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扒妹正傳 (1-5)

雞扒妹正傳 (1-5)

《一》

「呵欠∼」

陽光普照的星期天,我懶洋洋的躺在睡床,一面搔著屁股,一面讀著由作者北

京三洋編繪的少女愛情漫畫『真紅之樂章』。讀了半天,連女主角也搞不清到底是

誰,我開始懷疑這其實是一篇考智力的懸疑漫畫。

假日偷懶,是每個聰明淑女的最佳選擇,猛烈陽光的紫外線容易使肌膚出現色

班、變黃、暗啞,故此在可能的情況下,女仕們是應該可免則免。選擇留在家裡看

漫畫,無疑是保護自己的理想做法。

我名叫縈小慧,今年17歲,花名雞扒妹。會有這個帶點不雅的花名,是因為父

親是食店「縈家烤雞扒」的東主,同學們知道後就叫我雞扒妹。開始時候我亦很不

滿這個花名,但久而久之便習慣了,何況爸爸也是以賣雞扒把自己養到今天有胸有

毛,我自覺應該以此為榮,不要把父親的職業視為羞恥。

「烤雞無罪,吃雞有理」是我一家的座右銘。

作為一個未成年的清脆美少女,本小姐當然亦名花有主。男友何忠國,跟我同

一天生日。記得初次認識時他笑說大家同年同日生,十分有緣,不知可否同年同日

死,我冷笑沒什麼可能,心想你應該至少比我早死四十年。

我的特徵是眼大、皮膚白、短頭髮、瓜子口面,性格爽朗、好動愛玩、平易近

人。男友特徵則是好色,好吧,這其實不算是特徵,每個男人都好色,天下間男人

都會犯的錯,就是控制不了下面那個衝動的小頭。

我和男友交往一年,要做的事早做過了,沒有想像中的美好,更談不上甜蜜,

「擦擦擦擦擦、碰焦」是對這事情的唯一感想。為了一件千篇一律的事男人機關算

盡,女人要生要死,我覺得其實是有點無聊。

不過為了滿足男友,我偶然還是會跟他上床,我不會把性行為視為男女交往的

義務,但看著男友事後那滿足的表情,還是頗有成就感的啦。所謂出一發,動全身

,男人就是這麼單純的生物了。

只是自問對性沒什麼需求的我,是如何不會想到和小忠以外的男生上床,今天

的事,也只能說是意料之外的悲劇啦。(嘆氣)

這天家人都出去了,我悠然在家享受自在一刻,在舒舒服服的時間,外面響起

門鈴。

「叮噹∼」

「媽,有人按鐘,去開門的∼」我順口溜著,都說家人出去了,當然沒有人會

應門。只是門鈴響嘛,你不理他,一般都會知難而退。今天假期,找我家的大概也

不是什麼好事,總不會說中了樂透叫我領獎吧?扮作家裡沒人,不作理會是聰明之

選。

「叮噹∼」

又響了,都說沒人囉,你按到死也不會有人開的啦。

「叮噹∼叮噹∼」

第三次響,好吧,我認輸了。要知道無事不響三下鐘,說不定是鄰居失火,通

知我逃命呢,縱使不願,還是去看看為上。

從睡床跳下跑到客廳,望望防盜眼,是契哥,唉,阻著我看漫畫,早知不理就

好了。

黎知霖,是比我高一班的學長,也是我的上契哥哥。說是契哥,其實他以前是

追求我的,對我很好,看出十分有誠意,但愛情這種事不通電就是不通,勉強也不

來,結果他退而求其次,說希望跟我上契,以哥哥身份照顧我。說實話這年代上契

這種事真的蠻老套了,但他死要堅持,我也就一時心軟給答應下來。

不過話雖如此,他那「其實想更進一步」的眼神還是十分明顯的啦,男人啊,

精蟲上頭時不要說契妹,就是親妹也照吃無誤,所以我還是很提防的。記得我告訴

他決定跟小忠交往的那一天,契哥是眼淚鼻涕的巴巴聲流,害我之後初夜也不敢跟

他報告,免得他一時控制不住殺人滅口。

幸好後來契哥也認識了女友,各有另一半,事情總算完滿解決囉。難得他有了

真命天子後仍對我跟以前一樣的好,總算沒有重色輕妹。只是純品的我從來沒想到

原來他一直沒放棄我這口肥肉,老想著怎樣可以跟我「亂倫」。

說清楚,肥肉只是形容詞,本小姐才一百斤不到,半點也談不上是肥。

既然來到門口,雖是煩人也總不會不理,我打開門,契哥一見是我,登時面露

慘樣,提起手上的漢堡和汽水說:「妹,我今天心情很差,陪哥吃頓午餐好嗎?」

連吃的也拿來了,我沒有拒人千里之外,只是如果這時候知道這個漢堡套餐原

來是拿人家的貞操來換,我是打死也不會開門。(後悔)

「什麼事了?」我打開門,契哥一臉可憐的步進來。兩契兄妹坐在小餐桌上吃

著漢堡飽和炸薯條,聽著男孩訴說他的苦惱。

「我想跟思馨分手了。」契哥嘆一口氣說,我奇怪問道:「為什麼?你們感情

不是很好的嗎?」

契哥再嘆口氣道:「我們感情是很好,但有些事…我是接受不了。」

「哦,是什麼事呢?」我把一口薯條塞進嘴裡。

「這…」契哥欲言又止,我有點不耐煩:「男人大丈夫,有事就說嘛,婆婆媽

媽像個女人的。」

契哥有點不好意思道:「其實是這樣…我們昨天…上床了…」

我拍手說:「那恭喜了,不是很好麼?你們男人不是最想要這個?」

「我是很高興,但…和想像中有點不一樣…」契哥煩惱說。聽到這裡我立刻明

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思馨不是處女!所以契哥很失望,真是很過份唷,這年代還有

處女情意結耶。

我稍微動怒說:「你嫌棄人家不是完壁?什麼年代了?這麼封建的!」

「不,妹妹妳別誤會,思馨是處女,我保證,而且更流血了。」契哥連忙說,

我更不明了:「那不是很好嗎?連寶貴的第一次也給你了,別人想也得不到哩,還

有什麼好煩的?」

「就…就是…」契哥好像更說不出口,我把整個漢堡飽吃完,一面舔著指頭,

一面生氣罵道:「煩耶,不說就拉倒,我還要看漫畫,在忙呢。」

契哥終於鼓起勇氣說:「就是她那裡很醜,我接受不了!」

「什麼?」聽到這個原因,我把眼睛瞪大,這簡直是比非處女的理由還要糟糕

一百萬倍啊!

「我一直以為女人的下面是很美、很漂亮,誰知道就好像一個爛掉的牛肺,我

實在沒法接受,不知道以後怎樣面對這可怕的器官。」契哥哭喪臉說,我聽後大怒

:「你變態啊!以為自己那裡就長得很漂亮嗎?還不是很噁心!因為這種理由要跟

思馨分手,你不如去死好了!」

「我也知道自己很過份,所以才想跟妹妳商量有什麼辦法。」契哥哀求道,我

氣上心頭,罵著說:「什麼辦法也沒有,立刻去買份人壽保險,受益人寫思馨然後

上吊!」

「妹妹,不要這樣說好嗎?我也知道自己過份,但真是過不了自己,才找妹妹

妳商量的。」契哥跪在地上,哭過聲淚俱下:「我不是人,我是禽獸,但我真的接

受不了,昨晚一閉上眼便想起那黑黑的像黴爛鮑魚,自己也哭了很多遍。」

我沒好氣說:「女人不都一樣,你今天才第一次知道女生下體是怎樣的嗎?」

契哥從口袋拿出手機給我看:「我以為是這樣白白嫩嫩,像嬰兒皮膚般細緻,

顏色粉粉紅紅,好比花瓣優雅,乾淨如一條小縫的。」

我拿來一看,都是那些變態的H遊戲,唉,日本鬼子,真是荼毒世人。

我哼一口說:「別裝蒜了,我就不信你沒有看過真人的黃片!」

契哥低頭道:「是有看過,但那些都是人盡可夫的無恥女生,跟純潔處女是不

一樣的,我沒想過原來沒玩過也會這樣黑。試想想,今後思馨愈跟我上床,那兩片

陰唇便會愈來愈黑,試問我怎樣接受?」

我從雜物櫃上拿出繩子:「好啦,明白了,你懸梁自盡吧,沒別的選擇了。」

「妹,別這樣,我是十分認真的!」

「拜託,我也是十分認真!你這種人留下來也沒用。如果你想在死後不拖累那

麼多人,別跳火車和跳樓,孤獨的一個去死,就算是你的人生唯一一件好事了!」

我大叫。

「妹…」

我生氣得不得了,因為那裡長得醜而想分手,實在是全世界最差勁的理由!

兩個人再沒話說,僵持了一會,我哼著道:「我有辦法了!」

「什麼辦法?」契哥擡起頭,我指著廚房說:「你去拿刀把自己那討厭的東西

切下來,以後沒有得做,不就不用再面對那可怕的器官囉。」

這無疑是嘲諷他的說話,契哥聽了咬一咬牙,真的跑去廚房拿菜刀,衝出來後

解開自己褲頭,拿出那毛茸茸的醜陋器官。

「嘩!」我沒想到他忽然露械,掩眼也掩不及,契哥一手拿刀,一手握著自己

黝黑的雞雞,大叫道:「好吧,既然妹妳也這樣說,哥就引刀自宮!」

「儘管切,我替你叫救護車的。」雞扒妹天不怕地不怕,最受不了別人挑釁。

反正雞雞是你的,要切下來煲湯還是餵狗是你的自由,本小姐不痛也不癢。我拿開

掩眼的雙手,冷眼望著契哥自切雞雞的精彩演出。

男人說自閹就如女人上吊,十居其九都是騙人的,何況契哥這根才用了一次,

我就不信他捨得切下來。契哥見嚇不了我,一時間下不了台,我臉無懼色,直瞪著

那器官,期待血如泉湧、切肉離皮的血腥場面。

「妹,妳真的那麼殘忍嗎…」契哥硬的不成又來軟的,我悶哼著說:「就知道

你沒膽切,看,還不是一樣很醜,有什麼資格說思馨的!」

契哥低下頭,檢視自己的雞雞:「很醜嗎?我覺得蠻漂亮的。」

「你以為啊,醜死的,切就切,不就收起來,人家要去洗眼!」我罵著說。

「真的醜嗎?和小忠的一根比較怎麼樣?」契哥好奇問我,我順口溜著:「當

然比你漂亮多了,他那個龜龜小小的十分可愛,哪像你凶神惡煞,又紫又黑的好像

想殺死人的。」

「是這樣?我還以為龜頭大的才好…」契哥摸著頭,我反駁說:「才不呢,我

就喜歡可愛類型,看你這根醜死了,連袋子都那麼黑的。」

「真的嗎?原來是這樣。」契哥搖著雞雞,使龜頭像秤錘的晃來晃去,我看得

眼花撩亂,突然想起什麼的大叫:「你在給我看什麼了!快點收起來!」

「哦、哦。」契哥把私人物件收好,隨即慘兮兮的問我:「妹,哥兒有一個想

法…」

我心裡一寒,右手伸出,果然沒有猜錯,契哥傻呼呼的說:「妹妳說每個女生

下面都一樣,不如給哥哥看看,讓我知道妳跟她原來都是一個樣子,不就不會覺得

思馨醜了?」

我右手握起菜刀,架在色狼頸項:「再說半句,斬頭不賠命!」

《二》

菜刀鋒利,也不及色迷心竅,命懸一線,契哥還從容就義的說:「妹妳砍下來

吧,我愛思馨,如果不能解開心結,沒法跟她一起,我寧可死了算!」

契哥自切雞雞嚇不到我,我要脅拿命也大不走他。本小姐年方十七,青春無敵

,美貌如花,會因為你這種白癡理由當上殺人犯?也太無聊了吧。

我哼著道:「才不會跟你瘋,要死就跑去別處死,別弄汙我家,你愛思馨,但

嫌她下面醜,這種人渣說話虧你說得出口!」

「我就是愛她,所以想說服自己,她其實是很美麗!」契哥跪著哀求:「妹,

當哥兒求妳,就看一眼好嗎?」

「沒商量、沒情講、沒可能!」我大叫,這種要求會答應的是傻瓜。

「好吧,我知錯了,是哥不好,對不起…」契哥知道我性格,也沒再強求,垂

下頭來道歉。我個性受軟不受硬,知道他誠心悔過,也就稍為消氣。契哥如鬥敗公

雞的苦澀說:「那不打擾妳,哥先回去。」

「要走便快走,我繼續看漫畫。」我送客不留人,契哥說到漫畫,從背包拿出

一本來:「對了,新一期『張三和李四』出版了,妹妳要不要看?」

我雙眼放亮:「看啊!我超愛這本書的。」

明明已經逃出虎口,卻又把色狼留住,『張三和李四』,我記住你!

聽到有心愛漫畫的最新期數,我把契哥留了下來,滿心喜歡躺在床上細閱,很

精彩,很喜歡,很有愛!

「呼,看完了,又要耐心等下一期。」讀了一遍,滿足地把書合起,契哥沒打

擾我,坐在椅上玩手機。走上前看,你奶奶,又是變態H遊戲。

我藐視說:「又是這種遊戲,玩多了所以才會心理有問題。」

契哥向我解釋道:「妹妳誤會了,這個很難玩的,完全模擬真實女性心理,很

難才可以令她們張腿,哥我玩了半個月,連一個也泡不到。」

契哥玩的是追求女同學遊戲,目的當然就是把她們泡上床囉,我好奇問:「哪

裡?給我看看。」

我把手機拿在手,畫面中出現了三條問題,模擬跟女生說話時的應對,選擇不

同答案,對方便會有不同反應。

「問我去不去遊樂場?當然不囉,跟你好熟麼?」我隨便看看,回答了幾題,

畫面的女同學突然露出臉紅微笑,契哥大吃一驚說:「妹妳好利害,令她笑了,這

個可是最冷淡的學姐啊。」

我有種被誇讚的喜悅,領功說:「當然!我也是女生,完全明白女生想法。」

「那太好了,妹妳可以給我攻略嗎?哥兒靠妳了。」契哥興奮道,我被讚得飄

飄然,自信的說:「沒問題,看我表演啦。」

逐步逐步的玩下去,一切很順利,和學姐去了公園,圖書館,看日落,最後終

於去到她家。

「妹妳太棒了,還差一點點,親下去,親下去便成功!」契哥肉緊說,我搖搖

指頭道:「傻瓜,這種時候親就前功盡費啦,欲擒故縱,大魚才會上釣。」

「真的?但我覺得應該親啊?女生都不喜歡強勢的男人?」契哥不同意我的決

定,我冷笑一聲:「所以就說你不了解女生,好好看吧。」

我滿有信心地按下拒絕的選擇,果然立刻出現女同學哀求不讓離去的畫面:

「晴人,給我留下好嗎?」

契哥瞪大雙眼,嘖嘖稱奇,我贏了一仗,驕傲的道:「看見沒有?選你那一個

女主角肯定摑一把然後拂袖而去的。」

「好精彩,不過我想就是妳也收不了學姐,她可是冷冰冰的。」契哥仍不相信

,我再次受到挑釁,發誓一定要為自己討個面子,要他敗得心服口服。

『這種時候換我會怎樣做呢?』我認真的玩,憑藉女孩子的心思去應對,不過

正如契哥所說,這個真的有點難,被拒絕了幾次,終於找到了出路:『是這個了!

這次一定可以!』

按下鈕,果然立刻出現女生張開大腿,主動求歡的畫面:「晴人,我受不了…

給我…好嗎?」

比我更雀躍的是契哥,他急不及待把手機搶到手上,不相信的說:「原來學姐

真的可以上,大家還一直說沒可能,原來真是有的,這是隱藏畫面!」

「哼,知道本小姐利害沒有?」我自誇說,但契哥沒有理我,沈迷在遊戲的性

愛場面中,一面看,一面色迷迷的喃喃自語:「好美,這才是真正的迷人女孩,半

根毛也沒有,是多麼的純潔無瑕…」

我沒好氣道:「拜託,這是圖畫呀,愛怎樣畫都可以,現實裡哪有這樣的女孩

子?」

契哥回頭,指著畫面上張開大腿的女生陰部說:「但毛總不會長到這裡吧?」

我細看一番,想想道:「這個是因人而異,就像頭髮有人直,也有人蜷。」

「那妹妳是直還是蜷的?」契哥好奇問,我順口回答:「直的啦。」

「有沒長到這裡?」契哥指著畫面中的小陰唇位置問,我答道:「沒啦,都集

中在上面的。」

「只是上面?兩旁沒有?」契哥有點不相信,我肯定道:「就說沒有,自己的

還不知道嗎?我連穿泳衣也不用修陰毛。」

「那不是很漂亮?」契哥滴著唾液說,我誇口說:「還可以吧,小忠也說人家

那裡很漂亮,連陰唇也很粉嫩的。」

說到這裡,我忽然覺得虧大了,怎麼把自己的特殊部位繪聲繪色地給形容出來

了?正想要發難,卻看到契哥一臉可憐的哀求:「好妹妹,就給哥看一看,只一眼

好嗎?」

我生氣說:「都說不行,哪有要妹妹給這種地方看的哥哥?」

「我求妳就一次,讓我比較和思馨有什麼不一樣,只一次就好!」契哥把額撞

向地,作三跪九叩,我當然不肯答應,大家拉鋸下契哥提出退一步的要求:「不如

這樣,隔著內褲的,只看看形狀。」

「隔著內褲?」

「對,妹妳有小忠了,我明白給別人看是很難向自己解釋,我只看內褲,妳掀

起裙子一下,就當是不小心走光,看過我就死心,保證以後不再煩妳。」契哥向天

發誓。

說實話我這時被纏得煩了,想快點打發他回去,想想只看內褲也沒什麼,於是

勉強答應下來:「真的?看了就以後不準再提囉。」

「我發誓,不然天打雷劈!」

入世未深的我沒意會到男人的天打雷劈,跟打個冷震是差不多意義,在契哥的

鍥而不捨下,終於應承了最初步的一項。這時候我是坐在睡床,而他則靠著椅子,

我把身子挨向牆壁,臉蛋發紅的說:「說過只看一眼,不準食言啊!」

「食言是閹雞!」契哥又是把那重要的器官拿來作誓,男人說話老是嘴輕,如

果真要計較,只怕再多幾十根也不夠切。

我沒法子,只有緩緩拉起睡裙。女生一般備有兩種內褲,外出上學怕會走光穿

綿質印花褲,在家貪輕便舒服穿絲質小褲。這個年紀加上是學生,我當然不會穿很

性感的款式,只是這天沒想過會要走光,穿的也是薄薄那一種。才剛拉起我便知自

己傻了,連忙想縮回,但契哥不給我退陣。

「說好看一眼的嘛!」

我想哭的嚷著:「我記錯了,這條會連毛毛也看到的,你給我去換另一條。」

聽到可以看陰毛,契哥當然更不會放過,又是跪拜:「妹,就給我看一眼,求

妳!」

男兒膝下有黃金,你的節操哪裡去了?不過事到如今,我也是沒有得退,只有

硬著頭皮給他看這一眼,咬著牙再把裙子拉高一點,契哥登時發出讚嘆的一聲:

「啊!」

我羞得緊閉雙眼,不讓自己面對這難為情一刻,可是內心卻有種莫名興奮,好

像在做一件明知不可以、卻又十分吸引的事情。

『天哪,我們在做什麼了?他在看哪裡去?』

由於是閉起上眼,我甚至不知道裙子拉到什麼位置。自己固然沒有做聲,契哥

也是完全沈默,一時間房間只剩下兩個人的鼻息和偶爾發自男孩的讚嘆。

『明明說看一眼,怎麼還不說已經看完,要看到什麼時候了?』我心裡罵著,

可這其實可以由自己作終結的時刻卻沒有主動叫停,像是想給對方看過夠。到張開

眼睛時,發現契哥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三角地方看,在兩腿緊貼的情況下,中間仍明

顯現出一條凹陷的縫隙。

「看夠了沒有!」我羞著要中止演出,契哥不但沒有答應,反變本加厲的說:

「妹,不是說好給我看看形狀的嗎?這樣完全看不到,不如妳把腿掰開。」

「你妄想!」我一口拒絕,但契哥沒有理我,強行扶著我的腰,兩只手肘向外

一伸,膝蓋兒成45度的左右分開,成M字姿勢,整條粉藍色的小褲褲也展露無遺。

說是強來,其實力氣不大,我要躲的應該也躲得了,但我卻像半推半就的給拉

個中門大開,甚至是有點配合。

媽啊,我怎麼搞了,難道自己是有暴露傾向的嗎?

調校好最佳位置,契哥才滿意地繼續欣賞,這個姿勢比剛才的更羞人,我再次

閉起眼之餘,掌心也覺得濕了,簡直比第一次給小忠看時更緊張啊。

「看到了,是小屄的形狀…」契哥還怕我不知道的故意發出聲音,我想著兩片

肉唇正隔著內褲連唇型也被看出來,羞得耳根發熱,突然間,一陣觸電感覺,這、

這壞蛋竟然伸手去摸?

「你、你怎麼摸我了?」我瞪眼大叫,契哥無辜的說:「沒有,我看到這裡好

像掛了點什麼,以為是內褲的線頭,誰知一摸,中間整片都變深色了。」

我低頭一看,果然看到內褲中間現出一條成直線的深藍,不用說是被滲出的水

水弄濕,頓時害燥得要把雙腿夾起,契哥又是叫停了我:「妹妳不要焦急,難得給

哥看一次,就看過仔細好嗎?」

「我、我不要…」我拚命掙扎,內心卻有種露體的興奮,契哥看著,更伸出姆

指順著染深的直線一劃,我登時情不自禁的發出呻吟:「哎喲!」

契哥吃吃笑著:「怎麼了?舒服嗎?」

我用力搖頭,契哥繼續順著深藍部份劃呀劃,劃得人家心眼兒也被挖出來了,

染深的部份逐漸擴散,慢慢成了一個橢圓,契哥故意逗我說:「妹妳都濕了,這樣

溼溼的會不會不舒服?要不要哥給妳脫下來?」

我大叫:「沒有不舒服,不用你好心!」

契哥又是壞笑:「沒有不舒服,即是很舒服吧?那讓哥兒令妳更舒服的。」說

完從下方把中指往肉縫擠壓,這一下我是如何受不了,喘著氣說:「哥,不要弄…

人家受不了的…」

「什麼受不了?不是很舒服嘛?」契哥作弄我道,我哀求說:「別這樣…人家

會想要的…」

「想要就要啊,哥也是男人,可以滿足妳。」契哥挑逗我道,我搖著頭說:

「不…人家有男朋友…不能對他不起…」

契哥雖然好色,但還是蠻疼我的,知道我不想出軌事後受到良心責備,於是誠

懇說:「好吧,妳就給哥兒看看小屄,我答應一定不會越軌。」

我不相信說:「哪裡,給你看了,肯定會幹進來。」

「我發誓不會,否則天打雷劈。」契哥豎起三根指頭,唉,又是這句,雷公爺

爺你可以出動了,這裡有個男人要你收拾。

《三》

論語有云,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我現在就是處於這個狀況了,明明知道不可做

的卻一直在做。嗯?這句說話不是這種意思?別那麼斤斤計較好不好?現在又不是

國語課!

作為一個聰明美少女,我當然知道給看最私人地方,就必定有下文,但心裡又

癢癢的想給看到。本小姐自知小屄長得不錯,除了沒什麼雜毛,陰唇也蠻粉嫩,契

哥被思馨的黑鮑嚇壞,看到我的美屄肯定神暈癲倒,誇個天花亂墜,給讚美的虛榮

叫我猶如甜美果實,不忍放口。

可是少女矜持叫我無法答應這下流勾當,縱使早動心了,還仍是搖著頭顱。契

哥沒有強來,伸手繼續隔著內褲在陰唇間細撫,直到連頂端的毛髮透現也沒停下。

「看到了…是妹的陰毛…太感動了…」契哥愈摸愈激動,我被摸得春情泛濫,

何嘗不是一樣春心大動。他確認了陰毛範圍,姆指頭在上面團團打轉,陰毛和內褲

發出沙沙的磨擦聲音,淫靡誘人。我不敢偷望,只覺心房兒跳過不停,想要給對方

一窺全豹,連小屁屁也看過光光。

『好興奮喲,那裡都好像尿床的濕死人了,還不給人家脫下來直接看耶。』我

心裡喃喃唸著,但剛才說了那麼多次不,總不成到這種時候自投羅網。契哥彷如看

穿人家心事,除了挑逗肉縫,更輕摸頂端,我小紅豆受襲,防線逐步向後退著,契

哥裝傻問道:「妹,我每次摸這裡,妳就全身一抖的,是什麼原因?」

我扭著頭說:「人家不知道!」

「是嗎?那我再給妳研究研究。」契哥用力搓揉,這下子叫我沒法再忍,大聲

叫道:「別研究!那是人家的小豆豆,再摸會做錯事的。」

「妹妳給哥達成心願,讓我看看小屄,我就不再摸。」契哥逗我,到這時候我

早想給看光了,強作彆扭說:「只可以看一眼的。」

契哥大喜,連隨答應,我心跳氣急,以為他會把自己下體脫光,沒想到男孩倒

有幾分老實,只以指頭撩起小陰唇旁邊的內褲一角,從中窺秘。

「噢…」又是一聲嘆息,我知道最私密的地方被看到了,臉紅如火,契哥讚嘆

說:「原來真是這樣美,旁邊半點毛也沒有,乾乾淨淨的。」

我難掩心裡喜悅,傲驕的說:「和思馨比怎樣?」

契哥搖頭道:「沒得比,沒得比。」

我跟契哥女友也算熟稔,感情亦相當不錯,但女人都是愛比較的生物,這種時

候少不免被誇得心花怒放,契哥看得癡迷,面對如此俏麗花瓣,大色狼當然不會眼

看手不動,伸指頭往兩片半閉的嫩唇間一劃,又是叫人渾身一抖:「哎喲!」

「好粉嫩,怎樣?舒服嗎?妹。」契哥問我,到連小屄也給看光的這時,什麼

也不用掩飾,我羞著點頭:「舒服耶…」

「但真的很多水…都濕透了…要不要哥兒給妳…脫掉內褲的?」契哥問我,我

是求之不得,可小嘴仍嘟:「不是說只看一眼的嗎?」

「是哥哥食言,我看得好興奮,想多看幾眼。」契哥靦腆的說,我順勢把責任

都推在男孩身上,裝作反抗不了的嚷著說:「人家一個女孩,敵不過契哥大色狼,

你要不守承諾,我也沒你奈何。」

再蠢的人也聽懂當中含意,契哥大喜,也不再說,伸手把內褲往小腿拉下,整

片烏黑毛髮和粉嫩小屄便暴露在上契兄長的眼前。

『羞、羞死人了!』比給男友看屄更興奮的感覺,戀人交往,玉帛相見彷彿是

理所當然,除非短時間分手,否則總要給看過明白。可是被沒打算跟他發生關係的

男生看到私處,卻有種不屬正常的異樣快感,叫我在羞澀中嚐到無法抗拒的甜味。

「太美了,妹妳的小屄簡直可以和遊戲裡的女生一拼。」契哥讚賞不已。我一

面享受被誇獎的飄飄然,一面享受暴露身體的刺激,也是異常興奮。契哥以姆指和

食指掰開唇口,粉紅嫩肉一覧無遺,中指一伸往裡面輕撩,又是挖到人家的心眼兒

去。

「哎喲!」

這一聲嬌妮動人,連自己也覺得是誘人無比,契哥看得血脈賁張,再也無法控

制的把小屄猛挖,這一下使我正中下懷,每個女生都愛被挖屄,只是想不到被男友

以外的人挖是份外興奮。

「嗯…嗯…嗯嗯…」

「呵…好多水…妹妳流了好多水…有沒聽到滋滋作響的,都像個水塘了…」契

哥中指動過不停,挖得人家心慌意亂,陣陣酥麻快感湧至,腦袋空白之餘,居然想

起他那條醜醜的雞雞。

『這樣挖…不知道契哥那條雞雞…硬了沒有…』在此以前我一直對男人那個器

官沒有興趣,即使和小忠上床也只為盡女友義務。可這時候卻不由自主地想起來了

,剛才沒硬也比小忠的要大得多,硬了豈不是更驚人?女人從來不覺得男人大就是

好,可是也有興趣知道那個重甸甸的烏龜弟弟,在生氣時候是怎個樣子。

想到這裡,彎著的小腳也情不自禁向下伸延,契哥是蹲著給我挖洞,腳丫兒先

是落在他的胸膛,再慢慢往下爬,男孩也不是蠢的,知道妹妹動情了,主動挺起下

體,讓我可以碰到他那早已進入狀態的帳篷。

『天哪…超硬…還這樣大…』柔若無骨的腳趾觸碰在挺直的器官,我又是心頭

一震。雖然隔著褲子,也充份感覺到他的強悍,真是和小忠那一根差很遠啊,男孩

子原來有這麼大分別的呢。

我以腳背輕輕掃著,帳篷硬過一柱擎天,契哥喘著氣說:「妹…妳這樣磨…哥

兒受不了…」

我帶點驕傲道:「知道難受了嗎?人家的屄屄還不是給你挖得很難受。」

「噢,妹妳說屄屄太性感了,再說一次給哥聽聽好嗎?」

我毫不猶豫地大叫:「是屄屄!色狼哥哥好變態,在挖妹妹的小屄屄!」

「太興奮了!」契哥加緊摳挖速度,把我逼得顫抖連連,開始時還咬著下唇強

忍,後來禁不住張口大叫,要求契哥把我帶上高潮:「再挖!再挖!裡面也要!好

爽!使勁點!人家會去的!」

契哥說昨天才是第一次跟女友上床,在此之前有沒用手或口玩過我不知道,只

是女生高潮這種事我也是最近才發現。過往跟小忠壞壞大都是只有他會去,沒想到

前幾次和他一邊看黃片一邊愛愛,看到那女主角右一根、左一根的輪流來玩,感覺

很刺激,給男友插幾下便全身顫抖,好像泡了頓很舒快的尿尿(有點不雅呢,嘻)

,後來才知道原來那是高潮。自此每次愛愛,都必定要男友先給我舒服,才會給他

想要的。

亦因為此,我想思馨大概也沒在契哥面前來過高潮,聽到我說會去,男孩登時

更加把勁,把小屄挖得潺潺作響,還撫摸頂端紅豆。我但覺比愛愛還要舒服,也顧

不了少女矜持,兩根大腿盡開,趾根踢著床腳,喘喘氣嚷叫:「舒服!好舒服!要

去的!人家要去的!」

屁股如開弓的被逐漸提高,伏一聲箭頭射出,我打了幾個冷震,酥麻感自小屄

發出,直流全身,彷如接通電流,在激震下產生強烈快感,暢快淋漓。

『嗄…嗄…好舒服…比真做還要爽…舒服死了…』我喘氣不停,可是快感過後

隨之而來的是無比羞澀,媽呀,我在契哥面前做什麼了?

像是從魔法醒來一樣,我羞得想死,難為契哥還像發現新大陸的興奮莫名:

「原來女生真是會高潮的,這是第一次看到!」

「救命!」我以手掩面,忽然一種想哭的恥辱。混亂之下,竟指著契哥大叫:

「我不依!你欺負人,哥哥也要給我摸才公平!」

這是個很奇怪的想法,彷彿自己展露了糗人一面,也要對方出洋相才肯心息。

對男孩子來說這種事當然是喜出望外,契哥也不多想,便脫下褲子,挺起那堅硬的

雞雞。

『我的媽!比想像的還要大得多了,這個真是人麼?』手摸無憑,眼見為實。

契哥這一根比剛才用腳丫摸的時候還要粗長得多,烏龜頭惡呼呼的怒盯著我,如果

小忠那一隻是家養純良小龜,那契哥這一頭就是史前時代的恐怖大龜。

「妹,是不是給哥兒摸摸?」契哥面露淫相,我本對這陌生器官也有點興趣,

所謂一鳥在手,更勝百鳥在林。可剛想伸手去摸,看到他那色迷迷的眼光,立時回

頭是岸,哼一聲說:「你妄想,我作弄你的,人家才不會給你摸醜東西!」

契哥有點失望,我心想也沒理由這樣放過他,一定要他做同樣羞恥的事情,於

是說:「你自己摸,我看就好!」

在認識男友以前,我也知道男孩子會用手來解決,跟小忠交往,好幾次摸我摸

得硬了,我不肯給,他就在我面前手淫,男人做這種事的時候十分醜,我一直討厭

看到,沒想到今天竟然會命令契哥去做了。

大概在女生面前自瀆也是一種快感,契哥聽了,沒有扭捏握起大龜猛搖。我看

著神龜被主人教訓,還兇兇狠的向我吼叫,有種天生宿敵的內心恐懼。彷彿總有一

天會被巨龜收服,在他胯下咽嗚求饒。

『好可怕,插一下就肯定裂開,說不定會死人呢。』我心大驚,冷汗直流,可

一陣潮湧,原來下體的汁液也是一起在流。契哥見我又動情了,提議說:「妹,不

如我們互相替對方摸,這樣更舒服。」

我伸舌作鬼臉:「才不上你當!」

「那我們各有各摸,一樣很舒服的。」

「不要!我不要!」剛才的是意亂情迷,現在心情平伏,當然不會上你的當,

再來摸摸,雞扒妹肯定變成香煎雞扒,被吃過片甲不留。

契哥見我不肯,也沒法子,把手指往唇上一舔,回甘清甜:「好味道,是妹妹

的味道。」

我臉上一紅,今天不知道撞什麼鬼,不但被看光,連水水也給親到,真是羞死

人了。

契哥愈搖愈興奮,多次叫我一起加入,我死也不肯,這時外面又傳來「叮噹」

門鈴。契哥正在做淫事,受此一驚停下動作,倒是我冷靜說:「沒事,爸媽沒那麼

早回家,應該是按錯,不理便可以。」

接連門鈴又響了幾下,我們還是不作理會,之後就沒再響了,雖然我亦好奇按

鈴是誰,但要知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一個下體濕潤一個在打機槍,怎樣也不是見

人的好時機,無視是唯一選擇。

「叮叮叮∼∼」這時候輪到床頭電話響起,我煩極拿起一看,心裡一慌,是小

忠!

我連忙跟契哥說:「殊∼別做聲,是我男友!」

契哥甚疼我,也不想壞我感情事,立刻停下動作,我吸一口氣,裝作沒睡醒的

接下電話:「喂…小忠嗎?」

男友傳來教訓聲音:「這種時間還沒起床啊?」

我裝著慵懶聲線:「星期天嘛,就給人家多睡一會。」

小忠問道:「妳還在床上?」

「嗯,在賴床的。」我打著呵欠說,男友沒好氣道:「難怪都聽不到門鈴,好

吧,別懶了,先給我開門。」

我一臉愕然,問:「給你開門?你在哪裡?」

「不就在妳家門口,快開門,買了漢堡套餐給妳吃。」

「嘩!」我吃驚得大叫出來。

《四》

東窗事發,死路一條,我自問對得起男友,但看小屄、挖陰道只怕不是小器的

男人可以諒解。電話另一邊的小忠聽我怪叫,奇怪問道:「妳幹麼了?」

我抹著汗說:「沒,聽到有漢堡飽太驚喜了,早飯沒吃,肚子正在抗議。」

「那快點開門,才剛買,還暖的。」男友柔聲道,我應了一聲好,立刻掛線以

免露餡,抓起契哥衣領說:「慘了!他在外面,怎麼辦?」

契哥莫名其妙道:「直接說我來探望妳不就好?小忠又不是不認識我。」

「你傻啊,我剛剛才說沒睡醒,難道告訴他我們在睡嗎?」看到他那仍兇悍悍

的神龜,我更生氣了:「還不收起來!以為真是很漂亮嗎?」

「哦、哦。」契哥把私人財物收好,隨即問我:「那我躲進衣櫥?」

我慌不擇路,立刻打開衣櫥,裡面空間不少,應該可以躲一個人,但隨即又覺

太危險。忽然心生一計,把契哥拉到爸媽房間:「這樣吧,你先躲在這裡,我把他

引到自己睡房,你就看準時機便逃出去。」

「怎麼弄到好像在偷情的?」契哥咕嚕說,我回頭怒號:「你問問誰,看大家

答你這算不算是偷情?」

契哥說不過我,只有依計行事,我跑進廁所洗個臉,刷個牙,準備好一切,故

作鎮定的出去開門。

「怎麼這麼久?」男友又是不滿,我哼著道:「女孩子不用梳洗嗎?你很想看

到女友的邋遢樣嗎?」說完更指控說:「還有怎麼到了門口才告訴我,要突擊檢查

我啊?」

小忠笑說:「是給妳驚喜,也順便看看老婆有沒偷人。」

我心一虛,用力敲他頭殼:「那麼不信我以後就不要找我了!」

「開玩笑的,對不起,老婆大人。」小忠嘻嘻哈哈,把漢堡飽套餐放在餐桌:

「不錯吧,加大餐,妳肚子餓,全部吃光吧!」

我伸伸舌頭,前陣子每天吃家裡的烤雞扒吃得膩了,隨便說了一句想轉口味吃

漢堡飽,果然兩個都是愛我的男人,十分關注我的每一句說話,只是半小時裡吃兩

餐,好像有點多。

『飽死了…』好不容易把套餐都吃完,小忠上前親熱地抱我,我心想要找個機

會讓契哥逃亡,於是誘導男友進房:「我還很累,想要睡的。」

男人聽到房、床、睡三個字都是份外興奮,小忠也不例外,親暱的把我抱起。

我飽得想嘔,本來不想給抱,但為了引開男友,也順從地像新婚妻子般給未來丈夫

抱入閨房。

「小慧最近有點重呢。」小忠笑說,我敲著男友胸腔撒嬌道:「是你自己沒力

氣。」

「誰說我沒力氣?」小忠跟我開玩笑的把我拋上睡床,睡裙一飄,毛毛盡現,

男友驚訝道:「小慧妳沒穿內褲?」

『慘了,剛才那麼亂都忘記了!』我心大驚,低頭一望,救命,內褲就被契哥

拋在地上,小忠亦即時發現,拾起望著沾滿水水的絲質內褲,狐疑望我。

我二話不說,就是撲上前擁著他:「老公!別說,人家招認了!」

「招認…什麼?」

我掩著臉哭訴說:「人家…想你…自己摸了…」

小忠揚著眉問:「妳自己摸?小慧妳是這麼騷的嗎?」

我咽嗚道:「其實人家一直都很騷,只是在老公面前難為情,裝…聖女的,其

實我是個小淫娃。」

「真的呢∼」小忠色淫淫地嗅著我的內褲,房間裡一片女人發騷空氣,對我的

解釋全沒懷疑,我為博取信用,再加幾分肉緊:「就是!人家每次想起你的大龜龜

,就會情不自禁的流水,但又不好意思開口,只好自己去摸。」

「明白了,以前小慧妳老說不愛做,原來都是裝出來的。」小忠滿意說,我嘟

著小嘴:「那人家也要保持一點矜持嘛。」

說這段話時,我一直豎起耳朵,聽聽契哥順利跑了沒有,但老是聽不到開門聲

,那小子在搞什麼了?

小忠對我的發春信以為真,歡喜地把我按在床上,我瞪眼問:「幹麼?」

男友興奮說:「就是幹呀,小慧妳那麼想要,我當然要滿足妳。」

我頭一暈,居然真的信啊,不知說你天真還是蠢,不過既然給契哥看了小屄,

老公也不能不招呼啦。為補過錯,我像電視劇集中被摧殘的女主角躺在床上任其魚

肉,給小男友來個全餐。可正當把臉側向衣櫥,卻發覺一件很可怕的事,衣櫥的間

隔中閃出一雙虎眼。是、是契哥?

我的天,原來他沒去爸媽房,而是跑回來躲進衣櫥,一定是趁我去洗面時換了

位置,這個變態死色狼,有什麼打算啊?!

我心氣極,但又不可發作,小忠全沒注意我的驚惶,專注在人家青春無敵的肉

體上,兩手放在胸脯又捏又揉,我羞於被人窺看床事,心裡盤算如何脫身。男友沒

發覺到房裡有別人,脫光自己衫褲,預備跟女友來個激情一發。當看到那人畜無害

的善良雞雞,我想問契哥:怎樣?沒說錯吧,我家小龜是不是很可愛?

脫完自己,小忠又來給我脫衣,我知道有現場觀眾,當然不肯就範,嬌嗔道:

「我不要脫!」

小忠奇怪說:「不是小慧妳說最討厭弄汙衣服,每次都要脫光才肯做的嗎?」

喔,我反駁不了,的確我平日是這樣說的,但今時不跟往日,脫光我,你老婆

就要給看光光啦!

我仍反對說:「老公,我聽別人說穿著睡衣做也很有情趣的,不如我們今天試

試囉?」

「哪裡,做愛當然光著身子才舒服,而且也沒給你親奶子。」男友不同意,伸

手往腰際把我的睡衣從下掀高,我嘆一口氣,再也想不出什麼可以推辭的說話,亦

害怕露出馬腳,不敢再說什麼。

睡覺時候本來就沒戴胸罩,如此一脫,就整個人光脫脫的回復天然面貌,我面

如死灰的被脫過精光,心想今天真是假日大平賣。看吧,契哥,你夢寐以求的妹妹

奶子,給你好好欣賞了。(流淚)

本來連小屄也給看了,不差一對奶,可是人總是希望獻醜不如藏拙。我自問小

屄長得漂亮,看看還能接受,但兩只B杯罩不到的小奶,可以的話就不想拿來遊街

示眾。平日為了面子還經常買大一碼的胸圍,現在終於給契哥知道,他的契妹其實

沒那麼大的胸,卻戴那麼大的罩。

「小慧,妳今天太美了。」只是曹操都有知心友,小胸也有捧場客,男友就十

分滿意人家的胸脯,還經常稱讚這種尺寸才夠嫩,小忠看著我的裸身讚美。我則一

直留意著衣櫥,心裡怨恨那個無恥偷窺的死人頭。

還說愛我,當我是妹妹,明知道這樣很危險卻不離去,我恨死契哥!

兩個人都脫光了,理所當然展開大戰,小忠十分投入,興奮地在我身上亂摸,

握著兩只奶親我乳頭,說來交往一年,算是老夫老妻了,我也不甚抗拒。但今天有

觀眾入席,擔心隨時穿幫,萬一他看得入迷,發出什麼聲響或是從衣櫥跌出來便慘

了。這種小說情節看的高興,演的可不是好玩呢。

『老公…別親…有人在看的…』

可是明明很不願,內心卻竟然有種莫名興奮。前文說過,契哥在跟我上契前一

直都是追求我的,就是到了今天,我想他還是很喜歡我吧。如今看到曾心儀女神被

別個男人壓在睡床,不知會有何感想。聽說有些死變態看到愛人被搞還會興奮呢,

他故意不走,不會是想看我被人幹吧?

想到這裡心更氣了,可被偷窺卻又份外感到刺激,下體不自覺再次泛起春江,

小忠摸到小池塘,貪婪像只狗要舔,我哀求不要,他沒有聽,怪就怪在那陣子我總

說他前戲不夠溫柔,唉,真是自己種的果自己受了。

「舔舔…舔舔…」舌頭落入池水,敏感比過往更高,禁不住吟叫出來。男友把

頭埋在我兩腿間給我舔屄,我羞得以雙手掩面,這時候聽到衣櫥傳來一陣像是解開

褲頭的聲音,契哥不會又把雞雞拿出來打槍吧?

『你傻嗎?快收起來…會給發現的…』我心急如焚,知道繼續下去肯定沒命,

幻想三人對峙時的恐怖場景,心裡怕得要命,腦瓜兒不斷盤算各種脫身方法,小忠

舔了一會,把小龜龜遞到我的面前:「小慧,也給老公吃的。」

我對男友的要求呆住片刻,我不抗拒替小忠口交,可不喜歡真人表演,要我在

契哥面前吹喇叭是打死不願,但一時間又不知怎樣拒絕男友。看到那垂著頭的純良

小龜,再想起契哥那凶惡巨龜,忽然有種怨恨,覺得他真的很可惡。像要給他好看

的報復心理,把心一橫,張口把小忠的龜龜含住。

『你要看嘛,就給你看,氣死你這王八蛋!看吧!你最愛的妹妹現在給別人吃

棒棒了,還要很好味的,我要心痛死你!』

可是才剛含住,又覺得自己太衝動,萬一契哥真是忍不住破櫥而出,吃虧的還

是自己。捉姦在床男人笑笑就算,女人可是負上淫婦之名,還是要把契哥趕走才最

安全。

『有什麼辦法呢…』靈光一閃,我把小龜龜吐出,裝作嬌滴滴的纏著男友說:

「老公,今天人家好興奮,好想要,我等不及了,不如先給人家好嗎?我們今天做

兩次,等下再慢慢給你吃的。」

交往一年,我哪曾有這樣猴急。女生急不及待想要的說話男生一般不會反對,

小忠以為我在發春,也就蠢蠢欲動的要闖入人家小屄,我羞著道:「家裡的套子用

光了,你先去買嘛。」

我的計劃是裝作忍不住想要,逼使男友去買套,然後趁機讓契哥逃跑,沒想到

小忠從自己褲袋拿出一盒安全套,原來早準備妥當,什麼買漢堡飽給我驚喜,根本

就是打算來上我!

小忠預備把套子開封,可機靈的我即時轉陣,提起腳趾頭,挑逗說:「老公,

人家不要這種,要特別的。」

「什麼特別的?」

我不好意思地形容道:「就是電視廣告那些…上面有圓點點,聽說可以磨得好

舒服…」

「哦,是浮點裝,小慧妳對那種有興趣嗎?」

我含羞說:「是啊,人家今天很興奮,想試試特別的,老公∼給我去買,人家

要爽的∼」

男友不虞有詐,聽我說想要更高享受,也就興奮的穿衣去買,臨行前還問我要

不要震蛋,我心想你可以去多遠就去多遠,什麼都說要。

好不容易把小忠引開,我怒氣衝衝的拉開衣櫥,果然看到以雙手抱頭的契哥,

我生氣罵道:「你有沒搞錯!想我死嗎?人家好心聽你訴苦,連那裡也給你看了,

你是在恩將仇報啊?」

契哥擡起頭來,只見他滿面淚流,痛哭著說:「小慧…我愛妳…」

「什麼?」自上契後男孩一直叫我妹妹,聽到這久違的稱呼,我愕住當場。契

哥哭過不停,咽嗚道:「我愛妳,我知道妳愛的不是我,一直抑壓自己,甚至和別

個女孩交往,希望可以忘記妳,但其實心裡最愛的還是縈小慧。」

「契哥…」看到契哥那七情上面的表情,我心軟下來。契哥繼續哭著說:「可

是剛才看到妳跟小忠親熱,我是再也欺騙不了自己,我覺得很難受,整個世界都好

像塌下來了!」

「我…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我和小忠是男女朋友…做…也很正常的…那…那你

就不要看了嘛…快點回去吧…」我安慰說,同時亦反省剛才自己的過份,用這種方

法挑釁契哥。要知道目睹深愛的人在別人懷裡,是最難受的啊!

「不!我不走!我決心了,不再欺騙自己,我要重新追求妳,我不走!我要在

這裡等小忠回來跟他攤牌!」

「你變態啊!」

《五》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本小姐天生麗質,長得可愛嬌俏,沈魚落

雁、風姿卓絕、羞花閉月、傾國傾城、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

,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契哥會對我一見傾情,即使被拒絕後仍念念不

忘絕對是合情合理的事,我亦不會怪他對我發自心底的愛慕,但示愛可以找別的日

子,不要在這種時候好不好?

我聽到契哥居然要跟小忠「攤牌」急得要命,暴跳如雷,契哥從衣櫥步出,一

臉沮喪,可是下面那隻神龜還是惡氣騰騰。我想起自己也是全身赤條條,要知道孤

男寡女共處一室,女方必有損失,如今赤男裸女共處一房,後果也不必多講。

「契哥…你冷靜…」我心大驚,連連後退,多退兩步,被床腳絆倒跌在床上,

契哥飛撲過來,牢牢把我抱住,壓在我的身上哭過不停:「小慧…我真的喜歡妳…

我不想做妳哥…想做妳老公…」

「好好好,這個慢慢商量,你先放開我,待會小忠回來看到就慘了!」我驚慌

大叫,契哥聽到男友名字,更是發狂一樣不肯放手:「我不怕他!我要讓他知道誰

才是最愛小慧!」

「我知你愛我,但也先放開手!而且你已經有思馨吧?她昨天才把處女身交給

你,你不可以做負心漢啊!」我拚命掙扎,混亂中發覺有一件熱呼呼、硬繃繃的物

體頂在自己下體,是神龜先生!?

這下我更驚了,契哥因為受重大打擊失去理智,萬一控制不了自己怎麼辦啊?

我可不要在自己家裡失身啊!(別人家裡也不好!!)

「契哥,你冷靜,你那裡頂到人家下面了,會插進來的!我們會做錯事的!」

我猛力打他肩膀,但契哥仍在不停的哭,口裡不斷說著對我的愛慕說話,我但覺神

龜先生愈走愈前,已經在敲我家門了,救命!真的會給插進去的啦!

「S、Stop!真的放開我!在入了!已經在入了!」小屄口被撐開的感覺,好

大,和小忠的純良小龜完全是兩回事,像是要硬生生闖進來的可怕,我用力敲打,

屁股拚命向後退,忽然「撲」的一聲,彷彿把一個圓球推入了一支比它小的吸管裡

,天哪,不是真的入了吧?

「放手!入了!已經入了!」我怕得死命推開他上身,把頭向下一望,沒了,

整個龜頭都沒了,只餘大半支留在外面,媽呀,我給插入了!

被溫暖熱流包圍著的契哥猶似如夢初醒,錯愕問我:「妹,我在做什麼了?」

我四肢一起在搖,大聲投訴:「你插了進來!快拿出去,快點給我拿出去!」

「我插了進去?」契哥不可置信的向下望,看到兩人下體連在一起,作開路先

鋒的神龜先生不見了影,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姦淫了契妹:「我…怎會做出這樣

的事…」

「你知道就好!快點拿出來!」我高聲呼叫,契哥連忙拔出,可只拔了半個龜

頭,又忽然發力一挺,這次沒有留手,是全根盡沒的一插到底。

「哎喲!」我一聲慘叫,小忠從來沒插過這樣深,雞扒妹的陰道有大半條還是

處女,怎受得起巨龜硬闖,我只覺整個小屄都被塞滿了,難受得要命,契哥又是陷

夢境的茫然說:「我又在做什麼了?」

「都說你插了進去,還不快給我拿出來!」我哭喪著說,契哥知道犯了大錯,

臉上盡是愧疚,可是下體卻沒停下,相反是開始進行活塞運動,大條雞雞在我狹窄

的陰道裡橫衝直闖,插得「唧唧」作響。

「我…到底在做什麼了…」契哥眼神惺忪,如在做夢。到這時候我已經知道他

是在裝的,生氣罵道:「還裝傻?你在幹我呀!別以為我是白癡!」

「真的嗎?我在和小慧做愛?太好了!」契哥興奮不已,繼續瘋狂抽插,手也

放在我白嫩的乳房上又捏又握。我無端被姦,哭個淚如雨下:「你好過份…在強姦

我…快點停下來…我不要被人強姦…」

我明明是很抗拒的,但剛才跟男友的挑逗使陰道充滿水水,縱然不願也被插得

十分暢順,契哥舒服得臉露淫相:「舒服嗎…哥我操得妳舒服嗎…小慧…」

「不舒服!一點也不舒服!快點停下來!壞蛋!」我嘩聲大叫,但契哥幹得正

爽,試問又怎肯停下這人間仙境,幹得起勁,更提起我一隻大腿架在自己肩膀賣力

猛插,一時間整個睡房都是肉碰肉的「啪啪啪」撞擊聲。

「停啊!你太大了!人家痛的!!」我泣不成聲,契哥的吼叫逐漸變得高亢,

有如雄師的肉棒每下都直插進底:「等…等等我…小慧妳好緊,很快會射的…」

我聽見會射,更是驚慌得猛力搖頭:「別!你沒戴套!不要射進去!」

但太遲了,不知道是本小姐實在太好幹,還是契哥傾慕多年終於得嘗所願,這

次的姦淫時間很短,才一分鐘沒有,契哥便達到高潮,只見他臉上一陣暢快,渾身

一顫,陰道裡便立刻感到一陣火熱,我的媽,他射了在人家裡面!

「射!要射!」

「不!不要!不要射進去啊啊啊啊!」

這非但是我人生第一次被男人無套直插,更是首次內射,那種感覺不提也罷。

契哥射完,仍不願把肉棒抽出,好好享受停留在我體內的快感。

「嗚……」我被熱漿貫屄,淚流不已,胡亂揮拳打他,契哥終於離開我身體,

看到一灘白液從小屄流出,更是欲哭無淚,契哥抱歉說:「對不起,小慧,哥兒一

時衝動…」

「衝你個鬼!這根本是強姦!我要告你!我要殺死你!」我沒法控制情緒,異

常激動,契哥愧疚道:「我知道自己做的死也不足補償,要煎要殺也沒有怨言,那

待小忠回來,你倆一起送我去警察局吧!」

小忠?聽到男友名字,我又是心頭一震,對了,他可是去買個套子,很快便回

來,給看到這個情況,只怕雞扒妹也水洗難清,現在怎樣看也是通姦多過強姦啊。

慌忙拿紙巾拭抹下體,我命令契哥立刻離去,男孩對我沒報警拉人感到意外,

我扭著他耳說:「誰說會放開過你?這筆帳會好好跟你算!」

可是才剛把契哥推到門口,門鈴響起,男友回來了!

「天哪,怎麼這樣快回來?」沒法子下又把他推回爸媽房,然後連滾帶爬溜進

浴室清洗證據。

「流出來吧!快點流出來吧!」我拚命在浴室裡跳,可精液仍源源不絕從裡面

流出,死色狼,一次射這麼多耶!(怒)

摸摸下體,還一大陣男人肉棒騷味,是如何瞞不過去。沒法子了,匆匆忙忙下

只在跑回睡房,撕開一片衛生巾塞在內褲,再急急穿上。

披件外套,立刻出去開門,小忠見我,笑嘻嘻揚著手上用具:「都買了,浮點

裝套子和震蛋。」

我裝作十分抱歉的說:「對不起,老公,那個突然來了。」

「來了?」男友臉帶驚奇,我掩著下體,難為情說:「我剛才上個廁所,沒想

到都…都是紅色的…」

小忠有點失望,但亦表示可以理解:「聽說女人在月經來時性慾特別旺盛,難

怪妳今天那麼發春,原來是親戚來了。」

我順水推舟說:「就是,我平時不是這樣的,對不起,老公,要你掃興了…」

「沒事,來日方長嘛。」男友笑說,聽到這話我更內疚了。的確人家裡面在流

,可這是白事不是紅事呢。

「老公,我給你吃的,你不是說很想試試…射在口裡的嗎?」為了補償男友,

我提出了首次「口爆」的引誘,小忠聽了,當然連聲說好,兩口子牽手來到房間,

側視衣櫥,沒人,看來今次契哥是乖乖待在爸媽房等機會脫離險境了。

小忠脫下褲子,我沒猶豫地把龜頭含住,和契哥那可惡的大龜相比,這小小純

純的還是十分可愛唷,對不起哦,小龜先生,今天家裡有客人,下次才招待你來玩

啦。

「嗯…嗯嗯…」前後吞吐,手舌並用,男友的性能力不強,吃了一陣便有射精

徵兆。換了平時我是會停下來,但今天既然要給小忠優惠,也就一鼓作氣的吃到最

後,連那熱漿射出也沒有退讓。

「射!射了!」

「嗚…」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口內射精,味道如何?怎麼你不自己試試?

「小慧,妳給我都吞了嗎?」小忠對我的吞精感到意外,我被嗆得幾乎想吐,

仍勉強的笑著搖頭:「味…味道很好…是老公的…精精…」

「小慧!」男友感動得我把我抱緊,我慚愧不已,對不起,老公,你老婆不但

小嘴吃了你的精,下面也吃了別人的精…

替小忠清理下體,兩個人溫馨了一陣,男友說不如去逛逛街,我一直沒有聽到

開門聲,心想契哥可能還在爸媽房,為了給他逃跑,於是說好。

回睡房穿好衣服,我們一同離家,逛逛街,看套電影,約會到晚上才回來。這

時候爸媽已經回家了,小忠把我送到門口,給我額上一親,才依依不捨獨個離去。

『對不起啊,老公,對不起…』

如果給小忠知道今天的事,不知道他還會不會要我呢?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啊。

「小慧,回來了?過來吃晚飯吧。」媽媽和藹問我,我搖著手說:「不吃了,

跟小忠吃過。」

拖著疲憊腳步回房,吸一口氣,好累,今天發生很多事呢,第一次給男友以外

的男生看小屄,第一次吃精,第一次被姦…

呀呀,什麼第一次?這種事還想有第二次嗎?契哥太可惡了,我不能放過他,

我要把他繩之於法!

被強姦後的女生心情不是常人可以理解,我想到今天遇到的慘事又激動起來,

撥打那衰人電話,要他為自己做過的事負上責任,沒想到在耳話筒傳來鈴響的同時

,房間也響起電話鈴聲。

「是誰?」我心一驚,傾耳細聽,鈴聲由衣櫥發出,喂,不是那麼猖狂吧?

 

戰戰競競打開衣櫥,果然看到契哥在裡面呼呼大睡,發出吵耳的鼻鼾:「咕咕

咕咕咕∼∼∼」

「喂∼∼」我從書桌上拿起鋒利的美工刀,眼神展露殺意。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