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寶玉的幸福生活【1-9完結+番外】

賈寶玉的幸福生活【1-9完結+番外】

現代版:寶釵篇(一)

寶玉挾著兩本武俠書,從圖書館大樓出來,時值盛暑,太陽熱辣辣的,陽光直射過來,不禁感覺著刺眼,用手擋住。在這一動作的瞬間,寶玉忽然想起上午賈雨村的驚人提問,不由獨自一人笑出聲來。

上午,寶玉在宿舍自己的床沿,提起一隻髒兮兮的皮鞋細看,想是不能再穿了,晚間的舞會穿什麼去呢?

正發呆間,忽聽得上鋪賈雨村叫喚聲,便問:「什麼事?」

賈雨村正看一本書,停下道:「我想問你個問題。」

寶玉大奇,這賈雨村博覽群書,平素總是人家問他問題,今日竟向自己請教了。於是笑道:「什麼問題?竟教博士不恥下問。」

賈雨村笑道:「是一個關於女性的問題。」寶玉登時釋然,眾所周知寶玉可是有名的女性專家,若是關於這方面的問題,那是問對人了。

寶玉雙手一盤,笑道:「問吧。」

賈雨村一推眼鏡,一本正經的問道:「請問處女膜是否與笛膜差不多?」

寶玉聞言大笑,連連咳嗽,見賈雨村兀自不解望著他,於是忍笑道:「好,好,我告訴你,但你的牛頭牌皮鞋今晚可得借我一穿。」

賈雨村連連點頭:「好說,好說。」於是寶玉便有鞋穿了。

想到這,寶玉望望腳下光亮的皮鞋,忍不住又想發笑。忽聽得腳步細碎,一女生款步而來。寶玉不覺眼前一亮,見她臉龐微豐,膚色極白極嫩,氣質絕佳。走近些時,陽光照得她耳朵晶瑩剔透,如鑲了一輪光暈般,耳旁有一顆小痣,逗人注目。

線上影片無法觀看可以試試

1換流灠器 多換幾個試試

2下載其他撥放器 推薦VLC播放器

童年篇(二)可卿篇

放學了!寶玉從教室裡衝出來,順著斜坡飛快地跑下去。耳邊的風呼呼叫,感覺整個人就要飛起來。秦鍾緊跟在身側,書包「啪啪」響,拍打著他的背胯,始終見著半個藍袖子手臂,在旁邊一擺一晃。

到了平地,兩人剎不住腳,村裡的雞鴨鵝狗和小孩滿街驚跑。終於到了十字街口,寶玉慢下來,胸口發悶,眼前發黑,卻硬挺著,氣喘籲籲道:「我贏了!」

秦鍾整張臉兒發紅,喘著氣,說不出話。

兩人到了秦鍾家,老遠,見屋前的土坪上,鋪了一張大竹蓆,蓆子上,秦鐘的姐姐可卿脫了鞋,穿著襪,半蹲著,往上鋪一張圓圓的薄面片。那是這一帶農家點心,澱粉做的,摻著藕粉,曬乾了,掰碎,在鍋裡的熱沙中一炒,出來一塊塊酥脆的面卷,拿來招待客人。小孩則常裝了一口袋,滿足饞得不行的嘴巴。

兩人歡呼一聲,往廚房裡跑。這東西吃多了,便不稀罕。倒是出鍋時熱熱濕濕的吃,很可口。

鍋裡的一張薄片正好了,秦鐘的母親用筷子在蒸鍋裡一轉,揭起一張,覆在大鐵勺背面上。秦鍾毛手毛腳的,就去抓,被他母親一支筷子敲在手背:「饞鬼!就知道吃!這是好的。」說完,笑吟吟的從旁邊一堆破損的面片裡,先盛了一碗給寶玉,也給秦鍾盛了一碗:「吃了一碗,就要幹活!」

寶玉和秦鍾一邊往嘴裡扒,一邊連連點頭。小孩子喜歡幹這活,舉著大鐵勺,送到外邊曬席上,讓人小心翼翼揭下了,又跑回來。送進送出的,中途乘人不注意,便撕下一塊偷吃,別提多美了。

陽光下,可卿穿著花布薄衫,等著呢。寶玉舉著大鐵勺來了。

「怎麼缺了一角?」可卿瞇著眼,笑嘻嘻的瞟著寶玉。大鐵勺上,十分明顯的缺了一大塊。寶玉後悔撕得太多了,不好意思地笑。

可卿卻自己撕了一塊,放到嘴裡,紅紅的唇在動:「反正都破了,就吃了吧。」又撕了一塊,塞在寶玉嘴裡,寶玉分不清哪是面片,哪是可卿嫩嫩的手指,一起含了。結果一隻手指摳在嘴裡,舌頭舔得有些發麻。

秦鍾看見了:「好呀,你們倆偷吃!」可卿抽出手,也撕了一塊給他,就沒聲了。

寶玉看見可卿胸前衣扣露了一隙,白白的,沒有吱聲。可卿拍了拍他的頭:「小鬼,好吃嗎?可不許再偷吃了哦。」她的衣袖好寬,腋下有淡淡的毛,寶玉看了還想再看,可卿卻把手放下了。

寶玉喜歡在蓆子上,乾乾淨淨的,面前鋪開了一個一個薄面片,讓人高興。可卿就在身旁蹲著,鼻子上冒著細汗,白襪子上邊的腿,又白又嫩,屁股繃得緊緊的,往後尖出。寶玉想起秦鍾一次跟他說的:「好大好白喲!」

秦鍾一直跟姐姐同睡,可卿小便時,就被他偷看到了。其實可卿很瘦弱,屁股比許多女人都要小,怎麼會「又大又白呢」?寶玉現在卻發現了,確實不小!雖然腰很細,但那很細的地方一到了屁股,卻一下往兩邊寬出,葫蘆似的,沈甸甸全在後頭。

怎麼會這樣呢?寶玉想不通。可卿鋪好一張薄面片,頓了頓身子,直腰站起來,胸前衣扣處,折了一下,露出更多的肉,白鼓鼓的,是奶子嗎?寶玉心怦怦的跳,眼睛移不開,被可卿發覺了。低頭往胸前一看,本來太陽曬得暈紅的臉兒更紅了,對寶玉說:「哼!小鬼!----」寶玉早一溜的拿著鐵勺跑開了。

再來時,可卿揪寶玉的耳朵:「你說,剛才看到了什麼沒有?」臉頰如醉,神情怪怪的。

寶玉哭喪著臉:「真的什麼也沒看到!」

可卿說:「哼!騙人!」手揪著他耳朵不放。秦鍾出來了,可卿輕聲說:「以後再找你算帳!」手就放下了。

秦鍾直獃獃的說:「寶玉又偷吃了嗎?」見兩個人都沒吭聲,手上就撕了一塊:「那我也吃。」

晚上,寶玉和秦鍾一起在燈下做作業。可卿進來了,寶玉心怦怦跳:「她會不會找我算帳?」可卿卻繞過他們,到了裡屋,一會小便的聲音就傳過來。秦鍾將書一放,拉著寶玉的手:「快來!」兩人湊到裡屋門邊,探了半個頭進去。可卿已經完了,正站起來,寶玉只看到白白的一閃,就被褲子遮住了。可卿的手停在腰旁,繫著褲帶,腰胯提起些,奶子往前聳,樣子好誘人。

兩人做了個鬼臉,躡手躡腳的走回來。秦鍾輕聲問:「大不大?」

寶玉搖頭:「沒看清。」

秦鍾遺憾地說:「她這次太快啦。」

寶玉點點頭,往裡屋看了一眼,可卿就站在門口,嚇了一跳,忙低頭寫作業。可卿笑吟吟地走過來:「喲,好認真呀,讓我看看你們的作業。」

四隻小手幾乎同時蓋在本子上,可卿笑得腰肢亂擺:「好稀罕麼!人家還不愛看呢!」

秦鍾說:「姐,別笑磕過去了!」村裡的老頭賈郝就是在前年笑磕過氣,突然死的。

可卿扭著腰,挨上前,說:「看我撕你的嘴!」隔著寶玉去抓秦鐘,秦鍾歪開身,腦袋遠遠的躲開。可卿往前探,整個身子壓在寶玉背上,奶子就在寶玉耳邊,有股說不清的淡淡香氣,寶玉只要一轉頭,就可以叼住一個,腦袋不由就暈暈忽忽起來。

可卿抓不著秦鐘,手收回來,卻在寶玉臉上狠狠擰了一把:「你也不是好貨!」

寶玉知道她說的是中午的事,紅著臉不敢吭聲,臉上熱辣辣的疼,卻還想可卿再擰一下。

可卿卻沒有再擰了,退坐在床邊,雙腿直搖晃,盯著寶玉看,臉上紅紅的,似笑非笑,沒有說話。

寶玉不能再寫作業了,腦子裡亂著一團。老半天沒寫出一個字。只看見可卿腳上的藍花布鞋,一踢一踢的。

晚上寶玉回去,睡不著,腦子裡塞了一團棉絮一樣,輕飄飄的,說不清有什麼實在東西。後來就做了一堆亂夢,醒來時胯下潮粘乎乎的,沒換內褲,一整天兩腿間都很不舒服。

夏天到了,家家忙農活。寶玉在家中是嬌慣著的,沒事,折到秦鍾家來了。秦鍾一家都到田裡收稻穀了,只留一向嬌弱多病的可卿在家曬穀子。

寶玉卻不知秦鍾也去了幫忙,上下找了一遍,見不著人,就到秦鐘房裡來。

屋裡也靜悄悄的,好像沒人,門卻開著,寶玉到了裡屋,見床上躺著一人,心裡笑:「好小子,還午睡呢!」

悄悄走近,就要弄他。手伸到臉旁,卻呆住了,原來不是秦鍾而是他姐姐可卿。

她睡得很酣,仰躺著,細細的噴著呼吸。因是大熱天,一張臉兒,兩頰醉紅,鼻尖滲著細汗,十分嬌艷動人。沒蓋被子,手腳伸開,褲帶處漏了一截肚皮,白白的,鼓鼓的,下邊,薄褲摺疊,兩腿交匯處微微墳起。

寶玉心怦怦亂跳,嗓子眼發乾。秦鍾曾給他說過,女孩那兒是:兩邊隆隆突,中間一條槽。估計也是偷看的他姐姐吧?

空氣越來越熱,外頭樓下的聲音傳來,遠遠的、零零碎碎的一兩聲,越發顯得這屋裡靜悄悄。寶玉渾身燥熱,走到屋外看了看,太陽刺眼,路面上不見人影,一顆心止不住狂跳起來。關了門,輕手輕腳的回到裡屋,可卿還是那個姿勢,睡得很香。腰旁的褲帶打著松結,似乎很容易就解開。

寶玉膽子大了些,屏著呼吸,一邊偷看著可卿臉上動靜,一邊悄悄解她的褲帶,老半天,不知道怎麼弄,褲帶竟變成了死結。寶玉急了,不再去看可卿,低下頭專心解褲帶,好不容易解開了,寶玉卻發現無法把褲子剝下來,除非擡高可卿的屁股。可卿會不會被弄醒?

寶玉喘著粗氣,心頭已快發瘋了,湊近可卿臉旁一看,沒什麼動靜,手就伸到她腰背上,擡高了,去脫她褲子。

可卿的呼吸聲忽然停了一下,寶玉嚇了一跳,往她臉上看去,見她神色一切如常,稍稍放下心來。直等到可卿又開始了呼吸聲,才繼續把她褲子褪到腿彎,雪白的腿兒露出來了,底下還有薄薄羞羞的褲衩,寶玉的心又開始忍不住狂跳,先從褲衩兩邊撥開看,除了鼓著的白肉,什麼也看不清。

寶玉這時已把可卿看作死人一樣,什麼也不管了,拉著褲衩往下扯,終於全部露出來,可卿兩腿間光溜溜的什麼也沒穿了。寶玉的心已停住,看見可卿那兒清光光的,一道紅白的豎縫,縫隙靠上邊是一髻肉疙瘩兒,緊閉成一團。手指撥開,那兒如嬰兒的小嘴,柔嫩無比。

寶玉屏著呼吸,一動也不敢動了。天啊,那兒既不像焦大說的一樣,是個長鬍鬚的嘴,也不像秦鍾說的一樣,兩邊隆隆突,中間一條槽。只象嬰兒的小嘴在睡覺。

寶玉一時只想盡快將那兒蓋住,手抖抖的開始把可卿褲子往上掠,快遮住時,又忍不住將嘴湊上去在那兒親了一下,彷彿沾上了尿一樣,擦了擦,嘴唇上留下一種怪怪的感覺。

幫可卿穿上褲子時,卻怎麼也無法回復到跟剛才一模一樣,那兒松皺草亂,也不知可卿醒來後會不會發現?卻不管了,跑回家,久久回味適才情景,心裡既緊張又興奮,又彷彿有很大收穫似的,連著幾天,一直想著這事。心裡終究發虛,很長一段時間裡,不敢再到秦鍾家去。

這一天,秦鍾端著飯碗,串門到寶玉家。碗裡高高地推著香菇雞肉,寶玉母親見了,笑著說:「喲,你家來客人啦?」秦鍾笑嘻嘻地往寶玉碗中撥菜。

有人給可卿來說親了。寶玉到她家時,可卿正坐在屋前的長凳上,見了寶玉瞟一眼,沒說話。寶玉湊上去,笑嘻嘻的逗她:「要出嫁嘍,要出嫁嘍!」可卿轉過背去,寶玉又轉到她前邊,被可卿用力推開,才發覺她心情不好,態度異常。

寶玉吶吶的不知說什麼好,看見眼淚從可卿臉上流下來了,心中發慌,彷彿一切都是他惹出似的。寶玉一碰她發邊,手就被可卿死死拽住,接著就看見可卿的頭髮不住顫動,終於聽到哭聲很大傳來,屋裡秦鐘的母親跑出來:「這孩子,真不像話,有什麼好哭的,誰都不是要出嫁?!」

可卿出嫁那天,寶玉是送親的小童,端妝台的,走在最前面,寶玉心裡模模糊糊的很難受。看著那頂轎子,紅布遮蓋住,卻彷彿能看見可卿傷心地坐在裡面。

可卿過年回家時,心情卻似乎很好,常對人笑。花布新衣裳穿著,胸脯高高鼓挺,紅唇鮮艷。

見了寶玉照樣抓揪耳朵,寶玉卻覺得她跟以前不一樣,隔了什麼似的。她為什麼不傷心呢?她應該傷心的,寶玉想看見她傷心的樣子,卻失望了。

大年初十那天,寶玉家來了很多客人,就到秦鍾家借宿。在房間裡,可卿出嫁後首次與寶玉單獨在一起。

可卿坐在床沿,叫寶玉到跟前。寶玉笑著搖搖頭。可卿從懷裡拿出些糖果,遞給寶玉。寶玉心想:「還當我是小孩子麼?拿糖果來哄我。」不屑去接。

可卿很失望,獃獃盯著寶玉:「寶玉,你又長高了!」手伸出去,終於把寶玉拉到身前。

寶玉使勁往外掙,可卿歎了口氣:「寶玉,你不喜歡姐姐了麼?」寶玉不忍心,就留在可卿懷裡,她胸前軟堆堆的,臉兒似乎更嬌艷了。

寶玉越發長得俊秀了,可卿摸著他的臉,問:「寶玉,你還喜歡姐姐麼?」寶玉遲疑地點了點頭,可卿激動地一把將寶玉緊緊地摟在懷中,將臉貼在寶玉臉上廝摩,直到秦鍾回屋,兩人才分開。

可卿回娘家後,還是與秦鍾睡在一處,今晚就變成了三人擠一床。可卿在外側,秦鍾在中間,寶玉在裡面。可卿獨自床另一頭,腳朝著寶玉和秦鐘。

寶玉和秦鍾說著悄悄話,可卿不幹了,也要聽。秦鍾說:「那你就睡過來。」可卿不願意,反叫兩人睡過去。

兩個男孩子自尊還挺強的:「為什麼你不過來,還要我們過去?」於是不動身,兩人繼續說著話,寶玉一邊心想可卿一個人確實好寂寞呀。

說著說著,兩人就睡著了。半夜,寶玉被尿憋醒,起床小便,摸黑回到床前,聽見可卿的聲音,輕輕的:「寶玉。」

寶玉「唔」了一聲。可卿在黑暗中說:「你到這來,陪姐姐說話。」寶玉渾身發抖,鑽進了可卿身邊的被窩。軟軟的、香香的,好舒服,身子還在抖,顫聲問:「可卿姐姐你睡不著嗎?」可卿鼻間「唔」了一聲,手摟過來,將寶玉攬進懷中,寶玉感覺她涼涼的嘴唇碰在額頭上。

可卿涼涼的唇又到了寶玉臉上,眼睛、臉頰、鼻子、最後是嘴唇。寶玉感覺她的唇好軟,呼吸好燙,手不小心碰在可卿胸脯上,就來了另一隻手,拉著他進了衣服底下,軟軟的肉團在手中。

可卿喘著的呼吸到了耳邊,寶玉迷迷糊糊,手在底下亂抓。可卿的腿漸壓在了寶玉身上,在他耳邊細聲說:「用力!」寶玉心想:不怕疼嗎?手指就更用勁擠,可卿「嗯」的一聲,將寶玉更緊的摟著,壓得他差點喘不過氣來。

一會兒寶玉感覺一隻手在褲腿間摸索,捉住了小雞雞,使勁捏弄,寶玉叫:「疼!」可卿輕了些,在他耳邊吃吃笑,一下咬住了他耳垂。

寶玉暈頭漲腦,在她懷裡亂拱,可卿喘息聲越來越重,一下推開寶玉,解開衣扣,貼上來時已是熱蠕蠕的肉,寶玉無師自通,嘴裡含上了一個奶,吸著,可卿拚命將他的腦袋緊按住,嘴裡大聲喘著氣。接著又弓起身子,把長褲脫了,寶玉在下邊的小手碰到的全是肉。

手一到可卿腿間,就被她兩腿緊緊夾住了,那裡潮熱一片-----寶玉想起看過的那個嬰兒般的小嘴。手就想摸摸看,可卿感覺到了,鬆開了腿,牽著寶玉的手伸進內褲,粘乎乎的一片,寶玉嚇了一跳,想抽出來,卻被可卿緊緊夾住。

同時上面的嘴也被可卿包住了,聽見可卿如哭如泣的呻吟傳來,摟著他不停的渾身輕扭。手背越來越濕,終於,可卿身子一抖,停下了,摟著寶玉漸漸睡著。

第二天起來,秦鍾大呼小叫,說:「寶玉,你怎麼跑那頭去了?」寶玉迷迷糊糊的:「啊?」

童年篇(三)李紈篇

窗外有鳥叫,鳥兒不知道在哪裡,叫聲卻一聲聲傳來。風吹著樹葉,嘩啦啦響,樹頂搖得厲害,身子一折一折的,很有彈性,怎麼也吹不斷。樹的上頭呢?是藍藍的天空,飄著白雲。

寶玉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夏天的下午,沒精神聽課,眼睛就老看著窗外。耳邊忽聽得賈薔的笑聲,回過頭,李紈老師一聲不響地站在面前,班上的同學鬨笑起來。

李紈老師教的是語文課,兼任班主任。對班上的學生要求很嚴,學生都有點怕她。寶玉卻例外,總愛搗點亂,因為李紈是他堂嫂,寶玉在她面前就有撒嬌的資格。

李紈的臉繃得緊緊的,很嚴肅的樣子:「寶玉,剛才課文講到哪啦?」寶玉抓抓後腦勺,向旁邊小不點望去,小不點幸災樂禍,皺著鼻子,後排的秦鍾呢,看了一眼李紈,低下了頭。

李紈說:「別看他人,自己說!」寶玉嘻皮笑臉,眼睛溜來溜去,班上同學又都笑起來。

李紈臉兒有些白:「站到門口去,下課前不許回座位!」寶玉有些遲疑,李紈的聲音聽上去很嚴厲,於是挪手挪腳地挨到了門口。李紈不再理會他,接著開始講課。

寶玉記得李紈在家裡見著的時候是很親切的。李紈剛嫁過來的時候,不但塞給他糖吃,有時堂兄賈珠不在,還拉上寶玉陪著一起睡覺呢。換了地方,就不一樣了,寶玉委屈得有些想哭。

放學了,同學都走了。寶玉還獃獃的站在門口,低著頭,不吭聲。李紈收拾好書本教案,來到寶玉跟前,穿著白襪子布鞋的腳停在寶玉眼底下。李紈的聲音變得柔和起來:「怎麼了,寶玉。放學了還不回家?!」

寶玉不吭聲,眼淚在眼眶裡打滾。李紈摸了摸寶玉的頭:「那就去嫂子家,嫂子煮水餃給你吃,啊?」寶玉甩了甩頭,眼淚飛出去。

李紈說:「你看你看,還哭了呢!這麼大的孩子也不怕羞。你說,老師錯怪你了嗎?上課不注意聽講,老看著窗戶外面,嫂子錯怪你了嗎?」一邊手撥著寶玉的臉蛋,將他下巴擡起來了。

寶玉知道自己較勁的不是這事,心裡堵得慌,嘴裡含含糊糊的應了聲。李紈說:「你說什麼?再說清楚一點?」寶玉又不吭聲了。

李紈就拉著寶玉去了她家。

自從賈珠死了之後,李紈帶著四歲的賈蘭搬到學校住,許多人張羅著要給她再找一個,都讓李紈拒絕了,守著個小兒子,母子倆孤零零住在學校,很少串門走動。

寶玉印象中的嫂子是很漂亮的,白白的臉,紅紅的唇,剛過門那陣很害羞,除了跟寶玉親,和賈家族裡的人很少說話,整天躲在房裡,不是與賈珠在一起,就是看書。

寶玉喜歡到她的新房,一切乾乾淨淨、色彩鮮艷,很舒服。李紈常抱著寶玉坐在膝蓋上,一邊講故事,一邊擰寶玉嫩嫩的臉兒。李紈身上總是香噴噴的,讓寶玉留戀。

這兩年,李紈看上去瘦了一些,嘴唇也不那麼紅了,臉變得很蒼白,安安靜靜的,比以前更寡言少語了。寶玉只有在學校停水的時候,才看到她到村裡來挑水,弓著腰挑水的背影很讓寶玉心裡發酸。有時見了寶玉,也不像以前那樣親熱了,只無聲地笑一笑,算是看到了。

自從她搬到學校後,寶玉還是頭一次到她家,有些新鮮陌生的感覺。賈蘭在門口玩泥巴,李紈叫他喊寶玉叔叔,他就黑眼珠盯著寶玉,好像在判斷是不是真的要叫。

寶玉這時眼淚已經幹了,笑了一下,眼淚流過的地方繃著臉,很不舒服,於是拿手擦了擦。李紈見了,抿嘴一笑,拿了塊毛巾替他擦臉,寶玉又覺得李紈還是以前那個新嫂子了,胸間馥郁著暖洋洋的感覺。

李紈做飯,寶玉牽了賈蘭的手去玩,學校樓後邊是個大操場,賈蘭跑著,寶玉在後頭跟。

中午做好的水餃,水熱了就下鍋,很快就好了。李紈走出門,不見了寶玉和賈蘭。喊了幾聲,沒人答應,轉到樓後,操場也空無一人。

李紈想,一會兒功夫,去哪兒了呢。順著牆跟走,轉個彎,寶玉和賈蘭蹲在那兒。李紈罵了聲:「該死!」忙縮了回來。

原來寶玉和賈蘭,一大一小,正蹲在那大便呢。剛才一閃眼,李紈已瞧見寶玉兩腿間光溜溜的一根長東西,往前聳著,竟然不小。李紈不禁有些紅暈上臉,心頭有些麻癢絲絲的。躲在牆這邊,怪怪的不是事兒。

估量著他倆差不多了,李紈探了個頭,見寶玉和賈蘭面對面對著,褲子卻沒拉上,在那比大小呢。李紈有些好笑又有些好氣,啐了一口,寶玉一回頭,看見了,慌手慌腳將褲子拉上,臉漲得通紅,賈蘭露個小雞雞,還在那笑呢。

李紈忍著笑,微紅著臉,走過去,在寶玉耳上揪了一下,就去幫賈蘭穿好褲子:「快去吃飯!」寶玉早先跑回廚房了。

李紈回到廚房,寶玉低頭不好意思地坐在那。李紈怕他害躁了,對寶玉說:「寶玉,你先幫蘭兒盛一碗,用小碗!」賈蘭大叫:「我要大碗!」李紈說:「好好好,你用大碗!」

寶玉滿屋轉著找勺。李紈笑:「好啦,寶玉,別找啦,就在桌上擱著呢。」

村裡人大多叫寶玉的小名「石頭」,只有可卿和李紈愛叫他「寶玉」。李紈十分文氣,嫁到這村裡後,一直像個外來客人,對人總客客氣氣的,寶玉聽她叫自己名字時也感覺著客氣和文氣。李紈因為文氣,也就帶點潔癖,看不慣村裡人的髒樣,也虧了賈珠恰好是個高中生,他死了之後,李紈一直沒改嫁,也許就因為這點吧?

可卿呢,就因為喜歡。喜歡叫寶玉因此就叫了。

想起可卿,寶玉心裡頭有些偷了東西的感覺,心有些跳。可卿春節後就回家了,聽秦鍾說老生病,她從小體弱,生病也不奇怪。寶玉卻有些想著她。

寶玉還在發呆,李紈已盛好幾碗水餃。推了一碗到寶玉跟前。寶玉捧起碗,見李紈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呢,臉上一紅,不敢看她,悶頭吃起來。

兩下吃完了,就要回去,李紈怕他家裡等著,也不留他,任他去了。

寶玉老實了些,但有時老毛病犯了,李紈也不太管他。寶玉放了學,有時就帶賈蘭玩,李紈洗衣做飯,倒比以前方便了許多。寶玉有時就在這吃上一碗,有時則把賈蘭領回家,轉身就跑,李紈也喊不住。

這一天,寶玉下午放了學,又到李紈家。見廚房關著門,賈蘭也沒在門前。詫異中,走近了,聽見屋裡賈蘭在笑。李紈的聲音:「乖乖的,別鬧了。」接著有撩水的聲音。

寶玉暗笑:「嫂子幫賈蘭洗澡呢。」李紈家廚房的窗戶漏了一隙,寶玉是知道的,湊上去一看,心不禁怦怦跳起來。

原來李紈不僅幫賈蘭洗澡,自己也解了衣裳,賈蘭嬉鬧時,李紈就擰乾了毛巾,在自己身上擦洗,毛巾在後背衣下一聳一聳地,一會彎腰側身,前邊衣裳敞開,垂下兩隻淑乳,乳頭尖尖,往下搖晃。

賈蘭嘻笑一聲,往李紈的乳房抓去,李紈笑罵了一聲:「亂淘氣!」將身一躲,整個胸部露在寶玉眼前,雪白堆堆的。

寶玉嚥了口唾沫,氣都不敢喘,頭皮繃得緊緊的。忽聽得賈蘭口中叫:「寶玉,寶玉,嘻嘻嘻。」兩手在空中抓指。

寶玉大驚,以為賈蘭看到自己,從窗上退下來,轉身就跑。屋裡聽到聲音,李紈問:「誰?!」寶玉早跑遠了。連著幾天,心裡發虛,不敢到李紈家。見李紈上課時表情沒有異樣,寶玉心中才漸漸安定下來。

這天,寶玉下了課想走,卻被李紈叫住。寶玉心中狂跳,不知她要對自己說些什麼。卻見李紈慢慢將東西收拾了,走過來,沖寶玉一笑,卻不說話。寶玉更是緊張,舔了舔嘴唇,挨著。

李紈含笑看了寶玉一眼,神情似乎有點兒異樣,說:「怎麼不到嫂子家了,啊?」

寶玉垂頭,腳下踢了踢,輕聲說:「家裡忙。」

李紈「噗哧」一笑:「忙?忙到你這小鬼頭上啦?」

寶玉明知說謊,滿臉通紅。李紈拿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額頭:「小鬼心眼還不小?!」

寶玉不知她說哪件事,臉兒更紅。手被李紈牽著,拉犯人一樣到了她家。賈蘭在那歡呼:「寶玉!寶玉!」

李紈白了賈蘭一眼:「也不叫叔叔。」

鍋裡有好吃的,李紈笑吟吟看著寶玉一口一口慢慢吃。寶玉卻不知嘴裡什麼滋味,只盡量表演給李紈看。

星期天,寶玉跟家裡人說了聲,就跑到學校玩,學校空蕩蕩的,只有李紈,賈蘭和一個打掃衛生的老太婆。

李紈搬了一把長凳,跟賈蘭面對面拍手玩呢。太陽很好,照得人臉上紅撲撲的。李紈看上去有點像初嫁時的樣,臉兒嬌艷好看,皺著鼻子逗賈蘭,賈蘭嘻嘻笑。

寶玉坐到李紈掃背後,看她母子倆玩。李紈穿著水紅色薄衣裳,身上散發熱香,很好聞。頭髮挽起,露出脖子後的髮根,透著白,太陽曬著,耳垂通紅。身子往前一傾一傾,寶玉笑看著。

忽然注意到每當李紈往前傾,衣裳就被拖上腰部,褲帶處露一截腰,雪白雪白的。那兒肉色脂膩,說是腰,也可以說是屁股,褲腰遮著,更是誘人。寶玉的血直往上衝,當時就漲紅了臉。呆在後頭不吭聲。

李紈聽見寶玉後頭沒聲了,轉頭看了一眼,還沒怎地,後來又看一眼,覺著了,眼裡有些迷糊起來,張了寶玉一眼。

寶玉死死撇著,臉擠在一塊,原來腿間聳起一根,壓伏不住。李紈再跟賈蘭玩時,心裡飄浮,有些走神。

寶玉在學校呆了一整天。吃了晚飯,外頭卻忽然下起了大雨。雨氣迷布,把人裹在屋裡出不去,寶玉就和李紈賈蘭一起在廚房裡呆著。屋裡竟有些清冷,幾人都坐到竈前,等雨停。

寶玉心中活動,模模糊糊的,竟有些盼這雨不要停。結果會如何呢?住在這兒嗎?寶玉不知道,只是有一種朦朦朧朧的希望。李紈呢,抱著賈蘭不說話,偶爾眼光與寶玉一碰,竟似看出寶玉想些什麼,心裡有股微火烘著,動了動腿,中間竟有些濕了,心裡暗罵自己荒唐。

雨沒有停,反而越下越大,幾人坐不住了。李紈本有一把傘,卻在臥室裡擱著,跑去拿,也得濕一身,因此就沒說。

原來李紈的廚房是間土房,在教學樓的隔壁,單獨在一處。臥室卻在教學樓二層,用一間教室隔出一半,另一半放著學校的體育用品。

李紈終於站起來,說:「呆著不是辦法,跑回去吧,寶玉你也來!」寶玉心中一跳。賈蘭很興奮,口中「噢噢」叫,把兩人都逗樂了。

仔細收拾好東西了,李紈抱著賈蘭先衝進雨中,跑起來,寶玉看出李紈嫂子也是女人了,男人不那麼跑。

寶玉跟著到了樓上,短短幾十步,三人卻都濕透了。剛跑完,嘴裡喘著氣,興奮了,相互對著笑。李紈此時更像寶玉和賈蘭的大姐姐,拍完了寶玉的頭,又拍賈蘭的小腦袋,命令:「換衣服!」

李紈給了寶玉自己的睡衣,寶玉有些遲疑,李紈說道:「在屋裡穿,怕什麼羞?」自己背對寶玉去解衣服鈕扣,寶玉心怦怦跳,就這樣脫嗎?李紈很快將衣服脫了,背上除了一根帶子,全裸著,白嫩嫩的肉,比寶玉想像的還要細軟。李紈彎腰又將褲子脫了,擡腿從褲角里抽出時,屁股圓溜溜地翹著,雪白的大腿肉顫顫的動,寶玉心想:「嫂子一點也不瘦啊。」

李紈手彎到後背,要去解乳罩,這時卻遲疑了一下,轉頭向寶玉說:「寶玉你轉過身去。」神情竟有些扭捏。寶玉滿面通紅,其實他早該轉過身去了。

寶玉脫短褲時,唰的一下拉下,腿就往睡褲裡套,一下伸不進,急忙中差點摔倒,李紈的聲音在後面笑:「急什麼,還怕人看到嗎?」寶玉知道她看見了,不好意思地笑。

回過頭,李紈已經穿好了,白色花綢睡衣,比平時添了股女性的嬌媚。賈蘭呢,自己脫得光溜溜的,站在褲子中間,小雞雞翹著,等人給他穿衣服。

寶玉和李紈都笑了,李紈幫他穿好,幾人就上了床,拿被子撲住腳。賈蘭要李紈講故事,寶玉也聽著。李紈講的故事寶玉都聽過,只是在這雨夜中,擠在床上,聽著李紈的聲音,感覺很溫馨。

賈蘭聽著聽著就睡著了。李紈一不說話,屋裡忽然好靜,窗外雨聲滴答,氣氛變的有些怪。李紈和寶玉互相看著,一時不知做什麼好。

寶玉這兩年有些大了,臉兒俊秀,有大男孩樣。洗澡那天寶玉偷看,李紈是有幾分猜著的。雨夜裡讓寶玉睡一床,難免心中有些漂浮,身上懶懶的不自在。

一眼瞥見寶玉摳著指甲,靦腆的樣子。有些好笑,說:「寶玉,先去小便,上床睡覺!」寶玉一骨碌爬起身,像被解放了似的,下了床,在床角便盆裡尿起來。手扶著雞雞,那兒沈沈的竟是半軟半硬,看起來好大。

寶玉自覺地爬到李紈的腳那頭,李紈也沒說什麼。等寶玉扯上被子蓋了頭,李紈才輕輕地起身,轉到後邊也尿起來。下邊癢絲絲的,似乎有些粘液,隨尿衝出,李紈覺得鼻子噴出的呼吸有些熱,下胯涼露著,感覺跟平日不一樣,用手觸了一下陰唇,臉暈暈的熱起來。

寶玉聽見李紈小便淅淅瀝瀝的聲音,氣都不敢喘,身子抖個不住,李紈上床後覺著了,問:「寶玉你冷嗎?」寶玉說:「不冷。」聲音卻在顫抖。

李紈說:「把被子蓋好了,別涼著。」寶玉在被裡「嗯」了聲,李紈「啪」的一聲把燈拉滅。

寶玉頭從被中露出來,望著黑黑的屋頂,感覺既新鮮又刺激,睡不著。留意聽著,李紈那邊一點聲息沒有,寶玉身子放鬆了些,不像剛才那麼僵硬。

一會兒聽到李紈的細細呼吸聲傳來,寶玉更自在了,胸口暈乎乎的享受今天這樣的氛圍。身子轉向外邊,碰到了李紈的腳,寶玉挪了挪身,還是碰著李紈的腳,卻不再動了,身子僵著要睡。

實際上卻睡不著,寶玉在等一分一秒過去,許久,胸口的那隻腳越來越熱,像是要燙人。

寶玉稍稍離開些,頭轉一轉,臉碰到李紈的赤腳丫,卻一點也不覺臭,寶玉的頭微微動了動,臉擦在李紈腳上,肉貼肉的感覺很舒服。李紈睡得很香,腳也就沒拿開。

寶玉膽子漸漸大了,手伸在耳旁,放在那隻腳丫上,過了一會兒,輕輕摸起來。李紈的腳光滑乾淨,很好摸。

寶玉控制著自己的鼻息,醒著,卻像睡著了一樣,輕輕的噴著呼吸。手往下摸,是李紈寬寬肥肥的睡褲,寶玉的心跳了起來,一個念頭逼上來,自己先喘不過氣來。

手就從李紈睡褲裡伸進去,在小腿肚上摸了摸。手抽出來了,才回味到,李紈嫂子的腿肚子好光滑啊。

時間一久,寶玉又蠢蠢欲動,手從李紈的睡褲裡伸進去,這次更往下,過了膝蓋,到了李紈的大腿,越往下肉感越肥,一點一點的似乎永不到盡頭,光膩膩的叫人顫抖,睡褲呢,因為寬鬆,跟著往下滑。

寶玉抽出手歇了歇,眼睛望著黑屋頂直喘氣。聽見李紈睡熟的鼾聲傳來,喉嚨唾沫嚥了一下又一下。終於下了決心,手從李紈的睡褲裡伸進去,這次很快越過了大腿,寶玉整個身子挨進被子中央,頭稍稍將被子頂起,手中褶皺潮熱,已碰到李紈的大腿根,薄松的褲衩邊就在那兒,指尖挨到了毛。

寶玉竟有些想哭的感覺,什麼也不管了,手從褲衩伸進去,毛扎扎中濕濕軟軟,分不清是什麼東西,一挖,手指陷下,腦袋就有些暈暈乎乎。

李紈的身子一抖,寶玉大驚,要抽回手,卻被褲腳捲著,一下抽不出來,慌得一顆心跳出體外。

李紈其實早醒了,或者說根本沒睡著。寶玉的手第一次從大腿裡伸過來時,李紈又驚又羞。這個小人兒,膽子真不小!

忽見寶玉將手抽了回去,李紈心裡停歇了些,卻再也沒有睡意了,身子麻在那,不敢一動。生怕寶玉發覺了,兩下都羞。

等了半天,寶玉沒有動靜,李紈又有些覺得寶玉膽子好小。下邊如有小蟲在爬,癢絲絲的濕潤起來。喘在那兒好難挨。

卻見寶玉又捲土重來,一隻小手越過大腿,竟往腿間爬來,李紈咬著下唇,死挨著,寶玉一撥動那兒,卻再也控不住了,身子抖了一下。倒把寶玉嚇得縮回去了。

李紈這回見的寶玉身子往裡側著,心裡又好氣又好笑,有心捉弄他,身往裡翻,腿一擡,壓在寶玉身上。

寶玉氣都不敢喘,死獃獃被壓著。久了,身上沈沈的好難受,轉個身,腿在胸上,兩腿間的那東西也被壓著,卻不好立即再轉身。被壓伏的雞雞不屈不撓,彈身而起,如甦醒的活物,從李紈腿側冒出來。

李紈卻覺著了:這小人兒,竟懂得硬了,似乎還不小。腿兒挪一挪,在上頭碰了碰。卻見寶玉似乎忍不住了,坐起身來,在那喘著粗氣。

李紈暗笑:「看你要怎樣。」過了一會兒,忽覺得腿間輕動,寶玉似乎下了床,身上一輕,背後的被子被人掀開,一隻手到了腰後,李紈心怦怦跳:「他竟膽大了!」

上邊的睡褲被一雙小手一捋一捋扯了下去,露出半邊屁股,涼涼的。一會寶玉又掰擡起自己下身,把壓著的一邊也褪下了。由於睡褲和褲衩都是很寬的鬆緊帶,竟被這小人兒輕易得逞了。

之後卻再不見寶玉動靜,李紈羞露著屁股,心中暗恨。

過了一會,終於有隻小手伸過來,在腿間探摸著,想是找地方。而後就有熱蠕蠕的肉棍在在下邊挨挨擦擦,點點觸觸,頂了幾次,不是沒對著地方,就是進不來。倒把李紈下邊逗得花蜜糊糊的。

寶玉似乎很無奈,停在那不知如何是好。李紈只裝睡,把牙咬碎,恨不得一把抓過那件東西,塞進來。

寶玉呢,似乎終於黔驢技窮,手伸過來,掰李紈的身子,李紈順勢倒過來,變成仰面朝天,嘴裡發出細細的鼾聲。

寶玉就將李紈褲兒全脫下了,小心擡開她雙褪,跪上床,拿那件東西在中間戳弄,李紈悄悄打開雙腿,肉洞敞開,等他進來。

寶玉一下終於戳對地方,整根東西忽溜一下全進來,身子控不住,撲在李紈身上,忙往兩側撐開。李紈只顧一味裝睡。

無奈下邊是癢的,被寶玉抽動起來,水兒不斷湧出,實在難以守著,只把牙死死咬住下唇,不讓發聲。

寶玉雖然年紀小,那件東西差不多有賈珠大,捅在裡邊,十分過癮。李紈恨不能把寶玉摟上身,緊緊貼慰,能做的,只有悄悄將腿兒收緊。

寶玉卻見李紈下邊越插越緊,十分爽快,兩手撐在床上,小心不去碰李紈的身子,屁股擺動,張嘴吐舌,像熱天的狗兒,嗯喳嗯喳的狠弄。李紈稍稍扭動上身,他也沒發覺。

一會兒寶玉感覺喉間升上一股津液,一下收不住,從口裡流出來,忙用手去擦,身子卻歪壓在李紈一隻腿上,慌忙重新跪好。

這一歪,卻李紈的魂兒要去。原來寶玉只知道來回聳弄,不會斜衝側刺。這下可好,東西在李紈裡頭轉了個圈,攪了一回,把李紈裡頭一直挨不著的癢處著實照顧了一番。

寶玉弄久了,力氣跟不上,東西也就歪歪斜斜的開始橫衝亂撞,李紈忍不住兩手在暗處亂抓,一不小心,抓在賈蘭的腿上,賈蘭睡夢中痛叫出聲,倒把寶玉給嚇了一跳,停著身子不敢動。李紈就快要到丟的時節,手指摳著床墊子,死等著。

賈蘭卻沒醒,寶玉忽悠悠又動將起來,到最後,口中生津,隨著屁股眼一陣收縮,噴出第一道精液,軟扒在李紈腹上,底下還不斷有小股精液淌出,流出李紈穴口。李紈呢,自始至終,未發一聲。

寶玉悉悉索索地幫李紈穿上,也不知道將她腿間揩淨,就縮進被裡,不再動彈,還以為李紈熟睡著,不曾發覺呢。

第二天,寶玉揩揩眼睛,裝著沒事一樣,找了機會,跑回家重睡。李紈看他裝出的樣子,心中暗恨,又有些好笑。

以後,兩人又偷弄了幾次,漸漸的,寶玉已察覺李紈是裝睡,也不說破,兩人彼此心照不宣,這種關係一直維持了幾年,直到寶玉上了初中,到了縣城,方才斷了。

番外篇(賈家村紀事):賈家村紀事之打豬草

「一二三谷滿倉一二三四五家中進老虎一二三四五六七生個兒子象老七」

四面環山的賈家村,自古荒僻。相傳祖先是兩個賈姓兄弟,當了逃兵,躲到這兒,繁衍生息,成了此地一方大姓,村子因而得名賈家村。

村裡流傳著幾句順口溜,那個「老七」指的是以前村裡一個教書先生的孫子,名叫賈瑞的,這賈瑞在族中同一輩裡排行第七,貌醜,一事無成,終生不娶,敗家子一個。平生就有一樣奇處,便是他的屌子特大,異於常人。

他平日既不幹活,空得很,仗著這樣一個寶貝,成天偷雞摸狗,勾引婦女,不管老的少的,美的醜的,外姓的本家的,村中女人沒少遭殃。此後,村中便一直流傳著許多關於他的風流趣事------賈瑞十三歲那年,與十幾個夥伴一道上山砍柴。大夥兒用柴刀敲擊著扁擔,「光當,光當」一路熱熱鬧鬧往白谷山去。半途中,一個夥伴尿急,一說,大家忽然也覺得想尿尿。於是,排成一排,全都掏出小雞雞,十幾道尿柱劃一道弧線,落下坡去。

有道是:江山如此多屌,數風流之物,還看今朝大家覺著有趣,嘻嘻哈哈,一邊尿尿,一邊你看看我的,我看看你的。忽然發現只有賈瑞的尿射得特別高,也特別遠,大家尿完時他還久久沒完。

於是嘻嘻笑著都圍了上來,人群中也不知誰「咦」的驚叫一聲,大家同時也都發覺賈瑞的那東西與眾不同,纍纍垂垂,根處還長著奇怪的黑毛。大家於是「哄」的一聲,紛紛刮臉羞他,嘲笑他,又把他推下坡去,不讓他跟大夥一道砍柴。

有道是:天降大屌於廝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小賈瑞被推到坡下,衣褲都弄髒了,臉上也沾了帶尿的泥,見大家不理他,撇下他孤單單一個人,不禁「嗚嗚」委屈地哭了。

正哭著,聽見耳邊一個細細的聲音:「小瑞瑞,幹嘛哭啦?」小賈瑞擡頭一看,是剛嫁到村裡的一個新媳婦。她正含笑望著自己,嘴裡含著根水草,臉白嫩嫩的,唇鮮滴滴的。

小賈瑞看了她一眼,臉不知怎麼就紅了。那新媳婦笑道:「我知道了,一定是跟人打架了是不是?」小賈瑞抽抽泣泣:「才不是呢!」一邊流淚,一邊委屈地將剛才的事講給她聽。

那新媳婦聽了,白嫩的臉上微微紅了起來,安慰小賈瑞:「別哭了,你先跟嫂子去打豬草,嫂子再幫你砍柴,你爺爺就不會罵你了,啊?」

小賈瑞點點頭,頓時高興起來,跟著她到一個小山凹找豬草。

路過一處小溪,新媳婦兒叫小賈瑞蹲下,掬了一把水替他洗臉,小賈瑞感覺她的手輕柔地從臉上拂過,好新鮮,好舒服的,一種奇怪而親近的感覺,正在亂想,聽那新媳婦笑道:「好了!起來吧!」

領著小賈瑞到一畦菜地,放下籃子,挽起褲腳,露出雪白的腳丫,又褪高衣袖,見小賈瑞獃獃的看著她,笑道:「呆站著幹嗎?幫嫂子拾豬草,啊?」

彎下腰,撥開菜葉,去撿地下的草。小賈瑞就跟在她後頭,蹲下幹活。昨天才下過雨,地裡還有些新濕,吧唧得腳丫涼爽舒服。又有微風吹來,飄起新媳婦的花衣裳角,很耀眼好看,草兒嫩,菜葉綠,泥土的氣息也很好聞。

過了一會兒,小賈瑞累了,直起腰休息。見新媳婦兒還在幹活,她薄薄的花布衣裳,彎著腰,褲兒緊繃著兩瓣屁股,衣裳落下些,褲腰處露出雪白的一截,靠下邊微微凹下,是露在外邊的屁股溝兒。

小賈瑞霎時臉漲得通紅,眼直直的盯著那兒看。新媳婦聽見後面沒動靜,扭過半邊臉,向後笑了一下:「累啦?」又回過頭,屁股尖兒向前挪了挪。小賈瑞下邊登時騰的熱漲起來,撐得褲頭鼓鼓的,一時又驚,又怕,又難受,帶著哭腔叫了聲:「嫂子!」

新媳婦兒停下活兒,問:「咋啦?」

「我下邊漲得難受!」

「漲著?那就解個手吧。」

「我不想尿尿,就漲得慌!」

新媳婦聽了,往他下邊一看,見那兒頂得褲子高高的,輕輕的抖呢。臉一紅,走上來,嘴裡說著:「讓嫂子瞧瞧---」手就亂了,在那一碰,底下藏的活物歪了歪身,要躲呢,脾氣不小!

新媳婦的臉變的好難看,聲音都不一樣:「瑞瑞別怕,嫂子有辦法,啊?」

牽著小賈瑞到旁邊小山坡上,角落裡,要小賈瑞解下褲子,先看看。

褲子落下了,新媳婦要暈,驚叫了一小聲,嫩白的手輕點在上頭,小心的樣,好像碰的是一條蛇。臉燒的嫩紅,要滴出水來,頭髮垂下一縷,像心一樣亂飄。

小賈瑞呆站在那兒,腰下直通通地聳著根東西,臨著風,身子要發抖。

新媳婦喃喃道:「嫂子幫你變小些,啊?」嗓子眼變了腔,就像夜裡去偷黃瓜。手去腰旁,在解褲帶兒!才一褪下,小賈瑞說:「嫂子你尿褲兒啦?」

「沒有哪。」

「那怎麼你的花褲衩濕了呢?」

新媳婦「噗哧」一笑,臉在發燒,眼睛水水的。

又將花褲衩褪下。小賈瑞看見了一個雪白雪白的屁股,白嫩白嫩的大腿兒,幾乎如透明一般,隱隱透著青根,中間黑黑的一片,真奇怪,竟是那樣!下邊燒得越脹,急叫:「嫂子,它又大了些,脹人呢!」

新媳婦道:「馬上就好,甭急,你先躺下,啊?」

小賈瑞便順著她的話,躺在鬆鬆的土上。新媳婦的身子雲一樣壓過來,遮住了藍藍的天,又矮了下來,看清了她的臉。翹著的東西碰到了肉,滑滑膩膩,是她的屁股。莖身就貼在那塊肉上,一個好涼,一個好燙!

新媳婦伸了手下去,老半天,彷彿黑夜裡穿針頭,終於對上了,美美地坐了下去。

小賈瑞要喊叫,東西進了熱水裡,暖融融的真舒服。新媳婦則皺了皺眉頭,新鮮上市的貨,碰上了大主顧!比家裡的那根大了不只一圈的東西,一下坐不到底,漲滿的感覺讓心底別提多踏實。

一下,兩下。新媳婦開始騰悠悠的一起一落。騎著的和躺著的,兩張臉都變了形。躺著的,醜得更不能看,騎著的,嘟嘟的一團,嬌得更讓人心疼。

三下,四下。所有的感覺都要在臉上寫了出來。新媳婦的俏臉要哭了一樣,終於趴在了小賈瑞的胸上,喘著氣,身子酸的提不起勁。

小賈瑞小猴兒上樹梁,翻在了新媳婦的身上。大屌子戳在新媳婦的毛叢裡,僵硬地死頂著。停在裡面,一漲一漲的,喘息的野獸找不到方向。

新媳婦就將他的屁股一推一按,小賈瑞黑懵懂裡見了天光,這一下的痛快,就像小孩剛會了新玩具。又像脫了韁的野馬,踢撒得歡。新媳婦忍不住咿咿呀呀的叫喚,手腳纏上來,雪白的大腿壓在他背上。小賈瑞陷進一片泥地裡跋涉著,掙扎得像頭小牛,亂衝亂撞,把新媳婦的魂兒丟到了天上------這時候叫喚也沒有人聽見,野地裡,只見白色一團,蠕蠕的在動,有人尖叫一聲,一隻白白的大腿舉在空中,一抖一抖的。遠處幾隻小鳥飛過,四下裡看不到人影,也沒有聲息,只有山坡上的長草無風自動。

新媳婦大張的嘴,久久沒有閉上。直到身上爬起一個人,僵直的身子才慢慢變軟,渙散的眼神才開始聚攏,看清眼前呆站著一張塌鼻裂嘴的小臉,這個醜弟弟,從今後要當個寶了。

小賈瑞說:「嫂子,它真的變小了耶。」

新媳婦「噗哧」一聲,忍不住直笑,全身顫動,扯帶起小丘上鼓著的草一聳一聳,小賈瑞好奇地蹲下,翻看那樣東西,小手怯生生的摸觸,癢得讓人捉不著。

一會兒一股小水滲出溪口,躺著的人耐不住了,拿起小賈瑞的一隻手,送進衣裳底下去,在那兒,小賈瑞又見識了許多驚奇,凹下的是肚臍,平滑的是小腹,鼓起的是奶,豆腐一樣,熱暄暄的,抓捏開去,又彈回原樣。這一回小賈瑞不用教了,小牛耕地,像模像樣的。

小賈瑞畢竟年小體弱,躺在地上,不愛起來。新媳婦則像餵飽了的母雞,那股精神勁兒,就要「咯咯」歡叫了似的,拽葉斷枝,一會兒柴堆得小賈瑞挑不動。兩人捆好了柴,提了豬草籃子,踏著軟軟的田梗回家去。

回去的路上,兩個人說著話。

「小瑞瑞,喜歡嫂子嗎?」

「喜歡!」

「喜歡嫂子什麼?」

「嫂子的逼!」

「還想幹嫂子的逼嗎?」

「想!」

「那以後,嫂子打豬草,你砍柴,來不來?」

「來!」

------

從此,小賈瑞開始了他的性福生活,最後也遭了報應,終於落在了一個厲害婦人的手上,丟了性命。

正所謂:

淫蕩是淫蕩者的通行證

風流是風流者的墓誌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