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頭和美人妻

色老頭和美人妻

  老頭一大早5點就來到欣雅社區準備工作,平時7點左右才會來,因為今天

他的事情很多,所以提早來。

  他是做清潔和打雜的,姓張,名正輝,年約60歲,大禿頭和啤酒肚是他的

明顯外表,住戶稱他張伯,熟的喊老頭。

  老頭來到管理室前,門是關上鎖起,一旁的玻璃窗口內掛著『巡邏中』的牌

子。﹙安佑去關燈了吧。﹚

  他從口袋掏出鑰匙打開門,往地下室走去,要拿大剪刀準備花園修剪草木的

工作,一下樓梯聽見了什麼,停下來豎起耳朵。

  嘰嘎——嘰嘎—— 床架震動

  吚哎——吚哎—— 床腳搖晃

  聲音從他左前方的房間傳出。

  他放輕腳步像賊一樣走去,門沒完全關上,有一點縫口,靠進一聽裡面有男

女的喘氣和呻吟聲。

  ﹙安佑?﹚正輝狐疑。

  他皺起眉頭把臉往縫口看進去抽了一口氣,安佑壓著許太太正在床上操。

  安佑是社區的管理員,姓詹,一個年約25歲的年輕人。

  正輝張大嘴,呆了。﹙他倆怎麼會...?﹚

  他看到安佑只穿著上衣,脫下的長褲和鞋子亂丟在一旁地上,許太太的短袖

上衣和胸罩掀起,短褲在床下,內褲勾在左小腿上。

  一會老頭消聲的往回走出管理室關上門鎖起,來到一旁花園石椅坐下,掏出

煙來抽。

  ﹙安佑那小子和許太太是什麼關係...?﹚他摸摸禿頭,腦中浮出剛才看

到的景像,安佑裸露下半身,壓在也是光著下半身的許太太上在操雞掰。

  ﹙多久了?﹚

  如果不是今天提早2小時來,他不會知道的。

  上午7點15分

  老頭在B棟前的花園修剪草木時,對面F棟的門打了開來,是人妻逸梅,就

是老頭意外偷看到被安佑操的許太太。她是住戶,年約35歲,身材玲瓏有致,

有一雙修長勻稱的美腿。老公是社區的委員,有一個讀小學的女兒。

  人妻拎著一個小包包,一身米色套裝,披在肩上的長髮,短外套裡的小腰和

窄裙下一雙透明絲襪踩著尖頭高跟鞋的長腿。好辣。

  老頭看她那被窄裙包緊的臀部,走起路來一擺一扭,就覺得口乾舌燥。

  「早,張伯。」逸梅刷得漂漂亮亮的睫毛對老頭閃了兩下一笑。

  「早。」他也一笑回應。

  ﹙這娘們真標緻,都已三十五了,生過孩子,身段保養的這麼好。﹚他看著

人妻想。腦中劃過之前看到管理室地下房間裡,她光著下半身的情景,讓他吞了

一口水到喉嚨下。

  他看著人妻的眼光飄開不知想什麼,稍猶豫一下勾起嘴角,好似盤算什麼詭

計樣,叫住正往大門走去的她。

  逸梅揚起細紋眉。「張伯,有事嗎?」

  老頭瞄一下四周無人和一旁的管理室。現是春祥值班,安佑早已走了。他還

印像清楚這年輕人很疲憊的模樣。

  ﹙那小子值一晚的班,一早又打了這美娘們一炮,一定很虛。﹚正輝心想。

  「上班?」他問。

  「不,休息。我出去辦事情。」

  「晚班的那一個年輕人...我說安佑,今早看他很虛弱的樣子...」

  人妻稍皺細紋眉看著他,不是說的話,而是流露出那一點別有用意的神情。

  正輝詭笑一下。「我知道他在幹什麼,所以看起來這麼累。」

  人妻臉頰微紅,愣住。

  ﹙被看到...他?這老頭一大早...?不會的。﹚她緊張。

  老頭看她楞著不知想什麼,從口袋掏出一串鑰匙在她眼前晃了一晃。

  「許太太,你的?」正輝問。

  人妻睜大圓眼看著眼前的鑰匙,是她的。是她家門口的鑰匙。

  ﹙怎麼在他手上,那撿到的?地下室?樓梯上?﹚她回想。

  她想起今天一大早到管理室的地下中,不知掉落哪的鑰匙,現在老頭手上。

在那裡她被安佑壓在床上操雞掰。

  「地下室那一間房裡找到的,我去拿工具時在床下一旁看到。」正輝說。

  逸梅一臉呆樣,不知該說什麼,伸手拿回眼前的鑰匙。「謝...我掉的。

  「我猜應該是,因為一大早我看到你在管理室的地下房間裡。」他說。「我

都看到了。」

  ﹙我都看到了。﹚好似被雷劈到,逸梅腦中嗡了響起。

  她像不打自招一樣,臉頰瞬時漲紅了起來。

  「我...我不知你說什麼,我沒...在那裡。」她想裝傻蒙混,不確定

老頭是否看到,亂猜中或其它。

  做賊心虛,說話吞吐,人妻自己知道。

  「別裝傻了啦,我都看到了。」正輝一付很有把握並故意大聲說。「要不我

說出看到的事情你聽對不?」

  這在人妻眼裡心中不妙,還真以為他會大聲說出給人聽到。

  「張伯!」逸梅雙手緊握,壓低聲音嬌喝了一下,要他住嘴。「到那邊去說

。」她拉一下老頭手臂,往一旁牆邊看去,示意到那說話。

  老頭有持無恐的跟在她屁股後,看著她一頭秀髮隨著動作搖擺,一雙修長的

美腿踩在高跟鞋上喀喀的響著,胯下的老陰莖不安份了起來,他咂了咂嘴唇,跟

著到牆邊去。

  「怎麼樣,許太太?」正輝問。他側身靠在牆上,摸著啤酒大肚,眼光四下

瞄,像正準備偷交易什麼東西似的鬼祟。

  人妻逸梅微嘟嘴,抱著雙手。

  「我不知你們倆是什麼情形,」正輝斜眼看一下她。「嗯...或什麼關係

?」

  ﹙這老傢夥想怎樣?﹚逸梅不安的想。「別亂說出去。」

  「可以,」正輝露出不懷好意的嘴臉,兩手指在她面前比了一個粗俗的動作

暗示。

  C棟頂樓水塔室

  「趴好!」正輝兇巴巴的呼喝。他的禿頭上滿是汗珠,因為緊張的關係,他

現正威脅人妻逸梅。

  人妻正彎腰趴在一個小桌上,窄裙被拉起,絲襪和內褲被脫在屁股下。老頭

一手按在她肩上,忙解開褲腰帶。

  這老傢夥垂筵人妻很久了,有色無膽,逮到這一機會後,想要一逞獸慾。

  「嘿嘿,你不想我把看到的事情說出去吧?」他搓一搓那皺巴巴的老陰莖。

  ﹙混蛋!﹚逸梅罵在在心裡。

  老頭看著那白嫩的屁股下,一撮毛中隱約露出的陰唇,一棵心撲通狂跳。他

的啤酒肚頂在屁股上,手扶著腫漲的龜頭往兩片陰唇間靠去。

  龜頭磨擦著陰唇,不一會從陰口插入一點後停下,老頭感覺不對勁樣,四下

稍瞄一下不知想什麼,眼光往一旁地上的小包包看去。

  那是人妻的小包包。

  老頭從小包包拿出一小瓶罐,一看是水性護手乳霜,眼睛為之一亮。

  「你拿那幹麻?」逸梅轉頭看去。

  他轉開瓶蓋,擠了一沱乳液在手中,往老陰莖上抹了一抹。那是人妻平常滋

潤保養雙手的乳霜,老頭竟把它當潤滑液來用。

  「趴好!」正輝又兇狠的喝了一下,手緊壓按在人妻肩上,一腳向前岔開她

的腿,胡亂又擠了一沱乳液在手中,往那乾澀的陰唇間抹去。

  他滿是乳霜液的手,在人妻的陰口抽插著,想要潤滑乾燥的陰道,不一會兩

手指在陰核上扣住,讓她悶聲呻吟起來,稍一拉,她的身體也跟著抖了一下。

  乳霜太多的樣子,滴的她屁股下絲襪和內褲滿是。

  ﹙這雞掰應該可以操了吧?﹚正輝心想。

  他扶著龜頭重新靠在陰口前,腰桿子一挺,屁股用力一推,肚子往前撞去,

龜頭直搗黃龍般,把陰道硬生生的撐開拉長,撞到子宮頸去,讓人妻唉呦的一聲

慘叫,一條腿也因為痛的彎了起來顫抖了幾下。

  「去你媽的,死老鬼!」她痛的飆起髒話。

  雞掰穴被硬生生的撐開拉長,讓她痛的皺緊細紋眉,眼淚快要掉了出來。 

  這老夥像是喀了藥後的興奮,雙眼睜大,呼吸急促又粗重。

  他抽出老陰莖準備再次插入時,人妻的手掌不自覺往後伸去按在他的啤酒肚

上,想要擋住繼續的插入,但沒有用,他屁股用力一推,龜頭又一次狠狠的衝去

,硬把陰道給撐開拉長,一直撞到子宮頸去,讓她又是唉呦的慘叫一聲。

  人妻現正和被強暴沒什麼兩樣,每次撞在屁股上的衝擊力,都會讓她往前一

個大晃動,彎著發軟一雙踩著高跟鞋的長腿站不穩。

  硬插了幾下後,他原本鐵棍般硬的老陰莖軟了下來,沒辦法繼續,因為感覺

很緊張。

  ﹙幹!﹚他生氣。

  他把人妻拉起,按著她的肩往桌下壓去蹲著。

  「幫我弄!」正輝暍道。抓著她的手靠在軟掉的老陰莖上,要她打手槍,想

要重新硬起來繼續。

  人妻嫌惡的撇過粉臉,不情願的握住那軟趴趴的老陰莖,打起手槍來。

  給她搓弄了一會的時間後,老頭見沒什麼起色,不死心,把她拉起轉過身來

又壓在小桌上。

  老頭抹了一下額頭的汗,扶著半軟半硬的老陰莖,龜頭靠在陰口上想要插入

,試了一試沒辦法,放棄了。

  老頭在B棟前的花園修剪草木,就和一小時前一樣,10分鐘前他剛從C棟

水塔室回來,那時正威脅人妻逸梅,強插她的雞掰。

  一會他看到人妻從C棟走了出來,一手扶在牆上,一步一踱的往F棟自家走

去,不知情的人會以為她的腳扭到,實則是陰道痛的不好走路。

  因為老頭的陰莖中途軟掉,否則她在頂樓會繼續的被強暴硬插雞掰。

  ﹙媽的,我逮住這娘們的把柄,非的好好操她一炮來過足癮!﹚正輝咬咬牙

,心有不甘的想。

-----------------------------------

  昏暗的小套房中,老舊的電視機播放著色情影片,閃爍的螢幕光線,照在前

面的小鐵床上。

  小鐵床上坐一個禿頭的中高年男子,穿一件短袖內衣,蓋在一半的啤酒大肚

上,裸露下半身,兩腿大開,一手握著自慰套,一邊看色情影片套弄陰莖。

  影片中身材火辣的女人穿著一件紅色的薄紗情趣衣,她跨坐在男人身上扭動

著那要命的水蛇腰,嘴裡喊出酥麻麻的叫春聲。

  男子停止套弄陰莖的動作,他不打算繼續,拔起自慰套隨便的往一旁小桌幾

上丟去,身體往後躺下,一付不知想什麼事情的樣子,賊兮兮的笑了一笑。

  小套房雖然昏暗,但卻可以看出是一個很淩亂的環境,位在靠近欣雅社區一

棟老舊的小公寓裡。

  社區F棟頂樓;上午10點06分

  人妻逸梅瞪著大圓眼,一付驚訝表情,翻看著手上幾張照片。

  「哪...哪來的這一些照片?」她緊張,手腕微微的顫抖。

  「安佑手機裡發現的。」站在人妻前面的正輝賊賊的笑。「你手上的只是部

份,其他照片在我的住處。」

  人妻盯著照片,眼珠子轉了一轉,用力的在回想什麼。

  正輝一把抓過她手上的照片晃一晃。「嘿嘿,你吃屌的樣子好淫蕩。」

  「你弄照片出來想幹嘛?」

  「看你緊張的樣子,放心,我不會讓別人知道的。」他說。「你和安佑是什

麼關係,我不想知道也不會問。」

  「那...」

  他有持無恐,猥褻的表情。「上一次我沒爽到,我想要好好的來個一次。」

  人妻回想一個禮拜前,被他帶到頂樓水塔室,威脅著強插雞掰,那一次痛的

兩腿發軟。

  ﹙這死老鬼!﹚逸梅微怒起來。她不敢真的發作出來,明知老傢夥拿這一些

照片來逼迫。

  下午7點04分

  老頭坐在小鐵床上翹起一腿抽煙,在等待什麼的樣子,不時看看一旁的時鐘

,不一會門鈴響起,他把煙叼在嘴角邊,起身走去開門。

  門外是人妻逸梅,穿一件短袖衣,短褲下一雙長腿穿拖鞋,居家的樣子。

  「嘿,美人你來啦。」正輝對她笑一下。

  人妻搓一搓手臂,眼光稍撇一邊,沒應他。

  「快進來。」正輝後退一旁。

  他突然想到什麼說。「沒裡面的鞋子給你穿,我沒在穿的,抱歉。」

  人妻光著腳丫子走進這一間小套房後,發現這是一個很糟糕的地方。

  水槽裡放著一堆沒清洗的碗盤和鍋子,油膩膩的,不知放多久了,隱約看到

小蟑螂在上面到處爬。流理台上一堆瓶罐、塑膠袋、紙盒等。

  桌幾上幾本女星的寫真集、煙灰缸、散亂的信件、啤酒罐、便當盒和其他雜

七八拉的東西一堆,這一些幾乎把整個桌面給佔滿了。

  小鐵床上的被單皺巴巴,掉一半在地上的被子,幾件衣物和遙控器。

  電視櫃上一堆亂擺的雜物,下面則一堆AV色情光碟。

  地磚上除了骯髒外,情形和其他地方不遑多讓。

  人妻踩到了什麼東西,看一眼嚇了一跳,踩到的是床底下一隻伸出的手臂,

彎下腰一看,竟是一個充氣娃娃,〝她〞還穿著一件紫色的情趣衣。

  「嘿嘿,不好意思。」正輝注意到她不小心踩到的充氣娃娃。「她是我的.

...女朋友。單身的男人,總會是有一些需要。」

  ﹙死老頭...﹚逸梅臉頰微紅低聲啐念一下。

  正輝一腳將充氣娃娃的手臂往床底下推進。「沒地方給你坐,床邊吧。」

  人妻看了一旁的沙發椅上放滿衣物,是他所說的沒地方坐,只好坐在小鐵床

邊。小鐵床很舊,不勞靠的樣子,她屁股一坐在上面就嘰嘎一聲晃一下。

  「其他的照片呢?」逸梅問。這淩亂骯髒的地方讓她感覺不舒服。

  「哦,對。我來拿。」

  他打開床邊小桌幾的抽屜,拿出一個紙袋。人妻看到抽屜裡竟有一個自慰套

,那套子口一粒粒突出的顆粒,周邊毛聳聳的觸角,讓她感覺很噁心。

  老頭坐在她一旁,從紙袋抽出一疊照片給她,她看了後羞又驚。

  ﹙都是安佑,硬要拍這一些...﹚逸梅臉上閃過後悔的表情。

  她手上的全是安佑在旅館用手機拍的性愛照片。

  不知為何的,那老傢夥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的表情,趁她低頭看照片時,從口

袋掏出一包某種牌的香煙盒,打開盒蓋拿出一根煙點燃抽。這一根煙和他之前抽

的是不一樣。

  老頭看似〝不小心和隨意〞的把煙往她的方向吐去。

  人妻聞到煙味稍皺細紋眉,擡起臉來瞄一下他。

  「很香嗎?」正輝嘿嘿一笑,又抽了一口後,把煙頭往煙灰缸裡小心的弄息

  ﹙討厭。﹚逸梅對周圍濃厚的煙生出一點反感。

  她不抽煙也不了解,不懂這老頭抽煙的方式,一根煙只抽兩口空的就弄息?

  她沒放在心上。

  老頭拿回她手上的一疊照片塞進紙袋,放回原本的抽屜裡。

  「你只要乖乖的,我保證那一些照片什麼事都沒有。」他嘿嘿一笑。

  他像試水溫一樣伸手去摟住人妻的小腰,見她沒抵抗,另一手往大腿上摸去

。接著,小腰上的手往衣服裡伸上去,從胸罩下鑽進抓著奶子搓。

  「好大的咪咪啊。」正輝調笑。一邊抓著奶子搓,脫自己的褲子,大龜頭從

啤酒肚下衝了出來,抓起人妻縴細的手,放在陰莖上要她套弄。

  ﹙死老頭!﹚逸梅嘀咕。

  她眼神迷濛。

  老頭的手伸進她的褲頭,使她反射性的夾緊大腿,卻被用力的摸到陰核上,

讓她悶聲呻吟起來。

  她面色潮紅,額上滲出一點汗珠。

  沒多久,她老實的身體被挑逗弄的反應了起來,呼吸急促、奶頭漲硬,陰口

流出分泌液。握在陰莖上的手,不自覺抓的更緊,賣力的上下套弄,原本合攏的

大腿也往兩邊鬆開。

  ﹙看這娘們應該可以上了...﹚正輝咂了咂嘴唇,心裡盤算著。他掃開床

上的衣物和其它東西,把人妻推倒在床上,像餓狼撲羊般,往她的身上壓了去。

  髒亂的套房裡充斥著小鐵床搖晃的嘰嘎聲和女人的喘息呻吟。

  人妻逸梅正光著身體被壓在床上操雞掰。

  老頭夾著她的身軀壓在奶子上,圓滾滾的啤酒肚隨著腰臀的動作,用老陰莖

不停的抽插陰道,睪丸撞在她的屁股下。

  人妻瞇著迷濛的眼,臉頰滾燙,呼吸粗重,額上滿是汗珠,嘴裡喊出銷魂的

叫春聲。「唔嗯...啊...啊...」

  ﹙這催情煙可厲害,把這娘們弄的慾火焚身。﹚正輝得意的想。他雙手撐起

身體,打直腰桿子,將人妻一條修長勻稱的長腿拉直高舉靠在肩上。

  ﹙這腿子可真叫人受不了﹚他抓著腳裸,貪婪舔著小腿,另一手忙著在大腿

上到處用力的搓弄。

  一會老頭把她的另一條腿也高舉靠在肩上,雙手抱著她的屁股,彎曲兩腿,

由上而下,大動作的拼命操著她的雞掰,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

  因為劇烈的動作,小鐵床嘰嘎的震動,床腳也吚哎的搖晃。

  人妻的意識雖有一點模糊,卻驚覺了什麼表情緊張起來,老頭的樣子像似準

備要射精了。

  「哎呀,不...不行啦!」她掙扎想推開老頭,卻被緊壓著身體。

  ﹙幹!﹚正輝猛撞她的屁股幾下後,低吼一聲,身體抖了一抖,把睪丸裡的

精液從龜頭射出,注進人妻的生殖道。

  人妻趁他鬆了肌肉後,一把用力推開壓在上面的身體坐起來。

  「死老鬼,你竟然射進來!」逸梅發怒。

  正輝賴皮一笑。「你夾的那麼緊,我忍不住射了去。」

  ﹙我...﹚逸梅吱嗚無法反駁,雖說在脅迫下和他發生性關係,但對自己

的〝表現〞不敢相信。她不曉得是催情煙搞的鬼。

  ﹙緊急避孕藥!﹚她慌張穿好衣物,惡狠狠瞪了一下老頭,急忙離開小套房

住所。雖說生理現是安全期,但最近沒有吃避孕藥的她擔心了起來,想要趕緊回

去補救。

-----------------------------------

  自從正輝那色老頭逮到人妻逸梅的把柄後,就頻繁的找機會去騷擾她。

  人妻的生活不堪他的騷擾,但有把柄在他手上,不敢張聲讓別人知道。

  無可忍受之下,人妻和老頭做了一個協議,她知道老頭別的不要,只是貪圖

自己的美色,就如他願。

  商量的結果,老頭要求一星期在他的住所做愛一次,會用保險套,過程正常

,不會讓人妻有不舒適的性行為。

  人妻答應他的要求,條件是平時不能騷擾自己的生活。

  某日—

  「要走了?」正輝問。他裸身躺在床上,頭靠在床頭立起的枕頭上看電視。

  「不是說好了,不然呢?」逸梅說。她裸身坐在床邊穿戴胸罩和內褲。

  正輝嘿嘿一笑。「我們可以一起看A片,研究下一次用什麼花招來搞。」

  電視正播放著無碼AV色情影片,喇叭傳出女主角發浪的叫春聲。

  人妻的腦中閃過方才約1小時前,老頭和自己一邊看A片一邊做愛的情景。

  「不了。你自己看。」她穿好衣物後,隨即離開老頭的小套房。

  某日—

  「下禮拜我的生理期,有一段時間不會來你這裡。」逸梅說。她蹲坐在老頭

的胯下,雙手按在胸膛上扭動腰支,磨插屁股下的陰莖。

  ﹙這娘們的大姨媽來了,又得忍一段時間﹚正輝躺在床上沒說什麼,雙手扶

在人妻的臀部兩側。

  人妻身上一件紅色的薄紗情趣衣,裡頭隱約一對飽滿的奶子,隨她扭動身體

搖晃著。

  那一件情趣衣是老頭買來要她穿上的。

  某日—

  「死鬼,不行啦!」逸梅微怒。

  「一次就好了啦,拜託。」正輝求道。「就一次。」

  那色胚老頭想要從人妻的屁眼進去。

  「上次和你說過,不行。」逸梅搖頭。「你想怎麼玩沒關係,這裡不行。」

  「好吧。順你的意,算了。」

  老頭見人妻的屁眼不給進,提出另一個要求。

  「那我用跳蛋來搞可以吧?」正輝問。「就我之前說過的那樣。」

  老頭見人妻沒說話,看樣子是默認,隨即把一顆跳蛋往她的陰道裡塞進去。

  他性致忡忡的戴上保險套,把龜頭插入頂在跳蛋上,一路往子宮頸推去。

  他一打開跳蛋的遙控開關,人妻像是被一道電流給通過顫抖了一下,老頭一

邊用龜頭撞跳蛋,抽插陰道。

  兩人就這樣一直維持當初談好的協議,老頭不揭發人妻的醜事,人妻也滿足

老頭的性需求,平時在社區相遇,保持一般互動,不能言語和肢體上的無禮,要

尊重,私底下就隨便他了。

-----------------------------------

  後續—

  「張伯,你家換了一張床了呀?」春祥問。

  「對呀。」正輝說。「原本那一張單人小鐵床太老舊了。」

  「上一次看家具公司送過去的時候,那一張床還真高級,哇賽!」

  「當然。很貴的,花了我好多錢買的。」

  「你真會享受,睡那麼舒服的床。」春祥問。「不過話說,你單身一個人,

買雙人床幹嘛?」

  老頭嘿嘿一笑沒回應他。

  老頭買的可不是一般的床,是高級賓館的電動按摩床,除了會搖又會震動外

,還有別的〝功能〞。

  此時一旁不遠的人妻逸梅正翻看著信箱裡的信件,兩人對談的話她都聽到。

  人妻的眼光和老頭不經意的對望到隨即撇開。

  她拿好了信件,轉身對老頭笑一下招呼後,往F棟自家門口走去。

  看似平常,就和一般住戶相遇的禮貌招呼一樣。

  老頭也對她點一下頭招呼,很平常的模樣。

  ﹙下一次和這美娘們在這一張床上搞可過癮了。﹚老頭看著人妻的背影想,

他看著人妻那走起路來的屁股一擺一扭,一雙踩在細跟拖鞋上的修長美腿,褲檔

裡的老陰莖不自覺的勃了起來。

  那一張電動按摩床的〝特殊功能〞,讓老頭一付躍躍欲試樣子。

  再過兩天,禮拜六晚上,人妻會依約來到他家。

  

歡迎到我的主題列看看唷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