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時再相逢 作者:閉思燈

何時再相逢 作者:閉思燈

               何時再相逢

作者:閉思燈

  J是鄰居的女孩,我倆從小學就同學,一直到初中畢業。

  女孩子懂事比較早,剛上初中,J有一天神秘地跟我說,母牛一個月才撒尿

一回,這讓我非常莫名其妙,因為我一直放牛,雖說不是經常看見牛尿尿,但它

天天喝水,怎麼會一個月才一次?好多年後,我才突然明白她說的意思。這女孩

,有點意思。

  類似的啞謎,她給我出過好幾次。又一次,她跟我說,發現一窩斑鳩,想不

想去掏?我馬上說好啊,我去準備梯子。不料她說,不用梯子,是在地裡的。這

又讓我一頭霧水了:那斑鳩機靈的很,怎麼可能會在地裡做窩?所以我沒再理會

她。也是多少年後,我才一拍腦門:嘿,你個書呆子啊!

  初中畢業後,我倆的人生軌跡分開了,而且越走越遠,她也嫁到遠處的一個

村子。但,我心裡始終沒有忘記童年的夥伴。有時回去,看著他們家的院落,斯

人已去,芳蹤杳然,回想過去的時光,心裡升起一股淡淡的的悵然。

  後來有一年,正逢過節,她也回來了,剛好在演戲的地方相逢。兩人都很激

動,但礙於場合,沒有特別表現出來。我要了她的手機號碼,當場給她發短信:

今晚六點去市裡,請你吃飯。她悄悄瞄我一眼,一抿嘴唇,回道:好!於是我打

頭陣,先搭車去了三十公里外的市裡,弄好賓館房間,洗好澡,她也到了。吃飯

時候,我聽她說了生活情況,原來她並不是很幸福。丈夫不體貼,常年在外。我

想,咳,這世界上,買不到的怎麼總碰不上賣不掉的啊?

  回到賓館,我笑瞇瞇地說:「J,記得嗎?小時候我很呆」,她立即會意,

「現在也差不多」,聽到這,等於就是個命令,「是嗎?」我雙手一伸,把她環

腰抱起,J彷彿像經歷了長途跋涉,終於抵達終點一樣,輕輕地出了一口長氣,

「我好喜歡你!」我的回答,就是輕輕地吻住了她的香唇。溫,柔,純,彷彿俯

身汲飲那晶瑩的清泉。

  香舌早已溶化,

  身下是青青的麥苗,

  遠處飄來斑鳩的呢喃,

  撩人的蠶豆花香,

  激起一波波狂野的慾望……

  我們徹底回到了過去,回到了兩小無猜的童年,彷彿人生還有選擇,一起還

未改變!明天還會一起上學,後天路上仍能碰面。

  我把手伸進J的胸前,碰到一片燦爛的油菜花開,以前的農村女孩不帶乳罩

,那奶子真是開放柔軟!輕輕撫過乳尖,J及時回答一聲長吟,我萬分愛憐地輕

拂著,一陣陣舒心的電流迴盪在飢渴的軀體之間。手掌像朝聖一樣,從乳房底部

慢慢地繞著,一點點朝上移動,就像推動愛的暖流,千變萬化,直取中心的尖頂

。「你真會弄」,哈,看來是被我伺候著了。此時,那老二也已硬的不行,也不

必迴避,我緊貼著J,她也體貼地把手伸進去,一下揪住了龜頭,我馬上回報一

個舌吻。

  「好想要」,J輕輕地呢喃一下。  「好」,我抱起J,放到床上,輕輕地幫她脫掉鞋子,褲子,第一眼看見那

三角地,我驚艷了:好大一片黑黑的陰毛!一個手掌是蓋不住的,難怪J那麼早

就有性意識。再看小褲頭,已經濕潤了一大片。一分一秒也不能耽擱了!她早就

乾渴難耐,趕緊火速出兵。提槍上前,「撲」地一下,我像一腳踩進秧田的軟泥

,水面一下淹到膝蓋,你說,這是多大的慾望大坑!我忍不住撲呲笑了,J很敏

感,「笑什麼?」,我趕緊在她耳畔讚了一句:「本城第一B」,她也樂開了花

,男人記住了:女士對自己的身子多有信心問題,即使美貌絕倫,也要得到讚美

和肯定才開心。

  面對性慾強烈而又久旱無雨的J,我不敢怠慢,精神抖擻,長驅直入,南北

縱橫,迂迴包抄,進則迅猛如虎,直抵花宮;退則乾淨利索,不留一兵一卒。七

進七出,七進七出,九淺一深,短兵相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爽,好爽!早就想做你老婆了!今晚實現了,天意啊!!」J不停地吻我,「你

好粗好大!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樣」。

  「你怎麼知道我那玩意兒會很粗?」我好奇。

  「哈哈哈,你難道忘了你的綽號了?」她調皮的問。咳,別提了,那個難堪

的綽號。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我和幾個同學在學校附近的田野裡打牌,我尿

急,站起來想也沒想,掏出來就辦事。沒想到,這一掏,壞了!只聽這幫人齊聲

驚呼:「粗具!」,具字,在我們方言裡就是鳥的意思,跟英語裡的隱語

instrument居然相同。從此,這幫人就這麼叫開了。

  我回J一個吻,不敢懈怠,繼續作戰,一陣炮火猛烈,熾熱的精液一股股直

衝花宮,J全身發抖,緊緊抱住我「丟了,丟了」,我輕輕一吻作答。挪動大腿

,想起身幫她處理一下,「別動!放裡面」,我趕緊停下,哈哈,還在回味無窮

啊。

  過了好久,J睜開眼睛,「想了你那麼多年,不虧。不瞞你說,小時候就想

見識一下你的寶貝,可是,幾次嘗試,你木頭一根,不開竅!嘻嘻」原來如此,

我有點後怕,幸虧那時不懂此道,否則還有心思學習哪!「還記不記得,有天晚

上下自習,我怕黑,請你送我回家,你卻不理我,好狠心!」說完打了我一下。

我是不對。「那天晚上要是送了,我就想摸你,嘻嘻」,好玄。

  「你不知道吧,當時初二班裡年齡大一點的立月就已經來月經了」,「真的

?」,「嗯,有一天,我看見那東西已經一直流到她腳後跟了。」,天啊,可憐

的同學,在那缺乏知識的年代,這個事件肯定把她嚇壞了,難怪不久之後,她就

綴學,可惜,多少農村女孩就這樣被命運吞噬了!

  說到這裡,我想起剛才看見的那片茂密黑森林,趕緊移到J的下面,仔細端

詳那一片花園。第一反應就是那豆豆真大,飽滿滋潤,突出包皮,活像一個小子

彈頭。「肯定好這一口吧?」我逗她。

  「嗯,咱們不分彼此,我就坦白了,我從小就自己弄這朵花,盼望結婚後能

盡情大吃,可惜,命運作弄人,從來沒有吃飽過,也沒吃舒服過,直到今天晚上

,嘻嘻。」

  「哦,好可憐的J!」我趕緊吻住那可愛的陰蒂,換來一聲舒舒的「啊--

--」

  輕輕地舔,揉,吸,手掌一遍遍掠過青草地,一股股晶瑩的愛液從J的蜜穴

裡湧出。「你真會弄!」,J及時的回應,這很要緊,一是鼓勵,一是溝通,以

便取得最佳成績。

  「今天讓你的欠款全部還清」

  J咯咯樂了,「既如此,奴家也不敢慢待」,說完,擡起玉腿,大開八字,

一下拉開了肥美的兩片花瓣,「快請入座」,那玉莖見此陣勢,立馬昂首挺胸,

一步向前,「滋---」,已經突入汪洋大海。「甜,好甜!太好了,快,加油

!」,看來,J是餓壞了。我立即提速,先抽插了幾百下,然後,給她一個信號

,讓她翻過身,該我祭出獨門秘技了。

  我從後面插進去,並不急於長攻,那樣會很快繳槍的。我抵住J的大PP,

不來回抽,而是一下一下往前頂,幅度以PP能壓縮的範圍為主,果然見效,才

頂了兩下,J大呼「噢,噢,怎麼會這樣,人飄起來了,飄起來了,快,快!」

,嗯,那就好,我繼續保持穩定的節奏,這回衝擊白白的大屁股,啪啪的響聲更

大了,這聽覺把兩人刺激得如癡如醉!我感覺龜頭頂到的是一個妙不可言的溫柔

鄉,麻癢,爽,一下,一下,慾望的電流傳遍全身。底下的女人也早已嚶嚶嚶不

絕,花園的蜜泉不停地奔湧。

  該變換陣法了,我改成長進長出,「啊,丟了,要丟了!」趕緊,我提高頻

率,一不小心,龜頭曝出,順著花瓣之間的深溝直抵粉嫩的陰蒂頭。我正準備撥

回馬,不料J一聲高呼「嗷----」,那淫水像噴泉,一股股直射向床單!瞬

間弄濕一大片!好,語言也多餘了,幹的很成功。

  躺在床上,J早已梨花帶雨,高潮使她的臉上又恢復了光澤。「真好!」,

J給了我一個香吻。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感謝你對本論壇的支持,本文章已經加上「感謝」

小叮嚀:發表文章前請善用搜索功能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感謝感謝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