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蘭桂坊2015跨年打響新年雙槍 作者:andrew_x

成都蘭桂坊2015跨年打響新年雙槍 作者:andrew_x

成都蘭桂坊2015跨年打響新年雙槍

作者:andrew_x

有第二天就是元旦節,頭一天還得出差的苦逼嗎?有,那是我!有因為欠費

無法上網而錯失最後一張返程機票的傻逼嗎?有,那還是我!總之,又苦又傻的

我無可奈何的留在了這個你來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成都。

不管是不想走,還是走不了,總之今晚只能住在成都了。

給接待部門的小何打了個電話,他立刻幫我訂好了房間,是銀河王朝大酒店。

這個酒店還不錯,主要是在市中心,交通還算便利,出差到成都很多時候都住的

這裡。

打車到了酒店,辦好了入住手續,接下來就傻眼了,難倒一個人往房間裡一

躺,開著電視等跨年?

「喂,小宋,對,是老子,老子來成都了……滾……老子沒你這樣的朋友!」

狠狠的掛斷電話,長長的吸了口氣,12月的成都還是挺冷的。

小宋是我通過業務認識的,是成都本地人,臭味相投的我倆,很快就成了鐵

哥們,每次到成都出差一有空都會找他喝酒把妹,那關係不是一般的鐵。

誰知道,就在今天,跨年夜,這傢夥居然無視孤零零的我,跑去陪女朋友去

了,真是有異性無人性啊!

不過看在這傢夥告訴我一個好消息的份上,老子不跟他計較。

什麼好消息?蘭桂坊今晚有跨年活動,想起成堆的妹子和打折的酒水,心中

不免一陣小激動!蘭桂坊,走起!

完全都不用司機提醒,老遠我就知道前面是蘭桂坊了!尼瑪,好多人!整個

中心廣場除了人還是人,圍著中間的舞臺尖叫著,舞臺上幾個拿著電子吉他的歌

手在唱歌,那激動的氣氛瞬間感染了我,我也跟著人群歇斯底里的吼著。

也不知道鬧騰了多久,反正我嗓子都啞的幾乎說不出話來才甘休,隨便找了

間人不算太多的酒吧,要了瓶啤酒,坐在吧台的椅子上,一邊喝啤酒一邊打量著

四周。

「安哥?哈,真的是你,安哥!」肩膀被拍了一下,隨即一聲悅耳的女聲傳

來。

回頭一看,原來是分公司市場部的楊助理,二十多歲的一個女孩,很陽光很

大氣,因為名字裡帶個「春」字,所以經常被同事開玩笑叫做「春哥」。

「啊,是春……」

盯著楊助理惡狠狠的目光,即將出口的那個「哥」字被我壓了下去。其實女

孩除了性格比較開朗外,長髮飄飄,前凸後翹,從哪看都不像春哥,我也就是順

著別人的口,開個玩笑而已。

「安哥到成都出差啊?一個人出來玩都不說約我們!」

明明是只有一個人,但成都女孩就是喜歡在「我」後面帶個「們」字,知道

的曉得指的是她一個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一群妹子等著我約呢。

「在茫茫人海中相遇那才是緣分啊!專門打個電話約人,不顯得太俗了點?」

我嘴巴上說著,其實心裡想的是:你都有男朋友了,名花有主的人,我真給

你打電話你肯出來?

果然,剛說完,楊助理的男朋友就出現了,這傢夥和小楊一個公司,是行政

部的,我見過幾次,人長的黑黑的,頂著個小平頭,咋一看還有點黑保鏢的感覺。

小楊的男友和我打了個招呼,然後摟著她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尼瑪,這是

赤果果的秀恩愛啊!秀恩愛死的快!我心裡頓時響起鄙夷的聲音。

「你們兩口子跑的真快啊,從洗手間一出來就不見人了,告訴你們,今天你

們別想甩掉我這個電燈泡!」

聲音剛落,又一個女孩子出現在我面前,長長的頭髮呈波浪卷,秀氣的兩道

彎眉,高挺的鼻子,抹著亮彩唇膏的嘴唇讓人忍不住一啄,再往下,哦,是那包

裹在厚厚粉色羽絨服裡的身體,老子沒有透視眼,所以什麼都看不到……

女孩也發現了我,對於一個陌生人的突然出現,她明顯顯得有點不適應。

「這位是安哥,總公司的,是領導!」小楊立刻拉著女孩給我介紹:「她叫

李麗,和我一個部門,才來公司半年多,你應該還沒見到過。」

「別聽春的,我才不是什麼領導呢。我叫安X,你就跟著春叫我安哥吧!」

我笑著伸出手跟李麗握了一下,卻瞥見小楊的男朋友狠狠的瞪了小楊一眼。

靠,難倒這傢夥吃著碗裡的望著鍋裡的,還惦記著李麗?

四周濃烈的節日氣氛,很快就沖淡了因為陌生帶來的尷尬,李麗也放開來,

四個人喝著酒,大聲吼叫著,加入到萬人倒數計時,激動的聲音衝破喉嚨。

除了這些,蘭桂坊現場還有很多的活動,諸如抽大獎什麼的遊戲比比皆是,

四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玩到一點過,我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蘭桂坊。今天四個人都喝了不少酒,

我們三個還好,可李麗酒量明顯不咋的,整個人雖然還站在那裡,但眼神已經開

始有點迷離,身子也搖搖晃晃的。

小楊雖然還清醒著,但腳步也有點飄忽,看樣子她男朋友一個人想把兩女孩

弄回家似乎有點困難。

「這樣吧,我先幫著把你們送回家,然後再打車回酒店。」我提議道,立刻

得到了其他三人的同意。

原來小楊、李麗還有另外一個公司的女孩合租在一套公寓裡,那個女孩今天

陪男朋友去了,晚上不回家。

進了屋,把李麗扶到她的房間,放上床,蓋好被子,出來卻不見了小楊和她

的男朋友,只聽見隔壁房間裡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小楊,我走了啊!晚安!」我沖屋子裡嚷嚷著,隨即打開了房門。

「好的,安哥,你慢點哈!」房間裡傳來小楊的聲音。

這小楊也太不懂事了,客人要走,也沒說出來送送。一陣尿急,借個廁所先,

我關上門,轉身去了廁所。這泡尿憋的太久了,想想貌似今天到了蘭桂坊就沒去

過廁所,還喝了那麼多酒,我可憐的膀胱啊,你受累了!

從廁所出來,剛準備離開,突然一聲尖銳的女聲從小楊她們房間傳出,我立

刻像打了雞血一般激動起來。躡手躡腳的走到小楊房間門口,豎起耳朵,房間裡

一男一女的喘息聲格外清楚起來。

「說,你和那個姓安的什麼關係?他怎麼那麼親熱的喊你春?」這是小楊男

友的聲音。

「輕點……你把我咬疼了……」小楊的聲音說不出的嫵媚:「公司裡同事都

這麼叫的……」

「屁,老子怎麼沒聽過其他人這麼叫。不說實話,老子弄死你!」小楊男友

喘著粗氣。

「嗯……乳頭都要被你咬下來了……唔……我和他上過床……我……我給你

戴綠帽子了……」小楊的喘息聲一顫一顫的,說不盡的誘惑。

「老子操死你……操爛你的爛批……看你還怎麼去勾男的……」

隨著小楊男友一聲粗壯的喘氣聲後,接下來是布料被撕碎的破裂聲。(四川

粗口稱呼女人私處為「pi」,文中以「批」字代。)

聽到這裡我已經聽不下去了,再聽下去我絕對會下體爆裂而死,因為我的肉

棒隔著厚厚的牛仔褲,卻已經撐起了一個大帳篷。考慮著要不要出去找個按摩房

解決一下,突然一聲呢喃聲把我深深的吸引,那是從李麗的房間裡發出的。

鬼使神差的我輕輕打開了李麗的房門,床前亮著一盞小燈,燈光很柔和,卻

也能把整個屋子看的清清楚楚。

房間的空調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的,這會整個屋子裡已經很暖和了,李麗穿

的躺在床上,之前穿著的羽絨服和長靴子被她隨意的丟在房間的地上。

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滿眼春色,李麗的小背心很透,我甚至能看到裡面那

深色的小點,用手指捅了捅,硬硬的凸起。

她的奶子很大,把小背心撐的鼓囊囊的,忍不住摸了一把,很軟。輕輕抓著

小背心的邊緣,向上掀起,慢慢的掀到李麗的脖子下方,露出整個乳房,又白又

挺的雙乳就這樣毫無遮擋的暴露在我眼前,尼瑪,好大!怎麼著都有E吧!真不

知道現在的女孩子到底吃了什麼,能把胸部吃的這麼大?

慾火焚身的我沒有過多的留戀那對豪乳,直接抓著李麗的小棉褲輕輕的往下

褪。因為我的動作很輕,所以直到把小棉褲全部脫下來,也沒把李麗驚醒,她只

是懶懶的翻了個身。側躺著的她更方便我的動作,於是我又很順利的抓住她白色

小內內的側邊,一把拽了下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