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的圍裙1~4(全)

慾望的圍裙1~4(全)

嘉納久美子,二十九歲,已婚六年。

「這是…?」

在近乎黑暗的狹窄空間中,久美子的眼前漂浮著歪斜變形,像是倒入冰咖啡

中,逐漸擴散開來的奶精般的奇妙色彩。

「啊啊…這是夢嗎…?」

逐漸擴散開來的奇妙色彩,在渾濁的意識中,彷彿像是具有生命的蠕蟲一樣

慢慢地,扭曲變形。

「怎麼…有種奇怪的感覺…。」

在朦朧不清的意識底部,久美子感到身體漸漸熱了起來。

隨著熱度的上升,意識到發熱主因的久美子不自主的吸了口氣,並輕咬住自

己的下唇。

那是性慾的熱氣。

在久美子的視界中,原先扭曲變形,混濁不清的色彩逐漸加快了扭動的頻率

伴隨著的頻率的改變,朦朧不清的景象也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不…這樣不…不行…」

察覺到自己的心漸漸地被這幅奇異的光景吸引,久美子試著鎮靜自己的情緒

但眼睛還是無法從詭異的律動圖上移開。

自己的眼睛為什麼沒法闔上?不,事實上是闔上的。

眼前的光景並不是映在自己的眼前,而是在自己的意識深處無限制的播放。

蠢蠢欲動,如同蜿蜒爬行的蛇一般的光景。

「不…不行…不可以。」

溫潤的唇中吐出了夾雜著興奮的氣息,熱氣四散至肢體各處,從胸尖處傳來

了令人遐想的疼痛感。

那幅景象在身體的根源內蠢動、挑撥、撫摸著自己最私密的的心緒。

「嗯!…啊!不可以,怎麼這樣…。」

體內散發出的熱氣漸漸轉變,成為烘烤久美子成熟軀體的烈焰,帶來令人難

以自拔的快感。

「不行…這樣是不可以的…」

久美子從口中吐出微弱無力的拒絕:「如果是夢的…是夢的話…快點醒來…

拜…拜託…」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無機質的電子音將久美子從深沈的夢境中喚醒,從窗簾中透出的陽光照映在

寬敞明亮的主臥室中,先前那蜿蜒扭曲,如同蛇一般爬行著的景象不知何時已從

知覺中散去。

久美子伸手將枕邊的電子鐘按停,嘆了口氣。

溫熱、帶有水氣的嘆息,使得口中微微感到乾渴。

「討厭……弄得床單都濕了……」

久美子又嘆了口氣,走向浴室。

站在流理台前的久美子,一邊處理著兩人份的早餐,一邊想著剛剛的夢境。

沖過熱水澡後,儘管身體已經醒了,但是意識似乎還沒有完全清醒。

久美子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裡還殘留著今早的餘韻。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宿醉,又有點像是輕微的飲食過量的感覺,說不上令人不

適,但就是令人覺得哪裡有點異常。

「差不多是叫將維起床的時間了吧…」

久美子站在流理台前,像是要切斷思緒般的搖了搖頭,放下準備到一半的早

餐,向小孩的房間走去。

「我吃飽了∼」

話一說完,將維就從椅子上跳了下來,也不等久美子把話講完就提了包包往

門口跑去。

「將維!秋葵也要吃掉啊!」

「我回來之後會吃掉的!」

一邊隨口講著毫無根據的承諾,將維一邊在門口翻找自己最喜歡的,有著獅

子忍者圖案的球鞋。

「真是的,也不知道這孩子到底是遺傳到誰的個性。」

久美子一邊看著這位幼稚園大班生的動作,一邊笑著搖頭。

明明自己和做為副教授的先生,年輕的時候都不是青春陽光型的,怎麼有辦

法生出這麼精力旺盛的小孩呢?「鞋子不是在第三層的鞋櫃上嗎?」

久美子指著一旁的鞋櫃:「再不快點下去的話,由美老師又要被你氣哭了喔

。」

「我下去了!」

在久美子的提醒後,將維飛快的穿上球鞋,提起便當就往門外跑去。

「將維!走廊上不可以用跑的!」

久美子跑到門邊,向著走廊上的將維大聲提醒,然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麼,接下來該做的事情是…」

久美子將洗好的碗碟放入烘乾機後,順手將身上的圍裙解下到待洗衣物籃中

,一邊將客廳的電視打開,收聽今天的天氣預報。

「青森,今天是陰天啊…」

看向窗外的豔陽,久美子臉上隱約有些寂寞。

「今天……應該會打電話回家吧?」

事實上,久美子的先生現在正在青森的某所大學參加一場連續舉辦三週的學

術研討會,似乎是那個研究領域的年度盛事。

久美子的先生除了三天前剛到的時候撥過電話回來,之後就無消無息了。

「親愛的,我好想你…。」

久美子按著自己的胸口,喃喃說道。

「將維!洗澡水放滿了就可以去洗澡囉!」

久久等不到將維的回答,久美子只好放下手上處理到一半的淹漬花枝,走出

廚房:「將維?」

「再一下下啦!卡通快要演完了啦!」

從客廳的方向隱約傳來現在正流行的卡通英雄中,主角和宿敵大對抗的台詞

「將維,媽媽說過不能那麼靠近電視螢幕的吧!」

久美子搖了搖頭,走到電視旁邊,注視著全心投入劇情的五歲孩童。

雖然僅僅五歲,但也知道這種時候跟媽媽對抗只是無謂的掙扎。

將維雙眼緊盯著畫面,在地毯上挪了挪身體,馬上向後大約退了十五公分之

多。

「真是的,到時候眼睛會近視的。」

久美子還打算多講兩句時,茶幾上的電話響了。

「您好,這裡是嘉納家。」

久美子看了看牆上的掛鐘,長短針正好走到八點差五分的位置。

「啊…久美子,是我。」

這是久美子的先生,嘉納直行副教授打回來的長途電話。

「妳還好嗎?晚餐吃過了沒?」

「嗯,你呢?」

聽到了聽筒另一方傳來的先生的聲音,久美子的心裡滲出一股安心的感覺。

「我也吃過了,青森的食物意外的好吃呢。」

「這樣的話,你就在那邊多吃幾天再回來算了。」

「……開玩笑的,…其實我希望明天就能回家用餐呢。」

嘉納副教授聽得出來久美子的怨氣,回答中帶著一絲無奈和一絲笑意。

「……親愛的,很累吧?」

「還好,聲音聽起來很累嗎?」

「有一點,在那邊睡得好嗎?」

「不用擔心,只是青森這邊還有點寒意而已。」

「是唷,家裡這邊已經是穿短袖也不會著涼的天氣了呢。」

久美子笑了起來,跟著攜手走過六年婚姻生活,至今仍然深愛著的,大自己

十多歲的先生在電話中聊了起來。

「將維呢?」

「啊,等我一下,我讓他來聽電話。」

久美子用手按住話筒,向著身後喊道:「將維!爸爸從青森打來的電話喔!

「等我一下!一下就好!」

久美子看看坐在電視前動也不動的將維,挪開了按住話筒的左手:「對不起

唷,將維怎麼叫就是在電視機前動也不動……」

「啊,沒關係沒關係,今天是雷怨丸播放的日子嘛!」

從聽筒裡傳來了丈夫溫柔的聲音。

「我這邊差不多要掛電話了,一切都好,別擔心。」

「嗯嗯,家裡也是,你自己要注意保暖,不要著涼了。」

「我會找時間再打回家的。

久美子,晚安。」

「親愛的,晚安……。」

喀鏘輕響,久美子將塑膠外殼的聽筒掛了回去,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事實上,雖說久美子每次接到電話之後總是有著小小的寂寞感,但這幾天卻

特別感到寂寞。

做為學者的先生雖然常常到各地開會,但長達三週的議程卻還是婚後首見。

久美子呆立在話機旁,彷彿是在期待電話又會再次的響起。

「媽媽!爸爸的電話呢?」

將維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刻的沈默,久美子擡頭看了看從電視前面跑過來的將

維,不發一語的比了比已經掛上的話筒。

「啊…」

「爸爸啊…」

久美子看著失望的將維,決定嚇嚇自己的小孩:「他跟媽媽講,比起跟爸爸

講電話,將維果然還是更喜歡雷怨丸多一點呢。」

「哪有哪有哪有!」

聽了媽媽的轉述,將維眉頭一皺,用力的跟媽媽抗議。

「好啦,跟你開玩笑而已。」

摸了摸將維的頭髮,久美子笑著說道:「該去洗澡了,洗完澡就該上床睡覺

囉。」

「是∼∼!」

*****深夜,好不容易將下午與鄰居的新婚太太小愛一起整治好的淹漬

烏賊和蝦仁燉飯分裝收入冰箱冷藏保存後,久美子終於可以上床休息。

但不知道是不是太過忙碌反而難以入睡,久美子一個人翻來覆去,許久才慢

慢睡去。

「這是…?」

蠢蠢欲動,散發著莫名熱氣的映象。

「……討厭……又來了嗎……?」

如同感冒時的感覺一般,微微的熱氣以及倦怠感包覆著久美子的全身。

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在出汗,久美子彷彿感覺得到身下的床單被汗水滲入後

的黏膩感。

「嗯……啊……嗯……」

再怎樣挪動自己的身體,還是無法逃離這種奇異的不快感。

全身上下似乎被某種能夠吸收力氣的膠膜緊緊纏繞,無法隨心所欲的驅動自

己的四肢。

有種身體已經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錯覺。

「啊……啊……嗯…嗚…」

口中吐出的嘆息充滿著熱氣。

「嗯…啊!…啊!」

似乎是在等待著久美子鬆懈的瞬間,眼前的景色慢慢的從渾濁轉為清晰,肉

色的光景再次扭曲變形,形成人影交纏的模樣。

「啊…不要…不要……」

久美子覺得眼前的光景似乎跟自己重疊了起來,大腦中某種蠢蠢欲動的感覺

受到眼前景象的吸引,開始緩緩的往全身擴散。

「不行…這種東西…不可以看…」

騷動,爬刮。

久美子越是不想面對眼前的光景,景象就越是真實。

耳邊彷彿傳來了某種細微的摩擦聲響,伴隨著身體熱度的上升,耳邊的聲響

就越是清晰。

「討厭…好熱…好想……」

*****「唉」

久美子靠在流理台上,重重的嘆氣。

「總覺得,身體變得好奇怪…」

沖澡過後也無法消除的倦怠感,讓久美子從一早開始就精神恍惚。

不但忘了將用過的菜刀收回刀架,導致將維差點被滑落的菜刀刺傷之外,甚

至連早餐也來不及弄好,只能用奶油麵包來頂替過去。

雖然將維相當喜歡奶油麵包,但久美子總覺得家庭主婦就是應該要準備現做

的三餐才是。

「討厭,我該不會是上了年紀吧。」

久美子搖了搖頭,提起將維放在一旁的書包,打算送將維下樓搭乘幼稚園巴

士。

門才一開,就看到隔壁的五十嵐太太正貼在先生的胸口,仔細的調整先生的

領結。

「小愛…這樣很丟臉耶…」

「你說什麼啊,馬上就好了。」

就在五十嵐愛打算作最後調整的時候,嘉納久美子從自家門口牽著將維走了

出來,正好目擊小愛跟先生的親密畫面。

「咦…」

「這…那……我們……這個……早安,對!久美子小姐早安!」

發現久美子走出來的小愛瞬間慌了手腳,從先生的胸前彈了起來,面紅耳赤

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早…早安啊。」

小愛的先生,五十嵐數夫看了小愛的表情,也緬靦的向嘉納久美子打了聲招

呼。

「嗯哼哼,早安啊∼」

看著這對面紅耳赤的年輕夫婦,久美子一時間忘了自己的煩惱,開心的笑著

打了招呼。

「你幹嘛還站在這裡啊,還不快點去公司上班!」

看看先生,又看看久美子,再看看久美子牽在手上的將維,然後又看看先生

,小愛惱羞成怒,重重的往先生的肩上拍去。

「嗯?」

「快點,不要拖拖拉拉的啦!」

小愛又推了一下,示意先生趕快帶著將維一起下樓。

片刻之後,樓梯間就只剩下小愛和久美子兩個人四目相對。

對望片刻之後,久美子實在忍不住自己的笑意,以手掩唇,輕輕地笑了出來

「這…這是什麼表情嘛!討厭!」

對於小愛的反應,久美子報以微笑後,眨眨眼睛,道:「哪有什麼呢∼?」

寂靜的房間中,迴盪著敲擊鍵盤的輕響。

久美子坐在電腦桌前,雙眼掃視著眼前的液晶螢幕和一旁的原文書籍,一邊

用自己纖細的十指不停地輸入翻譯內容。

「呼…存檔存檔。」

翻到個段落後,久美子將押花書籤夾入原文書中,坐在椅上伸了個懶腰。

這份一半是興趣,一半是為了補貼實質上並不吃緊的家用的翻譯工作,不知

不覺也已經作了三年了。

拜現任雜誌編輯的大學好友所賜,三不五時的就會接到一些有趣的翻譯工作

,雖然薪資不高,但作為溫故知新的用途來看的話,也是份相當劃算的工作。

事實上,久美子在大學時代就已經取得了英語教師的資格,雖然在結婚後並

沒有派上用場,但也許自己可以在家中幫將維作英文啟蒙也說不一定吧?喀鏘喀

鏘。

正當久美子一邊盤算著將維的英文教學,一邊打算起身將書房窗戶打開,放

點新鮮空氣進來時,突然從大門處傳來了門扉開啟的金屬摩擦音。

「不好意思∼有人在嗎∼∼?」

一個男聲傳到了久美子的耳中。

突如其來的聲響讓久美子大吃一驚,心中想著:「我…我忘了把鑰匙從門上

拿下來嘛?不對,這樣也應該要先按門鈴……」

「那個∼∼有人在∼∼∼∼∼∼∼嗎?」

不請自來的訪客似乎沒有離去的打算,玄關處再次傳來了男子的聲音。

彷彿被聲音蘊含著的某種事物逼迫一樣,久美子急忙應了一聲,快步的往門

口走去。

「是嘉納太太對吧?真是太好了。」

大門一開,站在久美子眼前的是一名看起來年約二十齣頭,身穿無袖夾克,

頭髮留到耳際,面貌清秀俊俏的青年男子。

「啊……嗄……?」

沈默,然後是心臟劇烈的跳動。

聽到男子的聲音,再看到男子的臉孔,要將這兩者和記憶中的事物完全重合

大概需要幾秒鐘的時間。

四周在這瞬間陷入完全的沈寂。

風的聲音、空地上,小孩子玩耍的聲音、遠處的汽車排氣音也好,全部無法

傳入久美子的耳中。

「嗯?怎麼了嗎,嘉納太太。」

男子沒有得到久美子的回答,又叫了她一聲。

「咦……這個……呃……」

久美子表情僵硬地看著眼前的青年,話不成句。

不會錯的。

「還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男子看了看久美子的表情,開心的說著:「用夫姓稱呼妳有種莫名的新鮮感

,我的念法沒有錯吧,嘉義的嘉,笑納的納,是這樣念吧?」

久美子沒有回答,事實上久美子什麼都說不出來,只好沈默。

「還是說,應該要用舊姓,叫妳野宮小姐才對?」

聽到自己的舊姓,久美子彷彿後腦被鈍器重擊一般,瞬間暈眩、無力,幾乎

當場昏倒。

「啊…啊…你……」

手腳發抖,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旋轉,地面搖晃,似乎隨時都會碎裂開來,

將自己吞入無盡深淵之中。

這一定是幻覺──

「啊!果然還是應該要用星宮悠里,當年的藝名來喊妳才對吧!」

「不……不要這樣!」

久美子覺得自己的聲帶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掌緊緊掐住,用盡渾身之力才擠

出讓自己幾欲吐血的幾個單詞。

同時,眼前的視野也從黑轉白,全身上下冒出憎惡的冷汗。

這…這一定是幻覺──不然就是惡夢!對,只是今天早上惡夢的延續而已,

只是惡夢的延續而已──!

青年無視久美子的表情,當然也不可能聽到久美子心中的嘶喊,上下打量了

久美子幾眼,又道:「說起來,在走廊上敘舊似乎不太方便對吧?那麼我就打擾

囉∼。」

久美子還沒反應過來,男子已經大搖大擺的穿過大開的門戶,逕自走入嘉納

家的玄關。

「騙人的──這一定是騙人的,不可能會這樣的……這種事情──」

久美子靠在走廊的牆上,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久美子小姐,怎麼啦?」

從客廳傳來的惡魔之音,讓久美子的心跳變得更加激烈。

難以置信。

耳中聽到的,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都難以置信。

「需要我扶妳一把嗎?」

像是要封鎖久美子逃走的可能性一般,青年又走回了門邊,伸手拍了下久美

子的肩膀。

久美子被這麼一拍,像是觸電一樣地彈了起來,臉上的表情既是驚懼,也是

惶恐,但更像是無助。

「啊啊,這種表情讓我好受傷啊。」

「你……你為什麼……為什麼……」

看著牙關和全身都不停顫抖著的久美子,男子抓了抓頭:「進去再說吧,在

這裡講的話,會給鄰居添麻煩的唷∼∼」

對──這個男的,這個男的事情──這個男的事情絕對不可以讓附近的人知

道。

男子的話語加深了久美子的恐懼,也讓她不得不承認眼前的一切,都是現實

「快點進去吧,久美子小姐。還是說妳已經忘了我的名字嗎?」

顫抖。

久美子絕對沒有忘記這個男人的名字。

不,不但沒有忘記,反而是想盡辦法將名字鎖在腦海中最深的地方,這輩子

絕對再也不要──

「美雪唷,神代美雪。以前妳都叫我美雪君的,想起來了嗎?」

神代美雪,用跟七年前一樣的,童稚般的笑容對久美子說道。

*****

久美子佇立在玄關入口,眼睜睜的看著神代美雪在自己的家中走來走去,自

己卻一步也跨不出去,只能用虛弱無力的聲音阻止他的行動。

「你為什麼會來這裡………拜託,快點回去……」

「討厭,又講這麼令人傷心的話。」

神代放下手上的飲料空罐,站到久美子的身前:「跑不了囉,久美子。」

久美子被美雪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全身僵硬,一動也不敢動。

心臟像是方才全力跑完五十公尺一般地,在久美子豐滿的乳房內側猛烈的跳

動。

「來,把手伸出來。」

伴隨著紙張摩擦的聲音,交到久美子手上的是一個鼓漲的平信信封,裡面不

知塞滿了什麼。

「久美子,你們家應該有DVD播放器吧?既然住在這種豪華的公寓,還買

了電漿電視,想必一定有吧?」

「…………你,在說什麼………」

手上捏著信封,久美子完全不能理解神代的意思。

「就是妳以前拍的錄影帶啊。最近以DVD的形式重新再版發售了,手上的

就是應該要給妳的分紅啊。」

輕描淡寫的發言,輕易的擊倒了久美子最後的心防。

信封袋從久美子白晰的手上滑落,數十張萬元鈔票也跟著灑了一地都是。

「這樣不行唷,錢是很珍貴的呢。」

「不要……滾回去!回去!」

久美子雙膝落地,整個人已然陷入恐慌。

「錢呢?」

「沒…沒那個必要,這種東西……拜託你,回去!快點回去………」

過去的錄影帶、DVD、再版──無法相信的現實,久美子癱倒在地,用哀

求的眼光看著神代美雪。

「妳不拿的話,北陸先生會生我氣的。真是傷腦筋耶……」

男人用著令人難以生氣的口吻,看著久美子說道。

(不要…那些事情不可以…不可以想起來。)

久美子的身體裡傳出了跟心跳不同節奏的脈動,燠熱感逐漸傳遍全身。

「久美子小姐,你們家的DVD播放器借我放一下帶來的片子吧?那個…遙

控器放在哪呢…?」

「不可以…!」

碰的一響,遙控器被久美子摔到了地上,電池在原木地板上滾了開來。

「討厭,看一下嘛。

花了我好幾個星期重新剪輯耶,畫質也從低畫素變成高畫素了,眉梢眼角都

很清楚唷∼∼」

「不要!拜託拿回去,求求你…拿回去!」

「討厭,好不容易沈浸在以前的感覺中的說…」

美雪無視久美子的懇求,逕自坐到了擺放在客廳的高級沙發上。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溫柔的丈夫,活潑的小孩,三人共組的幸福家庭……

闖入這幅日常光景中的不速之客,讓久美子的心情糾結成塊。

「久美子…看起來很沒精神呢。」

神代突然從久美子的身後摟住了她。

「………!!」

強而有力的摟抱,讓久美子瞬間產生了窒息的錯覺。

「…放開我,快放開我!」

「嗯∼∼好棒的香氣。」

從後方抱住自己的雙腕,緊緊的纏住自己豐滿圓潤的身軀,溫熱的氣息吹拂

自己修長的頸子,令人有種莫名的緊張。

「久∼∼美子∼∼」

微溫的氣息吹入耳中,觸電一般的戰慄感瞬間流遍久美子全身。

「久美子小姐,七年不見了呢。」

耳旁傳來帶有熱氣的輕柔細語,再這樣下去…再這樣下去會逃不掉的。

久美子拚死掙扎,但還是掙不開男子的雙臂。

「那時候是二十二歲,現在是二十九歲對吧?身體也變得更加美艷了呢。」

「嗚…手拿開…放開我…!」

久美子無力的掙扎,彷彿落入蛛網的蝴蝶一般。

明知不可為但仍死命掙扎。

這種微弱的反抗,對男子一點影響也沒有。

「既然不抵抗的話,就表示可以囉。」

「嗚!那裡……不可以……」

先前遊走在腰間的左手突然侵入了那不可告人的秘處,弄得久美子一陣顫抖

「反應真是可愛啊,久美子小姐。」

男子加快了左手的動作,語氣中滲出了嘲笑的意味。

「不行…不可以…啊啊!哈啊!啊!!!!不行!」

僅僅一次的撫摸,就讓全身感到難以置信的衝擊。

一直沈眠在肉體深處的某種感覺,也開始亟欲展現自己的存在。

「不行…美雪君,不行。我…我已經結婚了啊。」

「哦?」

神代美雪露出愉快的笑容,右手巧妙揉捏著久美子豐滿的乳房。

強烈的快感瞬間淹沒了殘存的理性,久美子不自覺的挺起腰身,企圖獲得更

多的愛撫。

「我從以前就覺得妳有著一副上好的淫亂肉體唷,久美子小姐。」

對於將近三十歲的女性而已,這句話還是重重的引起自己的羞恥感。

久美子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本能動作,臉上瞬間羞紅。

「這種事情,才沒──」

彷彿是要逼迫久美子認清眼前的事實,原先壓在裙子的手指又開始劇烈運動

,跟先前不同的是,男子的右手也同時用力的揉捏著人妻的乳房。

「不管再怎麼否認,妳的身體還是很誠實的唷──是這裡吧。」

「嗯啊!」

美雪的手指準確的隔著家居服捏揉著乳頭,快感像是千百根針同時刺激著感

官神經一般的銳利。

「久美子小姐,妳有情夫嗎?」

青年口中吐出的單詞,在久美子身體的某處產生了共鳴。

心跳瞬間加快了。

「難道沒有嗎?」

對於久美子的否認,神代美雪的臉上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雙手突然改變了揉

捏的節奏,強烈的快感讓久美子的身體不能自主的發出顫抖。

「這麼美艷誘人的好色太太只讓先生一個獨佔,真是令人羨慕啊。」

雖然力道不重,但是美雪的每個動作都確實的刺激到人妻的敏感部位,讓久

美子的肉體逐漸陷入官能的甘美疼痛中,難以自拔。

「我好好奇,這麼喜歡男人的身體,一定每晚都跟先生好個不停吧。」

「這…這種事情…」

男子的問題準確命中紅心,久美子已經想不起來上一次跟先生的房事是在什

麼時候了。

「果然。」

男子貼近久美子的耳邊,開心的說道:「久美子小姐,妳忍耐很久了吧。」

刷的一聲,神代美雪拉起了久美子的裙子,靈巧的食指瞬間侵入雙腿之間,

久美子只覺得一道強烈的閃光從眼前閃過,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氣。

「呼呼,久美子小姐的那裡,全都濕囉。」

強烈的快感麻痺了久美子全身的力氣,從口鼻中洩漏出的喘息已經無法欺騙

自己,那隻會是快感的喘息而已。

在家居服上移動的手指,每動一下就讓自己的身體顫抖一下,就算身後的男

子不說,久美子也知道自己的狀況。

「拍攝那種影片,妳先生想必是不知道吧?」

話語中隱含的卑劣意圖,讓久美子瞬間屏息。

「你…該不會…難道想…」

「討厭啦,幹嘛把我想成那種人呢。」

除了先生以外,絕對不能讓別人觸摸的私密部分,卻漸漸被身後的男子蠶食

鯨吞,自己卻毫無反抗餘地。

這種感覺,這種禁忌的事情所帶來的感覺,反而讓久美子感到一絲不該有的

興奮感。

身上不知何時已不再滲出冷汗,而是散發者誘人氣息的熱汗。

「久美子小姐,和我做一次吧。」

身體興奮的顫抖著。

「這種傻話…怎麼可能……」

「不是很好嗎?七年不見後的再會砲,而且妳看,這裡早就…」

美雪的左手終於探入了久美子的褻褲內部。

濡濕的秘部接觸到男子手掌的瞬間,甘美的快感立刻蜂擁而出,貫穿全身。

「都已經如此泥濘不堪了,好色又淫亂的的久美子小姐,忍得很辛苦吧。」

美雪的手指滑順的在外部遊走,秘處分泌的汁液成為蹂躪自己的幫手,帶給

久美子難以言喻的刺激。

好…好舒服…「久美子小姐,因為隱藏自己的淫亂本性,妳累積了很多慾望

吧。」

「不是這樣!」

久美子想要反駁,卻講不出口。

從腰部貫串全身的快感,逐漸侵蝕了久美子的意識。

朦朧中,久美子似乎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只想要全心全意的追求現在的感

覺。

「久美子小姐,只要一次就好。

只要一次就好,享受一下許久未有的放縱快感,這樣先生應該也不會發現的

。」

「嗯…哈……哈…一次…哈…一次就好…?」

「嗯,一次就好。」

「那樣不…不行,我已經結婚……那裡…那裡不可以……!」

「久美子小姐很重視家庭呢。

那樣的話,為了家庭,做什麼應該都可以吧?」

「嗯…哈……哈……卑鄙……!」

「在說什麼呢?」

美雪的食指滑入久美子的秘壺,一邊巧妙的撥弄著不停抽慉的花徑,一邊說

道:「久美子小姐…只有一次,不會曝光的。」

「才…才不是…這種問題!」

粉紅色的霧氣充斥在久美子的腦中,丈夫的影像在其中緩緩晃動著。

「這樣說的話…」

美雪頂開頭髮,輕輕的咬了久美子的後頸一下。

「嗯哈啊啊!不可以……那裡……不要咬……!」

從後頸傳來令人暈眩的快感,尖利的牙齒同時帶出了令人戰慄的甘美。

許久未有的欣快感充斥腦中,胸前那種強力揉搓的感覺已經多久未曾有過了

……?

「久美子小姐…絕對不會曝光的唷∼∼」

(親愛的,救救我……我……我快要……啊…啊……啊啊……好…好舒服。

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這種感覺,這種感覺!)

終於,久美子的心防崩潰了。

「下面…下面不行…碰到了,下面碰到了!」

無視久美子的意思,男子的手指還是闖入了禁區,在其中大肆蹂躪,帶給成

熟美婦難以負荷的快感。

(哈…哈…不可以,我已經有深愛的丈夫了…不可以有感覺…啊…哈…但是

…)

(好想要……)

「久美子小姐∼∼」

「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咕……哈…哈…啊…」

「只要一次就好∼」

「只…只有一次…?」

「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但是…但是…先生知道的話……」

「不會有關係的啦,妳看──」

食指一動,久美子的身體瞬間弓起,然後顫抖,呻吟。

「我們不說的話,不會有人知道的。」

「我…我們不說的話…」

(誰…誰都不說出去的話…)

美雪巧妙的設計了一個心理上的出口,讓想要屈服的久美子找到一個足以說

服自己投降的理由。

然後,終於。

(哈…哈…還要一週以上……先生才會回來…)

心情開始猶疑,藉口一一的浮現在自己思緒之中,徘徊,然後落地。

(只要好好處理的話…不要留下證據的話……)

雙手巧妙的遊走,一再加劇的快感催化了久美子想要投降的心情。

(好舒服…想要……更多一點……再一點的話……)

「久美子小姐,差不多該有結論了吧?」

惡魔的耳語,迴盪在久美子泛紅的耳根旁。

(親…親愛的……對不起……)

「只…只有一次……一次的話……,不告訴先生的話……」

(這樣的話…不會曝光的話…)

「久美子小姐,妳的耳朵好可愛喔。」

「不行……那邊很敏感……!」

(啊…我……我的耳朵……以前是喜歡被人家含著耳朵的……)

從耳根擴散到全身的快感,勾起了久美子許久未曾想起的回憶。

(但是…那個人…一次也沒有碰過那邊……)

「久美子小姐…來•作•吧。」

「……………嗯。」

「喔喔,是加大的雙人床啊!」神代美雪強拉著久美子的手走進主臥室,讓

久美子的心跳更為紊亂。

(我…我怎麼會答應他呢……)看著眼前這名青年的臉孔,久美子可以感覺

到自己的心臟跳動頻率越來越快。

(接下來,男子的身體就要與就要與自己重合在一起了…)

這個不道德的想像,與熟悉的主臥室景象重疊在一起,讓久美子思緒混亂,

不知該作何反應。

「真好,我也想要這麼大的床啊∼」

與丈夫共枕的床上,現在坐著不是丈夫的男人。

(啊啊…我做了很不好的事情……)久美子不停的質問著自己,這樣真的對

嗎?但是……

(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只有一次而已……只有一次的話……我…我

要外遇了…將維……媽媽做壞事了……)

「……對吧,久美子小姐?」

「……啊!嗯?」被美雪一叫,久美子這才慌張的將頭轉向男子。

「所以說啊,床這麼大的話,不管要用什麼樣的體位,怎樣H的玩法都沒問題

呢!」美雪的話讓久美子的身體深處不自主的沸騰起來,心中小鹿亂撞,只想轉身

逃出臥室。

「呼呼…久美子小姐……」神代伸出細長的手指,輕輕碰了下久美子發顫的耳

珠:「好厲害啊,比以前更漂亮……也更加的充滿女人味了。」

「這種……才沒有這種事情……」從男子口中說出的,是久美子現在所不希望

聽到的話。但心裡卻很誠實的,因為神代美雪的稱讚而湧現出一股純粹的喜悅。

「真的真的,等下我們一起看DVD就知道了,比那個時候漂亮太多了。」

「不…不要!那種東西,那種東西拜託你帶回去吧!」

「咦,這樣啊?看來老公果然不知道有這塊DVD呢。裡面可是拍了很∼∼厲害

的影像呢。」

「不要……請不要再說了……」久美子雙手緊握,好不容易才從喉嚨中擠出

話來。

「不要這麼固執嘛。」美雪伸手搭上裸露的肩膀,讓久美子渾身巨震。

「等…等一下!拜託,讓我確認一下。」

「嗯?」

「………絕對,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

「我知道的。」神代美雪輕輕的來回撫摸久美子修長的頸子,讓久美子吐出

甘美的氣息:「只要久美子小姐也不說出去的話就沒問題的。」

(……只要我…只要我不說出去的話…)腰部深處傳出一陣一陣令人焦躁不

安的脈動,讓久美子的腳也開始顫抖。

「不管再怎麼H,或是再怎麼舒服,事情也不會曝光的。」

「真……真的嗎?」

「嗯……來吧,久美子小姐。」美雪的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慢慢地向久美子逼近。

***    ***    ***    ***

主臥室中飄盪著惱人的春聲,久美子顫抖不已的肉體上浮出一層薄薄的汗液。

神代美雪脫下了久美子的褻衣,將家居短裙向上掀至腰間後,讓久美子翹著白晰的

美臀趴在床上,將自己的下體展露無遺。

「久美子小姐,這個姿勢真棒……從蜜穴到屁眼都看得一清二楚呢。」男子一

邊玩弄著一邊久美子的豐臀,一邊看向女子羞紅的臉龐。

「這樣好嗎,老公在外面這麼辛苦的工作時……」男子猛地將手指侵入下體,

讓久美子高聲嬌喊不已後,又進一步出言羞辱:「在主臥室的雙人床上,用這麼丟

臉的姿勢,將自己的屁股暴露給先生以外的男人觀看,真的可以嗎?」

「哈……啊……哈……這種事情……」

(但真的……我這樣子……真的做了很不對的事情……)

就算先生的心胸再怎樣寬大,要是被他知道了現在發生的事情,也不可能跟自

己繼續生活下去了。溫柔的丈夫……活潑的小孩……還有幸福的家庭……。一想到

這些,久美子不由自主的就將屁股挺得更高,想用自己的肉體交換現有的一切。

「有感覺到嗎,現在裡面有兩根手指喔?」

(感覺……感覺到了!手指……有兩根手指插進那裡了……)從下體傳入腦髓

的甘美感,如同微醺一般,久美子十指握緊了床單,想要使自己不那麼容易地發出

愉悅的喘息。

(不行了……什麼都……沒法想了……)

就在此時,彈簧床傳來了輕微的震動,讓久美子發現男子不知何時已經上到她

的身後,隨時都可以佔有自己。

「嗯……啊啊……」熾熱的肉塊貼上了濡濕的秘處,讓久美子控制不了的嬌喘

著。一想到接下來要被丈夫以外的男性器玩弄,久美子的心情就彷彿融毀前夕的核

子反應器一樣熾熱。

「久美子小姐,妳看起來已經等不及了呢。這樣的話,就自己再把屁股向後頂

一下吧。」

「怎麼…哈啊……這種事情……嗯……做不到……」久美子完全不相信自己的

反駁,真的有辦法克制自己不主動獻身嗎?她的心中完全沒有自信。

「既然這樣的話……」神代美雪想了一下:「除非妳願意這樣講,不然就不做了。」

「………嗯?」

「妳要說:『老公對不起……你的太太,嘉納久美子從現在開始要搞外遇了!』

來,請說吧。」

「——————什麼!這種事情……怎麼可以這樣……」

「不說的話就不給喔,久美子小姐。」

男子微妙的挺動硬直的性器,微妙的刺激著久美子早已泥濘不堪的蜜唇,肉棒與

花瓣交接處姑揪姑揪的摩擦著,讓本來就已經慾火高昇的久美子更加的焦躁不已。

「……好……好過份……」久美子在心中掙扎許久後,終於表示:「我……我知

道了……」

聽到久美子的聲音,美雪停下腰部動作,等著身下女子的決定。

「哈…哈……啊……老公……對不起……」話才說到一半,下體又傳來一陣甜美

的刺激,逼使著久美子提高了音量:「你……你的……你的太太……嘉……嘉納久美子

……哈啊……」

「啊啊啊啊啊啊……」美雪加快了腰部的動作,硬挺的肉棒不停摩擦著充血腫脹的

蜜唇,一陣一陣的快感擊破了久美子最後的衿持,讓她終於放聲尖叫:「現在開始要搞

外遇了!親……親愛的對不起,我現在要搞外遇了!!!」

「好,做得很好,一開始就先這樣子就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刺入花徑的慾望象徵像是如同電擊一般的

刺激在久美子的腦神經中炸開,不過僅僅一下,就讓久美子渾身痙攣,汗液從皮膚表面

不停滲出。

(好…好硬……怎麼會這麼硬……)

超越想像的快感海嘯淹沒了久美子的理性,像是要讓她失神昏厥的快感不停地從下

體衝擊著全身各處,讓久美子只能無意識的握緊床單,臻首亂搖,希望能消解這過度的

刺激。

「吸的好緊啊,果然忍耐很久了吧,久美子小姐。」

「哈……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久∼∼美子小姐,忍耐•很久了•對吧」配合著語句的起落,神代美雪加快抽送

速度,激烈的活塞運動弄得久美子又是死去活來,連話都說不出來。」

「嗯啊啊啊哈啊哈啊啊!!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對!對!忍耐很久了!一直忍

耐!一直都在忍耐啊!!!!」在這六年間的夫妻生活中一直未曾感受到的性快感,終

於突破了久美子的心防。

(這種感覺……這種感覺……)

結婚後就一直深鎖著的記憶大門此時再次敞開,被封印的記憶如潮水般湧出。是啊

,過去……這種感覺……過去自己很熟悉這種快感……。自己曾經臣服在這種快感下,

發誓願意為此奉獻一切,即便成為奴隸也在所不辭。

「啊……啊……那裡…那裡舒服…那裡好舒服!」就像是回應男子的律動一樣,久

美子主動向後挺腰,開始積極的擺動腰部,希望獲得更多的快樂。

「呼呼呼,看來久美子小姐已經回憶起過去的自己了呢。」

「哈…哈啊…想起來了,想起來了!」久美子不停的叫著,只覺得自己全身彷彿浸

泡在名為快樂的溫水中,全身上下洋溢著天國一般的幸福感。

「久美子小姐,妳想起了哪些事情,告訴我吧。」

「啊……啊……啊……這種……這麼舒服的事情……過去一直……」

「妳先生沒有這樣插過妳嗎?」美雪調整了一下角度,不疾不徐的用肉棒刺激著久

美子花徑的最深之處。在這六年間,一直沒有受到刺激的花心被龜頭這樣刮搔般的刺激

著,太過強烈的快感讓久美子像是交配中的野獸一般嬌喊著,什麼都回答不出來。

「怎樣,比妳先生還要舒服吧?」

「哈…哈啊……這種事情!啊啊……好舒服!啊……啊!」

「人家問話要好好回答啊。怎樣,這裡是不是比妳先生弄得更舒服?」

「咿!!!好舒服!那裡…那裡好舒服!比……比先…先生還要舒服!」

「既然這樣,這邊呢?」

「嗯啊啊啊啊!不行,那邊……那邊好舒服……!太舒服了!」

「像這種地方,你老公的肉棒幹得到的嗎?」

「嗯啊啊啊啊!」快感如洪水一般沖刷著久美子的思緒,讓她的眼角流出了愉悅的

淚水。到了這種地步,久美子已經不記得自己身在何處,時隔許久再次嚐到的強烈性愛

讓她陷入了無我夢中,

「唉呀呀,妳先生連這邊也不知道嗎?──真是太糟糕了。」

「那個人……那個人的事情……」久美子勉強轉頭,試圖替先生分辨。

「這可不行,做壞事就是要道歉,這是社會的規矩。來,快點好好的道歉。」

「哈……哈啊……我……道歉?」

「當然啦,外遇的是久美子又不是我,來,快點道歉。」神代美雪再次加快了抽送的

速度,像是要將腦漿一口氣蒸發殆盡一般,快感如同桃紅色的電流一般襲擊了久美子的大

腦,讓她嬌喘連連,腦中一片糊塗,來不及嚥下的唾液從嘴角溢出,沾濕了眼前的床單。

「啊……親愛的……對不起……」快感支配了久美子,朱紅色的雙唇吐出了背叛的話

語:「啊…那邊……那邊好舒服!」

「不對,快點道歉啊。」

「啊……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對不起!……對不起!」

「不要停,繼續道歉啊。」

伴隨著久美子不貞的吶喊,美雪的肉棒不停的刺進人妻火燙的花徑中。久美子就像是

被握住了疆繩的母馬,在美雪帶領下不停的吶喊著背叛了丈夫的話語。

「嗯──想要更刺激一點呢。久美子小姐,接下來道歉時要把先生的名字一起喊出來喔。」

「哈……哈……哈啊……啊……」在背德感的刺激下,久美子汗流不止,身上的背心

早已濕透,雖然心中百般不願,卻抵不住快感的刺激,在美雪的慫恿下嬌喊出聲。

「哈……啊……直行桑……直行桑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要好好說明清楚啊。」

花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緩慢刺入花徑的肉棒上浮起的青筋,久美子眼角迸出喜悅的淚水

。為了追求更深刻的快感,不停的搖動著白晰豐滿的臀部,高聲嬌喊:「…我……嘉納直行

的太太久美子……跟野男人上床了……!」

(啊啊……要麻掉了……下面……要麻掉了……)肉體受到自己的話語刺激,瞬間緊緊

的收縮了起來,將入侵者團團包覆,卻為自身帶來更多的快感。

「用什麼樣的姿勢跟人幹啊?」

「啊……後背位……用後背位跟人上床了啊……!」

「喔,被人用狗爬式幹了對吧?」

「是…啊……哈啊…用狗爬式……跟人上床……」

「不行喔久美子小姐,不是上床,是被幹,好好地重說一遍。」

「啊啊……用狗爬式……跟人上床……哈啊……啊啊……好舒服……」

「嗯…,我還是覺得『用狗爬式被幹了』好一點。」

「啊……哈啊……用…啊啊……哈…啊…用狗爬式……被人操了……」

「嗯……『用狗爬式被操爽翻了』講一遍看看。」

「啊……哈啊……不要……不要這樣……」

「不──行。不這樣說的話就停下來囉。」話才說完,美雪抽插的速度立刻停了下來,

並且一次比一次插入的更淺,似乎就要這樣把肉棒拔出體外。

「啊…等……等一下!我說……我說!」久美子大驚失色,一邊挺起屁股追逐肉棒,

一邊喊道:「親愛的……親愛的,我被人家用狗爬式操到爽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好,這是給妳的獎勵!」原本即將抽出的肉棒又深深的插了回去,久美子的精神與

肉體本就已經瀕臨崩潰邊緣,被這麼一插更是難以承受,雙目圓撐,死死的大口喘氣,完全

無法多做思考。

「高潮……要高潮了……高潮了啊!!!」

「久美子小姐,高潮的時候也要記得好好道歉啊。」

「啊……高潮……要去了……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對不起我丟了對不起啊……!!!!」

嗶咕…嗶咕……嗶咕……久美子可以感覺到美雪的肉棒在體內脈動著,全身上下充斥著

性交所帶來的愉悅,整個人彷彿飄盪在夢境之中。儘快快感的余韻讓自己通體舒暢,原本看

到美雪時的絕望感現在被幸福感所替代,美雪在自己體內射出的感觸仍讓久美子陷入了深深

的快樂之中。為了這一瞬間的快感,要自己犧牲什麼東西都可以……。

***    ***    ***    ***

「久美子小姐,廁所借用一下。」射出後的美雪就這樣赤裸裸的翻下床,一絲不掛的走

出臥室。

「哈……哈……哈……啊……」儘管美雪已經下床,但久美子依然趴在床上,四肢無力

的顫抖著,一想到剛剛肉棒在體內的感觸,下體便無意識的分泌出愛液。

(我都忘記了……性愛後的……這種感覺……)全身上下分泌的汗水,讓火熱的身體漸

漸冷卻下來。此時,神代美雪手上拿著從冰箱中取出的啤酒走了回來。

「要喝嗎?」金色的啤酒罐上用外語標示著廠牌,那是久美子的先生所喜愛的廠牌。

對於美雪所遞出的啤酒,久美子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難抵喉中乾渴,伸手接過冰冷的鋁

罐,就這樣交換了彼此的唾液。

火熱的身體被酒精冷卻,就在久美子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美雪搶先說道:「久美子小

姐,剛剛真是瘋狂呢。」

「接下來來進行第二回合吧,久美子小姐,請脫衣。」

有一肚子火無處宣洩嗎

有開心的事想與人分享嗎

職場版歡迎大家來分享喜怒哀樂,酸談苦辣

請點我詳閱版規唷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前言做得不錯 很值得看哦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