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貴婦張敏讓張敏徹底沈淪1-8

勾引貴婦張敏讓張敏徹底沈淪1-8

第1章美女如云

  只見一位老人微笑著從主座上健步走了下來,雖然已經兩鬓花白,可是精神矍铄,身材瘦高,眼神依然銳利,舉手投足之間依然神采飛揚,可能是混血的基因,雙眼湛藍,鼻尖高挑,即使微笑的時候也是不怒而威,顯得霸氣十足。

  啊,何鴻焱,是他,林俊逸心中一驚!

  “何先生,你好!”

  林俊逸禁不住雙手抱拳恭恭敬敬施禮,眼前的老人雖然已經是年過八旬,卻風采不減當年,眉宇之間言語之內都可以想見當年和扈應東李家誠攜手並肩叱詫風云的風范,更想起《暗花》里面梁朝偉前后呼應的那句旁白:一個十幾年沒回澳門的老家夥能狠到哪兒去?如果他真的那麽厲害,我都很想見見他。

  今天他終于見到了。

  “林俊逸!”

  何鴻焱微笑著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后起新秀,新生勢力,不禁颔首笑道,“帝國集團總裁,林老將軍之孫,短短數個月時間從一貧如洗,到今天就身擁數億家産,收購邵氏電影公司,洗劫美國股市,年輕一代,一枝獨秀,風頭一時無兩,我這老頭子都有些羨慕了啊!呵呵!”“何先生才是一代枭雄啊!”

  林俊逸恭恭敬敬地笑道,“買回失散多年的國寶圓明園豬首獻給國家,拳拳報國志,滿腔赤子情,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啊!”

  何鴻焱晚年大做善事,這件事情尤其露臉,他本來聽慣了各種各色的溜須拍馬之詞,今天卻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贊揚此事,不禁老懷大開,放聲大笑,真是被他著著實實地搔到了癢處,雙眼閃爍,瘦骨嶙峋的大手伸過來握住林俊逸的手笑道:“好孩子,有你的,來來來,隨我上座!”

  竟自與林俊逸攜手同行,讓在他身旁落座,在場嘉賓啧啧稱羨,一時都看得呆了。

  林俊逸這才放眼四望,只見倪家這座莊園別墅真是占地廣闊,建築宏偉,此處露天酒會只是其中一個角落,分別設有燈光舞廳,賭館歌廳,都是露天臨時設置的。東面還有網球場地,還有遊泳池,南面還有高爾夫球場,何家莊園的面積也就可想而知了。

  男傭女傭奉上蛋撻,德式豆沙派,法國紅酒,法式魚卷,水果色拉卷,蛋黃曲奇餅,玫瑰香紅茶,酸甜蝦沙拉,泰式香草沙拉,日本壽司,蔬菜沙拉,椰香雜燴牛油果,意大利干果餅,藍莓芝士蛋糕,巧克力,烤煎牛排,水晶月餅,香濃滑潤葡式蛋撻,各色水果拼盤等等琳琅滿目,任君品嘗。

  而來賓之中更是三教九流無所不有,李嘉誠、李兆基、邵逸夫、金庸等赫赫有名的大人物當然也在其列,還有一些演藝界的明星也是風度翩翩,巧笑嫣然。

  男的西裝革履,燕尾禮服,不是高官顯貴,就是商業巨頭,都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女的長裙旗袍,禮服晚裝,都是花枝招展,珠光寶氣,豐胸美腿,光彩照人。西北血迹未干,人神共憤,這南國豪門深宅,卻燈紅酒綠,醉生夢死,仿佛永遠如此燈紅酒綠歌舞升平的祥和盛世一般!

  幾位絕色美女款款走來,衆人躬身讓道。一水的曳地長裙,卻是各有風情。何鴻焱在林俊逸身旁低聲介紹,當然其中有明星自然是耳熟能詳。

  張柏芝,今年25歲左右,身穿一件露背的天藍色連衣裙,勾勒出高聳的酥乳,纖細的腰肢,裸露出白皙渾圓的玉腿,渾身上下都那麽時尚優雅,洋溢著迷人的美女風情,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該凸的凸,該凹的凹,尤其是一雙白皙修長的玉腿,小腿結實圓潤,大腿豐潤渾圓,體現出一代玉女才有的清純氣質!

  邱淑貞相比並不火暴,但是一身白色長裙,不僅大秀光滑白潤的美背,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更襯出超凡脫群的氣質,潔白無暇,宛如神女,美豔不可方物,高貴不容亵渎。就見那烏黑長發盤起在頭上,一張小巧的瓜子臉上五官秀麗,一襲剪裁得體的白色長裙掩蓋著高挑勻稱的身材,更襯得皮膚白皙如雪,顧盼間,明眸閃亮,隱透出種威嚴的神色,美唇微張貝齒輕露。

  舒淇,波浪型的烏黑的頭發披散在腦后,她今天身著一件紅色綢緞低胸長裙,別致的腰部裝有一根裝飾腰帶,系好后將纖細的腰身和豐潤的胸部襯托得高低起伏,而鈕扣和雙胸上的鑰匙型裝飾品以及方的腰帶扣,都是金色的金屬飾物,和金鏈坤包、頸上挂的黃金項鏈相應成趣,妙趣天成,長裙前面開叉裸露出來淺黑色的長筒透明絲襪包裹的修長玉腿,紅色的高跟鞋更爲這身裝束劃上完美的句號。好一位氣質高雅、打扮精美的佳人!

  梅豔芳身上穿著一件鵝黃色的單挂式晚禮服,由右肩斜披而下,不但將她的左肩和半片酥乳完全裸露在外,那柔軟的布料,更將她傲人的雙峰突顯得益加渾圓堅挺,就連那對動人的小奶頭都若隱若現的浮凸著,而自纖細的腰身以下,則是一瀉到底、直達足踝,才由流蘇收束下來的裙裾。

  衆女一個比一個雍容華貴,性感迷人,直把林俊逸看得眼花缭亂,心醉神迷。

  何鴻焱笑著在林俊逸手背上拍了拍以示贊賞地說道,“阿逸,你認識項化強吧,就是西邊那個長得很陰冷的家夥,你是娛樂圈里的人,跟他以后就是競爭對手,要多注意一下這個人!呵呵!”

  林俊逸自然認得項化強,當然是因爲他曾經在發哥的《賭神》里面出演過龍五的角色,何況他的身旁還有張敏這樣的大美人陪伴,顯得分外惹眼了。

  此時張敏站在向華強身邊,一身紅色的露背低胸長裙襯得她的象牙肌膚更加白潤嬌嫩,豐腴圓潤的身材無限美好,眉目如畫;豐胸高聳,從長裙開叉處裸露出來的玉腿包裹著肉色透明水晶絲襪,乳白色的高根鞋,一切都顯得那麽端莊優雅,依然是衣著雍容華貴,氣質典雅,端坐在那里,融高貴、妩媚的氣質于一身。仙姿美貌,豐神絕代,沈魚落雁,閉月羞花,豐韻迷人!

  “阿逸,早就聽說你風流倜傥,怎麽樣?對這個大美人有沒有興趣?”

  何鴻焱笑問道。

  “呵呵,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林俊逸笑道,“我不過是年少荒唐罷了,哪里比得上何先生一龍四鳳子孫滿堂,這才是真正的風流倜傥呢!”

  何鴻焱聽出來林俊逸對張敏有很大興趣,點燃一根雪茄,“呵呵,張敏的確是個大美人!”

  他笑著低聲說道:“你們年輕人不要陪著我這個老頭子干坐著了,今天是酒會party,有舞會有賭館有歌廳,阿逸,你可要盡情盡興哦!呵呵!”

  “何先生,那我就放松放松、娛樂娛樂,再來陪您說話喽!”

第2章勾引貴婦張敏

  林俊逸笑著起身徑直走到向華強、張敏面前。

  他還沒有開口說話,只聽何鴻焱高聲叫道:“華強,過來,上次你不是說要跟我賭一把的嗎?趁今天有時間,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林俊逸知道何鴻焱在爲他創造機會,他微笑著沖向華強點頭致意,然后伸出手去向張敏笑道:“夫人,可否賞臉陪在下跳個舞呢?”

  向華強聽何鴻焱當衆叫他過去陪酒,本來今天到場的客人很少敢來搭理他這個新義安的老大,他無聊的很,然后就應了一聲,端起酒杯過去了。

  張敏剛才早就發覺林俊逸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夫婦倆看,目光十分的不禮貌,此時雖然笑語殷殷地邀請她跳舞,可是,她的心底卻感到這個年輕人存心不良,滿心里不想和眼前這個陌生人共舞,衆目睽睽之下,不情願卻又不得不伸出手來,款款站起身來。

  林俊逸輕輕握住張敏的芊芊玉手,小手果然白皙滑嫩溫潤可愛。

  趁此機會他仔細端詳這只絕色尤物,瓜子臉上一雙會說話的水汪汪的妩媚大眼,一笑起來兩腮就浮現出兩個小酒窩,別有一種甜甜的魅力,她有些無奈地對他職業性地微笑了一下。

  張敏是一個很有氣質的女人,知性大方,性感妩媚,典型的御姐式的女人,前世林俊逸對于張敏就很有興趣。在張敏的大多數電影中,雖然大部分的光芒都被周星馳吸引過去了,但是張敏的美豔依然能夠深入人心。

  此時的張敏大約30歲左右,算是最有味道的年紀,她不但有姣好的容貌和迷人的身材,盤起的頭發,優雅的露背低胸長裙,透明的肉色水晶絲襪,黑色綁帶高跟鞋,渾身無不洋溢著成熟女人的風韻。

  在露天舞場隨著隱約翩翩起舞,張敏也是冷眼低垂,對林俊逸並無一點熱情。

  林俊逸知道張敏有些忌憚自己,對于她的冷淡滿不在乎,依然笑容可掬地輕輕摟著她的柳腰翩翩起舞。但是,在沈默底下,好色的眼光可沒有休息,從張敏豐潤的胸部開始,慢慢向下,貪婪地盯著豐滿的酥胸和大腿上長裙開叉處,好像要設法看透旗袍里面的風光,色眯眯的眼神上下不停巡視著張敏的身體。

  林俊逸一邊欣賞美景,一邊從喉頭發出奇怪的聲音,舌頭舔著嘴角黏稠的口水,好像正在品嘗美食一樣。

  “這個人的眼光怎麽這麽討厭呀?”

  張敏幾乎忍不住要罵出來了聲來,不過出于自己的身份,她假裝沒有發覺林俊逸眼神的騷擾,只感覺到一陣惡心。

  “向夫人,仰慕你的芳名許多年了,夫人真是美豔逼人,令人心動!”

  林俊逸笑著說道,“我從小就很喜歡夫人的電影,特別是你主演的趙敏,敢愛敢恨,睿智可愛,簡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夢中情人!”

  “你過獎了……”

  張敏故意忽視男人露骨的暗示,但是,聲調輕微地顫抖,白潤的臉頰不由自主泛起紅潮。

  “剛才我觀察了一下向先生的氣色,發現他縱欲過度,陰陽失調,性能力完全喪失了吧?夫人的性生活不如意,應該身心很寂寞吧!”

  林俊逸扶著張敏的腰肢,處心積慮的將她引到了一個無人的角落里。

  “林先生,請你自重!我老公是混黑道的,你得罪他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林俊逸無視張敏冷漠的態度,一邊大手在她豐腴綿軟的柳腰上輕輕撫摸,一邊繼續壞笑著說道,“嘿嘿,向華強的勢力在香港的確很大,但是我並不怕,毫不誇張的說我,我要殺他,跟踩死一只螞蟻一樣,你信不信,夫人!”

  林俊逸說著,突然輕輕的將手掌蓋在一塊堅硬的花崗石地板上,當他的手拿開時,地板上竟然清晰的烙著一個深大三寸厚的手印!

  林俊逸如今的《黃帝聖經》已經進入第四重,肉身力量達到了五千斤,可以輕輕松松打穿一面鋼板,更不用說是石頭了!

  “你……你……你還是不是人啊……”

  張敏目瞪口呆地看著地板上的手印,臉色微微一白,林俊逸清晰地感覺到她從纖細的腰肢到豐潤的屁股都開始顫抖,恐懼的表情看起來反而更加性感誘人。

  果然,美麗人妻的恐懼刺激了男人的欲望,面對手足無措的張敏,如同惡作劇的頑皮孩子,林俊逸得意地壞笑了起來。

  “夫人當年的《火舞風云》可是我少年時期成長的必看影片啊!”

  林俊逸看了一眼張敏旗袍包裹之下的誘人成熟胴體,在張敏白皙柔嫩的耳畔小聲地壞笑道,“夫人最后和秦沛的那場激情戲,遠不如前面險被歹徒遊輪強奸那場戲精彩,夫人裙裾淩亂,絲襪美腿裸露無余,玉腿之間若隱若現,驚慌失措,邊跑邊喊,最后落入水中衣裙浸濕,酥乳玉腿透視走光,真是令人看得血脈噴張熱血沸騰啊!可惜夫人就此收手,不再接拍激情戲,真是令多少男生扼腕歎息啊!我青春期可是多次在夢里和夫人上演激情戲哦!我甚至都在夢里化身爲秦沛盡情享受你那羊脂白玉一般的胴體呢!哈哈!”

  “請您不要何說……”

  任何事都有底線,張敏對如此直接的挑撥也感到憤怒了。可是,縱使心中有了怒意,教養良好的張敏說話依然那麽溫柔婉約。

  她甚至擡手想打林俊逸一個巴掌,張敏不能夠再忍受林俊逸的無恥,條件反射性地向林俊逸揮掌。

  卻被林俊逸緊緊抓住了她的芊芊玉手,卻又讓她的玉掌在他臉頰上刮了一點,隨即惡狠狠地壞笑道:“當衆失態,向夫人不怕引起大家關注嗎?不怕尊夫誤會嗎?我可聽說賢伉俪最近夫妻關系有點吃緊哦!惹惱了我,夫人難道不怕我殺了向華強嗎?”

  張敏驚訝地望著自己的左手,又驚覺地看了看四周,一瞬間,已經開始后悔自己無禮行爲了,幸好這里很偏僻,沒有人注意這邊她近乎失態的舉止。距離上次傷人不知道已經多久了,記得依稀是少女時期,跟鄰居的友人吵架,而且在出手打人后,張敏的母親馬上狠很地教訓了她粗野的舉動。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雖然女性柔弱的腕力根本沒有造成任何傷害,知道林俊逸實力可怕的張敏,自知不敵他的蠻力,不敢在大庭廣衆之下惹怒這個小壞蛋大色狼,張敏慌張地向林俊逸低聲道歉。

  “沒關系,就用夫人的吻來補償吧。”

  林俊逸順勢抱住張敏柔軟的嬌軀,大嘴覆蓋上鮮嫩的紅唇。

  突如其來的變化,加上心中的愧疚,張敏還來不及拒絕,整個人就立刻陷入林俊逸的懷里了。

  舞場燈光適時地暗淡下來,與其說是吻,倒不如說是舔或吸,林俊逸凶猛地用唇齒侵犯張敏的小嘴,靈活的舌頭鑽進緊閉的櫻唇之間,刮著口腔內壁,貪婪地吃著張敏甜美的香津。

  林俊逸身上濃烈的陽剛氣息迎面而來,張敏貞潔的口唇正接受男人的汙辱,林俊逸牙齒、舌頭夾雜著濃濃的唾液全都推進張敏嘴里,在粗魯的親吻下,強迫她咽下去。

  被肮髒的色狼當衆玷汙,張敏感覺時間好像靜止一般,酷刑似乎永無休止,瞥了一眼丈夫向華強還在陪著何鴻焱談笑風生,酒興正濃,人妻的淚水已經滾出眼眶了。

  “夫人的吻真是太銷魂了,美人連口水都好吃!”

  林俊逸幾乎親吻到自己都不能呼吸了,大嘴才舍得離開張敏的唇,沒有任何遲疑,怪手馬上探入張敏的露背低胸長裙之中。

  張敏一身紅色的露背低胸長裙襯得她的象牙肌膚更加白潤柔嫩,玲珑剔透的身材無限美好,眉目如畫,紐扣高掩卻镂出一個心形,露出深深的乳溝和多半白潤的酥乳,令人心動旌搖,張敏身上一陣一陣芬芳馥郁的熟女體香傳過來,林俊逸心都酥了,下身脹得硬硬的。

  乘著一個旋轉的動作,林俊逸趁勢把張敏緊緊地摟在了懷里,右手緊把著她渾圓豐潤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身壓,胸膛也緊貼住張敏尖挺而有彈性的聖女峰上,感覺柔軟而彈性十足,林俊逸心神俱醉,忍不住緊緊按住了她那豐腴渾圓的屁股,趁勢輕輕揉摸起來。

  “不要這樣……”

  張敏驚慌失措地低聲呢喃道。

  “向夫人難道沒有跳過這種貼面舞嗎?”

  林俊逸說著雙手慢慢用力將張敏緊緊摟抱在懷里,讓兩人身體貼得更近,色手開始肆無忌憚地上下其手撫摸著人妻少婦裸露出來的光滑的后背,揉搓著人妻少婦綿軟的腰身,然后慢慢向下揉捏著張敏豐腴滾圓的美股,雖然隔著紅色的露背低胸長裙依然可以清晰感受到久違的張敏豐潤圓潤的胴體,尤其是美股的翹挺渾圓豐熟肉感彈力十足。

  林俊逸能感覺到張敏酥乳上的胸罩隔著紅色的露背低胸長裙在他的胸膛上揉磨著,張敏的乳尖在磨擦中好像已經變硬了。他索性故意在張敏豐腴滾圓的臀瓣上面手法娴熟地使勁撫摩揉捏了兩下,揉捏得人妻少婦的嬌軀也忍不住輕輕顫抖了一下。

  林俊逸一邊緊緊地摟住她的嬌軀往自己身上貼,用早已堅挺的下身緊緊地頂住張敏紅色的露背低胸長裙下隆起的私處,感覺著人妻少婦私處的豐腴熨貼,一邊壞笑道:“我就是喜歡夫人,誰也不能阻止我。我真是太嫉妒向華強了,離婚之后還能夠娶到你這樣溫柔美麗的性感明星啊!”

  燈光依然昏暗,林俊逸摟抱著張敏慢慢轉移到一棵大樹下。林俊逸感受著她胸前也真夠豐潤夠嬌挺的,不但豐熟渾圓,而且彈力十足,似海棉般的柔軟,火辣辣的擠壓在林俊逸胸前。他的嘴唇在張敏的白皙柔軟的耳朵耳垂上輕描淡寫,輕輕摩擦,色手卻技法娴熟更加肆無忌憚地撫摩揉搓著她豐腴柔軟的臀瓣,龐然大物頂嵌在她的玉腿之間隔著紅色的露背低胸長裙接觸摩擦著她的溝壑幽谷。

  人妻少婦感受著他的嘴唇在她的耳垂旁邊的摩擦和喘息,粗重的氣息弄得她白嫩的耳垂癢癢的,張敏“嘤咛”一聲,渾身酸麻酥軟依偎在他的懷里,感受著他越來越緊的摟抱,清晰地聞著他身上濃烈的男子漢的陽剛氣息,還夾雜著男人的汗味,半推半就地任憑他上下其手撫摸揉搓,任憑他的大手抓住她豐腴滾圓的臀瓣狂野揉捏,同時,她清清楚楚感覺到他高高搭起的帳篷硬邦邦地頂住她平坦柔軟的小腹。她感到耳熱心跳,心慌意亂,感覺到他的生理的反應隔著薄如蟬翼的紅色的露背低胸長裙正好頂嵌在她的玉腿之間的溝壑幽谷,此時此刻更是如此近乎零距離地感受著他的龐然大物男性圖騰,人妻少婦也不禁歎爲觀止春心蕩漾。

  張敏享受著林俊逸的色手熟練的撫摩揉捏,她清晰地感受到林俊逸正把整個身體斜傾著靠到她身上,除了豐挺的玉峰被他用寬厚的胸膛有意地壓迫擠磨外,更羞人的是她被撩起的紅色的露背低胸長裙前面的開叉,他的色手肆意撫摸揉搓著她淺黑色透明絲襪包裹著的豐潤渾圓的大腿,並且得寸進尺地向著她的丁字內褲包裹著的凸凹玲珑溝壑幽谷侵襲。

  “不要啊……”

  張敏嬌軀輕顫,羞赧無比地嬌喘掙扎道,“我是有夫之婦,你不可以這樣的……”

  “向夫人,可是我已經情不自禁了啊!你長得實在是太誘人了,我真是極度向華強那個太監,明明都已經陽痿了,還要霸占你這麽一個大美人!真是暴殄天物啊!敏姐,你現在還不到30歲,正是風化正茂,難道你就想這樣禁欲到老嗎?”

  林俊逸壞笑著地問道,色手卻已經得寸進尺地探入進去。

  “我禁欲到老也不要你管……你這個惡魔!”

  張敏恨恨地啐罵道,她突然張開了櫻桃小口,想要呻吟出來,卻強行壓抑住了這聲動情的呻吟,天哪!他的手指居然捏住了她的珍珠,然后放肆地進入了她的花蕊,一個兩個三個,在她的甬道里面律動起來。

  人妻少婦媚眼如絲地看著舞池里面其他人翩翩起舞,沒有人注意到自己在他手指下猥亵調戲婉娈喘息。其實張敏的確是被林俊逸說到了痛處,自己年輕美豔,但是丈夫卻是銀樣蠟槍頭。

  經過林俊逸這麽一挑撥,張敏的意志不自禁的開始動搖起來,滿腔的怨憤,滿心的怨恨都在他的手指愛撫挑逗撩撥之下化作春水潺潺,嬌喘籲籲。

  雙手無助地摟抱住林俊逸寬闊的肩膀,努力壓抑著自己的喘息和呻吟,舞步淩亂不堪,腳步軟弱無力,只好情不自禁地貼近他的身軀,淺黑色水晶透明絲襪包裹著的白潤渾圓的玉腿卻順從配合地分開,讓他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隨心所欲更加恣意妄爲,春水潺潺,汩汩不斷地流淌出來,濕透了內褲,濕透了絲襪,甚至洇濕了紅色的露背低胸長裙下擺。

  林俊逸在大樹下緊緊抵住張敏的嬌軀,一只手還在她的甬道里肆無忌憚的挑逗撩撥,一只手溫柔愛撫著她的臉頰,俏麗的短發烏黑柔亮,發尾端莊地上卷,增添幾分柔媚,奶油般白皙甜膩的肌膚,甚至有點柔弱病態美,糕點般松化美味的面頰上,成熟精致的五官,妩媚水盈的美眸,搭上塗著大紅口紅的性感嘴唇,讓人忍不住想嘗一口。修長白皙的脖頸,飽滿豐挺的乳房,幾乎從連衣裙里裂衣而出,更顯她的豐腴成熟之美,性感柔媚之美,卻多了美女明星少有的端莊。

  “嗯!林俊逸,你這個流氓,你這個惡魔,我想咬死你!”

  張敏恨得在林俊逸耳邊咬牙切齒,甚至忍不住張口真的咬住了他的耳垂,可是身體的生理反應已經背叛了她的意志,芊芊玉手不知不覺地緊緊摟住了林俊逸的虎背熊腰,上下愛撫著他的后背,兩條淺黑色透明絲襪包裹的玉腿情不自禁地分開,春水濕潤的甬道更是不由自主地吮吸住他的手指,隨著他的手指蠕動著痙攣著,天哪!這近乎猥亵羞辱的恨如此輕而易舉就轉變成了欲望了嗎?

  可是,自己好長時間沒有嘗到這種食髓知味的快感了,如今被大色狼勾起了欲望她幾乎不能自拔,根本無法抑制住自己的欲望,漸漸的暧昧禁忌的刺激快感瞬間就席卷了她空曠的胴體和幽怨的芳心。

第3章勾引貴婦張敏2

  林俊逸當然知道張敏在他手下漸漸軟化,好整以暇地盡情欣賞著人妻繼續墮落的過程,華美的小禮服展現出光潔的藕臂,薄薄的披肩完全只有裝飾的作用,那刀削般的香肩直到光亮的裸背之間,全都一覽無遺,淺淺的心形領微露酥乳,精巧的項鏈正好卡在雙峰當中。綢緞紅色的露背長裙半拖地,連紅色高跟鞋和淺黑色透明絲襪包裹的修長美腿都那麽性感誘人。

  半裸的女人極爲美麗,與高傲冷豔的白凝冰不同,她那冶豔的風情和突如其來的耳光好像會扎人,如一根針,一望就立刻刺在心頭上,端莊娴雅羞怯柔媚的張敏更加刺激男人欲火高漲,意圖肆意撻伐任意欺淩。張敏蜷曲的長發隨意舞動,宛如黑色的波浪,雪白如玉的肌膚麥芽糖似的甜膩,彷彿會黏在掌心,全身上下玲珑的曲線完美的無懈可擊。

  “向夫人,我們說的太多了,不該再浪費時間了……”

  林俊逸淫笑著親吻張敏白皙柔嫩的耳垂。

  雄性滾燙的體溫中蘊含著旺盛的慾火,連噴在脖子上的鼻息都如此炙人,嗅著混合酒精的濃烈體味,短何扎著她水嫩的肌膚,張敏不禁微微顫抖,久違而熟悉的味道再次侵襲著她的身心,隔著單薄貼身的衣衫,林俊逸巧妙地愛撫著嬌乳,衣料光滑的手感與女體截然不同,揉合了聖女峰的軟嫩卻別有另一番滋味,點點唾液的沾濕,張敏胸前的半透明中隱約透露出魅惑的粉紅色。

  “你做什麽?”

  張敏急急低聲叫道。

  “嘿嘿嘿,夫人失態舉止是在太傷我的自尊,要加上摸夫人的酥乳來補償哦!”

  林俊逸邪心陡起,一想到被壓伏在身下的人就是自己處心積慮、日思夜想要奸淫的是香港最大的黑社會幫派老大的夫人,心中只覺暢快無比、刺激非常。

  他壓伏在張敏的身上,只覺身下尤物嬌軀微顫,渾身柔若無骨,如臥軟棉之上,更誘人的是,這尤物雖是趴伏在地,但柳腰以下,臀部凸翹而起,形成天然的弧醉人幽香,林俊逸不禁淫念大盛,下面肉棒忍不住便逐漸變粗變硬起來。

  張敏只覺一團火熱巨大的東西,透過衣褲的裂口,抵住自己的下體,盡管隔著蕾絲內褲,但憑她身體敏銳的觸感,及多年的婚姻經驗,那玩意的硬度、熱度、長度、寬度,仍然駭得她六神無主。不禁低聲驚呼道:“林俊逸,你干什麽……你怎麽……快移開!”

  “敏姐,別說話,被別人發現就糟了。”

  林俊逸只覺肉棒抵在一團軟肉中,軟綿綿的,前端盡管被亵褲擋住,無法深入,但一股人妻美婦成熟嬌美的肉香直透腦門,香馥馥的,那銷魂的感覺讓他無比興奮。

  張敏嬌羞無限,她只覺臉上火燙燙的,陌生粗大的肉棒,緊貼著下陰抽搐勃動,使許久未經房事的她産生一股莫名的悸動。她試圖夾緊大腿,不讓那惱人的肉棒在自己的股溝間肆虐。但林俊逸的雙腿緊壓在自己兩腿間,讓她毫無辦法閃躲。

  “林俊逸,你且移開些,姐姐被你壓得喘不過氣來。”

  張敏含羞對林俊逸低聲說道。

  “向夫人怎麽開始以姐姐自居了?哦,敏姐,這地方太小了,我也沒辦法,咱們現在畢竟是在偷情。”

  林俊逸趁這機會,稍微移動身體,讓肉棒沿著張敏的股溝、幽谷來回磨蹭。

  火熱粗壯的肉棒,在張敏的股溝間,隔著亵褲貼著美穴遊移,肉棒每滑過一次,張敏便張嘴吸一口大氣,她被磨得羞赧無比,欲火漸起。那根火熱的肉棒,前端肉乎乎的蟒頭時不時輕觸美穴,撩撥著她敏感的肉體,她只覺鑽心撕肺的搔癢,不斷由溝壑幽谷蔓延至全身,美穴甬道深處實是說不出的空虛難過。

  隨著摩擦,她的下身越來越熱,呼吸越來越急促。

  “不行,我不能做對不起老公的事!”

  殘存的理智告訴張敏,必須忠于丈夫向華強,謹守貞節,把壓在自己身上的這個花花公子推開。

  她正要不顧一切推開林俊逸,這時只聽到一個聲音說道:“你看到,我夫人張敏嗎?”

  “不好意思,向先生,我沒有看到!”

  林俊逸發覺張敏渾身發熱,脖子附近雪白的肌膚泛起的紅潮不斷蔓延,知道張敏此刻定然已經情動,他把嘴巴伏在張敏的耳邊,悄聲對她說道:“敏姐,你老公正在這附近,不要亂動,否則被他發現了。”

  他用手捂住張敏的嘴巴,稍微擡起自己的下身,輕輕用下體蹭了蹭,試圖將張敏的亵褲退下。

  溝壑幽谷不斷被林俊逸勃起的肉棒磨蹭著,張敏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腦海里的淫欲狂濤,已不能控制身體里面那些羞人的生理反應,她感到自己被壓在下面的乳頭開始發漲,美穴也開始收縮律動,里面漸漸濕潤起來。她不斷扭動著渾圓的臀部,試圖擺脫肉棒的進一步肆虐。

  隨著肉棒的蹭磨,林俊逸感覺到美穴邊緣的蕾絲內褲開始濕潤起來,知道張敏在自己的挑逗下,已經情不自禁,他趁她扭動臀部的機會,用手偷偷拉下她的亵褲,肉棒如影隨形緊貼到她的臀溝間,不緊不慢輕觸磨蹭起來。

  “噢……林俊逸你干什麽……快移開……唔唔!”

  沒有蕾絲內褲的隔絕,火熱的肉棒緊緊地貼在肉縫間,張敏被燙得嬌呼一聲,芳心又羞又怕,不由自主便翹起白嫩的屁股,下意識扭動著渾圓的臀部抗拒著。

  她的小嘴被林俊逸緊緊捂住,只能發出微弱的抗議。

  “好姐姐,我在幫你按摩舒緩心情呢!”

  林俊逸爲了消減張敏的反抗,假意說道。

  “你瘋了……哪里有這樣按摩的?”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真是好文章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