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那一株美麗的格桑花 作者:蔫不唧

忘不了,那一株美麗的格桑花 作者:蔫不唧

 

作者:蔫不唧

 

 

 

一亞拉索……

「亞拉索……」

高亢的女高音,熱烈奔放,充滿了穿透力。

每每一聽到這首《青藏高原》,我的思緒,就會不由自主的,進入到那個年

代,那個充滿了激情與憧憬的歲月�,也帶出了我心底的一段傷痛,往事,不堪

回首哦。

那時,我大學剛剛畢業,憑著一股子天生牛犢不畏虎的勁頭,來到了西藏,

我早已憧憬的地方。

說起西藏,腦海�不由得記起了那些陰森恐怖的奴隸社會,最原始,最低等

的社會。

有著瘦骨嶙峋的奴隸,還有揮舞著皮鞭的奴隸主;長大還知道了,那兒還有

活佛,天葬等等的東西。

不過,最為雄偉的,最最令人嚮往的,還是那布達拉宮,古老的宮殿。

於是,不知道是命中註定,還是命運所然,我來到了西藏,並且在這�一駐

就是許多年。

我從事的是醫療事業,到了西藏又被分配到基層,而在西藏這個地方,老百

姓居住分散,因而我就經常到處去出診了。

在一個叫格桑的地方,我認識了一戶人家,男主人叫木錯,而女主人叫央金

,還有一個十四五歲的女兒,叫卓瑪。

格桑地方比較窮困,當地人大都靠打獵為生。

日子過得緊緊巴巴的。

認識他們的過程也很簡單,就是一天夜�,卓瑪突發急病。

在得知情況後,我連夜騎馬趕去。

卓瑪得的是急性腸胃炎,經過我的處理後,很快的,就減輕了痛苦。

臨走的時候,我不但減免了他們家的針藥費,還留下了一些錢,讓小姑娘買

點營養品。

幾個星期以後,就在我基本淡忘了這件事的時候,木錯帶來了一頭黑熊,說

是才剛剛獵到的。

我不要,但木錯怎麼說也不答應。

無奈,我只有掏錢,作為酬謝。

木錯不收,我只說是給卓瑪的營養錢。

幾年過去了,卓瑪也逐漸長大了,她高挑的身材,渾身充滿了青春的活力,

紅中透白的臉蛋,高聳的胸脯,渾圓的屁股,纖細的腰肢,無一不在訴說著一個

青春少女的美麗。

一天,卓瑪被他父親派來,請我去他家做客。

一路上,穿山過林,走過了許多地方。

此時,正值夏季,漫山遍野的,四處開滿了野花,其中一種,高挑的身姿,

碧綠的苗桿,五顏六色的花瓣,尤顯嬌嫩。

卓瑪告訴我,這種花,就叫格桑花,她很喜歡。

看著卓瑪那副著迷的模樣,我采了一把,遞給了卓瑪,還將幾朵花,插到了

卓瑪的頭上,小卓瑪欣然的接受了。

看著卓瑪那美滋滋的樣子,我也高興了。

哇,好鮮,好艷啊,也不知道是人美,還是花美。

但見人映花兒艷,花顯人更靚。

這正是:花映人,人襯花,妙齡少女勝過花。

我呆住了。

二做客1卓瑪家,坐落於一片山谷之中,向陽之地。

這�的人家,大都散居,兩家之間,相隔不遠,但又各自為政。

這�的人們,大都打獵為生,打獵之餘,還種植一些穀物,用來果腹。

在一陣陣狗吠聲�,我進入到了卓瑪的家�。

這是一座用木材、土坯混合材料製作出來的房屋,雖然並不高大,但比較結

實,更皆冬暖夏涼。

卓瑪家豢養著許多大型的狗狗,體型碩大,據說,是打獵的好幫手。

聽到狗吠,兩位主人迎了上來。

男主人木錯,高個子,紅臉膛,說話高聲大氣,大約四十七八的模樣;女主

人央金,嬌小玲瓏,未曾開口就笑瞇瞇的,說話低聲細氣,年紀約莫四十一二。

我同卓瑪一同進了屋。

被熱情的招呼坐下,接著,女主人捧上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酥油茶。

趕了那麼遠的路,還真的有點渴了,看著上好的酥油茶,也就不再客氣,端

了起來,就是一口,哦,好香啊。

來到藏族地區,喝酥油茶是必須的,也是這�的主要飲料。

只不過,我一般不喝,一來沒那個習慣,二來製作比較麻煩,只有到了當地

老鄉家�,才可以享受到這個美味。

還不得不說,許多人,特別是外地來的女孩子們,不太喜歡這個味道。

卓瑪家的酥油茶,那口感可不同於一般,於是,在我接連喝完兩碗之後,就

向女主人討教製作的法子。

聽到我虛心的問話,央金高興極了,她笑瞇瞇的說道:「我的酥油茶,許多

人喝了,都說好。其實也是用很普通的東西弄的,只是除了有酥油、茶葉、紅糖

,鹽巴以外,我還加了格桑花、麻子、松子、山核桃什麼的……」

怪不得那麼香,清香�還夾雜著一絲絲的回甜。

正說得高興,男主人端上了慰客用的好東西,那是用一口大吊鍋盛著的一鍋

湯,�面鼓鼓囊囊的裝了許多東西,除此以外,還擺放有許多肉幹、青稞面,奶

酪什麼的。

接著,男主人提起了一隻偌大的葫蘆,向面前擺放的一溜三隻碗咕嘟咕嘟倒

滿了酒。

他端起了一隻碗,向著我說:「尊貴的客人,請!」

說著,端起一碗酒就一幹而盡。

看著豪爽的主人,我可是一臉苦相。

別的麼,還好說,可這個酒麼,喝多了可是會醉人的。

但藏族人,你可是不能得罪的,他們耿直,實在,如果稍有唐突,那就不妙

了。

但現在這個情形,又不能不應付,雖然一路上我有所準備,但這種場面……

沒奈何,我只有一咬牙,一跺腳,拿出了男子漢的氣概,端起了酒碗來。

男子漢的氣概,怎麼說呢,那就是項羽的「力拔山兮氣蓋世」。

酒碗�,清澈透明,泛出了一股清香,那清香甘洌,沁人心脾,猶如旱天碰

到了一泓清泉,涼絲絲的。

一口喝幹,酒液倒也不辣喉,相反,苦澀�居然泛起了陣陣的回甜。

只是,一碗酒量多了點,我氣喘得不順,嗆了起來。

沒成想,男主人居然對我伸出了大拇指,女主人則在一旁笑瞇瞇的說:「實

在不能喝,那就悠著點。」

卓瑪一直在旁邊,眼勾勾的看著我,這時,好像是才放下了心一樣,用叉子

叉了一大塊吊鍋�的東西,放進了我面前的碗中,柔聲說道:「大哥哥,吃吧。

男主人又為我倒滿了酒,自己幹了一碗後,說:「我們藏族人就是這個脾氣

,喜歡直來直往,你看得起我,我就尊敬你。這樣吧,酒你隨意喝,這肉,你可

要多吃。」

說著,他稍微的湊近了我說:「你嘗嘗,這個就是你們漢人最喜歡的熊掌了

,看看好吃不好吃。」

啊,我這才知道,我碗�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山珍——熊掌。

於是,我拿起了面前的叉子,刀子,準備開始割肉,好家夥,那熊掌,可是

一整個的。

看到我笨拙的樣子,卓瑪找了一雙筷子,遞給了我,只是在交接的時候,我

碰到了她的小手,軟綿綿,熱乎乎的。

山珍就是山珍,那熊掌吃起來,雖然沒有多少滋味,可那嚼勁,卻是什麼肉

都比不過的,還有就是,那肉嚼著嚼著,竟然會也嚼越香,捨不得咽下去。

就這樣,喝口酒,再吃口肉,吃口肉,再喝口酒,時間,就這樣一一消逝了

,留下來的,只有話了。

那天,我說了多少話,說了些什麼話,大都記不得了,只是,到了最後,女

主人捏了糌粑叫我吃,我才發覺,天,早已黑了下來。

要回駐地,似乎是不可能了。

就在我一籌莫展的時候,女主人笑瞇瞇的招呼我,說是我的床已經鋪好,今

晚就在這�住一宿。

我點頭答應著,跟隨著女主人去到了�屋,那�,卓瑪在一旁忙碌著。

三做客2一陣陣的焦渴,將我從熟睡之中拉出,舔了舔嘴唇,好幹,嘴�,

是苦苦的,只有鼻息,還是那麼的幹熱。

我舉頭四顧,黑咕隆咚的,只有身下,軟綿綿的觸感,才使我回憶起,我是

到了卓瑪家做客的事實。

好想喝水啊!可到哪兒弄水呢,在別人家�,而且是不太熟悉的別人家,誰

知道哪兒有水呢。

算了吧,等到天亮就好了。

我擡起手,看了看腕錶,才淩晨兩點呢,距離天亮還有好幾個小時,睡吧。

就在我重重的翻了個身,想繼續睡覺的時候,附近不遠處,一聲脆嫩的聲音

傳了過來:「大哥哥,想喝水嗎?」

啊,久旱逢甘雨,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了吧。

我的精神立即集中了起來,馬上坐了起來,回答道:「是啊,好渴!」

只見一點微弱的亮光閃過,立即,一點燈火飄搖了起來,緊接著,就看到了

卓瑪,俏生生的立在了我的面前,她的手�,捧著一隻碗。

我接過了她手�的碗,湊到嘴邊喝了一口,碗�面,是溫溫的酥油茶,香甜

無比。

只一口,便喝了個罄盡,卓瑪輕聲「咯咯」

的笑了起來,立即又用一個壺續滿了,說道:「我母親交代我給你準備的酥

油茶,還有好多的,你慢點,擔心嗆了。」

喝過了茶,我的精神好了許多,對卓瑪說:「哦,那可辛苦你啦!」

卓瑪說道:「大哥哥,不辛苦的,你為了我,做了那麼多,這是應該的。」

我說道:「卓瑪,趕快去睡覺,現在天還早的。」

卓瑪道:「大哥哥,我不困。」

看著女孩子那俊俏的模樣,我心不由一動,拉過了她坐到我的床邊,說:「

那我們說會兒話罷。」

「嗯。」

卓瑪答應了。

夜,立即變得溫和了起來。

眼下,只有我跟一個叫卓瑪的女孩子單獨呆在一起,而且女孩子是那麼的溫

順,我的心不由得顫抖了起來。

雖然在大學的時候,跟學姐學妹們沒少打過交道,但那時大家都是想著玩玩

,不願意辜負了青春年華,而且都受到荷爾蒙的影響,因此男女之間,大都不設

防。

彼此也有那個需求;畢業了,就成了路人的事情,比比皆是,也只有在以後

幾十年後的聚會,才可能勾起當初的一絲絲溫情。

而當下,一個藏民的後代,跟我也就是萍水相逢的關系,就這麼同我挨得那

麼近,似乎是有著某種冥冥之中的因果罷。

「卓瑪,你真好!」

我由衷的說道。

「是嗎,我哪兒好?」

卓瑪甜甜的聲音,在夜空�回蕩。

聽著她柔柔的聲調,我不由得心�一顫,於是,拉過了她的小手,輕輕的撫

摸著,那小手肉肉的,軟軟的,好像沒有骨頭一般。

「你到處都好!」

我低低的嘟囔著。

吃飯的時候,就碰到過一次,那時是無意之中的傑作,而眼目下,卓瑪的小

手,就在我的手中,翻來覆去的揉搓著、捏摸著,帶來了一陣陣的快意,也帶來

了我心�的巨大滿足。

卓瑪微微的哼了一聲,將身子往我身邊又靠近了一些,任由我隨意的把玩著

小手,只有鼻孔�的喘息聲慢慢的不均勻了起來。

異性相吸,不僅僅是物理現象,對於男女之間,同樣通用。

聽著耳邊女孩的喘息聲,我的心一熱,將她一把拉得躺了下來,在她不知所

措的時候。

我撲上去,吻住了她軟軟的嘴唇。

卓瑪也許是不太習慣吧,伸出手推了我兩下,可是她怎麼能掙脫我的臂膀呢

,就這樣被我親了個痛快。

卓瑪的小嘴溫溫的,軟軟的,親著,有一股子淡淡的奶香,湧入了我的鼻孔

,我吸吮得更加有力了,卓瑪對我的親吻,也漸漸的有了回應,她那熱熱軟軟的

舌頭慢慢的滑進我的嘴�,隨我任意的吸咂。

卓瑪的喘息,更加的粗重起來。

夜,靜極了,整間房屋內,只有我們嘖嘖的接吻聲,以及呼哧呼哧的呼吸聲

四相知相戀直到我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之後,才有時間顧得回想一下我跟卓瑪

之間的點點滴滴。

這,已經是第二天的傍晚。

吃過晚飯,我信步走到了距離宿舍不遠的一棵樹下,背靠著大樹,看著西下

的夕陽,天空中的白雲,以及散落大地四處的彩霞,極力放鬆著身體,也放鬆著

一天的疲累,瞇起眼睛,放任思緒萬千。

就在這天早上,卓瑪送我回駐地的時候,就在那唧唧咋咋小鳥的叫聲之中,

我們在一棵樹下,再一次摟抱著親吻了起來。

通過昨夜的接觸,卓瑪跟我已經不再陌生,倆人的關系親近了許多。

我摟抱著卓瑪那纖細的腰身,在她那滾燙的臉蛋上熱烈的親吻著,卓瑪閉上

了眼睛,羞得滿臉緋紅,只是將脹鼓鼓的胸脯,緊緊的貼在我的胸前,那乳峰帶

來了極富彈性的觸感,軟綿綿的,極其好受。

受到年輕異性的誘惑,我底下的小弟弟,不受控制的高翹了起來,脹鼓鼓的

頂著卓瑪那柔軟的小腹,還不停的磨蹭著。

哦,好幸福。

就在我沖動得不可壓抑的時候,卓瑪奮力推開了我,攏了攏散亂的頭發,紅

著臉低聲說:「大哥哥,時間不早了,你還要趕路。等到有空,我會去看你的。

卓瑪的話,使我清醒了過來。

現在,是我放鬆的時刻,而只有在這種時段�,才可以思考一些東西。

無疑,卓瑪是可愛的,不論從她的思想,她的身材,她的青春來說,都是值

得好好愛護的,而她給予我的那份溫情,那份體貼,也是值得好好好愛護的。

想著想著,我胯下的小弟弟,再一次脹鼓鼓的翹了起來,彷彿身邊,就是卓

瑪帶來的溫情所在。

大約半個月後的一個星期日,卓瑪再一次走進了我的宿舍,隨身還帶來了一

個罐子,打開來一看,滿滿的都是酥油茶。

原來,是卓瑪的母親知道我喜歡她做的酥油茶,特地派遣卓瑪來送給我喝的

芳香撲鼻,芬芳滿屋,而我的心�,也立即被這暖暖的情意所填滿。

轉眼看著卓瑪,因為遠路奔波而變得紅撲撲、汗津津的,不由得一陣心動,

拉她坐下,又一股軟綿綿的觸感當即傳遍了全身。

卓瑪坐下了,只是那羞怯怯的模樣,惹人愛憐。

我沒有放鬆她的手,仍在不停的玩弄著她那軟綿綿的小手。

她的臉蛋,更加通紅了。

此時,已經是上午十點多鐘,距離吃午飯,還有一段時間。

同事們幾乎外出,因此宿舍樓空蕩蕩的。

看著小美女動人的模樣,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沖動,一把,將卓瑪摟到了

懷�,緊接著,大嘴找到了卓瑪鮮艷的小嘴,在那上面,甜蜜的接吻起來。

卓瑪似乎也激動了起來,閉上了秀麗的眼睛任憑我的舌頭侵入她的小嘴�,

狂掃著她那滑溜溜的小舌。

熱吻中,我的手,沖動的伸進了她藏袍之中,摸到了她那兩只豐滿的乳房,

並且在上面揉捏了起來。

卓瑪不停的喘息著,扭動著,那臉蛋,越發的通紅了,一小撮烏黑的頭發,

散落在緋紅的臉蛋上,看上去嫵媚之極。

我顫抖著雙手,解開了她的藏袍,兩只白嫩的乳房,俏生生的展示著她的魅

力,最為動心的,是那嫩紅小巧的奶頭,猶如小櫻桃一般的高高的挺立著。

無師自通的本能,使得我張口含住了一隻,津津有味的吮吸了起來。

我一邊吃著她的奶,一邊沖動的伸手進她的褲子,在那神秘的桃花源處,流

連忘返的探索著、摸索著,卓瑪的臉蛋,滾燙滾燙,猶如燒開了水一般;也就在

此時,一股股的香味,從卓瑪的身軀�散發出來,彷彿酥油茶的香味,彌漫在屋

內空間,那馥郁的香味,使人迷醉。

歡樂的時光,總是很短,就在我們沈迷在那濃濃的兩性情愛之中的時候,外

面有人喊道:「開飯啦!開飯啦!」

卓瑪是在傍晚的時分走的,我將她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看得見她家,才依

依不舍的告了別,當然,臨別之際,少不了擁吻一番。

五情定沐浴節由於工作階段性的忙碌,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卓瑪了。

而在這段時間�,每到夜晚,我在睡不著的時候,躺著床上默默的回想著跟

卓瑪的一切,她的身體,她的乳房,還有她一切的一切,想到激動之處,少不得

做一番孤獨的男人都會做的事情。

不知不覺之中,「沐浴節」

到來了。

沐浴節,藏語叫「嘎瑪日吉」(洗澡),是藏族人民特有的節日。

在這幾天,那兒的人民,都要洗滌一番,不僅僅是自己的身體,家�的被套

什麼的,也拿來清洗漂清,用來掃除汙垢,幹幹凈凈過日子。

作為在藏區工作的單位,遇到這樣的大節日,也少不得入鄉隨俗,放假什麼

的,用以歡慶。

這天,我美美的睡了一個好覺,快十點了,還在被窩�懶散著呢,單身漢,

有沒有什麼好做的,放假,又輪不到我值班,不睡覺,幹嘛呢?就在我舒舒服服

假寐的時候,門外傳來了脆生生的叫聲:「大哥哥,大哥哥在嗎?」

咦,那不是小卓瑪嗎?我一楞神,趕緊回答道:「在,在呢。」

門外的笑聲更加的暢快了:「是不是還在睡覺呀,大懶蟲。」

「呵呵,呵呵!」

屋�,我尷尬的笑著,又回道:「你稍等我一下,就好。」

我七手八腳的穿好了衣服,拉開了門。

卓瑪一下子跑了進來,猶如一朵鮮花一般,頓時,我的宿舍�,蓬蓽生輝,

我想,那就是老古人為我專門打造的成語吧。

長期的思念,使得我們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我摟緊了她,嘴唇就吻在了她

鮮艷的小嘴上。

短暫的親熱結束後,卓瑪喘息著推開了我,然後攏了攏散亂的頭發,緊接著

她抽了抽鼻子,皺著眉頭,四下�看看,然後打開了窗戶。

「好臭啊!」

她揮著小手說道。

呵呵呵,原來如此。

單身漢嘛,少不得的臭襪子、臟襯衣,爛褲頭,都成了專業擺設了,如果有

一個成天沒事洗呀洗呀的男生,那不是潔癖,也是女�女氣的。

「對了,你吃早點沒有?」

為了打破僵局,我說話了。

「早吃了。你還沒吃吧?」

「不吃了,一會兒吃中飯。」

歇了歇,我邀請道:「一會兒跟我去。」

「嗯嗯,好吧。」

停了一下,卓瑪說:「吃過飯,我們去洗東西吧!」

「哦,對了,你家�的都洗完了嗎?」

「嗯嗯,洗過了,今天沒事,來看看你。」

「好啊!」

格桑河,清澈見底,沿岸生長著許多綠色植物,每到夏秋兩季,密密麻麻的

盛開著格桑花,因此被當地的人稱為格桑河。

格桑,藏語幸福的意思。

傳說,只要喝過格桑河�的水,終身幸福美滿。

因此,當地人最喜歡來這�洗澡什麼的,年輕人也大都邀約著來遊玩。

格桑河距離我工作單位不遠,因此吃過飯後,我跟著卓瑪一起到了這�,卓

瑪將我的那些臟衣服臭襪子什麼的,搜羅了許多,說是要使我幹幹凈凈的過一年

在一個林深樹密的地點,我們停下了腳步,這�,前面是澄清的河灣,後面

是茂密的樹林,地上鋪滿的綠茸茸的草皮,只有樹尖停留的幾只小鳥,在嘰嘰咋

咋的講著話。

卓瑪手腳真快,不一會,我的那些衣物就被漂洗得幹幹凈凈的,然後,晾曬

在了周圍的灌木叢上。

我們相依著坐在了一起,看著卓瑪那緋紅的臉蛋,我再次沖動了起來,伸手

采了幾朵隨處可見的格桑花,為她戴上。

「累了吧,小妹妹。」

「不累,大哥哥。」

「你的手,好巧啊。」

我拉過了卓瑪的小手,愛憐的捏弄了起來。

卓瑪的小手,軟乎乎,彷彿�面沒有什麼骨頭,好摸之極。

「嗯嗯,喜歡嗎?」

卓瑪揚起了臉蛋,用那雙脈脈含情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

就這一眼,彷彿導火索被點燃了,我心�一熱,挽住了卓瑪那纖細的腰肢:

「喜歡,我喜歡你整個人。」

說著,我一下將卓瑪按倒在了草地上,接著,我們兩個緊緊的相互摟抱著,

在那柔軟的草地上翻滾了起來,一會兒她在上,一會兒我在上,就這樣相互摟抱

著發放那青春的活力。

情定沐浴節-2大地在歡笑,天空在旋轉,我跟心愛的小卓瑪,就這樣抱著

滾了一圈又一圈,周圍的草地,幾乎被我們滾平了!滾著,滾著,不知道怎麼就

停了下來,是累了吧。

我們相互癡癡的看著,看著對方瞳仁�那小小的我。

「我愛你!」

我不由自主的說到。

「我也愛你!」

卓瑪沙啞著嗓子,多情的表白。

緊接著,我們不約而同的向對方吻去,狂風暴雨般的吻,抒發著我們另外一

種情感。

熱吻中,我們的舌頭在交融,我們的口液在交流,我們的激情在爆發,我們

的心兒呀,跳動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是誰帶頭,我們開始瘋狂的撕扯對方的衣服,一通手忙腳亂之後,

兩具赤裸的身體,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也暴露在了對方的眼睛�,我壓在卓

瑪的身上,雙手揉搓起她那兩只豐挺的乳房,不時捏弄她的奶頭;卓瑪也不甘示

弱,伸手在我的褲襠處揉摸著,感受著。

看著卓瑪嫩紅的奶頭,我本能張嘴的含住,再次開始拚命的吸吮,一邊吃一

邊用舌頭舔弄著,挑逗著,沒有幾下,那奶頭兀自變大,顫巍巍的豎立了起來,

吃過一隻,再換另外那隻。

一邊吃奶,一邊在卓瑪渾身上下到處撫摸著,卓瑪在我狂風暴雨般的撫愛下

,開始了大口大口的喘息,伴隨著嘴�快樂的哼哼聲,匯集成了一部天地陰陽大

交集。

吃過奶,我的嘴唇開始下移,來到了卓瑪凸起的陰阜上。

卓瑪的陰阜,在雙腿間高高的聳起,就像一隻剛剛蒸熟了的饅頭一樣,散發

著騰騰的熱氣,陰阜上布滿了黑色捲曲的陰毛,在白嫩肌膚的映襯下,分外的性

感,此時,那兩片大陰唇之間,正汩汩的流出了許多透明的液體……我的舌頭,

迫不及待的在卓瑪的桃花源上舔舐了開來,將那些液體,美美的掃進嘴�,哇,

好香的蜜汁。

卓瑪被我的舌頭舔得渾身顫抖,雙手捂住了羞紅的臉蛋,不肯放開。

我舔完了她的大陰唇,再含著細長的小陰唇使勁咂了咂,接著,舌尖點在了

她開始挺立出來的陰蒂上。

嗯嗯嗯嗯嗯嗯嗯!卓瑪開始了小聲的哼哼。

啊,我再也忍受不住了,翻身而起,分開了卓瑪的雙腿,然後,將象徵著男

性的矛頭,頂在了卓瑪的桃源洞口,緊接著,腰身一聳,噗嗤的一聲,攻陷了卓

瑪的桃源洞,一股子久違的熱乎乎的感覺,瞬時傳遍了全身,哦,卓瑪的桃源洞

,好緊啊。

我稍稍退出一些,再次插進,一股殷紅的鮮血,從卓瑪的桃源洞�流了出來

,染紅了我的矛槍。

我停下了進攻,伏在卓瑪的身上,吻上了她的嘴唇。

卓瑪睜開了眼睛,看了我一眼,羞羞的笑道:「大哥哥,再來呀。」

床上得到美女的鼓勵,比起偉哥來,不知道那效果更加的高出了許多倍。

因而,我再次開始了猛烈的進攻!我抽插著,挺進著,看著卓瑪的頭發在飄

飛,乳房在跳舞,那緋紅的桃源洞�,一股股乳白色的漿液隨之流出,紅白交輝

,相映成趣。

身下,卓瑪忘情的哼哼著,顫抖著,不一會,徹底陶醉在歡樂之中。

我們相互發放著彼此的性慾,浪潮,一波接一波向著我們襲來,最終,在卓

瑪高聲的歡叫之中,我噴射出了自己的精華,而卓瑪也在巨大的歡愉之中,暈了

過去。

那天晚上,卓瑪沒有回去,就在我的小床上,我們渡過了甜蜜的一夜。

從此以後,隔三差五的,卓瑪就來看我,我也經常去她家。

她家父母知道了我們的事情,也很高興,張羅著,說是等到卓瑪滿十八歲的

時候,就給我們辦理結婚事宜。

六格桑花呀格桑花直到現在為止,我依然不能夠原諒自己,導致我不能原諒

自己的,就是小卓瑪的死。

有的時候,惱怒起來,直接抽自己的大嘴巴子,直到兩頰通紅,火辣辣的。

雖然我沒有直接殺死那可愛的女孩,我的未來妻子,可間接的行為,有時比

直接更加殘忍。

卓瑪,死於一場意外。

本來,我們要好得就像一個人一樣,我們彼此交融,彼此愛戀,相濡以沫在

那山澗林海,蒼天作證,白雲作證,滿坡的格桑花,也是我們相愛的見證。

而且我們的愛情,得到了卓瑪的雙親,單位領導同事們的祝福。

可人算不如天算,旦夕禍福,那不是假話。

卓瑪在聽到我說過雪蓮花的諸多好處後,隻身一人去採集,說是要採集以後

,交給我,去醫治更多的病人。

卓瑪,就是那麼的可愛與善良。

我叫卓瑪不要獨自去,等到我休息的時候,一起去。

可卓瑪聽不進,硬是一個人去了,也採集到好多好多,她在電話�向我報告

的時候,語氣是那麼的自豪。

可誰承想,接踵而至的,竟然是噩耗。

出事的那天,她只帶了一條狗,就是用以幫助她父親打獵的那種狗。

後來,狗狗跑了回來,撕扯著男主人的褲腿,將男主人帶了去。

等到卓瑪被運送回來的時候,已經斷了氣。

隨行還有一包雪蓮花,沾染了卓瑪的鮮血,斑斑點點。

據說,卓瑪是失足跌下了山崖。

那幾天,對於我來說,彷彿世界末日的到來,我吃不下一粒飯,胃�總是飽

飽的,也沒有睡意,成天一直呆在卓瑪的遺體旁。

面對著卓瑪的老父母,單位領導,神情木木的。

我一直不願意相信,小卓瑪怎麼就離開了我,離開了她的父母,離開了她摯

愛的這片土地,還有那美麗的格桑花。

我發瘋的採集著盡可能採集得到的帶綠色的東西,因為卓瑪喜歡,甚至不顧

隨後,卓瑪被人們叢擁著,帶走了,說是要舉行天葬。

我相信,她那純潔的靈魂,是會進入天堂的,她會舞動著翅膀,翩躚在那穹

窿的最高處。

許多年以後,獨自一人的時候,我總是喜歡靜靜的聽一首歌——曾經有一個

美麗的傳說不管是誰只要找到了八瓣格桑花就找到了幸福我固執的相信著這個美

麗的傳說可是為什麼我找到了格桑花卻永遠都失去了你………………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