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兄妹宿舍同床

大學兄妹宿舍同床

兄妹同床,其實是一種家族的信任,血脈的相連,只要心不偏離,到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但是兩人都是成人了,就算理智,身體不見得完全沒反應脫離,兄妹這個「稱號」他們還是「男」與「女」 。一男一女,裸身相擁,產生性慾是最正常了不動那方面的念頭才是有問題。別說是兄妹就沒事了,是兄妹之前他們首先是一男一女,更何況,已經有了身體上的接觸了,想不亂倫都很困難。

1998年,那年我是位平凡的升大二學生,家裡的小孩就只有我跟哥哥,我的哥哥大我兩歲,那一年準備升大四。

為了求學及未來工作順利,我們兄妹皆就讀彰化某大學,且相同科系。因此在家我們互稱兄妹,在學校則互稱學長及學妹。

大一租在學校的學生宿舍,而升大二則必須外租,在考量節省租屋費便跟哥哥討論合租山腳路上一個套房,之後就同住一間寢室。由於套房內只有一張床,因此我們兄妹就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

在開學後的第一個禮拜,大約晚上十一點時我回來套房,我看哥哥好像已經熟睡了,於是直接在寢室開始脫衣服及脫下了內褲,洗完澡回到床上睡。

隔天早上九點我起床時,哥哥已經出門了,我在盥洗我的內衣褲時發現我的內褲上,沾滿了一團精液,那是我第一次聞到精液的味道,也是我第一次觸摸到精液滑溜的感覺。我哥哥應該拿著我的內褲自慰,然後射精吧,心中一想,我的臉不知不覺的就紅了起來。當天,晚上哥哥若無其事的回來跟我閒話家常。

清晨一點多時,哥哥轉身一下,一隻手壓在我的內褲突起的中間,我心想哥哥應該已經是熟睡了。因此我拉下我的內褲,一隻手扶著哥哥的手引導進入到我的私處,並抓起哥哥的手指撫摸我柔軟的陰阜上面的陰唇。摸著摸著,我盡忍不住呻吟了起來,陰道也分泌出許多愛液,在半夢半醒間,我昏沉的睡著了。

隔天晚上,我在睡夢中感覺到有人在搓揉我的乳房,撫摸著我的乳頭。我的心跳加快,乳頭也變硬了,我偷偷睜開眼,是我哥哥的手在搓揉我的乳房。我忽然身體動了一下,哥哥的手馬上停止搓揉的動作,不久我就聽到哥哥熟睡的深呼吸的聲音,而我心裡卻沉了一下。

半夜中,哥哥的身體又翻轉過來,一隻手又壓在我的內褲中間,我想哥哥是故意假裝睡的,因此我也假裝睡夢中手去觸摸哥哥的陰莖。

隔著哥哥的內褲,我第一次摸到男生的陰莖,哥哥的陰莖勃起突出,而內褲上有一點濕濕。哥哥的陰莖不斷地的顫動,好像在招手叫我往內褲裡面摸。

我故意翻個身把哥哥壓在我陰唇外內褲上的手,用雙腳把他的手夾緊在我的雙腿之間。

我忍不住輕輕的說:哥,我們來做愛

哥哥說:我們這是在亂倫啊

我說:我不管,我只想要你

然後我們則在宿舍的床上,被窩裡~做第一次愛愛~~

哥哥翻起身子來,呼吸急措的把睡裙的上面部分輕輕往上拉,我白嫩的小乳房慢慢的出現在了哥哥的前面。

哥哥索性把嘴也湊到我的乳房前,用手把乳房往中間乳峰的地方輕輕捏住,用嘴含住乳房,再用舌頭的添著的乳峰,來回挑逗著我那2個已經變硬的乳頭。

然後哥哥把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在我那溫暖的小嘴裡輕輕的攪動著,尋找並挑逗著我的小舌,當哥哥擡起頭時,唾液還有一點連在我的嘴上,成一縷絲狀,接著唾液掉在了我的臉上,真是非常淫亂畫面啊!

接著哥哥一隻手輕輕的把我的臀部向上擡起,一隻手慢慢把我的小內褲向下拉下,我的小穴一點一點的暴露在哥哥的眼前。

看著眼前這樣的美景,試問有哪個男人不會動心呢?加上我們是兄妹,少許的犯罪感讓我更加興奮起來,現在我心跳已經加速到180 了。哥哥把我的大腿向上彎曲起來,再把手從大腿下面伸過去,這樣剛好可以抱住我那修長的大腿,然後往兩邊稍稍用力,使哥哥能夠更加方便的行事。

哥哥看著我的陰唇上有少許的液體,便把臉埋進我的大腿根部,用鼻子聞了聞,聞到了我少女的體香,夾帶著一點香皂的香味,他迫不及待的把嘴湊到我的陰唇邊上,貪婪的在他妹妹的小穴上添著,說」 好濕好騷喔!」。

然後哥哥提起肉棒對著我的穴口說:妹,我想要插進去了

我說:哥,這樣可以嗎

最終,我們的慾望還是戰勝了理智,哥哥雙腿並跪,把肉棒對在我的小穴上,現在哥的肉棒已經開始腫到充血了,他用雙手再把我的腿往兩邊分開了一點,並且向我身上輕輕壓住,然後騰出右手扶住他的肉棒,開始在我的小穴上來回摩擦,好讓我流出的淫水能夠粘在他的肉棒上。

他看著自己妹妹的小穴被的肉棒擠得向兩邊分開的樣子,讓他非常的興奮,肉棒上傳來的些許快感讓他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他的左手也沒閑著,在我那光滑的大腿輕輕撫摩著。

我想要是爸媽知道現在我的哥哥正在對他的妹妹做這種亂倫的事真不知道會怎麼想。

我屏住呼吸,用右手扶住哥哥肉棒對準我的小穴,接著向裡面緩緩送入他的肉棒,我不敢太大聲呻吟,要是把隔壁室友弄醒了就有麻煩了,因爲這畢竟是兄妹的亂倫啊。

這種強烈的犯罪感讓我莫明的興奮,讓我全身的每個細胞都興奮起來。

哥哥慢慢的向前推進著他的肉棒,我的陰唇邊上的嫩肉被他的肉棒擠的向兩邊分開,由於我在剛才的挑逗下分泌出了比較多的淫水,哥哥沒費多少勁便把龜頭插了進去。

哥哥說:真是好緊啊!才插進去這麼一點點就讓我爽得不行了。

妹的小穴把我的龜頭夾得緊緊的」

哥哥繼續向前推進著,突然,他感到碰到了阻礙,我知道他的肉棒已經頂在我的處女膜上面了!

現在的我完全被慾望控制了,腦子裏只有交配的沖動,我深深吸了口氣,我打算要突破這層障礙,我1 9年的貞操就快是我哥哥的了。 哥哥使勁把我的大腿往兩邊分開,用手扶住肉棒,腰部向前一用力。

呵——妹你的小穴真是太緊了!」

這次哥的肉棒很順利的一點一點向裡面插進去,突然,他的龜頭感覺頂到了什麼東西,不用想都知道是我的處女膜了。龜頭上的快感讓他完全停不下來,他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腰部再次狠狠使上力氣,一下子頂破了我的處女膜,向更深處插入。

哥哥開始在我的陰道內慢慢的抽動起來,每一個來回都要使上很大的力氣,我窄小的陰道真是讓他爲之瘋狂。他不停的抽動著他的肉棒在我的陰道內摩擦,大概抽送了三十幾下後,我感到陰道內已經足夠濕潤了。他的雙手放開我的大腿,撐在床上,腰部一用力,很順利的把肉棒全部插了進去,哥哥的龜頭狠狠的頂在了我的花心上面,我感到我裡面的花心都被他的肉棒頂得向兩邊分開,似乎都已經頂到了我的子宮上。

大約抽動了三十幾下之後,哥哥開始加快了抽動的速度,我感到的陰道內已經變得越來越濕潤了,也越來越熱了,我的陰道在哥哥肉棒的刺激下開始緊緊的收縮,哥哥的肉棒在我的身體裏瘋狂的沖擊,從我的小洞裏發出」 滋、滋」 的水聲,雖然不聲音不大,但是在這安靜的 夜裏卻是聽的分外的清楚。 忽然,我感到我的陰道開始收縮得更加厲害,陰道內的肉壁緊緊的夾住哥哥的肉棒,」 難道我的身體的就要達到高潮了?

在這樣的快感下,哥哥完全沒有思考的餘地,雙手緊緊的抱住我的纖腰,下身閘門一鬆,精液如洪水爆發般直接射在了我的子宮深處,邊射他還不停的用力向子宮裡面頂,我的陰道急劇的收縮起來,精液打在我的子宮上發出」 啪、啪、啪」 的聲響。

射完了,哥哥輕輕把我平放到床上,將肉棒從我的小穴裏拔了出來,剛一拔出,就看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夾雜著些許落紅從我的小穴裏流了出來,真是淫亂至極的畫面啊!

我的哥哥,居然把自己妹妹的第一次給破了,並且還把精液毫無保留射在了妹妹的身體裏!

我慢慢恢復了正常的意識之後,滿臉的笑意說:真沒有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不怕把妹妹搞死啊。

哥哥: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厲害,也許我們兄妹真的很適合在一起做愛。

是啊,兄妹之間有了第一次就不會再僅僅限於只做一次,關鍵很難走出的是挑開雙方之間的這層關系,突破。亂倫原來這麼簡單,這麼狂野。怪不得,佛洛德說:「世間最令人心醉的激情,一是強姦,一是亂倫。」但這都打破了世間的規則和禁忌,因此都是不能暴露在陽光之下的。但我想肯定存在一些比例。

隔天,我們一起離開套房時,隔壁的商科同學說

以後妳跟學長做愛時可不可以小聲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