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公寓同人1-2集

愛情公寓同人1-2集

第一集伊始

  1偶遇

  今天是陸展博回國的第一天,作爲一個高智商低情商的書呆子,他被老爸老

媽拋棄,直接丟給了他重組家庭的姐姐胡一菲。而這個做姐姐的對時間一直是沒

什麼觀念的,所以陸展博隻能苦逼的自己拖著一個行李箱坐上了回「市區」的巴

士。

  「幸好,還有一輛空車」展博拖著行李箱,連去是去哪�的車都不看就沖沖

忙忙往車上鑽上去。

  突然司機一個急剎車,展博的頭在前排座位的靠背上狠狠的撞了一下,他還

以爲車已經到市區了,擡起頭來四處張望,卻看到一個清秀的女孩一臉著急的竄

上了車。女孩看了一下空蕩蕩的車,也許是要找個地方躲起來,放著一堆空位不

坐卻往展博旁邊的座位擠了進去,或許覺得還不夠,又鑽到了展博的兩腿中間…

  在女孩的後面上來了兩個黑衣男子,不過卻被司機擋在了車門口。可是這時

候的展博已經沒心思去注意那麼多了,他隻覺得女孩的頭離自己的下身很近,鼻

孔與嘴巴傳出來的粗重的呼吸正在撩撥著他的處男神經,整根肉棒都硬了起來。

  展博很不自覺的用手去撥弄了一下被肉棒繃緊的牛仔褲,不解地望著蹲在自

己兩腿中間的女孩「小姐,你這是?」

  女孩頭擡也不擡,玉手已經摸到了展博牛仔褲繃緊的地方「你拉鏈沒拉好」

  話說著一邊慢慢的把牛仔褲的拉鏈拉了下來。展博繃緊的肉棒沒有了牛仔褲

的束縛,把內褲高高的支了起來。

  「啊…」女孩用舌尖在展博內褲上肉棒的位置輕輕的舔了一下。正好是在馬

眼的位置,酥麻的感覺從展博的下體直竄到腦門,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聲。已經

有些許的液體忍不住流了出來。

  「你,你要幹嘛?」作爲一個讀了20幾年書從來沒有過女朋友的小處男,展

博完全不能理解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他身上。

  女孩沒理會他的問話。用手輕輕的把展博的肉棒從內褲�掏了出來,檀口微

張,嘴唇在肉棒上親了一下,握在肉棒上的左手能感覺到那股強烈的脈動。

  「第一次?」女孩擡起頭嫵媚一笑。

  「嗯」展博臉上已經紅得快滴出血來了。

  沒有理會他的回答,女孩一口就把碩大的龜頭含了進去,卻沒想那巨大的尺

寸不是她能夠把握的,就算她盡量的長大了嘴巴,可是紫紅色的龜頭卻隻能勉勉

強強含了一半進去。「嗚,好大」女孩嗚咽的說到。香舌卻沒有含糊緊緊的纏在

了龜頭上面,除了時不時舔著馬眼之外,大多數時間都是配合著正在玩弄陰囊的

左手,在冠狀溝上面纏繞。

  初涉此事的展博哪�受得了這種刺激,隨著一波波的快感從下身傳遍全身,

已經迫不及待地想把童精射出。女孩好像感覺到了展博的沖動,左手緊緊的抓住

了肉棒的根部,清秀的臉龐望著展博一笑「再忍一下,待會有獎勵哦…」不知道

是獎勵激勵了展博還是少女左手抓得實在太緊。展博忍住了這波快感,卻沒想到

少女的嘴巴又一次含住了龜頭,這次她不再隻是舔著,而是用力的吸著展博的馬

眼,香舌的舌尖快速在上面滑動。左手也放開了不斷脹大變硬的肉棒,在陰囊上

溫柔的撫摸了起來。展博隻覺得第二波的快感更蓋過了第一波,人生的第一次射

精就在回家的巴士上交給了一個不知名的少女。

  也許是積攢了許多年的緣故,精液狠狠的大在了少女的上腔,多到都來不及

吞下去,一些精液就從嘴邊流了出來。少女好像很滿意那濃烈的氣味。望著展博

輕輕一笑,用舌頭把嘴邊的精液都舔了進去。

  「味道不錯哦,不愧是第一次」少女已經坐到了位置上,望著一臉茫然又很

享受的展博輕笑到,向展博伸出了右手「叫我宛瑜吧。」

  展博還沒從剛才的刺激回過神來,癡癡地望著宛瑜,也沒想著把肉棒收好「

我叫展博。」

  宛瑜看著展博射了一次卻依然堅挺的肉棒,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極不情願

地從包包�掏出紙巾,把沾滿了她口水的肉棒擦幹淨,放回了內褲了,間中展博

的肉棒還是不斷在抖動,把拉鏈拉好之後宛瑜還不舍地在上面輕輕撫摸著…

  「接下來是說好的獎勵哦」宛瑜拉起展博的手。

  「啊?什麼獎勵?」展博還沒回過神來。

  宛瑜沒有搭話,隻是拉著展博的手從她衣服的下擺伸了進去。展博臉上剛要

褪去的紅色嘩的一聲又重新回到臉上「這,你這是幹什麼」展博嘴巴�問著,可

是手卻不停,第一次接觸到少女稚嫩的肌膚,那種滑膩的觸感不斷觸動著他的神

經,引誘著他的手指在上面輕微的滑動。「不是這�啦,往上一點」宛瑜把展博

的手往上推了推。正好觸碰到了玉乳的下方。展博的手情不自禁的往上面捏了一

下,「啊…」宛瑜輕輕的呻吟了一聲,「再往上一點」這次不用人領路,展博的

手自己就往上爬了一點,略微有點粗糙的手在宛瑜的胸部上滑動,惹得宛瑜呻吟

不斷。宛瑜的胸部並不大,堪好一握,展博的手剛好把握住了整顆玉乳,輕輕一

捏。可是覺得手心好像少了點什麼一樣,不解地望著宛瑜。

  「嘿嘿」宛瑜輕輕一笑「你一定猜不出來」展博又是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

  「想看看爲什麼嗎?」展博的頭點了下。

  宛瑜的把展博的手撥開了一點,輕輕拉了下衣領,示意他低頭看下。

  展博不自禁的把頭湊了過去,隻見到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沒有看到bra ,卻

看到原本奶頭的位置貼了一個小小的粉紅色的心性貼紙。「這是乳貼。貼了這個

就不用穿內衣也不會被人看到啦」宛瑜解釋到。沒等她話說完,展博的兩個手指

已經在貼紙旁邊輕輕的揉了兩下,順著翹起來的地方用力的揭開。「嗯…」宛瑜

紅著一張臉含住了展博的耳朵,輕聲說到「別太用力…」可是展博沒理會,照著

剛剛的力度就是一扯,粉紅色的蓓蕾緊緊地粘在貼紙上被扯起了一公分。

  「啊。。。不要。。。」宛瑜緊緊地含住下嘴唇,「那邊很敏感的」展博的

手輕輕的撚上了粉紅色的乳頭,像是在好奇這黃豆大小的肉珠子爲什麼會帶來那

麼大的刺激。完全沒有考慮宛瑜的感受。「輕點!輕點!」宛瑜忍不住的呻吟了

起來。伸出一隻手在展博的胸膛上捶了兩下。

  展博沒想到會這麼大聲,趕緊放開了手指,改用手掌輕輕的在上面撫摸,另

一隻手已經無師自通的摸到了宛瑜的腰上,手指已經往褲子�面摸去。隔著內褲

的一層布已經可以感覺到宛瑜的肉穴處濕熱的溫度,整隻手掌不自覺的貼了上去,

中指在溝壑處輕輕的滑動。

  「唔……呼……」宛瑜的氣息開始粗重起來。緊緊的抓住了展博在她下體滑

動的手,「不,別在這�……」展博輕輕的把手抽了出來,在抽出來的時候不小

心劃過溝壑上面的小肉芽,又引起宛瑜的嬌呼聲。「等…等到住的地方,我再給

你」不知道什麼原因,宛瑜不想在車上繼續下去。把展博的兩隻手都從她的衣服

�抽了出來,不讓他再繼續下去。

  感覺到臉上的紅熱在慢慢消退。宛瑜開始跟展博搭起話來「你這是要去哪�

啊?」

  「我要去我姐姐哪�,我們已經好多年沒見了……」

  ……

  「師傅去市區還多久啊」展博輕輕摟著宛瑜的纖腰,上下摩挲著。不知道的

人還以爲他們會是一對新婚夫婦。

  「明天你們能到……」司機戲謔的聲音響起。

  悲劇的展博坐錯了車…

2美嘉的三明治

  今天是美嘉跟子喬入住愛情公寓的第 天。。。也是交房租的前一天……

  「子喬君…」美嘉哭喪著臉拉著呂子喬的手不斷的搖晃著,「你就幫幫人家

嘛。」

  由于兩人住的是四人的套間,所以即使是房租減半水電全面的待遇還是得交

一間公寓的錢,兩個沒收入的人爲了房租,在這邊狂躁呢…

  子喬甩開了美嘉的手「免談,交情歸交情,談到錢就自己搞定!」

  「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對人家」美嘉又拉起了子喬的手,往自己的下體處伸去,

「你摸摸看嘛,人家的水水還沒幹呢。」呂子喬的手順勢用力掏了一把,隻覺得

自己手上濕漉漉的,都是黏黏的淫水,又在肉芽上捏了一下「小騷貨,這樣就想

引誘我啊」

  「你要對人家負責嘛」美嘉雙腿緊緊的夾住子喬的手,又用力磨了兩下「你

看人家的水又流不停了,先解決了這邊的問題吧…」

  說著就撩起自己的花裙子,裙子底下沒穿內褲,蜜穴�的流出來的水已經把

一部分的陰毛都打濕了,肉眼還能看見這個趨勢在不斷的加重,估計都要滴到地

上去了。呂子喬把美嘉用力推在沙發上「你個賤人,幾天不給我搞了,現在有事

情求我就發情了,還真是欠操」嘴巴�說著,手上卻一點沒慢,說話間就把褲子

扒了下來。紫紅色的肉棒已經漲大,翹起來都貼到肚皮了。

  「來嘛,子喬君」美嘉沒理會呂子喬說的什麼,雙手已經把兩隻腳掰開,露

出濕漉漉的蜜穴,雖然有過幾個男朋友,可是兩瓣陰唇卻還保持著難得的嫩粉色。

  子喬雙手附在沙發上,就勢把肉棒往美嘉的穴�一捅。「啊…」美嘉毫無顧

忌的呻吟起來「好大,好長…頂到子宮了」

  「騷貨,讓你犯賤,讓你不給我操。」子喬用力往�面頂了幾下,隻感覺子

宮像是一張嘴一樣緊緊的吸住了自己的肉棒「媽的,操了這麼多年,還是這麼緊,

你的穴是什麼鬼東西做的啊!」

  美嘉張大了嘴巴,斷斷續續的呻吟「啊…子喬你的肉棒好大,頂到人家最�

面了,人家快受不了了,穴�好滿。好滿足」說話間子喬的動作沒停,繼續狠狠

的撞擊著美嘉的子宮,發出淫靡的啪啪聲,卻沒想美嘉的肉穴用力的縮緊「啊…

  …啊……不行,人家要來了。「一股陰精噴到子喬的肉棒上,」騷貨,才幹

兩下就洩了「

  美嘉的雙腿還是緊緊的纏繞在子喬的腰上,不願意放開,「再來一次嘛」

  呂子喬把美嘉抱起,肉棒又狠狠地頂了兩下,順勢在沙發上坐了下去。「人,

人家腿軟啦,動不起來,子喬你動一下嘛」美嘉的頭慵懶的靠在子喬的肩膀上,

子喬聞言自己在下面又用力頂了起來「我操死你個小騷貨,小賤人!」隨著抽插

的動作,淫水飛濺滿地。

  美嘉在子喬的抽插下又開始發浪,把子喬推躺在沙發上,雙手緊緊的扶著子

喬的肩膀,自己扭著腰在那邊套弄子喬的肉棒。

  「子喬君,你的肉棒好大,妹妹的穴快撐壞了,好漲」

  「撐壞了那就別操了」

  「不要…撐壞了才好呢」美嘉撫媚的一笑,雙手已經無力支撐自己的身體,

緊緊的包住子喬的脖子,隻剩下一個圓圓的肉臀在那邊一上一下,自主套弄著子

喬的肉棒。

  這個時候,曾小賢無聲的打開了房門。本來是想過來串門的,可是在門口卻

聽到�面的淫叫。作爲一個賤人。。。他悄悄打開房門就進去了。

  呂子喬第一眼就看到了曾小賢,朝他眨了眨眼,望著美嘉的方向。這個時候

的美嘉隻顧著騎在子喬身上套弄,沒去注意自己的身後已經多了一個人。

  曾小賢望著美嘉赤裸的下身在子喬的肉棒上不斷套弄,粉紅色的蜜穴含著肉

棒在不斷吞吐,自己的肉棒已經硬到快爆炸了。

  子喬看著曾老師漲大的下體,會心一笑「美嘉,你喜歡三明治麼?」

  美嘉頭也不擡「嗯……嗯……大肉棒,我好喜歡」說話的時候下身的動作也

沒停。「撲哧撲哧」的淫水在繼續飛濺。呂子喬把手伸向了美嘉的屁股那邊,兩

隻手用力把屁股分開,有點暗紅色的菊花就這麼展現在曾小賢眼前。

  曾小賢已經顧不了許多,褲子也沒脫,就把拉鏈拉了下來,肉棒狠狠的彈了

出來。

  他左手按在美嘉肩膀上的時候美嘉卻還渾然不覺。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已經快

到失神的狀態了。直到曾老師的肉棒接觸到她被淫水打濕的菊花的時候她才發現

房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猛一回頭,卻看到曾小賢一臉淫笑地對著她。

  「…啊…曾老師,你幹…嘛……啊……」子喬趁美嘉回頭的時候又用力頂了

幾下,使得美嘉的話�多了不少的呻吟。

  「幹!」曾小賢回應到,右手提著肉棒就往一樣濕漉漉的菊花�塞了進去。

  「啊……」美嘉尖叫一聲,又到了高潮。陰道跟菊花都開始收縮。「啊…好

疼…好爽……曾老師你在做什麼?」

  曾小賢跟呂子喬一進一出的挺動著肉棒,「在做三明治啊,你到底是疼還是

爽啊……」

  美嘉掙紮了一下,卻發現被兩個大男人緊緊的夾在中間,動都動不了。

  「啊…啊…兩根大肉棒…我要死了……」被兩個男人夾攻,任是美嘉這種騷

貨也受不了。不住地在那邊呻吟,也不考慮吵到鄰居。「用力,用力捅,又疼,

又爽,把我玩壞吧……」

  曾小賢在美嘉的菊花進進出出,隔著肉膜還能感受到子喬的肉棒在陰道�的

動作,兩個人好像商量好了一樣不斷地在兩個肉穴�磨蹭,引得美嘉一陣陣的浪

叫。

  在美嘉直腸的溫度跟收縮下,曾小賢沒一會就已經挺不住了。扶住美嘉的翹

臀,肉棒狠狠往�面一插,把無數子孫都往�面噴射而去。

  「啊……」美嘉大叫一聲,又高潮了一次,從子宮�噴出的陰精直沖向子喬

的肉棒,觸電般的快感從下體串到腦門,子喬一時沒忍住,就頂著子宮口把精液

噴射進去。剛高潮完的美嘉哪經得住這種沖擊,呻吟已經變成了無聲的了,嘴巴

張開卻叫不出聲音來,口水順著嘴角不斷的往下流。

  曾小賢把肉棒從菊花�拔出來,看著濃濃的精液不斷流出,好像還想再來一

次,隻是美嘉卻還沒轉醒,看來是經受不了這種折騰了。隻是訕訕然提起了褲子,

「子喬,我還有事,回見。」

  呂子喬含住美嘉的嘴,渡了兩口氣進去,美嘉這才轉醒「好爽。。。我洩了

3 次,子宮�跟菊花�都滿滿的,好舒服…」美嘉一臉回味,手在肚子上揉著子

宮的位置,「原來這就是三明治。。。我們下次繼續找曾老師好不好」

  子喬兩眼一翻,「小姐,先想想看房租吧!」說著坐了起來,把美嘉從自己

身上扶了下來,兩個肉穴�的精液順著淫水流到沙發上,美嘉隻顧著張著大腿在

那邊喘氣,卻說不出什麼話來。

  子喬走到一旁把褲子穿好「我去弄房租,你把這邊收拾一下」

  「嗯」美嘉輕揉了幾下自己的腫脹肉芽,意猶未盡的看了子喬一眼。就捂著

下身一走一扭的走進了廁所。

第二集 彪悍的姐姐

 宛瑜搬進來愛情公寓已經有個把月了,除了第一天晚上進了展博房間之外就

再也沒有什麼過激的舉動。

  兩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好像關系略微好一點的朋友一樣的「相敬如賓」。

  回來的第一天一菲就已經聽展博說過兩個人在車上相遇的事情了,看到兩個

人的關系一天不如一天,卻不知道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天,趁著宛瑜去拿雜志的當口,跟展博提起了這件事。

  「展博,你……跟宛瑜怎麼啦?」一菲看著垂頭喪氣坐在沙發上的展博,開

口問道。

  「沒,沒事」展博頭也不擡的回答道。

  胡一菲挑了挑眉毛,在展博的頭上用力一拍「老弟,你們到底怎麼啦,你不

是說宛瑜已經給你內啥了麼,怎麼來了這邊都快一個月了,也沒見你們有什麼反

應啊?」

  展博撇了撇嘴,「姐,沒事啦…」擡起頭看到一菲那越來越犀利的目光,低

聲嘟囔到「有事你也幫不了我的…」

  「哈?」一菲聽到展博小聲嘟囔的聲音,不由得生起氣來「你長這麼大有什

麼事我幫不了你的,啊?」伸手順勢在展博的耳朵上一擰「你到底說不說,不說

我就把你的耳朵擰下來當晚飯!」

  展博帶著哭腔說道「我說,我說,別擰了。」一菲的手一放開,立馬用自己

的手捂住兩個耳朵「我,我硬不起來…」

  一菲一拍額頭「天啊…那天在車上不是好好的嗎?」

  「是啊,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回來之後就是硬不起來···」

  「唉…老弟啊…你要我說你什麼好?面對你那麼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脫光

了送上門你居然硬不起來?」一菲一邊說一邊用腳底在展博的褲襠那邊磨了兩下,

「不對啊,這不是挺硬的麼?」話說著,沒穿襪子的腳心感受到展博的肉棒越來

越硬,又用力搓了幾下。

  「姐,你幹嘛啦···」展博低垂著的頭終于擡了起來,卻隻看到一菲黑色

的安全褲由于腿擡起來的緣故把下體勒得緊緊的,出現了一道令人有著無限遐想

的凹痕,剛想把眼光移開,卻被一菲狠狠的一巴掌拍在腦袋上,「看什麼看,沒

見過女人啊!」

  「沒,沒見過」展博把頭往旁邊轉了過去,眼角的餘光卻還是不斷的盯著那

道凹痕。

  一菲冷哼一聲,腳上用力在展博的肉棒上踩了幾下,轉身就往房間走去。遠

遠的還能聽到「碰」的一聲關門的聲音。

  「呼…」展博呼了一口氣,還沒等他把肉棒安撫下來,就聽到一菲在叫他。

  帶著一絲不解,展博開了房門走進去。

  門剛打開,就看到一菲半躺在床上,兩腳M 字型的打開著,粉紅色的兩片肉

夾得緊緊的,隻能看到一條細線,濃密的陰毛明顯的有經過修剪,一個倒三角點

綴在細線的頂端。展博猛吞了一口口水,「姐,你這是在幹嘛?」

  「關門,過來。」一菲一如既往的彪悍,不留給展博餘地的說到。「別說老

姐不關心你,先過來認認門,以後看到別的小姑娘就不會硬不起來了。」

  聽到一菲這麼說,展博飛速的關上門,扭頭就往床上看去。一菲塗著鮮紅色

指甲油的兩手把那兩片粉色的陰唇分開,露出在�面夾得緊緊的肉芽,還有一個

縮小的幾乎不可見的肉洞。

  「站那麼遠幹嘛,過來」好像是不滿意展博還站在門邊上一樣,一菲大聲叫

道「站那邊你能看清楚麼?」展博聞言在地上挪動了一下自己的腳步。

  「靠,你就是個棒槌!」一菲看到這麼不爭氣的弟弟猛的一下從床上彈起來,

拉住展博的領口往床上就推了過去。自己也飛快的跨坐到了展博的胸口上,嫩粉

色的蜜穴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了展博的面前。

  「嗯~ 」也許這是每個男人都有的天性,也不用一菲開口,展博伸出舌頭就

往一菲的小肉芽上舔去,觸電一般的感覺從下體蔓延到全身,一菲忍不住呻吟一

聲,「親一下她···」一菲看著展博帥氣的臉龐,右手把肉芽從肉的包裹中剝

出來。

  展博微微擡起頭,以後就含住了那顆已經微微漲起來好像紅豆一樣的東西。

  激烈的刺激使得一菲緊緊地抓住了展博的頭發,透明粘稠的體液已經慢慢在

下體滲出,「啊···」一聲呻吟從她口中傳出「不要咬···」原來展博用牙

齒在輕輕的在一菲的小肉芽上磨蹭起來,聽到一菲這麼一說。他的頭往後移了一

點點,看著那顆肉芽在慢慢的膨脹,好像跟自己的肉棒勃起一樣,展博邪惡的想

著,又用舌頭舔了兩下,可能是覺得還不過癮,整個嘴巴都湊上去吸了起來。

  「嗯···啊···」可能是還在顧忌著隨時會回來的宛瑜,一菲在的呻吟

聲控制在一個極小的範圍�,可是隨著展博用力的吸吮,下體傳來的快感慢慢的

侵蝕著自己的理智,「啊···老弟你的舌頭好給力,用力點吸··啊···啊

···」不知不覺展博的嘴巴已經轉移了戰地,靈活的舌頭從一菲的小肉洞�伸

了進去,感覺到�面的緊縮,小穴�的嫩肉好像不喜歡這個入侵者一樣拼命的通

過收縮要把展博的舌頭趕出去,可是卻敵不過舌頭的刺激,兩者在一菲的呻吟中

開展著拉鋸戰。

  一菲死死的抱住展博的頭,死命的往自己的蜜穴上按去,不斷的在上面磨蹭

著,「姐···姐···你停一下···」展博的嘴巴在一菲蜜穴的覆蓋下含糊

不清的說著。

  「怎麼啦?」一菲嗔怒的望著展博,依依不舍地停下了動作。「我···我

下面疼」

  一菲聞言轉過頭去看了一下展博的下體,原來大肉棒已經完全脹大了起來,

就算是在牛仔褲的束縛之下還是想要探出頭來,無奈隻是肉做的,捅不破牛仔褲。

  「傻弟弟··」一菲笑著看了展博一眼,轉過身去,解開了展博身上的束縛。

  看著那條脹地通紅的肉棒,眼中慢慢露出迷醉的神色,原來展博真的長大了,

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隻有5cm 的小破孩了,一菲想起小時候幫展博洗澡的事情,不

禁輕笑起來。

  聽到一菲的笑聲,展博不接的撓了撓頭,「姐,你笑什麼···我的JJ很小

麼」

  「怎麼可能?」一菲拉了個長音,伸手握住了展博的18cm的肉棒,感覺到他

還在不斷的膨脹,紫紅色的龜頭上已經滲出了不少的液體,低下頭用舌頭輕輕舔

了一下,「我弟弟的本錢可足呢,這條大肉棒以後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姑娘。」

  「可是那天晚上宛瑜來找我的時候我硬不起來啊···」展博尷尬的說道,

他感覺到一菲又用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馬眼,肉棒不由得又脹大了幾圈,還抖了

幾下,好像要在一菲的掌握中掙脫而出一樣。

  一菲轉過頭白了展博一眼,往前爬了幾步,也不說話,就把早已濕潤的蜜穴

往肉棒長套去。「嗯···好粗,好長」一菲滿意的呻吟了一聲,肉棒還沒完全

進去。展博隻覺得自己的肉棒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自己的龜頭被蜜穴�的嫩

肉緊緊的箍緊,強烈的刺激跟溫暖的感覺令這個小處男有要射出來的感覺,可能

是感覺到展博肉棒的波動,一菲一挺腰又跪了起來,左手緊緊的握住肉棒的根部,

轉過身白了展博一眼,「剛說你大呢,你就這麼不爭氣,哪有人一進去就要射的

···」

  話說完感覺到肉棒的的搏動停了下來,又慢慢的往自己的蜜穴�塞去,展博

睜大了雙眼,看著自己的肉棒被姐姐的肉穴給吞了進去,那種強烈的壓迫感又一

次從肉棒湧到心頭,也許是因爲害怕姐姐的毆打···這次他忍住了強烈的刺激。

  「啊·····哦·····啊·····爽啊·····」隨著一菲的上

下移動,忍不住呻吟起來,「老弟你的肉棒怎麼這麼大···還有一截沒塞進去

···啊····」一菲扶著展博肉棒的左手感覺到自己手中還捏著3CM 的肉棒,

不禁驚異道。隨即下了決心狠命一坐,整個蜜穴就把展博的肉棒都吞了進去。

  隨著展博感覺到自己的肉棒頂到了一處柔軟的存在,好像一張嘴一樣在親著

自己的肉棒,一菲大聲的叫了出來「啊···頂到子宮了···展博你真的好長

····」一邊叫一邊還扭動著自己沒半分贅肉的腰部,讓肉棒在子宮口狠狠得

磨了兩下。展博感覺突然不知道哪�來的一股暖流沖擊著自己的馬眼,舒爽的觸

電感讓他差點又忍不住。一菲軟軟的扶著展博的肩膀,「老弟,你真的好厲害·

·才幾下就讓姐來高潮了。」說完蜜穴又用力收縮了幾下,緊緊的箍住了展博的

肉棒,「抱著姐,你自己動一下···」展博摟著一菲的細腰,坐了起來,看著

滿臉緋紅的一菲,神差鬼使的親了下去,聽著一菲說的話把一菲的身體架高,自

己在下面拼命抽動了起來。

  「啊····哦····啊····爽···啊····插我···老弟用

力點···」一菲用力擺動著豐滿的翹臀迎接著展博的抽插,蜜穴一緊一松的吸

著展博的肉棒,呻吟聲越來越大。展博聽著一菲的呻吟聲,看著她妖豔的臉,更

加用力的抽插起來。一邊抽插一邊用兩手捏著一菲豐滿的翹臀,左手不經意撫過

一菲另一個未經開發的肉穴,感覺到姐姐的蜜穴�面又緊縮了一下,好奇的在菊

花上多揉了幾下。

  「老弟,快插···啊···啊···我要死了····啊···哦···

別摸那邊···姐會受不了的」一菲阻止了展博在自己菊花上揉動的怪手,用力

把展博的頭往自己的胸口按去。透過那一襲薄衣展博感覺到自己姐姐的兩顆乳頭

已經硬了起來,在那邊給自己輸送著熱量與誘惑。輕輕的用牙齒把乳頭咬住,舌

尖在嘴�刮著頂端。

  在展博的抽插下,一菲浪叫不已,全身的骨頭好像酥了一樣隻能緊緊的摟著

展博,靠這樣來支撐自己的身體,隨著展博的抽插,淫水順著肉棒流到床上,已

經是濕漉漉的一片。

  「啊···啊哦···快···快···姐又要高潮了,快用力頂到最�面

···」話還沒說完,一股陰精又從子宮�直接沖刷到展博的馬眼上,「姐··

·我忍不住了···」展博已經忍受不住這種刺激了。

  「射�面,把姐的子宮灌滿···」一菲這時候已經顧不了許多,隻想充分

的享受這快感,拼命的扭動那令人驚心動魄的纖腰。

  展博又用力的抽動了幾下,趁著一菲高潮的餘韻還未退下,一陣酥麻之後把

自己的精液狠狠的灌到了一菲的子宮�。

  「啊···啊···好爽···熱熱的···好舒服···啊···」被展

博的精液這麼一燙,一菲隻覺得上一次的高潮還未褪去,新的高潮又一次來臨,

姐弟兩同時叫了起來。連續的高潮讓一菲連摟著展博的力氣都沒有了,軟軟的癱

到了床上,也不說話了。

  展博把肉棒從一菲的肉穴�抽了出來,看著混合了自己精液的淫水從一菲的

蜜穴�緩緩流出,肉棒忍不住又在穴口頂了幾下。一菲睜開眼睛,俏眼朦朧的望

著展博「老弟···姐不行了···你去找宛瑜吧···你這樣怎麼可能硬不起

來嘛···」一菲說著,蜜穴仿佛舍不得展博的肉棒一樣還在那邊一張一合。

  展博望著姐姐赤裸的下半身,那被淫水打濕的陰毛還有緩緩流出乳白色精液

的蜜穴,憨厚抓了抓自己的頭,笑了幾聲,「我怕到時候看到她我又硬不起來了

···」

  「怕毛啊···有我在呢··」

  難道要3P···展博已經開始邪惡起來了。

  一菲剛感覺自己有了點力氣,翻身在床頭櫃上拿了一個小盒子出來「這是隱

形耳機,晚上你約宛瑜吃飯,我在一旁給你遙控··我就不信你硬不起來···」

  一菲頭也不回的說到。

  豐滿的翹臀由于趴著的原因高高的翹了起來,忍不住低頭吻了起來「姐,你

真美····」

  「靠,這還用你說!」一菲又白了展博一眼,臉上高潮的餘韻還沒褪去,又

看了看那依舊堅挺的肉棒,反手握在上面。

  「走,去洗個澡,你打電話給宛瑜···」一菲也不去把褲子穿起來,就這

麼拉著展博出門往浴室走去。

歡迎到我的主題列看看唷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謝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