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隔壁吳大哥

勾引隔壁吳大哥

「吳大哥早!」

「Loli小妹早。」

同樣的招呼不知道重複了多少遍,從我有印象起就開始了吧!想到這個溫柔

的鄰家大哥哥,我本來就可愛的眉毛更是笑成了彎彎的月牙。

「老婆呀,又想到什麼好事了?」

「呵呵,當然是吳大哥啦!我今天早上看到他,結果他躲躲閃閃的,我走近

一看才發現,他今天做了一個刺蝟頭誒!平時那麼溫柔可愛,居然也做這種嬉皮

士的發型,你說他好不好玩呀?」

「吳大哥?」老公一臉茫然的眨著眼。

「就是隔壁的吳大哥呀,麗嫂的老公呀!」

「哦……麗嫂呀!」老公一臉恍然大悟。

「什麼麗嫂,我說的是吳!大!哥!」我不滿的嬌嗔道。

「吳大哥吳大哥,叫我都沒這麼親熱……」老公小聲都囔著。

「你吃的哪門子醋呀,我認識吳大哥可比你早多了好不好?你當時還是個小

屁孩呢!」我啼笑皆非道。

「老實交代,是不是看上了麗嫂?哦,我說你爲什麼老是打聽麗嫂,說!是

不是看上她了?是不是覺得她更有女人味?是不是覺得她奶子更大,屁股更翹?

是不是膩味我了?你個死沒良心的,嗚嗚嗚……」我半真半假的哭著。

「你說什麼呢!我哪有……她……你……」就在老公笨拙地解釋的時候,我

湊上去輕吻了一下他的唇:「傻老公,我逗你玩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輩子

都跟定你了,要不是你,我……」說著說著,我的眼睛蒙上了一層霧氣。

「好了好了,過去的就過去了,你這個小傻瓜,我說了會照顧你、愛護你、

保護你一輩子的,決不讓你受欺負!」

「那就是說……你會永遠對我好咯?」我像一隻小狐狸一樣,眼睛滴溜溜的

轉了起來。

「那當然!」

「你不欺負我、欺騙我、隱瞞我,我問你什麼你會回答我?」

「一定回答,決不隱瞞!」

「嗯……那我要你告訴我,我和麗嫂哪個更有魅力?」我立刻大聲的問道。

「這……」老公猶豫著。

「嗯?」我瞪大了眼睛,兇巴巴的看著他。

「女生�面,你更有魅力,女人�面,麗嫂更加吸引人。」

「這樣呀……」

看見我滿意的笑了,老公輕輕的籲了一口氣。

「那就是說……我不是女人咯?」我話鋒一轉,老公立即呆住了。

「好呀,你嫌我沒有女人味!說!是不是嫌我的胸沒她的大?是不是嫌我的

小穴沒她的肥軟?是不是嫌我沒有她有肉感?你這個死沒良心的……」我水汪汪

的大眼再一次濕潤了,眼角甚至凝聚了一顆小小的淚珠。

「我……我……我……救命呀!」

「呵呵……我就是喜歡你傻傻的樣子。老公呀,這回你出差去哪�呀?」

老公說了一個地名。

「那�呀……耶?麗嫂好像也去那�呢!你們怎麼……」

看著一臉狐疑的我,老公連忙解釋起來:「哦,我本來想等一會告訴你的,

我和麗嫂的公司正在合作,這是第一個項目,我也很驚奇和麗嫂一起,所以才問

你麗嫂喜歡吃什麼呀!她可是吳大哥的老婆,我哪會對她有非份之想?更何況吳

大哥對你這麼好,我當然要在路上照顧好她了。額……老婆呀,我出差這麼長時

間,不如現在……」

「啊?什麼……嗚嗯……啊!不要!你昨天才……嗯哼……啊啊啊……臭老

公,老是讓人家這樣趴下來,搞得人家像一個賤母狗一樣……嗯……哼……嗚嗚

嗚……不要……好深……大雞巴哥哥……粗雞巴哥哥……我是哥哥的賤母狗……

隻屬於你一個人的賤母狗……嗯哼……用力……再用力點……啊啊啊啊……射穿

我的子宮……嗚嗚嗚……賤母狗的子宮……肏爛了……」

我無力地癱軟在了床上,子宮�全部都是老公的新鮮精液。

看著老公收拾妥當,拉著行李箱出了門,「臭老公!死老公!昨天晚上才弄

過,今天射得也是這麼快,搞得人家不上不下的,等他回來我一個星期都不讓他

碰,哼!」我昏沈沈的想著,漸漸睡去了……

嗚……睡得好舒服……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覺自己精力飽滿!額……好餓

呀!摸著咕咕叫的小肚子,我對老公的埋怨又加深了些。昨天就開始折騰人家,

早飯還沒吃又肏人家,家�的東西也吃光了。本來想早上去購物的,都睡到中午

了,還怎麼買呀?死老公!臭老公!嗯……不想去外面吃……呵呵,有了!

我嬌俏的一笑,拿起手機撥了一個熟悉的號碼:「吳大哥呀,我今天中午又

來蹭飯咯……嗯,嗯,還是那幾樣吧,吳大哥最好了……謝謝吳大哥!」

午飯搞定!我隨意地套上一件襯衫,穿上一條短褲,把手機放在褲子口袋�

就出門了。隻是吃頓飯,隨便穿上就行了,再說吳大哥又不是壞人。

我走到吳大哥家�,廚房�傳來炒菜的聲音,我一時玩心大起,躡手躡腳的

走進廚房,看到吳大哥的背影,我立即撲了上去,「吳大哥!」我頑皮的從後面

抱住他。

「小妹,放手……哎呀,你還是這麼黏人……」看見我怎麼說都不撒手,吳

大哥隻能無奈的笑了笑,我的眉毛笑成了月牙狀。

感受著我的胸部磨蹭著他的背部,吳大哥反手打了下我的翹臀:「別鬧!燒

糊了怎麼吃?出去坐著等!」我嬌叫一聲,不滿的哼了一下,聽話的到外面的餐

桌上等著。

我無聊的東張西望,牆壁上掛著吳大哥和麗嫂的結婚照,看著麗嫂幸福的笑

容,我心中一動。

說起來,我和吳大哥從小就認識,從我記事起我們就是鄰居。我當時還是個

掛著鼻涕的小丫頭,天天纏著吳大哥,由於吳大哥比我大十多歲,我一直當他是

我的大哥哥。後來父母買了新房,我卻堅持住這�,父母拗不過我,隻得同意。

其實小時候對吳大哥還真有點非份之想呢!他人這麼溫柔,人長得也帥,老

是滿足我這個小丫頭的各種願望,我當時崇拜得不得了,記得我有一次過生日,

許願的內容就是當他的新娘。

後來他和麗嫂結婚,我還躲在家哭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嬌嬌怯怯的問他還會

不會像以前那樣對我,看著他一楞,又說會的時候,我真的好開心!由於經常去

他家�玩,我和麗嫂也理所當然的成爲了無話不談的閨蜜,麗嫂對他過去的經曆

也蠻好奇的,老是要我說那些好玩有趣的事情。

就在我出神的時候,吳大哥已經把菜都炒好端上來了。我也像個小媳婦一樣

拿碗添飯,然後和吳大哥一起共進午餐。

「吳大哥,你爲什麼理個刺蝟頭呀?看起來像個小混混……」

「還不是你,上次說我太老氣了,我趁這幾天休假,你麗嫂也出差,理一個

年輕點的發型嘛!」

連我一句無心的玩笑話都記得的吳大哥,我莫名的有點感動,眼角濕潤了。

「吳大哥,你真是現代少有的好男人呢,飯菜做得這麼好吃,麗嫂真有口福!」

我笑嘻嘻的說道,抹了抹眼睛。

看著吳大哥的下面,想到有一次偷看他洗澡,下面的大家夥鼓鼓囊囊的。當

時還奇怪自己怎麼沒有,後來懂得男女之事後暗自砸舌,這麼大的家夥,麗嫂下

面的小嘴也很有「口福」呢!難怪經常聽到麗嫂的哭叫聲,肯定是受不了他的大

家夥。我一時有些心浮氣躁,陰部感覺有點潮潮的。

「你呀,就別誇我了。說吧,又看上我這�什麼東西啦?」

我一臉奸計得逞的笑容,眼睛像小狐狸一樣轉了起來:「我聽麗嫂說剛買了

些葡萄酒,葡萄酒可以美容安神呢!我老公就不肯給我買,說我酒品不好……」

「你本來酒品就不好!」說完,拍了一下我的頭。

「哼!」我「惡狠狠」的瞪著他,摸著自己的小腦袋。

「喝吧喝吧,自己去拿,給我也留點,我去上個廁所。」

看著吳大哥起身離開,我的眉毛笑得彎彎的。我悄悄走進吳大哥的房間,沒

有去拿酒櫃�的酒,我知道吳大哥喜歡把一些好東西放在他的床底下,於是輕車

熟路的走了進去。

看著吳大哥房間�和麗嫂的合影,我還是頗有些羨慕麗嫂的。我隨手翻了翻

他們的照片,從蜜月合影到旅遊合照,看著一張一張的照片,我心�總有點不是

滋味,明明我更早和他在一起呀……我眼神落寞的翻看著。

翻完相片後,我來到吳大哥的床旁邊,發現底下有一個小箱子,我好奇地把

它拿了出來。看著上面用娟秀的字跡寫著的「送小麗」三個字,一股酸氣終於翻

湧到我的腦中。我氣惱的打開盒子,發現是一瓶紅酒!哼!老公不讓我喝,你卻

送給她紅酒,爲什麼是她?我明明從小就和你在一起呀!眼淚不禁撲簌簌的流了

下來。

我……我偏要喝!我偏要喝這一瓶!我拿出這瓶紅酒,換入一瓶酒櫃�的紅

酒。看著這瓶紅紅的液體,就好像看到情郎的臉龐,我吃吃的笑了起來……

當吳大哥出來的時候,我正在小心的品嚐著紅酒,也沒多好喝嘛,澀澀的。

「吳大哥,你買的紅酒好好喝喲……」我向吳大哥撒嬌道。

「真拿你沒辦法。別喝多了,否則我告訴你家那位去。」

「嗯……不要嘛……」我立即雙手抱住吳大哥的一隻胳膊,胸部靠在上面摩

擦著。「好了,鬆手鬆手!」吳大哥無奈地把手從我的胸部抽出來。

看著吳大哥發窘的樣子,我捂著嘴吃吃的笑著:「你呀,就是太木了,不過

這樣也蠻可愛的。可是你這麼木,這麼沒有情趣,麗嫂會不會很難受呀?」吳大

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卻依舊嬉皮笑臉著。

「飯也吃了,酒也喝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家�就我一個人,好無聊的啦……我要坐一下再走。」

「算了,隨你便吧!」說完吳大哥拿了一隻杯子,倒了點酒,然後打開了電

視。

我們靜靜的看著電視,兩個人都沒說什麼。

「吳大哥,你家�好熱呀……」看了一會電視的我難耐地扭著腰,向吳大哥

撒嬌道。

「好好坐著,大姑娘家,坐相這麼不好。」

「在家�嘛,當然隨便一點,怎麼舒服怎麼坐嘛!」

看著我一臉的憊懶樣子,吳大哥無奈地搖搖頭。

看著電視�的節目,我的眼睛又滴溜溜的轉了起來:「吳大哥,你家�真的

好熱哦……」說完我脫去了自己的短褲。

看著我露出的白嫩大腿,較長的女式襯衫遮住了內褲,整個人就像隻穿一件

上衣一樣,突顯著自己的惹火身材,吳大哥咽了一口唾沫:「別鬧!快穿上!」

「以前小時候都是這樣的嘛!」

「你現在……你現在這麼大了……」

「大?你覺得我哪�大了呢……」我一臉嫵媚的問著吳大哥,享受著挑逗他

的快感。

「咳咳,時候不早了,你也……」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不過這樣真的挺舒服的。再說之前我的褲子也很短

呀,和這樣差不多啦!」看著吳大哥要動真格了,我正襟危坐了起來。

我們又靜靜的看著電視,隻不過空氣�多了幾聲咽唾沫的聲音。

不一會兒,我又想出了新的點子捉弄他:「吳大哥呀,你知不知道無尾熊是

怎麼上樹的呢?」

「嗯?」吳大哥一臉你茫然的看著我。

「是……這樣的!」我迅速的坐在他大腿上,正面抱住了他,雙腿盤住了他

的腰,騷熱的陰部頂著他的下體。

嗯……好熱呀!「吳大哥,你不老實喲……」感覺到吳大哥下體的凸起,我

挑逗著老實的吳大哥。

「別鬧!快下來!」

「哼,小時候不都是這樣,你當時還壓著人家,人家都被弄痛了呢……」

「那時還小,鬧著好玩的。咕咚……」吳大哥吞了口唾沫。

「哼,趁人家小就欺負人家,我現在要欺負回來!」聽著吳大哥越來越粗重

的喘息,感受到吳大哥下體的躲避,我享受著欺負吳大哥的感覺,湊上小嘴,在

吳大哥的臉龐親了起來。

「吳大哥,你理的發型好像小混混哦……」我嬌笑道。

「小妹,你……你家那位……不在家嗎?」吳大哥找些話題來緩解著自己的

慾望。

「他不是和大嫂出差了嗎?麗嫂沒告訴你?」

我們都楞住了。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吳大哥接聽了:「麗呀,什麼事……想我了?你才剛

出差呀!呵呵……你怎麼了?感冒?你昨天不還好好的嗎?你那�……怎麼有水

聲?洗澡呀!你……你感冒了不是不喜歡洗澡的嗎?出身大汗不就好了?身上臭

呀……呵呵,我家老婆這麼……乾淨……好好照顧自己……嗯……」

打完電話,吳大哥呆在了那� 看著吳大哥呆滯的臉龐,眼神中一陣甜蜜,

一陣憤怒,臉上的肌肉抖動著,似乎在和什麼人較勁一樣。我不禁有點心疼,想

讓他舒服一下。

「吳大哥呀,我學了一種新的按摩方式喲……今天讓你舒服舒服。」

不知道爲什麼,小腹�好像有一團火在燒,吳大哥平時的憨厚讓我覺得怎麼

捉弄他都沒關系,加上以「安慰他」爲藉口,自己的羞澀和猶豫也拋到了腦後。

我把自己的小內褲扒開,露出陰唇,然後脫下吳大哥的褲子,露出他的大雞

巴。天呀!他的雞巴……好粗喔!我用我的陰唇包裹住他挺立起來的雞巴,就像

一隻熱狗一樣。

我嬌嫩肥美的大陰唇包著粗大的肉棒,肥大的龜頭刮擦著陰肉,不時頂到我

的陰蒂。「咕唧、咕唧」我的陰唇淫靡地磨著他的雞巴,淫水不停地流出來,發

出下流的聲音,我的小腹越來越熱,鼻息也紊亂了,黏熱的汗水把我額前的秀發

也弄亂了,我在這淫蕩的刺激中不停地聳動、搖擺著我鮮嫩的人妻小穴。

我擡頭看了看吳大哥,他的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熱……好爽……」我被

刺激得媚叫了起來,舌尖舔著唇瓣。當我意識到自己的叫聲時,我把我的食指含

到了嘴�

「嗚嗯……」一沱黏稠的液體從我的小穴�滑落了出來,我半眯著眼睛,看

到這沱熟悉的液體。

這是……之前老公射進來的精液!頓時,我的小腦袋清醒了一些。天哪!我

怎麼……這麼淫蕩,做著這種下流的勾當!

我不舍的挪動著自己的下體,希望結束自己的淫行,可肉棒就像磁鐵一樣吸

引著我的陰唇。當我終於把陰唇從肉棒上撕扯下來時,我本來緊閉的唇縫都有些

張開了,就像一個打開了殼的肉蚌,露出了鮮嫩多汁的紅肉。

「哦……」我迷離著雙眼,享受著唇肉移開時重新閉合瞬間的快感,我的小

腿、蠻腰,全身都沒有力氣了。可是……這是吳大哥呀!我戀戀不舍的淮備結束

這荒淫的迷亂按摩。

這時,吳大哥似乎清醒了,他定定的看著我那滑落在他肉棒上的淫水。我羞

赧地享受著他的視奸,大腿不由得又張開了一點。

漸漸地,我感到吳大哥的呼吸更加粗重了,而且他的視線好像不是看我的淫

水,而是……精液!一想到老公的精液,我的心�立即充滿了負罪感:老公正在

掙錢,而我這個人妻卻在勾引隔壁的有夫之婦,我真是……這要是在古代可是標

淮的淫婦呀,要被浸豬籠的!

大開的雙腿立即並攏了,我下定了決心,立即結束這次按摩,就當……一次

甜蜜的回憶吧!可就在這時,吳大哥的雙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兩個腳踝!都說胳

膊擰不過大腿,可我現在感覺被鐵鉗固定死了,動都不能動,隻能給自己老公看

的鮮嫩人妻小穴暴露在了吳大哥的面前!

「吳大哥……」我顫抖著輕聲叫喚他。

吳大哥雙目赤紅著,鼻翼像鼓風機一樣的張翕著。他盯著我那滑落出來的精

液,我的雙腿抖了一下,想並攏自己的陰部,管住自己的羞恥,可吳大哥執意讓

我張開著,並且讓我的雙腿張得更開了!

他伸長手指,一下子插進了我的小穴�,不停地摳挖著我的小穴,「嗚……

痛!」粗暴的插弄讓我感到不適,可手指的刺激讓我覺得過癮。

更多的精液被他挖了出來,我的小臉好像被燒紅了一樣,小嘴輕聲的哼著,

自己就像一個偷情被丈夫發現的小媳婦。

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大灘的精液被挖了出來,這些都是老公之前射進去的。我不禁有些埋怨老公,

哀羞的看著吳大哥。

我的陰唇好像小嘴一樣張開著,摳弄得刺激也讓它像小嘴般的一張一開著,

不停地訴說著自己的渴求。

「淫婦!說!是不是別的野男人的精液?你居然在外面偷吃?!」盛怒的吳

大哥面目猙獰,陰莖上鼓起的青筋像蚯蚓一樣鼓鼓的振動著,就像一個小錘子一

樣,一下下的敲動著,同時,一下一下的敲在我的心上。

「背著我找男人,說!你是不是個淫婦?」天哪,吳大哥不會把我當成麗嫂

了吧?

「我……我是……」我是小Loli呀!

「啊啊……」吳大哥的手指再一次粗暴的捅了進來,打斷了我的辯解。異樣

的痛苦讓我産生一股受虐的快感,小穴也緊緊地夾著他的手指,貪婪的吸吮著。

「你終於承認了吧?你這個淫婦!說!是不是隔壁的那個男人?怪不得你總

是說他的身材好,早就和他搞上了吧?嫌我沒他年輕是不是?嗯?」吳大哥的手

指不停地在我的小穴�進出著,浪水不停地被抽插出來。

「肏,又發騷了,被手指插都有感覺,還夾這麼緊!是不是想大雞巴了?」

「嗚……嗚……」我既委屈又騷媚的叫著,抒發著心中的痛苦和快感。

「叫你發浪,叫你騷,把你野男人的東西都給我吃進去!」吳大哥粗暴地抓

起我的頭發,把我的臉埋在他的小腹上,我的嘴上和鼻尖嗅到一片腥味,腥臭的

液體粘在我的嘴巴上。

我被迫吸食著保存在自己陰道�的老公的精液,可憐巴巴的看著吳大哥。

「好不好吃?」

「好……好……」

「叫你吃!」

「嗚嗯……」我從來沒被這麼大的東西插進過,我的嘴巴已經張到了極限,

粗大的雞巴肆意地在我的口腔�沖撞著,鼻腔�的空氣全部被擠了出去,我已經

喘不上氣了!窒息的感覺充斥著我大腦,我不停掙紮著,揪著他的肉,可是嘴�

的粗暴依舊沒有減弱,口水不停地被抽插出來,垂掛在我的嘴角。

我的頭被高高的仰起,粗大的雞巴直上直下的貫穿著我的口腔,直到我咽喉

的軟肉!每次我正要吸氣時,雞巴卻不管不顧的撞進來,空氣都被從鼻腔�擠走

了,可他依然在抽插著!口水被帶到了鼻腔�,再從我的鼻孔噴了出來。

我被嗆到了!我劇烈又痛苦的咳著,屈辱、痛苦、窒息,血管像一頭蟒蛇一

樣不停地在脖子上鼓動著,不停地勒著我的喉嚨。

我的掙紮越來越小,強烈的嘔吐感和窒息感刺激著我的大腦,每次當我想吐

時,粗壯的雞巴卻把我的嘔吐沖動生生的撞了回去,我感到意識越來越模糊,口

水和鼻涕不停地從鼻孔噴出。

我……我……我……

「噗!」終於,雞巴從小嘴�抽了出來,大量的口水不停地噴發著。

一股濃濃的便意撞擊著我的下體,這一刻全部爆發了出來!我失禁了……大

量的尿水從我的尿孔噴出,我拚命地弓著背部,讓呼吸的快感通過下體的小孔�

肆意地發洩出來。晶亮的水柱用力地打到地面上,我也在這快感中放肆的哭了起

來。

爽!爽!!爽!!!

長達半分鍾的噴尿結束後,我脫力般的倒了下來,淚痕掛在臉上……

當我漸漸清醒過來,映入眼簾的是吳大哥關心的眼神,「嗚嗚嗚……」強制

口交的快感、窒息的痛苦、被冤枉的委屈、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放尿,所有的所

有,統統化作了淚水從我的眼眶�噴流而出。

「大壞蛋!欺負人家,你壞!你壞!你壞!你壞……」我一拳一拳的捶打著

吳大哥的胸膛,小嘴用力地咬著他的肩膀。

「不哭不哭,乖……」

聽到他溫柔的話語,心中的委屈更甚,我更加大聲哭喊,更加用力地咬著,

發洩著心中的快樂和羞意。吳大哥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卻溫柔的輕撫我的小腦

袋,一邊拍著我的後背,一邊在我的耳邊溫柔的說著。

當牙齒都咬酸了時,我松開了小嘴,一股腥味沖入我的鼻腔。看到吳大哥的

肩頭一片血肉模糊,我心疼的朝上面吹了吹氣,吳大哥的身體不停顫抖著。想到

之前被強奸一樣的屈辱和快感,又讓我恨得牙癢癢,恨不能再咬一口。

看著吳大哥溫柔的臉龐,我的心也被融化了,伸出小舌輕舔他的肩膀,像一

頭小狐狸舔著傷口一樣。

「還痛嗎?」我輕聲問道。

「呵呵,被強奸的感覺怎麼樣?」

我的心和身體不由得抖了一下,想到之前的窒息和痛苦、爽快與滿足,我顫

抖的要嬌吟起來。「變態!那……那有什麼好的,我現在還感到後怕……」我撒

嬌著。

「你不是說我是小混混嗎?小混混當然會強奸咯!我讓你見識見識我小混混

的一面,被我強奸是不是感覺特爽呀?」

被說破了心事的我一陣哀羞,又捶打起他來:「別岔開話題,人家問你痛不

痛!」

「這�,怎麼痛也不痛;下面,怎麼也不夠。」

我的心激烈的蕩了蕩:「哼,你把人家玩得這麼慘,還有壞心思……」

「Loli小騷貨,你下面怎麼這麼肥呀?你才二十多,你麗嫂三十多的人

了才那麼肥厚,你的騷屄又嫩又肥,夾得我爽死了。」

聽到心愛的人對我羞辱式的話語,我小穴一熱,心也熱了起來,「我……我

從小就……就自……摸,所以才……這麼……肥……」我嬌羞的說道,雙腿一陣

絞動。

「真是個小淫娃!我以後就叫你Loli小淫娃,Loli小騷貨好嗎?」

「隨……隨便你……」

「你真是個尤物呀!一臉的狐媚相,像隻小狐狸一樣。小騷貨,有沒有勾引

別人,去外面偷吃呀?」

「我……就勾引你,就在你面前發騷,人家可是……正經姑娘呢!」

「好好好,小淫娃,以後隻淮在我面前發騷,聽到沒有?」

「嗯……」

「來來來,讓我看看你的小騷屄!」

我嬌羞的坐到沙發上,打開了自己的雙腿,以M字呈現在他的面前,小穴由

於刺激一張一開著,吐露著情慾的汁液。吳大哥興奮的扒開我的陰唇,向�面窺

探著,「哎呀……」我哀羞的捂著自己的臉,實在不習慣這樣讓男人看著自己的

私密部位。

「來,讓哥哥繼續爽爽!」粗熱的雞巴摩擦著我的陰唇,我的陰肉把雞巴包

裹得更加緊密了,我也淫蕩地扭動腰肢,不知羞恥的挺動著自己的下體。

「哦……」碩大的龜頭突然沖進我的小穴,我腰一軟,整個人都沒力氣了。

「不要……會……脹死的!」之前欲仙欲死的強制口交讓我既恐懼又興奮,

這麼粗的雞巴差點把我插死,要是插進小穴�……想一想我都性奮得渾身發抖。

吳大哥的雞巴緩緩地進入我的小穴,本來橢圓的少婦小穴一下變成了幼女的

嫩穴!「啊啊啊啊啊……」我抑制不住的騷浪地叫著,從沒有過的脹滿感讓我不

停地發抖,我的手緊緊地抓著沙發,雙眼迷濛,額前又沁出了一陣細汗。

「Loli小騷貨,你怎麼……這麼緊?」

「哦……是……你的……粗……」我小聲哭叫著,粗大的雞巴擠得我話都說

不完整了。

「啵……」吳大哥拔出了他碩大無比的雞巴,我的小穴張合得更厲害了,如

果之前隻是微微開合,現在就像一個落水之人在大叫救命了。

救救我,快……插進來!

「幹什麼嘛……」我不滿的扭動著腰肢,雖然自己快被脹死了,可剛剛吃到

如此的美味,卻發現斷糧了,實在讓我心癢難耐,哪怕被肏死……都要,要!

「Loli小騷貨,我要……看你自慰!」

「嗯嗯……」我被羞得渾身顫抖,騷浪的淫水從我的小穴�流了出來。吳大

哥扶起我,我乖乖的任他擺佈,他把我靠在牆上,讓我的粉背緊貼著牆面,我的

頭被靠了個墊子靠在牆上。

他的雞巴伸到了我面前,上面的騷味讓我一陣嬌羞,忍不住向旁邊扭過去。

這是我的……淫水!

「呵呵,嚐嚐自己的騷水,你真是能把人迷死呀!」

我一臉狐媚地吃進了他的龜頭,他的雞巴……太大了,我努力地吃進他的半

個龜頭,香舌不停地舔弄著他的馬眼,繞著他的雞巴楞子打轉,同時小手伸進陰

道,騷浪地自摸著。

「嗯……」他的雞巴再一次沖進來了!我小手抽插的頻率漸漸趕上了他抽插

的頻率,雖然他已經盡可能的溫柔了,可我還是有股窒息感。

「噗赤……噗赤……噗赤……」我費力地承受著插弄,口水不停地從小嘴�

流出來,流到我的胸前和小手上,滋潤著我的小穴。

可能是怕我被玩壞了,吳大哥把雞巴從我的小嘴�拔出,被肏上癮的我在雞

巴退出時主動向前吞進,臉頰淫蕩地一吸一鼓,香舌靈活地按摩著龜頭,一臉騷

媚的看著吳大哥。

「嗚嗯……」一大股淫水從我的小穴�流出,我委頓的靠在了牆上,嘴巴和

小穴一張一合,拚命地呼吸著、誘惑著。

「啊……」吳大哥一個公主抱,不由分說的把我抱了起來,「小淫娃,以前

是不是想嫁給我呀?今天,我們就洞房吧!」吳大哥溫柔的說著,我的眼眶流出

激動的淚花,我捂著小嘴,拚命地點著頭,害怕這一切隻是一場夢。

「嗯……我要……洗澡,身上臭死了。」我說。

「不!你一身的騷味,我喜歡!」

「嗚嗚嗚……你喜歡……就好。」

我被抱到了吳大哥和麗嫂的床上,自己好像真的回到了新婚之夜。

就在這個床上,吳大哥和麗嫂……做愛!

我現在也要和吳大哥……做愛!

我的身體不由得幸福的顫抖了起來。

我被扔在了床上,雙手雙腿打開,迎接自己心愛多年的男人。吳大哥溫柔的

把臉湊過來,和我深吻著,我被他吻得發情了,腰肢難耐的扭動著,舌頭瘋狂的

追逐著、嬉戲著……終於,我要被吻到窒息時,吳大哥松開了嘴。

當我淮備接受吳大哥的插弄時,「啪!」一根腥臊的大肉棒打在我的臉上。

我哀羞的看著吳大哥,吳大哥輕舔我的耳垂,我的身子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這是我的性感帶!

「小淫娃,我來嚐嚐你胸部的滋味。」吳大哥說著,肉棒擠進了我的肥乳,

我用自己的胸部快樂地夾緊大雞巴,讓他的雞巴在我滑膩嬌嫩的乳房上盡情地插

弄著。每當龜頭插到我的嘴邊,我都會伸出小舌輕輕舔弄,讓他插得更快,我可

是被老公調教過的!想到老公,看到自己淫賤地捧著奶子被別人玩弄,偷情的快

感刺激著我的神經。

吳大哥停止了抽插,喊道:「小騷貨,我要射爆你的子宮,我要讓你的子宮

撐死!」

「來,射爆我的子宮,讓我高潮!我是淫娃,是騷貨!」

「嗚嗯……」碩大的龜頭粗暴地擠進我的小穴,我感覺自己人都要裂開了,

小穴好像快沒知覺了。之前的抽插並不兇猛,而且隻是龜頭在淺淺的插動,可現

在,當一整個雞巴無情地插進來時,我才體會到麗嫂的心情,知道了爲什麼每晚

都會聽到麗嫂的哭喊。

「不要了!我不要了!拔出去,快拔出去!」我的四肢拚命地扭動著,像一

個剛被破處的小姑娘一樣。

是了,我明明不是處女了,可爲什麼會有這種被開苞的感覺?我不僅感覺上

回到了新婚初夜,身體上也回到了初夜。

我……又被……開苞了!

「好緊!小淫娃,小乖乖,過一會就好了。來,夾緊我的雞巴,哦……對,

就是這樣!」我的陰道被刺激得不停地縮緊,這樣更加劇了我的痛苦,卻給吳大

哥帶來了緻命的快感。

我不是有意縮緊的,實在是他的……太粗了!我感覺自己的屁股、心髒、身

體,統統化作了兩半,肥碩的雞巴好像把陰道�的每一個褶皺都磨平了!我緊咬

著自己的小手,不想讓自己哭出來。

「嗯嗯嗯嗯……」適應了的吳大哥開始了劇烈的抽插,可我還沒淮備好呀!

「嗚嗚……嗚……嗚……」終於,我被肏得哭叫了起來。我從沒想過,自己

有一天會被人肏得哭出來!我拚命地哭喊,發洩著自己的快感,發洩著自己的喜

悅。

「小淫娃,叫老公,叫老公!」

聽到老公兩個字,我的心神彷彿被雷擊一樣,想到之前老公的種種,我真的

不願意再這樣叫別的男人。我的身子可以被人肏弄,可我的心……我不能背叛老

公呀!

「快叫呀!快叫呀!」吳大哥的抽插更大力了,我被插得四肢亂抖,緊緻的

屁股好像要被肏鬆了,心也好像要肏爛了、肏碎了!我死死地支撐著,用力堵著

自己的小嘴。

看到我的不願意,吳大哥也沒有逼我,隻是更加大力地抽插起來。我的陰道

也漸漸地適應了,就像剛被破處不久一樣,我開始嘗試扭動自己的腰肢,擡起豐

臀去迎合他的肏弄。

「肏爽了吧?來,換個姿勢。」吳大哥用力地把我翻轉過來,他的雞巴沒有

抽出來,我就夾著他的大雞巴,生生的轉了一圈!我被都被肏得沒力氣叫了,口

水不停地從嘴角流出來,無力地被翻轉了過來,小穴死死地裹住雞巴,感受著雞

巴在我的陰道�攪動。

終於,像死過一回的我被翻轉成小狗的樣子,我的大腿被他支撐著,屁股不

怕羞的高高翹起。一瞬間,人妻的嬌羞、女人的矜持,我全部不要了,我隻要被

他的大雞巴插,我要被肏死,我要被他肏死,我要被他的大雞巴肏死!

吳大哥的雞巴又開始動了起來,我騷浪的叫著,就像一隻發春的小貓咪。我

看到牆上麗嫂和吳大哥的合影,想著照片上的吳大哥此時正在我的屁股後面肏弄

著,我感覺自己就是這�的女主人!我高翹豐臀,吳大哥的肏弄讓我的肥臀不時

産生一陣肉浪。

弄著,肥乳開心的蕩漾著,屁股後面傳來淫靡的水聲,我深深的迷醉了,希望時

間就在這一刻定格,直到永遠。

就在我神遊天外時,我的手機響起一陣特殊的音樂,我的身子不由僵硬了。

這是……老公!我的小穴使勁地收縮起來,夾得吳大哥齜牙咧嘴。

「啊!啊……別……是我的……啊……老公……」我被插得粉面嬌喘,緊張

的小臉透著一股子騷味。我的面相確實像一隻小狐狸,小時候就被人罵狐狸精,

我還偷偷的哭鼻子,可我早就不再介懷,因爲我知道,別人是出於嫉妒。

電話聲和我的嬌喘聲一起響著,吳大哥勾住我的褲子,找出手機。我忍受著

吳大哥的抽插,小腦袋昏昏沈沈的,意識到是自己的老公,我趕忙集中精神。

就在我淮備按接聽鍵時,吳大哥開始了狂風暴雨的抽插,我手抖得差點丟了

電話,身體�肆虐的快感讓我差點哭出來。我顫抖的按了接聽鍵,死命地咬著嘴

唇不讓自己哭叫出來。

「喂,老婆……」

聽到老公熟悉的聲音,我突然一陣委屈。

就在我天人交戰時,吳大哥的抽插又變快了!

忍……受不了了!我要叫,我要叫!

「嗚嗚嗚……嗯……」從沒發出過的聲音從我的嬌唇�吐露出來,混合著我

的委屈、性奮,還有我獨特的做愛時候的短促的呼吸,一起傳到了老公那�!

「老婆,你怎麼了?」

「嗚嗚嗚……嗯嗯……啊……哦……我……嗚嗚嗚嗯嗯……我在看韓劇……

太悲慘了……我看得太……太爽了……爽……所以……嗯嗯……嗚嗚……」

我已經到達休克的邊緣了,拚命地壓抑著自己的情慾,理智和春情在我的腦

袋�劇烈地碰撞。

「哦……看韓劇呀?嗯……嘶……」突然,一陣突兀的女人嬌喘聲從聽筒�

傳出來,好像突然爆發一樣,而且這個聲音,我隱隱的有股熟悉感!

「嗯……老公,你那�……怎麼有女人的……聲音?」我顫抖的問著老公,

音調都有些走形了。

「我……我在……看那個……AV……嘶……呵呵……」

「老……老公……你又看……壞東西……不淮偷吃……我……我讓你肏……

我的小騷屄……你回來……」

「……」

「老公……我們……電話做愛吧……我受不了了……我剛剛在……自慰……

受不了了啦!唔……嗯嗯……肏我……幹死我,肏穿我的爛穴……我是個……賤

女人!」

吳大哥趴到我耳邊,輕舔我的耳垂,「嗯……不要舔……好爽……老公……

肏……肏死我呀!」我被肏得整個人都聳動起來。

老公那邊也傳出急促的呼吸聲,女人的嬌喘似乎更大了。一個荒唐的念頭從

我的腦袋�冒出,我大聲的問著老公:「老公,你想不想……肏麗嫂呀?」

身後的吳大哥突然停滯了!

「老公……麗嫂……每天晚上都叫那麼大聲……那麼騷……你想不想……肏

她?吳大哥的雞巴……肯定……特別大……否則……她不會那麼叫……」

頓時,聽筒�女人的媚叫戛然而止!

「小騷貨,你也想被吳大哥肏吧?」

「是呀……吳大哥……肯定特別會肏……會肏得我……舒舒服服的!」

呵呵,我可不是「想」被吳大哥肏呢,而是正在被他肏 我驚異於自己的無

恥,被別人肏了還和老公打電話!好刺激,好爽!

這就是……背德的快感嗎?

「啵!」一陣巨響從我的屁股傳出,吳大哥抽出了他碩大的雞巴,「嗯……

啊啊啊啊……」突然的空虛讓我緊緻的小穴全部收縮起來,子宮也在劇烈的收縮

著,我的小腹一陣抖動。

「老婆……你……怎麼了?」

「我……開了瓶酒……啊!濺出來了……」

突然,濕熱腥臊的雞巴碰到我的唇邊,我驚恐的躲避著,卻於事無補,吳大

哥的雞巴無情地捅了進來!頓時,我那淫蕩的吸弄聲傳了過去,而對面女人的媚

叫也漸漸大了起來。

「噗嗤……噗嗤……噗嗤……」

「老婆?老……婆……」

「嗯……」

吳大哥的雞巴拔了出去。

「我在……喝豆奶……剛才的酒……不好喝……我喜歡……豆奶……」

吳大哥的雞巴又插了進來:「噗嗤……噗嗤……噗嗤……」

老公的鼻息漸漸粗重了,我們就這麼默契的沈默著。

突然,一股濃精猛烈地灌進了我的喉嚨,「咳咳!嗆到了……好濃……好好

喝!」我紅著眼委屈的看著吳大哥,並且展示自己小嘴�被射進來的子子孫孫。

我繼續吸弄著吳大哥的雞巴,砸吧著吳大哥的碩大的龜頭,「我……我在洗

杯子……」我的小臉發燙,鼻息紊亂,情慾的火焰把我快烤焦了。

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說的話。

「老婆……你……好好休息……我……我……」老公疲憊的說著。

「老公,我愛你!我……等你回來……」聽著聽筒�傳來的喘息和若有若無

的女人嬌喘,我情不自禁的說了出來。

聽著電話�的忙音,我彷彿癡了。

「小淫娃,你老公是不是……」

「嗚嗯……」我用我的小嘴用力迎了上去,堵住了他的嘴巴。吳大哥驚異於

我的反應,我嬌嬌怯怯的一笑:「我是小傻瓜嘛,很笨的……」說完眨了眨眼。

看到我臉上的騷浪與春情,吳大哥的雞巴又挺立了起來,「啊!你又……」

我輕捂小嘴,聲音性奮的顫抖著。

吳大哥正要抱起我,不經意的看到那瓶「立功」的紅酒,他凝神看了一下,

卻發現有些不對勁。

我正在回味被肏幹後的餘韻,吳大哥的大手用力打在我的粉臀上,我嬌吟一

聲,屁股發騷的扭動著。

「小饞貓,是不是拿了我床下的那瓶酒?哼,之前差點把你肏死了,我……

我……哼!」說完又重重的打在我的翹臀上,我的臀肉一彈。

「嗚……嗯,就是那一瓶呀,把我當成麗嫂,還……還說我勾引野男人,你

「小淫娃,發騷勾引我,是不是喝了後感覺很熱呀?」

我心�一跳,撒嬌的扭動著。

「那是加了料的……」吳大哥在我的耳邊邊吹氣邊說著:「本來是要迷奸你

大嫂的,沒想到卻便宜了你這個小老婆。叫你偷喝,是不是吃的滿嘴流油呀?」

邊說邊在我的小穴�摳挖著。

「要……要……我還要吃……」我嬌喘連連,半眯著雙眼,一臉的狐媚樣。

「來,我們去洗白白。」吳大哥抱著嬌憨的我,走向浴室。

當他把我放下來時,安撫了一下我:「你等等,我去給你拿衣服。」我好奇

地看著他,乖乖的瞪著。

不一會,吳大哥拿來了一些衣服。這……這是……我的身體又有些顫抖了。

「來……穿上它。」

我被吳大哥蠱惑著,性奮的拿起了它們。我脫掉了自己沾滿淫液的小內褲,

穿上黑色蕾絲開襠T字小內褲,細細的繩子夾在我肥嫩的屁股蛋�,小小的薄布

蓋不住我肥肥的陰部,淫蕩的陰毛熠熠發光。

我穿上了肉色的絲襪,絲襪的觸感讓我的身體都顫抖了。好像還嫌我不夠淫

蕩,吳大哥硬把一條緊窄的內褲掛在我的一個腳踝上。

「呵呵,你這麼多陰毛呀?陰毛多的女人很淫蕩哦!」

「誰……說的……」我小臉紅紅的,迷濛地睜著霧蒙蒙的雙眼。

「來,我們來玩更爽的,這回你肯定會叫我老公的!」

我芳心一顫,小穴�立即流出一股淫液,我沒有反駁他的話。

吳大哥用力地抱起我,雙手抄著我的腿彎,我也淫蕩地分開M字的雙腿。他

把我背靠到瓷磚上,冰涼的瓷磚讓我一陣抖動。我看著吳大哥,吳大哥朝我眨了

眨眼,挺立著碩大的雞巴,我緊靠牆壁,滑滑的瓷磚讓我不停地緩緩下落。

我的小穴被迫吃進了吳大哥的雞巴,我感到碩大的龜頭慢慢撐開我的陰道,

腰肢不停地扭著,卻被死死地固定著。眼看著自己主動地吃進大雞巴,奇異的快

感讓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淫婦。

「啊……」我痛苦地皺起眉頭,雖然被他肏過了,可碩大的雞巴還是讓我吃

不消,我隻能吃力的消化著。

「啊!!!!」沒想到吳大哥突然一用力,雞巴直直的刺進陰道深處,我的

體重加上雞巴向上的沖力,碩大的龜頭直接頂到了我的花心!我感到小腹的肉洞

一下被鑽塌了!陰道拚命地舒張著,這種滿滿的撐漲感讓我有種飽腹的感覺,心

髒好像被從胸腔�頂了出來,我渾身顫抖著,小腳拚命地弓著。

就在我消化著這種小穴噎著了的感覺,吳大哥卻又一次頂上來!我無聲的癱

軟在吳大哥的胸膛上,嘴角不停地流著唾液,熾熱的空氣從我的小嘴�噴出來。

「你之前被我肏過了,這樣玩肯定沒事。你說,是不是很刺激?」

我嬌弱的點著頭,又搖著頭。

吳大哥又要往上頂,我的肌肉都僵硬了,可他卻溫柔的向上慢慢頂弄。我小

嘴微張,呵呵的吐著濁氣,我真的被肏到沒力氣了,可這個壞家夥,頂得也太慢

了,我的屁股慢慢地搖晃著,抒發著自己的不滿。

吳大哥不急不緩的繼續頂著,當他頂到我的花心時,碩大的龜頭不停不停地

磨著我的子宮口,「嗯嗯嗯……」我被磨得哭了出來,牙齒緊緊地咬著,渾身好

像被泡到醋壇子�,酸酸的抖動著。

「爽嗎?叫老公!」

我無力地搖搖頭,緊緊地咬著嘴。

「嗚啊……」吳大哥又頂了頂,我快……忍不住了!看到我沒反應,吳大哥

開始劇烈的拋動起來。「啊啊啊!!!老……老……」頓時,心�好像有什麼東

西碎裂了,「公……公……」我小聲的叫著,腦袋都被肏糊塗了。

「公公怎麼可能有這麼長的雞巴?我還是拔出來吧!」

「不要!!!」我緊張的擡眼看向吳大哥,小穴向前挺動,兩隻小腳鎖住了

吳大哥的屁股。看到吳大哥戲謔的眼神,我的臉火辣辣的。

「呵呵,不叫不給肏哦!」

「老……公……」

「嗯嗯嗯……」好像給予我獎賞一樣,吳大哥猛力地向上一肏!頓時,淫聲

浪語像洪水一樣從我的小嘴�嬌吟出來:「大雞巴哥哥……粗雞巴老公……帥哥

哥……帥老公……我要……我要你的粗雞巴……」

我被不停地向上拋動著,胸前的肥乳不停地跳動著,適應了抽插的陰道分泌

出越來越多的淫水,潤滑著身體�的雞巴。粗壯的雞巴不停地頂向我的穴心,子

宮口被猛烈地錘著,我的芳心似乎也要被肏碎了,肏爛了!

「射……射……我要……受精……」我迷迷糊糊的說著,小穴也在不停地收

緊。頓時,大龜頭重重的頂向子宮口,我都感覺子宮口被肏開了,一股火辣的精

液湧進我的子宮,我的身體劇烈的抖著,好像羊癲瘋一樣。

被塞滿了的陰道湧出了一大股淫水,沾濕吳大哥的雞巴,還有陰囊。我被肏

得全身酸軟無力,像一灘泥一樣滑落在吳大哥的懷� 真的是太刺激了,身體此

刻還在不停地痙攣著。

吳大哥溫柔的把我翻過來,抱著我,拉開雙腿,向馬桶走去:「小Loli

淫娃,讓哥哥幫你把尿。」我無力地任由他玩著,臉上滿是性福的光芒。

吳大哥的雞巴頂到了我的小屁眼,被刺激到的我屁眼一張一縮,像小嘴一樣

開合不已,慢慢吃進了他的大龜頭。

「別……別玩這�……小屁眼……會爛的……」

吳大哥沒有動,任由我吞吃他的龜頭。

看我沒有撒尿的意思,他咬著我的耳垂,嘴�弄出把尿的聲音,手指還在我

的尿孔上玩弄。我終於被刺激得小腹一陣亂抖,尿注噴向了馬桶�,小穴�的精

液也漏了出來,打濕了吳大哥的雞巴。

我不由得昏沈沈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漸漸醒了過來,看到自己睡在床上,想到之前的淫行,

粉紅的身體一陣抖動。頓時,我感到下體有異,卻發現吳大哥的雞巴還在我的小

穴�!我狠狠地捶醒了他,張牙舞爪的用小嘴親著他,小穴也一陣夾緊。

「呵呵,泡在你的騷屄�好舒服。」

我漸漸地安靜了下來,小穴不停地按摩著吳大哥的龜頭:「以後……我們多

多聯誼……怎麼樣?」

吳大哥驚愕的看著我,我小臉一紅:「我又不是三歲小孩,現在都這樣了,

以後也就……將錯就錯了。再說,你不想讓我和麗嫂同時服侍你嗎?」

「呵呵,是想讓我和你老公同事服侍你吧?」

「嗯……人家都被你玩了,就不許人家也佔點便宜嗎?」

「啊!你怎麼……又大了?別……我……哦……老公……老公哥哥……用力

插……啊……好爽……」

屋子�又響起了淫靡的聲音,我一邊享受著性愛的滋潤,一邊暢想著未來的

美好日子。

以後真會這樣嗎?

我正在申請好市民達人勳章~請多多幫忙, 可以互相提攜給愛心喔!!

很好看耶!寫的真不錯!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