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小子與嬸嬸

帥小子與嬸嬸

丈夫洗完澡進入床上後,慧娟撒嬌的甜蜜的抱住老公。纏住裕豪的腳,將腰挺出,這個動作很自然的就是要求『抱我』的意思。

「喂!勝博住在這裡。」裕豪苦笑的撫摸著慧娟豐滿的屁股。

「不要緊,一定睡了。」

「會被慧娟的叫聲吵醒的。」

「我不會叫出聲的,好嘛!老公!」慧娟解開胸前的鈕扣,將裕豪的手拉至乳房。

「妳才不可能不出聲。」

「絕對不出聲啦。」

「妳自己這麼認為,但你總是發出尖叫聲,下次錄起來讓妳聽。」

「哼!你好壞!」才這麼說慧娟就發出甜美的叫聲,裕豪正吸著左乳。

「看!妳還是出聲了。」

「因為嗯老公再再吸用力一點,這邊也」慧娟抓住右方乳房並推出。

「讓勝博聽聽妳的叫聲好了。」裕豪邊說邊吸著右乳,用舌尖旋轉著乳頭,越來越有快感,慧娟喘著呻吟著。

(讓勝博聽)可能因為勝博的存在而更刺激了慧娟的慾望。

勝博才十九歲大學一年級是裕豪的外甥。在學校附近租房子一個人住。今天是星期天,所以來玩。通常都吃外面或自己煮泡麵較多,做牛腩、炸雞、通心粉給他吃就吃得一乾二淨。以現代學生來說,算是難得的,純情且不多嘴也不標新立異,瘦瘦高高、白白地戴著近視眼鏡。長得平平凡凡不像很有女孩子緣的臉孔。

可是他年輕的肉體對慧娟來說很耀眼,從衣服外表就可看出和中年的丈夫完全不同。看著勝博的身體及今天半天來的交談,不自覺的刺激著慧娟女人的部位,不與丈夫做是不行的。

已快零晨十二點了,勝博睡在隔壁客房。到剛剛為止還在看電視,拿了幾本雜誌回到房間去了。不知睡著了沒?莫非他正在等待著叔父和嬸嬸晚上的辦事,正豎立著耳朵在等著。如此想著的慧娟因丈夫脫掉晨袍,將臉入下腹部,內而發出叫聲。

「好啊好啊老公就是那兒好爽」

裕豪的舌正規律的愛撫著敏感的花蕾,慧娟的兩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乳房。此時,床尾邊傳來卡喳聲,像是開門的聲音,慧娟輕輕睜開眼看。

(是勝博)門外躲著穿著慧娟的藍色睡衣的勝博。

(哇!好丟臉!)慧娟漲紅了臉,停止了叫聲,裕豪因兩耳正被慧娟的兩腳遮住而沒聽見。況且整屋內都是慧娟的淫叫聲。

(勝博在看)害羞的同時,慧娟感到興奮,剛停止的呻吟聲,好像是故意讓他聽見似的大聲起來。

「哦!老公給我..也讓我用嘴來愛你。」慧娟急促的呼吸的說。

「妳想吻我的雞巴嗎?」裕豪故意說。

「是,老公,給我!」

「好,我們互舔吧!」裕豪將身體位置逆轉跨過慧娟的臉,讓慧娟含入嘴內吸吮著。

「啊爽」裕豪快感的呻吟。

「慧娟最近越來越棒了,我快要射精了。」

慧娟用舌頭又舔又轉又吸,用唇含著、用臉摩擦著,這樣有說不出的興奮。這樣淫蕩的光景,勝博正在看著並且感受著。

相互愛撫一陣後,裕豪好像快忍不住了,而趕緊將身體位置恢復正常,一口氣的插入慧娟的裡面。

「啊嗯好」

裕豪的上半身起來,將慧娟的兩腳用手抓著,有規律的開始抽送。

「老公嗯好這樣擡著腳好害羞啊好深頂住裡面好爽」

淫蕩羞恥的做法,讓年輕的勝博注視,對慧娟而言又新鮮又刺激。達到甘美的高潮而發出狂喜的叫聲。

星期一也是假日,勝博決定星期天再留一晚。晚上裕豪與慧娟又做了。連續兩天是很少的事。

「勝博會聽見的。」

「不要出聲就是了。」

「真的嗎?試試看好了。」

雖如此的對話,但因勝博睡在隔壁之故,對兩人都形成一種刺激。

這晚,勝博又來偷看夫婦交歡了。裕豪還是沒有發現。慧娟將注意力集中在門外,而真正開始做愛後,也無法去注意了,慧娟是在正常體位之後,背後體位之時,才發現到門外的隙縫。

星期一。裕豪一早就出去打高爾夫球了。勝博今天中午會回去,下午與朋友有約。快到中午勝博才臭著臉起來。吃完慧娟做的咖哩飯、沙拉等早餐後,又無言的回到房內。

今天勝博回去後,就很久無法見面,想到這點慧娟覺得有點寂寞。住這兒最後一天了,想好好的聊一聊,但也沒共同的話題,勝博又不知為何原因,而心情不好。思春期中的男孩,就算是親生母親也難以了解。

慧娟沒有小孩也沒有弟弟,身邊沒有像勝博這般年輕的男孩,所以對慧娟而言,因不瞭解,又好奇,同時刺激著她。

(對了,昨夜的事我來糗糗他吧!)嘻嘻的偷笑著,慧娟將家事都整理好,往勝博的房間走去。站在門外輕輕敲門。

「我進來了哦!」說著打開門進去,勝博還躺在床上看報紙,棉被等都尚未整理。

「勝博一回去就會寂寞。」

「是嗎?」勝博看著慧娟,毫無表情的回答。

「下次再來玩吧?」

「嗯!」

「唸書也好,遊玩也好,都要好好加油,勝博明年就二十歲了。」

「嗯!」

「對了!都快二十歲了,勝博還是那麼小孩子氣。」

「為什麼?」

「與其說小孩子氣,該說是沒有教養。」

「到底是為什麼?」勝博粗魯的翻閱著報紙。

「昨晚的事嘍!」

「昨晚什麼事」勝博的表情動了一下,慧娟看著他的眼神繼續說:「勝博偷看了我們夫婦做愛吧?」

「我我才沒有!」勝博將新聞翻開,遮住自己的臉。

「你敢說沒有?」

「當然嘍!」

「門被打開了耶!」

「叔叔沒有關好吧!」

「我看到勝博的睡衣了!」

「妳的錯覺吧!」

「勝博!」

「什麼?」被慧娟的口氣嚇到,勝博開始慌張了。

「不可以說謊,這種話是大人對小孩子說的。勝博你還是小孩子嗎?」

勝博搖著頭。

「你說實話我就原諒你,昨夜你在房門外,偷看對不對?」

「對不起!」好像小孩向媽媽認錯一樣,聲音和表情甚是可愛。

「為何要這樣做?」

「為為什麼?」

「這是不對且羞恥的行為,你應該知道才對!」

「是的」

「以後你還是可以來住,但不可再犯同樣的錯了。」慧娟溫柔的說。

勝博擡起頭來。

「我只是想看看罷了!對那種行為很有興趣,因為我我還是童貞嘛!」

「!」

慧娟因吃驚而說不出話來,怎麼也沒想到勝博尚是童貞,長得帥,且體格都已是大人,現在的大學生大多已有經驗,而且初體驗大都在高中時代。

比起十年前來,這種事的機會也多,所以認為勝博就算是沒有豐富的經驗,但也該做過幾次了,當然也早已有了初體驗。當然開始就不認為他經驗豐富。接著,勝博又說了更令人吃驚的話。

「十九歲還是童貞是很丟臉的,可是我一定到了二十五、三十歲,一輩子都還是童貞,因為我的身體異常。」

「怎麼一回事呢?」

「我不想說!」

「勝博,你一個人煩惱也不行,說出來看看,說不定我能幫你。」

慧娟發出嬸嬸溫柔的關心。同時也對勝博的童貞感到新鮮好奇。

「我的陰莖無法成長,還是像小孩子。」勝博低著頭,小心羞澀的說。

「你的意思是說?就是興奮也不會變大嗎?」

「是會變大可是」

「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呀!」慧娟的視線,不自覺的注視著勝博的股間。

「可是形狀跟顏色」幾乎無聲的勝博刺激著慧娟的母性本能。

「有跟誰比較過了嗎?」

「是沒有,可是交往過的女友說過,十九歲的男人,應該怎麼說,就是形狀不同。」

「形狀不同?大家的形狀都一樣呀!」慧娟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是整體,只是一部份。」勝博生氣的回答。

「一部份?」

「就是唉!不看是不知道的。」

慧娟心跳一下,要看才知道,不就是要看性器的意思了嗎?(童貞的陰莖當然想看嘍!)心中低語著,慧娟輕咳了一下。

「被女朋友說那部位的形狀奇怪,所以你失去了信心」

「是呀!因為被她輕視,所以也就無法做愛了。」

「女朋友幾歲?」

「同年齡!」

「那不是性經驗還算少嗎?嗯我是大人了,勝博,把褲子脫下來我幫你看看!」

「咦!不用了」

「有什麼好害羞的?我和你差十一歲,更何況我是嬸嬸,不給我看看,到底正不正常很難說。」將內心的與奮隱瞞起來,慧娟像個老師般的說。

「說不定是女朋友不會看,勝博的身體根本就很正常,若因此而煩惱絕望,一輩子都童貞,那太沒意義了。」

勝博點點頭,背靠著牆壁將睡褲一起脫到膝蓋下。慧娟看了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慧娟一看到性器就非常的興奮,勝博的陰莖朝向天挺立著。

「一樣嘛!勝博的和大人一樣很了不起啊!」

慧娟的聲音很高亢,一伸手就可摸到了,第一次看著童貞的陰莖。有點粉紅色且帶有光澤,像是新鮮水果般的放出甜美的香味。

「可是這個地方很小,應該是再出來一點,再一點才對吧?」勝博指著陰莖前端。

「你這麼說好像」慧娟伸出手去摸著陰莖的前端,身體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我的身體還是有問題,像小孩子長不大。」

「才沒這回事,這麼大就已足夠了。這邊能勃起到這麼大根就是大人了,這應該是個人差異才對。」慧娟想起丈夫的陰莖,前端好像也不大。

「真的嗎?」勝博追問。

「真的!何況小孩子那會這麼硬!這麼大?更不用說勃起了。」慧娟臉上熱氣上昇,紅著眼,不自覺的握著陰莖的手指開始撫摸。

「真的好棒好壯!」慧娟邊說著邊用五根手指頭握著開始動。

「啊哦」勝博低聲呻吟。

「怎麼了?勝博,哎呀!我在做什麼?」紅著臉匆忙的將手放開。

勝博將慧娟的手用力抓住靠近自已。

「呀!不行啊!做什麼呢?勝博?」

勝博強迫的,將慧娟的手握住。

「嬸嬸呀!我想要有初體驗,我想成長為大人!」勝博脫下在膝蓋上的睡褲與內褲,抱住慧娟瘋狂的親吻著,找尋著唇。

四、

「等一下,勝博」年輕男孩的體味令人發狂,慧娟躲他的唇。

「我們是嬸嬸與甥姪的關係,你要忍耐,相對的。」慧娟跪在他的股間之前。

「用嘴替你弄好了,知道吧!這樣來解消你的慾望好了。」

「呀!嬸嬸,怎麼喔」

慧娟將陰莖整個含入嘴內吸吮著。(好吃)瘋狂的吸吮著,用舌頭纏繞著。(童貞的陰莖)內體上與精神上都深受感動,一股熱氣沖到頭上,花蕊已濕了,勝博快感的呻吟著,這個聲音刺激著慧娟,用唇部包裹著上下的搖動。

「啊哦那樣做太爽了啊」勝博慌忙的抓住慧娟的肩想將腰部往後挪。

「會,會出來呀」才這麼叫著,陰莖就激烈痙攣著,白色的液體直射入慧娟的口中,咕嚕的喝下兩口。

慧娟的呼吸聲很急,仍繼續的將陰莖含在口中,畢竟是年輕男子,陰莖還是沒有縮水。慧娟全身像被火燒似的熱。(這個如果放入裡面)花蕊的柔壁因慾望而瘋狂。

「勝博,我受不了」慧娟說著將勝博壓倒在床上。

「我的身體已忍耐不住了,你看看,放進去,插進去,進來吧!啊」自己也不知在說著什麼沒有一點頭緒,慧娟匆促的將內褲褪下,捲起裙子露出白色屁股,跨在勝博的腰上。

「一次就好了,兩個人的秘密,讓勝博嚐嚐甜蜜的滋味」自言自語的說,慧娟將勝博怒張的東西引導至濕潤的花蕊,慢慢的將腰落下。

「啊好好爽!」

「嗯好棒」慧娟將兩手放在他胸上,挺著腰。勝博的手則抓住慧娟的屁股。

「如何?勝博這就是男女的性啊好好爽!」

「太棒了,這麼舒服又要射精了」

「還不行,再用力插進去一點,啊好爽」慧娟的上身彎成弓型,白色的屁股前後激烈的搖動。慧娟因年輕童貞的肉體,而失去理智。

「嗯!讓我吸這個乳房。」在勝博臉上搖晃的白色豐滿乳房,勝博用兩手握住,浮起臉吸吮著。

「好」慧娟口中甜美的叫聲,乳房被吸吮的快感使得花蕊更灼熱。慧娟更加瘋狂激烈的扭動著屁股。

「吸吧!吸吧!啊我快出來了勝博,出出來了」慧娟全身硬直而痙攣的達到甜美的高潮境界。

「啊我也出來了」勝博叫著挺起腰,射出男人的精液。

慧娟無力的倒在勝博身上,喘著氣而不動。

「再做一次!」勝博抱住慧娟,慧娟喘著氣尚無法停止,呵呵的笑著。

「我想從背後的體位做做看」他用大人自信的口吻說著,離開慧娟的身體將她轉向背面。

「呀!太羞人了,這種體位,勝博,啊」光著下半身將白色屁股擡高的體位,使慧娟既羞恥又興奮。勝博抓著慧娟的屁股,立刻準備插入。

「這種體位最適合像嬸嬸這種淫蕩的妻子。」勝博也興奮的將憤怒、潮濕的陰莖,對著花蕊一口氣的埋了進去。

「啊哦」慧娟尖喊著,勝博從一開始就激烈的搖動著腰。

「啊受不了的刺激像在強姦一樣」

「好啊勝博最棒嗯啊再再用力刺..用力刺」慧娟瘋狂的嘶喊著,儘量擡高屁股,忘我似的淫亂。

當夜,躺在床上打著哈欠的裕豪說。

「今晚勝博回去了,我們就乖乖的睡吧!」裕豪自言自語。

「唷?老公這麼說,好像是因為要給勝博聽,才努力做愛哦!」慧娟坐在化妝台前,笑著說。

「的確因為隔壁有勝博的存在,引起你的刺激吧?」慧娟內心想著何止被聽,都被偷看到了。

「妳那麼瘋狂,也是被刺激的吧!」

「有一點!」

「對勝博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他還是童貞吧?」

「這種事我怎麼知道?」慧娟心中想著,我已使他變成男人了。

「休假都來這邊住,應該連女朋友都沒有吧!他和我不同,沒有女孩子緣。」

「這麼說好像你很有女人緣?」

「當然!我在勝博這年紀時,就有情書、有禮物、也有女孩打電話來,就因為太有女孩緣而苦惱過。」

「我不認識大學時代的你,怎麼吹牛都行。」

「比較起勝博就不行了,明年都二十歲了還是童貞。」

「這個時代來說算是稀少的了。」

「不,說不定他早已經體驗過了。」

「是嗎?」

「最近的年輕人都曉得欺騙大人的技巧。」

「勝博才不會」

「假裝是處女的女孩多的是,假裝是童貞、純情的少年,勝博已不是少年了,何況又長得那麼帥,說不定就是這種手法。」

「那麼說,勝博不是童貞嘍?」慧娟敷著臉轉向老公。

「喂!幹嘛那麼認真。」

「沒有呀!」

「就是嘛!連慧娟都認為勝博是童貞而高興,不知道女人的年輕男孩是可愛的,勝博就是利用這種女人心去欺騙年長的女人或人妻吧?」

「是嗎」慧娟不滿的口氣。煩惱著自已陰莖的勝博,那麼漂亮的粉紅色,不可能不是童貞。

「來這裡的勝博是純情的童貞男孩,說不定在朋友的面前高興的自誇著如何跟女人做愛的經驗呢!」慧娟不懂,童貞並沒有物理上的證據,只是主觀而已。

(對,勝博一定是童貞沒錯。)慧娟想著將敷臉面膜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