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財務公司(全)

快樂的財務公司(全)

(一)

我叫李苗,在深圳的一家財務公司工作。我是會計,同組有二個女人︰周婉儀和陳莉莉;還有一個男人,叫王家南。我們幾個都已結了婚,莉莉是剛畢業來的,人長得挺秀氣,挺惹人喜愛。婉儀是財務經理,最近離了婚。

我們四個人同在二十樓的一個辦公室,其他的同事都在樓下十一樓辦公,我們幾個平時工作都挺清閒的,收入也不錯,有時也在辦公室打打牌,說一些帶暈的笑話打發時間。

這天下午,公司的中央空調壞了,也不想做事,我提議打牌,他們都贊成,就打了幾圈麻將。

「李苗,你老是出重,我可要吃你了!」家南說︰「二筒!」

「你有本事吃她麼?人家可是淑女。跟二筒!」婉儀說。

「淑女也是人嘛!」家南笑著說︰「淑女發起姣來,更加利害呢!」

「你老婆就是例子吧?」婉儀笑著問。

「誰說的!我老婆本來就不是淑女!哈,我不吃上家,自摸了!」

家南今天的手氣真好。

「哎!我四飛叫都摸不到,你單吊都行!真黑!」我說。

「當然,你得到滿足了嘛,當然不用自摸了。」家南說。

「你再自摸的話,我們不給錢啦!輸了一千多了!」莉莉說。

「沒辦法啊,沒人摸我,我只好自摸了!」家南好像一臉無奈。

「曬命啊?看你怎麼死!」我說。

「對,他再自摸我們都不給錢!」婉儀也說,她笑著問家南︰「喂,你都贏了六千多了,打個折頭收一半吧?」

「哇!去夜總會給貼士都不用那麼貴啦,一個小姐一千塊啊!」家南當然不幹。

「夜總會的小姐要多少?」我問。

「最多八百。」

「那我們收一千也不多麼?」婉儀笑著說︰「就這樣啦,每人減一千塊!」

「不行!我已經贏了的不能減,最多我再贏的減半收吧!」

正說著,家南又自摸了,我們都不給錢。家南苦瓜一樣的臉,說︰「喂,小姐,我贏的收不了,那不是淨輸?不好吧?」

「跟女人玩是這樣的,去夜總會你不也說出錢討人高興麼?東風!」婉儀笑道。

「是呀,你當作是去了夜總會好了!」我也幫腔。

「你不要老是自摸就好了嘛!」莉莉笑著說︰「巾三萬!」

「不自摸怎麼贏?你們摸不到,我也沒辦法呀!」

「你是不是年輕的時候經常自摸啊?這麼能摸!」我笑他。

「你們有人摸,我沒人摸,只好自摸咯!」

「去!我才沒人摸呢!」莉莉說。

「你沒結婚,當然不同啦,她們可是天天有人摸!」

「死嘴!我都離婚一年了,哪有人摸!」婉儀笑罵道。

「哦!那小苗天天有人摸了!」家南笑著說︰「哈哈!我又自摸了!」

「他今天吃了屎了!不給!」婉儀說。

我們也都不給錢。

「哇!你們總不能老是賴皮麼!這怎麼打嘛!」家南叫道。

「誰叫你老是自摸!」我說︰「莉莉出了南風你不吃,自己找的!」

「喂,多少總得給一點麼?摸得這麼辛苦!」家南只好來軟的。

「剛才說給一半,你又不幹,現在沒有了!」婉儀說。

「對!蘇州過後沒船坐了!」莉莉說。

「唉,早知道這樣,我不如去夜總會更合算了!三索。」

「去夜總會傷身體麼!」我說︰「我們是為你好啊!」

「巾!就是嘛,免得你老婆怪你沒用!」莉莉也捉狹道。

「小莉也知道挺多東西的嘛!」婉儀笑說。

「小莉知道的絕不比你們少呢!」家南說︰「起碼知道有沒有用麼!」

「去!我是跟你們學的!」莉莉說︰「你自己說去喝酒,喝得醉熏熏的,你老婆說你沒用的嘛!」

「誰說的!喝了酒才利害呢!」家南說︰「你問問她們是不是?」

「真的?」莉莉問。

我和婉儀笑了笑,不置可否。

「當然啦!她們經驗豐富著呢!」

「哪有你那麼多經驗!哈,吃你!」我笑著推牌︰「六九萬,吃!」

家南說︰「你們不給,我也不給!」

「不行!你自摸我們才不給,我這是吃,快點,二百!」我伸手要錢。

「那我不是虧定了?不幹!哎呀!搶錢呀!」家南一不留神,莉莉搶了他幾百塊給我。

「唉,下次跟你們打牌,不打錢了!」

「打什麼?」我笑著砌牌。

「打脫衣服的!」家南沒好氣的說。

「好啊,現在也可以啊!」婉儀笑著說。

「就是呀!」莉莉以為說笑,也搭口說。

「小莉,你別嘴硬,真是打脫衣服的你敢麼?」家南說。

「她們打我就打,怕什麼!」莉莉倒挺倔的。

「沒錯!我們幾個女的算一家,你自己算一家,只許自摸的!」我想這樣打肯定不會輸。

「對對!就這樣打!」莉莉和婉儀也說。

「那乾脆我現在脫衣服好了,還打什麼呀!」

「誰希罕你脫衣服呀,喂,八筒!」莉莉說︰「不敢打就給錢啦!」

「好!我就跟你們打一次!我就不信我輸定的,不許賴皮的啊!」

「好啊!我們說話算數,我們三個都輸一次,就脫一件衣服,你輸一次脫一件,脫光了就不打了!」婉儀說。

「對!就這樣!」我和莉莉也附和。

於是從新砌牌,我們三個女人使著眼色,互相給牌,家南提起精神,大呼不許通水。

第一盤我輸了,但還不用脫,第二盤家南輸了,他脫了西裝上衣,笑著說︰「不怕,我今天穿了幾條內褲!」

「哈哈,你早知道會脫衣服的麼!」莉莉笑道。

又打了四盤,莉莉輸一盤,婉儀輸一盤,家南輸兩盤,他脫了領帶和鞋子,我們也脫了鞋子。

但是接下來我們輸了四盤,只好把絲襪脫了。

「哎,小苗,你的腿很白哪!」家南笑著說。

「色鬼!別亂看,小心輸光你!」

「不知道現在誰輸得多呢?」家南笑著說︰「九索!」

接下來,我們出入不大,家南已經脫掉襯衣了,光著上身。他挺壯的,健碩的胸肌和手臂都很結實。

我們幾個女的都差不多,婉儀今天穿得不多,再輸就要脫襯衣了。

「哈,叫你不要出萬子的啦,和了!」莉莉高興的說。

「好啊!脫褲子呀!」我和婉儀拍手笑道。

「唉!你們通水的!」家南無奈的說,但他還是乖乖的脫下褲子。

哇!我一眼瞟見他的內褲,那東西好大!雖然還未勃起,已經夠嚇人的了!

我看了看婉儀,她正用眼角瞧著那裡,臉上也是驚愕的神情。她可能知道我看她,臉上一紅,不敢再看了。

莉莉笑著扭過頭,她不敢看,問︰「脫了沒有啊?你再輸我們就不打了!」

「你們不通水我會輸麼!等著瞧,我馬上贏回來!」家南脫了褲子,坐回位置。

我和婉儀對看了一眼,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繼續摸牌。

我心裡也一陣亂跳,出牌也亂了一點,莉莉給我的五萬都沒巾。

「怎麼樣,我都說要贏回來的麼!」家南得意的吃了婉儀的六萬,笑嘻嘻的說︰「脫啊,你們輸了呀!」

婉儀不知是出錯了牌還是不好意思,臉紅紅的,她猶豫了一下,轉過身去脫下了襯衣。

婉儀的身段很好,襯衣之下已經隱約可見,脫了襯衣,從背後看去,她的胸罩帶子也勒得她背上微微有點緊。

「行了吧!」她轉過身來,坐回桌子。

她轉過來後,我們都看見了,她的胸很大,乳罩從下面半包圍托著她碩大的乳房,上面渾圓的線條,已經清晰可見了。如果仔細一點看,她那半通花蕾絲的乳罩後面,有兩點的黑色隱約凸起來。

婉儀脫了,我和莉莉也把外套脫下,家南笑嘻嘻的說︰「好啊!真漂亮!」

「小心眼睛長釘子!」莉莉罵他道。

「來呀!繼續打!」婉儀說,她臉上紅紅的,鼻尖微微有汗滲出。

「喂,你們不許用美人計的呀!」家南打了幾張牌之後,笑著說。

「什麼美人計呀?」我問。

「你看婉儀,一摸牌就把那對大燈籠對著我了,你們換牌我都看不到了!」

「去你的!你自己心邪!你看過的大燈籠還少麼!」婉儀啐道。

「那你就不知道了!女人不一定要大才好的!」家南說。

「又騙人了!葉子楣不是那裡大,你們男人會這麼著迷她麼!」我說。

莉莉怕輸,偷偷換了一張二索,沒想到讓家南發現了,她半撤賴的說︰「誰換牌了?你只顧看婉儀,看花眼了吧!六索!」

「好啊!我和六索!」家南笑道,一手搶過了莉莉出的六索。

「不幹!你剛才打過六索的麼!」莉莉大聲叫道,偷偷把手上的二索混進家南的牌裡,說︰「你和什麼呀?大相公!」

「你,你換了我的牌!」家南看了看牌,說︰「我要單丁的二索幹什麼?你賴皮!」

「好了,這盤不算數!」我說。

「這怎麼行,我三飛叫,下盤還有那麼好運氣麼!而且小莉還換過牌呢!」

「那我們各打各的,這盤不算,可以了吧!」婉儀說。

「那還差不多!」家南說。

莉莉和我也沒意見,又砌牌了。

「哈哈!我自摸!」莉莉大笑著說︰「家南,你要脫光了吧!」

「脫就脫唄!」家南不屑的說︰「我還有最後一盤啊,不見得就輸定吧!」

他站起來,作勢要脫內褲,莉莉剛才沒看他脫長褲,現在一見他那脹鼓鼓的地方,羞得「啊!」的叫了一聲。

「怎麼?沒見過這麼大的麼?」家南笑著對她說。

「你……你在桌子下面脫嘛!」

我看見家南的內褲比剛才脹了很多,把他內褲的橡筋也拉的向下墜了,隱約看見幾絲黑毛。我看看婉儀,她正盯著家南那地方,目光流動,臉上一種半驚半笑的表情,她沒發現我看她,繼續看著。

「好啊,我就在桌子下面脫。」家南坐下來,過一會兒,他把內褲拿出來,說︰「我脫了一條,還有一條呢!該你們了吧!」他看著我和婉儀。

婉儀抿嘴想了想,說︰「脫就脫唄,願賭服輸!」

她這次也不轉身了,伸手到背後一拉,就解開了奶罩扣子,她取下奶罩,扔在沙發上,挺起胸看著我們。

她的雙乳脫離了束縛,更顯凸兀,乳房渾圓,上面的乳尖呈紅黑色,尖尖的翹起。

我看她已經脫得上身光溜溜的,只好也脫下襯衣。

我今天戴的是蕾絲乳罩,我的乳房雖然沒有婉儀的那麼大,但絕不算小,結婚後讓丈夫經常的捏揉,更加高聳,我害羞的半遮半掩著。

「怎麼樣?我和小苗的身段都可以吧!」婉儀瞟了瞟家南說。

「絕對一流!太美了!」家南看著婉儀的雙乳,讚歎道。

「想看多一點麼?」婉儀笑著問。

「我說不想,你們也不信嘛!」

「那我們一盤定輸贏,我輸了就脫光,你輸了也脫光,好嗎?」

「好!一言為定!」

我和莉莉馬上說︰「我們不算的啊!」

他們同意了,開始玩起來,幾個來回,婉儀就輸了。

「你輸了喔!」家南對婉儀說。

「我知道!你要我在這裡脫,還是去那裡脫呢?」婉儀指著她的辦公室問。

「去那裡吧,免得你不好意思!」

他們兩個看了我和莉莉一眼,就走去婉儀的辦公室,但並沒有關門,只是躲在磨砂玻璃後。

我和莉莉對看了一眼,莉莉笑著問︰「他們幹嗎躲起來,又不關門呢?不怕我們偷看麼?」

「你敢偷看麼?」我問。

莉莉笑了笑,悄悄地對我說︰「我們去看看,好麼?」

「你也不是個老實人呀!」其實我也有些好奇,就說︰「小心點,別讓他們知道!」

我們悄悄地走到婉儀的傳真機窗口邊,從窗口的縫隙向裡面看,只見婉儀已經開始脫衣服了。

婉儀上身已經赤裸,她彎下腰,慢慢的褪下內褲,把它扔在沙發上,我們聽見她微微顫抖的聲音說︰「脫了就行了吧?」

家南笑嘻嘻的說︰「你脫光了,我還沒有呢,你想不想我也脫光呢?」

「那……你……想……」婉儀說。

「我脫光了,你就什麼也看見了,你脫光了,我只看見一團黑毛,不怎麼公平吧!」

「你想……怎麼樣呢?」

「我脫光了,你就讓我看看你的身體,可以麼?」

「……你……只是……看看……,不許……亂來的……」

「好!」家南說完,馬上脫下了內褲。

「嗯!」莉莉幾乎忍不住要叫出聲了°°只見家南下身那東西,已經直挺挺的勃起,黑乎乎的,又長又粗,怕有二三十公分呢!我也大吃一驚,好利害!

婉儀也「啊!」的驚叫一聲,伸手掩嘴,臉上飛紅。

「怎麼?沒見過這麼大的麼?」家南笑問。

「……嗯……」

「怎麼樣?我走近一點讓你看吧!」家南走過去。

「你的東西好恐怖喲!」婉儀臉紅紅的說。

「哈哈!你老公的不是這樣的麼?」

「他的……沒有你那麼……大,你的……好……長!」婉儀顫聲說著,眼睛直直的看著家南的胯下。

「興奮起來的話,更利害呢!」

「你現在還不算興奮麼?」

「你說呢?」

「我不知道!」

「我讓你看看!」家南笑著伸手握住他那東西,上下套弄著,那玩意兒馬上變得更加雄偉,足有一尺多長!

「啊喲!這麼……嚇死人了!」婉儀驚叫著說。

哇!我瞧見家南那粗壯的傢夥,心裡也一陣亂跳,莉莉拉著我的手,手心也出汗了,她紅著臉小聲問︰「苗姐,男人都那麼嚇人的麼?」

我怔了怔,說,「小莉,你問這個幹嗎?」

「我看你和儀姐好像很吃驚的樣子,儀姐好像還挺喜歡呢!」

「那你去問儀姐麼!我怎麼知道?」我笑著說。

小莉見我這麼說,也笑了,她看了看我,有點不好意思的,又轉頭看裡面。

家南已經走到婉儀的面前,笑著對她說︰「婉儀,你看過我的東西了,該讓我看看你的寶貝了吧?」

(二)

「我知道!讓你看就是了麼!」婉儀臉紅紅的說,神情扭捏︰「……你……想怎麼……看?」

「你坐在沙發上麼!」

婉儀乖乖的走到沙發旁邊,側身坐下,雙腿併攏。

她坐的地方正對著我們,我看到她的烏黑的陰毛呈倒三角形貼在她的小腹之下,腰肢纖細而圓滑,一雙碩大的乳房傲人地聳立著。

家南笑嘻嘻的走到婉儀的前面,蹲在她腿旁說︰「婉儀,你的身材真好!」

「嗯……是麼?」婉儀小聲說。

「你這樣我看不清楚呀!」

「……你……不許亂動的啊!」婉儀顫聲說︰「看清楚就……夠了!」

「行!我保證不侵犯你!你張開腿麼!」

婉儀猶豫著,終於慢慢地把雙腿張開。

不知是家南故意,還是巧合,婉儀張開的雙腿,正好對著我們。只見她雪白的大腿之上,一片烏黑,中間隱約可見一條暗紅的小縫。

家南也仔細的看著,說︰「哇!婉儀,你結婚好幾年了,那裡的顏色還是那麼紅嫩呀!還合得很密呢!」

「……」婉儀沒有出聲。

「你這樣我還是看不清楚呀!再張開一點嘛!」

「……你已經……看見了麼!」

「這樣子能看見什麼!」

「……那你想看……什麼嘛!」

「哈哈!婉儀,你也是過來人了,你說我想看什麼呢?」

「你!……你真是貪心!」婉儀笑罵道。

「嘻嘻,對你這麼漂亮的女人,貪心一點也是正常的麼!」

「你就會油嘴滑舌!」

「不!我只是滑舌而已,你的那裡才是油嘴呢!」

「嘻嘻!……」婉儀吃吃的笑著,說︰「你說話怎麼這麼下流!」

「我沒有東西下流呀,你的寶貝才有水往下流呢!」

「去你的!你怎麼知道我流水了?」

「嘿嘿!你不敢讓我看那裡,就證明你已經出水啦!」

「誰說的!才不是呢!」婉儀笑著低下頭,把雙腿也合上了。

家南見她又合上腿,笑吟吟的說︰「你現在閉緊,我也緊有辦法讓你自動叉開讓我看!」

「我才不信呢!」

「試試看!」家南說著,站了起來,讓他那雄偉的肉棒對著婉儀。跟著,家南用手握住他的肉棒,在婉儀的面前上下套弄著。

他笑著說︰「噢,你看……我的陰莖多長啊!」

「你……你在幹什麼嘛!」婉儀看著家南的動作,笑罵道︰「不害羞!」

「害什麼羞麼!你也試過自慰的麼!」

「你別這樣麼!」婉儀咬著牙,顫聲說︰「我會忍不住的!」

「我就是要你忍不住麼!」家南笑著把他那東西湊近婉儀,說︰「看!多強壯呀!」

「你要怎麼樣才放過我麼!」婉儀哀求道。

「你說呢?」家南笑著說。

「不行的!我不玩了!」婉儀說著,伸手拿過衣服。

「阿儀,你說話可要算數啊!你說吧,到底要怎樣才肯讓我看看呢?」

「嗯……除非……把你綁起來……」婉儀笑著說。

「好吧!綁就綁!」家南說。

婉儀想不到他會答應,怔了怔,說「那好吧!你坐在椅子上!」

家南笑嘻嘻的坐在婉儀辦公桌前的椅子上,背過雙手。婉儀拿過繩子把他雙手縛緊,說︰「我說話算數,但最多只讓你看一下!」

「反正你答應讓我看清楚的,看多少下隨你便吧!」

婉儀猶豫了一下,說︰「我坐在桌子上吧,免得你說看不清楚又不算數!」說完,她真的坐上了桌子。

我和莉莉見婉儀真的肯讓家南看,都羞紅了臉,彼此對望了一眼,還是忍不住繼續看下去。

婉儀坐在家南前面,把雙腿打開,家南把臉湊過去,仔細的看著,他的身體正好遮住我們的視線。

「哇!你很多毛呀!這麼密!」家南驚訝的說。

「看見了吧!行了麼!」婉儀的聲音帶著顫抖。

「你這樣坐著,我還是只能看見前面的毛啊!怎麼算看清楚呢?」

「你…你不要太…貪心麼!」婉儀輕輕的喘著氣,說︰「我…你還想…怎麼樣麼?」

「你躺下去,把兩條腿叉開,就行了!」

「你……你……這太……醜死人了!」

婉儀看了看家南,猶豫著,終於,她輕歎了一口氣,緩緩的躺倒。

家南湊得更近了,簡直快要巾到婉儀的大腿了,他也喘著氣,盯住婉儀叉開的兩腿中間。

「噢!∼好漂亮呀!……」家南喃喃的說著︰「婉儀!你老公真有福氣!真美!」

婉儀沒有出聲。

「你已經出了很多水了!那裡都濕漉漉的呢!」家南興奮的說。

「你……你看清楚了麼!我……不行……」婉儀的聲音更加顫抖了。

「嗯!看清楚了!連你那裡面的嫩肉都看清楚了!太美了!」

「你!……」婉儀聽他說得這麼直接而露骨,羞得馬上夾緊了雙腿!

但是,家南的頭已經靠得太近了,她這麼一夾,反而把家南的頭夾住了!家南卻順勢把臉埋進婉儀的兩腿中間。

「啊!不要!……」婉儀驚叫著想坐起來,但是家南卻已經把嘴貼上了她的下體。

「啊!你……不可以的!……別……」婉儀坐起來,伸手想推開家南︰「哎喲!別咬我的……毛……」

「放開我!……啊……」婉儀無法推開家南,一邊掙扎,一邊顫聲求饒。

家南哪裡肯放,繼續進犯著。

「啊!你……噢!……」婉儀的聲音由低忽而變高。

「呃!……別……好難受……」婉儀急促的喘著氣,聲音模糊「噢!……」

「啊!我……要……死……了!」婉儀忽然緊緊的抓住家南的頭髮,雙腿一下子勾住家南的頭,身子倦曲僵硬著,臉上佈滿紅潮,雙目緊閉,牙齒緊咬著下唇。

莉莉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緊緊的拉住我的手,小聲問︰「苗姐,婉儀姐在做什麼?她很辛苦麼?」

「嗯……」我一時語塞,笑了笑,說︰「她呀!哪裡辛苦哪!」

「哦?」莉莉羞紅了臉帶著一絲不解看著我。

這時,只聽見裡面家南的聲音°°「婉儀!爽麼?」家南笑嘻嘻的問,他已經放開了婉儀,但婉儀卻仍然勾緊他的頭。

「……唉!」婉儀輕歎一聲,仰面躺倒。

家南剛才已經開始掙脫縛住雙手的繩子,他跪在地上,從椅子上面把雙手抽出,笑嘻嘻地站起來,又把頭埋進婉儀兩腿之間。

「婉儀?」家南叫道。

「……嗯……」婉儀輕哼一聲,算是回答。

「剛才咬痛你了,這次我慢慢來,讓你再爽一些!」說著,嘴巴在婉儀的黑毛中間活動著。

婉儀一動也不動的,任由家南把她的雙腿向兩邊叉開。

「噢!想不到你結婚兩年了,這裡還是那麼嬌嫩,那麼緊!噢!……又出水了!哇!好滑膩喲!又軟又熱,還會張開口呢!來,讓我親親!」

「噢!你別……別……,我……哎呀!」婉儀肉緊的聲音。

「啊!別……別咬……那裡……呵……!!」婉儀的雙腿,又緊緊的勾住家南的項子,嘴上和鼻子裡一陣陣低沈的聲音。

家南拉開婉儀的雙腿,向上托起,我見到婉儀一片黑乎乎的陰毛之下,隱約綻開了一條肉縫,果然顏色很鮮艷。

家南拉著婉儀的雙腿,讓她蜷曲身軀,把性器更明顯地暴露出來,家南伸長舌頭,舔弄著婉儀的下陰。婉儀在他的玩弄之下,連連呻吟,不住的打著冷戰。

「噢!……我,我……又……」婉儀哆嗦著抽噎著。

這時,家南忽然把婉儀的身子放開,嘴巴也離開了婉儀的下體,站著不動。婉儀看樣子是正在興頭上,見家南沒有了行動,睜開了眼睛。

「你……做什麼?……」婉儀顫聲問。

「歇一會兒!」家南面帶狡黠。

「你!你……耍我麼!」婉儀急促的聲音。

「哦?我怎麼耍你了?」

「你……你明知我就快……的!……」婉儀夾緊了雙腿,臉上的表情又是害羞又是焦急,瞅了家南一眼,馬上又垂下了眼瞼。

「哦?就快什麼呀?」家南捉狹的問。

「……你……」婉儀又羞又急,目光掃了一眼家南的下體,翻身坐了起來,伸手要去拿衣服。

家南攔住她,笑著說︰「喲!生我的氣啦?」

婉儀讓他攔住,變成靠在家南身上的姿勢,她半笑半嗔的說︰「你自己知道的嘛!」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家南從背後抱住婉儀,笑著說︰「那現在你說怎麼辦好呢?」

「唔!……」婉儀看著家南那笑嘻嘻的樣子,又氣又羞,急急的說︰「我不知道!」

「剛才爽麼?」家南的手在婉儀的身體上遊走。

「嗯!」

「那我再用嘴巴幫你弄,好不好?」

婉儀笑著低下頭,再輕輕的搖了搖頭。

「哦?那你想?……」

婉儀斜著眼睛看了看家南下身的大傢夥,笑吟吟的卻不出聲。

「喔!」家南笑了,雙手抱緊婉儀,在她耳邊小聲地說了一句話,但我們沒聽見。

「嚶嚀!你好衰!」婉儀聽了那句話,反應非常強烈,臉上似羞似喜,急急的用雙手捶打家南,說︰「……不要說得那麼難聽嘛!……」

家南哈哈一笑,抱住婉儀走到沙發旁邊坐下,笑著說︰「噯!好不好麼?」

婉儀羞紅著臉,吃吃的笑著,說︰「衰鬼!……」說著,她又瞟了一眼家南的胯間。

家南把她橫著抱在大腿上,笑著說︰「哎,婉儀,我都好硬了耶!」

婉儀的手臂挨著家南的大肉棒,見它那雄糾糾氣昂昂的樣子,羞澀的「嗯」了一聲。

「來吧?好麼?」家南捏著婉儀的奶頭。

婉儀又是「嗯!」的一聲,點了點頭。

我和莉莉又對望了一眼,實在不好意思再偷看下去了,就站起來坐回麻將台邊。

莉莉紅著臉看看我,想笑又不敢笑,神情扭捏。

這時,裡面又傳出婉儀的聲音°°「啊!……好大呵!……」然後是一連串的「哼哼啊啊」的混濁聲音和喘息。

我和莉莉聽了,相視一笑,莉莉小聲的對我說︰「苗姐,儀姐她……好……開放……哪!」

我的身體也有一些不自然了,心想婉儀和丈夫離婚這麼久了,沒有男人的日子不好過呀!

我笑了笑說︰「唉!小莉,你以後自然知道她的感覺了!」

「嗯?」莉莉不解的看著我,問︰「苗姐……那件事……真的很……好……麼?」

聽她問得這麼天真,我不禁莞爾,笑著說︰「你等會兒問問婉儀,不就知道了麼!」

莉莉臉上又是一紅,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說︰「她怎麼會告訴我嘛!」

這時,裡面的聲音更大了,連沙發搖動的「吱吱」聲都傳出來了!

「噢!……我……好爽……」婉儀的聲音沙啞而帶著顫抖。

「你看!她不是告訴你了麼!」我微微夾緊雙腿,笑著對莉莉說。

莉莉「撲哧」的一笑,羞紅了臉不說話。

「啊!不要!……不要拿出來!……呵!」婉儀急促的聲音,然後又聽見一聲很響的「噗!」的聲音。

「婉儀!你很多水啊!」家南的聲音。

「唔!快!……我要!……我……噢!」婉儀哆嗦著,音調都變了樣。

「你弄開那裡麼!」

「呃!……這!……呵!這裡……對了!……噢!……進去了!啊!!」婉儀浪啼連連︰「……啊!要脹破嘍!……」

聽著婉儀的浪叫,我和莉莉面面相覷,我忍不住把雙腿再夾緊一些,看看莉莉,她也把雙手夾在雙腿中間,神情古怪,呼吸急促。

忽然,裡面傳出婉儀的顫聲尖叫°°「啊!……」以及家南的急劇的喘息。

然後是一片死寂。

過了好一會兒,聽見婉儀長長的噓了口氣︰「嗯!……」

「爽麼?」家南的聲音。

「嗯!」婉儀滿足的聲音︰「我從來沒有試過這麼……爽的!」

「包括你丈夫?」

「……嗯!你比他……強!……」婉儀滿臉嬌羞的吃吃一笑,說︰「你們男人,都想比別人強,是麼?」

「哈哈!」家南笑道︰「你實話實說麼!哎,你好像挺瞭解男人的麼?」

「嘻嘻!哪有你那麼厲害,逗得人家都……」婉儀嬌聲說。

「都怎麼樣了?」

「你都已經看見了嘛!」婉儀的嬌笑聲。

「哈哈!」家南笑了,頓了一頓,說︰「哎!我把東西弄進你裡面去了,怕不怕嘛?」

「嘿嘿……我剛乾淨,不怕的!」婉儀笑了笑,帶著一股甜膩膩的調兒說︰「你射的東西好多耶!我現在那裡……還……很脹呢!」

「哦?那我弄出來吧!」

「不!」婉儀嬌媚的聲音︰「我喜歡……讓它……脹著!好充實喔!」

「婉儀!你真好!」家南說︰「我太高興了!」

「喲!你高興還是它高興呀!這麼快又動起來了!」

「嘿嘿!你那裡面好像會咬人一樣,當然有反應嘍!」

「你還想啊?」

「你不想了麼?」

「我還……還很酸軟咧!」婉儀小聲說。

跟著裡面沒有聲音了。

我聽著他們在裡面說的肉麻話,心裡一陣蕩漾。我再看看莉莉,只見她閉起眼睛,滿臉紅暈。

我忽然發覺自己的內褲已經濕濕的,粘住了陰戶,唉!得趕快回家了!

「喂!你們在做什麼呀!我要進去拿手提包啊!」我向裡面大聲說。

「行了!你進來吧!」家南說。

我等了一會兒,就推門進去。

哇!在我眼前的情景嚇了我一跳!

(三)

只見家南赤條條的橫躺在沙發上,婉儀正在彎下腰用嘴巴噙住他的陰莖,雙手兜著家南的陰囊揉捏著,婉儀也是光溜溜的一絲不掛,她的屁股向著我這邊,從她叉開的大腿根上,清楚的看見她的性器上面滿是白漿,地上一灘漿糊狀的穢物,看來是從她陰戶裡流出來的。

婉儀聽見我進來的聲音,吐出含著的陰莖,扭頭看著我。我看見她的嘴邊和臉上,也是粘滿了白漿。

「你們……怎麼不穿衣服?」我急巴巴的說。

「穿衣服怎麼做嘛!」家南笑著說。

「……」我一時語塞,見家南盯住我的胸脯,猛然醒起自己剛才脫了衣服還沒有穿上,身上還只戴著文胸!我急忙用手掩住胸部。

「你們剛才在外面一定偷看我們了吧?」家南站了起來,走過我這邊。

「沒……沒有!……」我見他挺著那嚇人的東西走過來,心裡一慌,聲音也變了。

「沒有?你沒有偷看會連衣服也忘了穿就進來麼?」家南笑著說︰「哦!你是不是也想要啊?」

「不是的!我……」我羞得不知道該說什麼,焦急的看了看婉儀。

婉儀也走了過來,臉上紅暈滿佈,神情有點不太自然。

家南卻不聽我分辯,伸手就抱住了我!

「哎!你要幹……幹什麼!」

「呵呵!你說呢?」家南用力的把我抱起來,放在沙發上。

「別!我……有丈夫的!」我急急的說,使勁掙扎。

家南卻不答話,用嘴巴封住了我的嘴,伸手扯下了我的文胸。婉儀見我力氣不小,幫忙按住了我的手腳。他們兩個七手八腳的把我的西裝裙脫了下來,家南這才放開我的嘴巴。

「你們……自己做就好了麼!幹嘛拉上我啊!」我焦急的說。

「我肯定會拉你下水的嘛!」婉儀笑了笑說。

「哈哈!我們不用拉她也出水啦!你看,內褲都濕透了!」家南一手摸到我的陰部,笑嘻嘻的說。

我讓他們發現秘密,羞得滿臉通紅!

婉儀微笑著看著我,說︰「小苗!你的反應也挺強烈的嘛!」

「不!……不是的!……我……」

「大家都是過來人,我知道的!」婉儀笑道︰「正常反應嘛!」

「剛才你也不是一樣!」家南笑著對婉儀說。

「還說呢!都是你害的!」

「你們放了我……好麼?……」我哀求著。

「小苗,你看你都已經這麼興奮了,你難道不想要麼!」婉儀也摸了一下我的三角地帶,笑著說。

「不!我……我不要!……」我讓她一摸,渾身一顫,急忙說道。

家南卻不管我的哀叫,在婉儀的幫助下,雙手在我的身上大恣遊走。我的胸罩已經讓他扯下來了,飽滿的雙乳傲人的聳立著,家南對我嫣紅的乳頭髮生了興趣,一隻手輕輕的揉捏著,嘴巴也不閒著,含住我的左乳,輕輕的吮吸。

我哪裡受得了他這樣的挑逗,雙乳馬上勃硬,渾身的毛孔也鬆了!

婉儀按住我的腿,伸手探到我的雙腿之間,隔著三角內褲輕輕的按壓著我的穴縫。我掙扎著,但是從身體傳來的陣陣趐麻的快感,卻勾起了我內心深處的慾望。那是一種原始的慾望,是讓我又渴望又害怕的慾望。

我知道,反抗是沒有用的了!而且,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反抗的勇氣!因為,就連我自己,也聽到自己的喘息聲和鼻孔裡斷斷續續的呻吟……

「啊!」我忽的驚叫一聲,渾身一顫。

原來不知不覺之間,我的內褲已經讓婉儀拉向了一邊,她的手指正在順著我的肉縫上下滑動!要不是她的指甲不經意的巾到我的小陰蒂,我還沈浸在肉體的快感之中,渾然不覺呢!

婉儀看見我原本放鬆了的雙腿猛地夾緊,「撲哧」的笑了出來︰「小苗,你還好好的享受著的呀,幹嘛大驚小叫的呢!」

正說著,她把手伸到家南面前,笑著說︰「噯!比我還多水呢!你看°°」我看到婉儀的手,確是粘滿了淫液,甚至連手掌上也是!

「轟!」我的腦袋一下懵了!自己居然讓他們這一男一女逗弄得如此興奮!而且,自己居然沒有絲毫的反抗!更讓我無地置容的是,自己身體的慾望,已經赤裸裸的暴露在他們面前,如此的淫蕩!

我叫又不是,想掙扎又渾身發軟,只羞得我眼淚都流出來了。

強烈的羞恥感衝擊之下,我身體裡最原始的慾望卻被勃然撩起,我猛然抓住家南的手和頭髮,雙腿也用力的夾緊,我知道,自己下體已經湧出一股熱流,天啊!我竟然洩了!

過了一會兒,我才回過神來,我這才發現,自己正緊緊的抱住家南的身體,雙乳也緊貼在他的胸脯之上。

我馬上鬆開手,卻聽見婉儀嗲聲嗲氣的聲音︰「喲!小苗,你夾得我的手好痛喲!」我這才知道,自己的雙腿還在用力的夾著她的手呢!

完了!現在再說什麼不肯,再掙扎反抗,都是多餘的了!自己剛才的激情行動,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了!我羞得低下了頭,一聲也不敢出。

婉儀笑嘻嘻的說︰「小苗!你的水流得沙發上都是了呢!這麼多呵!」

我羞得無地置容,結結巴巴的說「婉儀!……你別……別說了嘛!……」

「我都說嘛,越是淑女,發起情來,反應越強烈,是不是啊?」家南說。

「算你經驗豐富,行了吧?」婉儀說。

「……你們……」聽他們說得那麼露骨,我更加羞愧難當,婉儀看了看我,笑著說︰「家南,小苗已經很興奮了!你就別再逗她了嘛!」

我的臉更熱了,看了看婉儀,心裡既是害羞,又帶一絲感激。畢竟她也是過來人,知道我的感受!

家南哈哈一笑,抱起我放在沙發上,伸手去脫我的內褲。我很不自然的閉上眼睛,但雙腿還是夾緊,家南只脫了一半,就脫不下了。

家南俯身壓在我的肉體上,湊到我耳邊小聲說道︰「小苗,你的內褲脫不下呀!」

我聽了,不禁「撲哧」地一笑,睜眼看了看他,半嗔半怒,想說話又說不出口,只好又閉上眼睛。我心裡真氣呀!我都已經半推半就的答應了,總不能還要我自己脫下內褲吧!

雖然心裡有氣,但是家南再向下脫我的內褲時,我還是稍微放鬆了身體,讓他順利的褪下我那聊勝於無的遮羞布。

家南也很衝動了,沒有去觀賞我的騷幽,他把雙腿埋進我的雙腿之間,把我的雙腿撐開,挺著那東西就頂上了我的幽門。我像徵性的稍作掙扎,嘴裡「嗯嗯啊啊」的哼著。

家南用龜頭頂住了我的陰道口,卻不急著插進去,反而抱住我,吻我的耳朵和面頰。這可讓我難受極了,我體內的慾望早已氾濫,他卻還在慢悠悠的調情!特別是他那脹硬的肉莖,已經把我騷幽的縫兒撐開了一些,又熱又硬,我真恨不得馬上把它整條吞進去才解饞呢!

我強忍著性慾的飢渴,和他僵持了一會兒,只希望他快點插入,但是,他還是輕輕的吻我的脖項,下面還是一動也不動,逗得我下面又是一股浪水湧出!

我忍不住了!我快要瘋了!忽然用力的抱住家南,把身體緊緊的貼上去,下體用力的向上一挺,只聽見「噗!」的很響一聲,家南粗壯的陽具就著我氾濫的淫液,一捅到底!

「噢!……嗯……」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只感到從未有過的充實感。我羞赧的笑了笑,把臉埋在家南的肩膀上。

「嘻嘻!好利害喲!」婉儀吃吃的笑著。

我知道她在看我出洋相,但是顧不了那麼多了,我太需要家南的陽具了!

家南見我已經主動求插了,也不再逗我,大陽具在我穴裡上下抽插起來,弄出陣陣淫穢的「噗!噗!」的聲音。

我享受著那誘人的快感,口中「哼哼啊啊」的叫個不停,下體配合著家南的挺動,上下迎合著。

「呵!好……好爽!」我忍不住浪聲叫嚷。

「噢!我……要讓你……弄穿了!」

「噢!我……又……丟了!」我浪叫著,聲音混濁但高亢。

「小苗!你那裡好緊!夾得我好爽!」家南在我耳邊喘息著。

「是麼!……那我……再夾緊一點!」我也是喘著氣。

忽然,我覺得穴裡的陽具一跳一跳的,一股滾燙的陽精射進我身體深處,燙得我又是一陣高潮!

我們喘著氣,一動也不動。

一會兒,我睜開眼,看了看趴在我身上的家南°°唉,自己終究還是讓他玩了!

我沒說話,也不推開他,想想剛才欲仙欲死的滋味,心裡又是一陣的蕩漾!

家南也回過氣了,他輕輕的摸了摸我的臉,說︰「小苗,你那裡真緊咧!我想剎車也剎不住,就射進去了,怕不怕?」

我看了他一眼,羞澀的搖了搖頭,輕輕的推了他一下,說︰「我……那裡,很脹!」

家南笑著起身,把那超大號的東西從我體內拔了出來,只聽得又是「噗!」的一聲!憋在我穴裡的陽精和我的淫液,如噴泉般湧了出來!

「嚶!」我看見這麼淫穢的情境,羞得臉都紅了!

「呀!小苗,你真的好多水喲!剛才肯定爽死了吧!」婉儀笑著說,她挨近我,小聲問︰「哎,他好強喔,比你老公怎麼樣?」

「死婉儀!」我嬌笑著打了她一下,臉上滿佈紅暈。

斜眼瞟了家南胯間一眼,只見家南那根大陽具雖已垂了下來,但仍然有十幾公分長,黑中透紅,上面還粘滿了我們交合的穢物,連陰毛也是一片乳白色的糊糊。

家南見我看他,笑著用手甩了甩那大陰莖,問我︰「小苗,我比起你丈夫怎麼樣?」

我羞笑著不回答,婉儀卻伸手去摸了家南的陽具一下,笑著說︰「哇!軟了還都這麼粗啊!嚇死人了!」

家南「哈哈」一笑,伸手在婉儀的陰部一摸,說︰「婉儀,你是不是還想要啊?」

婉儀和我都驚訝了,他這麼快又可以了麼?

婉儀吃驚地說︰「你還行啊?」

「你如果想要,就像剛才那樣幫我弄弄吧!」

「喲!你看你那裡,都是小苗的東西,還要我用嘴巴弄麼!」

家南笑著捏住我的乳頭說︰「小苗,你平時有沒有幫你丈夫用嘴巴弄的?」

我羞澀的笑了笑,說︰「……沒有!」

我看他輕輕的捏弄我的乳頭,想推卻又不知如何推,唉,由他去吧!反正已經讓他玩過了,現在再推搪似乎也是多餘的了。

婉儀看了看我,說︰「不是吧?小苗,你真的沒試過口交?」

我撲哧一笑,說︰「你以為個個都像你那麼開放麼!」

婉儀臉上一紅,說︰「也不是開不開放的問題……這是正常的做愛嘛……」

家南湊過來,笑嘻嘻的問我︰「那你和你丈夫,平時都怎麼做的?」

「……不知道!」我笑著拉開他的手,說︰「都是那樣……的嘛!」

家南笑著抱住我,放在他雙腿之上,說︰「你的身子這麼美,你老公總不會關了燈就瞎幹吧?總會跟你調調情的吧?」

我羞笑著說︰「你問這個……幹什麼嘛!」

「哎!那你老公有沒有用嘴巴幫你弄過下面呢?」家南在我耳邊小聲說。

「……沒有!……我不讓他……」我羞答答的說。

「哦!怪不得你這麼敏感了!」家南繼續摸著我的乳房,弄得我渾身起了雞皮,他笑著說︰「那你想不想試試呢?」

「不!……不想……」我羞得又推開他的手。

「小苗,那你和你丈夫平時都怎麼做的呀?」婉儀笑著問我。

「……」我聽婉儀這麼說,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轉過臉去,冷不妨看見家南的陽具。天!它又向上翹起了!雖然不是很硬,但是大得好嚇人!

我吃了一驚,小聲對家南說︰「你……你真的……這麼厲害啊?」

家南得意的笑了笑,說︰「怎麼樣?是不是比你丈夫厲害呢?」

我羞笑著,輕輕的點頭︰「嗯!」

「我以前的丈夫也不算差了,但比起他還短一截頭呢!」婉儀細聲的在我耳邊說

「噢!所以你就動心了,是麼?」我笑道。

「……你呀!」婉儀見我取笑她,笑著捏了我的乳頭一下,說︰「你還不是一樣!還笑我呢!」

我臉上一紅,不好意思的低下頭。確實,我也是半推半就的讓家南得逞的,還說什麼呢!

家南抱起我,笑著說︰「小苗,你看我又硬了,怎麼辦哪?」

「……我怎麼知道!」我羞笑著︰「你找婉儀嘛!」

「不行!我已經弄了兩次了,該輪到你了!」婉儀連忙搖頭。

家南吻了我的臉一下說︰「小苗,我還沒看清楚你下面呢!讓我看看嘛!」

「不行!」我羞得臉上發燒。讓他佔有了身體已經是太大的意外了,怎麼還可以讓他看那裡呢!而且°°我知道自己下體那樣子,經過剛才和家南那麼激烈的做愛,現在肯定是淫穢不堪的!

「好麼?」家南溫柔的摸著我的臉。

「不!……那……多羞人啊……」我羞赧地笑著哀求著。

家南笑吟吟的看著我,不出聲。

這樣過了一會兒,我讓他看得不知該說什麼。

「別……這樣嘛!」我看了看婉儀,紅著臉小聲對家南說︰「嗯……我讓你再……一次……吧!」說完,自己也羞得低下了頭!

剛才還掙扎著抗拒,現在自己居然主動要求他玩自己!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說錯了!

家南見我主動提出,也很興奮,他深深的吻了我一吻,笑著說︰「真的?」

「嗯!……」我羞得把臉埋在家南的胸懷裡。

「嘻嘻!嘗到甜頭了麼?」婉儀笑著對我說。

家南興奮得馬上把我的身體平放在沙發上,抱住我就吻。我也伸手環繞著家南的脖子,舌頭伸進了他的嘴裡,他馬上像找到寶貝似的,噙住我的丁香粉舌,慢慢的吮吸,又用他的舌頭纏著我的舌頭。

我也抱緊了他,把身子向上拗起,讓自己的趐胸貼緊他,舌頭也調皮的和他逗弄著,展示著甚至和我丈夫也沒有過的嬌媚。

家南慢慢的從我的嘴巴吻下去,從下巴到脖子,一路向下,停在我胸前的雙乳上。他慢慢的噙著我的右乳,舌尖又挑又舔,又用手輕輕的揉捏我的左乳。

我閉上雙眼,雙手放在家南的頭上,微微的挺起胸,讓我那傲人的乳房更顯突兀。

家南真會挑逗我,幾下功夫,已經逗得我兩顆奶頭硬繃繃的了,呻吟聲也慢慢急促了。

家南一路吻下去,慢慢的到達我的禁地°°我閉緊雙腿︰「……別!……那裡不要!……」

家南見我還是害羞,也不勉強,把身子壓了上來,在我耳邊小聲說︰「我可以進去了麼?」

我抱緊他,羞答答的小聲說︰「嗯!可以了!我……我好興奮咧!」

我分開雙腿,讓家南的身體壓上來。由於剛才的淫液還很多,家南很順利的就挺槍插入我的體內。

「呵……」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充實感和脹大感。

家南慢慢的上下抽插著,大陽具每次的抽插,都把我的肉洞弄出淫穢的「噗哧!噗哧!」的聲音。

我聽著這淫穢的聲音,羞恥感油然而生,我輕輕的推了家南一下,嬌羞的說道︰「……嗯!別弄得……這麼……響麼!」

家南哈哈一笑,用力一挺°°「噗!」的又是一聲響亮的聲音!

「哎!……不要嘛!」我急了,但聽著那淫穢的聲音,卻讓我沒來由的一陣快感!

「你那裡很多水嘛!當然會響!」家南親了我一口,笑著說︰「你平時做愛都不會響的麼?」

「唔!……」我嬌笑著︰「別……別嘛!」

家南又是一個響亮的抽插,笑著說︰「怎麼嘛?你平時和老公做愛時響不響啊?」

我焦急的抱緊家南,哀求道︰「別這樣嘛!我受不了啦!」

家南見我這樣,笑著說︰「好!你告訴我,我就輕一點吧!」

我又羞又急,但又很需要了,我猶豫了一會兒,終於小聲說︰「……響……嘛!你……別……」說完,羞得我真是難為情死了!

「哦?平時也響,那幹嘛現在不要呢?」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了︰「你不要那麼壞麼!」

「好!好!我不壞了!」家南笑著說︰「那你在上面吧!」

我猶豫了一下,只好點點頭答應了。

家南翻身躺下,我爬上他身上。我這才發現,我只有跨坐在他身上才能讓他的陽具插進來,但是,那樣的姿勢也真羞人啊!尤其是婉儀還在旁邊看著我們。

家南看著我,我紅著臉說︰「……你……真會捉弄人!……」

家南笑嘻嘻的看著我。

沒辦法,我只好蹲坐起來,張開雙腿,伸手捉住他那高聳的陽具,送到我的肉門,我的屁股微微用力,下體就把那東西吞進去了。

「噗!」哎呀!又是響亮的一聲肉響!

「唔!怎麼……還……」我羞得俯身抱住了家南,再也不敢出聲了。

家南哈哈大笑,咬了咬我的耳朵︰「是嗎!你自己弄也會響的嘛!」

「不許說!不許說!……」我羞得臉上掛不住了,尤其是聽到婉儀也在旁邊吃吃的笑著,更讓我無地自容。

「哈哈!別害羞嘛!」家南將我推了起來,笑著說︰「你這樣壓下來,我那寶貝都要拗斷了!」

我的需要也非常強烈了,我看了看他們,咬咬嘴唇,紅著臉說︰「還是…………你在……上面麼!……」

家南見我的嬌羞的樣子,笑著坐起來抱住我︰「小苗,你真可愛呀!」

他把我壓倒在沙發上,小聲在我耳邊說︰「那我來咯!」

「嗯!……」

「你不怕響了麼?」

「……你……別說了麼!……噢!」我又急了,但是下體卻是一陣快意的抽搐,我怨聲說︰「人家都讓你……你還要……」

「好了,好了!」家南親了親我,笑著說︰「不過,你下面這麼緊,肯定會響的喔!」

「嚶!……叫你別說嘛!」我羞笑著捶了捶家南的背。

家南也知道我慾火中燒了,就慢慢的抽插起來°°「噗唧!噗唧!」那淫穢的聲音又再有節奏的傳出。我聽在耳裡,真是說不出的羞恥和難為情!但是,那種淫穢的念頭剛從我腦中湧現,我就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我忍不住呻吟起來!

我偷偷看了婉儀一眼,只見原本還在笑嘻嘻的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滿面通紅,正盯住我和家南交合的地方,她呼吸急促,雙腿緊夾,顯然是已經沈浸在慾火之中了!

知道婉儀正在看著我被家南抽插的地方,我沒來由的又是心中一蕩!

家南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而且每一下都深深的頂入我的身體深處,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脹大和力度感。

「啊!……我……」我嬌聲呼叫著,我正快速的衝向快感的高峰!

忽然,家南抱起我一個翻身,把我翻在他的身上。我怔了怔,知道他要我自己動,在這要緊的關頭,顧不得羞恥了!我閉著眼睛,跨坐在家南的胯上,雪白的屁股瘋狂的扭動著、套弄著。

「呵!小苗,我看見你那裡了!」家南興奮的聲音。

「你……別……看嘛!噢……好……爽!」

「喲!你那裡的肉好紅好嫩呀!還翻了出來呢!」

「你!……別……死鬼家南!……噢……好喔!……啊°°」°°我洩了!

我身子僵硬,頭腦一片空白……

(四)

我也記不清自己怎麼穿衣服,怎麼回家的了,只知道回家之後,倒在床上就睡,直到晚上丈夫回來睡覺,才把我弄醒。我推說身體不舒服,胡亂吃點東西,洗個澡就又睡了,丈夫也沒追問,看樣子他喝了酒。他是個外企的銷售經理,經常出差和應酬,我也慣了。

第二天,我遲到了,誰知回到公司後,只有莉莉在,家南和婉儀都沒回來上班。

我看了看莉莉,她很不自然的坐著看報表,不知是故意還是什麼,眼光一直沒看我。

我也很尷尬,只好找了些公司的事和她閒聊。莉莉的語氣和表情都跟平時大不一樣,我知道,昨天的事讓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小莉,昨天的事你都看見了吧?」我想逃避終究不是辦法,乾脆主動挑起話題。

「啊?……喔……看見了……」小莉怔了一下。

「你覺得我和婉儀是不是很淫蕩?」

「不是的!我只是很吃驚罷了!」

「吃驚?」

「是啊!你和儀姐平時都那麼嫻淑的,怎麼會那麼……」小莉紅了臉。

「怎麼會那麼放,是麼?」我笑了笑,說︰「唉!你還是個女孩,怎麼知道我們當時的感覺呢!當時真是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呢!」

「那件事……真的很刺激的麼?」莉莉小心的問。

「那你看著感覺怎麼樣呢?」我笑著說。

「我……我覺得很難受!」小莉羞笑著說︰「我回家以後還很辛苦呢!」

「你沒有試過自慰麼?」

「我……」莉莉紅了臉。

「很正常的嘛!」我也臉上一熱。

小莉忽然拉住我的手,羞澀的問︰「苗姐,你那時候的感覺……跟自己用手……是不是……一樣的?……」

我「撲哧」的笑了出聲,笑著說︰「你以後會知道的啦!」

我們正說著,電話響了,我一聽,是婉儀。

「小苗嗎?我在家裡呢!我有點不舒服,你幫我買點吃的吧!」

「你……沒什麼事吧?」

「沒什麼,只是有點累,這樣吧,你和小莉也過來吃午餐吧,反正這幾天沒什麼事做。」

「好吧!我過半個鐘頭到。」

我跟公司保安說了聲,就和小莉走了。

我們買了午餐,我開車載著小莉來到婉儀家,婉儀跟丈夫離婚後,自己住著原來的三房二廳,倒也舒服。

婉儀穿著睡衣來開門,天!她的睡衣好透明!

「沒什麼吧?」我問。

「好多了!早上起床真累!也不想上班了。」

我們進屋以後,看見客廳亂糟糟的,擺了用過的碗筷,還有一支喝完的洋酒瓶。

「你昨晚喝酒了?」我問。

「噢!忘記收拾了!」婉儀好像做錯了什麼,臉上筱的一紅,連忙去收拾。

我看見茶上擺了兩雙筷子!咦?昨晚誰在這裡呢?我的心的一跳。

「咦!錄像機開著呢!」莉莉對我說。

「是呀!電視只關了遙控。」我說。

°°婉儀還在廚房洗碗。

莉莉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和錄像°°「啊……嗯……」聲音很熟悉。畫面很快出現了。

我的天!只見畫面上一個女人精赤條條的,叉開雙腿,正在用手扣挖自己的蜜穴。那女人的陰毛很多,上面滿是乳白的漿糊。

「看夠了麼!人家又想要了呢!」畫面上的女人嬌嗲的聲音。

這下我們都看清楚了,畫面上的女人正是婉儀!

正在這時,婉儀剛從廚房裡走出來,一見我們正看錄像,嚇得驚叫一聲°°「啊!你們!……」

我們也不知所措,卻聽見電視裡一把男人的聲音︰「又想要啊?你得先幫我搞硬了才行啊!」

「唔!又要人家用嘴巴弄啊?」

婉儀結結結巴巴的說︰「別看了!別看……」說著就去關電視。

電視關了,但是聲音還傳出來°°「噢!家南,你的雞巴好大哦!把人家的嘴巴都塞滿了!」婉儀的聲音又嗲又嬌。她連那麼淫穢的字眼也說得出口!

婉儀聽見自己的淫蕩話語,羞得臉色通紅,尷尬的說︰「……那……那不是的……」

我「撲哧」一笑,說︰「不是什麼?」

電視裡又傳出婉儀的聲音°°「嘻嘻!我還要吃你的卵蛋呢!」

婉儀聽了,急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忽然,她把電視又打開了︰好了!好了!都讓你們聽見了,乾脆讓你們看個清楚吧!」說完就走進房間去了。

我連忙也跟著她進去,「昨晚家南在你這兒過夜啊?」我關上門,輕輕的問她。

「是的!」婉儀好像回復正常一些︰「你走之後,我叫他來的!」

「哇!你們不累嗎!」我吃驚地問。

婉儀「嗤」的笑了一聲,說︰「你那時候會覺得累麼?」

我也臉上一紅,說︰「那家南也頂得順啊?」

「嗯!他真的好厲害!昨晚還弄了我四次呢!」婉儀臉上帶著一絲回味的陶醉︰「搞得我都沒水出了,他要我拍那錄像,才肯放過我呢!」

「哇!四次啊?」我聽了也不禁咋舌,再看看婉儀的床,只見中央一灘的水跡,有一本雜誌那麼大呢!

婉儀見我看著床上,笑了笑說︰「很放吧?不過,我可沒有你那麼多水!」

「你作死啊!」我聽了,羞笑著打了她一下︰「我可沒幫人家用嘴……」

「好啊!看我癢死你!」婉儀笑著抓我癢癢,我們兩個笑著扭成一團。

我們扭打著,我一下就把婉儀的睡衣扯下來了,她裡面可是真空的。我看見婉儀兩個高聳的肉球在我面前晃啊晃的,笑著說︰「你好大的胸!怪不得家南找你呢!」

婉儀笑了笑,冷不防掀起我的裙子,拉下我的內褲。嬌笑著說︰「喲!我們的淑女好密的毛!怪不得這麼多水呢!」

我羞笑著要穿上內褲,卻發現婉儀把我內褲的鬆緊帶扯斷了,沒法穿了!

婉儀在那笑得彎下了腰°°「原來我們的淑女的褲頭這麼松呀!」

「看我不掐死你!」我笑著把婉儀按倒在床上,扯下了她的內褲。婉儀掙扎著,從她綻裂的肉縫看出,她的陰部微微紅腫,陰毛卻是白色的,那是淫液乾了的緣故。

「哎!別弄!別弄了!我投降了,那裡還痛呢!」婉儀連連求饒。

「你就別玩那麼瘋嘛!」我放了她,笑著說。

「你說我啊?你自己不也一樣,只不過你有丈夫幫你止癢,我卻要靠自摸而已!」

「哎,你說家南會不會是吃了藥?這麼厲害!」我問。

「不會的!他每次都有射精的。」婉儀想了想說︰「而且,射得那麼有力,又濃又多,不可能是吃藥的!」

「你怎麼知道他又濃又多?」我吃吃一笑︰「哦!是了,你吃過!」

「你要笑就笑唄!」婉儀裝作滿不在乎︰「我是吃過啊!又酸又鹹的,還有點腥味呢!那又怎麼樣!我還……」她發現說漏了嘴,臉上一紅,不說了。

「你還怎麼樣啊?」我問。

「沒……沒什麼!」婉儀腆腆的說。

「說嘛!」我呵她癢︰「你不說我又弄你那裡!」

「哎!……別……我說……我說……」婉儀連聲求饒。

「你還怎麼樣?」

「沒什麼,只是……」婉儀羞笑著低下頭,她抱住我,小聲說︰「我讓他走後門。」

「什麼?走後門?」我不懂。

「呀!你真不懂啊?」婉儀看著我,笑了笑說︰「除了陰道,我們女人的下面還有一個洞的嘛!就是肛交啊!」

「嚇?」我嚇了一跳︰「那裡……也行麼?」

「沒試過吧?我也是第一次呢!」婉儀笑著說︰「開始是很痛,後來也很爽呢!我還讓他弄出了高潮呢!」

「哇!……」我瞪著眼看著她。

「唉!要不是讓他玩得那麼爽,我也不會答應的。」婉儀一臉的陶醉︰「真的!我讓他玩得爽透了,只要弄得爽,我那時真是什麼都願意!」

「你呀!太飢渴了!」我笑著說。

「哎喲!還笑我呢!你跟他玩得不爽麼?」

「嗯……」我紅著臉,想了想,點了點頭︰「不爽的話,我也不會讓他玩了兩次啊!」

「嘻嘻!我就猜你也忍不住的。」婉儀笑嘻嘻的說︰「哎,小莉怎麼樣?沒說什麼吧?」

「沒有,她只是奇怪我們為什麼那麼爽。看樣子她昨晚自摸了!」

「哦?那°°」婉儀想了想,說︰「我們不如……拉她下水!也免得她說出去呀!」

「這……她還是處女啊!不太好吧?」

「那°°看看她自己願不願意,她不願意我們也不勉強她就是了。」

「那……也好吧!」我怕這件事傳出去,也贊同了。

我們整理好了衣服,就從房間裡走出來。小莉已經關了錄像,坐在沙發上發呆。

「怎麼,不看了麼?」婉儀笑著問。

莉莉紅著臉,羞澀的搖了搖頭︰「我不敢看……」

「呵呵!想看就看嘛!」婉儀笑著說︰「是不是不好意思啊?」

「儀姐,你……」莉莉靦腆的說。

「害羞是麼?」婉儀笑著坐在莉莉旁邊︰「昨天你和小苗不是已經偷看過我們嗎?怎麼現在又害羞啦!」

「別取笑小莉啦!」我笑著打圓場︰「小莉不敢看,我可不怕!我倒要看看你們是怎麼搞的!」

「喲!你還要參觀學習呀!」婉儀笑了。

我打開錄像機,畫面上馬上又出現剛才的淫亂情景。只見婉儀蹲在家南的身前,用嘴巴含住家南的陽具,不停的吞吐著,還弄出「嘖嘖」的聲音,她的雙手輕輕的揉捏著家南的兩粒卵蛋。

「哇!你好像挺享受的樣子嘛!」我笑著對婉儀說。

婉儀終究還是有點害羞,笑著說︰「看就看嘛!還要笑我……」

「儀姐……你……這樣……」小莉羞笑著問︰「很……舒服的麼?」

「小孩子!等你以後嘗到味道了,叫你不做時你才不舒服呢!」婉儀故意逗她。

這時,門鈴響了。我們馬上關上錄像,婉儀去開門。

進來的人讓我們都大吃一驚,竟然是家南!

「喲!這麼人齊啊!怪不得單位沒人聽電話呢!」家南爽朗的聲音。

我回過神來,話中帶話的說︰「你還記得回單位麼!」

家南看了婉儀一眼,笑著說︰「哦?都知道了?」

婉儀怕他亂說話,忙說︰「哎,小苗,你不是有事找他嗎?去我房裡吧!」

我聽了臉上一熱,但又不好戳穿她,只好低著頭快步走進房間裡。家南尾隨而入,順手半掩著房門。

我本來就沒事找他,進房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尷尬。

「看了我們的錄像了?」家南一句話讓我心裡又是一跳,他好直接!

「沒……沒有……」我扭捏著,畢竟自己昨天才和他發生了肉體關係,心裡又是羞恥,又是尷尬,還有一種莫名的緊張感。

家南看我羞赧的樣子,微笑著拉我坐在床上。我看見床上那一灘穢跡,臉上更是羞紅,不自然的夾緊了雙腿。

家南側著頭看著我,臉上滿是笑意。

我讓他看得好不自然,忍不住看了看他,說︰「看什麼嘛!」

「真美!」家南讚歎著︰「你跟婉儀是不同的兩種風格!」

「怎麼不同?」我擡頭問。

「她在床上有著成熟女人的風騷,你卻有著勾引男人去佔有你的嫵媚!」

真想不到他說了句這麼露骨的話!

「嚶!」我一聽,羞得連忙伸手去打他︰「你、你這人怎麼……這麼壞!」

家南哈哈笑著把我按倒在床上,笑著說︰「我說的是真話嘛!」

「你呀!……滿腦子都是壞水!」我嬌笑著掙扎著。

「哦?那我的壞水有沒有你的好水那麼多呢?」家南一臉的涎相。

「嚶!不說了!又取笑人家……」我羞急交加。

「真的,婉儀沒有你那麼多水呢!」家南的雙手開始在我的身上四處遊走,已經伸進我上衣裡面去了,他一手握住我的豐乳,一手就把我乳罩的扣子給解開了︰「想起昨天你的樣子,我都興奮得不得了啦!」

我輕輕的呻吟著,也停止了推卻,家南熟練地脫下我的衣服。

「咦?你連內褲都沒穿哪?」家南的手摸到我的禁地了。

我嬌笑了一聲︰「不是的!剛才讓婉儀弄破了……」

「哦?你跟婉儀有一手麼!她幹嘛脫你的內褲呢?」

「啐!淨想斜門東西!」我笑罵道︰「剛才我們說起你……」我發現自己說漏了嘴,連忙收口。

「說起我什麼?」

「不告訴你!」我嬌聲說。

「你不說我也知道!」家南笑著輕輕的捏著我的乳頭︰「是不是說我太厲害了?」

「啐!別臭美了!」我的聲音帶著嗲氣。

「哦!那一定是婉儀想看看你的寶貝讓我弄過了之後,是不是也像她那麼紅腫……」

「嚶!你好壞!你好壞……」我聽了,沒等他說完,就羞得直捶打著他的胸膛。

「哈哈!對不對啊?」家南笑著壓住我,伸手摸到我的禁地,手指從我的裂縫扣了進去︰「哇!你這麼快又出水啦!好濕喲!」

我讓他發現自己的秘密,羞得直笑。

當然了,剛才我和婉儀調笑,又看了那淫穢的錄像,身體早就有反應了,再讓他這麼一逗,下面更是浪水直流了。

「想要了麼?」家南微笑著問我,手指卻沒有停下來,在我的肉縫裡又挖又摳。

我哪裡抵得住這番挑逗,興奮得緊緊的夾住家南的手。

「不想啊?」

「不!……想……」我又羞又急,羞的是要自己承認自己的慾望,急的是我確實已經很需要了。

「到底是想還是不想嘛?」家南存心要逗我。

「……想嘛!……」我只好乖乖的承認,說完之後,羞得我打了一個冷顫。

我用力的抱住家南,柔聲說︰「別逗我了嘛!……我……我讓你玩……就是了嘛!」說完這句話,我反而有一種放肆的解脫感。

「哦?真的麼?」家南見我這麼說,開心的笑了︰「那你喜歡我怎麼樣玩你呢?」

「……」我說不出口了,我羞答答的咬住家南的耳朵︰「我……你喜歡怎麼樣就……」

家南見我這麼溫順,高興的抱緊我,笑著說︰「我喜歡怎麼樣都行嗎?」

「……嗯!」我嬌羞的回答︰「不過,我……不許你走後門的喔!」

「什麼?走後門?」家南不解的看著我。

「你昨晚……不是……弄了婉儀的屁眼……麼!」

「哈哈!原來是那裡啊,行!我不走後門就是了。」家南已經脫下他的衣服了︰「不過,等一下我可要仔細的看看你的寶貝喔!」

「別……別看嘛!羞死人了!」我紅著臉說。不過,我心裡清楚,到了現在這地步,讓他看清楚自己的那裡是免不了的了。

「別害羞嘛!小苗,我先幫你解解饞,待會兒我們再慢慢的看,好麼?」

我沒出聲,算是默許了吧。我放鬆了身體,配合著家南的動作,讓他把我的衣服脫光。

「還要不要我再幫你調調情呢?」家南問。

我「撲哧!」的笑了出來,嗔笑著說︰「你還要調情的話,我就關門不讓你進來了!」

「呀!這麼說,你現在已經打開玉門關了?」

「是啦!……別逗人家了嘛!啊……」我羞笑著催他了。

家南笑了笑,把大陽具抵在我陰戶的裂縫上,我挺身相迎,只聽見一聲很響的「噗!」家南和我已經合二為一了。

「呵!∼∼」我一聲輕呼︰「你好硬!」

家南抽插著,故意弄得那聲音很響的,我聽了只覺得羞恥、興奮、難堪各種感覺交雜在一起,我不自然的瞟了他一眼,他也正好笑地看著我,我羞赧的說︰「……別這樣嘛!」

「不是呀!小苗!你的洞裡面又熱又緊,再聽著這種聲音,好刺激的呀!」

「……可是,我好……羞恥……」聽著下面傳來的「唧!唧!」的聲音,我羞澀的說。

家南見我還很拘束,就轉移了話題︰「哎!小苗,你們看了我和婉儀的錄像了吧?」

「嗯!」我小聲說︰「……你的歪主意……還真多!」

「增加點情趣嘛!你看婉儀不是玩得很開心麼!」

「那……」我頓了一頓,說︰「你是不是……覺得我沒有情趣呢?」

「你說呢?」

「我有丈夫的嘛!」我笑了笑,說︰「人家都願意和你玩了……你還要怎麼樣嘛?」說完,我又嬌羞的湊到了家南耳邊,輕說︰「別一下子太貪心嘛!遲早我……」

家南看著我漲紅的俏臉,笑嘻嘻的說︰「遲早怎麼樣啊?」

「……唔!你自己知道的嘛!」我興奮的用雙腿勾緊家南,讓他插得更深入一些。

家南看著我嬌媚的表情,笑著說︰「小苗,你興奮的樣子很野性呢!」

「呵……你……弄的嘛!」我一邊呻吟著一邊說,我已經開始用力的抱緊家南了,下體也猛烈的上下拋動著、套弄著。

家南知道我快洩了,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弄得我那裡「唧唧、唧唧」的響個不停。

「啊!……」我從喉嚨裡迸出一聲嘶叫,用力的抱緊家南,渾身繃緊著,下體一陣陣的抽縮°°我已經洩了!

家南卻沒有停下,更加用力的幹著我,讓我徘徊在高潮之上,忽然,我感覺到穴內的陽具一脹一縮的,一股又滾又燙的陽精射入我身體深處,那火熱而有力的陽精燙得我又是一陣高潮。

我們靜靜的躺著,享受著高潮之後的餘韻。

「你好強喲!」我媚笑著對家南說。

「本來想忍住不射的,讓你的寶貝又咬又吸的,就放閘了!」

「我喜歡你射精,又猛又燙的,弄得人家魂都掉了!」我媚態畢現。

「爽不爽?」

「嗯!」我滿足地抱緊他的身子。

「想不想再爽一點呢?」

我嬌羞的看著家南,我知道他要變著法子玩我了,心中不覺一蕩。我抿嘴一笑,輕輕的在他耳邊說︰「你呀!……真是壞透了!」

「哦?你知道我要做什麼嗎?」

「啐!」我瞟了他一眼,笑著說︰「反正不會是正經事兒!」

「那什麼是正經事兒呢?」

「……不知道!」我笑著說。我心想,自己倒還真的不知道呢!我已經是有夫之婦,還自願和他上床,怎麼樣也說不上正經吧?唉……

「那我就正正經經的做吧!」家南看著我滿佈紅潮的俏臉,笑嘻嘻的說道︰「我想看看你的寶貝!」

「嚶!」我羞笑著撒著嬌︰「別看嘛!……人家好羞的呀!」

家南看著我的嬌態,溫柔的笑著說︰「讓我看看嘛!」

我紅著臉盯著他,吃吃的笑著,不說行也不說不行。

家南知道我已經答應了,笑嘻嘻的從我身上爬起來°°「噗!」他的大陽具從我陰道拔出,弄出很響的聲音。

我羞澀的夾緊雙腿,笑著說︰「別看嘛!……會羞死人喲!……」

家南看著我,笑吟吟的也不說話,只是輕輕的拉開我的腿。我也預料到那只是遲早的事,只是輕輕的推拒了一會兒,就讓他分開了雙腿。

「嘖嘖!真美!我想不到你的小穴這麼美!」家南驚喜的讚歎著。

我聽他說出那粗俗的字眼,只覺得好羞恥!但那種墮落的恥辱感,卻是我從未領略過的,既羞恥、又痛快。

°°天啊,那淫穢的地方,連我丈夫都沒有這樣的看過呢!

「唔!別這樣嘛!羞死人了!……」

「好看嘛!」家南翻弄著我的那幾片嫩肉,還挑逗的用手指彈了彈我的小陰蒂︰「嘻嘻!小苗,你的小豆豆又有反應了呀!」

「你弄的嘛!……」我嬌羞的笑著︰「嚶!別逗我嘛!人家……又……」

「又怎麼樣呀?」家南笑嘻嘻的說,繼續的彈撥著我勃動的小肉粒。

我羞赧的笑著,不回答他,只是看著他逗弄自己的寶貝。

家南也看了我一眼,笑著說︰「哎,小苗,婉儀的小豆豆比你的還大呢,有小指頭那麼大呢!不過,你的比她的敏感,也硬一些。」

「大的……好一點,是麼?」我笑了笑問道。

「大的呢,性慾比較強;小的就好看一些,敏感一些,各有各的特色吧!」家南說著,用手指按著我的裂縫,拉著我的皮兒向下褪,讓我的陰蒂頭從包皮裡凸了出來。

我讓他這麼一折騰,「啊!」的叫了一聲,跟著,我感覺到他的舌頭舔上了我的小陰蒂,他舔得很仔細,很溫柔,一股趐麻的感覺湧上我的心頭。

我還是第一次讓人舔我那裡呢,才幾下,我就哆嗦著直抖了。

「噢!……別……別!」我伸手去按住了家南的頭。

「怎麼?不喜歡嗎?」

「不……是!我……好彆扭……」我羞答答的說︰「我……還是第一次……讓人舔我……那裡呢……」

「你丈夫呢?他也沒有麼?」

「他想弄……我不讓他……」

「哦?那你現在又讓我弄?」

「我也不知道!……好像沒辦法拒絕你……」

「很刺激吧?」

「嗯!」我看了看他,抿嘴一笑︰「你真會逗人!怪不得婉儀……讓你弄得那麼瘋呢!」

「那你呢?瘋不瘋呀?」家南說著,笑嘻嘻的捏了我的陰蒂一下。

「啊!」我驚叫一聲,雙腿用力的夾緊他的頭。

我嬌羞的看著家南,笑著說︰「你剛才不是……已經知道了嘛!」

「剛才呀?那不算很瘋吧?」

「那……你要我……怎麼樣……你才滿意嘛!」我嗲聲說。

「能夠和你玩,我已經很滿意了!」家南用雙肩托起我的雙腿,吻著我的乳房。

「是麼?」我嬌笑著說︰「光是和你玩就夠了麼?你的那些壞主意不想做了麼?」

「嘿嘿!那也要你願意才行啊!」

「你怎麼知道我不願意?……」我羞笑著小聲說。

「你真的願意麼?」

「嗯!」我點了點頭,咬了咬他的耳朵︰「你呀!真是我的剋星!」

「那……」家南看了看我,笑吟吟的說︰「你先抱住自己的腿,向兩邊叉開來……」

「嗯!你弄還不夠麼!要人家……自己……」我羞笑著說︰「你呀!就會捉弄人!那樣子……好淫蕩耶!」說著,我還是聽話的張開雙腿。

「嗯!對了,再分開一點嘛!」

我變成屈曲著身子,高舉雙腿叉開的樣子,那姿式讓我好羞恥!

「啊!好!好漂亮的小穴!」家南又湊近我的下體。

「……嚶!別說的那麼難聽嘛!」我聽他說出那兒的粗鄙的字眼,不由得臉上發燒。

「難聽嗎?那叫什麼好聽呀!」

「……」我紅了臉,我也說不出該叫什麼呀!

「嘻嘻,小苗,別害羞嘛!」家南笑的摸著我的裂縫︰「那我叫它°°生殖器,好麼?」

「哧!」我嬌聲笑了出來︰「……死鬼家南!真是壞死了!……」

「哈哈……」家南笑得好大聲︰「你真是!我說得通俗你說難聽,我說得文雅,你又不幹……」

「你,你不說……不行麼……」我羞澀的說。讓他這麼一逗,我感覺到自己的慾念又被他撩動了起來。

「嘻嘻……不行!我一定要說!」家南的語氣很堅決︰「你看你,不是又有反應了麼!吶°°又出水了!小豆豆也翹起來了呢!」

家南輕輕的掰開我的穴縫,用手指粘著我流出的淫液,塗抹在我那興奮得勃動著的陰蒂頭上,我只覺得又興奮又刺激。

家南又用舌頭去舔我的肉縫,他的舌頭順著我的裂縫上下拖曳,不時還伸進我的洞穴裡攪動。

我興奮得顫抖著,忍不住求饒了︰「……嗯,別弄嘛!你別弄……那裡……嘛!」

「哦?很難受嗎?是哪裡呀?」家南繼續的挑逗著我。

「……喔!別……那裡∼∼啊!」我的聲音不知是興奮還是哀叫。

「哪裡嘛?」

「你!……」我心裡又急又羞,頭腦裡異常清晰的浮現出家南剛才說的那個字眼,我知道他存心要逗我說出來!這個下流的念頭,讓我身體有了更強烈的反應。

我按著家南的頭,顫抖著小聲哀求︰「……家南!別……別這樣嘛!」

「怎麼啦?」家南故意裝懵,還變本加厲的輕輕的咬著我的小陰蒂。

「啊呀!∼∼……」我驚叫一聲,突然的刺激讓我快感劇增。我的雙腿用力的夾緊家南的頭,身子篩糠般顫抖著,我把自己的屁股順著家南的動作前後左右地搖動著、迎合著。

「上面……再上面一點……」我興奮的聲音帶著顫抖。

家南卻停了下來,笑嘻嘻的問︰「哪裡上面呀?肚子麼?」

我正在享受著,冷不防家南停了下來,心中筱的一涼,那種需要更加覺得強烈!

「……家南!……人家投降了!……別逗了,行麼?」我又用力的夾緊他。

「哦?我現在沒逗你呀!」家南笑容滿面。

「……嗯!」我羞答答的嬌笑著,瞟著家南,軟綿綿的說︰「人家……就是要你……逗……嘛!」

「哈哈!又要我別逗,又要我逗,那你到底要我怎麼樣嘛?」家南一臉的苦笑。

我看他那模樣,「哧」的笑了出來︰「你別裝傻了!小滑頭!」

「你先裝傻的嘛!我現在已經是個聽話的好孩子了!」

我笑得彎下了腰,我抱住家南,笑著說︰「好好,你是個乖孩子,讓阿姨疼疼!」

「乖孩子要吃阿姨的奶包子!」家南扮起了小孩子︰「唔!好香好甜!」

我吃吃的笑著,看著他玩弄我的乳房,我嬌滴滴的說︰「乖孩子是不吃奶子的!」

「那吃什麼?」家南笑著看著我。

我又嗲又媚的笑著,輕輕的咬著家南的耳朵︰「嗯……吃,吃水蜜桃呀!」說完,我忍不住羞笑起來。

「喲!要吃水蜜桃呀!」家南笑著問︰「發現好玩了麼?」

我羞笑著抱緊家南,羞答答的在他耳邊說︰「你的舌頭好壞喲!」

「哦,怎麼啦?」

我瞟了他一眼,笑著說︰「你專揀人家難受的地方弄嘛!」

「哦?你哪裡難受呀?」

「那……裡……嘛!」我夾緊了家南的身子,嗔笑著說︰「你呀!……真要把我玩瘋……才高興麼!」

「你不想麼?」

「別那樣嘛!」我輕輕的吻了吻家南︰「人家……要……嘛!」

「要什麼呀?告訴我嘛!」

「嗯……你真要逼我說麼!」我吻上了家南的嘴︰「人家……好難受喔!」

「難受就告訴我呀!」

我推開家南,紅著臉看著他。然後又羞澀地伏在他肩上,說︰「我……我要你……玩……我嘛!……」說完,羞得我身子一顫。

「玩你哪裡嘛?怎麼老是不告訴我呀?」家南抱著我,說︰「別太緊張嘛!我的小乖乖!」

「……你……你真的……要逼我說……才高興麼……」我的聲音又嬌又嗲。

家南卻只是笑吟吟的看著我,不說話。

我紅著臉看了看家南,湊到他耳邊,鼓足勇氣小聲說︰「我要……要你玩我的……小穴。」說完,我羞紅著臉連連捶打著家南的胸膛︰「真是羞死了!羞死了!」

「怎麼玩嘛?用嘴巴麼?」

我羞笑著搖搖頭,摟緊了家南,想想自己連那樣的髒話都已經說出口了,索性厚著臉皮說︰「不嘛!我要……要你……我要你……我……嘛……」

呀!我自己也想不到自己會說出這麼下流、這麼不知羞恥的話來!我的心裡一陣抽搐,一股近乎變態的爽快感湧向我的大腦!

家南看見我那又嬌羞又騷浪的樣子,哈哈一笑,問︰「啊?你要什麼呀?我沒聽到咧!」

我焦急的看著家南,一手抓住他那硬梆梆的大陽具,就往自己的下體塞。

「……死鬼家南!……你不幹……我……我……幹……你!……」我的聲音亢奮而放肆。

家南沒有拒絕我的動作,我直起身子,叉開兩腿坐在家南的胯間。

「噗!」好響的聲音!

「噢!進去了!」我興奮得顫抖的聲音。

「你做什麼呀?」家南仰起身抱緊我。

我讓他摟緊了,雙腿不能再上下套弄,心裡癢癢的,我只好用力的夾緊家南的肉棒子,慢慢的蠕動著。

「好家南!先讓人家止止癢嘛!」我甜甜的看著他,又用雙乳磨蹭著家南的臉,我半嬌半嗲的,媚態畢現︰「等一下……人家隨你……要怎麼樣……都可以……嘛!」

「你剛才也是這麼說的嘛,不可靠!」

「不是的!……我太……爽了,忍不住嘛!」我有點急了,顧不上羞恥了,像瘋了一樣扭動著︰「呵!求求……你……幹我的……穴嘛!」

家南看見我那飢餓的樣子,笑著放開了我。

我已經忍無可忍了,跨坐在家南身上,瘋狂的搖動著屁股,嘴上大聲的叫喚著︰「啊!……好爽!好……爽……噢!……」才幾下扭動,我就僵直了趴在家南身上,渾身像瘧疾般抖動著,享受著高潮的侵襲……

良久,我長長的噓了口氣,嬌媚萬分的看著家南︰「家南!我……好爽!」

「我知道!你剛才大喊大叫的,我都聽見了!」家南笑容滿面的。

「嚶!……人家忍不住嘛!」我嬌笑著說︰「都是你弄的嘛!」

「噯!你可是爽快了,我還沒有呢!」家南好像一臉的苦相。

我也感覺到穴內的肉棒還脹硬的跳動著,像是要頂穿我的子宮一樣。我嬌羞的抿嘴一笑,小聲的在家南耳邊說︰「你呀!誰叫你那麼厲害!」

「你不喜歡我厲害麼?」

「我好喜歡!」我緊緊的貼著家南。

我輕輕的從家南身上起來,只見他那大陽具直楞楞的挺起來,帶著白乎乎的粘液,好雄偉!好神氣!°°就是它嘛!那把我插得欲仙欲死的大雞巴!

「家南!我好愛你呀!」我趴在家南身上,嬌媚的說︰「我……我,給你一個驚喜,好麼?」

「哦?什麼驚喜?」

我笑著不回答,扭身對著他的下體。我伸手握住了家南的大肉棒,上下套弄著,然後,我張開嘴巴含住他雞蛋那麼大的龜頭。

我斜著眼看了看家南,只見他也感激的看著我°°「真是謝謝你,小苗!」

我羞笑了一下,也不顧上面沾滿了穢物,慢慢的用舌頭拂掃著他的龜頭,又慢慢的從他的龜頭吻到卵蛋。

「喜歡我的嘴巴幫你服務麼?」我扭頭媚笑著看著家南。

「當然喜歡!太謝謝你了!」家南輕輕的撫摩著我那滾圓的屁股,用雙手掰開我的屁股溝,看我那讓人羞恥的地方。

我扭過頭笑著說︰「你還沒看夠麼?」

「沒看夠!怎麼會看夠呢!這麼漂亮的小穴兒!」

「嘻嘻……就算真的漂亮也讓你爛呀!」我笑了笑,分開雙腿跨在家南頭上,媚笑著說︰「那就讓你看清楚些吧!真的讓你弄得肉都反了出來呢!……羞死了!」

「不是呀!經過高潮之後,你這裡更誘人了呢!」

我正在專心的為家南服務著,一斜眼間,忽然發現房門是開著的,婉儀和莉莉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我們身後!

======================================================

<<全文完>>

有一肚子火無處宣洩嗎

有開心的事想與人分享嗎

職場版歡迎大家來分享喜怒哀樂,酸談苦辣

請點我詳閱版規唷

助跑~~~~~~~~~~~~~~~~~~ 我推!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