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曆搖頭及性愛地下會所

親曆搖頭及性愛地下會所

前言:

之所以寫這篇類似紀實的東西,不是誘惑衆兄弟去嘗試這些,藥這東西是有

毒的,是藥就對身體有害,兄弟我堅決奉勸大家不要嘗試,切記切記,無論任何

類型的國家禁止藥物,萬萬不要服用吸食,尤其是有心髒和血壓隱患的弟兄,一

定不要碰!!!!

我主要是想讓不了解的弟兄們知道知道所謂的「打K」與「磕藥」是怎麽回

事,還有就是讓大家知道一下在咱們中國的頂級會員制地下會所內的種種,但由

於種種原因,地下會所的情況我不能吐露太多,這�面涉及到很多問題,但HI

GH的過程我一定盡力描述清楚。

注意:此文讀者不要模仿,否則一切後果自負!!!!!!!!

***********************************

(上)

首先要說,K粉和搖頭丸是國家明令禁止的毒品,它們會從身體機理和精神

上對人體産生巨大破壞,還會從經濟方面對你和家人産生巨大危害,輕者妻離子

散,重者家破人亡!

K粉和搖頭丸不會象海洛因、可卡因和冰毒之類的藥物一樣讓人産生絕對依賴

性,但如果長期使用的話卻可以給人身體造成嚴重損害,造成精神分裂,心

腦血管爆裂,血壓升高等嚴重後果,所以我也是適可而止,絕不長期,除去剛接

觸時有過連嗨十五天的記錄之外,以後基本是一個月一次到兩次。

下面開始吧。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所謂的搖頭丸與K粉到底是什麽東東。

搖頭丸是安非他明類衍生物,屬中樞神經興奮劑,也就是說可以刺激和興奮

人的神經,使人服用後不僅有強烈的興奮作用,而且還會出現一定的幻覺、性沖

動,但是因藥而異──市面上的搖頭丸分「玩藥」與「飄藥」,顧名思義,玩藥

是爲跳舞準備的,而飄藥是爲精神上的享受準備的,兩者一動一靜。

玩藥有很多種,東北這邊常用的有歐元、kk、紅星等等;飄藥有熊貓、蝴

蝶、白天使等等,都是按照藥物的外觀、顔色和上面的字母命名的。

K粉也一樣分玩和飄兩種。

K粉學名氯胺酮,醫學用於外科手術麻醉劑,質地純正的K粉50毫克就會

讓人産生興奮,200毫克會産生幻覺,吸食者會感受到溫和而幻彩的世界,5

00毫

克將出現瀕死狀態。過量吸食會導緻死亡。

********************************

這�再次請讀者注意,磕藥打K會導緻人直接死亡!!萬萬不可接觸!!!!

********************************

K粉有粉末狀的,有片劑,還有被稀釋於水中的液態,現在市面上都可以見

到。

K粉對人體的作用醫學上被概括爲「正性」和「負性」,說淺顯一些,正性

是對精神和神經的刺激,讓人産生鮮明的夢幻感覺,就是俗稱的「飄」。負性是

對運動神經的刺激,可以讓人精神亢奮,興奮的尖叫,渴望發洩,俗稱「玩」或

「蹦」。以上就是「飄藥」與「玩藥」的産生與區分。

如今中國市面上出現的K粉有幾大産地,一是産自中朝邊界,也就是丹東一

帶,有傳言說是出自北韓,但具體情況不詳,出自這個産地的藥物質地不太純,

相對而言也比較便宜。

另外的産地在荷蘭和日本,這兩個地方K粉不屬於被管制的藥物。荷蘭的藥

物品質更加純,是頂級玩家的首選。因爲荷蘭産藥物質地純正,所以就算是服用

「玩藥」也能得到「飄藥」帶來的效果,可以邊搖邊飄,但荷産貨十分昂貴,一

般人買不起。

好了言歸正傳,下面講講HIGH的過程。

和賓館一樣,HIGH也分檔次,大緻上分爲三到四個等級。

最下品的HIGH就是那些沒錢沒路子的少男少女,在遊擊隊式藥販子手中

買來的搖頭丸與藥水,然後在的廳酒吧等地要點酒水混雜服用後跳舞發洩一番。

然後是稍微有點錢的,在的廳、酒吧和KTV包房內和熟識的朋友一起磕藥

打K,但這樣玩安全系數極低,風頭稍微有點緊就得貓在家�,不然鐵定被抓,

而且通常音響不好,無法在封閉的隱秘場所領略震撼的舞曲,無法HIGH得盡

興。

接下來的就算是真正的玩家了。如今有很多KTV客人進去後通常會得到客

滿

的答複,爲什麽呢?因爲這些地方做的不是練歌房生意,而是通常所說的

「嗨吧」,大多有固定客人,生人生意絕對不做。

嗨吧的房間通常很大,容納十人二十人三十五十人的房間都有,而且音響極

好,低音炮環繞應有盡有,通常十幾二十人的消費從五六千到幾萬都有,價格依

地域和服務而定。

這類地方通常都可以招來陪客的陪嗨妹,價錢也依各地方的消費水準而定,

沈陽通常在三百左右,出台是八百至一千,其間有職業雞,半職業雞,也有純粹

出來尋找刺激的良家美眉和清純的學生妹。

小弟我推薦找真正的學生美眉來陪,這些美眉文化素養高,玩起來卻也風情

萬種,狂放起來會讓你領略到靜如處子動若脫兔的兩種極端享受,雖然價錢可能

偏高,但通常會物有所值──更何況經常會遇到單純出來免費享受刺激的,隻要

你供藥讓她嗨爽,她便會免費任你蹂躏!後面我會單獨介紹一下學生妹的風情。

*****************************

這�再次請讀者注意,磕藥打K會導緻人直接死亡!!萬萬不可接觸!

正經玩的有一套順序,下面我和大家說說。

每個局兒都有個領頭的,江湖上稱爲「局長」,分管此次局兒的大小瑣事。

進入包房後先不開音響,而是把空調打開放熱風,讓屋內溫度上升,以便後

來讓人發汗,更順利的洩出體內藥力。之後等服務員上水和果盤,遼甯一帶流行

小瓶裝的伊雲和脈動,通常三十至五十圓人民幣一瓶,也有賣到上百的。

酒則很少有人要,我就從來沒見過在嗨吧�要酒的,爲啥不知道,聽說磕藥

打K之後喝酒會死人,但水是必不可少的,一是可以補充體內水分,二是打K時

候能用上。上水後換上店�贈送的短袖,我和朋友們的習慣是光膀子,讓陪嗨的

小妞脫光,呵呵,方便嗨完了找她們幹一炮敗敗火。

等閑散人員退出之後局長便關門分藥,如果有純正的荷蘭K粉一般就不磕搖

頭丸,沒有荷蘭貨的話先分點搖頭丸,想蹦的分蹦藥,想飄的分飄藥,然後局長

便開始刮K。

把袋子�的K粉倒在店�提供的盤子上,盤子不能濕,一定要幹的,防止沾

粉。

有些K粉不是呈白面狀,而是細小的結晶體,這樣的藥需要先將之碾壓成粉

狀以便吸食,刮K通常用信用卡或現金卡,需要表面光滑平整,不會沾粉,用卡

輕輕將盤子�的那堆K粉橫向刮平,然後順著刮成幾道,爲什麽要刮呢?因爲K

粉內含冰,有附著力,所以得用卡刮出道來。

通常一包粉可刮成四至五道,這就是俗稱的「刮道」,也有稱「壓道」的。

每道粉有粗有細,抗藥性強的人就吸粗的,我有一哥們兒,愛飄愛看畫面

(幻覺),但這家夥體格巨好,每次最少吸三道才能上勁!

之後每人便拿好剪成大約一寸左右的吸管,一端對準刮好的K粉一端對準自

己鼻孔,從左到右那麽一吸,K粉就被吸入肺中。吸完之後把沾了水的濕手巾捂

在鼻子上吸一下,潤潤鼻孔,以免K粉刺激鼻粘膜令人難受。這就是打K過程。

打K之後開始「閃講」,所謂閃講就是吹牛逼侃大山。磕藥打K之後人的瞳

孔時大時小,這叫做散瞳,瞳孔就象在閃爍放光,眼睛閃著吹牛逼聊天,故稱爲

「閃講」

──這個過程可以說必不可少,因爲磕藥打K之後藥力不能馬上就來,需要

等待,所以東北這邊也稱這個過程爲憋聽,和打麻將那個憋聽是一個詞。憋聽期

間也有我這樣的色鬼,不聊天專門招呼美眉,親嘴摸奶子扣小逼,搞得美眉唉唉

叫,但哥們就是不上,爲啥?浪費體力啊,過一會兒搖的時候會消耗大量體力,

所以現在要留著。

********************************

這�再次請讀者注意,磕藥打K會導緻人直接死亡!!萬萬不可接觸!!!!

********************************

趁著憋聽的功夫說點題外的。搖頭丸種類繁多,除了玩藥和飄藥以外還有一

種比較適合美眉們服用的──春藥。這類中比較出名的有:麻古、黑芝麻、十字

架等,美眉們服用之後會性慾亢奮,控制不住自己。常聽說有美眉在的廳等

大庭廣衆之下脫光光狂舞一番,那就是吃了這些玩意。

有一次我們帶幾個剛迷上HIGH的學生美眉到嗨吧狂歡,分藥的時候問幾

個美眉有沒有被輪奸的準備,幾個美眉紛紛表示隻要嗨得過瘾並且事後有所補償

就可以任我們爲所欲爲。於是我們便讓她們磕了點麻古,然後再打了點K,憋聽

之後的美眉們果然亢奮無比,狂舞之中脫光全身衣物,瘋狂糾纏我們。

當然,爲了配合美眉們,我們弟兄同樣服用了春藥,和美眉們一樣蹦著蹦著

就脫得精光,然後開了個無遮淫亂大會。

陪我的是個眼鏡美女,文質彬彬斯文有禮,但藥力上來就變成了一頭淫獸,

跪在包房中央給我裹了半個小時雞巴,我轉過身子把屁股分開頂到她臉上,美眉

便喘著粗氣在大庭廣衆之下狂舔我的屁眼,一直把我舔到射精。精液怎可浪費,

一半射到她的小嘴�讓她吞下,另一半則叫我搞了個顔射,射得她滿臉,連眼鏡

上都是。

待兄弟們敗火之後又給她們藥讓她們磕讓她們搖讓她們沖動,觀賞一群裸體

美眉扭屁股搖奶子狂舞不休絕對是享受,陽萎了也能硬起來啊,所以我們又沖動

了,紛紛上前摟住美眉們大幹特幹,情之所緻便令美眉們在舞池中撅著屁股伏成

一排,我們弟兄便一個一個輪流上前。

那天共有七位美眉,這七仙女圓溜溜的屁股撅成一排,七張小逼濕潤著等你

操,這是多大的誘惑和震撼啊。

那天我先繞到七仙女身前,讓她們每人給我裹了裹雞巴,然後再繞到她們身

後,從頭到尾把七個美眉操了一遍,接著再從尾到頭又把她們操了一遍,最後讓

她們並排躺下,我撲上去在這肉床上滾來滾去逮到誰操誰,射精的時候才發現居

然還是那個眼鏡美眉!

爽過之後回到沙發坐下欣賞另外一個兄弟去幹她們,同樣也很刺激啊。事後

想起來唯一的遺憾是忘了幹她們屁眼兒─可惜了。

好了,憋聽結束,言歸正傳吧。

憋聽什麽時候結束取決於局長的觀察,當發現有人已經開始興奮,他便打開

音響。節奏強烈的快曲一響起來,蹦藥的人就坐不住了,立刻離座進入舞池開始

搖。

而那些喜歡飄的就或躺或靠在沙發上閉目享受奇妙幻覺,這滋味難以描述,

最直觀的說法就是看畫面(或稱看圖片),想什麽有什麽,你可以回憶起近期記

憶的美夢,可以看到流動的感情,可以感覺駕駛著交通工具在太空飛翔,可以看

到五光十色的幾何圖形和無規則變幻莫測的光環彩帶,可以感到自己被施以了魔

法,可以感受到身體溶化──

同一時刻,蹦藥的在舞池�狂舞搖頭,盡情發洩澎湃著的身體和精神上的興

奮,不消片刻就會在溫度頗高的室內感受到大汗淋漓,當然,藥性隨著汗水會揮

發,被排出體外。

搖頭的在一兩個小時之內藥力會漸漸消退,看畫面飄的此時一般也已經清醒

了,但最好不要去叫他們,因爲因各人身體情況而定藥力持續的時間也長短不一,

所以藥力還沒消退的人此時會仍舊沈浸在幻覺之中,要是別人碰他的話會把他從

幻覺之中叫醒,那樣的話再進入幻境將會十分困難,因此愛飄的玩客不喜歡在享

受藥力的時候讓人碰,要等他們自己醒來。

等大家的藥力基本都消退之後,局長就會關掉音響,讓大家休息休息補充體

力和水分,然後再給大家分藥刮K,之後再度閃講憋聽,上勁後打開音響讓該搖

的搖該飄的飄,所以說每個局兒的局長十分重要,不能太顧自己享受,一定要盡

職盡責的觀察好衆人,這樣才能掌握好關放音樂的時機,讓大家嗨爽。

荷蘭粉功效強勁,會讓人搖得徹底,搖到讓人感覺自己的身子全部融化,隻

剩下一個腦海一片空白的腦袋在搖個不停,這大概就是嗨到最高境界了吧?我沒

到過此種境界,但腦中一片空白,控制不住狂搖的情況還是經曆過的,其中滋味

筆墨無法描述,大家自己去想。

經常去的一家嗨吧房間雖然不是很多,但硬件一流,陪嗨妹也漂亮大方,去

的次數多了,便漸漸認識了另外一些此店的熟客,其中有一群已過三十未到四十

的大哥大姐,大概有十來個人,其中女性居多,有七八名。服務員和我們說,這

幫人都是些有錢的主,次次都用頂級貨,常用的包房也比我們的豪華。

一次我們閉門狂嗨的時候忽然一裸體大姐推門而入,問過才知原來她房間內

廁所被占,隻好另闢蹊徑,因爲進店的時候和我們是一起來的,因此知道我們的

包房,便一路裸奔而來借用衛生間。用過衛生間之後出來見我們全部都是青年男

子,便誠懇邀請我們一同狂歡,並說今次他們沒男人參加,都是女人反倒覺得有

些無趣。

盛情難卻,衆兄弟便掙紮著隨裸體大姐來到她們所在的包房,果然屋內七八

名全是裸體婦人,此時才知原來她們次次都是全裸打K狂舞。

都是出來玩的,加上早已有點頭之交,因此我們也毫無羞澀的脫光光,與衆

大姐一起嗨起來。頭一次藥力已過,稍事休息之時一兄弟拿出我們常備的春藥—

—麻古與黑芝麻,問衆大姐願意不願意嘗試,衆大姐自然認識是什麽東西,但卻

欣然接受了,於是男男女女一同磕藥卻沒打K,這是爲了集中精力操逼打炮。憋

聽之後音樂響起,之後滿屋便盡是淫亂。

我找上的大姐相貌一般,身材也比不上那些年青的嗨妹,但奶子屁股卻十分

豐滿,引得我心癢難熬。

大姐說自己三十五,原來在五愛街賣貨近十年,有錢之後和丈夫離婚,因爲

寂寞最近才開始出來尋找刺激。

我簡單介紹自己之後便和大姐摟在一起赤裸裸曼舞,不久之後服下的麻古藥

力發作,雞巴硬邦邦的頂在大姐的肚子上,那大姐低頭看過之後呼吸急促,滿臉

紅暈,沒等我發話就一頭紮到我胯間含住雞巴狂裹起來,邊裹邊伸手在自己乳房

上亂扭亂摸,另一手則從背後伸到屁股後面活動起來,不知是在挖陰道還是扣肛

門。

閉目享受一番之後,我睜開眼睛,發現衆兄弟和大姐們滿地滿沙發早已開始

操逼狂歡,此等淫糜環境令我再也忍受不住,推著胯下還在瘋狂吸吮龜頭的大姐

往沙發行去。

到達之後放倒大姐,擰身壓上去,拉開她的大腿就把閃著她唾液光澤的雞巴

狠狠操進她的逼�,然後狂插起來,邊操邊扭住她勃起的陰蒂揉個不停,服用春

藥的女人基本上都能很快達到高潮,大姐也來得快,沒多大功夫邊高聲大喊著到

了高潮,我沒射,怎麽可能管她死活,仍舊不停的操她,不一會她就再次性慾勃

發,又繼續大聲呻吟起來,口中連叫:「小弟你操死大姐了┉┉」

在我不停的抽插之下她渾身扭個不停,用力聳動屁股迎合我的抽插,忽然又

推開我,猛然起身彎腰低頭含住沾滿了白色體液的雞巴用力的裹了起來,此時龜

頭極其敏感,被她口內嫩滑的腮肉和舌頭刺激,我便不能控制的呻吟起來,然後

摟住她的後腦,把雞巴往她口中深處捅去,大姐呼吸急促,從鼻中噴出的熱氣一

股股沖到我的小腹和陰毛上。

我捧著她的腦袋不停的操她小嘴,大姐毫不掙紮,任憑我把她的小嘴當成陰

道捅來捅去。

旁邊地上一兄弟忽然舍棄身下大姐,轉而去和另外一兄弟一起前後夾擊一個

婦人,於是原來和他配對的大姐便閑了下來,我毫不客氣,稍稍彎腰握住她的胳

臂把她拉起來,單手摟住便低頭狂吻她的嘴,然後把舌頭頂到她口腔之內,大姐

十分配合,邊摸我屁股胸脯邊蹙起小嘴不停吮吸我的舌頭。

身上兩條突出體外的家夥被兩位熱情大姐吮了個夠,我這才從倆人的口中拉

出舌頭和雞巴,讓站著的大姐趴到給我裹雞巴的大姐身上,將倆人的小逼上下湊

到一起,然後挺雞巴刺入上面的小逼,操幾下便轉移,抽出雞巴捅進下面的小逼。

如此來來往往將兩女操得渾身白肉亂顫,抱在一起扭個不停,我這才收兵,

讓倆人坐起來輪流裹雞巴,兩位大姐看來極是盡興,滿臉滿足之色,毫無怨言熱

情的配合著給我口交,一個含著龜頭吮的滋滋作響,另一個把我的兩個睾丸輪流

裹到嘴�吮吸玩弄,然後猛然把頭後拉,睾丸被拉出她的小嘴膨膨直響,如此刺

激之下我也到達射精邊緣,無意看到桌子上的果盤,邊讓裹睾丸的大姐拿過兩塊

香蕉,分別塞到倆人口中,然後再把雞巴輪流捅到倆人嘴�操了起來,沒多久兩

塊香蕉便被捅爛,這時我已經無法控制,龜頭中猛然噴出精液,在每人口中射上

幾下雞巴就停止抽搐了。

兩位大姐大方的把口中的香蕉和精液一起咽下去,讓我的心理也得到充分滿

足。

狂歡之後我們穿上衣服回到自己包房,臨別之時雙方默契的絕口不問對方聯

系方式,出來玩就不能拖泥帶水,遇上是緣,打個炮盡一下此次肉緣已經足夠,

下次再遇到那是下次的緣分。

說著又離題了,言歸正傳。

上篇�有rogerhu兄回複說打K之後淫亂大部分是初入此道的新手才

做,此話基本不假,我們也是一樣,雖然基本每次都找嗨妹陪著爽,但甚少與她

們操逼,頂多扣扣摸摸,一是她們太貴,二是我們體力不支。出來嗨是嗨,基本

不和尋找肉體快感混爲一談。

嗨過之後,玩家們稍稍休息一下,便起身穿衣退房,出門結帳之後,有一些

想徹底把體內藥力火力發洩幹淨的玩家,比如我們,都會找到一家熟識的窯子點

個小妞口爆一火,我們常去的是一家口交館,小姐漂亮且便宜,口爆一次隻需三

十大圓,此地的好處是不需要你付出額外的體力,隻管躺著坐著讓小姐用嘴溫柔

服侍即可。

這最後的口內爆漿無關肉慾,隻是爲了敗火而已。這也是最後一項,此後想

回家的回家,想桑拿的桑拿想松骨的松骨,這就看各人喜好了。

下面說說頂級玩家,其實頂級玩家和以上所說的磕藥打K程序沒有什麽不同,

區別在於嗨的地點。頂級玩家去的是暗藏於社會黑暗深處的會員制地下會所。

此類會所其實也分等級,下等的是一些江湖大哥所開,接受的會員也基本是

幫派弟兄和一些有錢卻無身份地位的人,但此地多少還是有些不安全系數,和下

面我將要說到的地下會所比較起來還是有一些差距,而且由於進入其中會員們的

身份所限,也註定不會有太令人震撼的場面和人物出現。

頂級中的頂級會所可就完全是另外一番天地,這�所帶給人的刺激和震撼比

之國外毫無遜色,其中妙處下篇再說。

(下)

那些道行很深的江湖大哥所開的會所由於安全系數並不算太高,而且我也沒

有那方面的熟人,因此沒進去過,隻是聽人說來和我去過的幾個有背景的頂級地

下會所�面節目差不多,因此我跳過不談。

單純介紹不是很直觀,因此我還是使用老套路,把我的幾次親身經曆融合到

一起講講吧。

頂級地下會所的背景已經不是個人,而是一些握有實權的政府部門,也有軍

隊的,但不是很多。

我常去的那家是安全局的,具體老闆是什麽人根本不清楚,隻知道有相當的

背景和實力,這個會所警察根本不能靠近,因此到什麽時候都絕對的安全。

我當兵的時候有一個過命交情的戰友,同年兵,而且和我同歲,我複員後他

還在部隊�混,是《百花宮》�最近出現那個軍官的原型。

大家可別以爲他是個二流子兵,這小子是業務標兵、五好戰士,我複員後他

轉了志願兵。一次返家探親之時在長途大客上徒手對付六個搶劫的持械歹徒,被

連刺七刀,最後幹暈一個又拚死抓住了一個,後來在醫院昏迷不醒之時上級已經

做出決定,如果這小子搶救不過來就是烈士,醒過來了就是一個二等功。

這小子命大,醒了,治療之後也沒什麽後遺症,而且因禍得福,志願兵直接

提幹,還被送到重慶的一所軍校學習,後來被分回沈陽軍區在某部任職。我就是

被他拉到地下會所去的。

第一次去的時候,這小子帶了三個沒有穿軍裝的小女兵,說是某宣傳隊的女

兵。

地頭是沈陽一家頗爲有名的酒店,但是我們去的那個地方在酒店後面的院子

�,院子很大,停的都是各色汽車。

停車之後不進那個二層小樓,而是從旁邊不起眼的入口往地下去。

這個地方是用原來的防空洞改的。

進去之後少爺會將你帶進一個裝修豪華的圓廳,廳左右都是走廊,大概能有

十來個房間。房間有大有小,供客人舉辦各種聚會。

第一次去的時候剛進包房就讓我目瞪口呆,當時我看到一個赤裸下身,上身

卻穿得嚴嚴實實的高個女人屁眼�夾了根點著的香煙,在最少能容納五十人的房

間中央轉著圈蹦,邊蹦邊興奮的尖叫──看她滿臉紅潮滿屁股汗的樣子,肯定是

磕了含春藥的搖頭丸,周圍坐著很多男男女女,男人大多還都穿著衣服,女的基

本上已經都脫光了。

第一次的時候是私人聚會性質,相互間除了我都是熟人。要不怎說我命好,

第一次就趕上淫亂大會,當天沒有藥,想磕藥的都是自己帶來的。我戰友分了個

小女兵給我,問清楚才知道那天必須要帶女伴去。

開始之前主人宣布當天的規矩,我還挺納悶的,後來才知道,來這�玩每次

都是要宣布當天規矩的,不是每次都是亂交大會,而且換女伴的時候一定要和對

方的男人商量好,不是每個女人都可以隨便幹的。

其實就這個會所來說,想單純的幹女人可以到所屬的俱樂部去,同一個老闆

開的,那才是純粹的窯子鋪,後來我也去過幾次。俱樂部和會所不一樣,屬於半

公開營業性質,收費按照人頭計算,進門就是八千,之後�面的一切消費都不另

計,嫖資酒水等所有項目都包含在那�面,純粹的自助餐形式。

�面最少有七八十號小姐,都是絕色,穿著薄如蟬翼的衣裙任憑挑選,不過

有限制,一個人不能同時選五個小姐以上。

選了小姐之後帶進包房,之後就完全是皇帝享受,你想讓這些美如天仙的小

姐幹什麽都行,光著身子翻跟頭拿大頂,學狗滿地亂爬她們都照辦不誤。就連這

�的公主(服務生)都穿著真空的上衣,兩隻奶子可以讓客人清楚的看到。

高消費的地方,連上廁所的時候都有鑽石級的待遇,小姐在前面扶著你的雞

雞放尿,後面上來兩個服務員,一個把毛巾鋪在你肩膀上給你輕輕敲肩拍背,另

一個把兩個小熱水袋抵在你後腰,就是兩邊腎的部位,感覺暖洋洋的。尿完之後

小姐幫你抖抖,然後從服務員手�接過溫毛巾給你擦幹淨,最後連褲子拉鏈都幫

你拉上。

之後走到洗手台邊,服務員幫你擠出洗手液後,用手持的蒸汽熨鬥幫你把衣

服的後面和前擺熨燙平整。洗手之後他端著小盤子上來,盤子�半邊擺有香煙,

口香糖,糖果,剩下半邊有幾張各種面值的鈔票,是讓你扔小費的,打賞之後服

務員立刻朝你一個九十度鞠躬,而且一直保持到你走出門去。

其實真到了這�,在意的就不是幹女人了,而是怎麽滿足你那陰暗變態的欲

望,折磨人的慾望其實誰都有,隻不過一般人沒錢也沒機會罷了。

轉回去說會所。

會所其實不單純是客人聚會玩樂的場所,一夥人自帶女伴來可以,或者幾個

男人來此小聚,讓這�提供小姐也可以。我幾次去後的經驗是,這�基本上屬於

以搖頭打K爲主,但亂交大會也是經常開辦的。就像我第一次參加聚會的時候,

才真正了解了什麽是百無禁忌。

搖頭派對和亂交大會都是整場全裸的,會所以外雖然也有小姐全裸陪酒的地

方,但在那種公開營業的娛樂場所�的客人由於環境所限很少有脫光的,但是這

�就不同,由於沒有外人,所以全部男女都脫光光,到那個時候,各種被男人帶

來的良家小妹和少婦們暴露出完美的身子,絕對讓人刺激。

但有一點遺憾,再怎麽私人的聚會,想和別人的女伴幹或者玩樂的時候也要

徵求對方男人的意見,否則是絕對不行的。

派對期間不時的穿插各種色情遊戲,我第一次玩的是連體嬰,和一個女人配

好對以後大家開始玩遊戲,結果我和女伴輸了,於是被罰全裸著接吻,下面已經

硬起來的雞巴被很有經驗的女伴用大腿夾住了,但旁邊的觀衆卻十分不滿,說這

不是連體,一定要我插進去,我徵求了她的同意,便真的插了進去,然後和她親

嘴,一直到觀衆滿意爲止。

另外還有一些別的節目,不少以前在別的地方玩過,當然,沒有這�這麽瘋

狂。

但還有些別的地方玩不到的,比如個人秀、雙人秀或者三人秀,其實就是玩

遊戲輸了以後要表演節目,一般都是跳舞。女的輸了直接上去跳,男人輸了便由

自己的女伴代爲受罰。

頭次去時我戰友帶來的三個小女兵中的一個就玩遊戲輸了被罰作秀,那丫頭

便光溜溜的拉著另外兩個同樣光著身子的小女兵跳了個現代舞,絕對的專業,一

看就受過專業舞蹈訓練。

當然,不是每個女人跳舞都那麽專業,大多數隻是光著屁股亂扭,那也夠淫

蕩的了。

還有激情賭和人體菜盤。激情賭是事先規定好規則,然後玩遊戲輸的一方被

罰回答一個色情問題或者一個淫蕩動作,比如問女方:第一次給男人口交的時候

多大歲數,一共和多少男人幹過等等,多淫蕩下流的問題都可以問,輸方則必須

回答。

人體菜盤在大連丹東一帶被稱做人體盛,顧名思義,就是在人身上的某一部

位放一點食物,然後由另外一方蒙著眼睛用嘴在對方身上尋找,找到後吃下,中

途是絕對不可以用手的。如果男方贏了,便可以在自己的雞巴上套上個鱿魚圈或

者在雞巴上抹奶油什麽的,讓女方用舌頭舔幹淨,雞巴上抹奶油還有另外一種叫

法:奶油派。

但是玩奶油派的時候不蒙眼睛,而且不止是往雞巴上抹,全身什麽部位都可

以,如果對方允許,甚至可以在屁眼兒上抹點奶油讓對方舔幹淨……但這麽幹的

人不多。

玩過一種比較變態的洗臉遊戲,無論男女輸了以後,可以讓對方躺下,然後

用自己的陰部對著對方的臉摩擦,女的用陰部,男人就用雞巴或者陰囊,見過曾

經有男的沒騎幾下就射了對方一臉。

還有很多遊戲,其實在很多KTV和夜總會�都能玩到,網上也經常能見到

對這些遊戲的介紹,各地玩法也基本大同小異。簡單介紹一下。

鑽山洞:就是將一片西瓜瓤中間挖個洞,然後套在男方雞巴上,讓女方把西

瓜吃完。

打高爾夫:就是把蘋果或者西紅柿等圓形水果放到女方兩個乳房中間,男方

用雞巴一路將水果推到肚臍或者陰部。

猴兒酒:把酒由男方雞巴上倒下去,酒順著龜頭一直流到下面張嘴等著的女

方嘴�,然後喝下去。

桃花釀:把酒順著乳溝倒下去,酒經由肚臍到達陰部,然後流到下面張嘴等

待的男方嘴�,最後喝下去。也有人從屁股溝倒酒的,順著屁眼流下去淌到對方

嘴�喝下。

長壽酒:把雞巴放在酒杯�面攪拌後讓女方喝掉。

神仙水:把加尿或者精液的酒水給對方喝。

吊鮑魚:把衛生紙弄成繩子模樣,然後一端塞到女人陰道�讓其在舞池內繞

圈跑。

溜鳥:和上面一樣,把衛生紙弄成繩子模樣,然後一端綁在男人雞吧上讓其

繞圈跑。

螢火蟲:前文說過的我第一次看到的節目,就是將點燃的香煙放入後庭,關

燈後在房內四處跳躍。

其實這些節目本身沒有什麽稀奇,不少人都在小姐身上玩過,但如果玩遊戲

的是女軍人呢?空姐呢?女警呢?模特演員呢?

別以爲是我在意淫胡說,現役女軍人,女警察中有不少人經常參加這種類型

的聚會,不過她們倒是還知道些潔身自好,基本上限於磕藥搖頭參加遊戲,亂交

的還是不算太多,算來我還真就一個女警也沒幹過。但空姐可就不一樣了,不少

人都是被包的,再不就是民航的領導帶來招待客人的,屬於變相的賣淫。

尤其要說的是那些明星。我本人後來在這�就見過在遼甯地區較有名氣的某

女歌星,逼�夾著長條手紙滿場飛奔,雖然不是什麽全國有名的歌手,但看到她

這副模樣還是差點就令我當場射了出來。

***********************************

洋洋灑灑也寫了不少,雖然還有沒說到的地方,但大概是個什麽樣子我想衆

兄弟也應該有個譜了吧?在中國,這種地下會所是真實存在的,很多人沒有見識

過,隻不過是因爲沒錢沒機會而已,並不代表沒有這種徹底讓人腐爛的地方。

本文到此也就結束了,可能有很多兄弟覺得不太滿意:你前文說的震撼,到

底震撼在哪�了?其實那也隻不過是給我的感覺,各人想法不同,也許有人到了

那種地方遇到那種情況會覺得很正常,但我不是,特別是看到那些所謂良家婦女

和本不該出現在那種地方的女人們出沒其中,不能不令我震撼:這社會上還有純

潔的女人麽?男人隻要有了錢和地位,什麽樣的享受都能得到,什麽樣的女人都

能得到,所以衆兄弟,努力掙錢吧。

***********************************

【全文完】

路過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