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阿芳

寂寞的阿芳

我是個受過良好教育有正當職業的38歲已婚婦女。

我老公器宇軒昂風度翩翩,兒子品學兼優乖巧聽話,在外人眼裡看來,我擁有

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但實際上我卻是一個守活寡的可憐女人。六年前先生在一次

意外中,生殖器受到嚴重損傷,表面上他仍體面正常但實際上卻無法人道形同太監

。先生與我感情良好也知道我有生理需要,他擔心我耐不住寂寞紅杏出牆,因此經

常以口舌取悅我,並購置淫具供我使用。但這些只會挑起我旺盛的情卻根本無法真

正解決問題。況且當著他的面我又怎能不顧他的自尊使用淫具自慰呢?除了丈夫以

外,我從未和其他男人有過瓜葛,由於小時家裡的教育和我較為保守的觀念,從沒

想過自己也會紅杏出牆。

那是一天下午快要下班的時候,老闆通知我們晚上一起吃飯。有幾個地方執政

部門的工作人員需要陪同。當時覺得並沒什麼,因為以前也有過和幾個女同事陪老

闆的客戶吃飯。酒後的男人們講起了他們擅長的葷段子,聽的我耳根直髮熱。也可

能是喝了酒的緣故,當時心裡只想出去吹吹風。就在這時我發現了一雙眼睛在盯著

我,在我看他的時候,那股眼神依然固執的停留在我的臉上,是我們部門的經理誠

,我的心驟然猛跳了起來。好不容易熬到酒席散盡,一番寒暄之後誠提出送我回家

。已是晚上十點多了,在加上誠並不讓我討厭,我同意了。   回家的路上誠的車開的很慢,他好像有什麼話,但又說不出。到了我家樓下,

我轉身正準備下車,誠突然從後面緊緊地捉住我,並將我按倒在坐墊上。面對這一

突然的襲擊我又驚又怕極力掙扎:「你幹什麼不要這樣。」誠一手擋住我的嘴輕輕

在我耳旁說:「你不要叫,現在夜深人靜的,要是被人抓住送到公安局我們就麻煩

了。」我想,如果我叫喊,被人抓住送到公安局,也真的就大事了。接著,誠又輕

輕地對我說:「阿芳!我真的好喜歡你已經很久了。你不要動,我只是想親親你,

撫摸一下嘛!」

我極力推他,他卻死死地抱著我不放,汽車就搖動著,所以,我不敢再推動他

,要是真正被人抓住就太難為情了,畢竟我有家庭的。誠見我不再反抗,就在我的

臉上.嘴唇上一陣狂親亂吻,他的手也順勢伸入了我的襯衫內撫摸著我的乳房。

 

「阿芳,你太美了,我好喜歡你呀!」他語無倫次地說著,我的衫鈕被他解開

了,一下子又將我的乳罩向上拉去,我的一對乳房一彈而出,他就勢低頭親吻我的

乳房,並含著乳頭吸吮著,他自言自語地說:「你的奶子好大好肥呀!」我的胸部

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著,我感到很羞愧,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用嘴吸吮我的

乳頭,傳來陣陣快感讓我全身癱軟,我試圖掙扎,但卻無濟於事。

他的手滑向了我的下面,想把手伸入我的褲內,我馬上拉住他的手對他說:「

請你不要這樣,我這已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我們到此為止吧!我要回家了。」

他根本不聽我的,還是執意地要將手往我褲內伸,我說:「我不是你所想像的

那種女人,你再不聽我就要喊人了。」

他仍若無其事地說:「你喊人我不怕,抓進去兩三天,我就會出來,而你,你

又怎麼去給你丈夫解釋呢?你如 不怕,那就喊吧!」

他這一招很利害,是的,我並不敢大聲喊,唉!到如今只有任事態發展下去。

當我在想的這一剎那,不知不覺褲子已被他脫到了膝下。他的手不停地在我的陰阜

上來回地揉捏著,一隻手則下移到我的陰戶,將我的陰唇揭開,用手指放在陰唇上

方輕撫,我全身好像癱瘓了一般。很長時間以來我都沒有感受到性愛了,對於一個

正值如狼似虎年齡的女人來說,男人摸弄她的私處怎能讓她受得了。但此刻的我還

是有一絲的羞澀,我知道自己的面額是飛紅的。誠的嘴吻著我的臉和唇,他的舌頭

伸進了我的嘴裡,和我的舌頭攪在一起。他的臂膀是那麼有力,他身上的氣息是那

麼醉人,我有些眩暈,我不想拒絕。

黑暗之中,我感覺到一根像銅筋棒一樣的東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熱呼呼的,我

看不見他的陽具是什麼樣,是粗是小,是長是短我無從知曉。誠用手指輕巧地摸弄

我的陰唇內壁,撫摸陰唇和陰道口,酸麻麻的很是舒服。他又將我的陰唇頂部向上

扯起,將脹大了的陰核露出來,並以手指輕輕地按摩著那極敏感的陰核,我有如觸

電地戰抖起來,美妙的快感傳遍了全身。他健壯的身軀壓了上來,肉棒在我的陰阜

上.大腿內側來回地闖來闖去,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全部插進我的

陰道。他的肉棒不知有多粗,但我感覺到他的陽具把我的洞穴塞得滿滿的,我的下

面傳來了一種久違的充實的快感。

誠抽插著他的肉棒,我躺在下面一動不動,黑暗中,我們都看不到對方的表情

,我只感覺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乳房上來回地親吻著,他的手不停地揉捏著我

的乳房,揉捏我的乳頭。他伸出舌頭在我的乳頭四周舔來舔去,然後又含著乳頭溫

柔地吮吸,經他這麼又吮又舔搞得我渾身癢酥酥的。

同時,他插在我下面洞穴的肉棒,還是不快不慢地抽插著。他抽插的動作很溫

柔,很有節奏,一點也不急躁,他輕輕地拔出肉棒,然後又緩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

。抽出,插進,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麼溫柔而有力地觸最深處。他的舌

頭又伸入了我的嘴裡和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一絲絲舒服的感覺由我的陰道和洞穴

的深處傳入我的大腦。

很長時間了,我都沒有感受到這種男女性愛的快感了,我太嚮往這種感覺了。

誠的陰莖不快不慢地抽插著,那條肉棒在我的洞穴內一會左,一會右,一會上,一

會下地撬動著,搞得我渾身熱熱的,慢慢地,我感覺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進

去時,龜頭好像把我洞穴最深處給碰著,好像觸電一樣,我就會抖動一下,感覺很

舒服,就這樣一反一復漸漸地我覺得越來越舒服,我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洞穴

裡的水也越來越多了,人也覺得輕飄飄的。

陽具還是那樣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節奏,每一下都是那麼溫柔而有力

地直抵最深處,而每當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時,我的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戰抖一

下,舒服得不知如何形容。我不知不覺地伸手緊緊地抓住他的手臂,他好似感覺到

什麼,便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舒服感也在慢慢地增加,而肉洞裡的水也

越來越多,並伴隨著那肉棒的抽插溢出來外面。「舒服,好舒服」我鬆開抓住他手

臂的雙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擡起我的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勁地插進去

,我便擡起屁股迎上來。

我覺得我的陰道好像變寬了一樣,我只希望他那根肉棒用勁插,插快點插深點

,我緊緊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我的舒服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揮抽之下再加劇

。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陰道內的水就像山洪爆發了一樣從我的肉洞內直瀉而出

,流在汽車坐墊上,我的屁股也濕了。

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服。一股股淫水流了出來,一陣陣舒服的快

感由陰部深處傳遍我的全身。我那人肉隧道好像還在變寬,感覺不到他的陽具的強

度,好像他的陽具很小很小似的,我都說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變寬了還是他的肉

棒變小了。我使勁地夾緊雙腿,哇!太舒服了。我倆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

屁股就扭動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麼有力地直闖我的花心,我的身體在顫抖,

真恨不得把他的肉棒連根放在裡面,永遠不要拔出來。他的喘氣聲越來越急促,他

的勁越來越大,我從來沒有這樣快樂過,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樣,輕飄飄的,又好

似在做夢一樣,模模糊糊的,我已分不清東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麼地方,

完全忘了這是在和別的男人偷歡。

他把我搞得這麼安逸舒服,我真的不想讓他下來,讓這種舒服感永遠保持下去

,這種舒服,安逸的感覺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他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樣,狂抽猛

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舉,我的屁股就像篩糠一樣上下左右擺動,我的人就像

飄了起來,好像突然從萬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腦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觸摸了三

百八十伏的電壓一樣,一殷強有力的熱流射入了我的洞裡,同時,一股最舒心的暖

流從我的肉洞的最深處傳遍我的全身,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誠有如一堆爛泥壓在我的身上不能動彈,不知過了多久,我那飄浮的心才回到

駕駛室。誠從我身上下來,我感覺到我的下面是水淋淋的,我們休息了一會兒,便

起身整理衣褲。沒想到第一次同他偷歡誠就使我舒服到了極點,並達到了前所未有

的高潮,我對誠有了一份好感,甚至我有一點喜歡他。我心裡在想:「如果他下一

次提出要同我作愛,我絕對不會拒絕他,希望他下次還會再來,再給我帶來快樂和

舒服。」

正在這時誠問我:「阿芳,怎麼樣,我比起你丈夫如何呢?不錯吧!」

我賭氣地說:「你怎麼知道我丈夫不如你呢?」

他摟住我說:「肯定啦!看你剛剛興奮的樣子,我就知道你丈夫可能從來沒有

給過你這種感受,是不是呀!」

他看著我,期待我的回答,我看著他,無法回答他半個字。是的,這六年來,

丈夫他從來沒有帶給我什麼叫舒服,從來沒有像今晚這麼美妙的感受,我真的不知

道一個男人能使一個女人這樣快樂,這樣銷魂,唉!

誠問我:「以後我們會經常這樣嗎?」

「不會」誠的眼神盯著我。我的口氣變軟了「也許會吧,我要回家了」誠無奈的

說:「好吧,明天見」我整理好衣服和頭髮就下車了,沒有回頭,我害怕我不捨得

走。

回到家中,老公已經睡了。我在衛生間裡洗漱後,從鏡子裡仔細的端詳起自己

。身材和結婚前沒什麼變化,乳房依然高聳,臀部輕輕上翹,皮膚還是那麼白皙和

光滑,沒有一點疤痕。我在問自己「如果老公和誠一樣英俊健壯,我會做今天晚上

的事情嗎?」我不知道,因為這個世上根本就沒有如果。晚上我睡的很香,夢裡我

見到了誠。

第二天,遇到誠我感到萬分的尷尬,我和他是同事但卻發生了性交,和老公以

外的男人發生那樣的事讓我感到很羞愧,我真不知道以後該如何面對誠。

可誠像若無其事似的,在一個沒人的地方,他輕聲細語地在我耳邊問我:「昨

天晚上睡得好嗎?睡覺時有沒有想我呀」

聽他這麼一問,我的臉一下子紅了,心跳得更快了,我沒有說話。他又說道:「昨

天晚上的事我想你是不會忘記的,我相信你是終生難忘的」

我不好意思地問他:「為什麼呢?」

他看著我說:「為什麼?這還用問為什麼嗎?昨晚你給我的感受,和你忘形時

的動作,我想你今後是不會再拒絕我的要求的吧!」我的心一陣戰抖,他好像看穿

我的心,知道我在想什麼,我的臉更紅了。

後來的幾天,我和誠相安無事,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但我經常回味那天

發生的一切,說實話,我內心深處渴望再有一次。幾天後的一天,誠悄悄對我說,

在某賓館開了房間,約我下班後去那裡。我知道去那裡意味著什麼,可我還是鬼使

神差的去了。那時的我已經忘記了家庭,忘記了老公和孩子。

一進門,誠便抱著我親,我倆順勢倒在了床上。他一邊壓著我親吻我,一邊脫

我的衣服,不一會兒,我的衣服便被他剝光了。誠壓在我身上,他一隻手不停地在

我的奶子上來回地撫摸揉捏著,另一隻手則慢慢地朝我肚皮下面模去,手指已觸模

到我的陰阜。他低著頭簡直是目不轉睛地看我的下面,手不停地來回在我的陰阜上

磨擦。我見他慢慢地親吻著我的乳房,他的嘴唇慢慢地在向我的肚子小腹吻去。他

整個人就蹲了下去,嘴唇剛好吻在我的陰阜上。他溫柔地在我的下面翻閱著我的大

陰唇、小陰唇,用大拇指在我的肉縫裡輕柔地來回滑動著,中指時不時地磨擦著我

的陰蒂,我被他撫摸得很是舒服。他的手按揉在我的會陰上,我覺得又是一陣快感

從那兒傳遍全身,我的人肉隧道熱呼呼地流出了水來。

這時,誠用手撥開我的雙褪,他的嘴對準了我的洞口便是一陣猛吸,把我流出

來的淫水也吃進肚裡。接著,他又伸出舌頭探進了我的肉洞口拚命地舔著,撥開兩

片大陰唇,用他的舌頭溫柔地,來回舔動著我的陰蒂,令我全身不停地顫抖,舒服

極了。他的手在我的雙乳上來回的揉捏著,被他搞得渾身麻酥酥的,我的洞內空蕩

蕩的好需要他那根東西來充實,我的心裡好慌,拉著他的手暗示他搞我。

誠的胸肌好發達,寬寬的胸膛,腰很粗壯,真是熊腰虎背,到處都是肌肉凸凸

。尤其是他的那條肉棒又粗又長,簡直和外國人的差不多,比我老公的大多了。也

就是他這條大肉棒搞得我欲仙欲死,也正是這條大肉棒,使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性

高潮,一想到這,我心裡就有說不出的快感。

誠騎在我身上,他握住大肉棒要向我的肉洞進發,我由於興奮洞裡很潮濕,也

感覺到他的大龜頭巳抵在了我的肉洞門口,但他一點也不急進,龜頭只在我的肉洞

門口慢慢地抽動著,隨著他慢慢的抽動,他的龜頭一點一點地進人了我的肉洞內,

這時他用雙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用力地向前一挺,他的大肉棒便插進了一大半。19

8074我感到我的人肉隧道有點脹脹的感覺,但一點也不痛,他將大肉棒抽插了幾下

,整根肉棒抵進了我的洞內,我的人肉隧道被他的大肉棒塞得滿滿的,他開始慢慢

地,溫柔而有力地抽插著,每一棒都直闖我的花心。我覺得很舒服,他又用嘴唇含

著我的乳頭提來提去,並伸出舌頭在我的乳頭四周舔來舔去。

我被他搞得輕飄飄的,肉洞裡的水也在不斷地流出。我的雙手情不自禁地抱住

了他的腰,屁股也隨著他那肉棒的抽插而左右上下地擺動。快感一浪勝過一浪,我

在不知不覺之中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人肉隧道越來越寬了,我緊緊地夾緊雙腿,

好像都感覺不到他那大肉棒的強度。呼吸越來越急促,他的抽插動作也越來越快,

每一棒都是直搗到底。我拚命地抓緊他,因為我太舒服了,特別是每當他的大肉棒

有力地插到最深處時,我的身體就像觸了電似的,會全身顫抖。我的身心好似飄浮

在半空中似的,高潮一個接一個地來臨,我連續達到了三次高潮,這種連續達到高

潮的感受,使我欲仙欲死,也使我失去了知覺。他是什麼時候把我的雙腳放在他的

雙肩上,我都不知道,只見他氣喘籲籲用出了全身的力氣在作最後的衝刺,他使勁

地抽插,大東西直插到底,每插到底,我的全身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幾下,隨著高

潮的來臨不停地呻吟著,我死死地抓住他那滿手是汗的手臂。

突然,誠說道:「要出來了!」 緊接著,一股暖流急促地射入了我的洞內。誠

像死豬一樣趴在我的身上,不動了,我也因為達到四次高潮而累得不得了。我用手

輕輕地撫摸誠全身的汗水,他從我身上下來躺在床上。我們彼此都沒說什麼,沒過

多久,誠似乎又有了反應,他的性能力怎麼那麼強,我暗自想著。

誠手握肉棒將大龜頭頂在我的洞口慢慢地將肉棒往裡插,因為射在我陰道裡的

精液起了潤滑作用,不太困難就整條插進去了。他漫慢的抽送著,大肉棒在我的陰

道裡一深一淺地抽插著。他的嘴不停地在我的臉上嘴上吻來吻去,我雙手抱住他的

腰,夾緊雙腿,擡起屁股上下左右地篩動著,我覺得這樣揉的篩動很舒服,水也隨

之多起來了。他的大肉棒像活塞一樣出出進進,每一下都碰到底,一股股強烈的電

流由我的陰道最深處迅速傳遍我的全身,我死死地抱緊他,不久,他射精了,我也

隨之地達到了高潮。說句心裡實話,我真的捨不得他,我好喜歡他,愛他那條巨大

的內棒。老公這幾年沒給我的,誠全給了我。他射精後,我還緊緊地抱住誠不放,

我好希望他天天晚上來陪伴我,給我快樂,只要他想玩我,我都可以隨時隨地的脫

掉褲子讓他搞。

事後當我從賓館出來時已經不早了,回家後我向老公撒謊說是單位加班的,老

公也沒多問。後來在單位裡,我和誠裝著沒什麼,可私下裡一直在偷歡。我感到自

己從心靈到肉體,似乎都被他征服,他調情的技巧高超,肉棒又粗又大,我再次體

驗到性愛的歡愉,重新覺得自己又是個女人。我知道作為已婚的女人來講,這樣是

不對的,對不起家庭和老公孩子,但如果老公在性方面行的話,我會紅杏出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