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嬢嬢的敲門聲 (01~05 全文完) 作者:aishang2007

蘇嬢嬢的敲門聲 (01~05 全文完) 作者:aishang2007

蘇嬢嬢的敲門聲蘇嬢嬢

作者:aishang2007

首發於SIS

                           (一)真實

    前年這幾天我還在雲南。我記得很清楚,那次在昆明周邊玩了十幾天,直

到過了冬至才回的成都。一起過去的是公司銷售經理老馬、會計蘇嬢嬢、出納

員小周,還有司機小李子。

    因為近年底,公司照例要和昆明的子公司及代銷商核算帳目,收取代銷款。

負責接待的是子公司負責人陳四哥,幾個經銷商則輪流做東,請吃飯管娛樂。

   

    那天是西山區的老沙請客。他是個老賭鬼,不大在意吃吃喝喝的,把我們

帶到一家自助燒烤店,吃了簡單的一頓燒烤後,就在樓上開了個房間整『鬥牛

牛』。不到十二點,我贏了2萬多,老沙說繼續整,我知道他經常賭錢到處欠

著爛債,手頭其實並不寬裕,就推說明天還要到石林玩,想早點休息。

    他有點不服氣,拿話來激我說:「咦,唐總出來耍,是不是留著體力要大

戰哪個良家婦女哦?」邊說邊擠眉眨眼地看著蘇嬢嬢,問她是不是這麼回事。

    蘇嬢嬢本來已經困得靠在沙發上了,聽老沙調侃她,沒好氣地回了句:

「曉球得你們的哦!」

    一句話把在場的男的都逗笑了起來,然後上車回賓館。也是該有這樁事,

老沙那樣說也是開個玩笑,那天我卻聽到心裡去了。車上,斜睨身旁的蘇嬢嬢,

破天荒地真在想和她睡上一次,味道應該很不錯。

   

    蘇嬢嬢身材勻稱,個子不足一米六,微黑,也微胖。雖然公司裡的小年青

些喊她蘇嬢嬢,其實她比我還小兩歲,才三十多,有個兒子剛上小學。她通過

人才市場應聘到公司已經兩年多了,以前是出納,後來因區農機局長托親戚小

周來公司當出納,她就做了會計。

    工作上她有著從事財會工作的女人的大部分優點,敬業、細心、本分,考

慮事情周全,從不說三道四,平時談吐含蓄矜持,不大好打扮,身上從沒有花

裡胡哨的首飾和香水脂粉味,是個很典型的三十多歲的家庭婦女。

    男人一旦對哪個女人惦記上了,心裡總是癢癢的,有種微微的甜蜜感,有

品味和有實力的男人,還喜歡玩味一下那個女人的感情。

    我當時就捏著自己光溜溜的下巴在邪惡地想,這樣一個一本正經的家庭婦

女在自己身體底下時是怎麼樣一種風光呢?在想的時候我已經勃起,並且有些

迫不及待。

   

    下車後,我提醒大家明天一早要到石林玩,還開玩笑說躺在床上不要東想

西想,集中精力休息。然後我輕聲對走在後面的蘇嬢嬢說,今天我手氣好,你

到我房間來把去年獎金的尾款領去。

    蘇嬢嬢明顯愣了一下,她當然沒有忘記去年她獎金餘額的六千多我還沒給

她。當時是我喊她造的獎金表,完了我說她工作上細緻認真,多給她個六千六

的紅包,祝她新年快樂,讓她找等額的餐飲票去報,我簽字。也不知道什麼原

因她沒拿票來,我當然也就沒再提這事。這時我主動提及,她愣了那麼一下,

應該是聽懂了我話裡有話。只要是成年人,都懂到老闆房間裡去的意思,更別

說是這個時間段。

   

    我不確定蘇嬢嬢會不會來。晚飯時喝了些酒,有些燥熱,又為剛才一時沖

動的想法亢奮,就沖了個熱水澡。60° 的熱水中,我搓揉著自己的胸腹,有

一些烈火在體內燃燒起來,雞巴硬得很威武。我打定主意,過半小時蘇嬢嬢不

來的話,我就打電話給前台。

    正在擦拭頭髮時,手機響了,是蘇嬢嬢打來的。她好像是猶豫了一下才開

始說話,問我休息了不,要不明天來領錢。

    我和氣地笑著反問:「怎麼,怕我把你燒烤來吃了?我剛洗完澡,你來拿

吧,分秒鐘的事情,明天要趕早去石林的。」剛要掛電話,我又囑咐她:「別

給小周知道,她沒這個紅包的。」她嗯了一聲就掛了。

   

    我腰裡紮著浴巾在房間裡徘徊,感覺從來沒這麼急過。好歹穩了穩心神,

叼著一支煙站在電視前,撩起浴巾,從螢幕反光看著微微勃起的雞巴,感覺很

興奮,打算和公司職員搞這種事情,以前還真的從來都沒有過。

   

    「篤篤篤」,微弱的遲疑的敲門聲,我打開門,蘇嬢嬢看我只紮著浴巾就

又愣了,站在門口不肯動。

    我說:「快進來,讓隔壁老馬看見不好。」

    她剛進門我就關上房門,故作冷淡地說:「在床頭櫃上。」然後隨她進了

臥室。

    她在兩個床頭櫃上都沒有發現紅包,正扭過身正撞上我的胸口,我一把把

她攬進懷裡,低頭去親她脖子。她很用力地掙扎,小聲地喊,放開放開,唐總

你搞啥子,我不是那種人……

   

    我將她擁著推到床上,她手推腳踢的,被我壓牢又吻定脖子時她似乎瘋了,

狠狠一口就咬在我左手上,狠狠地,我幾乎能感覺到牙齒碰到指骨的那種無法

形容的痛。於是所有的動作在那一刻都停頓下來,我看著她眼裡的恨意,也看

著她的嘴角流出我左手的血。

    就一刻,現在算來是5秒不到的時間後,我大方地讓她咬著左手,嘴唇卻

沿著她的鎖骨往下走,說真的,即使隔著毛衣,我也能感覺得到她的胸,真大,

很柔軟。右手同時從毛衣下擺伸進去,粗魯地掀起乳罩揉她的乳房。

    她牙齒咬著我的手,鼻子裡粗聲粗氣,身體扭動顯得毫不配合。這些卻都

是我預想到的,反而慢條斯理撩起她的毛衣。她的乳頭微黑,很大,已經挺立

起來了。

    我邊用右手揉捏邊湊上去吮吸,只吸了幾下,她就放棄了咬我,用手拚命

想推開我的嘴,帶著哭腔小聲地喊:「唐總,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不是

這樣的人。」

    我已經精蟲充腦,完全不能停下來,拉過被蓋蒙住她和我,按牢她的手,

一頓猛吸她的雙乳──波流汗濡,她的掙扎中,把純粹的肉香裡一顫一顫身體

的悸動也傳遞給我──真過癮!

    她的聲音漸漸小去,我捉空解開她的牛仔褲,嘴唇沿著多肉的腹部往下,

直達她雙腿間,她的毛真多。

    她明白我的意圖後立刻又掙扎起來,嘴裡似乎在說好髒,但我入口卻是微

鹹,有股汗味。她的手伸下來推我,拽著我的頭髮使勁往上拉,我固執地吮她

的陰蒂,漸漸地她的手又往下按,把我的嘴唇往深處按。她的腹部在往上挺,

像菜板上的鯉魚一樣無規律的挺動,我擡眼往上看,看見她無聲地捏自己的乳

頭。

    時機成熟,我伏到她身上,把已經硬得有點疼的雞巴往她B上蹭,每一下

都感覺到她身體的顫抖。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