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妻與綠帽公1~6

絲妻與綠帽公1~6

有一肚子火無處宣洩嗎

有開心的事想與人分享嗎

職場版歡迎大家來分享喜怒哀樂,酸談苦辣

請點我詳閱版規唷

第六章

激情過後立馬把曉雨抱上車,以免真的有人看見一裸露的美女在影樓�和人

打野戰,「啊!……痛痛……」

「怎麼了?」

「屁股痛啦!打太用力了你剛才……」

「俄……那,你趴後面?。」

「嗯……開車開慢點,系不了安全帶很危險的。」

「沒有,後座有三條安全帶我幫你綁上邊。」

「哎不行,好奇怪……」

「趴直了,別亂踢!……」

「嗯,安全帶這樣扣上就不怕了……雖然看上去怪了點……走了啊……」

「嗯……你就喜歡折騰你老婆。」

「對就喜歡折騰你,更喜歡你被別人折騰。」

「人家都知道心疼自己老婆,就你喜歡把老婆往外頭送。」

「你敢說你不喜歡?」

「喜歡啥,喜歡被你折騰,還是喜歡你把我送給別人啊,才沒有咧。」

「都喜歡!不然被我打屁股還喊的那麼爽,被你哥強姦了流那麼多水還跑到

我這�來找操。」

「啊……」

「沒話說了吧。」

「啊……」

「啊什麼啊,剛才打你屁股很爽吧。」

「沒有……」

「實話實說。」

「……有一點……」曉雨把頭埋了下去,捂在臂彎�回答的。

「為什麼被打屁股還會覺得很爽呢,你真變態啊。」

「沒你那麼嚴重……」

「我剛才想打你臉。」

「不要。」

「會爽嗎?」

「我會哭的……」

「以前有被人打過耳光嗎。」

「小時候被我媽打過。」

「爽嗎?」

「你混蛋……我哭了……」

「那你媽打過你屁股嗎。」

「嗯……」

「你媽打過你屁股,我也打你屁股,最後你很爽,你媽打你耳光,我也打你

耳光,你也肯定會覺得很爽的。」

「胡扯……」

「下次試試吧。」

「不行。太侮辱人了……」

「那在床上試試。」

「哪兒都不讓……你別回頭看我你開車啊你,很危險捏……」

一陣沈寂,只有小轎車馬達的轟鳴聲和窗外呼嘯而過的風聲。對於曉雨是個

M這一點我還是比較有信心的,打屁股,被他哥猥褻後的興奮,和以前我半逼著

她口交,種種跡象都將她指向了M這個字母。

有時候我也會想我是不是在害她,以前曉雨是個百分百的玉女,人前人後都

是一副冰清玉潔的模樣,跟了我之後手淫,口交翹起屁股給我打,什麼都會了。

但同時又會覺得她應該是本來就喜歡這些東西的吧?若不是她潛意識�真的

喜歡無論我怎麼引導她她都不會順從的。

她是一個很有原則的女人,雖然會為我做出不少改變,但每一件事情她卻又

都有著自己的底線。對於她的底線……我只觸及過一次,從未逾越,但就那一次

之後就再也不敢了。碰到她底線了,她會哭著撇開你而守護自己的原則,哪怕是

會因為這個分手或者離婚,她也仍會死守著然後惦記你一輩子。

那對於這件事她的底線是什麼呢,如果我現在問會怎麼樣。估計她自己也摸

不準吧,就像我自己一樣,如果她真的讓她哥插了,我會爆氣放大絕嗎。那表哥

呢,他的底線是什麼,忽然想起他是不是就是那個一直以來給我出點子的那個陌

生人,如果不是的話,那就琢磨不透了,也要一點點摸索,如果是的話,兄妹亂

倫就絕對不是他的底線,甚至,亂倫就是他渴望的,而底線則要比這更深一些…

…都亂倫了,還能怎樣繼續深入……生孩子嗎?

這太瘋狂了……超過我的原則了嗎?可是我的原則是什麼呢?表哥今天喝的

令酊大醉依然答應我去接曉雨,如果他就是根巨那就可以很好的解釋成他覺得他

把我的嗜好甚至心理的底線都已摸得差不多,今天可以下手了,喝醉只是個藉口

,好讓他來個霸王硬上弓滿足壓抑了幾十年心願。

但如果是霸王硬上弓的話他現在應該得手了才對,那我猜他要麼是真醉,要

麼就是假醉,視圖強暴曉雨卻又無意得手,只為試探她和我的心理底線和承受能

力,完了第二天再用qq和我來個徹底的交流。

要說這巧合太假很李菊福,說不假也李菊福,硬要說巧也是一年前正好巧合

的在論壇中碰到了表哥,而之後呢,之後就完全是一場陰謀!

會不會是曉雨有什麼問題呢……比如說她腦袋開竅了,也想著被他哥操了想

讓我速度點放她去,只是又不好意思和我開口,於是搞出這麼一險招和我撒謊。

不會不會……她不是這種人,她雖說腦子不笨但絕對是天生少了幾個心眼的

那種「傻女人」,從我把她騙到手那一天到現在這麼多年我太瞭解她了。

我淩亂了……我高三時都沒有現在這麼多人生問題,

「老公……」

「嗯?」

「明天早上……你真的要我去嗎……」曉雨聲音好小,明顯底氣不足,是有

點怕吧,還是興奮,如果是怕了那我還要繼續引導她去出軌亂倫嗎,如果不是那

我就只是在成全她,同時又滿足自己而已了?但想想這種事情多少總會有一點怕

的吧,我是不是擔心太多了,還是應該繼續殺下去,直到碰到她的底線後再立馬?

車……

「啊……」話到口邊,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你真的要我去」和「我真的

要去」這兩種回答方式是不一樣的,前者感覺是被我指派去的,後者則更多的是

自己的意願。

這麼說是我逼她了?但是之前那些種種跡象卻又打消了我自責的想法,她應

該是出於女人的被動觀念才這麼說的吧,就像你在上一個處女時一樣,人家不會

主動的拉著你去破她的處。也許她也很想,也許被他哥用雞巴插入小穴已經被我

引導成為了一種心理暗示,也許她已經渴望那個時刻的到來,只是還留著那層處

女膜的格擋,�面已經淫水氾濫了就等著我去將她捅破她。

而且她如此配合我的幻想,雖然也是花了不少力氣但好歹還是進入了狀況,

說明她的底線並不在此,至少是在兄妹亂倫之下。「老公……」

「啊……」

「問你話呢,明天我是不是真的要去啊……」

「他今天都把你那樣了,明天一覺醒來他會怎麼想。他以後會怎麼面對你。」

「會覺得很丟臉很自責吧,肯定沒臉見我了……」

「對啊,如果你讓他知道你就是原意讓他搞,讓他覺得你們倆是在偷情,他

就不會對你產生自責,你們就還是兄妹啦。」

「那他這樣就沒臉見你了……」

「他剛才強暴你之後就再也沒臉見我了,你們搞不搞都一樣,況且,你不說

,他怎麼會曉得——我知道你們通姦?」

「……」

「……」

「我真的被你帶壞了。」

「我沒那本事,你本來就是這麼壞我只是把你壞心眼兒都揭開而已。」

「其實你只是想看我們搞的,然後自己爽是吧。」

「都有,當剛才那些也都是實話。」

「雖然我是衛校出來的護士但好歹也是學醫的,真想去研究一下像你這種出

賣老婆的男人腦袋是怎麼運作的。」

「人類對自己的瞭解還太少,特別是大腦。有時候我也會想為什麼。」

「想得通嗎……」

「想不通,像我這種人的,數量還不少……」

「沒有人去研究嗎。」

「不知道,或許有吧,只是沒有結果。我也只能從自己的推測中去猜,或者

看一些其他人說一些經歷再或者看一些所謂的,傳說。」

「說說看……」

「他們把這個叫做NTR,全名記不起了,中文叫做淫……淫妻欲。」說完

我側過頭瞟了一眼曉雨,她裸露的趴在後座上,兩隻雪白的手臂盤住,將自己的

俏臉埋在�面,還小聲嘟囔著,「天啊……」

「再通俗一點說就是戴綠帽了,但是和戴綠帽又有些許不同……」

「你怎麼懂那麼多!」

「啊……你喜歡看電影還不是會亂七八糟的查一大堆……還聽不聽?」

「說……」說完又把頭埋了下去。

「戴綠帽是配偶和別人發生了性關係,但苦主不管是自願的還是非自願的都

算戴綠帽,NTR的話,翻譯成中文就是「自己的配偶與他人發生性關係,自己

卻感到興奮」這是百度上的釋義,舉個例子來說就像是明天你被你哥操了但是卻

背著我那就是給我戴綠帽,如果我是提前就知道而且感到很興奮並且縱容你們去

亂搞那就是NTR。」

「別拿我我和我哥舉例子……我們還……沒……搞……」說道最後曉雨聲音

愈小,女性的矜持嘛,還是很誘人的……

「至於這種感覺是怎麼來的……就很難說了,比較靠譜一點的說法是一種類

似于心理學上一種心理的防禦機制,叫做……好像是叫反向生成還是什麼的。」

「沒聽過……不會這些……」

「我也不會,看過一些大概的介紹,這玩意兒意思大概就是說,我越是想這

樣,表現出來的卻越是與之相反,據說是一種潛意識出於危險信號的自我保護。

比如說如果我有著很深的處女情節,或者我很害怕你會對我不忠,那麼我的

大腦會自動把這些害怕擔心的情緒轉變為性欲……從而不再受到害怕擔心一類的

負面情緒的傷害。」

「……」

「很神奇吧……這也是傳說罷了……我不知道出處的……但是聽著也感覺蠻

靠譜……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我每次想到你被別人ooxx就覺得很興奮了……」

「……這是什麼道理,如果是擔心女人對男人不忠的話就能不應該讓自己的

女人出去給男人戴綠帽了啊……」

「據說潛意識是沒有邏輯的……潛意識只能感受到說這種害怕的感覺很他媽

煩,轉成性欲會很爽……」

「可歸根結底這中情緒還是因為害怕才產生的……如果真的發生了不是更害

怕了……」

「就目前情況看來好像不會……如果真的發生潛意識就會把這種更加害怕的

心情轉換成更大的性欲……應該是吧……」

「……好噁心啊。」

「是吧,人類就是這麼肮髒的東西。」接下來又是一陣沈寂,可能這些傳說

一下子讓曉雨有點懵懂吧。

回到家�,表哥趴在地上,吐了一堆……

「啊我草……」待曉雨拿來毛巾。「老婆你給他洗。」

曉雨白了我一眼,「真是腦袋有病了。」看著曉雨給他哥溫柔的擦臉,擦額

頭,用自己纖細的小手拖著表哥的下巴盡心的伺候著他,心�想著以後她不止要

這樣伺候他,還要用自己的肉體去伺候他。想到這下身竟也不自覺的擡起了頭。

「嘖,在想什麼呢!快去拖一下地。」

「老婆,要不要給他洗個澡啊。」

曉雨本想生氣,可是卻又不自覺的微微發笑,「哼,你不害臊我還不好意思

呢,而且我們倆一塊都不一定搞得定他,你算了吧你…」想想也是,這麼大一肌

肉猛男得有多少斤啊……而且萬一在浴室�醒了怎麼辦。

後來嘛,我們倆一路將表哥拖進了客房,吃奶的力氣都用了才將他太上床。

「呼……老公……你從明天開始也……跟著我哥去健身房吧……」

「……呼……那你養我啊……呼……」

「……」曉雨又是一頓白眼。

打點好表哥兩人一起去洗了個鴛鴦浴,這一刻我仿佛接近了神,何等美妙的

感覺。忽然又回想起,多少年前這個女人和我還只是形同陌路的陌生人,今天,

她翹起屁股穿著絲襪讓我給操了。征——服——感,這三個字不需要多說。

打完野戰,洗完鴛鴦浴,躺在柔軟的大床上身心都無比舒暢,但忽然又感覺

少了點什麼。「老婆,去穿上絲襪吧,我要摸著你的腿睡覺。」

曉雨正臥在穿上玩本本,側過頭來又一陣白眼,「你你你,得了快去吧。」

「不要,熱死了。」

「別蓋被子,腿露出來就行了。」

「不行,晚上會著涼的。」

「我給你蓋被子。」

「那就又熱了啊……而且我才不信你半夜起得來。」

「我去開暖氣!保持�溫。」

「……」

「去不去。」

「……」我唰的一下鑽進被子,打算對她的腳底發起瘙癢攻擊。

「呼你別亂搞,我去……哈哈。」

看女人穿絲襪是一種享受,是一種從眼睛到肉棒的全身心按摩。我坐躺在床

頭,曉雨坐在床尾,緩緩拿起一雙肉色,卻又微微帶紅的超薄連褲絲襪,將右腳

的絲襪一點一點的卷在手中,最後跌在一起變成一絲圈,她屈膝著,正要把絲襪

套往腳指頭,我喊住了她。「等等!把內褲脫了吧,太熱。」

只見她聳了聳右肩,回過頭來拋了我一個媚眼,站起身來背對著我,兩隻手

一手鉤住一邊褲腰,扭動著屁股緩緩向下拉動。我死盯著她的屁股,眼睛都不帶

眨一下。

她見我看的如此出神,內褲脫到屁股下方半邊便停住,左右搖晃幾下,回過

頭來媚眼如絲,「這……麼好看啊……」

「好看,別人說屁股大的女人都好色,我看這不是謠言啊。繼續脫。」

「噗哧。」曉雨媚眼一彎,嘴角一俏更顯小女人撫媚。這下她不止是搖臀擺

屁,甚至還微微向後翹起,直至整條內褲脫離了屁股,兩半光滑美白的屁肉立刻

脫離了緊小內褲的舒服,浪浪的彈動著。

「哦……名器……」我不禁感歎

曉雨脫掉內褲,忽然轉過身團成一團,向我扔來,我沒反應過來,也無意躲

避,小內褲正中我臉部,掛在我臉上。

用力吸一口,呼……那是一股剛洗完澡出來後的溫暖和香氣,又帶了點女人

身上特有的體香,還有來自於曉雨陰道內的騷氣,也沒有躲過我敏銳的鼻子。想

著這點小布料剛才還裹著曉雨的屄,現在卻在我拿在手�聞就讓人興奮。吸了好

一會兒,拿開內褲發現曉雨已經穿好了一邊絲襪,正準備套上另一邊。

「轉過來面對我。」

「穿絲襪也要看。」她嬌嗔著。

「就是要看。」曉雨很聽話的就轉過身來,沖著我擡起右腳,動態扭捏的緩

緩彎下身子將卷成一圈的絲襪套在無根可愛的腳趾上。「再坐過來一點。」

「變態,」說著曉雨像我這邊挪了挪,那只擡起的美腳已經就在我鼻頭前幾

釐米處了,「喏,聞吧。」我湊過臉去細細品味著。

「老公……為什麼會有你這樣的這麼喜歡女人的腳和絲襪啊……有點像樣的

解釋嗎?像……淫……戴綠帽那個類似的……」

「你剛才想說什麼,淫妻是嗎?說一遍。」

「……不說。」

「說一遍我告訴你為什麼。」

「淫……淫妻。」

「嗯,其實我也不知道」曉雨聽後立刻用她穿好肉絲的腳掌打了我一耳光。

「嗷!你敢打我?!」我故意提高一些嗓門,抓著她的絲襪腳又是親又是舔

的。

「嗷………」

「你不是說打耳光太侮辱人了的嗎!這下又打老公?!還他媽的用腳…打?!

我操你媽的!」我又稍微提高一些嗓門,裝作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我知道她

不會害怕的,我生氣時是什麼樣子她也太瞭解我了。

曉雨饒有興趣的也裝作好像被我恐嚇到似的,扭了扭身子,用自己的肉絲腳

輕輕撫摸著我的臉。「對不起嘛老公……人家剛才激動了一下……」

「你打算怎麼補償我?!」

「你想要怎樣嘛…………」

「下次也讓我打你一耳光!」

「嗯……一定要這樣嗎。」

「一定要!不然老子心�不平衡!」

「嗯……好吧……是人家錯了。」呵呵,我心想著,曉雨果然是個M,她這

回妥協讓我打耳光其實是自己心�也有點渴望的吧。

「嗯好……剛才我話還沒說完就給你打斷了。關於戀足戀絲一類的癖好還真

不好說有沒有人回去專門研究。不過我估計沒有吧。」

「為什麼?」

「像這種癖類的問題應該沒有吧,就像你喜歡吃魚我喜歡吃蝦,這中胃口問

題有必要去研究為什麼嗎。」

「不一樣的吧,像你這種現象更多的應該算是心理變態……」

「不是變態……反正就不是啦……原因我也說不清,但是大概是類似於條件

反射那種情況吧。」

「聽不懂,講通俗一點。」

「這個也有很多假說,不過靠譜一點的感覺也就只有條件反射,比如以前有

一些什麼偶然的事件發生,導致我把女人的絲襪和性興奮聯繫在一起,形成了條

件反射,再反反復複多來個幾次就形成了戀足癖和戀絲癖。據說這些東西也都是

刻印在潛意識�的……想要揮去……基本無解,就和毒品一樣。」

「……感覺好可怕啊……」

「沒有啦,一種癖好而已。總的來說這種說法還是比較靠譜的,我小時候也

有過類似的經歷。忘了具體是幾年級的時候了,有一次去和同學去打球,去之前

在街邊吃了點麻辣串,估計那東西也是夠不乾淨,後來打球出汗加上天又有點冷

,回家就感冒發燒了,一整天吃的東西全吐了出來。再後來直到現在,我看著麻

辣串就想吐。」

「哦……好神奇哦,這麼說來……我也有……」

「有啥。」

「不告訴你…」

「你不說我以後也有機會知道。」

「切…。」

「不信你看著辦吧,和我打賭你從來沒贏過。」剛說完曉雨又用她的肉絲腳

打了我一耳光。

「你這婊子看我下次怎麼還給你!」說來我挺想現在就一巴掌打過去了的呢

,但是覺得她應該沒這麼快就能接受,還是等著下次和她愛愛的時候再趁機吧。

今天是不行了,剛才才影樓�和她搞野戰……昏昏欲睡。

忽然想起表哥和根巨之間的微妙關係,放下曉雨的肉絲腳,打開本本。

「想看什麼呢,別老是看一些色色的東西啊……啊。…呼……我先睡了。」

「知道知道了。」我隨口應和著,打開qq,不線上。

艸,我倒希望他現在線上的,麻痹的,快證明給我看啊,給我點證明說表哥

不是這個什麼卵根巨啊。打開網站,好友列表,也不線上。

草草草,我該怎麼辦。再三思索,我決定還是先裝裝傻,不管表哥是不是就

是那個論壇�的根巨,是或不是我都裝作一無所知,看看表哥和根巨分別有什麼

動作。

如果是的話……或許再過一陣子我真的可以和他挑明來和曉雨3p了……如

果不是,那就一切照常,讓曉雨和表哥搞上,本也就是我想要的。總之,我還需

要多一點時間來確定他們之間的關係。

草草幾行字簡單給他發了條資訊,和他說了下今晚發生的事情,想著這幾天

內發生的點點滴滴,腦子有點超過了負荷,懵懵懂懂的就睡去了。

第二日起床,發現醒的好早,印證了我媽那句話,你心�有事兒你就覺得記

得起第二天要起床的了。我推了推她。「老公……」

「哦……你醒了的啊。」

「早就醒了……」

「才幾點啊這……今天你幾點鐘上班?」

「9點……現在幾點……」

「8點多了。還有半個小時。」

「是一個小時。」

「半個小時。」

「你初中才開始學的數學吧……」

「你不還得去你哥那兒嘛,要花半個小時吧。」

「你還惦記著啊……」

「你不惦記?快去吧。待會兒沒時間了。」

「老公……」

「啊。」

「你不會後悔吧。」

我看著曉雨,搖搖頭,「放心吧,就是我讓你去的。」

「你喜歡我和別人上床是嗎。」

「嗯……」

「會心痛嗎……」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說心痛她就不好去了,說不心痛那

是自尋死路。「痛並快樂著……」

「你愛我嗎?」

「愛!」

「真的嗎?」

「真的!這要換成個我不愛的人這種刺激就沒有了!」

「那……我和我哥睡了,你不會後悔吧。」

又來了……「不會!我會更愛你。」

「不會嫌棄我吧。」

「不會!」

「不會不要我了吧……」

「你永遠都是我好老婆!」

「……」

「……」

「我愛你!」曉雨在我雙唇上親了一下,我立刻回吻。「我也愛你!」

「那我去了……呼……」曉雨的語氣中已明顯的帶著微喘,也許對於準備要

面對的事情正給她高強的壓力,面臨著出軌和亂倫的雙重打擊。「我……就穿這

樣去嗎?」我看了看曉雨的身子,上身只有一件三點式胸罩,巨大的D罩巨乳除

了乳暈部分被遮住,其餘部分基本都暴露在外,下身只有一條肉色的連褲絲襪,

濃密的陰毛覆蓋在陰阜上,從褲襪中調皮的竄出幾根,在超薄的絲襪下整片陰部

一覽無餘,甚至能夠清楚瞧見兩片緊閉的陰唇形成一個W形。

「就這麼去吧!」

「我要怎麼和他說啊……」

「就說我在家,我昨天的活還沒幹完已經出門了。」

「嗯……」曉雨起身,下床,兩半屁股一浪一浪的,豔麗的畫面立刻讓我腦

袋充血,借著晨勃的效應更加的堅挺。而一個晚上沒有蓋被子的我也讓這一切暴

露在空氣中。

「你看看你,要不要我先給你解決……」

「不了!快去你哥那,不然時間不夠。」

「嗯……我晚上回來補償你……」說著曉雨走到門口,到門前時深吸一口氣

,似乎在下著最後的決心。當她轉動門把手那一刻,我躍起抱住了她。

「啊……幹嘛,不捨得了啊?」

「……痛並快樂著,我就在門外聽,別讓他跑出來了,大聲點。」

「嗯……你穿好衣服,一定要在他弄完之後馬上出門,那……我去了!」說

著把我的手推開,扭動把手,她掰開我手那一刻,我似乎有了種被曉雨拋棄的感

覺,可是又伴隨著各種奇異的,前所未有的感覺,各種神經刺激著我的大腦讓我

感覺有些眩暈,忽然有些站不穩而扶住了牆。

曉雨走在前面,而我則虛掩著門,以免表哥突然出現看見我。

看著曉雨短短的幾步路卻感覺和長征般遙遠和艱辛,待她行至客房門前,她

又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最後扭動把手,當門打開那一刻曉雨全身一顫,猛的埋

下了頭,一手遮住乳房一手擋在了陰戶前。而同時,我清楚的聽到客房內出現了

動靜。

曉雨豁出去似的,立馬沖入房內,反手「嗙」的一聲關上了房門,房內一陣

悶響,隔的太遠聽不清楚,我又不敢現在出去,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激動和疑惑,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房內似乎平靜下來之後我才輕輕推開房門,躡手躡腳的來到客

房門前。

蹲在門前,耳朵緊貼著木制房門,而在門的另一側,我的妻子,曉雨正穿著

三點式比基尼內衣,肉色褲襪和她的表哥淫亂著。他們現在在做什麼呢,已經操

上了嗎。還是依然在做前戲,剛才曉雨都給表哥說了些什麼,表哥的反應如何,

我乾咽了一口,繼續側耳偷聽著。

「嗯!……」這是曉雨的呻吟。

「真的沒關係嗎……這樣不太好吧……」

「沒事的……只要你喜歡我……」

「昨晚……是我……對」表哥的話被突然打斷的,曉雨和他吻上了嗎……肯

定是吧。

「說了不要再提了,愛我。」

「你沒告訴他嗎……」

「這怎麼能告訴他,你喜歡我喜歡就好了……」

「可是這樣家�人……」

「嗷…別說了,愛我,快愛我……」

「嗚……曉雨……你喜歡我嗎?」

沒有聽到曉雨的回答,「我就知道……那你還愛他嗎?」

「嗯……他對你很好……」怎麼感覺表哥像是在自言自語……「好吃嗎?」

草草草,原來曉雨在給他口交,不是要操逼的嗎?這會兒怎麼咬起來。

「嗯……嗯……」我儘量貼著木門,又滑過門縫那一側,試圖聽到更多。

「你舌頭真靈活。比你嫂子還厲害……」

「嗯……」

「舒服嗎?」

「真舒服,」

「老實說,你以前有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給你用嘴……」

「沒有……」

「那有沒有想像過……我……給你用嘴的場景。」

「……」

「老實回答我。」

「……有……」

「呵呵。」

「呵,從小就有了,在遇到你嫂子之前每次用手都會想起你。」喔!……哥

哥從小就想著幹妹妹。

「對,馬眼周圍,再多舔那邊。嗚……真爽。」

「曉雨,你樣子真賤,最喜歡這個樣子的你了,以前總是在想你在床上會是

什麼樣子的,現在終於看到了。」

「前兩天聽到你和中原在房間�做愛,我就想像著你的樣子打手槍,唔……

真爽……再舔一下卵袋。」

「真聽話……你奶子真大,比你嫂子的還大。唔……你每天都穿絲襪和中原

做嗎?」

「哦……嗯,他很喜歡我的絲襪……還喜歡……舔……我的腳。」

「我也很喜歡絲襪,你的腳臭嗎?」

「你討厭。」

「我就喜歡有點點酸臭的,來躺上來,69會嗎?」

「……嗯……」之後便是一陣床上翻湧的吱呀聲,曉雨和他哥在玩69……

就隔著一扇木門,表哥在給我妻子舔屄,老婆在給表哥吃雞巴……哦……

「你的腳果然有點點酸酸的,正是我喜歡的那種呢。」

「以後也穿絲襪給我看好不好。」

「嗯……嗯……」聽不清曉雨是在答應他還是在吞雞巴嗯嗯啊啊的。

「曉雨,我想幹你。」

「嗯!……嗯……啊!……我快沒時間了,我晚上再給你!」

「好!再快一點,我要來了。射你嘴�好不好!」

「嗯!……」

聽到這�,我已經不能繼續蹲在門外了,我起身回睡房,匆匆套上衣服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