舉起手機,按下拍攝的快門。

我倆互相擁抱愛撫的圖像變成了一張又一張的照片,他吻著我的乳房和身體各處,我撫摸著他身體上不應被撫摸的部位,拍攝的姿勢一個比一個大膽。

「老婆,我哋影一張69丫!」男友在我耳邊,吹氣般低語。

「唔制!」那實在太令人難為情了,我守著了底線,堅決的說。

「啦嚟!」男友哀求說:「你答應過話錫BB喎!」

想起了剛才男友替我和BB拍照時的頑皮相,我不禁轉怒為笑,向他說:「沖乾淨涼先啦!」

男友有如注射了一針興奮劑,一下子從床上跳起,想把我抱起,看到他勃起了的陽具近距離地在我臉前搖晃,我作弄地用手指輕輕彈了它一下。

「哈哈…」男友見我向他挑戰,他笑著撲回床上,壓在我身上,不斷吻我的頸項,手在捏我的乳房。

癢癢的感覺令我難受,也令我忍笑不禁,我大笑著把他推開說:「沖涼先呀…哈哈…」

男友放開了我,我們準備離開房間前,男友向我說:「靜啲,唔好俾BB聽到!」

因為只要BB看到我們,牠一定會再次纏著我們,給牠抱抱,和牠玩耍。

「知道!」我一面回應,一面輕輕打開房門。

不出我們所料, BB已在房門口等著我們,我們剛踏出房間,牠又再撲向我,抓著我赤條條的身體,又濕又熱的舌頭不斷在舔我的臉。

「BB乖,爸爸媽媽要去洗白白,你乖乖哋!」男友見我已和BB親了好一會,他在旁又拉又哄的,BB才肯回到牠的屋子去。

「哈哈…」我用手抹去臉上BB的唾液。

「老公都未錫,BB就錫咗先!」走進浴室,男友說。

我雙手環抱著男友後頸,擡起頭望著他眼睛:「BB錫咗一陣咋,今晚成個人都係你喇!」

男友收緊放在我腰上的手,我整個人便被拉到緊貼著他,幾乎連呼吸也感困難。

「老婆!」男友低喚。

「嗯?!老公!」我也低聲回應。

我攀高了腳跟,輕輕把男友的頭拉低,吻上了他的嘴。

男友立刻回應了我,他猛力啜我嘴唇回報,舌頭也開始在我唇上橫掃,企圖鑽進我口腔內。

我們站在浴缸邊濕吻,他的手地氈式地撫摸了我整個背部,從後頸到屁股,再由屁股回到後肩,背部每一寸皮膚都給他摸遍。

「啊!」我感到快要窒息,嘴巴捨不得地和他分離,大口地吸了口氣。

男友退後了一步,分開了兩腿,半個屁股坐在洗臉台邊,他拉著我跨前,讓我站立在他兩條腿中間,他大腿內側緊夾著我大腿外側,再次垂下頭和我接吻。他一手還抱著我的腰,一手開始我乳房上擠捏,力度拿捏準繩得令我有觸電的感受,心內晏熄了的那團火,又再慢慢重燃。感到男友的陽具愈來愈熱,也愈來愈硬,還微微一跳一跳的敲著我的大腿,男友的手離開了我的乳房,指尖輕撩我的臍眼,痕癢得令小腹抽搐。

「你濕咗喇,老婆!」男友趁我怕癢而把身體縮後時,他的手已探到我陰戶。

「嗯…」我點頭說。

男友的手指向我陰戶內進發,撥開我緊合著的陰唇,輕輕地在陰核上打圈捽擦。

「呵~~~~~~」酥麻的感覺令我長長地低叫起來。

分泌已愈來愈多,男友手指的活動也愈來愈順暢,我的叫聲也漸趨頻密。男友這時模仿著性交的動作,把他的陽具插到我大腿間聳動,透過大腿的肌膚,我感到他的熾熱。

在我迷惘間,男友竟然擡起我一條腿,便想進入我體內。

男有的龜頭已闖入了,我赫然驚醒,連忙推開他的手,放下大腿向他說:「唔得呀!唔準!」

「試一次喇,我喺出面射丫,老婆!」男友在哀求。

每次親熱,我堅持要有安全措施,但男友卻要嘗試他所謂的”無阻隔”感受,幾乎每次都嘗試衝破我的底線,但我有一定的堅持。

「唔好啦,我唔想啊!」我的手一面安撫小BB,一面向男友解釋。

男友又一次以失望的眼神望著我,我連忙把頭轉開,怕和他有眼神接觸後,我的心便會軟下來,堅持不了。

我拖著他踏入浴缸,把身體弄濕,便把沐浴液塗抹在他身上,我溫軟柔嫩的手小心地在他身體每處摸擦,尤其對他的陽具,我更加倍細心,可是他的手也不規矩地同時在我身上亂摸,增加我替他清潔的難度。

男友漸漸興奮,他指導我把身體轉向浴室內的大鏡,從鏡中倒影中,看著他替我抹沐浴液,沐浴露的芬香,他溫暖的手掌,在我耳邊的甜言蜜語,令我瞇起了眼,陶醉不已,不禁伸手到身後握著他的陽具,他也從大鏡中,欣賞彼此癡迷的神態。

「錫我!」男友在我耳邊喃喃地說。

「嗯。」我轉過身,拿著花灑噴頭,把我們身上的沐浴液沖淨,墊著一條小毛巾,我坐在浴缸邊,他站近前來,我握著他的陽具,傾前身體,伸出舌頭,繞著他龜頭舔,

「呵」耳邊聽到男友發出「呵」「呵」讚嘆之聲,好像給我無形的鼓勵。

為著心愛的人,我有點戰戰兢兢,拙劣的技巧不獨未能帶給男友最大的享受,相反,牙齒還常常弄痛了他。因此,我陪加把勁,把他的龜頭既舔帶啜,以軟潤的朱唇來包含哪脹得紫紅的嫩肉。

「呵…呵…老婆我就快要射啦!」男友聳動了十多分鐘。

「唔唔…」男友按著我的頭不放,我不能點頭,也說不出話來,只有發出「唔唔…」無意義的聲音作為回應。

男友的預告,只是要我做好心理準備,他仍然在動,我實在吃不消了,擡起了眼睛,向他展示乞求的眼神,他才醒覺只顧自己的享受,卻把我弄摻了,他滿臉歉意,連忙從我口中拔出他的陽具,放鬆了按著我的雙手。

我大口大口的喘氣,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男友蹲下來,捧著我的臉問:「Sorry,老婆!好辛苦?」

「嗯。」我點頭,看到他的陽具仍然筆直地隨著他身體移動而搖晃。

「你仲未射喎!」我感激他對我的憐愛,把頭貼在他胸前說。

「咁你仲想唔想幫我?」他反問。

我點點頭。

「不過,等我Kiss你一陣先!」男友也坐到浴缸邊,一手把我抱到他大腿上,硬幫幫的陽具索性就夾在我兩條大腿中,我放軟了身體,任由他擁著我接吻。

就在這一刻,我有點愧對男友,記得早兩天,他出席好友婚前一晚的狂歡會,我獨自在家和網友聊天,我竟然答應了他,送他一張性感照片。沐浴後,自拍了一樣裸照,隱瞞著男友,傳送給了他,雖說這照片經過了加工,重要的部分都已裁剪掉,但我也內心有愧。

男友知我愛交新朋友,愛聊天,他容許我跟網友互發短消息談天,甚至不反對我送贈照片給他們,我向他有過承諾,照片要經他允許才可送人,但我卻違背了諾言,罪惡感令我決定一定要好好補償他。

「諗咩嘢?」我一刻間的分神,男友也察覺了,他問。

「我愛你,老公!」見男友對我的包容和呵護,我真的感動得向他說:「等我再幫你丫!」

男友高興地站起來,他把一條腿放在浴缸邊,把陰嚢送到我嘴邊,他身材高大,我整個人就好像藏在他胯下。

我握著他的陰莖套弄,把陰嚢放在口中,間歇以舌頭舔他陰嚢和肛門間的會陰之處,男友滿足地垂頭欣賞。男友雖然喘著氣,但剛才在高峰邊緣停了下來,山雨欲來的感受得到緩衝,早有心理準備要重新花時間才能令他宣洩。我把他的陰莖,陰嚢交替地含舔,手也不停地在搓捋,好長一段時間,他輕輕拍拍我的臉,見他急促地拔出他的陰莖向著我,我擡起頭,閉上眼,不一會,他的精液已灑在我臉龐和頭髮上。

換作以往,我一定不允許他以我的臉來當作發洩的地方,但這晚為要向他補償,我任由他任性一次。

「呀~~~~~」男友長長地嘆了口氣,聽來他確是很舒適快活。

我不敢張開眼睛,怕被噴在眼簾上的精液流進眼內,閉著眼伸手摸索花灑噴頭來沖洗臉上黏液,我手觸摸到軟綿綿的竟然是男友的陰莖,原來他頑皮的心又起,想作弄我,把他的陰莖遞到花灑噴頭邊,讓我伸手把它捉個正著。

「喂呀!唔好玩住先喇!」我向他抗議。

就在這時,他用手把我眼簾上的黏液抹去,我再張開眼睛,男友就在非常近距離,幾乎鼻尖碰著鼻尖的,以感激的眼神看著我,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讓他在我臉上噴射。

他兩個手掌托著我的腮,姆指把殘餘黏附在我臉上的黏液,像護膚液般塗抹,令我兩個臉頰都被黏液覆蓋。我們四目相投,男友把嘴巴移前,要和我接吻。

「老公!唔好住啦,我成面,成嘴都係你啲嘢呀!」我伸手擋著他的嘴。

「老婆,我愛你!」男友不理會我的反對,把我整個人緊緊的擁抱著。

「老公,我都愛你!」我內心不期然產生激動,我也把他緊緊抱著,把頭埋在他胸膛裡,想起我違反了和他的協議,瞞著他把照片送給了網友,內疚得眼中留下淚來。

男友不再顧忌我臉上的黏液,我也沒再阻止他,兩人親吻一起。吻得累到連氣也透不過,我們才稍事休息,相視而笑。

不一會,男友拿起花灑噴頭,把我頭髮弄濕,說要替我梳洗,他輕柔地搔抓我的頭皮時,一股酥麻的感覺在身體遊走,令我舒適得半閉著眼,連呼吸也混濁起來。當他沖洗佈滿泡沫的頭髮,為避免水流進了眼,我垂下了頭,看到吊在男友兩腿間的陽具搖搖晃晃的,煞是有趣,我也淘氣地伸手把它托著。

「喂,你搞我,一陣間你就知錯!」男友手沒有停下來,他繼續小心地替我沖洗頭髮,一面警告我。

男友也像要報復,替我洗刷身體時,他不斷進襲,是而捏捏我的乳房,是而拍打我的臀部,我笑著左閃右避,間歇也向他還擊,兩人嘻哈玩鬧,一段長時間才能洗潔完畢。

在我護理臉部肌膚時,是男友最難熬的時間,剛才在浴室洗澡時,他在我身體上的撫摸的時間比真正替我淋浴的時間多了好幾倍,弄得他自己也情慾高漲。

男友在床邊看著我似乎有做不完的護膚程序,他終於按耐不住,走下床來,站在我身後,嚷著要替我吹乾頭髮,乘機拉開我圍在身上的浴巾,彎下腰來,雙手兜著我的乳房,慢慢的撫摸,還把臉貼緊我的臉,引導著我從梳妝鏡的倒影中,觀看著他如何玩弄我的乳房,他勃起了的陽具不斷在我後腰揩擦。

到男友一把的把我抱起時,我已無氣無力,象徵式的對他說:「嗯~~唔好住啦,嗯~~」

男友壓在我身上,他手握我一邊的乳房,嘴巴卻舔著另一邊的,夾雜著對乳頭的輕噬,我要靠抓著床單,擺著腰來舒緩那既痛帶癢的煎敖,他不停地親吻我的身體,舌尖在我臍眼打圈,令我痕癢得好像被螞蟻攀爬。

「好痕呀…哈哈…唔好啊哈哈老公唔好…哈哈…」小腹癢得抽搐跳動,我禁不住哈哈大笑。

他見我笑得幾乎喘不過氣,他爬回我身邊,二話不說,又再把我的嘴封住,笑聲漸變為吸啜唾液聲和呵呵的混濁呼吸聲。

他的手同時在我大腿和屁股間遊走,從屁股再到大腿,來來回回的摸索,每次來回,我都控制不了地把我的雙腿打開一點來遷就他。終於,他的手摸到我的陰戶來,他感到我的潮濕,手指輕易地擠過掩擋著陰道口的玉門,指頭壓在陰核上,輕輕地顫動,輕輕地加壓。

我被陣陣的快感衝擊著,更加用力的吸啜他的舌頭,擁抱著他的手也愈收愈緊,不一會,以控制不住,迫不得已地放棄了和他親吻,換變為聲聲的呻吟,我的手也探到他胯間,胡亂一通地尋找他的陽具,緊緊把它握著。

我和他的喘息聲此起彼落,快感一波一波的衝擊著我,感到高潮只近在咫尺。

「戴套丫,快啲戴套丫!」我渴望他的進入,在他耳邊輕聲央求。

「試一次唔戴丫,好唔好?」男友又再來他的一套詭計,他只握著他的陰莖,龜頭在我陰唇和陰核間迅速摩擦。

「呵…唔得呀,呵…惹…唔好呀…你快啲戴啦!」我感到自己的臉像被火燒一樣,心頭被一種難以形容的壓力壓迫著,呻吟聲,催促聲混雜一起。

「咁幫我戴啦。」男友見我半步不退,他也沒有停下來,一手慣常地把避孕套遞給我。

我感到小腹在抽蓄,心跳也像要停下來,高潮已無聲無息間一湧而至,男友見機不可失,竟不徵求我同意,趁機侵進了我的身體。

我像一葉小舟,在高潮的怒海內翻騰,緊緊擁抱著男友的雙肩,享受那連綿的快感,一面我把雙腿緊緊的夾著,抵擋著男友,不讓他有任何活動的空間。

我的思緒絞結一起,澎湃的感覺稍退,便不斷向男友說:「喔~~停一停…喔~~~」

男友也不敢在用強,他乖乖地退了出來,輕撫著我的臉,像小孩得不到糖果,一臉失望地說:「真係好想試嚇嘛!」

「我驚有意外嘛。」我望了男友一眼,便不敢再看著他,怕敵不過他失望的眼神,垂下目光,專注地替他戴上保險套,還淘氣地把從保險套上沾到的小許潤滑劑抹在他臉上。

男友翻過來壓在我身上面,他再次握著他的陽具在我陰核上摩擦了幾回,他每磨一次,我便喘一口氣,感到自己濡濕得不可開交,他見我已進入狀態,便侵入我體內。

隨著他在我體內活動,我感到飄飄欲仙,雙手抓著他肩膀,口中喘息也愈來愈濃重,他俯下頭,在我肩頸狂吻,並加快他的速度,我已抵擋不住,急速地呼叫著來減低體內在膨脹中的壓力。

我的身體不斷在加溫,他每一次的抽動都好像牽引著我的魂魄,整個人虛飄飄的像要飄上雲端,一切都由他主宰著,他把我的身體翻側,擡起我一條腿,從後再次開始他的活動。

「呵老公呵…呵…」我沒意識的低叫,像替他打氣,他的腰快速而有規律地向前挺,還伸手抓著我的乳房,捏得我隱隱作痛,我不獨沒有退避,心底更期望他的手再加把勁兒,把我捏得更狠。

他不斷翻動我的身體,直至我筋疲力歇,再也撐不起身體,軟軟的癱在床上,他也弄得氣喘如牛,沈厚的聲調叫喚著:「老婆,我要射啦!」

「呵老公,我要死啦!」我再次被高潮吞噬。

他拔出他的陽具,迅速拉脫保險套,他「呀~~」的一聲,一道一道灼熱的精液射在我屁股上。

我像小貓般躲在他懷中,享受高潮過後的餘韻,他擁著我,撫摸我仍在微微冒汗的胴體,聆聽我仍未平復,急促的呼吸聲。

「老婆,去沖身喇,好唔好?」休息了很久,男友關懷地提醒我。

我懶洋洋的坐起來,看到男友的肩背留下了幾口牙齒咬痕和幾道指甲抓痕,我輕輕地替他揩抹,問他說:「痛唔痛呀?」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