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冷豔的人妻

吃了冷豔的人妻

吃了冷豔的人妻

星期一午後的飯店�,客人不多。由戶外折射進來的陽光,洋溢恬靜而舒適的氣氛。飯店角落的小桌上,兩個嬌媚的女子輕輕的談笑著……

一身勻稱的米白色毛衫搭配著淺棕色棉質的及膝長裙,俐落的短髮的美婦人,正是鄭翠芝(張師母)和她的密友蔡蘭心正在愉快地聊著天。相較於靈巧的鄭翠芝,蔡蘭心終究給人有種優雅的感覺,穿著潔白的真絲襯衫,外面套著一件裁剪細致的淺灰背心,黑色過膝窄裙緊緊的貼在腰臀上,釋放著古典女性風韻和誘人的曲線美,長髮飄逸和臉上冷豔的氣質,皓雪肌膚像個冰山美人似的。

「翠芝!你這是來真的?還是說說而已?」

翠芝她淡淡地說著,邊看著自己手指上的紅豔丹蔻。

蘭心忽然臉上露出淘氣的神情,暧昧的看了翠芝一眼,然後壓低聲音在翠芝耳邊說了一些話。

翠芝笑著說:「這就要看你的啦!」

蘭心以前是我母親的秘書,婚後離職照顧女兒。老公在三年前意外逝世了,現在是個古筝師,在這幾年的守寡孀居生活中,除了平時出去教導古筝的日子和養育女兒外,個人的生活卻是過得相當平淡,近來內心的情焰慾火日益奔騰難耐……

今天下午被好友翠芝叫了出來,卻聽到了翠芝與網友紅杏出牆的故事,更可恨的是翠芝把她和情人作愛的細節,說的那麽詳細,令她春心蕩漾……

「翠芝……你是人妻了!而他的年齡比你少唉!」

翠芝在旁邊打趣的說著「 蘭心,你不知道和小夥子上床的感覺,我自己都年青了啊!他老是跟我說他喜歡成熟的女人!」然後用她深紅色的指甲蘸著茶水在桌子上重複的寫個數字”8″……

蘭心在聽到這句話時,臉上流露相當興奮的表情,這一切沒有逃出翠芝的雙眼。

翠芝說:「你也來點好玩兒吧?」

蘭心臉上泛起了紅暈道:「你別壞我的名節啊!」

「蘭心,我們是老同學到成爲好朋友,雖然我們沒有象男人那樣拜把子,但是我們情同手足對不?!」

「我才不要咧!我沒你那麽騷!」蘭心笑著說。

「你沒我騷?你床頭櫃�的電動按摩棒是幹什麽用的?」

一語戳穿了蘭心的隱私,蘭心的臉紅的似一塊紅布般。

翠芝今天是非要把好朋友拖下水不可了,她不惜餘力的把身邊的好朋友介紹給我,她口裡說以報答我對她的關愛,或許她潛意識裡想找到另一偷情女人來合理自我行為

「我才不去咧!我看你這小騷貨啊,想男人快想瘋了!」蘭心笑著說。

「蘭心你好討厭喔! 都是你啦!問我該如何解決是你,說人家需要男人的又是你,說 『想喝牛奶也不必養條牛』的都是你!我視你為親姊妺毫不隱藏,現在來真的了,你還在羞辱人家!」翠芝氣言。

「姊姊,我真是一時被嚇倒!」蘭心見好友面有慍色,忙牽著翠芝的手軟語。                                               「喂!蘭心你聽我說嘛! 第一次我和對方是約在公眾場所裡見面,而且我會先在遠處看看情況,假如不太妥當或是我不喜歡他,我會立刻離開那裡,反正他又不知道我是誰對吧」

蘭心已沒有留意翠芝說了什麼,心中卻為自己和好友翠芝倆人的生際遇感到難過在多少個寂寞的夜晚�,讓人格外地空虛不已,真是春閨悲楚!

「你有沒有聽我說的?我有網絡可替你安排,你可也可一試嘛?」翠芝催促問。

蘭心久久沒有說話。                                                                                                                               「跟他是短暫情人遊戲,我又不會離婚。您操縱何時結束。不忠?你的丈夫已去世!您只要守著秘密,沒有人會知道的!」

蘭心正在心中盤算

 

翠芝開車送蘭心來到餐廳門口,蘭心猶疑著。翠芝遞上一瓶蒸餾水,柔聲道:「小美人,快到裡面去吧!你今天很漂亮的,好好享受吧!」蘭心茫然地喝下半瓶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猛然地下車。翠芝便開車子匆匆地離開,免蘭心尷尬。在車上的翠芝看著蒸餾水輕聲說:「姐姐我下媚藥是為你好的」

這晚蘭心盤起長髮,配襯一襲黑色衣物,穿戴薄薄禮服披肩,掩不住�面的露背低胸晚裝,兩條細細的肩帶交叉在她圓潤雪白的肩上,裸露的美背沿著動人的曲線延伸纖細的腰間,然後是被彈性布料緊緊包著的豐滿臀部,短裙下網紋蕾絲的絲襪,讓蘭心原本就修長的玉腿,更是誘人無比。

蘭心移動著她那雙黑色細跟的高跟鞋,典雅高貴婦人腰肢款擺的走入餐廳,豐滿的乳房在低胸的晚裝上形成深深的乳溝,戴上薄紗袖套的孅柔玉手上,掛著光亮的小皮包,蘭心對自己的美貌是有信心的。

昏暗的餐廳,顧客很少,當然這也是我的計算之內。蘭心環顧四周……然後她看到和男生相約的那張餐桌上,擺了一個銀色的冰桶和一瓶酒,一個男人背對著她坐在那�。

蘭心突然地感到前所未有的緊張和不安,既是因爲她今天第一次玩起這情慾的約會遊戲,同時好奇相約的男人之模樣。蘭心覺得這個男生的頭髮短而濃密,他的背影壯碩,他是……

蘭心一咬下唇走向餐桌時,我也剛好轉過頭來,看見期待以久的佳人出現在這�。蘭心和我對望著,腦中是一片空白的……蘭心怎麼猜到男生竟是自己前上司的兒子!(今天就不該受翠芝的蠱惑來到這�,太丟人了!)蘭心驚訝地心想。

這時候服務生已經走過來爲蘭心拉開椅子,蘭心自然地坐下來後,表情訥然,垂頭不語,兩眼低望。我倆不知如何是好

 

「心姐姐爲什麽會在這�呢?」我打破沈默的說。

「我想是朋友叫我來的喔!」蘭心牽強找個說法。

蘭心故作鎮定的對著我,反而令我尴尬的搔首笑著,呐然說不出話來,這讓蘭心對我産生還是個大孩子的錯覺。又是一陣沈默蘭心猛然站起來,我連忙捉住的手。蘭心猶豫一會低聲地說上廁所,轉身走開。蘭心終於回來,我鬆一口氣。

 

在來餐廳之前,蘭心就幻想著今夜能和一個俊美的男生共渡浪漫一夜,在情人輕柔的愛撫下,發泄多年來欲求不滿的情焰。滔滔慾火中燒的蘭心,漸漸的渴望著年輕和壯碩的情人,來撫慰著自己寂寞的心靈和難耐的肉體……

「心姐姐你今晚真美麗!」我由衷地讚美。

「聽說你喜歡成熟的女人?」蘭心輕聲道著,卻沒有絲毫斥責的意思。

我們倆假裝戀人共晉晚餐,起初我找些舊事與蘭心攀談

我事先得到翠芝的提醒說蘭心這個不好弄,翠芝出點子讓蘭心喝下翠芝的丈夫的春藥,那是對人體無害的透明液體,會使女子在大約在二十分鐘後,才開始發揮藥力,慢慢地升性慾亢進,會讓女性有強烈的慾念。

蘭心喝了酒後,沈澱一下情緒,她覺得雖然自己是女生但較年長,她不能讓眼前的男生看出她正在爲此事不知所措。之後蘭心表現好像沒有再尷尬,我把餐椅移近蘭心,緊靠著她並坐在一起,聞著蘭心身上的香氣與她對話。

此刻我興奮地看著心姐姐印在杯上的淡紅唇印,胯下的雞巴怒挺了起來。我幻想著夜晚在性愛家園�,我將完全地佔有心姐姐……

隨著我東拉西扯的說著,蘭心覺得她的身體慢慢的火熱了起來,情慾的激流,在她緊窄的裙內奔馳著。雖然蘭心的頭有些暈眩,但她清楚的知道,高漲的慾火已經使得陰戶�的淫水溢出,潮濕的蜜唇早就將內褲弄濕了。(啊!……身體變得好熱啊!……想要……好想要男人的……濕了……啊!我的花徑濕了!……好想要……

蘭心明亮的眼晴開始變得濕潤、火熱的紅唇微微張著、呼吸也急促了起來。當蘭心再次端起酒杯,品嘗著沁涼甘淳的美酒時,內心饑渴的慾念淫火卻是更加的高熾澎湃。

春情蕩漾、臉紅心跳的心姐姐,看在我的眼�,好想立刻就把她抱起來姦個痛快,我心想該差不多了吧!可以好好的來享用這塊美肉了……

「心姐姐你真美!成熟、高貴……」我把臉貼近蘭心粉嫩的耳邊情癡低語。

「你這個壞小子!不過,我想還是要謝謝你的恭維……」她用杯子輕輕的碰了一下我的頭,臉上露出了嫵媚迷人的笑容。蘭心對我這樣露骨的讚美自己,感到非常受用。

我見蘭心的眼波迷亂。我伸出手在餐桌下,隔著絲襪挑逗著心姐姐的膝蓋。蘭心只是象徵式的掙扎了一下,但她卻沒有推開我的手,受到鼓舞的我更加無所顧忌地在心姐姐的短裙內撫摸著她嫩滑的大腿。

「心姐姐,我自小視你如神仙姐姐!以前你來我家,我就想和妳親近可惜沒有機會!」

然後我溫柔地用另一隻手抓著蘭心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一直移到胯下。蘭心驚訝地發現我雙腿間的雞巴真的如翠芝所說的那般堅強。

「只要看到心姐姐你穿的這件性感的晚裝,我這�就情不自禁了!」我對蘭心訴說著。

「嗯!……啊!……」蘭心從微張的紅唇�發出輕微的喘聲。

「和我一次來……沒有人知道的」我在她裙內的手指不斷地挑弄著蘭心的陰阜。

「呀!……你……啊……」蘭心忍不住氣息粗重地吟著。

(我承認我也是想要啊!天啊!難道自己是淫娃嗎?)

在強烈的春藥控制下,蘭心早已迷失在淫靡的地獄中,但這時在餐廳,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敢造次的。

蘭心實實在在感覺我堅硬的雞巴到就在手�,蘭心的浪穴也跟著迅速地濕潤著……

(啊!……心姐姐想要你狠狠的幹我淫蕩的小穴啊!『我知道這是錯的!』)蘭心在心�呐喊著。

「此刻我想要佔有你美麗高貴的肉體心姐姐,給我吧!」我命令她順從。

我的手包覆著蘭心的手指,使她隔著我的褲子按住怒漲傲立的男根。

蘭心是吃驚地感受到我的老二又更加堅硬了,她難以想象我的雞巴是如此硬朗和熾熱。

我的手指正在她濕潤的三角褲上觸弄著蘭心的陰阜,使她感到兩腿間的秘穴像是被蟲咬般的騷癢了起來,蘭心她渴望得到一個更充實的感覺。

(啊!……我是個淫蕩婦人?!……好想要陽物!……你快幹心姐姐吧!……快操我吧!)

「和我回去?」我在蘭心的耳朵輕說。

「嗯……」蘭心在心�知道這是不對的,可是她淫蕩火熱的軀體卻是不受控制的站起來了!

蘭心無力地把頭倚靠在我壯碩的肩膀上,和我一同走出餐廳……她知道以後將會發生什麽事,但她卻不願意細想,現在的她只希望可填滿她騷癢淫蕩的小穴……

從餐廳到我的公寓,一路上除了從車窗外快速掠過的路燈外,蘭心對沿途的街景沒有任何的印象,她只知道這條路,絕對不是回自己家的路。

在車�,我一手控制汽車、一手伸出隔裙撫摸她的下體!使蘭心的呼吸急促地喘息著,騷浪蔓延全身……我把褲襠的拉鏈拉下了來,像是雞蛋般大粗亮的肉棒,直挺挺的以傲人的角度矗立在蘭心面前,雞蛋般大小的龜頭發出油亮的光澤,一挺一挺的擺動著向著渾身發熱、嬌喘噓噓的淫美婦人。

春心已動、雙眼濕潤、櫻唇微開的蘭心,在我牽引下,蘭心的雙手放在我堅硬、悸動的雞巴上慢慢套弄著……

「心姐姐!……噢!……快!再快些!」駕駛座上的我,舒爽的挺動腰身,配合著蘭心的套弄。我伸出手有力的把蘭心的頭壓在自己興奮的雞巴上。蘭心緊緊封上眼睛,但她始終不肯含著我的雞巴,是的,蘭心是書香閨秀。我一時也不強來,就讓她先用手照顧我一番。乾弄雞巴,有點不痛快,我連忙把車停下路邊,在她的包包裡找來護膚液塗上。

車廂內傳來淫靡唧唧,和蘭心那種騷蕩淫媚的神情,讓年輕的我更是爽快得連連舉槍不落……

我剝下蘭心裙子上細細的肩帶,把手伸向蘭心的胸前,撫摸著心姐姐那對曲線完美的肉球,嫩滑的觸感和凸起的乳頭,使年青的野獸不斷地留戀把玩著。

「好啊!……爽死我了!心姐姐養活我的雞巴好!等一下看我怎麽肏你!」

蘭心喘息低吟:「你不要說穢語整人。」

汽車再次飛快的奔馳著。我偶爾瞄視典雅的蘭心,我忍不住的愛撫著豐腴成熟的身體,從裸露雪白的背部,摸擦被短裙緊緊包住的圓臀,然後伸手用力的搓弄著裸露在低胸禮服外的兩團飽滿堅挺的乳房……  蘭心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如何地來到我的性愛家園,心�充滿慾望火焰的她,只是站在那�,微微地向上翹著豔紅性感嘴唇,以慵懶的媚態挑逗著眼前的我。

我打開音像,輕柔浪漫的音樂飄蕩著,蘭心款擺柳腰地舞動著。年輕的我視奸著心姐姐誘人的身體。平時端莊矜持、冷傲的女古筝師,在春藥的淫惑下,寂寞空虛的芳心已經在等待著眼前年輕的情人,縱使我是她的後輩!

我上前摟住了蘭心的細腰,在音樂中和蘭心共舞著,我雙手環繞在心姐姐的腰上,緊緊的將懷中的女體摟貼在自己的身上,在心姐姐背後的手掌,隔著衣服時輕時重撫捏著她豐滿結實的屁股。我不時地用褲襠�堅硬的雞巴,一挺一弄地磨擦著蘭心她燃燒中的淫屄。

「嗯!……啊!……啊!……熱啊!」

蘭心媚眼如絲的在呻吟著!她的雙手正緊緊的圈在我的脖子上,不斷地親吻著年輕的我。                               儘管我是如此強烈的想要攻入蘭心豐滿誘人的寶洞,但我並不衝動,想要慢慢的享用蘭心這成熟優美的肉體。我手輕輕的滑向她性感的臀部,窄裙下的豐滿肉丘被用力的手指抓弄撫玩著……

在音樂結束時,我熱吻著她。年輕的我正啄食著蘭心的紅唇,我的舌頭滑進了蘭心的嘴�挑弄著她,我的手愛撫著蘭心的背上,輕輕地拉開拉鏈,然後將手滑進她的窄裙�,撫揉著蘭心她汗濕熾熱的花蕊……

蘭心被我推倒在沙發上,她讓年輕的男孩從她的短裙�拉下那件濕透的三角褲。我跪在沙發前的地毯上,雙手由蘭心的裙子�脫下那件白色的蕾絲內褲,華麗高叉的雕花款式。我用食指和中指拈按逗弄著蘭心粉嫩挺起的乳頭,然後撩起蘭心的兩腿,把頭埋進心姐姐的玉腿盡處親吻著

「噢!……好癢啊!……好壞的男孩……弄得心姐姐癢死了……嘻嘻!」

我的嘴唇在她淫鬻的肉屄上吸舔著。我把她兩條美白修長的玉腿,擱在我的肩膀上,我用雙手剝開她粉紅濕亮的陰唇,不斷的輕咬著蘭心敏感的肉豆,溢出的淫水大量的沾在我的臉上,然後跟著也滴流在沙發上……

「呀!……好癢……好難受……你……你舔得心姐姐好暈呀!」

我溫柔地吸吮著蘭心的秘唇,一邊脫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我扯開肩上的美腿,讓它們緊緊地盤在自己的腰上,赤裸著上身的我,雙手緊抱著蘭心扭動的腰。

「心姐姐好想啊!……我想要你……啊!……浪死了!……呀!……我啊!……心姐姐要你……命根子!」媚眼如絲的蘭心,著迷地注視著我強健陽剛的身體,她的眼中只有我!寬闊的雙肩,厚實的胸肌,而胯下那根傲人直立的雞巴更是蘭心所熱切渴望的寶貝。

(好寶貝!)蘭心在心�驚歎著,她看著久違了的男性寶物,但清楚它不是她自己丈夫的,不過要她按捺不住拒絕它!

「啊!……我想要……」蘭心腆腼地在我的耳邊說。

我笑了……我吻遍了蘭心的臉和乳房,濕潤的舌頭有技巧地舔著蘭心敏感的乳頭。

蘭心空虛地抓住我的頭,顫抖著將簽細的手指插在我的亂發中,狂亂又激烈地的扭擺著她的細腰,興奮地期待著我的恩寵。

「它們是完美的!心姐姐!」我溫暖的呼吸輕吹著她的乳房。

「喔!……你……心姐姐要你……想要它!……插進來!」蘭心訴說。我暗㤔藥力來得正好!

「心姐姐竟然想要我的雞巴喔」我調侃笑道。

我讓陽物緊抵著蘭心多汁的蜜唇旋磨著。

「給我吧!……好老公!……求求你!……磨死我了!……想啊!……我的親親小丈夫!……快入吧!」

「心姐姐以後要做我的女人喔!……我每天都要肏你這個小騷貨!……我來了……浪妹妹,你等著挨肏吧!」

「親老公!快!快進來!……入吧!啊啊!……心姐姐是你的人了……呀!……呀!…以後我要你……(終於插進來了,比死去丈夫的陽具更粗大呢!)

我刺進了心姐姐守寡多年的飢餓肉體,期待已久的雞巴,充實有力地頂進她多汁的蜜洞�,肉壁緊緊包夾著火熱男根,我輕巧地顫動抽搐著,而蘭心緊摟著我的脖子。我終於吃了冷豔的人妻!

我正在奮力的抽插肏幹著蘭心的快樂泉源,她媚眼微閉、櫻唇微張,一副陶醉的模樣。使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動整根陰莖,順著淫水狠狠地插進她那濕潤的肉洞。

我的龜頭在她的穴�旋揉著,蘭心的全身上下有如千萬只螞蟻搔爬著一般,她直浪扭著嬌軀,慾火燃燒著她的四肢百骸,又癢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嬌喘呻吟著∶「哦!插了我!……狠狠的幹心姐姐吧!我是你的……頂……頂到花心!哇!又頂到了!……我死啦!」

我想一個外表冷傲的女人,一旦被挑起慾望,和其他女人沒有什麼不同,一樣需要交歡之樂。

我將蘭心的一雙美腿拉到自己肩上,親吻著她的雪白玉足,加快抽送速度猛搞著她的花心。蘭心被插得渾身趐麻地雙手抓緊著沙發,白嫩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擺向上地配合著我!

「呀!呀!……啊!……心姐姐從來沒有這麽樂過!……我的好男人……啊!……啊!」(他竟然盡入裡面!想不到床笫之歡如此美妙,我以前算是白活了!

我邊用力抽出插入,邊旋轉著臀部,使得龜頭在屄�頻頻研磨著花心的嫩肉,再用力一挺,再挺著整根雞巴,對準蘭心的屄肉縫齊根而入。年輕的野獸欲焰高熾地大起大落的狠幹著心姐姐,狂插猛抽的次次入深處。

被男人搞得狂浪不已的蘭心也喘籲籲、汗水淋淋地用雙手雙腳像八爪章魚似的緊緊地纏住我的身體。

「啊!……不行了!……心姐姐真的不行了!……啊!酸死我了……哦!……又頂到花心了!你……你弄死我了!好硬……的陽物!幹罷!啊!要來!……要……呀!……泄出來了!」

我的老二幹得蘭心如登仙境般地欲仙欲死!她突然一陣酸麻,臀部猛地連連數挺,然後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咬住我的肩膀,用來發泄她心中的喜悅和快感。

我滿足地看著被弄到性愛高峰的冷豔寡婦,臣服在我的雞巴下了。

性高潮後,蘭心滿足地靜靜躺在沙發上,在柔和的燈光下,我欣賞著心姐姐的美態,她臉泛緋紅,髮鬓散亂,衣衫不整,泌汗的女體半裸,淫液汨汨地溢流而出。

我還沒射精,貪婪地看著被我蹂躏過的蘭心,我兩腿間血脈賁張、布滿青筋的紫紅雞巴,仍然在一跳一挺地直立著。

我赤裸地走進廚房,端出一些甜品和飲料,把它們放在房間�面後又走了出來……

「心姐姐真是沒用!這麽快就來了!我今天要肏你一整夜咧!」我笑著說。我心想這麽秀麗的婦人,我不肏豈不損失啊!

我剝光了蘭心的衣衫後,首次正視全裸露的蘭心,皓白的玉人肌膚,半球形胸型豐胸,扁平小腹,教我如何相信她已生育的女士。我把她抱進房間�的大床上。我跨騎在蘭心俯臥的大腿上,雙手沾滿了鮮奶油的手掌,在蘭心白皙的背上和高翹的玉臀間塗抹著,沿著完美的女體曲線,小把冰涼香甜的鮮奶油,均勻地抹在蘭心的身上。

「你!…你又在幹什麽?……啊!…不要!」

蘭心被身上冰涼的奶油弄醒,發現自己趴睡在一張大床上,我正騎在她的大腿上,愛撫著粉臀。

我用雙手捧住蘭心的豐腴臀部,把嘴放在她渾圓的肉丘舔弄著,我啄食著她身上的奶油一口一口地品嘗著蘭心成熟女性的嫵媚。我每一次的細舔親吻,都讓她呼吸急促地渾身起了個冷顫,趐麻麻的快感從她的雙腿間油然而生,尚未消退的藥性使得她的愛液越流越多,讓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興奮的程度。

(又……又想要了!……心姐姐不能沒有你呀!

蘭心她只覺渾身骨趐筋麻,舒服得淫水如泄洪般流出,在過度的興奮和沖動下,她媚眼緊閉、通體難耐地香汗淋淋……

我把整個壯碩的身體壓在蘭心的背上,雙手從後環抱著她,讓她那對圓潤傲立的乳房緊緊地壓在我手掌上,美妙的觸感,完美地握持著它們。翹立的肉棍在心姐姐的肉丘上頂著,剌激起心她的性慾。

「嘻!……好癢喔!……你……你舔得心姐姐好癢喔!……嘻!嘻!」

「不要啦!……你又要欺負心姐姐了!……好壞喔!……啊!……你咬我!」

「噢!……別再捏啦……心姐姐的乳房被你壓扁啦……真是壞孩子!你」

這時,客廳�傳來了手機的鈴聲

心姐姐喘息著說:「也許是我的女兒的來電。」她此刻感到有些羞澀。

我把手機拿來送到蘭心手�,繼續狂野地啜食吻舔著蘭心的肉體,由耳後到頸肩背臀一寸一寸地細細舔著……

「喂!欣欣哦……媽媽在翠芝姨家�玩麻將……哦…………你跟奶奶說我今晚可能不回去了……你看電視別太晚了……哦……哦……好的……早點睡啊……好……哦……哦!媽媽請你今晚留宿陪陪欣欣哎唷!啊……沒事,光顧和你說話,點炮了!」(哪裡有麻將啊!你媽媽正和我打仗呢,好舒服的!)

我從床邊站了起來,抱著蘭心的細腰,把發浪的她摟了過來,形成母狗般趴跪在床上的姿勢。

「啊!……這姿勢好羞人喔!……你!不要啦!……羞死人了!」蘭心臉上暈紅未退,這時害羞地發起嗲來更是嬌媚嫣紅,豔麗無比。

「一會兒你就樂不可支。」我笑嘻嘻說。我的手指剌入冷豔的婦人濕淋淋的陰道!我站著挖弄蘭心膨脹的陰核,從後面清楚的看見女體順著臀溝往下,一條粉嫩濕潤的細縫,旁邊雜著密匝匝的陰毛。我用手指在腔內頂弄著,追求肉慾的浪蕩女人努力地挺著、扭著、搖著、篩著她的臀部,騷媚地浪叫著。

「啪!……啪!」

陶醉在快感中的我,被心姐姐淫蕩的嬌呼給剌激著。我興奮地拍打著蘭心高翹的豐臀,白白的肉臀猥褻地印著男人的掌印。

「痛呀!……別再欺負人了!……入來呀!……啊!」

蘭心的手機又響了,是翠芝打來的,問她進展如何,她對著手機說:「被你害慘了!給他玩了哦!」

我配合著蘭心上挺的美臀動作,用龜頭撐開她的淫唇,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寶洞�。

「哦…他真狠……哦……哦!……翠芝他……比『他』強太多啊!翠芝…你好討厭呀!好……呀!」

蘭心淫靡的對著手機叫床,讓年輕的我爽快得加大了力氣用雞巴狠肏著她的美穴,這時心姐姐的全身像烈火燒著一般,不停地顫抖著……

「我要來!……你……我要你…啊!我的寶貝啊!……呀……好充實!……翠芝……他好厲害……插得我渾身無力……哦……啊……啊我很快活呀!……又……又頂到了!……好啊!」春藥加上我的策騎引起蘭心的淫言蕩語。

我搶過她的手機說:「翠芝姐,你聽到你妹子的叫聲了嘛?你聽到我肏她的聲音了嘛?謝謝你!現在你是不是也癢了啊?呵呵……親你……寶貝肥屄啦?受不了?呵呵改天把你和她一起來肏,好不好?……拜拜!」

我把手機掛斷,扔在一邊,繼續的媾弄美豔的肉體……

我在蘭心的身上盡情作樂,任意享受,雞巴激烈地插、瘋狂地幹,爽得她死去活來,匆促的喘息聲絲絲作響,濕霪霪的香汗流滿全身,她的花徑心像小舌頭般舔舐著龜頭吸吮著。

「啪!啪!」

我的小腹撞擊著心姐姐肉感的肥臀,在房�充滿著狂烈的交歡聲音,我的兩隻魔手穿過蘭心的腋下,伸到她的胸口,抓著她那兩團白滑的大乳房不停地捏揉著……

「好!……心姐姐愛死你了!……插得我……從來沒這麽暢快!啊!……好漢子!……啊!……好哥哥!……啊!……啊!……好老公……插呀!……啊!……你……不要停啊!我是你的人以後我哇!」

我一邊猛力地抽插著蘭心那久曠多年的浪屄,一邊有節奏地用手指刺激她的陰核。

蘭心不曾經歷過這種激烈的性交方式,只覺得整個人天旋地轉似地軟趴在床上,她的整個臉貼在床褥上,而豐滿結實的大屁股卻被我高高地撐幹著。

「啊!……頭很暈!不行了!……我死了!……啊!……不行了!……又來了!……啊啊!……我……我又要泄了!哦!……」

高潮�的蘭心無力地扭動著她的身體。硬燙的雞巴又整根地插抽幾百下,我的精液不斷地射入!我從她不停顫動的肉屄�拔出變軟了的雞巴,白色的精液流出,顯露著淫樂盎然的景象,我滿意地看著這女子。

「真爽!心姐姐好妹子快活嗎 你是我的女人了!現在才十點半喔,咱們吃點東西,先休息一下再來罷」                                                                                                                                                         冷豔的蘭心點點頭,含羞地依偎在我的胸膛

蔡蘭心被我蹂躏了一宿!她也不知道自己來了多少次高潮,只見在自己的胸脯上,在自己的屄�都留下了精液。

她醒過來的時候我還在熟睡,她對這個男生又恨又愛。

她洗澡後,找到扔在地的衣服穿上,悄悄的離開了我的性愛家園。

「我還會找他嗎?」 坐在計程車上的蘭心心�矛盾地思考著,同時覺得下體又開始發熱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