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房東來收租(上)

壞房東來收租(上)

吵屁啊!只不過是上個網就在叫啥鬼啊!媽的!今天心情已經很差了,一大早就被林琦涵這賤人嗆,只是長相好看而已,還以為自己是誰啊?再加上今天下午英文老師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一看到我就是一陣狂罵,更靠夭的是,等一下房東還要來收房租。

一想到這,我忍不住踹了一下這台吵得要命的電腦。

沒想到,這一踹之下,電腦突然發出如同惡魔一般的尖嘯聲,同時,原本的以白色為基調的網頁瞬間被黑色和紅色給取代,換成了一個從沒見過的網站。

「魔界拍賣網?」這是啥?新噱頭嗎?不過排版方式實在是有夠平板的啊。

「耶?」才隨便點一個東西進去,我的目光卻馬上就被吸引住了,不過不是因為網頁或商品的內容,而是在「專業外送員」這幾個字的下方竟然有一排正妹的圖片,而且每個都穿著性感的小惡魔裝,露出火辣的身材,也就是說只要我買了他們的產品就可以指定其中一人送貨來我家,沒錯吧?

那就選這個好了,我按下一名看起來大約十八、九歲的女孩的圖片,年齡相近一點的我會比較不緊張。

突然,一個小小的身影從我的電腦螢幕中衝了出來,嚇得我連人帶椅地摔在地上,仔細一看,那個身影竟然就是我剛剛所選的女孩,不過身高小了好幾號,只比我的手掌大些,還抱著一個比她身高還高的槌子。

「呵呵呵這算詐欺吧」我被嚇得有點語無倫次。「什麼?」眼前應該是惡魔的女孩說。

「沒事,你可以說明一下現在是什麼情況嗎?」穩住情緒後,我問。

「我不懂你的意思,不過這個是你所買的『不公正的法官』,請確定。」說完,她就將手中的槌子遞到我眼前。

接過槌子後,我問:「這個是做什麼用的?」

「你沒看說明就買了喔?只要用這個槌子對著目標捶下,就會對目標這十分鐘內對你所做的事情進行審判,並給予永久性的懲罰,而且所有人都會覺得這個懲罰是理所當然的,從以前就是如此,當然,審判的結果絕對會偏袒你,像是如果有人打你一拳,可能就會被判天天被你毆打。」

「好強啊。」這何止是不公正而已啊。

「你滿意就好,那麼請付三十萬魔幣。」

「什麼是魔幣?」這要錢?

「你也太誇張了吧,連這都不知等等!這裡該不會是人界吧?」她突然緊張地問。

「是啊。」

「不好意思,請當作沒這次的交易吧,把東西交回來,我們不能把東西賣給人類。」

「不要。」這玩意可是個好東西,我還要用它來報復林琦涵呢。

「這可由不得你!」話還沒說完,她的立刻化成利刃,並往我飛了過來。

「是嗎?」我朝她敲下槌子。

這時,槌子突然發出低沈的聲音:「你犯下了『詐欺』與『意圖傷人』兩條罪狀,判你不得違抗他的命令,且不得傷害他。」

聲音一結束,女孩也同時停下動作,說:「把東西還來!」

「不要。」我回答。

「是嗎?那也沒辦法了,我要回去了。」

「等等,我還有問題要問。」

「什麼事?」她歪著頭問。

「先回到原先的問題,什麼是魔幣?和靈魂有關嗎?」這可得先搞清楚,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就死掉。

「魔幣就是魔界的通行貨幣,與靈魂的關係不大,不過因為近年天上的傢夥勢力很強,所以取得靈魂的管道減少了,所以靈魂的價碼很高。」

「總之不會奪走我的靈魂吧?」這才是我真正在意的地方。

「嗯,在天界的規定下,我們不能用這種方式獲得靈魂。」她點頭。

「好了,要問的問完了,我想想還有什麼要你做的?」雖然小了點,不過也還是個美女,不做點色色的事情好像說不太過去呢。

「那麼先幫我」

叮咚!

該死!房東怎麼這麼會挑時間啊?

「算了,你先回去吧,這東西的錢要記得幫我出。」我下令。

確定女孩離開後,我才去打開小套房的門。

「怎麼那麼慢啊。」門口一名打扮得相當流行的美女一邊抱怨,一邊走進我的房間裡。

是的,這個年僅二十五歲的女子正是我的房東,這整棟公寓都是她父母留給她的遺產。

「抱歉抱歉,那麼這次多少?」我問。

「還是一樣七千。」她理所當然地說,媽的!這樣一間小套房竟然一個月要七千,要不是離學校超近,我才不會租這裡,對了,乾脆來試試這槌子。

我將錢交給她後,趁她數錢的時候朝她敲下槌子。

低沈的聲音再次響起:「你犯下了『進行不公平交易』這條罪狀,判決你的財產全都轉到他名下。」

「恩我來這裡幹嘛?」眼前的女子問。

依照這判決,我和她的關係應該已經逆轉了,所以說

「你應該是來交房租的吧。」我說。

「啊!這個月我還是沒辦法」她低聲說。

「你自己說說看,你已經欠我多少房租了?」我板起臉反問,因為我也不知道她的記憶到底被改成怎樣。

「九萬八」十三個月的份啊,和我住的時間一樣啊。

「你看,都快十萬了,這次真的不能再讓你欠下去了。」

「對不起,可是我真的沒有錢啊,可不可以再通融一次?」

「嘛,我也不是沒同情心這樣好了,我派工作給你來抵銷房租如何?」

「是什麼工作?」

「也不是什麼困難的工作啦,只不過是要你好好利用一下女性的優勢而已。」我坐到床上說。

「變態!」她生氣地大叫。

「怎樣?不要嗎?那就把身上的衣服還來,然後滾出這間公寓!」沒搞錯的話,她身上的應該也是我的財產才對。

「嗚我做就是了」

「要做就趕快把衣服脫了!」我命令。

聽到我的話後,她也只好慢慢地將上衣及裙子除下,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纖細的腰身以及包覆在胸罩下的豐滿胸部。

「怎麼停下來了,還有內衣勒?」

「嗚」她低著頭將身上最後一道防線脫去,這樣一來,她胸前那對目測約有D罩杯的乳球及被稀疏陰毛所覆蓋的私密部位就完全暴露在我眼前了。

太刺激了!這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看到實際的女體說。

「再來自慰給我看吧。」

「不要那樣太丟臉了」她帶著哭腔說。

「你要直接給我插,我是也無所謂啦。」我攤手。

她頓了一下,最後還是按照我所說的話,蹲下來,撥開兩片白嫩的貝肉,用右手輕輕搓揉藏在其中的小豆。

沒多久後,她右手的動作逐漸加大,嘴裡忍不住輕哼起來,下體也泛起淫靡的水光,看來似乎已經可以了。

「自己上來吧。」我將褲子脫掉後,躺在床上說。

聽到我的話後,她走了過來,將已經濕潤的小穴對準我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下去。

「喔!好爽!沒想到你的小穴那麼緊。」這種溫暖又緊致的包覆感,打手槍時完全沒得比啊。

「恩~~~恩~~~喔~~~」她一邊輕吟,一邊套弄著我的肉棒。

「再快一點,大聲一點。」

「喔~~~啊~~~喔~~~啊~~~啊~~~」她加快了上下起伏的速度,同時,她胸前那對肥嫩的白兔也加大跳躍的幅度,帶給我強烈的視覺刺激。

「喔~~~喔~~~啊~~~喔~~~」她大聲呻吟著,不過我總覺得有些不足算了,不如再試一次這道具好了。

我拿起放在床邊的槌子敲下。

「你犯下了『強姦』這條罪狀,判你必須成為他的性奴。」

低沈的聲音一結束,她馬上就又加大的抽插的幅度,強烈的快感從肉棒直竄上來。

「喔~~~好爽~~~啊~~~啊~~~主人的肉棒~~~喔~~~啊~~~好、好粗~~~啊~~~啊~~~」

「喔~~~喔~~~插到底了啊~~~啊~~~喔~~~母狗的小、小穴會~~~喔~~~啊~~~啊~~~會壞掉啊~~~啊~~~」

「母狗!我的肉棒舒服嗎?」

「舒服~~~喔~~~母狗最、最喜歡~~~喔~~~主人的大肉棒了~~~啊~~~喔~~~」

「好爽~~~啊~~~喔~~~請主人用強壯的肉棒和~~~喔~~~啊~~~喔~~~和滿滿的精液~~~呀啊~~~灌、灌滿~~~母狗淫蕩的小穴~~~啊~~~啊~~~」

「好!我等下就射給你!」

幾分鐘後,我的肉棒已經到了極限邊緣,隨時都可能迎來人生第一次的內射。

叩叩!

靠!是誰啊?

「不行了要射了啊!」我大叫。

「喔~~~喔~~~主人的精液進來了~~~喔~~~啊~~~啊~~~好燙~~~啊~~~我、我也要高潮了啊啊啊!」

到達高潮後,原房東小姐,我現在的性奴軟軟地倒在床上。

「我直接進去囉!」門外清脆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是亞瑩!被她發現就麻煩了啊。

果然,門一打開,我就看到她那總是掛著活潑笑容的可愛臉孔,不過我現在卻開心不起來,怎樣?要用嗎?可她是我少數的好友啊。

就在我腦中的思緒亂成一團的時候,亞瑩笑著說:「真是的,才剛放學就急著跟性奴玩啊,小心會腎虧啊。」

「才不會啊!」我笑著反駁,還好沒事。

「我要去買東西,你要一起去嗎?」她無視我繼續說。

「好啊。」回答她後,我轉過頭說:「等一下把我射給你的精液吃掉,然後去洗澡,我回來時,要看到你在我床上。」

「你這樣太嚴格了吧。」

「會嗎?」

「算了,這也不是我該管的。」

和亞瑩一起到夜市吃了點東西,回來後,我坐在電腦前,讓原房東小姐蹲在我的跨下前幫我口交,她動作頓頓的,或許她是第一次口交吧,不過我之前也沒有被口交的經驗,所以不是很清楚。

話雖如此,但看著她像是在清理什麼寶物似地仔細舔著我的肉棒,一股優越感油然而生,連帶刺激著我的快感神經。

除了體會著初次被口交的快感,我還開始研究起魔界的拍賣網。

「嘖嘖,看來報復林琦涵這件事要稍微延後一點了,這裡還有不少有趣的道具呢。」我自言自語說,我似乎變邪惡了呢,哈。

繼續看著這網頁,我發現這裡面的東西還真多啊,光頁數就有一千多頁,每頁差不多有四、五十件商品。

不過這些惡魔怎麼那麼沒取名字的能力啊,全部都是「什麼的什麼」,像是「扭曲的鏡子」、「偏食的饕客」、「折翼的青鳥」之類的。

算了,那也不重要,我一邊享受著性奴仔細的舔弄,一邊搜尋著這次要買的道具。

幾分鐘後,我的肉棒已經差不多到極限了,似乎是察覺了這點,原房東小姐也加快了吞吐的速度,強烈的快感不斷傳來,忍不了幾下,我就在她的口中爆發出來。

大量的精液讓原房東小姐來不及全部吞下,有部份白濁的液體從嘴角流出,不過,她馬上就用手指將其撈回嘴裡意猶未盡地舔著,然後說:「母狗最喜歡主人的精液了。」

「哈,只要母狗聽話,主人每天都會讓母狗吃到精液的。」將褲子穿好後,我伸出手摸著她的臉,她竟然真的像是狗一樣地用臉來磨蹭我的手。

好啦,爽也爽過了,也該辦正事了,找一個商品讓上次那個小惡魔再過來一次,我還有些事情要問她。

又逛了一會,我終於決定要選的道具──「上帝的骰子」,這是個能實現願望的道具,不過一天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實現的機率會隨著願望的難度改變,寫著「實現」的面數最多五個,也可能一點機會都沒有。

其實還有一個「上帝的骰子加強版」是沒有時間限制的,可是貴了很多,當然,我不是為了那個惡魔著想,而是如果她付不出來,難保不會查到我身上來。

按下底下的圖片後,小惡魔和上次一樣從電腦中飛了出來,說:「這是你所購買的『上帝的骰子』,請確定。」

「我想應該是不用確認什麼啦。」我從她手中接過一顆黑底紅字的骰子。

「那麼,請付錢。」她冷冷地說。

「這次還是你來付。」我指著她說,然後又問:「你一年可以賺多少錢?大概有多少存款?」

「我一年差不多可以賺五十萬魔幣,存款大概一百二十萬魔幣左右。」她平靜地回答。

恩,有點少,沒辦法買太多東西。

「對了,你上次說靈魂很值錢,大概價值多少?」我突然想起她上次說的話。

「靈魂要看等級,從一千萬魔幣到兩億魔幣不等。」

價錢是夠高了,不過還是不知如何下手。

「那要怎樣才能將靈魂拿去賣?」我繼續問。

「基本上,所有靈魂出生時就被天界設下微型魔法陣,死後歸天界所使用,必須扭曲其人格才能破壞天界的魔法陣,接著,再覆蓋上魔界的魔法陣即可。」

「嗯,那麼她耶?人勒?」一個不注意,原房東小姐竟然跑到牆角躲了起來。

「母狗,過來!」我叫道,然後問小惡魔:「她的靈魂可以賣嗎?」

「還不行,雖然魔法陣稍微有些鬆動,但離崩壞還有一段距離。」

「這樣啊,話說回來,你送貨時,東西常被搶走嗎?」我開玩笑問。

「呃這是唯一一次被搶,或許是因為在人界,變出刀子後,我竟然沒辦法再加快飛行速度。」她有點窘迫地說。

看來我那次的運氣不錯嘛。

「我要回去了。」小惡魔說。

「喔。」反正也沒啥事了。

看著她那嬌小卻性感的身軀沒入螢幕中,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等等!」我大叫,不過她已經完全消失在螢幕裡。

唉可惜了,本來想用骰子把她變大,然後再來嘗嘗惡魔體內的滋味的,算了,先來測試一下新道具好了。

「讓我統治世界。」我說,話一說完,原本有三面「實現」的骰子立刻起了變化,所有的「實現」都消失了,成了一顆純黑的骰子。

嘛,早就知道會這樣了,這次換個簡單一點的好了,嗯,原房東小姐今天已經玩了兩次了,所以應該不要用她來試

「那讓左邊房間的男大學生變成喜歡和我做愛的性感美女。」我說。

這次的結果明顯好多了,六個面中有四個面寫著「實現」,往地面一骰,滾了幾圈後,穩穩地停在「實現」那面。

成功了!接下來就是去驗收成果了。

伸了一下懶腰,我離開了電腦桌,滿懷期待地走到隔壁房間前敲門。

「誰啊?」一個甜甜的女聲傳來,隨後就是一陣走路聲。

「是我。」我說,這時門正好打開,一張甜美的臉孔就這樣出現在我眼前,比我想像的還要漂亮。

「是你啊?進來吧。」看到我時,她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後側過身體,好讓我進去,這也讓我注意到她那幾乎就要爆出T恤的巨乳。

等我坐在她米色的床上後,她語帶挑逗地問:「你今天過來找我做什麼啊?」

「收房租。」在她眼中,我和她的關係應該是接近戀人,至少也會是個好友,還是不要一開始就提做愛比較好。

「嗯?房租我不是付過了嗎?」似乎是因為和她預想的不同,她歪著頭問。

「這次是收身體上的房租啊。」我向坐在床邊書桌前的她說,結果還是一下就繞回做愛了啊。

「討厭,你很色耶!」她一邊叫著,一邊打我,不過當然是完全不會痛。

「怎樣?你不想要嗎?」我問。

「唔我、我」她手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臉則是紅了起來。

「怎樣?要還是不」我話還沒說完,一個香軟的物體突然封住我的嘴巴。

她一邊伸出舌頭和我交換著口中的津液,而另一邊也沒閒著,整個身體往我靠了過來,右手伸進了我的衣服內輕輕佻弄,而左手則是解開了我的褲頭,釋放出早已勃起的肉棒,並溫柔地撫摸著。

看來是因為不想說出來,就乾脆直接做了,和外表不相符地強硬呢,是因為原本是男的嗎?

不過我也不是這樣讓她隨意玩弄的,我立刻展開反擊,一手伸入她的T恤當中享受她滑嫩的肌膚,並一步步地往胸部前進,而另一隻手則是走相反的路徑,進入了內褲中,恣意地感受著渾圓臀部的彈性,弄得她不停輕哼。

或許是因為我的刺激,她越貼越近,整個人幾乎完全貼在我身上,就算隔著衣物我依然能感受到她胸前的軟嫩,這時,我的褲子、內褲早就被她丟在一旁,只剩上衣還穿在身上,而她自己的裙子也不知道何時解了下來,光滑白皙的大腿不時蹭著我的肉棒。

為了繼續解放她的身體,我的手繞到了她背後,試圖打開胸罩,可是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最後還是她自己解開的,不過另一隻手倒是有所斬獲,順著完美的曲線從後面滑到了前方,再穿越過稀疏的芳草,就來到了女孩子的神秘地帶,刺激濕潤的嫩肉,讓她忍不住叫了出來。

十幾分鐘後,我已經全身赤裸,她也只剩一件脫到一半的上衣,豐滿的白嫩乳球就這樣大剌剌地展露在外,我們兩個也已經改變了好幾次姿勢,正以69的姿勢為對方口交。

她口交的技術比起我房間裡那位原房東小姐要好上許多,溫暖的口腔和靈巧的舌頭帶給我極大的快感,而且還不時用手刺激我的陰囊和屁眼,要不是剛才已經先射過了,早就忍不住在她口中爆發了。

在她為我口交的同時,我也一樣在幫她口交,雖然已經做過愛了,但這還是我第一次那麼靠近女生的私處,泛著水光的粉色嫩肉,吸引著我不停舔弄,越舔,她的小穴就溢出越多愛液。

「恩~~~給我~~~恩~~~」她柔聲說。

「給你什麼啊?」我明知故問。

不過我竟然忘了她的個性,她完全不回答,直接就坐了起來,然後轉過身,一對飽滿堅挺的乳房就在我面前晃呀晃的,而她也已經將小穴壓在我的肉棒上,來回摩擦著,接著,她才讓小穴對準肉棒,慢慢地坐下去。

但就在這時,我抓緊機會,奮力地向上一頂,肉棒深深地插入一個狹窄的腔室裡,而且這腔室還一直吸著我的肉棒。

「咿呀~~~」她大叫一聲,整個人軟軟地倒在我身上,肥嫩的乳球緊緊壓著我的胸膛。

我繼續趁勝追擊,下身在溫暖的嫩肉中不斷挺進,讓她柔軟的身軀貼著我晃動。

「喔~~~喔~~~好大啊~~~呀啊~~~好舒服~~~喔~~~恩~~~再快~~~喔~~~再快~~~喔~~~啊~~~」

「對~~~對~~~喔~~~就是這樣~~~狠狠地~~~啊~~~插、插進~~~姊姊的小穴~~~喔~~~喔~~~」

為了不讓她奪回主動權,我決定另闢戰場,抓起她一邊的胸部,並吸吮著她雪白乳肉上的粉色蓓蕾。

「不、不行~~~喔~~~乳頭不行~~~喔~~~啊~~~啊~~~這樣太刺激了~~~恩~~~啊~~~」

「喔~~~又、又到底了~~~啊~~~啊~~~姊姊的~~~喔~~~啊~~~小淫穴~~~要、要壞了~~~喔~~~喔~~~」

幾分鐘後,我們倆都已經到了極限邊緣,她只能抓著我不停地嬌叫,而我也沒辦法分神去做抽插以外的事情了。

「喔~~~喔~~~啊~~~姊~~~喔~~~啊~~~啊~~~要高潮啊啊啊!」她高叫,同時,她的小穴肉壁也不斷蠕動,還噴出大量液體。

在她高潮的刺激下,我也忍不住射了出來。

沒想到一結束後,她突然抱住我,親了起來。

就這樣,我們又在床上纏綿了一陣,才一起到浴室清理身體,之後再各自回房。

躺在床上,我假想著明天的情況,想著想著,竟然又興奮了起來,不過身體實在是沒力氣再來一次了,最後就這樣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或許是因為興奮的關係,今天我起了個大早,到學校時,班上還沒有幾個人來,身為觀察目標的林琦涵自然也是,所以我乾脆就趴在桌上補回缺少的睡眠。

不知趴了多久,我突然感到有人在推我。

「喂!起來!」恩,是林琦涵那掛的啊,我都想說今天還不急著對林琦涵下手,沒想到她們竟然還先來煩我。

「快去做掃地工作!」站在一旁的衛生股長說。

我比了比教室另一邊和幾個女生閒聊著的林琦涵說:「她也沒做吧。」

「她早就掃完了,少說些藉口了,快去掃!」衛生股長用和清秀臉蛋不合的嚴厲語氣說。

屁啦!我還沒看過她做掃地工作過,嘛,本來只想懲罰林琦涵那掛的人,不過既然你也袒護她,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拿出放在抽屜中的槌子,各往她們敲了一下。

「你犯下了『干擾他人睡眠』這條罪狀,判決你的睡眠效果轉移八成到他身上。」

「你犯下了『指使他人』及『說謊』兩條罪狀,判決你不得違反他的命令,且對他的命令不會有任何懷疑。」

有個判決好沒用的感覺啊,不過也沒差,反正以她的長相我也沒興趣。

「怎麼突然這麼困」她本來似乎還打算再說些什麼,不過還是不敵睡意,一邊打著呵欠,一邊走回座位。

「和我到樓上去一下。」我對周書怡說,也就是我們的衛生股長。

這個時間,樓上的實驗室應該沒人才對,也是該稍微活動一下筋骨了。

「把內褲脫掉,坐到我身上來吧。」我坐實驗桌上說。

她坐上來後,我便將手伸進她的裙子中撫摸著,不一會她的下面就漸漸潮濕了起來,見狀我馬上解放了褲子裡的肉棒,並狠狠地插進去。

「啊~~~」她吃痛叫了一聲,不過我沒感覺到有阻礙,應該不會是因為處女膜的關係。

可惜我本人沒有什麼憐香惜玉的觀念,依然挺著肉棒不斷地在她溫暖的體內抽動,同時,我的手也沒閒著,伸進她衣服內,將她的胸罩向上推開,兩手任意地玩弄著她小巧卻有彈性的胸部。

慢慢地,她緊繃的表情逐漸鬆開,嘴裡傳出輕吟。

「恩~~~恩~~~哈~~~恩~~~」

「叫大聲點,把你的感覺說出來。」我命令。

「恩~~~好、好棒~~~恩~~~恩~~~肉棒插得我好爽~~~喔~~~小穴裡面~~~喔~~~好深~~~啊~~~喔~~~」

「要不要再更刺激點啊?」

「要~~~要~~~喔~~~用、用肉棒狠狠地~~~插進來~~~啊~~~喔~~~喔~~~」

聽到她的回答,我立刻加快抽插的速度,肉棒每每直衝她小穴的深處,巨大的快感迅速累積,忍了幾下,終於將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內部。

「自己去廁所洗乾淨後回教室。」我說,一面用她的裙子擦去肉棒上殘餘的精液。

「把你的手拿開!」才剛回教室,我就聽到林琦涵的叫聲,往那看了一下,大概是有男生不小心碰到她的名牌包吧,嘖嘖,高中生帶什麼包包來學校,而且那也不是她自己買的,是她女朋友送她的。

是的,就是女朋友,還是同為全校數一數二正妹的黃梓芸,而且黃梓芸不光是正而已,家裡還有錢到爆,聽說每天都有司機接送。

說到這,突然覺得班上的男生還真可憐,明明班級裡有兩個大正妹,可卻都是女同性戀,當然,我是沒差啦,只要我願意的話,要她們兩個求我幹她們也不是做不到,只是現有的兩個道具效果都要機率,拿來對主菜使用似乎不夠有趣啊。

「當~~~當~~~」上課鐘聲傳來,今天第一堂課是數學的樣子,雖然對現在的我來說都不重要啦。

就這樣,老師在台上努力地上課,而我則是在台下幻想著林琦涵被我玩弄的畫面,一下子兩節課就過去了。

下課到福利社買東西的時候,我又用了一次槌子,成功獲得以後到福利社買東西都不用付錢的特權,為此我還在裡面多晃了一下,找了幾種最貴的飲料和零食才回去。

「上課都幾分鐘了?你現在才進來是什麼意思?」一到教室,英文老師立刻走過來向我破口大罵,不過誰怕你啊,我拿起槌子往她一敲。

「你犯下了『辱罵他人』這條罪狀,判決你會從他給予的羞辱、責罵中感到快感。」

「閉嘴!老處女!」我故意說,其實她才二十七、八歲,亮麗外表看起來更是像是大學生一樣。

「你說什麼?」她身體震了一下後,才趕忙回問。

「老處女!」我重複。

「你、你算了,我們先上課。」她臉都紅了,在其他人眼中或許像是在忍著怒火吧,不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現在強忍著的應該是慾火才對。

我笑笑地看著老師走回台上繼續上課,不過心裡卻是一邊想著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一邊期待下課的到來。

幾十分鐘後,一聽到下課鐘聲,英文老師立即宣佈下課,並快步離開,而我當然也馬上跟了上去,就這樣跟到了行政大樓裡的廁所外。

不過我自然是不能就這樣大剌剌地跟她進去,只能先在外面等了一下,才悄悄地走進去。

走到唯一一間關著門的廁所前偷聽,果然,雖然不是很大聲,但仔細聽還是能夠聽到門內傳來陣陣低吟。

為了再聽清楚一點,我將耳朵靠上門板,沒想到才一靠上去門就被推開了,在裡面的英文老師上半身的襯衫大開,露出了一邊豐滿的胸部,而裙子和內褲也都脫到小腿間,一手抓著白皙的乳球,另一手還按著下體,驚恐地看著我。

「你在這裡做什麼?」老師大叫。

聽到她的叫聲,我馬上衝了進去摀住她的嘴,說:「別叫!想讓別人知道你在這自慰嗎?」

不過她完全不理會我的威脅,依然不斷掙扎,我只好在她耳邊說:「婊子!」

果然,她稍微停了一下,才又繼續掙扎,看來是相當有效,於是我便開始不停謾罵。

罵了幾句髒話後,她掙扎的力道明顯減弱,右手不知何時又放回陰部上搓揉著,看到這狀況我繼續乘勝追擊。

不一會,她忽然全身向上弓起,淫穴裡也爆出大量液體。

「真是下賤啊,身為一個老師竟然被學生罵到高潮了。」我笑著說,然後順便拿走她的內衣褲就回教室去了。

在回教室的路上,我越想越不對,像是有聲音一直在腦海中反覆問:「這樣做會不會太輕易放過她了?」

是啊,這樣的確還不夠啊,還得要更進一步才對。

回到教室後,我立刻拿出了骰子說:「讓除了我和我英文老師外的所有人都會覺得我做的事是正常的,且雖然會覺得英文老師不正常,但也不會做出任何阻止行為。」

嘖,只有一面是嗎?那把時間限制在今天,範圍限制在這個城市內好了。

我將改變後的願望又說一次,說完,寫著「實現」的面一口氣增加到四個,我也輕鬆地投出了「實現」。

這時英文老師也正好回到教室,身上還多了一件外套。

「上課都幾分鐘了,你現在進來幹什麼?」我立刻罵道。

「呃回座位去!」她楞了一下,才板起臉說。

「怎麼?你惱羞成怒了嗎?還是怕剛才在廁所自慰被知道?」我說。

同時,底下的同學開始竊竊私語,不過因為骰子的功效,他們也不打算阻止我們。

「你、你在說些什麼啊!」她大叫,可是雙腳卻不自然地夾緊。

「哈,你自己做的事自己知道,還有,你穿著外套做什麼?」

「我覺得冷,穿個外套不行嗎?」

「是這樣嗎?脫下來讓大家看啊?」說著,我還一邊伸出手去脫她的外套。

「不、不要!」她抵抗,不過她雙手早就沒什麼力氣了,我輕鬆地除去她的外套,露出濕透襯衫下的激凸。

「大家快看!老師的襯衫底下沒有穿胸罩!」我對同學大喊,接著問老師:「怎麼?還不承認你剛才在自慰嗎?」

「才、才沒有」她的臉已經紅到不行了,雙腳也開始發抖。

「這麼說是你自己把胸罩脫掉來勾引男生囉?」

「不是這樣」

「那麼你剛才果然是自慰囉?」

「也不是這樣」

「反正不管怎樣,不穿胸罩就來上課的你都是變態啊,淫蕩教師。」我說,同時還往她的乳頭捏下去。

「啊~~~啊~~~去、去了~~~在學生面前高潮了~~~可、可是卻很舒服~~~」她大叫一聲後,癱坐在地上喃喃自語。

「啊~~~不、不行~~~別看啊~~~別看老師~~~」她突然注意到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真是的,竟然在全班同學面前高潮了,連妓女都比你有尊嚴。」

沒想到這句竟然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話才說完,她的身體又突然弓起,淫穴也湧出不少液體。

然後她抱著我的腿說:「再來~~~再來~~~多罵一點~~~儘管羞辱我啊~~~」

「耶?我突然不想罵了耶。」

「怎麼這樣~~~繼續罵啊~~~繼續罵我這個淫蕩教師~~~」

「我怎麼會這樣說呢?老師的衣服都還穿著啊。」

聽到我說的話,她馬上七手八腳地身上的衣物全部脫光,讓充滿女性魅力的軀體完全展現在我面前。

「裸體也沒什麼啊,外國不是很多天體營嗎?」我笑著說。

「不、不只是裸體而已~~~我還要在學生面前自、自慰~~~啊~~~啊~~~這、這樣夠下賤了吧~~~」她一邊將修長的手指伸進小穴中,一邊說,看著這淫穢的畫面,我也忍不住了。

「真不愧是條淫賤的母狗,母狗就要有母狗的樣子,屁股翹起來!」我命令。

她迫不期待地將渾圓白嫩的屁股朝我翹起,還用雙手將濕答答的淫穴撥開,見狀,我當然是毫不猶豫地挺起肉棒插入。

「啊~~~啊~~~進來了~~~肉棒插進我下賤的小穴了~~~喔~~~好大~~~啊~~~啊~~~」

「用力~~~用力~~~插爆我的淫穴~~~啊~~~喔~~~好爽~~~喔~~~被學生幹好爽~~~啊~~~」

「這對淫蕩的大奶是因為常常讓別人揉,才長這麼大的嗎?」我抓著她不住晃動的巨乳說。

「不、不是~~~啊~~~是我自己揉的~~~我、我自慰時都會揉它~~~喔~~~啊~~~所以才會長、長出這麼淫蕩的大奶~~~喔~~~啊~~~」

我一邊奮力抽插,一邊羞辱她,幾分鐘後,我終於忍不住將精液灌入她體內,而她也同時高潮了。

不過我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她,等她從高潮中回神後,我要她像是狗一樣趴在地上載著我前進。

就這樣,我坐在她身上指揮她在校園內逛大街,好讓每個人都能看見她這副母狗樣,說真的,這感覺真的頗奇妙,有種說不出的優越感,雖然說碰到好友時還是會怪怪的,像是在操場遇到亞瑩時,還真不知道該不該向她打招呼。

炫耀夠了之後,我又坐著她回到我住的地方。

一回到這,我馬上連上了惡魔拍賣網,並點下昨天就蠻感興趣的商品,以召喚小惡魔。

標準的買賣行為後,我向小惡魔問:「這次這個靈魂可以賣嗎?」

「恩應該是可以,她不像上次那個,心靈還沒受到太多破壞就被法術給壓抑住了。」小惡魔比著在一旁睡覺的前房東說。

「那麼你趕快做啊。」

「好的。」她說完後,就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用黑色的血液在愣住的英文老師手上畫了一個魔法陣。

「就這樣?」我問。

「是的。」說著,她就搖搖晃晃地飛進螢幕裡。

嘖,怎麼老是飛那麼快,算了,先來試試這個「變形的蠕蟲」。

我將小試管中的綠色黏液倒在手中,沒幾秒,這些黏液就被吸入我的體內,化成一股熱流傳遍全身。

應該是沒問題了,那麼先試著讓肉棒變大好了,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下體也真的騷動起來,只見我的肉棒穿出褲子的束縛,並一直膨脹到我認為該停下來為止。

「真是厲害啊。」我看著眼睛正前方的龜頭讚歎,不過讚歎歸讚歎,這麼大的肉棒其實一般來說是沒啥用處,所以我還是將肉棒變回原本的大小,並開始下一個測試。

我將精神集中在右手食指尖端,使指尖逐漸分離出一個帶著綠色的小肉球,當肉球完全分離後,我控制肉球爬向英文老師。

肉球一接觸到她的身體,立即融入她體內,同時,我也取得她身體的控制權。

「讓你玩個有趣的。」我對她說。

這時,我讓她的陰蒂迅速向外生長,並變形成男性的肉棒,而此時我也讓自己的骨架變得女性化、胸部膨脹、肉棒縮小成豆子般大小、兩腿間也產生如同陰戶一樣的縫隙,至於最重要的臉孔,我則是乾脆直接將林琦涵的外貌拿來用。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慌張地問。

不過我可懶得回答,直接用變得細嫩的小腳往她的肉棒踩下去。

「喔~~~啊~~~肉棒~~~喔~~~好爽~~~啊~~~」她高聲淫叫,肉棒也快速硬了起來。

「母狗就是母狗,踩個幾下興奮了是吧。」我說,還一面模仿著H漫裡腳交的姿勢。

「喔~~~對~~~我就是這麼低賤~~~喔~~~請、請您用腳懲罰我吧~~~喔~~~啊~~~」

這樣玩弄一會後,她的肉棒已經勃起到極限了,這時,我的身體也有些興奮了,想試試看女性的做愛,我蹲了下去,扶著她的肉棒往我下體插。

不過一開始並不太成功,試了好幾次都還找不到正確位置,只好直接控制小穴移動到可插入的位置,就這樣,我的下體逐漸將她的肉棒吞入,一種酥酥麻麻的特殊感覺也從我的小穴裡傳來。

等她完全插進去後,我將小穴移回原來的地方,並用女上男下式緩緩套弄起來,讓她那根火熱的肉棒反覆貫穿我的身體。

「喔~~~啊~~~肉棒被夾得好緊~~~啊~~~啊~~~我變得好奇怪啊~~~喔~~~喔~~~」

「唔這玩意還真不錯沒想到女孩子的身體也蠻舒服的啊」我一邊抓著自己飽滿的乳房,一邊說。

在道具大幅增強體力的效果下,這次的性愛持續了好幾個小時,中途,原房東小姐也加入我們的行列,在這場漫長的性愛中,我們三人高潮的次數多到數不清。

最後,由道具分體強化的英文老師體力終究還是較弱,一次激烈的射精後,就累到睡著了。

解決了英文老師蒔蒹菮蓉,原房東小姐獨自承受我的攻勢,接二連三的高潮之下蒗蓖蒸蒻,她幾乎都要叫不出聲音了。

這時,我才鬆開刻意壓抑著的精液,濃濃的灼熱白漿,源源不絕地灌入她的子宮中,不一會就滿出來,而她也迎來了猛烈的高潮。

看了看時鐘,沒想到已經淩晨五點多了,我竟然一點睡意也沒有,不知道是「變形的蠕蟲」還是昨天早上那個怪判決的功效,雖然不重要啦。

丟著全身都是精液及其他體液的兩人不管,我再次登上了拍賣網站尋找有趣的道具,直到快七點才去踹醒英文老師。

「恩~~~我還要睡啦~~~」英文老師扭著身體撒嬌。

「賤母狗,睡一覺就忘記昨天多淫蕩了嗎?」我笑罵。

一聽到「賤母狗」三個字,英文老師的下體抽動了一下,乾涸的蜜縫又濕潤了起來,而跨下和豐美女體不相稱的巨大肉棒也稍微硬了些。

「還想在我家賴多久,身體清乾淨就給我去學校!」我命令。

「嗚~~~昨天做了那些事情,我已經沒臉回學校了啊。」她帶著哭腔說,我也想起骰子的效力只有到昨天為止。

就在這時,門口忽然傳來了敲門聲,會在這時候敲門的只有亞瑩而已,但現在這狀況讓她看到可不是能夠開玩笑的啊。

「在嗎?我要進去了喔。」清脆的聲音傳來,果然是亞瑩沒錯。

她轉了幾下門把,幸好我昨天有鎖上門,她發現沒辦法進來後,就離開了。

嘖,不知道昨天的事影響多大,還是得去學校看看狀況,但在這之前,我還得先確定一件事,一件早該問的事情。

再次登上拍賣網,按下了本來想過幾天再買的商品,小惡魔也一如往常地從螢幕中穿出來。

「人間有其他惡魔嗎?被發現會怎樣?」我問。

「有,不過只有小惡魔,更強的惡魔不能來人間,天界也差不多,但他們在人間有直屬於高階天使的『獵手』。」小惡魔想了一下後說。

「那會對我造成威脅嗎?」這才是重點所在。

「不太會,他們人很少,也不是所有心思都在管理惡魔上,只是真的被盯上的話,就直接逃吧,這些道具對他們沒效果。」她說,雖然一臉被抓也沒關係的表情。

「恩那就這樣,你回去吧。」

看來雖然不能放著不管,但也不是必須馬上解決,好吧,先去學校一趟再說。

才剛進學校,四周便圍繞著令人不快的目光,幸好之前和其他班級的學生也沒什麼交集,不然現在可能就不只在一旁偷偷摸摸地窺視了,煩人的還在後頭。

「英文老師幹起來爽嗎?」「問啥白癡問題,當然超爽的啊,你到底是怎樣搞到她的?」「欸,讓我們也玩玩看吧,昨天我在底下打了好幾槍。」

一踏進教室,一群男同學立刻湧上來,問了一大堆淫穢的問題,而女同學則是用像看到髒東西一般的眼神看著這邊。

真煩,我拿起「不公正的法官」,往圍在我身邊的人各敲了一次。

「你們犯下了『侵犯他人隱私』這條罪狀,判你們的感官全都可任其自由取用。」低沈的聲音響起。

這啥沒用的判決啊!算了,直接逃跑好了。

身旁的男同學們先是傻了一下,然後又是一連串連珠炮似的問題,而我則是完全不理他們,等腿部的肌肉一強化完,立刻向走廊跑去。

「幹!他要逃了!」「快追!」「別讓他跑了!」

男同學一邊大吼一邊追了上來,但在我超出人類能力的速度之下,沒幾秒就被遠遠拋在後頭,轉了幾個彎,確定甩開他們後,我就找了間空教室,用「變形的蠕蟲」將臉變成了別的樣子。

「不公正的法官」的不確定性果然還是太高了,看來用「上帝的骰子」來處理會比較保險,大不了請假個幾天就是了。

從口袋中拿出骰子後,我說:「讓除了我和英文老師外的所有人忘記昨天我做的事。」

一面嗎?機率果然和想像的一樣低呢。

丟出的骰子在地面轉了幾圈,停在純黑的一面,嘛,本來就不期待能一次成功,接下來換試試新買的道具吧,不過這要先回教室一趟。

「張書豪。」聽到自己的名字,我反射性地回頭。

糟了!

才剛這樣想,就看到滿臉疑問的亞瑩站在我身後,對了,我的臉已經變了。

「抱歉,我認錯人了。」亞瑩低著頭,感覺很尷尬。

「沒關係,那我先走囉。」我笑著說,不過還真的嚇了一跳。

一離開她的視線,我更徹底地改變了相貌,連身高、背影都完全和原本不同。

利用下課時間混進教室,並偷偷拔了黃梓芸的頭髮後,我立刻躲進廁所裡面,拿出新買的「偏食的饕客」。

「偏食的饕客」還沒使用前只是一團裝在小瓶子裡的黏液,但一將黃梓芸的頭髮放入瓶中,黏液隨即就發生了變化。

黏液快速地向上聚集,並逐漸分化出手腳,不一會就出現一個大約十公分高,黃梓芸長相的人偶。

雖然小是小了點,但臉和黃梓芸本人幾乎一模一樣,同樣都有著精巧到令人讚歎的五官,再加上雪白的纖細身軀,我的肉棒很快就硬了。

一邊用左手把人偶從瓶中拿出來,另一邊,我的右手早就迫不期待地握著肉棒上下滑動,舒暢的感覺從下體擴散出來。

沒幾分鐘,在沒有刻意忍耐的結果之下,肉棒已經衝上了極限,隨時都可能爆發出來。

突然,一股射精的衝動直奔腦門,我也立即將肉棒對準黃梓芸的人偶,經「變形的蠕蟲」加持過的大量精液就這樣將人偶的身體塗上了一層厚厚的白漿,連地面也沒有倖免。

這時,這道具的實際功能也開始運作,精液迅速地往人偶集中並被吸入體內,才一眨眼的時間,人偶和地板又恢復了原樣,而且人偶竟然還對我露出了滿足的微笑,讓我的下體馬上又挺了起來。

其實現在就已經完成了這道具的前置作業,不過網站上的說明有寫到,如果人偶吸收越多目標物的話,被詛咒的人就會更加飢渴且偏食的程度更嚴重,像是非某家店不吃,甚至非某個人做的不吃。

所以我又對著人偶射了三遍,才讓人偶去找黃梓芸附身。

看了看手錶,現在差不多九點半左右,「偏食的饕客」大概每八小時發作一次下午五點半啊,放學了呢,等等寫封情書把她留在學校好了。

將寫完的情書偷放進黃梓芸的抽屜後,我帶著期待的心情翻上一直都是上鎖的頂樓,本來是想睡一覺,但卻睡不著,只好幻想著林琦涵被調教後在我胯下承歡的樣子,膩了後就看著雲發呆,直到天空一角染上橙紅,我又回到樓下,準備赴約。

來到約定的美術教室,卻一個人也沒有,真是的,好歹也算是個大小姐,竟然連準時赴約也辦不到。

幸好我為人寬大,不會計較那麼多,不但不生氣,還先幫她準備點心,哈。

一想到這,我立刻脫下褲子,坐在長桌上打起手槍,不過現在也不是什麼適合享受的時間,搓了幾下,我就操縱肉棒射在地上,精液量也刻意限制在較少的狀況。

射精後又過了十幾分鐘,我才終於聽到走廊傳來腳步聲,腳步聲由遠而近,最後停在這間教室外,沈默了幾秒,那人終於打開了門。

「這封呀!有變態啊!」黃梓芸大叫,也是啦,在學校光著下半身等人除了變態外,我也想不到更好的說法了。

但尖叫過後,黃梓芸卻沒有任何逃跑的打算,鼻子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似地不停吸氣,目光也不斷掃視著教室,最後終於停在我面前那一小灘精液上。

「怎麼?不逃嗎?」我微笑著問。

聽到我這麼說,黃梓芸隨即將腳擡了起來,身子往後傾,一副想後退的樣子,可是卻遲遲無法踏下,懸在半空十幾秒,才又放了下來,反倒比剛才稍微前面了一點。

「我怎麼」她原先應該是想反駁我,沒想到一張開嘴巴,口水立刻像狗一般流了出來,讓她趕緊用手把嘴遮住。

我笑笑地看著她,她本來也狠狠地瞪著我,但才沒幾秒,她的目光就又不知不覺地轉到那一灘精液上,飢渴地盯著不放。

最後,她像是脫力一般跪倒在地上,然後爬了過來,毫不猶豫地舔食著地板上的精液。

我剛才射在地上的精液並不多,舔沒幾下就舔光了,但她卻停不下來,像是要把被地面吸收的精液也舔出來似地努力舔著。

「還想要嗎?」我問。

「要!」她大喊,但又隨即說:「不對呃那個」

她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可就是說不出「不要」兩字。

「要不要隨便你,反正工具就在這邊。」我大張著雙腿說。

「我、我不知道怎麼用」她害羞地說。

「別跟我說你不知道那是什麼。」

她盯著我已經硬到不行的肉棒,終於下定決心,一口氣含住了整個龜頭,我也立刻感受到肉棒進入一個溫暖潮濕的腔室中。

「動啊,你以為這是冰棒嗎?」我催促她。

話還沒說完,她就乖乖地前後擺動起來,甚至還自己吸吮著我的肉棒,觸電般的快感不斷刺激著我。

不過我並不打算這麼簡單就射在她的嘴裡,每當有射精的衝動時,我就利用「變形的蠕蟲」控制住。

努力了一段時間,黃梓芸忍不住終於吐出我的肉棒,問:「怎麼都射不出來?」

「那是你的問題啊,女孩子不是還有很多讓人射精的地方嗎?」我一副無所謂地說。

聽到這,她先是咬著嘴唇掙扎了幾下,才慢慢脫去上半身的制服,露出意外清純的白色胸罩,接著又將胸罩解開,這樣一來,不像是高中生該有的碩大胸部就完全展露在我眼前。

看了我一眼,黃梓芸捧著肥嫩的乳房夾住我的肉棒,再用小嘴含住從雪白雙峰探出頭的肉棒後,便開始上下套弄。

「喔~~~不錯,不錯,孺子可教,哈哈。」一面開著玩笑,我一面享受著她的服務。

細嫩的乳肉及濕潤的口腔,兩種不同的感覺帶給我極大的快感,再加上黃梓芸那種渴望卻又羞澀的表情,更讓我感到說不出的享受。

一放鬆,濃濃的精漿立刻從下身爆出,量大到她來不及吞嚥,瞬間又從她嘴裡噴出,讓她雪白的乳球染上一層白漿。

她將口中的精液吞下後,又慌張地用手抹下胸部上的精液塞進嘴裡,淫靡的模樣讓我迫不期待地想進行下一步。

看向她的下體,出乎我意料之外,她的內褲竟然已經濕了,本來還想要她先自慰的說。

「還要嗎?」

「好!」這次她一點遲疑也沒有,滿臉期待地看著我。

「不過這次要用的是這裡。」我指著她雙腿之間說。

黃梓芸先是楞了一下,接著就脫下了裙子和內褲,火辣的身軀就這樣完全曝露在我的目光下。

我的肉棒馬上就又翹了起來,我也忍不住衝上去抱住她,並順勢讓肉棒直衝她身體深處,擠進層層疊疊的嫩肉當中。

「啊~~~啊~~~痛~~~痛~~~太大了啊~~~啊~~~」她淒厲地大叫,讓我也不禁停了下來,望向她的小穴,果然,幾道血絲沿著我的肉棒流了下來。

爽!幹到處女了,一想到這,我又再次快速抽動下身,讓肉棒馳騁在處女的陰道中,憐香惜玉什麼的早就拋在腦後了。

果然不一樣,處女的小穴真不是蓋的,比之前幾次都要緊實地多,溫暖細緻的嫩肉緊緊吸附著我的肉棒不放,強烈的快感讓我腦袋一片空白,只能不停向前衝刺,追求更劇烈的刺激。

而且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黃梓芸也不再慘叫,取而代之的是一聲聲淫蕩的浪叫。

「喔~~~喔~~~舒服~~~恩~~~肉棒~~~肉棒插得小穴好爽~~~喔~~~啊~~~」

「好深~~~啊~~~啊~~~那、那裡不行~~~喔~~~啊~~~好怪的感覺~~~啊~~~不、不行~~~啊~~~啊~~~」

靠著道具撐了快一個小時後,我的忍耐也到了極限。

「射了!」我大叫。

「咿呀~~~啊啊啊!」她幾乎也在同時放聲大叫,大量體液從她下體奔出。

強烈的高潮後,或許是性慾的衝擊讓她暫時忘記了食慾,她恍神了一陣子,就向我大吼:「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吧。」我反嗆。

「嗚只不過是精液而已,你以為我要不到。」她逞強地說。

「是嗎?真了不起。」一邊說,我一邊變換著外貌,從高大挺拔的當紅男星,變到活潑可愛的鄰家少女,換了六、七種樣貌,然後問:「你覺得做得到這種事的我,會沒辦法讓你只想喝我的精液嗎?」

「誰、唔」她還想反駁,但卻被我用沾滿精液的腳趾塞進嘴裡,她抵抗了一下後,就又陶醉地吸吮著我的腳趾了。

「明天早上記得來這找我。」命令完後,我抽出腳趾,而她則是先獃獃地看了我腳趾一眼,立即又將目標轉向自己的下體。

走出門外後,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忘了說,這玩意每八個小時發作一次,請她半夜自己加油,哈哈哈」我大笑著離去。

「嗚哇!」回到公寓,連住的樓層都還沒踏上,就看到亞瑩站在我的房門,神情似乎不太耐煩。

該怎麼辦?得先矇混過去才行裝成朋友?不行,她知道我沒有朋友裝成親戚?好像可以,可是為啥穿制服又很難解釋對了,可以到之前房東的房間拿衣服。

在腦中拼湊了一下路線,我立刻跑到原房東小姐的房間。

真大啊,是我那間的兩、三倍吧,啊,現在不是感歎這個的時候,找衣服,找衣服。

打開大得嚇人的衣櫃,映入眼簾的是滿滿的流行服飾但沒有一件是男生可穿的是怎樣?

上衣還找得到中性的類型,下半身怎麼不是裙子就是熱褲啊?女生的衣櫃都是這樣的嗎?

沒辦法,只能將就一下了。

我再次改變外型,在「變形的蠕蟲」的作用下,我的身高縮水,四肢變得纖細,身軀也浮現出女性特有的柔軟曲線,再配上清秀的五官及柔順的長髮,活脫就是個青春洋溢的女學生,完全看不出原來男性的痕跡。

先換上女用內褲後,我挑了件不會太花俏的上衣及勉強遮住大腿的裙子,急急忙忙地穿上,內衣?那種見鬼的東西我最好知道要怎樣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