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臭初次足浴推油記 作者:三臭

三臭初次足浴推油記 作者:三臭

                        三臭初次足浴推油記

作者:三臭

    

  今天初九。這是三臭第二次推油了,離第一次推油整整隔了一年。

  去年我身上只有1000元不到,卻敢去任性的放肆一回,時隔一年,三臭

賺了人生第一桶金。這次的推油,希望也能成為今年創業的好兆頭!

  今年我提早來上班,本來晚上閑著無聊修改著昨天通宵寫的一篇黃小說,隔

壁公司的拿貨員阿彬來我辦公室瞎聊,說是好久沒有去洗腳了,說要不要去。

  說實在的,去年真的是憋了一年。我們這邊相熟的朋友有幾個很會玩,特別

是一個我們呼他為任性哥的兄弟,欠了一屁股的外債,還敢買愛瘋六,那麼大的

螢幕,純屬不要臉。不僅如此,還經常去逛那些娛樂場所。

  兄弟我是忍了整整一年,今天沒忍住就和阿彬一起去了。

  這是一家很大,很豪華的足浴養生吧。其實說養生,純屬扯淡。我只對推拿

有興趣,看了豪華的裝飾,我心中在想,這推油是不是很正規?

  我說的正規是我之前被一個男的推拿過,那真的是痛不欲生,但痛後也是極

為舒坦。

  但今天我是帶著欲望來的,並不是來放鬆筋骨的。

  阿彬見多識廣,起碼在這方面是見多識廣的。

  我看見菜單上的價目表,心裡稍微放下心來。最高的「中華養生推拿」才2

98元。

  進來時我看著領班穿著黑色的絲襪,淫心開始蕩漾,下身的雞巴微微發熱。

但看見她的臉蛋,卻不敢恭維。

  心裡擔心著等下會不會是這個領班來給我推拿,這時候我還是有些懷疑這裡

是非常正式的推拿,畢竟這裡的裝潢很高檔,而且服務員或者稱為領班的這些人

都是穿著很正式的套裝。

  心中不由埋怨阿彬,哥是想不正規的來一把推油的,別到時候真的給我來一

個鬆筋活骨。

  我被帶到一個房間,阿彬被帶到另外一個房間。

  這次的心態我是完全放下來了,畢竟已經不是初哥了。

  我脫掉外套,還有鞋子,背靠著枕頭翹著二郎腿,等著技師的到來。

  技師還好不是剛才那個領班的,與上次那個技師相比,這次的這個技師有些

輕熟女的感覺。

  可惜的是臉上好像沒有化妝,一副素臉朝天的樣子。後來的談話中我才知道,

原來這兩天剛開業,忙得都沒有打理自己。

  這個技師我自始至終都沒有問過她的名字,深為遺憾。她素臉上陣,我就簡

稱她為小素吧。

  我是點了最貴的推拿,本來是要點最便宜的,但經不住領班的忽悠,說是我

同伴也是點這個。

  我當時趁著領班走後,才打電話給阿彬,阿彬卻跟我說他還沒想好點哪個價

位的。我又問在這裡,真的能對技師上下其手,阿彬肯定的說,可以。

  我的心當時就放下來了。

  小素穿著一身藍色的職業套裝,套裝穿在她身上,效果一般般,但她有些害

羞的樣子卻讓我極為喜歡。

  看著小素進來,我趕緊把腳放下。

  小素拿了浴巾和一條一次性的內褲給我穿。

  多麼似曾相識的一幕啊,我心中越來越有底了。看來今晚沒白來,錢沒白花。

  這時小素又打開門出去了,我看見房裡沒人,放心的把衣服脫得只剩下內褲,

興沖沖拿起一次性內褲走進浴室沖洗去了。我洗了一半才發現忘記帶浴巾了,難

道等下濕淋淋的穿上內褲走出去?

  洗完沒一會兒小素也進來了,我隔著磨砂的透明玻璃窗對小素說把浴巾拿過

來,然而顧此失彼,竟然把自己的內褲掉在了地上。

  小素聽見我輕輕的呼喊聲,好像早就知道有可能發生這種事,隔著玻璃門說,

沒關係,等下這裡有吹風機可以吹。

  我洗好後,薄薄的一次性黑色內褲微微有些透,但我完全沒有羞澀,而且雞

巴已經挺翹了起來,我就這樣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然後爬到床上。

  小素輕輕的脫下鞋子,鞋子好像是一雙褐色的靴子,兩隻小腳被一雙透明的

肉色絲襪包裹住。

  美中不足的是,她穿的是短絲襪,而且短套裙下穿的也不是我喜歡的絲襪褲,

而是一種黑色的粗布料,我後來摸了才知道是這樣的材質。

  我看見小素脫鞋的樣子,就有些淫思。她等下會不會給我打手槍,她等下會

不會讓我摸呢。

  小素坐在我的身側,用浴巾隔著我和她的身子。有經驗的我,知道那是怕精

油粘到身上去。

  讓我萬分沒想到的是,她一上來就先摸我的大腿內側,塗滿精油的雙手,輕

重急緩有序的按摸在我的大腿上,我心中萬分喜悅,看來真的有戲。

  我看見小素的臉一直不去看她手上的活,臉上卻一直帶著害羞的微笑。

  我先和小素聊了些話,說我是第二次來推油的。小素問我上次是不是也來這

家,我說不是。然後開始大力讚揚這邊的環境好,服務更好。

  在杭州混了一年多,我對和陌生人如何進化到相熟的地步,有自己的見解。

對於小素這種,那肯定要先讚美她們的技術好,然後貶低一下之前的技師如何如

何差。

  我們接著又聊了很多,比如女人關心的美白,皮膚的保護。她還問我從事什

麼,我說我是做電商後,她居然接著問我那邊還要不要人。我當然是說已經不缺

人了。

  小素從我的大腿內側開始撫摸,然後接著是大腿根部的那兩道溝,接著按了

幾下雞巴和屁眼的交匯處。

  我其實還是沒有什麼感覺,畢竟我經常打飛機的。

  當小素的小手穿過寬敞的一次性內褲褲管,撫摸到我的整個雞巴時,我心中

的石頭終於完全的落了下來。

  我開始有小動作了,她是用小手撫摸我的雞巴,我卻用我的大手撫摸她滑膩

膩的小手。

  小素一邊按摩著我,卻始終不看手中的東西。

  我計從心來,慢慢的把堅挺火紅的雞巴弄出內褲。小素好像當不知道的樣子,

繼續按著摸著。

  我有些無趣,於是問她哪些是禁忌的,如果沒有的話,我可要張揚舞爪,上

下其手了,我笑著說道。

  小素說,只能摸手,其它地方規定是不能摸的。

  我說哪裡有,我上次還摸那個技師的大腿呢。我伸手就去摸她的小腳。

  我看小素沒有反對,於是叫她能不能把腿伸過來,說我想好好的摸一下,並

說我有戀足的癖好。

  小素很驚訝,說第一次聽說這種愛好。她好奇的伸出她的小腳。

  這只是第一步,一步失足,步步淪陷。

  我說,你怎麼不穿絲襪褲啊,這個摸起來多沒感覺。

  小素說,現在太冷,穿不了那個。我說,我能不能把絲襪脫了,我想看看你

的腳。

  小素沒有意見,我很興奮,把她的襪子脫掉,還放在鼻子上聞一聞。

  我有些忐忑的問她,我是不是很變態,她說這個沒事的,她有時也聞自己內

褲,說是這樣能檢測有沒有得病。

  小素的小腳腳背很白皙,只是腳底和平常人一樣,不會好看,但整個小腳真

的很小,我猜她穿鞋子應該只能穿36號吧。

  我忍不住親了她的腳背一下,她竟然也任我親,我卻先害羞了。畢竟戀足一

直是我難以啟齒的一件事,但我卻樂此不疲,也不想戒掉。

  我叫她把腳管捋上去一些,想看看她的小腿。小素依言把褲管卷到膝蓋處,

頓時纖細的小腿露了出來。

  我情不自禁的用舌頭從小素的腳趾頭一直滑到她的小腿上。一邊吻一邊舔,

有時候還故意用舌頭打轉,還大力吸氣。弄得小素直叫癢。

  這時小素已經開始給我按壓撫摸上身,不知道為什麼,她撫摸我上身會讓我

渾身有種顫慄的感覺。我全身像痙攣一般的顫抖著,那是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

但這和性欲無關,只是很舒服。

  小素問我是不是要射了,我說不是。我說不知道為什麼,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感覺,也許你的技術太好了,你看,我的乳頭都翹立起來了。

  我跟小素說,你們女人性欲來了,乳頭是不是也會翹起來。小素笑而不答。

  我說,我雖然還沒真正實踐過,但我對這些的理論知識可非常豐富哦。

  說真的,直到現在我還沒破處,活到28歲,還處男一個,也是醉了。

  我問她,你猜猜我幾歲。

  小素說,你最多22或23吧。

  我說,我已經28了,還是處男呢。

  小素不信,說我是騙她。我說我出來混社會比較遲,所以臉嫩了一些,然後

哈哈大笑。

  我開始不滿足於親吻她的腳了,我說,能不能讓我摸你那裡。

  我指著小素的胸部。小素穿的職業套裝,領子開得很低,能看見那深深的乳

溝。脖子下面一片雪白,細緻的肌膚非常好看。如果說小素唯一能稱讚的,應該

是她的乳房了,很大,而且從那幽幽能看見鼓鼓的乳肌,摸起來一定很不錯。

  但小素還是拒絕了,說那邊不能碰的。她說她平常都是給別人洗腳,很少做

推油的。

  她說的這個,我有些不信,但也有些信。因為她的笑容讓人很溫馨,很可愛。

輕熟女如果有可愛的一面,那這個這個輕熟女就有了少女的一面了。

  我細細的觀察著她的素顏,額頭很光潔,臉部雖然不飽滿,但勝在還算白皙。

她的眼睛永遠帶著笑,很迷人。她的鼻子很挺,如果她再年輕幾歲,說不定也能

成為我的女神。她的嘴唇很薄,可能經常塗唇膏的關係,有些發紅,不過是暗紅。

  我問她有沒有塗口紅,她說沒有,說空調暖氣開太大了,嘴唇有些乾。

  我用手輕輕撫摸她的下吧,沒想到她沒有介意。

  既然不介意,我更得寸進尺,撫摸她光潔的臉蛋,輕觸她挺翹的鼻樑。小素

好像很享受的樣子,我更用手背去感受她臉頰細膩的觸感,她享受似的把頭夾住

我的手。一瞬間我有一種心動的感覺。仿佛在撫摸自己的女朋友,因為那是一種

溫情的感覺。

  我從沒有女朋友,但不妨礙我從小說電視以及現實中獲取那種感覺的認知,

因為那是一直我渴望的一種feel.我摸著摸著,就摸到她的耳朵。她的耳朵

非常的精緻小巧,白皙中透出一種健康的紅。

  我摸著小素的耳垂說,你耳朵敏感嗎。小素說摸的話,不會敏感。我說那親

的話就很有感覺吧。小素笑笑,又不答我。

  我摸著摸著,試著觸碰她脖子以下的那一片肌膚,那是我此刻最嚮往的地方。

  小素好像默許了的樣子,竟然沒有阻止。

  我再摸到她胸罩外面蓋不住的乳肌時,她笑著打掉我的手,說那裡不能摸。

  幾次打掉手,我有些灰心,轉而繼續親吻她的小腳。然後繼續摸她的臉。

  讓我摸一次吧,就一次,我有些撒嬌的說。

  也許各位看到我用「撒嬌」這個詞來形容有些娘炮,但有時女人好像就喜歡

男人那種可憐兮兮的表情。

  再說,本人除了身高不高外,外貌身材還是非常不錯的。去年減肥20多斤,

成功把自己變成小帥哥,哈哈,別說哥自戀,哥說的是事實哦。

  小素再次默許,她的眼睛稍微看了一下門那邊,然後有些不敢看我。

  我大喜,左手有些顫抖的探進小素鼓脹的乳房。

  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那種感覺,我是寫了很多黃小說,但真正摸到女人的乳

房卻是第一次,而且我相信小素的乳房應該是上上之品。

  第一感覺是溫熱,其次是棉滑,再次是軟彈,最後是生機勃勃。

  用「生機勃勃」來形容有些不當,但有些詞語可以形容死物,而生機勃勃卻

只能形容活的東西。

  我一步步的深入,直到碰觸到一個軟韌的小肉肉。

  這個小肉肉,有人比喻紫葡萄,有人比喻紅豆或珍珠,但我覺得還是「雞頭

肉」最為貼切。

  當我用手指頭去碰觸這個小小的雞頭肉時,小素趕緊撥開我的手掌,不再讓

我為非作歹。或許這個小小的肉肉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我對小素說,你知道嗎,這個是我的第一次。

  小素說什麼第一次啊?

  我說摸女人的乳房啊。

  小素說什麼也不信,繼續給我做著推油。

  現在這社會,像我這麼奇葩的人應該少有了,確實,現在早戀已經蔓延到小

學生去了。

  我並不是不想談戀愛,而是由於早些時候人太宅,暗戀別人好幾年,到表白

後才真正明白,原來那女神也沒有那麼好。而到現在,已經變成聖鬥士了,而我

這個聖鬥士絕對不會娶聖女,要麼不娶,要麼等事業成功後再娶個幼齒嫩草,哥

是不是很邪惡,嘿嘿!

  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經不住我的死纏爛磨,小素的乳房被我得手五六次。

  然而我並不滿足於此,我對她說,我想親你的嘴。

  但這次小素卻死活都不幹,她說,這是只有男朋友或者老公才能親的地方。

  我看見她說的這麼認真,也就放棄了。因為我知道很多做這行的寧願被別的

男人口爆,也不願意和別人親嘴,我想,這是她們做這行的底線。

  我跟她說,我躺著太累,然後坐起身來。

  這種推油的方式,貌似有些滑稽。我和她面對面坐著,我眼睛故意的注視著

她,她抵不住我的目光,轉過臉去。但手上的活兒卻因為職業或者說任務的關係,

必須給我按摩雞巴。而我那條一次性的內褲早已扔到床尾。我赤裸,她衣著整齊,

但氣場卻是我的大。

  我對她說,不讓親嘴,那就讓我親親你的額頭吧。

  她嬌羞的低下頭,我在她白潔的額頭上親了一口,她的頭髮還散發著洗髮水

的味道,乾淨清新。我忍不住偏過頭,用舌頭去舔吻她那小巧的耳朵,她像被貓

抓似地的把我推開,說,別這樣,你討厭。我看到她的耳朵都紅了。

  女人說討厭的話,那肯定不是討厭,我深知這一點。

  我騙她說,你看門口那裡。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嘴唇蓋在她的臉頰上。

  你好討厭,小素有些無可奈何的說道。

  女人,你年紀再大,也有小女兒態的一面,哈哈,好可愛。

  時間快到了,她說。

  我說,那趕緊讓它「咻咻咻」吧,我指著我的雞巴說道。

  小素開始加大力度,開始用力的擼動我的雞巴,我不由斜躺下來,但雙手一

招「龍爪手」隔著她的衣服,使勁的抓住她鼓脹的兩個乳房。

  在激動中,沒能去注意她的表情,也好像沒聽她喊出聲來。

  在爽透噴射的一瞬間,她的乳房已經被我捏扁,「啊」我不由叫出聲來,只

覺得一股一股的欲望噴射而出。

  她說,你射得好多。

  我說,都積累好久了,呵呵。

  這只絲襪送給我吧,我不管她同不同意,已經把她的那只脫下來的絲襪抓在

手中。

  她笑笑說,你真那麼喜歡這個啊。

  我說,做個紀念。

  擦乾淨我噴射的精液後,她說去洗一下澡吧。

  我把絲襪放在掛在衣架上的外套口袋裡,調笑的跟她說道,別偷偷拿走哦。

  她還是帶著笑容沒有說話,用靴子套上那只沒有穿襪子的小腳,和我道別。

  我洗完澡,內褲也沒穿,套上褲子就出去和阿彬一起到櫃檯結帳了。

  而現在此刻,我裡面還是真空的坐在電腦前打下這些字,回味著之前的一幕

幕。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感謝你對本論壇的支持,本文章已經加上「感謝」

小叮嚀:發表文章前請善用搜索功能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