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樂部 1-12

俱樂部 1-12

1歡迎光臨

迷茫的男人看到我后擡手遞來鮮紅的入場券,“這是哪兒……也不知道怎麽就到了這里。”

“阿,歡迎光臨──人妻俱樂部。”我將右手按上左胸,向客人行了一個四十五度的鞠躬禮。“您是被命運指引而來,這里有您理想中的人在等您。”我擺出最職業的笑容,黑色的手套輕觸身旁的大門。華麗而沈重的門輕巧的打開,我目送男人茫然的進去,“祝您愉快。”

被命運指引的腳步停留在堪稱寬廣的大廳里,圓形的穹頂,彩色玻璃透下斑斓的光,精美的壁畫栩栩如生的浮雕,不起眼的大門內竟是如此富麗堂皇的空間。“您好,尊敬的客人。”男人錯愕之際面前不知何時出現一位前來迎賓的小姐,與別處不同的是她穿的比基尼。

男人愣愣的看著年輕美麗的身體,豐滿圓潤的乳房形狀絲毫沒有被遮擋,那兩片小小的三角形只是勉強遮住了突起的乳頭,纖細的帶子顯得隨時都會不堪重負的斷裂開來。

美麗的腰線緊繃的小腹,與胸部那兒差不多大小的小小布片服貼在胯間。“請問您喜歡什麽樣的孩子?”吸口氣的男人被夢幻般的嗓音牽扯著擡頭,深邃的乳溝優雅的脖頸,小巧的下巴美妙的唇瓣,半個石膏般的白色面具遮住了女人的臉,那眼睛看不出眼型卻有著魅惑的光芒。

“我……不,不用,我回去……”這地方太美妙太詭異,男人尚保留著一絲理智,掙扎著想要轉回身子。

“您是被選上的尊貴客人,來到這里就是緣分。有您手上的招待券這里的一切全部免費。而且,絕對保密。”我站在男人身後,輕輕在他耳旁吐著氣。他的身子僵住,緩緩轉過頭來,我俏皮的歪下頭,笑得誠懇燦爛,“就這樣走的話,我們太過失禮。”

他的眼睛對上我的眼睛,像迷戀於世上最珍貴的寶石,那心中的擔憂想必已經褪去,方才的那絲警覺已經變成躍躍欲試。

“真是抱歉,應該先讓您潤潤喉嚨。”男人剛才的聲音有些啞,大概是緊張所致。

我盡職的迎賓小姐美麗纖長的食指繞過右肩的肩帶輕輕向外一扯,那渾圓的胸就這麽跳脫出來,相對於乳房來說顯得過小的手娴熟的撫弄著乳尖,間或張開五指由乳房根部向前按摩,粉色的乳暈挺立起來的紅嫩乳頭,居然漸漸滲出液體來。

我能感到男人體溫在急劇上升,腎上腺急速分泌,心跳加快。算了,每個來這的客人總要先適應一下。我悄悄退下去,那男人就這麽吞著口水,看著我的迎賓小姐將左手托著的茶杯接滿。“久等了。請用。”

下意識的接過來,男人仍盯著那被擠得紅潤的尚殘留著液體的硬挺乳尖,“可以嗎……”不可置信的看著杯里的液體,鼻間一陣淡淡的暗香。唾液再次過多分泌,一昂頭,男人將乳汁喝下。下一刻,已經伸出手想去揉捏那堅挺的乳房。

“客人……”她巧妙的躲了,手指再次輕巧的拉過那小小的三角布將胸部遮蓋住,“您理想的對象可是在那裡喲。”順著她的手指,男人看到遠處有房門開啓,扶門站立的是個小小的身影,攏著薄薄的紗,酮體清晰可辨。

“喲,他居然偏好蘿莉。那還想占我的便宜。”看著男人腳步虛浮的沖那邊走去,我可愛的迎賓小姐撇撇嘴抱怨。

“任何男人看到這樣一雙巨乳都會沖動的。”我站在她旁邊,淡淡的笑道。

知道她還想說什麽,被我指指已經進屋的男人。這一夜我的客人同樣正式進入他渴望已久的完美時間。面對潛意識中最希望交歡的類型,沒有人會不心潮澎湃。

2款待

詭異的空間,奢華的裝飾,俨然中古世紀古老王室般,等待著男人的君臨。那個小小的店面里竟然有如此縱深廣闊的空間,有如此極品妙曼的女人,看不到其他人,彷彿爲他特設般的存在。

迎接他的女人嬌小甜美,只裹著若隱若現的紗,描繪著青澀的曲線。“由衷歡迎您,我最尊貴的客人。”她乖巧的跪在床上,恭敬的俯下身子,纖細的脖頸彎著優美的線條。如夢似幻的聲音,清澈甜膩,略帶少女的稚嫩。

男人的心髒不可抑制的狂跳,回首身後的房門已經緊閉。女孩擡起頭,盈盈淺笑。未經世事的眸子帶著純真的誘惑,一切完美的皆如夢中。

“他是……來陪我的?”男人隱忍著做最後的確認,雙腳已經無可救藥的將他帶到床邊。

“當然,我……爲您而來。”女孩漾起精緻的笑容,如同有了靈魂的芭比娃娃。伸出雙臂,纖巧的手指攀上男人的腰,緩慢而摩挲著慢慢上移。

衣衫不知在何時褪掉,等到那雙如小蛇般遊走的手又開始緩緩下滑的時候,男人終於不再僵持,低吸口氣,將女孩揉進自己懷里。

相當輕巧的感覺,幾乎察覺不到的分量,可是那身體卻微微透著牛奶香,尚未成熟的雛子。被攬在男人懷里的女孩毫不掙扎,仍甜甜笑著望過來,任君采撷的樣子。

撫上並不豐滿的胸部,連乳尖都是稚嫩的小巧,尚未開發般的淡粉色,被男人揉捏著,漸漸硬起來。“嗯……”一聲略帶責怪的嬌嗔,隨著濃濃的鼻音變得充滿靡麗的誘惑。清澈的大眼睛泛著旖旎的波光,喉嚨乾渴的男人扯掉那防礙手感的薄紗。

被按倒在床上的女孩就這麽袒露著身體,微微隆起的胸部,干淨的兩腿之間,期待開採的小小溝壑已經泛著潤濕的色澤,昭顯著性別的特徵。而那頭長長的發和嬌嫩的臉,早已被隱忍的感覺充斥。男人舔舐著軟軟的身體,粗糙的手指滑過尚未綻放的花蕾,女孩的身子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毫不掩飾的一聲輕呼,興奮的手指探進幽深的谷澤。略艱澀的挺進,反倒惹來男人的興奮戰栗。早就高高昂揚起來的陽具,迫不及待的頂上剛剛被手指試探過的小穴,濕潤的眼眶,略顯驚恐的眼神,被兩手握住腳腕而分開的雙腿,還有已經被炙熱的小穴灼烤著的龜頭,無不撕裂著男人的神經,毫不客氣的振腰挺入。

“啊……”混雜著痛與快感的喘息,身下接合處流下細細的紅色痕迹。

“啊,怎麽不讓我看了。”興致盎然的迎賓小姐不滿的扭過頭來,“明明要我好好學習。”

“進食階段了,她不喜歡被旁觀。”我斜倚在沙發上,仍對她回以微笑。俱樂部一次只接一樁生意,此刻的我不需要在門口等候。

“哈,”瞭然的女孩不再抱怨只是略顯遺憾,“男人都喜歡破處嗎?”

“一種自我陶醉與安全感而已。”我想了想,拍拍又蹭到我旁邊的女孩,她的手臂攀上我的脖子,豐滿的胸抵上我的胸口,“到底什麽時候才肯陪我練習?”

“我好像,打擾二位了?”虛掩的門被推開,略帶調侃的女聲,透著清脆的女童的聲音,卻是高挑修長的身體。

“怎麽會。”我彎了眉眼站起來,“可還滿意?”

“多謝款待。”仍舊乖巧清秀的女孩面孔,水潤的大眼睛只是換了神情,“腐敗的靈魂,味道好極了。”

3遇到就是緣分

“要干什麽去?”我的迎賓小姐如同初生嬰兒般好奇。“拉客?”

我微微笑,“算是吧,他要跟去?”

“當然。”

於是我們走出俱樂部,現在是清爽的秋天,既不適合我全身上下裹得嚴實,也不適合她清涼的只穿著三點式。一路無人斜視我們,如果不是她那雙微微蕩動的巨乳,就更如飄忽的風,我們徜徉於街道。

“上次謝謝您了。”我站在公園里,巨大的噴水池邊,一位年邁的婦女看到我,站起來行禮。“我不方便再過去,勞煩您親自來了。”

“不客氣。我們俱樂部才是,非常感謝惠顧。”我將右手按到左胸,深深鞠躬。“這是回執。”那是一張黑色的門票,原本鮮紅的入場券如今已經焦黑。婦人愣愣的接過去,淚流滿面。

“這是您要的我生前被殺的刀子。”婦人奉上帶著暗褐色血迹的匕首,我帶著黑手套的手接過。“如今心願已了,告辭了。”

“請走好。”婦人化作塵埃消失。“她成佛了嗎?”身邊的女孩喃喃的問。

“怎麽可能,她可是和我們俱樂部沾上了關系。”我仍是迎接客人的妙曼語調,轉身回視,有個男人正怔怔的盯著我們,具體說,是盯著我身邊女孩的身體。“看來有意外的客人呢。”

“咦,能看到嗎?”猛轉過身的女孩胸部隨之搖晃,那兩個圓潤的巨大晃暈了男人的眼,女孩惡劣的一笑,將那小小的勉強蓋住乳頭的胸罩撩起,紅潤的乳尖在空氣中漸漸漲大挺立,“呀,流鼻血了。果然是被看到了呢。”

“尊貴的客人,您是看上我這位孩子了嗎?”我上前兩步,躬身致意。

“他……他們……”他望著我,又看著她,終於又看著我,在我微笑的注視下忘記了發聲。

“這個身體雖不完善卻絕對可以滿足您……”跟上來的女孩被我攬在懷里,一手揉上她的胸,黑手套映襯下的乳房更加白皙柔嫩,略用力,滿漲的胸隨著手變成糜豔的形狀,“嗯……”隨著女孩口中的嬌吟,硬挺的乳尖竟濕潤的泌出液珠,色澤迤逦的令人不禁想馬上舔舐。

“如何,要做我們的客人嗎?”

“做什麽都可以?”他在吞咽口水。

“不繼續嗎?”女孩靠著我,攀住我的脖子。將她的胸衣拉下來,美好的胸部欲蓋彌彰。

“當然。”我對男人微笑。

“沒有費用……什麽的嗎?”情形太妖豔也太詭異,男人記得提問。

“非要說費用的話……”我撫上女孩下巴,“將您的靈魂獻給她您可願意?”

4沈迷歡愉

“歡迎光臨人妻俱樂部。”我將大門輕推,恭送意外的客人進去。“祝您玩得愉快。”

女孩早已攀上男人的脖子,兩只巨乳蹭著他狂跳的胸口。“人家可是第一次招待客人,他不要太挑剔喲。”她像一隻饑餓太久的貓咪終於聞到了可以飽餐的葷腥,整個身子都貼了上去。“哎呀,他還真的是狂戀人妻阿……這麽喜歡巨乳嗎?”

仍舊輝煌富麗的大廳,站了一排未著寸縷的女人,略高略矮,豐滿骨幹,唯一相同的便是都有雪白的一雙豪乳。此刻都挺立著迎接進門的男人。“哎……?難道不是他們安排的嗎?”男人艱難的張嘴,不知該將視線聚焦何處。

“嗯……當然是我們安排的,完全符合他的心思吧。”撒嬌的大貓咪貼上男人耳邊,嬌嗔的喘息透過鼓膜刺激了所有官能神經,早已按耐不住地手揉上頂的自己心癢的乳房,肉嫩又極富彈性的絕妙手感,胯下立刻由精神變爲亢奮。

“太棒了,他們……都是我的?”揉搓著身邊的女孩,男人忍不住又湊上那排盈盈笑著的女人。

“當然,只要您可以,她們都是您的。這里的一切都是……爲您存在的。”我在門口倦懶悠揚的作出解釋,男人回望我唯一裸露在外的面孔。我報以職業性的完美微笑。

“……是男的……還是女的?”男人對著我的眼睛,喃喃自語。

“哎呀,這可是我也說不清的問題……”饑餓的貓咪同時回望我的眼睛有瞬間驚恐,然後將他的衣服扯個干淨轉過男人的腦袋。“你還有空思考這麽麻煩的事?”

粉嫩的乳頭透著特有的乳香,被女孩托著塞進男人嘴裡。“唔……”從天而降的美食,不吃有人會給你發急。男人順勢吮吸起來,一手揉捏著豐滿的乳根,另一手探到女孩身後,半攬著半搔弄著挺翹的臀瓣。

大概受到愛撫和乳頭的雙重刺激,女孩的身體變得更加光滑細膩,彷彿渾身散發著淡淡的光,滲透出薄薄的汗。男人鼻腔里香膩的氣味越來越濃,女孩自己揉搓著另一隻沒有受到關照的乳房,柔軟而有巨大的乳身一下下擊打著男人的一邊臉頰,而那另一隻手,探向男人身下。

可惜慾望永遠不會終結,“啊……坐上來啊……”男人在那雙峰的間隙,嘶啞的呼喚。女孩一條腿纏著男人的腰,原本撫摸著女孩身體的那隻手早已停駐在那濕潤的小穴徐徐耕耘,此刻五指已經粘滑,多餘的液體有些順著女孩著地的腿滑下魅惑的曲線,有些沿著男人的手指在指節末端直接墜落。

女孩偏偏扭著腰,小穴不時蹭過急得已經哭泣的龜頭,留下些許透明的液體,與那分泌出的粘液混爲一體,發著剔透的光澤。“啊……要瘋了啊……”

男人低吼,跪下俯地,女孩雙手攬住他脖子被壓在身下,沒了支撐的雙乳向兩邊癱軟,就算過於巨大卻彈性良好,仍舊保持著堅挺圓潤的形狀。

“唔……”女孩的雙腿自覺勾住男人的腰,頂在入口處的龜頭蹭了兩下肉棒便順勢而入的毫不客氣的沒入那開合收縮的小穴。空氣中溢滿了甜膩的乳香,從那炙熱包裹著的肉莖一直傳遞到全身的戰栗,再無法思考只剩下本能的抽動身體。一時靜默的空間,只有沈重的喘息和噗哧噗哧的肉體摩擦的淫靡之音。

5慾望的代價

空曠的大廳已經不複存在,原本成排站立的女人們也不複存在,男人眼裡只看到身下晃的吸去所有心神的一對巨乳,只聽到那美妙的喘息刺激著自己的神經越戰越勇。

滑膩的小穴,火熱的陰道,灼烤著早已不存在理智的大腦,撥撩著已經升天的靈魂。那最深處在規律的收縮著,似邀請自己往裡些,再往裡些。“啊……”女孩甜膩的叫聲驟然升級,胳膊和雙腿更緊的攀住男人的身體,那裡外的刺激終於讓男人噴薄而發,傾瀉。

妙曼的身體,第一次感受著被注入的液體,肉莖溫熱的脈動,讓女孩余韻未退的再次弓起身子。“太棒了……就算死了也值了……”男人埋首那對巨乳,心滿意足的感歎。

“啊……”略帶沙啞的嗓音,女孩略失神的眼眸,正集中了所有注意力,感受身體吸收著那些精華的過程。“貪吃的小貓,露出原形了喲……”我站在她跟前,在男人尚未注意之前,出聲提醒。

算提醒麽。故意的成分居多吧。男人聽到我的聲音,擡起頭來,不解的看我,又轉過視線去看女孩。“啊……!?”男人並不算年輕,如此激烈的盡興的歡愛也許已經很久不曾有過,這會又受到驚嚇,萎靡的分身隨著他直起身子後退從女孩身子里退出來,甩動抖落一片滑膩的液體。“她……這是什麽東西……”

“得意忘形而已。在下說過,這個身體還不完善卻完全可以滿足您……”我緩緩蹲下,輕輕捏起做起來的女孩下巴,她看向我露出不好意思地微笑,顯然,這樣一身老虎斑文細長的瞳仁露出唇外的虎牙任哪個人類也會害怕。

“可是……她她……他們……”男人坐在地上,想跑卻渾身無力,剛才消耗太多的體力,現在過度驚嚇身體更是僵硬,只得勉強向後挪動。

“客人,這里不可吃霸王餐喲。我的小貓,還沒吃飽……”身邊的女孩已經隨我一同站起身子。

“我,我要離開……”一手擡起,隨著女孩向男人撲去,兩人的身影和男人的慘叫一起被包裹在突然出現的黑色立方體中。

“死了也值這種話……說了不能反悔喲。”我輕哼,轉過身,落座沙發,看著那黑色立方體包裹的空間漸漸消失,女孩恢複人類的模樣走過來,“吃飽了?”

“是的,謝謝款待。”跪在腳邊的女孩,枕著我的腿,“貪婪的靈魂,比肉體還美味。”

“哼呵呵……”我揉著她的頭發,“意外送上門的獵物,卻也是命運的安排。”

“我剛才的樣子很嚇人嗎?”

“啊……我不這樣認爲。”她興奮的攀著我的身體向上,被我輕輕按住,“有客人上門了喲。”

“您好,請問……”有些意外的挑眉,我看到大門推開,是個滿眼迷惑的小男孩子。

“您好,歡迎光臨。”我已大步上前,在只有我一半身高的男孩前半跪下,“請告訴我,您的願望。”

“願望?這里是哪裡……?我明明記得……我已經死了……”清澈的眼睛,汙垢的靈魂,令人垂涎的美味。

“那也沒有關系喲,這里是人妻俱樂部,只要支付代價便可兌換招待券,可以幫您實現任何願望。”我一絲不苟,認真介紹。

6契約

“任何……願望?”亮起來的眼睛,一閃而過是因慾望點燃而耀目無比。“就算殺人……也可以?”

“當然。殺人比救人,要容易很多。”我展露笑容,一貫的職業化。不過……“他算稀客呢,給的點優惠,提前告訴他,要付的代價可是很沈重的喲。”

“代價嗎?”男孩看著我的眼睛,相當專注的樣子,“殺人……償命……可我已經死了,沒有命再賠給他……”

“呵呵……”這麽認真的回答我,令我忍不住輕笑,“沒有性命,還有靈魂。沒有了靈魂,可就無法再輪回了喲。即使這樣,也希望那人死掉嗎。”

“是……”迷茫的眼睛變得偏執起來,男孩皺了眉,眼底凝結深深的恨。呵,若沒有這麽深的執念,又怎麽可能來到這里呢。黑色的手套扶上他的額頭,空氣中浮現一張人像。

“就是她嗎?”悲傷的眸子,男孩使勁點頭,“知道了。”我平放在那圖像的手如觸碰實體,撚起一張鮮紅的票券,貼到男孩額頭,“請專心想著這人喲。”乖乖按我吩咐,男孩閉上眼睛,如血的入場券憑空消失。“好了,邀請已經發出,請靜候佳音。”

“原來小男孩這麽受歡迎?”一直在不遠處懶懶旁觀的迎賓小姐,發出不滿的嗔怨。“看來要留下他喽……”

“那也要看他自己願不願意。”我垂下眼,整理著自己的手套。“他確實,可算是稀有商品。”

躺在沙發上,腳邊趴著如貓咪般蹭著我腿腳的女孩,外面的太陽大概終於再次緩緩下沈,映射出如血的溫暖色澤。“起來,客人要來了喲。”我坐起來,撩一下撒亂的發。起身準備迎賓。

“真好奇,這次的客人會點位什麽樣的孩子呢。”

“歡迎光臨人妻俱樂部,這里是您的樂園。”我對大門外迷茫的女人深深的彎腰,她的手裡拿著一張殷紅的入場券。

“這種惡劣的名字,我不進去了……”女人也許永遠都比男人小心謹慎,所以就算她們做了什麽事情,也不會首先被懷疑。也許只要哭泣著佯裝不知,就可以搞定一切。

“人妻,您不是別人的妻子嗎,美麗的夫人。今夜可是您的包場喲。”我的聲音綿綿如此刻夕陽的余晖,她看著我的眼睛,似乎想不出什麽反駁,我勾起唇角,爲她打開那沈重的門扉,“祝您愉快。這是爲您一人,存在的夜晚。”

不寬也不窄的通道,兩邊是帥氣的小夥子們,各個英俊帥氣,陽光妩媚,站在不遠不近的距離,躬身問好。女人的腳步看得出緊張又好奇,一步步,無法自制般,彷彿想要看看這地方還能有什麽樣的男人而一路走下去。

兜兜轉轉無盡的路終於豁然開朗,那開朗之處站著一個修長的身影。緩緩走近,眉目俊秀,那雙清澈的如孩童般的眸子讓女人怔住。“歡迎光臨,美麗的女主人,感謝您今夜邀我相伴。”綻放在那清俊面孔上的笑容是成年人才有的魅惑,單膝跪下的男人腿長手長,他如騎士迎接歸來城堡的女王,恭敬謙卑。

“我……邀請的他?”年輕完美的男性,彷彿曾經夢想中的情人。女人停下腳步,發覺身處如宮廷般華麗的大廳。

“當然,今夜您是主宰,這里的一切,都是因您而存在。”如宣誓如情話般的回答,牽起女人的手,印上恭敬的吻。女人並未抽回她的手,只是頓了頓,眼中的遲疑漸漸化爲難以言喻的光芒。

再次躺在方才沙發上的我,腳邊仍靠著同樣目不轉睛的女孩,“還好奇麽,每位客人點的孩子,當然是最符合他們心意的。”不過慾望而已,皆有心生,皆從心化。因它生,因它死。

7請留下我

美麗的夜晚,沈淪在慾望中,不再回頭,無法回頭。

年輕精悍的身體,對於經曆世故的女人,就是最純粹的邀請。那最富有生命活力年歲的肉體,無處不堪稱完美的線條,最致命的,是那雙近乎孩童般純粹清澈的眼睛,讓心中的獸蠢蠢欲動,去撕咬踐踏。

相對於寬闊顯得空曠的大廳,狹小些的臥室更有安全感。細碎的吻試探著落在女人耳邊,沿著脖頸緩緩而下。癢癢的,暖暖的,如同養熟的寵物在身上撒嬌,女人舒服的眯了眼,雙手漸漸撫上溫熱的身體。

細膩的皮膚,緊繃的肌肉,年輕的,令人羨慕。鮮紅的指甲,溫熱的指肚,探到男人胸前,挑逗著那小小的一點,彷彿響應一般,男人低頭,女人保養得當的身體,仍有彈性的胸,探出舌尖,豔糜的將深色的乳頭舔硬才張嘴含住。

故意似的,應和著女人探到身下的手,將那半立的器官奉上,而男人一直擡著眼睛,長長的睫毛下掩映著與年齡不相稱的清澈眼睛卻又透著赤裸裸的調侃般的誘惑神色,似笑非笑的望著女人的臉。

輕輕晃著腰,偶爾低沈的喘息,配合女人手裡把玩的節奏,覆在女人身上的身體,散發出越來越濃的雄性味道。千百年來,這味道總在迷惑異性,沖昏對方的大腦,驅趕對方的理智,激發對方的渴望。渴望,想要這完美的年輕的身體。不惜代價。

“他……是這里最紅的嗎?”女人與男人的區別,會在情濃時問些無關情事的問題。或者,直到這時,也不忘記那要命的虛榮。插進那濃黑發絲的手指略有些青色的血管,昭顯著主人的年齡。

“不,甚至算不上這里的人。”男人的回答有些意外。但他只是笑著,將自己更往下移動了些,早已濕潤的小穴,深紅的色澤深厚的資曆,或者,只是代表著過去歲月累積下來的罪惡。男人的眼中閃過意味不明的笑,偏偏這樣的笑讓男人顯得更加煽情。

“啊……”如蛇般滑膩靈巧的舌頭,撥開那閉合的花瓣探進幽谷深處,女人的話被驚喘取代,隨后才斷斷續續出口,“兼職嗎……爲何我以前從沒有,見過這家店……”

“呵……”男人的笑容很純,如爛漫的孩童,口中卻用力,引來女人再次呻吟,“那是因爲沒有人拚命的邀請您。”

“拚命的……邀請?”絕佳的觸感,上好的技巧,偏偏,還透著幾分青澀讓人更覺得難得的好貨,女人的手腳順從自己的意志去攀附那身體,歡迎男人的進入。僅存的思維,已經不能理解太含蓄的話題。

“是啊……拚命的邀請……”不再慢吞吞的撥撩,索性長驅直入,使勁晃動著腰,沒入女人身體最深處。大力的撞擊,並不艱澀的摩擦,噗呲噗呲的聲音,很快溢滿整個房間。男人的聲音帶著相當努力的鼻音,漆黑的眸子看著那對晃動著的胸部,眼底卻沒了情慾的色澤。“拼盡……死後殘存的性命啊……”

“哎,怎麽又擋住了精彩畫面。”我腿邊的女孩皺著眉抱怨,故意露出尖尖的虎牙,對著我磨得霍霍響。

“誰吃飯的時候被人盯著看也不舒服的。何況他是第一次進餐。”我懶懶的笑,不去理她。

“啧啧……對新人偏心喲。”女孩咂嘴,眨眨眼。

“他算不得我們的新人,不過是要求親自去實現願望而已,對嗎。”我的視線移向門口,門開,男孩進來,仍舊小小的模樣,但那眼睛,雖清澈,卻已濃郁。

“非常感謝。但,如果可以,請留下我。”

8規則

“不去輪回了嗎,贖罪之後,也許還有機會的。”我換個角度撐著身體躺在沙發上,男孩看向我,仍舊專注。

“他明明說過,我的靈魂,是付給他的代價。天堂或地獄,都去不成了。”男孩望著我,不卑不亢,說完居然連衣服也脫了,還淡淡笑了。臉頰上兩個小小的酒窩,迷醉非淺。

我忍不住笑起來,聳著肩。“既然他同意,我當然沒有拒絕的道理。”撩起漫過肩頭長長的發,我站起來,伸出手,“吶,歡迎加入,人妻俱樂部。”

旁邊一直看熱鬧的女孩忍不住開口,“親吻店主的手套,訂立契約吧。”男孩反應過來照辦,黑色的手套,蒼白的皮膚,紅潤的唇瓣。在接觸的瞬間,他被黑色光芒包圍。“啊……”單純的呻吟夾雜著複雜的意味,閃耀過后,立在面前的是方才接客時修長高大的模樣。

“別急著高興,他需要記住俱樂部的規矩。”沒有人發現自己可以隨意變大人而不開心,我打斷他要說的話,“一,要盡全力滿足客人。不得按自己的喜好挑剔。”帶著黑手套的手指向旁邊的女孩,“明白的話,做給我看。”

“和她?”趴在沙發上的女孩噘噘嘴,坐起來。“她不是客人。”但男孩看著我挑起的眉梢,聰明的妥協,“好吧。”

“很好,這是第二條,不要質疑店主的提議。”我滿意的微笑,看他與女孩面對面,女孩打開腿,他深吸口氣。“人類總是借口愛情要求歡愉,卻不知犯下了多少罪惡玷汙這聖潔的詞彙。將人類的虛僞抛棄吧,這不過是,進食的一個步驟而已。”

成年的男女身體,攀抱在一起,那雙小小布料下的巨乳似乎並沒有太吸引男孩的注意力。他只是公事般的揉捏了一會兒,挺翹的乳尖撐起彈性的布料,手指順著那巨大的渾圓緩緩下滑,勾起兩腿間狹窄的布料。已經濕潤的小穴,泛著晶瑩的色澤,他扭頭看我,胯間的兇器條件反射性的也早已直立。

我對那望過來的人展開唇角。事不關己,彷彿看著輕松的電視劇。微微擡手,做個請的手式。男孩略皺了眉,一手扶住自己的下身,對準那散發著熱源的魅惑插進去。

與他之前服侍過的女人不同,這年輕的穴道有著最佳的彈性和緊度。火熱滑膩的,讓人想即刻繳械投降。粗大的陰莖,絕佳的尺寸,緩緩抽插后,男人退出濕淋淋的谷地。

“嗯?”女孩睜開眯起的眸子不解的望著男孩,沒有解釋,只是被翻了個身,膝蓋和手臂撐起身體,腰被男孩扶住,臀部下意思翹起,那粘著自己身體潤滑的陰莖勢如破竹般頂上那後面的小穴,縱橫馳騁。“啊……”

強行進入,褶皺被撐開,女孩尖叫聲很快變得甜膩。男孩成年後的身體處於絕佳的狀態,那正晃動著的臀瓣同樣緊繃呈現美麗的線條。“可以問個問題嗎,如果新人要訓練,爲何不是店長親自調教。”

男孩的問話令女孩倏的睜開眼,看我勾起唇角,放心似的插嘴,“想和店長做,他還早呢……連我都沒排上呢……”

晃著的腰沒有停,噗哧噗嗤的聲音清晰富有節奏,男孩只是有些迷惑,我已經聳動了肩膀,忍不住笑了,“在想我是男人還是女人嗎?”我的聲音,比此刻房間的空氣還要甜膩,男孩點頭,“店規第三條……”房間內有破土而出的藤蔓,在兩人腳下飛速生長。“不要臆測我的性別。”

攀爬上兩人身體的藤蔓,如同存在意識般,探進女孩濕潤空虛的前面的小穴,本身散發著粘液的藤蔓沒有任何阻攔,更有一部分撥開男孩的臀瓣,摩挲著那初次示人的菊穴,在我噙著盈盈笑意的注視下,毫不猶豫的插入進去。

“唔……”淡淡的悶哼,男孩瞥過眸子,那裡面有隱忍也有漸漸升起的陌生快感,我換個姿勢,托著下巴,“我是男是女,真的那麽重要麽?”

9懲罰

如有生命的藤蔓,填滿兩人空虛的穴。隨著兩人的節奏,自動甩動著綠色的莖。這是何等詭異妖豔的畫面,交合的男女,近乎懸空般攀附在巨大的植株上,被侵犯,且享受著。

不過這是在我的俱樂部,出現什麽都不會太奇怪。

女孩的小腹微微突起,看來這小貓分泌了太多甜美的蜜汁,引得藤蔓不斷向里,回歸那最裡面的最原始的濕熱。已經失神的大眼睛,蒙蒙的只保留了張嘴喘息的意識。身後吞吐著男孩的陰莖,被撐開的褶皺已經平滑,晶亮只泛著噗呲噗呲的聲音。

因俯身而大幅晃動的雙乳,被藤蔓不松不緊的纏住,飽滿的胸紅潤的乳頭,在這適度的壓迫下越顯挺漲迷豔。

男孩的臀瓣顯得更健美有力,初次開發的稚嫩,卻頗具潛力。大概也是我的植物充分分泌了潤滑,就算是如此巨大的藤蔓,也沒有傷到那嬌美的菊花。怎麽能容許我的人受傷呢。我換個姿勢,滿屋子只有兩人的喘息。

“啊……”看來已到極限,男孩挺腰,似已宣洩。剛剛才完成那麽費體力的首次任務,這會兒已經接近虛脫。

“如何,看來需要休息。”我做出判斷,看到兩人交合處分開,女孩略顯紅腫的后穴流出濃白的汁液,與藤蔓的分泌物頗爲類似。不過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東西,男人的是體液,藤蔓的是催情潤滑。

“這算通過了嗎。”男孩撐著身體,看著我。

“這是小小的懲罰而已。”我綻開笑容,這個小傻瓜。“我們已經簽訂契約了不是嗎。他已經是我的,不可能心生異議。”

輕輕彈指,兩人後穴的藤蔓飛速撤出,這樣的抽離令兩人再次感受異樣的快感。憑空消失的植株,如同它出現時一樣不留痕迹。頹然躺在地上的兩人,紅潤嬌豔,暫時不習慣閉合的后穴,隨身體喘息緩緩流淌出乳白的汁液。

我站起來,走到男孩跟前,他看著我,我看著他的身體。美麗的作品,我爲自己的眼光感到滿意。“喏,雖然是他親自動手,但回執還是要給他。”

黑色的券根,標志著他的願望已經實現。恢複少年的身體,那滿身迷豔的痕迹就顯得有些過分的嫌疑。此刻看著那手中黑色的回執,仍有些出神。

“剩下的算不上店規,不過給他條建議。他已經和人類再無瓜葛,將那些沒必要的情感統統抛掉吧。”惟有真的抛掉,才能體會到真正的自由,否則受苦的所謂人生,仍舊不會過去。

“咦,有新人?或者是小貓的食物?”驟然升起的黑色煙霧,美麗的女聲。

我擡起胳膊,那煙霧變成實體,黑色散去,胳膊上環繞著斑斓五彩的光芒,最終變爲帥氣的男人抓著我的胳膊坐在旁邊。“說過多少次,不記得敲門麽。”責備的口氣,不變得笑容。很久沒見到的孩子,居然帶著紅色的入場券主動出現。

“啊,請原諒親愛的,我擅自接了單生意。”明明不適合撒嬌的個頭,偏偏裝嫩的模樣,“他說過有仇必報,也說過有恩必還不是麽。”

“呵,知道了。”接過紅色的券,在手心裡漸漸消失。然後我笑著用戴著黑手套的手敲上那個腦袋,“有生意不是壞事,但別拿貪吃當借口。”

1是請隨意

“啊,歡迎光臨,尊敬的閣下。”我在俱樂部的大門口,恭候必將到來的客人。略有些意外的,這次的客人,比想象的要帥。

沈穩的中年男子,幾分儒雅,幾分霸氣。不過,如同所有來到這里的客人一樣,有些迷惑,“我不是來這里……”

“不,您確實是我們的客人,您拿著入場券不是麽。”我目光略下移繼續微笑,望著他手裡鮮紅的邀請。

“可我不記得從哪裡得到這東西……”我的打扮大概看起來很可疑,這樣的季節穿這麽多戴著手套和帽子,散著厚厚的發,他望著我的眼睛。

“從哪裡來不重要,關鍵是,您來了便是緣份,不是嗎。”我的笑聲從喉嚨里溢出來,黑色手套輕觸門扉,吱呦呦開啓,“吶,歡迎光臨人妻俱樂部,請盡情享受。”

木質沈重的門,後面傳來悠揚的琴音。男人不由循聲而行,驚訝於見到的別有洞天般的空間。成片的竹林,彎曲的小徑,隱隱可見,傳來琴音的茅屋。

“您好,先生要聽琴,還是要見人?”男人漸近,看清茅屋外有個人影候著,走進發現居然是只穿了比基尼的女孩,火辣的爆乳,毫不做作的望著自己問道。

“既聽琴,也見人。”男人想必涵養頗深,雖然覺得女孩與這景色很不相稱,還是點點頭。

女孩也不介意,盯著男人卻是笑了,輕推茅廬的竹門,琴音如化實體,將男人快步拽進屋內。“太貪心,會遭報應喲。”

男人沒有聽到外面女孩的低笑,他盯著屋內撫琴的女孩。那是中國的古式便裝,他說不清朝代,卻挑剔不出瑕疵。完全與現代脫節的古典裝飾,樸素清雅的茅屋,跪坐榻上的女孩仍顯高挑,神情甚至略帶清高。她只是仍垂著眼,撥弄著手指間的琴弦。

男人看她的神情驚訝漸漸被得體的剋制下去,轉換爲純粹的迷惑與欣賞。西裝革履的他,察覺自己的打扮是如此突兀,而女孩琴音一停,明眸流轉才肯望向他時,男人驚訝的發現那身風姿卓然的古裝居然變得透明起來。美麗的曲線,若隱若現,恰到好處的凹凸,花紋與布料遮掩下的渾圓,“他……”

“先生是今天的客人,一切皆隨您願。”女孩開口,算不上掛著笑的唇角只是淺淺有個弧度,卻又如此妩媚如此冷豔,那冷冷的聲音,引發男人心底的炙熱,“這里的一切,都是爲您準備的。”

“都是爲我?”男人顯然想問,也包括他麽。

“當然,也包括我。”女孩站起來,長長的衣裙長長的發,赤裸的足尖,粉嫩的腳趾,一步步,像輕靈的鳥兒,像驕傲的貓兒,站在男人身前。“在這里,您大可以放心做任何您想做的事情。”

“不用了……我回去。”男人的意志力顯然超出一般人的堅強,面對心中最完美的夢想,居然可以說出拒絕的話來。

“哎,真的要走麽……?”不知何時再轉到他面前的女孩,仍只是懶懶動了動唇瓣,搖曳透明的衣,裹著火熱滾燙的美麗身體貼近,纖長的手指,已經扶上男人硬挺的胯下。笑了。清冷的美人,露出真正的笑容,一閃即逝,卻可傾國傾城,亂人心智。

男人沒有倖免的理由,身上高檔的布料,被那柔嫩的指剝落,扶上左邊的胸膛。那凡人面前故作鎮靜的肌膚下狂跳的心髒透過那素手傳到女孩心裡。那手滑膩的如帶魔法,酥酥麻麻順著男人脖頸挑起男人下巴,“吶……現在可以告訴我,他想做什麽了嗎……”

11一起來吧

是飛蛾,總要撲火。是男人,無論什麽身份,什麽年紀,都有本能。當誘惑足夠大,當本能擊潰理智,這清幽茅屋裡上演的,也不過如同其它場面一樣,火辣的情慾。

女孩被男人抱起,不是嬌小瀛弱,也不是爆乳豐臀,健康順滑的線條,修長的雙腿攀住男人的腰,臀部被半架在臂彎半倚著放琴的桌子。

“太美了……”男人貪婪的嗅著懷中曼妙的身體散發的淡淡香氣,那是他從沒有聞到過的妙香,不屬於奢華貨架上的任何一種,“好像做夢一樣……”

“呵呵……”女孩微側了臉頰,任男人用下巴蹭著她天鵝般的脖頸,眸子大概因爲惬意而半眯著,男人因爲順勢向下而錯過女孩與樣貌不符的神情,“這可不是夢喲,尊貴的客人……”

“若不是夢……”男人的手,揉上那挺翹毫無墜感的胸,手指撥弄著漸漸硬起的乳頭,張口含上,“我該付他什麽?”

“……”女孩愣了一下,轉而咯咯的笑個不停,她環著男人的肩膀,被扯開的衣物只是散散搭在胳膊和腰間,“您還真是了不得的客人吶……”

“哦?”男人直起身子,低頭看著那兩腿間的幽秘之花,干澀的花瓣間吐露一點點晶瑩的蜜珠,似在邀請他去給與潤澤。最致命的,是擺出這樣姿勢的女孩,仍只能形容爲美麗而非糜亂,“既然是現實,我就該支付費用……免費的東西,可是最貴的啊。”

就算身下的陽具叫囂著蓄勢待發,男人仍能用理智死守著最後的警惕,怪不得他能在人類社會得到如此財富與地位,我坐在沙發上,換個姿勢,微笑著感歎,“這孩子恐怕一個人搞不定呢,”我壓抑著喉嚨里想要溢出的笑,看著學著一貫喜歡縮在我腳邊一起看戲的女孩一樣在旁邊休息的男孩子,“他要不要去幫幫忙?”

“這算是店長的指示嗎?”男孩應該已經休息過來,他只是看著我,認真的神情帶著幾絲可愛。我微挑眉示意他隨便,他無奈聳聳肩,“好吧,可我該和哪個做?”

“那些習慣高高在上的人心裡總會有些常人想象不到的嗜好,我們稱它爲……怪癖。”獵人應該在盡量短的時間內觀察出獵物的弱點,我壞心眼的提示,輕輕揮手,男孩退去青澀的身影已經出現在眼前的畫面里。

“店長又偏心了,”身邊的女孩用她豐滿的胸部壓在我的腿上抗議著,“爲何讓他去分一杯羹而不是我。”

“那位客人的喜好不是他這類型的而已。”我揉揉她的腦袋,“在我眼裡,店裡每個孩子都是最棒的。”

“他來干什麽?”不滿的女孩看著出現的年輕男人,鼎盛時期的身體自然與中年男子不同,不加贅飾袒露的精壯身軀,沒有多餘的言語就將被中年男子松開的她攬進懷里。臀瓣被揉捏,手指緩緩探入,沒有潤滑的小小后穴,干澀的讓人饑渴。

“店長讓我來幫忙。”無視了所謂尊貴的客人,只是按住懷里扭動的人兒,趴在桌上挺翹的臀部完全裸露,男人給出簡潔的答案,便俯身張口。

“啊……”遊走的舌頭滑膩的熱度,原先看似冷豔的女孩發出誘人心魄的媚叫,皺縮的小口,變得粉嫩紅潤,男人起身換用自己的肉莖,挺身而入。“臭小子,還蠻不錯的嘛……”女孩低低抱怨,更像撒嬌的嗔怪,隨著男人挺腰晃動,聲音更拐了幾個美豔的弧度。

抱住女孩的大腿,男人轉身,映入貴客眼中的,是年輕俊美的男人的陽具沒入美麗女孩的身體,大開的腿,起伏的胸,喘息的唇,以及,那個沒有被填滿而空虛垂淚的前面的小穴。“尊敬的客人,請問,我們兩個,您想要誰?”

12癫狂

啊,他要誰呢。我在胸前交叠了雙臂,喉嚨里溢出暧昧不清的笑聲。腿上的小貓下意識的看我一眼,縮了縮脖子。

視線所及,中年男人已經將自己的兇器沒入女孩的花穴內,被前後夾擊的女孩,無法抑制的發出誘人的喘息。想必此刻那收縮中的小穴也是同樣的誘人,恰到好處的濕潤略帶一點生澀,將久經風月場的男人刺激的恰到好處。

魚兒已經上鈎了。男人的眼神已經改變。當對眼前的美食徹底投降,當開始僥幸的認爲他會是那幸運的不會咬上魚鈎的一個時,我的孩子們就贏了。鼻腔里哼出淺淺的氣流,我擡手撐著耳際。果然謹慎的前提不過是誘惑的砝碼不夠而已。

“啊……”身前是越來越猛烈的撞擊,體內是被越來越粗壯的肉莖摩擦,身後的男人不過是配合著施力,兩股相反的力道,女孩感受到的刺激加倍放大。“請慢一點啊……”

“慢一點……真的好嗎?”保養得當的男人展現出不亞於後面年輕男人的體力,他略放緩了速度,改爲更深入的侵入。坐在桌上的男人已經改用雙手反撐著桌面承受著兩個人的體重,女孩的雙腿,掛在她前面男人的肩膀上。

“唔……”女孩美麗雪白的身體泛著淡淡的粉和薄薄的汗液,隨男人的節奏晃動的雙峰,迷離的眼神和變得濃郁的香氣,以及交合之處靡麗的色澤和聲音,令男人不由自主又加快了頻率。“呀……太大了……這樣下去會死掉的……”

女孩的尖叫更像嬌喘,我撫額,挑起貓咪的下巴,“他覺得,這孩子演得是不是太過了?”

“不過客人好像很受用呢……”是啊,那陷入癫狂的眼神,無視了周遭的一切。在這個俱樂部里,徹底失去那絲警覺和理智,意味著幻滅。

“會死掉啊……”男人似乎覺得女孩的話相當有趣,他的雙手揉捏著那兩個大小適當的渾圓,微微用力,“既然是免費……”男人的腰挺直,他似乎已經瀕臨極限,方才還顯得俊朗的五官,此刻居然幾分猙獰,“還是死掉我才真的不用支付什麽吧……”

“哈……”一直不知在哪裡放著的女孩的手,攀上男人的脖子,將他拉向自己,在男人說出那樣的話后,如同聽見甜蜜的情話般開心的將他拉向自己的懷里,“您本來就是不用支付什麽的……”嬌俏的面容,彎起的唇角,如初見時冷淡的嗓音,比男人還猙獰的眼神,空氣中不知何時散開黑色的霧氣,“我要的,是您的靈魂而已喲……”

驟然變濃的香氣,和瞬間濃黑的霧包裹了他們,只有一直沈默得男孩反倒抽身退離。“他還真是不貪心呢……”我看著出現在眼前的男孩,淡淡感歎。

“他不是叫我去幫忙嗎。”恢複本來大小的男孩,平靜靠坐在沙發一角,略顯疲憊。“何況,那是他很重要的獵物吧。”我挑眉,男孩居然,記得他進來時說的話。

“他怎麽提前跑了?”房間的門被推開,進來的是剛進食完畢的孩子。他同樣恢複了最初的模樣,一頭張揚的豔麗的五彩發絲,高挑的身材,妩媚的眼睛,他還對需要男孩幫助這個事實感到氣惱,卻又不喜歡欠人情的他更懊惱於男孩沒有與他一同進食以便算他還個人情。

“我還不餓。”男孩看著他走向我,我的手上浮現出變得焦黑的入場券遞給他,“性別也可以變麽?”

“他居然沒看到他的本體?”身邊的女孩驚訝的幾乎尖叫,好奇心可以殺死貓,而男孩居然不爲所動。

助跑~~~~~~~~~~~~~~~~~~ 我推!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