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首夜 作者:Allmanthink

婚外首夜 作者:Allmanthink

婚外首夜

作者:Allmanthink

夜色場所�越來越多的學生、醫生、教師、銀行職員、甚至受過高等教育的

研究生、博士後紛紛選擇了零投資下海的方式,豐富了我們這些慾海饑民的一個

個夢想。

我也曾經樂此不疲歡樂于聲色之間 忽然間覺得好累,每次弄完後大腦總是

空空的,說不出的沒滋味。也可能是想換換口味,總之喜歡幹那事又是天生的,

戒不掉怎麽辦?弄良家吧?自己結已婚了,不可能把沒犯錯的老婆平白無故休了

啊?但也不可能拿另一個女人當猴耍,咱再饑渴,那事情還是做不出來。包個情

人吧?自己也就稍微比周邊人稍微好過些,就別提還能拿多少銀子往女人身上貼

了。

一次與朋友聊天的時候,說起他們局�一同事去年進了股市,賺了不少,一

高興把公職也辭了,在家做起了專業股民,結果今年五月股災一來,不但老本沒

了,還欠了一屁股債,自己好面子躲在家�,使喚媳婦在外邊到處借錢

聽話跟題,我乘機吹噓起來:「這種事情我見得多了,我還專門幫助過這種

家庭呢。」

大家沒聽出我使壞,還一個個認真的湊過來問我怎麽幫的?我覺得好笑,但

還是忍住了,一本正經的說:「讓他們老婆跟我睡一覺,我補貼補貼他們點生活

費呀!」

大家一聽全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這話說了也就過了,我都沒放心上,約莫著過了一個月,我手機上收到一個

陌生號碼的短信,自稱是我朋友的同事,我想是認識的人在搗蛋,于是直接撥通

對方電話打過去,可接連兩次都被按了拒絕接聽,我更肯定準是誰想捉弄我,可

正打算裝起電話,忽然對方又發來一條信息說不方便接聽,互相短信就可以了,

我沒加思索直接編輯了回復:「怎麽證明妳不是騙子?」

的懷疑對象,當然我仍對這個奇怪短信表示懷疑,我不知道對方想幹什麽,帶著

這種疑惑。

我一邊假裝相信他的身份,並問他有什麽事情,一邊打電話給那幾個朋友,

可紛紛都說不知道這個號碼,短信很快回復過來了,說他做股票虧了,聽說我能

給予幫助,幫助兩個字還專門打了引號。

我一看回信又氣又好笑,認定就是那天幾個朋友一起吹牛的其中一人,正好

發完貨也沒事情,我心想就和妳玩玩吧,于是我回了「是的。」兩個字後,邊等

回信,邊思考誰的可能性比較大,對方一定是急性子,因為回短信飛快,我還沒

想出個一二三來,短信提示音又響了起來,問我「幫助」金一般是多少,我一邊

偷偷笑一邊調侃的回道:「那要看價值。」

接下來近十分鐘都沒回過來,我反倒有些急了,很想知道下一步對方會使什

麽招,可又等了幾分鐘仍不見回話,我正準備催促一下,短信來了,這一次是個

彩信,打開是一張約莫三十一二的婦女的照片,圖片太小還模煳,估計是手機照

的看不太清楚,但還是可以看出大概的輪廓,說不上美女,也還是有幾分姿色。

我心想,這家夥還真夠聰明的,到網絡上弄圖片來煳弄我,還專門挑點手機

拍的,考慮真周到,越來越讓我覺得對手有些挑戰性,玩下去挺有意思的,反正

互相玩笑嘛,于是我回復:「嗯,這種一般也就五千到一萬,看情況了。」

發完後我一個人坐在貨場就笑了起來,畢竟外面找個小姐也就三百多元,對

方會怎麽回答呢?多半看到沒話說,揭謎底了吧?可回信居然是:「會不會少了

點,能不能多考慮些?」

我被這一招打得措手不及,一時不知道怎麽回話,怕使錯招數先敗一局。衹

好思考起來,可能見我沒回話,對方又發了一條過來:「加不了的話,給我時間

考慮考慮 」完了還加了句「再聯係 」這應該就算結束了,雖然是平局,但我

心不甘,因為到最後也沒弄清楚是誰在跟我開這種玩笑。

又上了幾天班,我再次接到了這個陌生號碼的短信,說同意我的條件,問在

哪�碰面,我想:「乖乖,還有完沒完?」于是直接回「沒時間 」三個字。可

對方卻回道:「有急用,能不能幫忙?」

我真不想接招了,但又不想先認輸,衹好想了個主意回道:「那今晚十二點

到我家吧。」果真對方沒有再回話,但我卻心中挂起了負擔,下班回家吃飯也總

覺得後悔,玩笑會不會開過了?

吃完飯約莫七點,陪老婆在客廳看了會兒電視,到了九點半老婆便去醫院上

夜班了,衹剩下我一個人在家�,電視也不好看,便躺在沙發上好好的思考這次

短信風波。

人思考起問題時間過得很快,門鈴響的時候把我嚇了一跳,一看時間十二點

了,我還真擔心起來,但還是一邊對自己說是朋友,一邊躡手躡腳的去開門

湊在貓眼一看,外面是個女人,從貓眼�縮小了看的感覺,還真好像是手機

�的那個,我猶豫了,是開門還是不開呢?門鈴再一次響了起來,一定是朋友故

意找來的!我自己安慰著,終于鼓起了勇氣,拉開了門,兩人都楞了一下,很不

自然的點了點頭表示問候,看得出她在外面站了很久,面部因夜晚的寒冷而有些

僵硬。

我沒說話退身把她讓進客廳,從她走路的姿勢看得出她很拘謹,我朝門外觀

察了一下,沒看到有人躲在外面的跡象,這才關上門

我們兩人就這樣站在客廳�,我大腦�不斷的在拼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還是她先開了口,向我問候了句妳好。我也覺得自己有些失禮,忙簡單的寒暄著

請她坐下,然後給她倒了杯茶水,她忙接過杯子在手中捂著,這時我才看到,她

的兩手已經凍得通紅 我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麽,即使這是一個惡作劇我也衹能認

輸了,我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麽該做什麽。

又是她主動先開了口,說起了我的房子布局,說話的時候盡量回避開與我對

視,難道是心虛?我也乘機打量一下她,黑色的卷發錯落在肩膀上,看上去應該

就是三十歲左右,皮膚保養得應該還可以,雖然化過淡妝,依然能看到皮膚的自

然白凈細膩,唇型很美,嵌在瓜子形的臉蛋上,笑的時候很誘惑。

上身穿一身黑色套頭薄衫,下身是一條白底粉紅花裙,樸素但很得體,應該

文化程度不低。似乎胸部比我老婆的小一兩號,不過沒有我老婆的粗手臂,這可

是很多婚後女人的煩惱地之一,正要向下看時,她的聲音忽然在耳邊消失了,我

回神一看,可能是她注意到了我一直盯著她,而羞得不知道該說什麽了,兩手把

挎包緊緊抱在了胸前。

為了圓場,也為了有點反應的褲襠�鬆脫一下,我開始找些放鬆的話題,聊

起了自己的工作,又說到最近的花邊新聞。當她再次把挎包放到沙發上時,才感

覺她也放鬆了些,開始和我一起探討閑話。談話中我漸漸覺得這不是誰在和我開

玩笑,鬧著玩,而是有人把我的玩笑當了真。

說實話,眼前這個女人對我有種說不出的吸引力,是我那麽多年的情色生涯

中沒有過的感覺,沒有輕浮女人的舉止,沒有刻意的勾引,可如果這是真的,我

卻為難了,畢竟我衹是開了個玩笑,誰會花那麽多錢去玩個女人,想到這�,我

開始琢磨怎麽向她說明這是個誤會。

可我幾次的暗示似乎她都沒有聽明白,或許,她知道今天來了要發生什麽,

所以說和聽都顯得心不在焉,我裝換了策略,開始把自己生活狀況形容得很慘,

生活如何拮據,她忽然起身向我道別,我忙問她怎麽了?她有些哽咽的說如果是

覺得不夠滿意,可以說,她可以接受,但不要說些這種調侃的話來傷害她。

我也覺得自己過分了一些,住著發房子,門口停著車,還叫窮 連忙解釋:

「對不起,我是看妳有些緊張,想說些笑話讓妳放鬆。」

見她仍然準備走,我又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誠懇的說道:「請別走,請原諒

我。」

她停住了向門走去的步伐,順著我把她重新拉回了沙發上坐下。我在很多女

人面前很能說話,可此時此刻我卻不知道該如何選擇。放開她,我聞到了手掌接

觸到她身體時留下的香味,不是什麽名貴的香水,卻讓我想起很多往事的美好回

憶,覺得這種感覺很溫馨。

我忽然決定做一回自己可能會後悔的事情,于是起身指了指身後的一個房間

說:「這�就是臥室了。」

她走過來的時候很慢很慢,可能是她走得最長的路,最難抉擇的路,我側身

讓她進去了,她在床前停下看了看四周,然後放下包坐在了床邊,兩手放在並攏

的膝蓋上,微微低著頭端端正正的坐著。

就這麽開始了?我一時沒反應過來,還傻站了一會兒,連忙把門關好,緊挨

著她坐下,她身體很燙,並且能明顯感到心跳之快,我想說點什麽,因為我也覺

得有些拘謹,但看到她一臉表情麻木的沈默無語,乖乖的坐在床邊,宛如一衹待

宰的小羊羔,我大腦皮層迎來了前所未有的興奮和衝動,很想馬上就進入她的身

體,剛想去抱住她的時候,她忽然問我能不能把燈關了?

我想黑燈瞎火的沒意思,但還是起身把燈光調暗,問她可以嗎?她點了點頭

算是接受了。

我覺得浪費我的大好時光,所以有些激動的準備去脫她的衣服,可能平時和

小姐玩多了,沒啥前奏,脫光了就幹,但她顯然不應這一套,她很有禮貌的回絕

了,然後對我說自己來,說完她緩緩起身背對著我,兩手交叉抓住上衣下擺,向

上一拉,整個背部就露了出了一大片,她再將雙手從袖筒中抽出,她的上身衹剩

下一件乳白色文胸了。

由于坐得很近,寬衣看到這件文胸已經穿了很久,邊緣有些洗滌中磨損的痕

跡,我心�有種說不出的難過,我老婆的文胸就穿一兩次就丟了,她的背部白而

光滑,沒有我老婆身上的痱子,讓我真想在上面舔一下,但我還是克制住自己,

覺得應該尊重她,于是繼續靜靜的欣賞女人寬衣。

接下來她解開了裙子的紐扣,拉下拉鏈後,解下了裙子,順手和上衣一起規

規矩矩的疊好,放在床頭 順著長統連褲襪脫下的時候,白白的大腿也漸漸展現

出來,當然除了文胸和內褲外,此時她的身體大部分都裸露在我的睡房�,玉脂

般光滑的肌膚,自然起伏的曲線令我有些震撼,我閱女無數,也很少碰到這種黃

金比例的身材啊!

我更想知道前面的景色如何,此時我怎麽還能自己穿著衣服呢,連忙退去自

己的衣服,可能她聽到了我的動靜,有些緊張的想回頭看個究竟,但幾次都沒有

勇氣轉過來看我,所以不知道我已經完全裸體,而且我的陽具早已躍躍慾試的在

我胯下跳動著。

她可能因為我的舉動而有些不知所措了,連忙鑽進了鋪在穿上的被子�,閉

上眼睛平平的躺著。我本想問問她需要弄點前奏嗎?可話到嘴邊我又收住了,心

想又不是到外面找小姐,可又想搞了要給錢的,和小姐有啥區別?

思想矛盾起來,手可沒有閑著,我鑽進了被子,輕輕的翻轉了她的身體,伸

出一衹手夠到了她的後背,如同脫我老婆的文胸一般熟練的解開她上身的防線。

然後,忍不住掀起被子想要欣賞一番,她一開始想拉回被子,但我想我這可

是出了天價了,憑什麽不能看?

于是我沒有鬆手的意思,她拉扯了兩下也就停下了,果真她的乳房比我老婆

的小了一圈,但從文胸脫落時帶動乳房顫抖的程度來看,應該很結實,褐色的乳

頭還在睡意狀態,安靜的躺在乳暈的圓床中央,整個乳房圓潤的外形釋放出了女

人成熟的無限豐韻。

雖然已經激動不已,但我還是輕柔的把手掌貼在它乳房最高點,的確是一對

很結實的美乳,隨著手的壓力而起伏的彈跳著,而握住的時候,明顯感到從乳房

開始,傳到整個身體的一連串連鎖反應而產生的微顫,這種女人的嫵媚很難在小

姐身上找到,就連我老婆現在也沒有這種感覺了。

我手往被子深處探去,滑過充滿彈性的小腹後,終于碰到了內褲的邊緣,手

指挑開腰帶插入內褲順勢而下,在隆起的陰阜地方終于摸到了稀疏的一些陰毛,

想再往下就困難了,因為她的兩腿僵硬的擠在一起,我柔和的輕聲笑道:「別緊

張好嗎?」

她尷尬的笑了笑,點了點頭,我看到她的臉頰像醉酒似的燒紅了。我再次伸

手的時候,她忽然開口說:「還是我自己來吧。」說完睜開了眼睛,一臉歉意的

不斷解釋有點覺得不習慣,叫我別介意。

她在被子�一陣折騰後,側身把內褲又規整的放在了枕頭邊,便又閉上眼睛

繼續保持平躺的姿勢不動了。

我忽然覺得這個女人雖然有些古怪,但還蠻可愛的,我能理解她現在奇怪復

雜的心理,因為就連我這個色男也覺得不太自然,無法發揮男人的魅力,但想到

此時被子�的女人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遮掩,情急下我還是不敢造次,按照老套路

俯身親吻她的嘴唇,可她不太配合,衹是閉著嘴用雙唇迎合著我,就如同在塗抹

唇膏一樣。

花錢買慣了女人,我還沒碰到這種難題,反正平時小姐也很少去親,想想也

就無所謂了。互相摩擦了兩下我也就換了地方,我的舌尖離開了唇舔過臉頰,吻

到了她的脖子。

可能癢的緣故,她臉靠向擡起的肩膀,這樣我就沒有空間遊刃在脖子上,看

來她沒嘗試過這種曖昧,不太適應,也可能不想和老公以外的男人這麽嬉鬧吧!

作罷,經過鎖骨,舌尖停在了胸部最高點,不知道是更加緊張的緣故還是克

制不了這種刺激,身體的微顫越來越明顯,從腿到身體僵硬了大半。

攻擊開始!我撅起嘴含住偷懶的乳頭吮吸起來,直到它在我口中由軟變硬而

站起來,此時,我能聽到她口中隱隱約約發出微弱的呻吟聲,明顯她在壓抑自己

的感受,這種斷斷續續的低沈聲,混雜了壓抑的痛苦和身體的快樂,就顯得格外

誘惑。

我知道她的道德、理智開始與自身的慾望作戰了,我殺了個回馬槍,看著她

緊鎖雙眉,一臉無奈而略有痛苦的表情,而那微微張開的雙唇,說明鼻孔已無法

提供她稀缺的大量氧分,我不能放過這個機會,在她張嘴吸入空氣時,不費吹灰

之力攻陷了她的嘴唇。

她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怔住了,連忙求我:「不接吻,好嗎?」

我很奇怪的問她為什麽,她支支吾吾的說不習慣 可我沒放棄,沈穩的對她

說:「我希望我們盡量完美,我不想有任何交易的感覺 」

這話十分奏效,她原本想要推開我的手放下了,我的舌尖也順利的推開了她

的牙齒,手配合著愛撫著她彈實的乳房,「嗯……嗯……」從她鼻腔內發出的低

沈喘息聲同時,我也感覺到了她開始配合我的親吻了,盡管舌尖僅僅是羞答答的

嘗試著和我接觸

我好像哄著出洞的兔寶貝一般耐心的等待著,衹要她舌頭稍微伸出一點,我

就貪婪的糾纏住,交織在一起。原本撫摸著她美乳的手開始繼續征途,直探到她

的下體,就近挨著芳草的下方已經濕潤了,粘液弄得我手指滑滑的,我壓在了她

的身體上,手握住陽具在被子�摸索著。

她自然的分開腿,我的龜頭很容易就找到了那片濕地,此刻她再一次微微睜

開眼睛,我想她是不是反悔了,忙問怎麽了?她支支吾吾的說了幾句話,我想了

一下才聽清楚是叫我戴保險套,這個時候誰想戴呀,我衹好說沒有這東西,她卻

一百個不願意,掙扎著起身從包�拿出了一個。

我一看差點沒栽下床,一看就是計生辦免費發放的簡易包裝的那種,又厚又

不好用,看來她家的狀況可真是不如人意了,可我連市面上最薄的套套都覺得難

用,于是我嚇唬她說:「這是計生辦免費發的吧?」

她點了點頭,並撕開遞給了我,我連忙說:「這可不能用啊!」

「怎…怎麽了?」她開始有些著急想知道怎麽了。

「為了省成本,這些都是回收垃圾塑料做的,不但不衛生,還很多會漏!」

我自己都覺得說得挺像回事情,她聽完人都呆住了,看來是被我嚇到了。為

了加強效果,我又繼續說:「我朋友正好是生產這個的,妳以後也要少用。」

「可是……不戴不行。」她依然有些堅持。

我衹好苦苦勸說她並保證不會弄到�面,她最終相信了我的話,看來這個女

人還比較好騙,我將她重新放倒在床上,沒等我準備一下,「噗嗤……」一聲悶

響,我的龜頭進入了一個高溫的小火爐,她開始加快唿吸,並伴隨著我的抽送而

發出「嗯……」的嬌喘聲。

由于剛才的折騰,原本蓋在我們身上的被子已經掉到了床下,我現在可以看

到她全身沒有半片遮掩的潔白身軀,白的讓幾顆小小黑痔也格外的刺眼。我向前

一挺腰,整個陽具完全插進了最深處,她眉頭一皺,緊咬著嘴皮,看來是我用力

過勐頂到了她的子宮產生了疼痛。

其實我的龜頭也頂得隱隱作痛了,她為了緩解這種衝擊而將臀部向下壓去,

我的陽具就這樣被陰道緊緊壓住,可能我老婆下面比較鬆弛一些,所以我經常作

野蠻的抽插動作,可她的陰道短而口小,不能承受我這種大力的抽插,于是我通

過動作和角度溫柔的進入摩擦,特別在抽出的時候,特意用龜頭最大的地方觸動

陰道內上方處的神經顆粒,每每這種時候,她便會「嗯…嗯…啊……」發出一連

串呻吟,身體還會痙攣一般顫抖一下。

「嗯,妳不但美,下面更舒服。」我忍不住對她贊美著。

她雖然閉著眼睛沒有回答我,但她的手還是在我後背輕揉的撫摸著,也許她

正閉著眼睛夢想著與她老公一起做吧?隨之的身體融洽越來越明顯,配合著我的

一深三淺的節奏,開始扭動著她的整個下身,這讓我很受用。

我看著身體下那對晃動著深色乳暈的的乳房上下舞動著,更加刺激了我的陽

具,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堅硬如石,我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這種硬物的撞擊,可

她不斷分泌出的汁液流得我一腿都是的時候,我覺得,她不像與其它男人做愛,

而是更像是真真正正地向自己的老公奉獻著自己。

我忽然心�有種酸酸的說不出的感覺,于是報復性的抽出了陽具,她此時已

是百分之百不情願了,我一退出來,她睡眼惺忪的看著我。我用中指和無名指一

下便插入了陰毛下方縫隙�,我老婆可不準我這麽做,總說指甲縫隙�細菌多,

可現在不一樣,我就偏要給她老公捎去點「禮物」。

手指進入那潤滑的溫室後,在兩個指節的地方找到了排列在陰道上方的那群

「小米粒」這是我第一次把手指好好的放在陰道�,我發現抽插的時候沒有感覺

這�面原來很粗糙,很多起伏的環狀相連

我開始用手指迅速的撥弄起那些敏感的「小米粒」,另一衹手則在她的腹部

下方輕輕的按摩著,我微微坐起,用腿壓著她因為興奮難耐而亂動的雙腿,很快

的,我看她缺氧越來越嚴重,臀部也扭動得厲害起來,我知道她要高潮了,于是

拔出了手指,她忽然說了句可能她自己也想不到的話:「別……別出去!」

可能說完也覺得自己失態了,立刻沒了聲音,衹是喘息著,我一聽很把她翻

轉過來,屁股朝著我爬在我面前,看著她雪白渾圓的屁股下方,一條緊閉的縫隙

不斷向外滲出粘液,周邊早被剛才弄得一片狼藉。

我手握著沾滿她蜜汁的陽具,此時因為暴露在空氣中有一段時間了,原本透

明的粘液變成了白色狀物質,我把它放在陰部下放輕輕摩擦,此時她哪�還能忍

耐我的這種挑逗,開始小聲哀求我給她,立刻擺正姿勢,跪在她身後,龜頭勐的

插入穴內,毫不憐惜的抽插起來,雙手托住她的纖腰,盡力把陽具頂到最�面。

我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我忽然一放鬆,一股熱流穿過我的陽具,在我體內爆

炸般迅速傳到大腦,我射在了她最�面。

她可能也感覺到了什麽,急切的哀求我:「別射在�面啊,求妳……」

我沒有理會她,因為過于興奮我下面沒有立刻軟下來,所以依舊不停的抽插

她,很快,沒等她說完話,自己便全身開始劇烈的抽搐起來,沒有唿吸似的大口

喘息著,最後整個人如同失去了骨頭,癱軟在了床上。

我也疲憊的坐在床腳,欣賞著我的白色濃漿混合著她的愛液緩慢的流出她的

陰道,她依舊躺著不動,口中重重的喘息著,看來真是虛脫了一般累得不輕啊。

我今晚狀態特別好,我們又很配合的做了兩次,中間休息的時候如同情人一

般互相說了很多知心的話。

原來,她老公聽我朋友說了我的事情後,便天天折磨她來做這種事情,可她

們家�老人病了,孩子上學等等,真實急需用錢,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我問她

是不是第一次才出來?

她點了點頭,臉上又泛起了紅暈,很是可愛,我就開玩笑說,是不是看我還

帥就很快到位了?她在我胸上使勁捶打了幾下便靠在我肩膀上,過了一會兒才應

了一聲:「嗯。」

我又繼續逗她:「那換了別人呢?」

她沒回答,我心�也怪不是滋味的,回答是吧,我真會難過,回答不是吧?

我估計也說服不了自己,所以我沒有去追問,而是對待愛人一般好好的跟她

再做了一次,很完美。

天快亮的時候,我老婆要下班了,我們才依依不捨的分手了,臨走的時候,

我才想起來她沒拿錢,于是我追到門外。

她接過錢的時候,我好像看到她快哭了,也不是很情願接,說實話,我也不

想給,但我還是強硬的塞到她手�,便轉身走了,因為我再待下去可就真捨不得

了,再說,給了錢覺得自己不欠誰,不會有什麽感情留下。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走開了,但我還是轉身問了句:「還會見面嗎?」說完我

就後悔了,我哪�有那麽多錢砸呀?!可她好像沒說話,手�拿著裝錢的信封,

站了一會兒才轉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