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無遺憾

了無遺憾

了無遺憾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隨著歌聲的響起,一個巨大的蛋糕擺

在了今晚的壽星——周老爺子面前。

滿頭銀發精神卻依然飽滿的周老爺子,他是這個家庭里最老的長輩,老人家

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膝下還有一大群孫兒孫女,年近八十了身體卻還不錯,

可以稱得上是福壽雙全了。

周老爺子一口氣吹完了蛋糕上點著的蠟燭,引來了大家的一陣熱烈的掌聲,

接下來,是各位晚輩給周老爺子‘上壽’,也就是輪流上前獻上壽禮和祝福。

周老爺子注意到自己最喜歡的孫兒周宇還帶來了一個漂亮的姑娘,看來這小

子是帶自己的女朋友來見家人了,老爺子面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他最喜歡的就是

這個孫兒,平時安安靜靜地不太愛說話,手上老是捧著一本書在看,挺像年輕時

的自己的。

不過都二十多的人了,還沒有交上女朋友,實在讓長輩們有些著急。不過,

現在看來這個問題似乎已經解決了。扭扭捏捏地像個女孩子一樣,周宇牽著那位

漂亮姑娘的手走上前來,“爺爺,這是……這是孫兒的女朋友李蘭蘭。”

周宇當著一家人的面結結巴巴地介紹了李蘭蘭,相比之下,那位漂亮姑娘倒

是落落大方地上前來向周老爺子行了一個禮,“祝爺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年

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這番話說得周老爺子笑眯眯地,“好,好,看來我們家宇兒真是找到一位好

姑娘了,呵呵呵……”

老爺子的話讓周宇和李蘭蘭兩人都不禁臉上一紅,緊緊地握住了對方的手,

心裡甜滋滋的,因爲這表明老爺子並不反對他們來往。

轉眼間,一年就過去了,而周老爺子這次的壽卻是在醫院里過的,畢竟是將

近八十的人了,這一年裡,老爺子的身體狀況急轉直下,大半時間倒是在醫院里

面度過的,自然,比起去年的熱鬧情景,這次自是大有不如,雖然大家都想努力

讓氣氛喜慶一些,不過房間里潔白的牆壁總讓人感覺很壓抑。

有些冷冷清清地過完了這個壽,大家商量了一會兒,讓老爺子最喜歡地孫兒

周宇留下來守夜,陪著老爺子。

躺在白色的病房中,臉色也是慘白的周老爺子一動也不動,似乎是睡著了,

看到最疼愛自己的爺爺這副模樣,周宇不禁眼眶裡一陣發酸,眼淚簌簌的掉了下

來。

“宇……兒……”

周宇突然聽到了一聲微弱的聲音,他連忙擦乾眼淚,“爺爺,你醒了?”

躺在床上的周老爺子此時慢慢睜開了有些渾濁的眼睛,“喔,是宇兒啊。”

老爺子努力地想坐起來,周宇趕快把老爺子扶起。周老爺子費力地讓自己的

身子靠著床頭,怔怔地,然後長長歎了口氣,“唉,爺爺看來是不行了。”

“爺爺,你、你不會有事的……我們還要給你過一百歲的生日呢。”周宇說

著,已經哽咽得說不出聲來了。

周老爺子勉強地笑了笑,“對,宇兒還要給爺爺準備百歲大壽呢。”說完這

句后,房間里陷入了沈寂中,只有周老爺子時斷時續的輕微喘息聲。

“對了,你那個女朋友呢?怎麽沒來給爺爺祝壽?”

周宇一愣,然後支支吾吾說:“她,那個,她有急事沒來。”

周老爺子看著自己的孫兒,輕輕搖了搖頭,這孩子,連個慌也不會撒。

“宇兒,你知道嗎?爺爺心裡一直有個遺憾!”周老爺子慢慢地說著,“當

我年輕的時候,我曾經愛過一個叫芸兒的姑娘,是的,我非常非常地愛她,把她

看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地存在,可是,最後我們兩人沒有能夠在一起,只是因爲

我的愚蠢,我不願拉下男人的面子,所以我失去了她,失去了生命里最重要的存

在。”

周老爺子自顧自地說著,似乎不是說給周宇聽的,而是說給自己聽的,“從

此,我就生活在了遺憾中,一直,一直,芸兒,我錯了,我錯了,我不該留下遺

憾啊……”

我錯了,我錯了,周宇腦子里一片亂糟糟地,反反複複地回蕩著爺爺剛才說

的這三個字。猛地,他站了起來,走到了病房的門口,然後回頭看了看自己的爺

爺,耳畔似乎還在回響著剛才周老爺子的話,“我不該留下遺憾啊……”離開了

周老爺子的病房,一個人走在靜靜的走廊上,搖搖晃晃地向醫院外走去。

門被人嘭嘭地重重拍著,吵得李蘭蘭連書也看不成了,雖然她已經看了兩個

小時還沒看完那一頁並不怎麽複雜的小說。這麽晚了,是誰回來找自己呢?帶著

一絲疑惑,她透過門上的‘貓眼’看了看門外,是他!那個死小子!

李蘭蘭不禁氣往上湧,一把打開門嚷道:“你來干什麽?周宇!我告訴你,

就算是你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原諒你的。”

一雙強有力的胳膊牢牢地將李蘭蘭圍住,並緊緊地把她抱在了胸前,抱得是

這麽的緊,都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了。然後,一個低沈而深情的聲音貼著李蘭蘭

的耳邊響起,“我錯了,原諒我好嗎?”

緊貼著耳邊傳來的一陣一陣男人熱乎乎的氣息刺激著李蘭蘭敏感的耳輪,讓

她整個人都感覺到了一種說不出的酥軟和舒服,迷迷糊糊地她就要張口說道:

“好,我原諒你了。”

但是李蘭蘭還是一把掙開了周宇,臉上紅霞未消,卻是氣鼓鼓地說:“哼,

周宇,你不要以爲說幾句對不起我就會原諒你,我可不是那種三言兩句就會被騙

的……”

話還沒說完,周宇又一把緊緊地抱住了她,“你知道嗎?我一直把你當作是

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沒有了你,我生命就沒有了陽光,永遠都是一片黑暗,

沒有了你,……”

李蘭蘭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男子說著溫柔的情話,這,這真的是那個書呆

子嗎?他什麽時候變得這麽,這麽會打動人了?

兩人火熱的眼神交織在了一起,嘴唇也在慢慢互相靠攏。終於,周宇狠狠地

吻上了李蘭蘭的小嘴,同時舌頭也粗魯地侵入到李蘭蘭的嘴裡,周宇幾乎是以一

種瘋狂的動作在吸綴著李蘭蘭香甜的津液,彷彿就像一個沙漠中的旅人在饑渴地

吸綴水袋中的甘泉一般,一點一滴也不肯放過。

此時,周宇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得到她,我不要留下遺憾!

不知什麽時候,兩個人已經來到了客廳里的沙發上,而李蘭蘭上衣的扣子也

已被周宇全都解開,露出了兩個白嫩嫩的玉兔,而她那烏黑的長發已經散開來垂

在了玉兔前。

周宇則正把頭貼在玉兔嫣紅的嘴上一邊輕巧而有節奏地又咬又拉著,一邊嗅

著發絲上的少女幽香,同時用手將一縷秀發纏在另一隻玉兔紅紅的小嘴上,鬥弄

著頑皮的玉兔兒。

李蘭蘭慵懶地靠在沙發背上,兩只手使勁地按著周宇的腦袋,嘴裡發著快樂

的喘息聲。

既得隴,再望蜀。周宇開始向潺潺流出泉水的源頭前進,粗糙的舌頭靈巧地

掀開了兩片嬌嫩的花瓣,泉眼頓時暴露了出來,還在有節奏地一收一張地湧出著

大量的帶著泡沫的清泉。

毫不猶豫地,帶著歡快的呼聲,周宇的舌頭一頭就扎進了那可愛的泉眼裡,

在裡面歡快地翻騰著、戲著水,似乎被這熱鬧的氣氛所感動,泉眼也更快的收縮

著,湧出更多的水來。

“蘭蘭!”周宇毫不掩飾的自己眼中的慾望,火辣辣地盯著眼前的女孩,李

蘭蘭羞澀地閉上眼睛,同時輕輕點了點頭。

馬上,李蘭蘭的大腿被用力的分開了,而一把像剛從火爐里撈出來一樣的紅

通通的寶劍則抵上了嬌小可愛的泉眼,似乎是感到了害怕,泉眼此時更是發瘋了

一樣湧出水來。順著泉水的來勢,粗大的寶劍一插而入!!

“噢!!”兩人幾乎是同時發出了低低的喘息聲。

紅通通的寶劍在泉眼中時而狠插到底,時而一圈一圈地攪動,時而又快速地

進出著,同樣變得紅紅的泉眼也隨著寶劍的動作一張一縮,就像一張劍鞘,緊緊

的箍著寶劍,不讓它輕易拔出。

一次又一次的,寶劍瘋狂地搗向泉眼,好像不將其插壞誓不罷休,而泉眼則

溫柔地承受著寶劍的一次次沖擊,洗刷著寶劍上凹凹凸凸的不平處,讓寶劍變得

更鋒利更壯大。

牆上的時間已經指向兩點,而沙發上的兩個人似乎沒有絲毫要停止的趨勢,

還在繼續坐著剛才一直在做的運動,房間里,“嘎吱嘎吱”的沙發發出的搖晃聲

分外地刺耳……

“宇,你剛才好壞哦。”女孩,現在應該說是女人了,用手在身旁的男人背

上一圈一圈的畫著圓。

男人懶洋洋的聲音傳來,“我又哪壞了?真是的!”

“哼,”女人輕輕咬著嘴唇,“壞蛋,剛才居然那樣使壞!”

突然,男人一把捂住她的嘴,“嘻,你再說,我可又要來使壞了!”

“啊,你居然還能要啊!”女人吃驚地望著男人,好像是發現了一個史前動

物一般。

“嘿嘿……我是不想留下遺憾嘛!”

此時,醫院病房裡,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的周老爺子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似乎在做一個好夢,一個沒有遺憾的好夢……

一年後,周宇帶著小腹已經微微隆起的李蘭蘭來到了周老爺子的墓碑前。

“爺爺,今天是您生日,孫兒這是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周宇靜靜地朝

著墓碑說著:“你就快有曾孫女了,而且我和蘭蘭決定,給她起名叫周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