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會前

同學會前

飛機怎麼晚點了四個小時」,我抱怨道。

「天氣不好,延遲起飛了。反正現在也下午五點了,到了市區正好可以吃晚飯,說好了你請客哦」,琳拖著行李箱,邊說邊向我走來。

琳是我的高中同學,大學畢業後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讀了半年便輟學,然後去了美國留學。和琳一直是不錯的朋友,大學雖然不是一個城市,但是由於本科是相同的專業,研究生也選擇了同樣的研究方向,再加上共同話題不少,所以聯繫的也頗為頻繁。

「幾年不見,漂亮了不少啊」,我說道:「本人現在還是屌絲一枚,電動車都沒有,只好委屈我們大美女做出租車了。」「都快研究生畢業的人了,說話還跟高中那時候一個樣兒。」琳說:「喏,行李歸你提。」

「看啥呢?!高中和我同桌一年還沒看夠?」琳的話打斷了我的視線。「的確還是國外的空氣養人啊,不像帝都這坑爹的空氣質量……皮膚越發水靈了喲~」。「別貧了,快走啦,十幾個小時幾乎沒怎麼吃東西,餓死了!」,琳抱怨道。「Yes,Madam!」

「說真的,在美國待了快兩年,回一趟國,還真是無比懷念掛滿中文招牌的建築啊」。坐在出租車的後排,琳的眼睛一直盯著窗外看。「明天的聚會有多少人啊?」琳問道。「加上你,大概七八個吧,霆他們大學畢業就直接來北京打拚,在北京讀書的就我一個」,我回答道,「大家也是知道了你最近要回國一趟,然後恰好要先來北京辦些事。於是就了你的時間安排了這次聚會,主要是大夥兒都想看看高中的女神嘛。」「什麼女神……好啦,反正很久沒見面了,難得有機會大家聚一下,聊聊天什麼的,也是很開心的」,琳繼續盯著窗外的建築和人流。

琳在高中人氣就不低,性格也不錯。男生在晚自習之後三五成群的回家途中,偶爾也會聊到她,說什麼有幾個高中的學弟在追她,說什麼她其實有個在大學讀書的男朋友。我只是聽他們聊,偶爾打趣幾句。我承認我之前也迷戀她,特別是和她同桌的那一年。我會故意把筆碰到地上,然後在彎身去撿的時候,用那幾秒鐘欣賞她白皙的小腿,或不經意的把手垂下,拂過她大腿的皮膚,或透過她的領口,偷瞄她白色校服後的一抹雪白和隱約的乳溝。我享受一系列對於她的偷窺,但是我卻不敢表露我對她真實的感情。在她眼裡我永遠是一個表明嘻嘻哈哈,卻循規蹈矩的好學生。我幻想過無數次,找一個機會,送她回家,或者與她獨處,待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突然摟住她的腰,把她按到牆上,強吻她,用我的舌頭撬開她的嘴巴,用舌尖劃過她的唇,和她的舌頭攪在一起,就像A片中演的那樣。扯開她的校服,霸佔她……但是不行,因為我是個循規蹈矩的人,我走不出那個限制:高中就意味著高考!高中學生只能專心於學習,不能把精力分散到其他東西上,呵呵,真是諷刺……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已經沒有任何約束和顧忌。

琳還在看窗外,我卻在看她。離她坐得很近,能夠聞到淡淡的香水味道,略微攝人心魄。透過白色的襯衫隱約可以看到白色的內衣,蕾絲花邊,修胸型的。把琳本就不錯的乳房襯托的更加挺拔,很明顯可以從她的領口裡看到半抹酥胸,乳溝「擠」的很明顯。乳房隨著出租車的顛簸,一陣一陣的晃動,給我一種衝動,想立刻……「你在看什麼?!」,琳似乎發現了我在偷瞄她,嬌嗔了一句。「看你啊~~話說,美國不盡都是些垃圾食品嗎?你咋一點都沒變胖,反而愈加苗條,難道肉都長那上面了?」「你討厭~還是喜歡滿嘴跑火車」,琳的臉微微一紅,馬上又轉而正經:「我看,也進市區那麼久了,晚飯準備請我吃啥?」。「西餐你肯定是吃膩了,今晚我們吃正宗的涮羊肉!估計美國那地兒也沒啥正宗的火鍋店,剛回來,必然還是得先嘗嘗我大中華料理的博大精深。」

因為提前就預訂了,到了餐館報了名字和手機號就直接進了二人的小包間。「隨便點,難得請你吃頓飯,別客氣哈」,我招呼琳坐下。「那我是自然不會客氣的啦,話說不叫上他們一起來聚聚嗎?」「他們工作的地方離這裡遠,而且今天週五,下班過來的話怎麼也得八點了吧。如果想他們,明天看個夠嘛?那個,幫我點幾瓶啤酒,北京這夏天,不喝點冰爽的不暢快啊,你要不也來瓶?」「嗯,這個?好吧,陪你喝點……就這些吧,你先坐著,我出去給我媽媽打電話請個安。」……吃飯期間,我們聊的都是些高中的往事,以及今後的就業打算。基本都是我在講,琳在聽,然後幹掉了一杯又一杯的啤酒,直到最後,琳的臉慢慢變紅,連接話都開始有一些恍惚。

「才八點半,等會吃完飯去哪裡?要不去咖啡廳坐會兒,醒醒酒?」我提議道。「額……不用的,沒醉的那麼厲害……」,琳說:「你住哪兒啊,如果不遠的話,我倒是想去你住的地方瞧瞧。」「不遠,就在附近。導師幫忙,介紹我在學校旁邊租了一個一居室」,我說:「等下行李也一併拿去我家吧,到時候女神滿意的話,直接住那兒也行哈,我睡客廳。」「誰要住你那個地兒~!我嫌髒!!來,最後一杯,幹了!」……「幾樓啊,怎麼還沒到啊~~~」,琳醉意未消,抱怨道。「六樓,左邊那個紅色的門就是。」「這麼高,累死啦!鑰匙先拿來!」琳說道。我把鑰匙遞過去,「最大的那一把就是房門鑰匙,別搞錯了」,我提著琳的行李,跟在她後面。離眼睛二十厘米遠,就是琳的腿,因為爬了幾層樓的關係,微微沁出了一些汗,她的腿不夠細,也不夠健美,但是很白,給我一種想立刻舔一下的衝動。牛仔短褲包裹著臀部,因為爬樓時身體往前傾的關係,臀部略翹,並且左右抖動著。看著很想上去,用雙手把它們握在手中用力的揉搓,拍打……藉著樓道的光,竟然還可以隱約看到牛仔褲下面隱藏的白色蕾絲內褲,包裹著琳的肉唇,不知道等完全綻開的時候會是什麼模樣,好想!好想現在就……「呼~~到啦!累死我了!」琳喊了聲。「噓,小聲點,這棟樓住的都是退休的學校老師……」。琳開了門,我也跟著把她行李搬了進了屋子,並隨手關上了房門。「不錯啊,比我想像的乾淨多了。」琳稱讚道:「地兒挺大嘛,喲~~還有個私人書櫃」,琳一邊說,一邊打開我的書櫃:「你也看他的小說?寫的怎麼樣?」。「嗯,還不錯,對於人的心理活動的細節描寫很精彩」,我漫不經心的答道。這時,我從書櫃的玻璃門中看到了琳因為酒精而變得紅潤的臉,接著瞳孔似乎不受控制似的盯著她的嘴唇,粉嫩,嬌艷欲滴……「這本書不錯,到時候借我」,琳說。「嗯,好……」,我邊說,腳卻似乎不受控制向她挪過去。「我說你個研究生,專業書沒幾本,盡看些不倫不類的……」。琳話音未落,我一把用雙手摟住她的腰,「喂!你……」,不等琳把這句話說完,我已經用我的嘴巴封住了琳的唇,並順勢把琳的身體翻了過來。琳顯然嚇到了,扭動著身體,並想用手把我推開。我關上書櫃的門,用雙手把琳的手腕摁在書櫃門上,腿抵住她的下半身,用身體把她牢牢壓在書櫃上,然後用舌頭不停地攪著琳的唇。琳依然有些掙扎,我明顯能夠感覺到她胸部的摩擦。但這卻反而更加刺激了我。我撬開了琳的嘴巴,把舌頭伸進去,伸向她的舌頭,刺激著它,和它攪在一起,感受著嫩滑。我能夠感覺到琳急促的呼氣,彷彿在挑逗我的上嘴唇,於是索性含住她的舌頭,吮吸著……一會兒,我感覺到了琳的手腳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力氣,便鬆開了琳的手腕,一隻手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揉著她的胸部。嘴巴放開了她的舌頭,順著她的下巴,吻向她的頸,直到胸口。「不要……放……放開……」,琳嬌喘道。「別說話」,我小聲吼道,接著繼續吻著琳,同時用更大的力氣揉搓著她的胸部。琳的喘息聲越來越大,因為沒有開空調的緣故,汗從琳的額頭滲出,慢慢流到她的鎖骨。我用舌尖把琳的汗滴挑起,鬆開摟住琳的那隻手,順勢兩隻手抓住襯衣領,用力一扯,伴隨著紐扣落地的聲音,我脫掉了她的襯衣,丟到了一邊。顧不上琳的叫聲,我一把撩起她的內衣,乳房從白色的內衣下彈了出來。

我楞了一會,盯著琳嬌嫩的乳頭,把舌頭伸了過去,輕輕佻著她的右乳頭,右手也順勢抓住琳的另一邊乳房,用力揉搓著。隨著力度越來越大,琳也有了反應,乳頭開始突起,呼吸也變的越來越急促。於是我索性把琳的乳頭整個含入嘴中,用舌頭用力挑逗著。我摟著琳的腰,嘴和舌頭任然在她的雙乳之間遊動著。這是我從高中開始就夢寐以求的東西,現在已經完全屬於我,什麼高中的同桌關係,若干年的好友關係,過去與未來如何統統不重要。我只知道,這個女人,是我今天晚上要佔有的女人。我已經拋開了所有的顧忌。

我脫掉了我的上衣,用上身壓住她,繼續吻著她的唇,同時,雙手開始解她牛仔褲的皮帶。她抗拒著,試圖用手掰開我的手。我沒有理她,解開她的皮帶扣順勢脫掉了她的牛仔褲。「那裡不行……不要……」,琳叫到。我用手壓住她的肩頭,吻著她鎖骨的同時,另一隻手開始隔著白色蕾絲內褲,撥弄著她的肉唇。因為挑逗的關係,琳的私處已經開始濕潤,滑潤的肉感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我控制住琳的掙扎,隔著內褲,用中指尖反覆的劃動刺激著蜜穴口,時不時用拇指和食指撥弄著大陰唇。反覆的挑逗讓琳的私處逐漸濕潤,並氾濫開來。一絲淫靡開始慢慢在客廳暈開。

「今天就到這裡,好……好不好……」,琳小聲呻吟著:「明天還有同學聚會,而且我今天剛下飛機……」。「那可不行」,我說:「我們的琳大美女明顯還沒有享受夠嘛~」

「你怎麼變的這樣!!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怎麼會這樣……」

「我變的怎麼樣了!?難道我還應該像高中一樣,把你當作女神高高捧著!?還是應該像這幾年這樣,明知道自己對你有慾望,卻裝著理性,維繫著我們所謂的『好友』關係!?」

說完,我褪下了琳的內褲,掏出了自己的肉棒頂在琳的私處上。「我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們了。」我盯著琳的眼睛說。隨即把漸漸癱軟的琳翻過身,讓她的雙手按在了書櫃的玻璃門上。

我用雙手分開了琳的臀部,肉棒倚住琳的私處,慢慢的上下摩擦著。隨著摩擦力度的加大,琳的私處變的越來越濕潤。龜頭上已經沾滿了琳的淫液,撬開了包裹著蜜穴的陰唇,我對準著洞口,一下子插了進去。

「啊!……嗯……」,琳叫了一聲。我沒有顧及她的呻吟,自顧自的抽插著琳。我抓住琳的臀部,腰部用力,把肉棒送進琳的蜜穴,再拔出,再插進去,再抽出來……配合著陰道內部肉褶對肉棒的迎合,淫水因為擠壓而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時不時我的胯部撞擊肉臀發出的「啪啪啪啪啪」聲,以及琳的呻吟和我的低吼。

人就是這樣奇怪的動物,意志上拒絕著你,但身體卻表現的是在迎合。很快,我找到了節奏,並配合著加快減慢著我抽插的速度。我趴在琳的背上,雙手抓緊琳的乳房,手指不停撥弄著乳頭,同時胯部用力,讓肉棒在蜜穴中不斷的進進出出。琳沒有叫,她一直在強忍著快感,或許還有痛感。只不過偶爾會因為龜頭重重頂到子宮口而發出一絲呻吟。

「別射在裡面」,琳要求道。我稍微終止了抽插,「嗯,好」,我回答道,接著加快了我的抽插,而且每一次都是盡全力肆虐著她的蜜穴。終於琳也忍受不了,配合我的動作開始呻吟起來。對,這就是征服,一種最原始的男性對於女性的征服,無論他們之前或者之後是何種關係。

淫水開始在琳的蜜穴中氾濫,我又猛插了幾十下後,感覺一股力道抑制不了般的要噴湧出來。我拔出沾滿著琳的淫液的肉棒,一股股濃稠的液體噴向琳的肉臀和背部,然後慢慢淌下來,和陰道中流出的淫液混在一起,順著大腿流下去……我坐在沙發上,琳癱坐在書櫃旁。過了一會兒,琳站了起來說:「我去洗澡。」……第二天,我們一起去參加了同學會,氣氛很好,我依然各種打趣,她也很開心的和朋友們聊著各自的生活趣事。晚上結束的挺晚,她跟我回家去取她的行李。

「我等會自己會找一個地方住,明天中午辦事,下午的飛機,你也別來送了吧。」琳進門便說。

「嗯,好,你自己小心。」我回答道,順便把屋內的行李箱提出門。「不用送了,你早點休息吧。」琳說道。「嗯,好,」我說完,便關上了門。

我正在申請好市民達人勳章~請多多幫忙, 可以互相提攜給愛心喔!!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謝謝您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謝謝您的分享

謝謝您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