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雪兒這三年

我與雪兒這三年

我與雪兒這三年

(一)

第一次見到雪兒是在2001年底,北方的冬天很冷,所以她剛進那個小舞

廳的時候,臉凍得紅撲撲的。我當時不由得心爲之一動:這是誰家的姑娘,小小

年紀就已經如此漂亮?

那是一場單位舉辦的卡拉OK比賽。小雪兒是作爲職工子女來參賽的。我們

這個國企單位1500人左右,所以你想,唱歌好的人應該大有人在──我就是

其中一個,呵呵。不過我本來是不會去參加的,因爲不屑,呵呵不要踢我,是真

的。我是臨時抓去做的主持人,愛唱歌而且唱的好的人都有這種經曆吧,本來不

想的,一到這種環境,忍不住順便就參加了比賽。

最後的結果有點出乎我的意料:這個雪兒是第一名,我是第二。雪兒唱得確

實好,她接受過專業訓練,《青藏高原》高音部分舉重若輕,歌聲清越而嘹亮,

簡直有點繞梁三日的感覺,我佩服之至。

因爲我是主持人的關系,所以有很多機會和小雪兒說話。她真的很小呀,當

時才12歲,也撲閃著眼睛總是問這問那,很天真,也很可愛。還有挺重要的一

點,我對人尤其是對異性的牙齒很重視,這是不是挺怪的?我喜歡看到別人一口

潔白整齊的牙齒,當然我自己也是如此。雪兒就有一口潔白如玉的小白牙,讓我

喜歡。

最後領獎的時候,我還假模假式的和雪兒握握手,感覺小手很軟,很嫩,很

纖小。眼睛同時瞟到了她穿著淺紅色小毛衣的胸前,看到了很淺的兩個突起,想

到:才12歲就開始發育了嗎?心中不禁怦然……

再次見到雪兒是兩年之後。夏天,單位組織巡迴慰問演出,雪兒也在演員之

列。這時的雪兒已經明顯的進入了青春期,個子高多了,婷婷玉立的,還總是低

著頭想事情的樣子。我們這里是很北的北方,所以夏天也不象內地那麽炎熱,雖

然穿裙子的也是滿大街,但是雪兒穿的是一身利落的淺色小牛仔,襯托出她已經

明顯發育將近成熟的女性身材,更顯得落落大方,楚楚動人。

小青,是雪兒學校的音樂老師,也是我這次巡演的主持搭檔。順便說一句,

我們這里是企業辦社會,學校就是我們企業的。小青一個整建制班分配來到企業

的時候是我接的,同時給她們進行入廠教育。當時就和她們班一個女同學有染,

呵呵。

小青雖然教音樂,可是她的舞蹈造詣卻似乎更高,水平在我們企業里首屈一

指。她是一個典型的南方美女,高額,略深陷的大眼睛,小鼻子小嘴,長頸,腰

身細軟,雙腿修長,身材比例很好。配合她略帶南方口音的軟軟的聲音,還有一

頭及腰的長發,按時興的叫法:萬人迷。

我的長相並不好,還黑,但據朋友說,我的笑容很有親和力;我的身材也不

好,身高比馬拉多納高點有限,體重比馬拉多納低點有限,但還看得過去。如此

外形,扔人堆里是不容易被尋掘出來的,但是我重儀表,性格好,嘴活泛。尤其

是扎到女孩堆里,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而且善解人意異常乖巧,同時假扮滄桑嘗盡

酸甜苦辣看透世態炎涼,所以總給人一種成熟穩重且才華橫溢的感覺。

人常曰此子涉獵廣泛學問廣博,其實我自己最清楚我是雜而不精只粘皮毛。

在我們單位我這樣的基本上就算才子型的了,所以泡MM還是有不少心得的,呵

呵。

小青就喜歡我這樣的。他老公是工作狂,事業型的,其實我比她知道的還清

楚,他是典型的又能幹又會拍,眼睛向上永無止境的那種人。他對事業的重視程

度要高於對妻子,同時我對他妻子的重視程度又高於他,小青也不是省油的燈,

所以在以音樂、舞蹈爲主的藝術范疇外,我和小青同時也對房中術、歡喜禅等古

代知識遺産進行了身體力行的實踐和積極踴躍的探索。

這一天的慰問對象,是個邊遠的小分站。我和小青推門進了小站的會議室,

準備最後串一下臨時準備的主持詞。一進門,我愣住了,雪兒在換衣服。她的小

牛仔等等堆放在會議桌上,身上只有一條雪白的內褲,手裡捧著一件藏族風格的

舞蹈服裝,靜靜的愣在那裡,看著我們,我想當時她可能腦筋里已一片空白了。

這時候我感到了一陣目眩,雪兒太白了!聖潔而又非常干淨的女孩的美體令

我無法用語言形容,我盡量表達吧:

長長的黑發披散在柔弱的粉肩上,兩只在她的年紀里絕對算大的乳房真的象

可愛的小白兔子般挺立著,我可真知道有的情色文學里描述的“脫離了地球引力

般絲毫沒有下墜的乳房”的樣子了,那兩個小乳頭可愛的讓人不敢唐突,她的淡

淡的乳暈……我只能說是“淺色”的,因爲它只是比雪白的乳房顔色稍暗,比淺

粉紅還淺。

由於在我的角度看到的是雪兒的側身,所以前面乳房下看到的是雪兒抱著的

一堆衣服,而後面則是及其柔美的一條曲線由頸及腰,而下面就是緊緊繃在小白

內褲里的小白屁股,然後就是修長的腿,可能是因爲年紀小,大腿也很細。

(二)

就這樣愣愣地看著,彷彿很長時間,其實也就是三五秒,雪兒還沒反應過來

或者說是不知所措,而小青這丫頭狡猾而又頑皮,她說:“沒事兒雪兒,你繼續

換衣服,別耽誤了演出,我和文老師背對著你就行了,我們也沒有別的地方練台

詞。”

我急忙轉過身去,嘴裡誠惶誠恐還故作鎮定地說:“對不起雪兒……”

小青很自若地轉身道:“我們開始吧。”

從始至終雪兒沒有吭一聲,她悉悉索索很快就穿好了藏袍,低頭抱著衣服出

了門,這時我才明白這個會議室的門是推拉活動的,根本沒有門闩插銷之類的東

西,同時我還明白剛才短短的兩三分鍾里我如墜雲中,不知道對主持詞的時候我

在說些什麽,因爲雪兒剛出去我的耳邊就響起了噗哧一聲輕笑:“看上人家小姑

娘了?”

我正色道:“《關雎》里的淑女也就是這麽大點兒歲數吧,君子還好逑呢,

而且,”我小聲湊到小青耳邊:“那麽漂亮的身材我說不喜歡才是騙你呀,你看

人家小姑娘的胸,比你大姑娘的還大,呵呵,你們練舞蹈的是不是嫌胸大礙事,

心理調解生理,練著練著就練小了,呵呵……”

其實小青的乳房雖小卻正合我意,我的審美就是喜歡清瘦的高挑的女孩,小

乳房,小屁股,小蠻腰,細長腿,握在手裡韌而不緊,感覺奇妙,有時和長得挺

漂亮的少婦跳舞,手撫其腰,腰上一堆軟肉讓我馬上能聯想到肥沃的肚楠,下一

步計劃就此打住。可能有很多人喜歡豐滿型的,各有所好,你們別罵我,呵呵。

和小青關於胸大胸小這一課題還沒來得及由淺及深地進行研討,就在我的胳

膊、後背連遭重創后嘎然而止。

串好了主持詞,正準備出門,小青突然冒出一句:“文哥,真喜歡雪兒嗎?

我找機會讓她伺候伺候你,順便也服侍服侍我。”看著她含笑的大眼睛,除了笑

意那裡面還有別的東西,我卻不知道是什麽……

巡演結束有近兩個星期了,明知道小青已經放暑假,我卻一直沒有聯系她,

一方面我知道她一定會先來找我,在她孤傲的骨子裡認爲,這樣就是我又贏了一

次;另一方面確實很忙,夏天我們這里是聖地,迎來送往就是現在白天的主要工

作,而平時白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現在晚上的主要工作。

在一個星期六下午,陪客人吃飯喝酒一直到送到機場,在機場碰到了小青的

老公,他和領導一起去南方參加一個以吃喝玩樂爲主題的系統會議。客人們剛進

安檢,我的手機響了,我看到來電號碼微微一笑,是小青。

機場回市區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小青電話里所謂的驚喜是什麽,她說今天她

要設計一個節目,她要當主人,不會是SM里的QUEEN角色扮演吧。我無法

理解一個男人在假想的卑躬屈膝和真實的折磨虐待中如何獲得心理上的快感,我

倒是一直想找人試試SM,不過當主人的應該是我。

進到小青的家裡,我吃了一驚:雪兒正在彈鋼琴。雪兒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

寬松短袖短褲,鬆鬆的扎著馬尾巴,典型的小孩子打扮,而小青則是將一頭長發

隨意盤起,套著我經常看到的那件白色絲織低胸吊帶睡衣,我敢打賭,她睡衣里

只穿了內褲,因爲胸前突起的兩個小點和白色內褲的痕迹在略透明的睡衣下若隱

若現。我似乎明白了今天小青的目的。

(三)

雪兒看到是我進來了,又低下了頭看著琴鍵。小青指導了她兩句,大概是說

雪兒的指法不規范,用不上力度,但不是一時能夠改正的,不要著急諸如此類,

然後擡頭對我說:“我叫雪兒來看看她學琴的水平。剛剛雪兒還說,喜歡聽你的

通俗唱法呢。”然後擠了擠眼睛。雪兒的臉馬上變得粉紅,但是沒有吭聲,小手

又在琴鍵上開始跳動,但是我能聽出來,已經有些亂。

“我那是純粹的業余愛好,哪能入的了小雪兒的法眼。”我隨口謅著,但是

心裡愈發能肯定剛進門時的感覺。

“不是的文老師,你唱歌真的很好聽。”雪兒擡起頭看著我認真的說。她的

眼睛真的很黑!我心中想。

“不想給我們唱一首嗎,偶像?”小青問。

“別拿我開涮了田老師,”我避開這個話題,“你找我來幫什麽忙呀?”我

故意問。

“我家的電腦不能上網了,請你來看看。”

打開電腦,我哭笑不得,不知道是小青還是她老公選擇了脫機工作,她竟然

以爲中毒了!能順暢地在寬帶上遨遊的時候,小青突然問一旁隨意翻書的雪兒:

“雪兒你們現在有生理衛生課了嗎?”

“沒有,初三才上。”雪兒從鋼琴凳上站起來回答,看來學生與老師之間的

距離感不是很快就能消除的。

“我這里有一個網站,你可以看看,提前接受一些教育。”側在我座位身邊

的小青說著就打開收藏夾,點擊了我很久以前曾經上過的《銀瓶梅》網站,我知

道這是一個性健康網站,屬於國家規定允許范圍內的成人網站。

但是幾秒鍾時間過后,屏幕上充斥的就完全是“如何性福、性交時男女的感

受、性崇拜可取嗎”之類的內容,而且還有和雪兒一樣身材的女孩子的清涼裝作

爲點綴圖案,這擺在我們三人面前,令我惴惴不安。我側目看去,雪兒依然站在

鋼琴凳前,雙眼盯著屏幕,手中緊攥著剛才看的那本書:“田老師,我們還不該

學呢……”

“這不馬上就該學了嗎?”小青很自然地說,“來坐到這邊,讓文老師給我

們找資料。”雪兒好像不是很情願卻也沒有太抵觸,和小青一起坐在我電腦工作

椅旁邊的床上。

這是雪兒家的小居室,進門左邊靠牆是鋼琴,右邊頂里牆角是張單人床,床

邊是這台電腦。整間小屋子布置得簡單溫馨又不失格調。

“找哪些資料?”我終於知道了小青想要做什麽,但腦子里一時有些亂:小

青這樣是在玩火,甚至她自己也未必知道事情發展下去結果到底會怎樣,而且雪

兒雖然有著已經基本完全成熟甚至惹火的身體,但她畢竟還是個初中生……

“找找青春期的知識吧,看看有沒有第二性徵的圖片資料什麽的。”小青非

常自然的將事情慢慢向她預期的方向引導,“雪兒你知道什麽是第二性徵嗎?”

“不知道。”雪兒的語氣怯生生的但是肯定地回答,同時聲音中充滿了對答

案的期待。

“第一性徵就是男女間在性方面最根本的不同,生殖器呀,性腺呀什麽的,

第二性徵主要也是男女之間外表的不同,主要就是從青春期你們這個年齡段開始

出現變化的。”小青認真地娓娓道來,口氣就像在上課,她做戲的本領我簡直服

了,她肯定有預謀。

“男女在這段時間外表、體形上會出現一系列差別。例如男孩子會比較高大

啦,肌肉發達啦,長鬍子長喉節啦,嗓音變低沈啦等等,第二性徵的出現使青春

期的男孩兒越來越帥,成爲男子漢;同時呢女孩子會比較纖弱,皮下脂肪豐富,

乳房會長大,骨盆會變寬等等,這也是第二性徵的功勞,使青春期的女孩兒亭亭

玉立越來越靓。”

這時我根本沒有心思去找什麽狗屁資料,側眼望去,小青的舉止神態表情倒

真的象是在傳道授業,只是眼睛很專注地看著電腦屏幕,沒有一絲不自然,小雪

兒的臉已經變得粉撲撲的,眼睛慌亂地和我對視了一瞬又慌亂地挪開,一種想喊

停又不敢吭聲,羞於繼續聽又想聽下去的表情,可愛極了。

我感覺到了屋裡的氣氛已經開始升溫,而我心中的罪惡想法也已開始萌動。

我知道雪兒的不自然是因爲我的在場,如果只有小青和她,她肯定就算害羞也會

自然地傾聽。

“這沒有什麽,你沒必要感覺別扭,”我用沈穩的口氣說,“田老師講的很

對,而且她是爲了你好,這樣你能更早地了解這方面的常識,及早解決青春期的

困惑。別因爲我在就覺得放不開,我比你大十歲還要多吧?做你的叔叔都夠了,

呵呵……”我的口氣開始變得輕松。

很明顯聽到這幾句話雪兒也輕鬆了許多,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又微微的點了

點頭,沒說話。

“對了,到了青春期男孩女孩的腋下呀,陰部呀都會長出體毛來,雪兒你有

了嗎?”

小青這一問真有些突然,雪兒的臉騰地又紅了。“嗯。”雪兒的聲音是從鼻

子里哼出來的。

“來讓老師看看。”小青說著身體就挪向了雪兒,我的心跳猛的加速了,看

到小青拉起了雪兒的手肘,我才想到她要看的是腋毛,好像從心底鬆了一口氣,

看雪兒快速變化的表情,我明白她也鬆了一口氣,順從地舉起小手放在腦后。我

心裡暗道:“太聰明了,太狡猾了!”

“雪兒的腋毛真細真軟,比我們大人的好看多了,文老師你也來看看。”

我湊過去,看到被小青撸到肩膀的袖口旁,稀疏得絕對能在一兩分鍾內就能

數清楚的柔軟腋毛,還有柔軟的腋窩里亮晶晶的汗液,那是因爲緊張而産生的。

我的心跳陡然又加快了,嘴裡說:“真是很美,這樣最好了,可是不知道將來會

不會變得濃密,那樣就不如現在這樣好看了。”

我不知所云的說著話,湊的更近了一些,輕輕地嗅著,是汗的味道但決不難

聞,還有一股好聞的香氣,這就是書上說的處女體香嗎?突然雪兒的胳膊縮了回

去。我想大概沒有異性這樣對她講話同時又和她有這種近距離接觸吧,讓她感覺

到了害羞和別扭。

“有過初潮了嗎?”小青在雪兒耳邊輕聲問。

“今年來的。”雪兒乖乖的回答,有過剛才的一些事,雪兒大方多了。

“那你就已經算是個小女人了,看來有些事情應該讓你知道了。”小青親切

地摟著雪兒的肩膀,“我們雪兒可是個小美人兒,是不是已經有男生對你有好感

了?”雪兒點點頭。

我趕緊順桿爬:“正所謂異性相吸,成熟后的男女對異性産生好感是非常正

常的,正因爲這種好感,才産生出以後的愛戀,直至結合,人類才能世代繁衍下

去。”

雪兒半懂不懂的聽著,小青接著又問:“雪兒你知道人的生命是怎麽創造的

嗎?”

“我媽說我是從她肚子里鑽出來的,我總覺得不可能。”

我覺得生孩子的事不應該這麽早讓她知道的太清楚,這樣會讓她覺得恐怖,

於是就沒有直接回答:“在男人和女人做兩性接觸的時候,男人所創造的精子和

女人所孕育的卵子結合,就形成了合子,在母親的肚子里經過一段時間的成長也

就是所謂的十月懷胎,合子就會逐漸成長爲一個小嬰兒,最後出生。”聽了我教

小青又接過話題:“文老師剛才說的兩性接觸,書面語言叫做性交,性交是

人和動物都會做而且都要做的,但是人是有最豐富的感情的動物,是動物所根本

無法比擬的,所以人的這種兩情相悅,男歡女愛愛欲交織的性交,叫做做愛,而

動物的比較低等的性交,叫做交配。”

可能是聽了小青連續幾個讓人心動的詞彙,雪兒面上又沾桃色:“做愛?是

接吻嗎?”

小青噗哧一樂:“我們的小雪兒真是可愛呀,不過你不懂是正常的。做愛是

一個非常美妙的過程,方式方法有很多,但是殊途同歸,最後一般都是在性器官

的共同接觸里達到最美妙的高潮,取得人最舒服的快感。性器官對女孩子來說就

是你下面來事兒的那個地方,男同胞嘛就是咱們說小男孩小雞雞的那個東西。”

說到這里,雪兒的臉更紅了,可是眼睛卻掃了褲子上我微微隆起的兩腿之間。

小青這時也滿眼笑意的看著我的隆起:“小男孩的小雞雞你見過嗎雪兒?”

“見過,那不是小便用的嗎?”

“是小便要用到,同時做愛的時候也要用它。平時,包括小便的時候它是軟

的,做愛的時候它會變硬。”我回答。

“男人的那個東西受到和做愛有關信息的刺激都會變硬的,”小青的聲音里

有了谑笑的意味,“文老師現在是不是已經硬了呀?”

“是的,我們在聊這個話題,而且面前是一大一小兩個美女,所以不知不覺

它就硬了,我想管也管不了它,這小東西一到這時候就不聽話。”我如實回答,

小青哈哈地笑了起來,沒想到雪兒清純的臉上也露出了笑意!

“文老師,給我們兩個女人看看男人的那個東西吧?”

“我不要看!”雪兒急急的表示反對,頭搖的很快,身體動了動,好像不想

坐在床邊而是要站起來。

我以敏銳的泡妞敏感性和對事態發展靈覺的辨識力知道這是一個緊要關頭,

馬上說:“這對於你們來說倒是沒什麽,雪兒爲了了解男女生理上的一些常識確

實也應該看一看,將來上課學到這方面知識的時候看到的是少量的圖畫介紹,也

不直觀,”說到這里雪兒稍稍低下了頭看著地板,“不過對於我倒有些障礙,我

是在別人家裡別人面前裸露身體呀,還真挺害羞的,不過我們的做法是正常的也

是正確的,好吧,爲了雪兒及早掌握有關知識,順利度過青春期,我奉獻了,讓

你看一看真正的男人身體。”說著我就開始解襯衣的扣子。

小青拍了拍雪兒的肩膀又繼續摟著她,似乎平息了不少雪兒的緊張。兩人一

個真認真一個假認真地看著我脫掉了上衣,在我解開皮帶的同時,雪兒雙手捂住

了臉。

我的全身很快就完全暴露在小屋裡,脫光衣服反倒感覺熱了起來,下身陽具

完全擺脫了一切束縛,它知道雪兒的雙眼正在通過指縫向它注視,更加的昂首怒

目。

“雪兒你看,這就是男人的身體,根本也沒什麽大不了的嘛。”小青裝作對

雪兒的心理反應一無所知,慢慢地拉住雪兒的右手,很自然的慢慢放下來,雪兒

的左手也就隨之自動放下了。

“你看主要有兩點不同,男人的胸基本是平的,這全是肌肉,叫胸大肌,”

小青說著就站起來用手撫了撫我的胸,我也搞怪地擺了個健美運動員的POSE

側身挺胸收腹提臀外帶瞪眼噘嘴,雪兒不由得笑出了聲,我心中暗喜,她的緊張

情緒起碼緩解了一大半。“不像我們女人胸前是兩個乳房,”小青同時用雙手托

了托自己的兩個淑乳,裝得象個專業講師,雪兒也聽的認真,目光隨小青所講而

動。

“另外一點不同就是下面這個性器官。”小青邊說著邊蹲下握住我的陽具。

(四)

“雪兒你看,這個東西是男人獨有的,你知道它叫什麽嗎?”小青雙眼盯著

雪兒問,她的臉離我的陽具很近,手在非常慢地套弄,我的陽具更加堅挺。

“小雞雞……”雪兒不確定的回答。

“小雞雞是說小孩子的,這個東西正確的叫法是陰莖,俗稱叫做雞巴,聽說

過嗎?”

雪兒點點頭,臉色更紅了。

“你看,前面這個圓圓的頭部,叫做龜頭,因爲它的樣子象烏龜的腦袋,”

小青邊說著邊用左手食指揉了揉我的龜頭,一陣麻癢傳遍我的全身。“男人硬起

來的時候,他的雞巴都會變得很熱,你過來摸摸看。”

我的腦子里現在都不知道在想什麽,只是覺得小屋裡的淫糜氣氛開始彌漫。

雪兒也從床上站起身,蹲在了我的陽具的另一側,目不轉睛地看著它,但她並沒

有伸手去摸。

“雪兒跟我一起念:雞巴。”小青的語氣里明顯帶著老師的命令口吻。

“……雞巴。”雪兒小聲地重複。我想這可能也算是一種催眠吧。

“雞巴就是陰莖。”小青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色彩,就像是在領讀課文。

“雞巴……就是陰莖。”雪兒的聲音更大了一些。

“龜頭。”小青攥著我陽具的右手的拇指開始在龜頭上打轉。

“龜頭……”雪兒已經自然而然地跟讀。

“龜頭就是雞巴頭。”小青又開始了慢慢的套弄。

“龜頭就是……雞巴頭。”雪兒已經放棄了羞怯,她緊緊抱著膝蓋的手指已

經松軟了下來。

“雪兒來摸摸看,文老師的雞巴已經很熱了。”小青松開了手,柔聲但是不

容置疑的說。

雪兒終於慢慢伸出了纖小的右手。

當她的小手軟軟地環繞在我陽具的軀幹上,我從身到心泛起了一陣戰栗,感

覺太好了!雪兒竟然學著小青的動作,慢慢地套弄著。

“真的好熱……”雪兒帶著驚奇的表情小聲說。

“雪兒你應該說,文老師的雞巴真的好熱,這樣會給文老師帶來更多的性方

面的快感,他的生理心理會更加舒服。”小青的聲音變的更低,更柔。

“文老師的……雞巴……真的好熱,嗯……”雪兒套弄我雞巴的小手攥的更

緊,而且不由自主地發出了呻吟!她的眼睛還在目不轉瞬地盯著我的雞巴,可是

目光已經開始迷離。

“雪兒不要停,繼續讓文老師舒服著,老師讓你再看一看成熟的女人的身

體。”小青站起身來,輕輕撥下了睡衣的吊帶,看著白色的絲織睡衣緩緩從小青

的身體上滑下,我的心髒又是一陣急跳,小青究竟會讓事情會發展到什麽程度?

(五)

“雪兒你看,這就是成熟女人的身體。”小青說著緩緩地原地轉身一圈,傲

立的小乳房,緊繃的小白內褲令人目眩,雪白修長的雙腿之下,一雙玉足踩在水

晶般透明的半高跟拖鞋上,顯得無比優雅性感。

我感到陽具上的小手緊了緊,然後停住了套弄,於是我說道:“雪兒,不要

停,你的小手動起來我很舒服。”

雪兒慌亂地掃了一眼我已經徹底黑紅粗壯的陽具,繼續撸動起來,我接著配

合小青的戲路:“田老師的身材在女性中屬於比較完美的,所以可以做你的教科

書了,你看田老師的乳房,這不僅是女人的第二性徵,是女性人體美的表現,而

且也是將來哺乳的需要。”

看到小青臉上露出了淺淺的誘人微笑,雙手在自己的淑乳上撫動起來,我繼

續道:“乳房同時也是女人身體性感地帶的一部分,親吻按摩乳房,能夠給女性

帶來愉悅的感受,其中最敏感的就是乳頭,”我看到小青的食指開始在自己的乳

頭上畫圈圈,雙目微眯地看著雪兒,“女性生長到成熟的過程中乳暈的顔色會逐

漸變深,田老師的乳暈是不是比你的顔色要深一些?”

“……嗯……”雪兒輕聲回答。

“乳頭受到性的刺激會勃起,變大,變硬,你看田老師的乳頭,已經開始有

變化了,”我心中暗想,雪兒的身體不知是否已經有些反應了。

“女人的小腹不像男人的長滿腹肌,而是平坦中略微有些隆起。”我感覺乳

房的話題已經快要觸及雪兒給自己設定的底線,急忙轉移到小腹緩沖一下,看著

小青曼妙緩慢的扭動姿態,我想就算雪兒還是個不太通世事的孩子,而且還是女

性,她也一定會被這種妖娆之美所吸引,所打動。

“看看田老師的胯部就知道女人的胯部要比男人的寬,這是生理上的需要,

也就是爲了生育,同時這樣造成的曲線美也是無與倫比的,你看田老師的脖頸、

乳房、脊背、腰胯、小腹、雙腿,這一條條的曲線,是不是很美?”

雪兒用力點了點頭:“嗯,真美。”

這時小青背對著我們,上身慢慢伏在電腦桌上,撅起了兩片嫩臀,沒想到平

時我覺得並不大的小青的屁股,在這種姿勢下顯得雪白碩大,在白色小內褲的少

量包裹下更顯得妖豔,我的陽具感覺雪兒小手又是一緊,我趕緊說道:“女性的

臀部脂肪比例比男性要高很多,所以看起來柔軟一些,大一些。”雪兒認同地輕

輕點了點頭。

小青這時候轉過身來,蹲下去面對雪兒說:“雪兒看到老師幾乎全部的身體

了,就差那一點,想看老師的陰部嗎?”這個問題對雪兒來說顯然有點突然,她

一下愣住了,不置可否,小青繼續用緩慢而略帶有老師威嚴的口吻說:“老師知

道雪兒是想看的,因爲同是女人,但雪兒你畢竟還小,而老師的陰部是成熟的,

你想看看是什麽樣子,對不對?”

雪兒低下了頭,細聲說:“是……”小手已經從我的陽具上挪下來,兩只手

擺弄著寬松的短袖套衫胸前可愛的蝴蝶結。

小青扶著雪兒站了起來,雙手握著雪兒的肩膀,盯著雪兒的肩膀微笑著說:

“那先讓我也看一看你的身體吧,反正這里也沒別人。”說到這里雪兒瞟了我一

眼,我依舊坐在電腦椅上,陽具也依然昂首挺立著,保持著矜持而禮貌的微笑看

著雪兒。

“你看,文老師和我已經把身體完全給你看了,雪兒的身體很美的,前一陣

演出的時候碰到你換衣服我們也都看到了,所以雪兒你不要緊張,我們大家都坦

誠相對,這樣不是很好嗎?,來。”小青說著就掀起了雪兒的套衫。

雪兒趕緊抓住了衣服底部,“別,別……”但是小青沒有給她更多的思考時

間,繼續向上撩起,衣服掙脫了雪兒的小手,到達了她的腋下,露出了白色的半

截腰護胸小背心。

“來,雪兒擡起胳膊,”小青柔聲命令著,雪兒真的乖乖舉起了雙臂,這件

短袖衫轉眼脫掉了。

雪兒馬上兩只胳膊交叉放在了胸前,或許她覺得這樣有點顯得很放不開,所

以臉上閃過一絲尴尬的笑容,但迅即一臉恐慌,兩手又向下去護住兩腿之間——

小青竟然乘她不備拽下了她系松緊帶的休閑褲子。

“啊,老師……”雪兒這時的慌亂令人贲然,她顧不得上半身部分肉體的裸

露,而小手也僅僅護住了本就被內褲保護的私密之處,可愛的白底有小熊雨傘等

卡通圖案的內褲下,一雙細長的玉腿緊緊夾著,秀氣的小腿跟處,穿著粉紅色休

閑拖鞋、小白襪子的腳丫上赫然是小青給她褪下的褲子堆在那裡。

“雪兒擡腳,把褲子脫下來。”小青低著頭堅定地看著雪兒的小腳,雪兒似

乎從心底默認了這一切,順從地擡腳,默默地任憑小青扒去了她的保護層。

這時的雪兒全身只有護胸,內褲,襪子三件小衣,她慌亂的眼神閃過我露出

看癡的表情的臉上,又害羞地低下了頭,雙手在私處前絞動著,一副無所適從的

樣子。

我緩過神來,看到小青剛剛站起,我心中有了想法,也站起身來一步邁到床

邊雪兒的另一側,按著雪兒的肩膀說:“雪兒又有點緊張了,來,我們都坐下說

說話會好一些。”說著話的同時,陽具不經意地輕輕抵著雪兒的腰胯。

小青非常配合地也扶著雪兒的肩,三人一起坐下,我伸手到雪兒的腦后輕輕

捋下她系馬尾巴的皮筋,讓她的一頭長發披散開來:“這樣不是更漂亮嗎,雪兒

你應該讓長發披著,這樣不但美麗,而且顯得長大了幾歲。”

雪兒望著我笑了一下,我知道她確實是因爲得到了贊美而高興,因爲她小聲

說:“我在家裡就是披散著頭發。”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