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催眠師(1-6)

最終催眠師(1-6)

YD的開始

「小鬼,現在你還不信?」

陰暗的地下室裡,一個鬚髮蒼白的老者,對著個十六七歲的青年得意地說道

。說是老者還太客氣了點,應該說是糟老頭!鬚髮蒼白,亂蓬蓬的頭髮從頭上往

四周冒著,滿臉皺紋,那些溝壑就像幾十年都沒有被清洗過,一臉猥瑣的笑,這

樣的一個老人,怎麼看都不太正常,一定是糟老頭了。而那青年此時坐著,屁股

下坐著的卻是一個光溜溜的大胸女人,女人面無表情,雙眼空洞洞的。

「老傢夥,我不過是個高中生,家裡也沒錢,你圖我什麼!青年非常憤懣地

說道,雙手卻不規矩地用手肘朝女人的巨乳壓去,剛剛碰到軟軟的一團,又急忙

將手收回,一副不安的樣子。

老頭看著青年的小動作就好笑,但想到自己的目的,就收斂起自己的嘲笑,

面部表情換上了一副微笑 ,但在這樣一張老臉上,哭和笑都分不清楚,更何況其

他。

老頭裝模作樣地咳了咳嗽,發現青年的目光朝自己這邊看來,便認真地說道

:「你剛才也看到了,這女人便是在我的吩咐下將衣服脫光,我和她第一次認識

,如果沒有催眠,她怎麼會聽我的吩咐?」

青年心裡其實信了三分,剛才他目睹了老人催眠那女人的過程。之後,女人

聽從老頭的吩咐,面無表情地將全身衣服在老頭面前一件一件脫光,沒有任何羞

恥,確實震撼了他。雖然青年曾經也看過催眠類的書,但看的時候只是當作一種

想像,從來沒有當過真,而且十幾年的認知,也認為世界上不會有這麼離奇的催

眠。但今天,這種認知動搖了起來。

「你和這女人串通好了吧?騙得了誰?」青年還不願意相信。

「拿著!在這女人身上刺個洞,她如果沒有反應,你總應該相信了吧?」老

頭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把 水果刀,慢悠悠地遞給了青年。

青年目光堅決,接過了水果刀,要朝女人身上刺去,可轉眼間,又猶疑了。

如果老頭和女人真的是串通起來,那自己這一刀刺下去,不就是犯罪?老頭和女

人都可以報案抓自己。水果刀沒有朝女人刺去, 反而向青年自己胸口而來。

剛剛碰到胸口前的外衣,刀子就停著不前了,只聽見青年自嘲地說了一聲:

「今天被這些事情搞昏了頭啊。」,水果刀立馬就被他扔在了地上,掄起手掌,

使勁地扇了自己一大耳光。

青年目瞪口呆,竟然會疼,這不是做夢啊。可青年寧願做夢,因為自己的見

聞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現在信了吧!剛才說地催眠方法和注意事項記住了?」老頭子面有得色,

撅著幾根稀疏的鬍鬚說道,說完,又將一個紅褐色的半透明的石頭遞給了青年。

「雖然剛才沒有認真聽,但總共才幾句話,早就一字不差地記住了。」青年

撇撇嘴,想著老頭剛剛給自己講的催眠方法也就幾句話,催眠哪能這麼簡單了,

青年可不相信老頭真把催眠的方法傳給了自己。不過青年看到老頭剛才就是用那

紅褐色的石頭催眠的,所以將石頭接過來放在了外衣的右邊口袋。

石頭被青年拿走吼,老頭猥瑣地笑著說道:「這女人現在就在這裡了,剛才

我給她下了命令,一個小時之後會清醒並忘掉之前催眠的事情。現在,你是不是

想做什麼?」

有個老頭在身邊總有些不自在,但轉眼看了看身下的女人,青年吞了口口水

,這女人胸也太大了吧! 青年忍不住伸出雙手在女人的乳團上揉捏起來。

看著女人白晃晃的奶子被擠得不斷地變換著形狀,青年越玩越起興,下面也

硬得不行,想找地方發洩。但是,青年後腦勺卻突然被什麼東西重重砸了一下,

聽到老頭長長的奸笑之後,他雙眼眯了起來,漸 漸地昏迷了過去。

第一章、回來

站在孤單的十字街口,陳立回頭一看,背後竟是車流不息的街道,頓覺恍如

隔世。仿若之前的種種機遇,不是在自己身上發生一般。邋遢的老頭,奇怪的話

語,不過是閒時一夢。口袋裡左手食指第二關節內的一處堅硬,陳立分明能夠感

覺到,右手握著口袋裡的寶石,也提醒著他這一切都是事實,這些,簡直讓他頭

疼欲裂,但他清醒的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他無奈又無辜的笑了一笑,帶著落寞,帶著孤單的背影,消失在街角。

「知不知道,陳立那狗蛋又回來了。」一個帶著四角眼鏡,眼睛又小又細長

的尖臉男孩帶著誇張的語氣,又故作小聲的說著話。

這位就站在育才中學的花壇邊,一看這位長相,就知道他尖酸刻薄,再看看

他一副尊容,不僅表情古怪,就是那鼻子眼睛眉毛,也彷彿是沒有擺對位置,要

多奇特有多奇特。這人就是張河,母親是育才中學的語文老師,他也在育才中學

上了高二,彷彿繼承了他媽的一些特徵,特別是那一張嘴,各種小道消息,惡毒

的話語都是從他這裡傳出來的。

「四眼仔,光會說有個屁用,上次大傢夥揍狗蛋的時候,你又TM開溜,找

不到人了,孬種一個。」說這話的是李強,也就讀高二,剃著個小平頭,但從他

兇狠的眼神,冷漠的表情,沒人會認為他是個善渣 。

李強剛說完,五大三粗的鐵哥們陸溫矮胖矮胖的鐵哥們蔣慶和高瘦高瘦的劉

洋都附和著。

張河頓時覺得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又不能吐了出來,苦著臉賠笑道:「各

位兄弟,上次我真是鬧肚 子,忙了半天才消停的啊。」

李強不屑,蔣慶大笑起來,挫著張河的胸膛,說道:「下次再湊他丫的,跟

上,記住了。不然拿你開 涮。」

張河站起來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突然他眼睛一亮,就轉而哭起臉來。因為

他站著的緣故,所以能夠先看到剛剛提到的陳立正從外面向校門口走來,真是說

曹操曹操就到,但蔣慶剛才說如果揍陳立,他自己必須得跟上,他雖然喜歡看熱

鬧,但一向怕事,可從來沒有揍過別人。

不久,李強一夥人也看到了,嘻嘻一笑,衝著陳立圍了上去。

「陳狗蛋,還沒捲鋪蓋走人啊?說個理出來,有道理的話,你李強爺爺不為

難你。」

「李哥發話,他不為難你,就沒人為難你。」

「就是就是。」

陳立鐵青著臉,怒氣衝天。眼看進校門的路被他們堵住了,頓時就握緊了拳

頭,看看他們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又焉了氣。誰叫他們中李強是X市教育局長

家的一根獨苗,從小到大都保養的那叫一個好啊,蔣慶則是育才中學校長的兒子

,誰得罪得起!

陸溫,劉洋等都是育才中學教師的孩子,有頭有臉的人。 這不,上次打架,

這麼多人打陳立一個,陳立都被送到了醫院,他們硬是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懲罰。

而陳立呢,不過是莊稼漢莊稼婆子的孩子,家裡都盼望他好好讀書,將來有出息

。要是知道他在學校裡打架 不學好,那還不活剝了他。

陳立強忍怒氣,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用儘量平緩的語氣,說道:「

李哥,兄弟我剛剛從病床 上出來,還一身的傷,你看是不是?」

李強冷笑一聲,低低的聲音帶著無比大的壓力:「哪個狗蛋之前說的在學校

裡面打了你,你就自己退學來的?我這記性可有些不好,兄弟們提醒提醒我啊。」

說到後面的時候,簡直是吼出來的。

緊著則是一連串的附和聲。

「陳狗蛋,滾吧!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陳狗蛋,滾吧,不走揍你丫的。」

「別耽誤了李哥泡妞時間,滾。」

「有我們在,別想進學校的們。」

陳立遇到現在的情況,覺得不知從何下手,反正是不能不進學校的。想到以

前打架都是在校外解決巷裡面辦事,偏偏前一陣子陳立得罪了李強,被李強通知

去解決巷,陳立來了脾氣,丟了一個「敢在學校裡揍,就自己退學」,結果真被

李強他們在學校裡面揍了一頓。

不過,陳立不知道的是,李強他們一夥 以前打架都是在校外,學校睜一隻眼

閉一隻眼,在校內打架,都驚動了李強他老爸,李強誰都不怕,就 怕他老爸。這

不,在他老爸面前保證再也不在學校裡打架。

陳立看著他們人多勢眾,如果是以前,他如果要想繼續呆下去,肯定要到解

決巷了。但是嘛,現在不同了!他摸了摸右手口袋的寶石,咬了咬牙,心想,大

不了在學校裡吃幾個月的泡麵不出學校,哼哼, 到後面有你們好看的。

想罷,他突然出手往前一推,他前面剛好是李強。李強正在想著要怎麼炮製

陳立,冷不防他突然出手,反應過來已經晚了,差點被陳立推了個狗吃屎。幸虧

他旁邊的兄弟過來扶住了他 ,不過,陳立卻已經跑進了校門。

旁邊的哥們準備進去抓陳立,被李強伸手攔住了,朝地上啐了一口,丟了一

句:「給我盯緊了,下次他出來,立馬給我圍住了,我要弄死他。」

第二章、前台美女

陳立一路狂跑,跑了幾分鐘才敢回了一次頭,這一回頭,立馬鬆了一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深入到學校內部了,李強一夥竟然沒有追進來。

陳立這才放慢腳步,把小包行李從腋窩處放下。剛才跑得急,行李夾在腋窩

下面跑,速度才能最快。又走了十分鐘,就來到了一棟辦公樓。這棟辦公樓是學

校管理人員辦公的地方,但是像班主任,教學老師在這邊大部分有辦公室或者集

體辦公室,只是經常在教學樓活動或者辦公。

這棟辦公樓一共五層,越往上,職級越大。陳立由於在醫院呆了大半個月,

需要來銷假,像這種長時 間的假,只有校長有權利批。

上了五樓,感覺最高樓的人員明顯少了很多,而稍微往裡面走,大部分辦公

室則是空的,偶爾有幾間有人的,也是稀疏的很,這稀疏的人中間,很多還是漂

亮的女教師。

走到最裡面的一個辦公室,陳立看到的是和它距離最近的幾個辦公室完全沒

人。陳立看了看最裡面辦公室上面的一個橫出來的標籤牌,上面寫著校長室字樣。

陳立走了進去。辦公室裡亮這燈,燈管發出柔和的光,辦公室內放置著一張

辦公桌,辦公桌橫著擺放 ,有點前台的意思。

而辦公桌後面則是一左一右兩個房間,兩個房間距離非常短,左邊小右邊大

,估計右邊是正經的校長辦公室,左邊是校長秘書辦公室了。

辦公桌後面坐著的是一位淡藍色職業套裝的女孩,畫著淡淡的妝,配著她美

麗的面龐,越發顯得清麗脫俗。此時,這位美女正擡頭看著陳立,職業化的語氣

說道:「請問這位學生,來校長辦公室是有什麼事情麼?」

陳立面色微紅,這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這麼一位漂亮的美女,他緊張

地說道:「我是過來銷假 的,我的假有三個多星期。」

美女「嗯」了一聲,迅捷的站了起來,引著陳立進入辦公室那間大的辦公間。

陳立跟在美女後面,聞著美女的髮香,真有些飄飄然。

進入那大的辦公間,陳立就吃了一驚,這還是他第一次進入校長室啊。辦公

間裡面電腦,電視,空調 應有盡有,假山,魚缸又增加了些許情趣。

美女請陳立在校長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後端了一杯茶水,放在了桌

子上請陳立喝。

陳立看了看四周,進來時只看到美女一人,對面小辦公間此時門正關著,也

不像有人。膽子就大了一些,問道:「不好意思,請問一下我需要等多久呢?等

下我要回宿舍放置行李。」說罷,陳立看了一眼牆壁上氣派的石英鍾,此時正是

下午兩點一刻。

「校長兩點舉行會議,會議時間兩個小時,所以起碼四點你才能見到校長。」

美女不緊不慢的說道。

喔,好!陳立想到:看這樣子,這個辦公室大概是三個人的樣子,一個前台

美女,一位秘書再加上校長。校長現在在開會,秘書也一定前去了,那麼現在辦

公室這麼大,就只有前台一個人了。再加上剛才來辦公室時,其他辦公室也很少

有人,就是說現在應該也不會有人來校長辦公室了。妙!

想罷,陳立用力的饌緊了右手口袋裡的寶石,勉強壓制住激動的心情,故作

突然地道:「誒,這顆石頭 怎麼扔在了地上?」

說這話之前,陳立早已拿出了口袋裡的寶石,左右食指第二關節在寶石上摩

挲了幾下,頓時那寶石便如 人的眼睛,發出了異樣的光彩。

美女驚愕的發現,陳立右手手掌之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塊紅褐色的水晶,

發出著淡紅色的光彩,這些光彩放佛或者一般,一齊鑽入了美女的眼睛。

美女眼睛瞬間就變得迷離,緊接著轉為空洞,這中間的過程很短,不過持續

了三四秒而已。

美女眼神完全空洞的時候,陳立那手指在美女和寶石之間晃了晃,美女沒有

做出任何反應,已經安靜而空洞的看著前方。陳立邪惡的一笑,收起了水晶。

第三章、第一次催眠

雖然校長辦公室很少有人來,但也要預防萬一。陳立心裡想著。

「你叫什麼名字?」看著美女空洞洞的眼神,陳立問起了美女的名字。

「夏薇。」美女毫無思索,面無表情地答道。

陳立非常滿意,看樣子這塊催眠水晶的效果很好啊,夏薇的回答沒有一絲多

餘的話語。

「以後我說夏薇的無恥,你就立刻進入和現在相同的狀態。知道了?」

「知道!」

陳立靈光一閃,頓時想到了一個辦法。李強他們不是要找我麻煩?哼,我就

住在教師公寓,看他們能怎樣。等到我再多控制一些人,就不必對他們忍氣吞聲

了。

「從現在起,你對我的吩咐和命令不會有絲毫抗拒和不滿,會認為這些吩咐

和命令是非常合理的,不 會有任何懷疑。」

「是,非常合理,不懷疑。」

「從現在開始,我是你的男朋友,因為是男朋友,所以要住在一起。」

「是!」

「因為你是老師,我是學生,在學校的時候,我們的男女朋友關係不能公開

,不能讓人知道。」

「不能讓人知道。」

「我擊掌之後你會清醒,但是會忘記剛才發生的事,你會依照剛才的命令做

而不會有絲毫懷疑。」

「是。」

陳立非常開心,真沒想到催眠這麼容易,他非常瀟灑的擊了一次掌,夏薇空

洞洞的眼神立馬恢復了光彩。夏薇如夢初醒,擦了擦迷離的雙眼,困惑地想知道

剛才發生了什麼,但無論怎麼去回想,想到的都是 白濛濛的一片。

不久,夏薇總算放棄了回想,發現了一旁的陳立。

「阿立,你怎麼過來了?現在還沒下班呢?」

和剛才的職業化語氣不同,現在夏薇說話甜得快膩出水來了。

「我是來註銷病假的,沒想到看到微微了。呵呵。」陳立一時半會不知道怎

麼搭話,打著哈哈。

「小壞蛋,明明你就是過來看人家的∼」說罷,夏薇曲著個嘴,滿臉的委屈

,搖著陳立的肩膀不依。

陳立正在不明所以,夏薇卻如水蛇一般繞著他坐在了他的腿上,臉蛋上回嗔

作喜,得意地笑著。

「好啊,你捉弄我∼」說完,陳立就準備擡手呵夏薇的癢癢。剛擡手就愣住

了,低頭看見眼下夏薇胸部白晃晃的一片,彷如夏天裡的冬雪,那種感覺沁人心

脾。由於是居高臨下,陳立可以清楚的看到白雪的 周圍是鮮豔的紫布包裹,說不

清的性感嫵媚。

陳立慾火大漲,有些按耐不住,終歸頭腦還是清醒的,對夏薇說道:「去把

辦公室門關掉,等下有人進 來多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催眠起作用,還是現在男朋友的身份起作用,夏薇很聽

話的去關了門。回來的時候卻猛然跳到陳立身上,讓陳立大吃一驚。陳立一個不

穩,兩人都滑溜溜地滾到了地面上。

陳立一個不小心,腦袋正好撞在了凳腳上,額角頓時就流出了些許血跡,陳

立用手抹了抹,看到了血,毫無擔心,畢竟以前打架,出血的次數挺多,現在看

到,見怪不怪了。

夏薇就不同了,看到陳立的額角出了血,以為陳立受了傷,心就亂了,自責

不該莽撞,使得兩個人都摔 倒在地上,也撞傷了陳立。

陳立正要起來,忽然聽見了擰門聲,頓時三魂去了七竅。

第四章、校長助理的過去(上)

陳水荷獃獃地看著窗外,腦袋裡一片迷茫。她有著良好的修養和學歷,有讓

大部分女人都為之嫉妒的美貌和身材,在大學時代享受了長期的鮮花和掌聲,最

後從眾多仰慕者中挑選了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吳欖作為男友。

畢業後,兩人順利成婚,吳欖是一個中型國企的普通員工。剛成婚,就帶著

妻子搬過去和他的父母同住,也算是有房一族。加上對陳水荷百依百順,陳水荷

一直以為這就是自己追求的平淡中的幸福。

然而,這美滿的一切,結婚後一年完全變了。。

陳水荷的丈夫吳欖雖然是國企員工,工資卻也不高,加上他不懂鑽營,陳水

荷知道,吳欖這一輩子就只能是個平凡的小員工了。而陳水荷畢業之後,憑藉自

己的學歷和美貌,通過層層面試,擊敗各路競爭對手,終於拿到了一份輕鬆而又

高薪的工作,作為育才中學的校長秘書輔導校長工作。

然而,通過了努力,陳水荷悲哀的發現,自己要在大城市裡有大房子有豪車

,僅僅通過丈夫和自己的薪水是遠遠不夠的,這對於從小就享受著別人驚豔的眼

光,享受著鮮花和掌聲的美女陳水荷,實在是太大的打擊。

女人是容易虛榮的,或許,人都是這樣。作為校長秘書的陳水荷,跟隨校長

穿梭於各種飯局,酒會的上流人群,各種名酒,名車,她見怪不怪,逐漸習慣了

貴族式的生活。

她漸漸地覺得,自己的那個家根本不適合自己。住的房子太小,過分的是,

還要和公婆擠一起,丈夫雖然溫柔體貼,始終不能讓她有那種揮金如土的自豪感。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墮落了,她覺得,只有一直對她青睞有加的校長蔣林山

才能給予她物質上的滿足。而蔣林山雖然帶她出入各種社交場合,卻始終對她中

規中矩,所以,陳水荷對蔣林山也不反感。雖然後來知道這是蔣林山慣用的收服

女人的一種手段,陳水荷也並沒有選擇放棄這份工作。

終於,出差途中的一次酒會,蔣林山和陳水荷都喝了不少,蔣林山假裝喝醉,

讓同來出差的陳水荷扶著回預訂好的賓館。進入賓館房間,陳水荷剛將蔣林山扶

躺在床上,正轉身去關門,突然發現自己的兩團柔軟被緊緊地抓住,身後那人的

堅硬粗魯地頂住了自己的小屁屁。

陳水荷本想反抗,但轉念一想,瞬間就改變了主意,這不就是自己等待很久

的機會?她這裡不過遲疑了片刻,抓住兩團柔軟的手就開始使勁地揉搓起來,仿

佛是手的主人要把這兩團柔軟擠成麵粉一般。同時,兩條腿受到了一股大力,徑

直朝床上的蔣林山倒去。

原來,蔣林山發覺了陳水荷的遲疑,知道有戲,伸腳遠遠踢了房門,正好將

房門關上,順勢用慣力帶了帶陳水荷,陳水荷就朝他身體倒去,這行雲流水的一

般動作,他是多麼駕輕就熟啊。

蔣林山非常得意,自己的苦心經營,現在,終於是收穫果實的時候了。他手

雖然在陳水荷胸部上面揉搓,一雙眼睛卻死死盯著陳水荷的身體。今天陳水荷穿

的是一件淡藍色短襯衣,下身著一件深紅色及膝百褶裙,腳踏14釐米黑色高跟

鞋,配上性感的亮絲透明褲襪,真是說不盡的性感妖嬈。

由於陳水荷頭上束著紫色蝴蝶結髮箍,如瀑布般的長髮不少就落在了他的臉

上,通過長髮,他只能看到一段潔白光滑的玉臂,即便是這樣,他也忍不住狂吞

口水。他無數次在心裡想過了這個畫面,如今軟玉在懷成現實,激動的心使他猶

如年輕了二十年。

蔣林山漸漸從陳水荷的胸部抽出了一隻手,慢慢地將陳水荷垂下的長髮撥開,

然後,用另一隻手壓住陳水荷胸部,讓她上身和頭部靠自己更近。蔣林山眼看自

己的呼吸都能將陳水荷的長發給吹起,於是擡起了頭,張開嘴往陳水荷的耳垂舔

去。

不知陳水荷是怕癢還是怎麼回事,竟然首次作出了反抗動作,兩隻手象徵性

地朝自己耳朵捂去。蔣林山怎麼可能讓她得逞,迅速伸出手制止了陳水荷。同時,

他沒有絲毫慌亂,依舊慢條斯理的舔著。

當耳垂沾了不少他的口水之後,他竟然張開口將陳水荷的耳朵整個吞了進去

。陳水荷雖然下定了決心,但是耳朵是她的敏感地帶,刺激來得太強烈,她不由

自主地又用力反抗了起來。

蔣林山暗地裡一笑,沒想到這麼快就找到了她的敏感地帶,看來,這個女人

會完全臣服自己,以後可以隨意操弄她了。他將陳水荷的耳朵吞入口中,不斷地

輕咬,摩擦,大概三四分鐘後,陳水荷反抗的力氣漸漸小了,小嘴之中發出了情

動的微微呻吟。這個時候的聲音,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是多麼大的鼓勵啊,他只

覺得自己的雞巴堅挺得簡直要爆了。

第五章、校長助理的過去(下)

蔣林山伸出左手又放在了陳水荷的胸部上,緊緊地壓著揉搓了起來,右手,

則從短襯衣袖口裡伸了進去,不久,就碰到了覆蓋著陳水荷高高乳房的胸罩,憑

著手感,蔣林山知道這是非常保守的款式,不過,他並不在意,以後的時間還長,

美女都要耐心調教嘛。蔣林山只是在胸罩上摸了一下,就拉開了罩杯把整個手掌

伸了進去。

「啊!多麼堅挺,多麼潤滑!好爽。」

第一次接觸到陳水荷的乳房,蔣林山忍不住在心裡讚嘆道。

陳水荷的乳房看上去不大,蔣林山摸上去之後才知道,自己的一隻手竟然還

握不住,這種天然產品比起那些墊著東西撐起來的不知好了多少倍。蔣林山只覺

得腦袋有些短路,只覺以前玩過的女人就如同遍地的野草,一文不值,到現在,

才體會到了極致的快樂。

蔣林山雞巴膨脹到了極點,不由自主地用雞巴網上蹭著身上的秘書陳水荷,

右手用食指和中指夾著陳水荷的乳頭揉搓,剩下的手掌則握著乳球,讓它變換著

不同的形狀,左手下移,擡起了陳水荷的百褶裙,將左手伸入了陳水荷的兩腿之

間。

一往上移,就碰到了陳水荷的三角內褲,蔣林山知道,這個美女秘書穿的又

是那種極為保守的布料女褲了。剛一碰到,蔣林山就感覺濕了一手,頓時大喜,

知道自己撿到寶了。陳水荷則嬰寧一聲,滿臉羞紅,雖然她是背對著蔣林山,但

出於日常心態,她還是別過了臉去。

蔣林山將陳水荷的內褲直接從裙子裡扒了下來,細細地聞了聞,一股騷味撲

鼻而來。蔣林山再也忍不住,將陳水荷抱起來放在床上,自己則快速地脫光了衣

服。

陳水荷躺在床上,看著急躁脫著衣服的蔣林山,竟不知道如何面對。她有她

的堅持,到現在,她只和丈夫吳欖做過。之前,蔣林山背對著她,她隨便他上下

其手,真到現在面對面,陳水荷發現自己還是不能放開。

但咬了咬牙,轉念一想,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

她將眼睛眯得更小,然後口裡吐著嬌吟,不斷呼喚著,「老公∼老公∼」用

裝醉來解除現在的尷尬境地並麻醉這自己。

蔣林山是花叢中的老手,當然知曉陳水荷的想法,也不拆穿。看了一眼躺在

床上的陳水荷,穿著職業套裝的她僅僅被脫掉了一件內褲,但已經足夠。蔣林山

往陳水荷的身上趴去,快速地把褲襪分出了一個大洞,兩隻手則兩邊抱住陳水荷

的臀部,稍微讓陳水荷的臀部往上拱,這樣的位置更容易進入。

然後用雞巴刺了刺,感覺到了洞口的大概位置,毫不客氣,就全根刺入了陳

水荷隱秘的迷人洞。不是蔣林山急色,只是他雞巴脹得不行,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陳水荷的洞口則溪水不斷,此時刺入,時機是合適的。

陳水荷被突然刺入,雙手緊緊掐住了蔣林山的背部,口中則大聲呻吟了一聲。

進入之後,蔣林山倍加舒爽,之前的衝動告一段落,但隨之而來的緊迫感,讓他

更加的衝動,若不是注意得早,只怕早就射了。這種時候,可不能犯傻,第一次

一定得讓她滿足,不然有什麼資格來征服,蔣林山想著。

「老公,老公∼小洞裡好多水了∼你操快點∼」陳水荷來了一些狀態,讓自

己更加相信操弄的是自己的老公吳欖。

「老婆,我來了!看我讓你爽!」蔣林山一進入就差點繳槍,所以進入之後

就稍微喘息了一會,不料,這個保守的女人竟然主動催促起來,蔣林山沒法,只

好先大力地操弄起來。

「好爽∼好爽∼老公,這次比以前爽多了啊∼∼∼」陳水荷不知道是真的進

入的狀態的原因,還是有意討好,大膽地說道。

蔣林山不僅生出了一番自豪感,看樣子她老公吳欖的雞巴大小沒法和自己比

啊,只是白便宜了吳欖那小子這麼多年,爽爽地操了無數次了吧!又想到這是吳

欖的老婆,一股偷情的感覺生出,頓覺舒爽的感覺更加劇烈。

「吳欖,老公∼∼你再快點∼下面水這麼多∼我的肉洞你使勁操壞∼啊∼∼∼」

陳水荷平常舉止文雅,沒想到做愛的時候這麼淫蕩。

蔣林山受到這個床上非常風騷的少婦的引誘,只能不斷地加大力氣操弄著,

快感漸漸上升,將近頂點,蔣林山暗叫一聲不好,如果這樣下去,遲早會早射,

那可就丟大了。一邊操弄的時候,腦袋裡留下了一片清明,不久,就想到了辦法。

下身依舊快速有節奏地在陳水荷肉洞裡面進出,帶出的淫水沾滿了陳水荷的

亮絲透明褲襪,讓褲襪緊緊地貼在她一雙美妙的纖腿上,光看腿,就性感地讓人

感嘆此物的妖嬈。然而,蔣林山現在可注意不了這一點。他擡起頭,緊緊貼著陳

水荷的後腦勺,伸出舌頭狂亂地舔起陳水荷的耳朵,下身則再加上了一把力,大

力的操弄起來。

只聽見「撲哧∼撲哧∼」肉搏聲不斷響起,陳水荷小洞裡的水越流越多,越

流越快,陳水荷終於忍不住,「嗯∼吖,嗯∼吖∼∼∼∼」大聲叫喚起來。

又操弄了大概三四分鐘,隨著一聲高亢的大叫,陳水荷小洞有如泉湧,一股

腦蓬勃而出。蔣林山大舒一口氣,終於沒有在這個女人面前丟臉啊!在一波一波

陰水的衝擊下,他一洩如故。

第六章、肉奴水荷

窗外的一縷縷陽光,是溫暖人心的。不過,陳水荷依舊發愁。確實,自從和

蔣林山好上以後,房子,車,存款都尾隨而來,在學校行政上也有了一定的權利,

即便是副校長,也會以同事的身份來交流工作,更不要說其他人。

但是,她跟著蔣林山已經整整四年了,這麼長的時間,即便是夫妻,也可能

離婚了。從當初剛出學校的小丫頭被開發成現在的成熟少婦,可以這樣說,她身

上的每個毛孔都被蔣林山愛撫過。對於一個實權人物來說,對女人越熟悉也就是

越對這個女人膩了,幸虧陳水荷條件優越,才綁住了蔣林山四年。

那麼,以後呢!

陳水荷已經發覺蔣林山和新來的秘書林晴走得很近,林晴也接過了以前自己

的工作,雖然自己現階段被提升為校長助理,但對於新興的林晴來說,自己可能

已經失寵,不久的將來要麼老老實實做一個普通的老師,要麼就從育才中學掃地

出門。

對於習慣了高檔生活的陳水荷來說,這是不能接受的,為此,她願意努力讓

蔣林山對她再起興趣。這不,今天她上身穿得是一件黑色紗質露背小肚兜,外罩

一件白色透明薄外套,特意沒帶胸罩,如果正面看的話,一眼就能看出來兩個小

凸點,因此,她來上班的時候特意將文件夾放在胸前遮擋,以免走光,下身穿一

件白色半透明齊逼超短裙,裙下的保險褲進了辦公室就脫了下來。

現在,裙子下面只著一件淡紫色透明連褲襪,配上紫色的高跟鞋,陳水荷自

信滿滿,這樣的打扮加上這份風情,絕對不輸四年前的自己,所以,今天一定要

讓校長蔣林山知道,自己的這份姿色並沒有掉價,勾引他過來操弄,以穩定自己

的地位。

想著想著,小洞裡漸漸有了泉水,當泉水多到沾濕了褲襪的襠部陳水荷才發

覺。陳水荷笑了笑,罵了一身,「淫蕩的女人!」手伸入褲襪翻開自己的陰唇,

手指有節湊的抽插起來。如此熟練的動作,可以知道這個女人平常沒少自慰過。

插著插著,陳水荷覺得自己快到極點的時候,從另外一個房間突然傳出了一

聲悶響,接著是一男一女的悶哼聲。陳水荷只覺得天旋地轉,理智告訴她自己完

了,完了吧!

然而她十分不甘心,心裡想著:現在可是開會時間,這對狗男女卻留在辦公

室操逼,太無恥淫蕩了。衝動讓她昏了頭腦,她氣急敗壞衝出了自己的辦公室,

一把推開校長辦公室的門,看到的卻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一幕。

只見校長辦公室的前台夏微滿臉羞紅的躺在地上,而她身上,則趴著一個學

生模樣的小夥子,下身壓著夏微的下身。陳水荷只覺心一寬,接著又一怒,喝到:

「你們在校長辦公室幹嘛!夏微,你等著被開除把,還有你,哪個班的,準備退

學吧。」

彷彿怒氣還沒有發現完,又接著罵道:「你們兩個混蛋快給我滾!」

陳立感受著身上夏微一陣陣顫抖,顯然害怕極了!這是當然,雖然被催眠了,

但有著完整的意識嘛。陳立附在夏微耳邊輕聲說了一聲,夏微聽話地點了點頭,

從陳立身上翻了一個身,臉朝下地臥躺在了陳立身旁。

陳立邪邪一笑,看著眼前豔麗的少婦,心裡想著,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

怪不得我!從口袋裡拿出了那塊紫褐色的催眠水晶,用左右食指第二關節摩挲了

下,頓時寶石散發著異樣的光彩。

陳水荷看著陳立似乎不懼自己,怒氣更盛,正待發作,隨著寶石異樣光彩的

照射,雙眼的神光立馬消失,變為了空洞洞的色彩。

陳立少了第一次催眠的忐忑,滿目自信,用質問地語氣對陳水荷說道:「說

你的名字,職務!」

「陳水荷,校長助理!」

隨著陳水荷的回答,陳立才仔細打量起她來。頓時,就發現了她胸前的兩個

凸點,齊逼短裙裡面一片黑漆漆的森林,兩腿被水侵濕,紫色透明褲襪黏在腿上,

陳立雖然看不出來這是淫水,但是這淫靡的一幕還是讓他大吃一驚。

他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清醒,看著這個淫蕩的婦人,對進入狀態的她命令

到:「以後聽到我說肉奴水荷,就進入現在的狀態。」

線上影片無法觀看可以試試

1換流灠器 多換幾個試試

2下載其他撥放器 推薦VLC播放器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