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羅門的手環

所羅門的手環

所羅門的手環

楔 子

某間夜總會的一間寬敞的包廂內,一個臉色青得透黃的年輕人正坐在一張舒

服的大躺椅上享受著兩個金發尤物的服侍,兩個女人都是全身赤裸,她們胸部那

一對明顯有別於東方女人的渾圓肉球隨著身體的擺動而恣意地晃來晃去,尤其引

人注意。

其中一個金發尤物正把年輕人的陽物含在嘴裡吞吐不已,另一個則靠在年輕

人的身上,讓他盡情地把玩著自己那一對豐滿得像兩個大皮球一樣的巨乳。房間

里充斥著年輕人輕輕的喘息聲,他明顯被兩名金發尤物侍弄得十分舒暢,這一點

從他臉上浮現出的那種極度愉悅的表情就能看出來。

正在享受著,這時“笃笃笃!”,包廂的門被人敲響了。

年輕人頭也不擡,“進來。”似乎他已經知道進來的會是誰,所以他繼續享

受著兩名金發尤物出色的功夫,“呃……呃……”本來靠在椅子上的年輕人突然

猛地坐直了,發出了急促的吼聲,然後徹底癱在了椅子上,兩名金發尤物笑嘻嘻

的把剛才年輕人噴射出來的精華全都舔拭得乾乾淨淨的。

好一陣,年輕人才恢複過來,長長舒了一口氣,重重在兩名金發尤物的身上

分別擰了一把,笑罵道:“你們兩個騷貨,真有一套!”接下來,年輕人注意力

這才轉到剛剛進來的那人身上。“事情都辦好了?”年輕人沈聲問道。

剛才進來的那個穿著一身青灰色衣服,頭上戴著一頂很大的帽子把整個臉都

遮住了的人,恭敬地回答道:“影奴不辱使命,主人!黃老頭所派的代表馬上就

來。”

“哼!”年輕人鼻子里發出了一聲輕蔑,“這老家夥自己不敢來嗎?”

那人恭敬地回答:“這個,他恐怕不敢自己來見大人吧。”

“嘿,真是越老越怕死了。”年輕人肆意地貶低著他的對手:這個G城黑幫

的總頭領——教父黃。

一個月前,這個神秘的年輕人帶著他那個叫影奴的手下來到了G城,他首先

找上了城東的曹老大,只用了一個晚上,在道上以兇狠好鬥著稱的曹老大就服服

帖帖的成了年輕人的手下。據道上傳聞,他那個叫影奴的手下那天晚上足足幹掉

了曹老大五十多個手下,在見識了他們的血腥手段后,一向桀骜不馴曹老大也不

得不尊年輕人爲主了。

經過一個月的厮殺,年輕人收服了G城八成以上的黑幫勢力,逼得教父黃不

得不派人來與他談判了,不過,年輕人的條件很清楚——教父黃把自己的位子讓

出來。看來,經過三天的血腥厮殺,教父黃已經屈服了。得意地笑著,年輕人繼

續在大躺椅上享受著曹老大爲他特別提供的這兩個金發尤物的服務。

一會兒,又有人進了這個包廂,是一個臉上有著數道疤痕的男人,他就是這

家夜總會的老闆——曹老大,曹老大眼中明顯有著對這個年輕人說不出的恐懼,

“主人,教父黃的代表已經來了。”

年輕人聽了,示意旁邊的金發尤物們停止動作,然後對曹老大說:“帶他進

來。”

不久,一個看起來中學生模樣的人進來了,他身上還穿著某所學校的校服,

手上似乎還拿著一本書。年輕人詫異地問道:“你就是黃老頭的代表?”不待中

學生回答,年輕人更加驚訝地指著他手上一直拿著的那本書,“安……安徒生童

話?你,你到底是干什的人啊?”看著眼前這個有些怪異的學生,年輕人一時也

摸不著頭腦了。

但一直在一旁的影奴臉上卻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他死死地盯著那本安徒生童

話,慢慢的,臉上居然出現了恐懼之色。“主……主人,他,他……”但那個中

學生模樣的人隨便看了他一眼,影奴居然不敢再說下去了。

年輕人也意識到了不尋常,他坐直了身子,把右手緊張地放在左手戴著的一

個手環上,“你究竟是什麽人?”年輕人厲聲問,“是黃老頭派你來的?他自己

怎麽不來?”

中學生模樣的人搖了搖頭,“他已經來不了了。”

年輕人一愣,“你是說,他死了?”

中學生笑了,露出了嘴裡一口潔白的牙齒:“對啊,他說想請我來對付你,

我說我對黑社會的事情不感興趣,他就跪在我面前求我救救他的兄弟們,我說要

我救你的兄弟,那你得表現一點誠意才行啊,於是他就把自己的命給我了,用此

交換你的命,呵呵,真是個很有意思的老頭!”

“你,你找死!”聽了中學生的這些話,年輕人不知爲什麽居然感到了一種

從未有過的恐懼,“影奴,幹掉他!”他發瘋似的叫道。

但影奴沒有動,“主人,他……”影奴畏畏縮縮地說:“他不是小人能對付

的。”

年輕人大怒,“混蛋,你不是自稱什麽魔界的魔靈嗎?怎麽連一個小孩都對

付不了,去,幹掉他!”手完,年輕人把戴著手環的左手高高舉起。影奴似乎無

法抵抗這道命令,只能化作一道深黑的濃影沖向那個中學生。

中學生不慌不忙,很小心地把自己手上的《安徒生童話》打開,並翻開了一

頁,那一頁紙馬上發出了光芒,從裡面出來了一個‘人’——是一個身穿著絲綢

衣服,手上捧滿了閃閃發光的金幣的瘦小男人,他看也不看就把手一揮,沖過來

的影奴“轟”的一下就被打進了對面的牆壁里,撞出一個很大的坑。

同時中學生口中也念出了一個詞:“貪婪!”然後他接著又翻了一頁念道:

“暴怒!”,一個渾身上下冒著血光的家夥從書中出現了,然後“色慾!”,又

是一個‘人’出現了。

三個‘人’把年輕人團團圍住,“不,不!!”一聲劇烈的慘叫過后,“貪

婪”拿著剛才年輕人手上戴著的手環回來了,“大人,這個怎麽處理?”

中學生接過來隨便看了看,“哦,原來是所羅門的手環,怪不得這家夥成爲

那個魔界的魔靈的主人。”中學生笑著對三個‘人’說:“可惜,今天他遇到的

卻是魔神!”他把手環遞還給“貪婪”,“隨便找個地方扔了吧。”

***********************************

我過去只寫過玄幻類型的小說,所以第一次寫H文,自然還是選擇了我比較

熟悉的,呵呵,不知大家喜不喜歡這種類型的?

***********************************

上篇: 尋找(一)

春天的陽光永遠是這麽明媚動人,這樣的一個上午里,在英才中學高(一)

四班教室內,班主任李倩蓮老師正在給學生們上英文。李老師年齡四十左右,這

個年齡正處於一個人事業的黃金時期,事實上她也是學校里的教英文很有一手的

老師,否則也不會讓她當這個尖子班的班主任了。

李老師正講到緊要之處,這時教室外面有個人影在走廊上朝她招手,李老師

詫異之下,走出了教室。過了一會兒,李老師神色有些不安的回來了,她定了定

神,對自己的一個學生說:“王志同學,有人找你,你去一下吧。”王志也是滿

臉驚訝,其實剛才那個在走廊里的人他早已看見了,可自己並不認識他呀。他滿

是好奇地走出了教室。

過了一陣子,王志很明顯的滿臉都是淚痕並精神恍惚地走進了教室。同學紛

紛盯住他,不知他發生了什麽事。

歎了口氣,李倩蓮老師有些憐惜地看著這個一向在班上成績不錯的男孩,這

個打擊對他也確實太大了。然後李老師向同學們說出了原因,“剛才有人告知,

王志同學的父母乘坐的飛機剛剛……失事了,”頓了一頓,李倩蓮老師把目光投

向了還趴在桌子上低聲抽泣的王志,“今天的課就到此爲止吧,同學們最好能安

慰一下王志同學。”說完,李老師主動帶頭安慰了王志一陣。

然後同學們自然也不幹落後,一時間安慰的話語充斥著整個教室里,接著有

人靈機一動,把自己的一些好東西也拿出來安慰王志,於是,不一會兒,王志面

前的桌子上就擺滿了像小說啊,雜志啊,手掌遊戲機啊什麽的奇奇怪怪的各式玩

意兒。

最後一個上前安慰王志的是班上的趙笛,事實上,班上就數他和王志最生疏

了,主要是因爲趙笛的成績可以說在這個班裡簡直是個奇迹,李老師一直懷疑他

的家長和校長是不是有什麽特殊關系,居然能把這個成績爛得一塌糊塗的學生硬

塞進了這個尖子班,所以平時不論大小考試,他必定是最後一名,可以說,他的

存在嚴重拖累了尖子們的平均成績,所以尖子們都看他不怎麽順眼。

而且他今天不知怎麽的,身上打發時間用的玩意兒一件都沒帶,眼見同學們

都個個很慷慨地向王志表示著自己的一份心意,他急了,從書包里掏出一件東西

沖到了王志的面前。

“王志同學,這個是我今天在路上撿到的東西,送給你吧。”趙笛倒好,把

不知是哪位路人掉的東西來了個借花獻佛。

看著急得滿臉通紅的趙笛,王志一愣,他真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猶豫

了一下,他還是收下了,也順手放在了桌子上。最後,今天的課也沒上完,王志

帶著沈重的心情和同樣很沈重的一大書包同學們的心意回到了家。

王志的家是一幢很漂亮的小洋房,打開大門,王志進到了客廳,觸景生情,

他的眼淚又噗噗地掉了下來。他記得很清楚,就是今天早上,父親和母親還是很

健康的站在這個門口對自己說:“小志,這回我們要出國去旅遊一個星期,你可

要好好照顧自己,對了,我們還替你請了一個人做飯。”

臨到門口,母親又走了回來,用身體擋住父親的目光,偷偷又塞給兒子錢,

母親溫柔地說:“小志,拿著這些看見什麽好吃的就去買來吃,別餓著自己。”

然後父親催促道:“好啦,和兒子的悄悄話講完了沒?飛機快開了!”母親笑了

笑,在兒子的臉頰上又吻了一口才走。

王志跌坐在地板上,淚水已經流了一身,可是,現在他們卻隨著那架該死的

飛機一起,變成了一堆殘骸!也不知哭了多久,王志終於由於疲勞而昏昏地睡過

去了,直到一陣敲門聲把他驚醒過來。

“笃笃笃!”敲門聲急劇地響起,王志的心髒也隨著這急促的敲門聲而砰砰

地跳動著,是誰呢,這個時候會來敲門?王志的父母都是獨生子女,所以他們家

並沒什麽很近的親戚,平時也很少有客人來訪,難道?王志心中不禁閃過了一絲

希望:說不定父母並沒有上飛機呢,他們現在正回來了!

打開了門,王志很失望,門外站著的是一個不認識的年輕女人,大約是二十

多歲的年紀,她一看到有人開了門,連忙自我介紹道:“嗨,你好,你一定是王

志吧,我叫孟曉潔,是王先生和王太太請來替你做飯的。”

王志很冷漠地看了看這個女人,也沒說什麽就讓她進來了。孟曉潔一進屋,

就急急往廚房裡面鑽,“不好意思,你一定餓壞了吧!我今天課下晚了,下次不

會這麽晚了。”

王志想:這就是爸媽早上說的那個請來替我做飯的人了,唉!王志這時又想

起了父母,不禁要流淚,但最終還是忍住了,他不願在外人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軟

弱。

不久,從廚房裡就傳來了一陣誘人的食物的香氣,整整一天沒吃東西的王志

這時肚子也“咕咕”叫了起來。很快,孟曉潔把做好的飯菜端上了桌,當然,兩

人是一起吃的。王志默默地夾著菜一言不發地吃著,誠然,這個孟曉潔居然能在

這麽短的時間內弄出來一葷兩素確實很有一套,而且味道也相當不錯,不過王志

還是覺得母親做的菜才是最好的。

吃完了飯,王志什麽也沒說,就一個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默默悲痛,任孟

曉潔一個人去收拾家務。

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孟曉潔敲了敲王志的房門,“那個,王志嗎?我要走

了,對了,我把我的手記號碼留給你,有什麽事打這個號碼。”

孟曉潔等了一會兒,但房裡並沒有聲音傳出,她最後只好走了,然後,在房

間里的王志聽到了客廳大門開關的聲音,他這才從房裡出來。

客廳里,依然擺著自己的書包,不過已經被孟曉潔從地板上移到了沙發上,

王志沈默地看了一陣,然後提起自己的書包又回到了房間。

他把書包整個倒過來,裡面的東西一下全都掉在了床上,除了書和文具,其

它的都是同學送給他的或借給他的東西。王志拿起其中的一個手掌遊戲機,一個

人玩了一陣,然後扔到一邊;接著他又拿起了一本雜志看了起來,沒過多久,他

又把雜志扔開,拿起一本小說看。就這樣,王志一件接一件地玩著,直至最後一

件——趙笛送的東西。

趙笛的東西有點奇怪,起碼對王志來說,因爲這是一個手環,就是女人們戴

在手上的那種飾物,王志拿起這個手環來放在手上仔細端量。這個手環看起來樣

式似乎有些古老,王志對手環這種東西自然不熟,不過,他還是看得出來,很明

顯的這個手環不太符合現代的審美和流行觀點,而且,它似乎也不是中國風格的

手環,看了半天,王志只得出了以上的結論。

也許有點好奇,也許王志就是想把同學們送的東西都試一試,於是,王志把

手環戴在了手上。

很奇怪,這個手環居然很適合王志,戴上去以後不緊也不松,感覺正好。王

志記得剛才放在手上看的時候還覺得這個手環很大呢,也許,手環都是這樣?看

起來大戴起來小,王志想。不過,王志總覺得男人戴手環有點怪,本來他想取下

來的,但轉念一想,反正沒人看見,今天晚上就戴戴好了。

熄了燈,王志在被窩里一個人又哭了,然後,他做了一個夢,首先夢見了父

親,他一個人正在路上不緊不慢地走著,王志喊他,他卻似乎沒聽見,仍然在走

著,於是王志去追,卻怎麽也追不上,就這樣追著追著,突然又變了,父親不見

了,王志卻看見了母親,她正看著自己微笑,王志想跟她說話,卻發現自己說不

出來,接著,他發現自己變成了嬰兒時期的自己,母親也變成了年輕時的母親,

正抱著自己餵奶,母親的乳汁很甜美,很好吃……然後,王志醒了。

一個人摸黑坐在床上,王志看著窗戶投在牆上的影子發著呆,父母的飛機墜

毀了,爲什麽他們好好的人居然會這樣就死了呢?王志想不通,無論如何也想不

通。

然後,王志就看見了牆上的影子動了,沒錯!影子自己動了,它開始慢慢的

彎曲,變形,最後變成了一個人形的影子。王志驚呆了,他抹了抹自己的眼睛,

自己並沒有眼花,影子還在動著,而且,還開始從牆上凸現,脫離,並向王志走

來。王志很想大叫,是的,就像一個人突然見到了鬼那樣叫,但是他沒有叫,也

沒有感到害怕。他甚至還想:莫非是母親或父親的鬼魂來見自己了?

影子一直走到了窗前才停了下來,並且開始發聲了:“請問……”王志愣愣

地看著這一切,毫無疑問,影子的聲音並不是母親或父親的聲音。

影子繼續在說:“不知您願不願意與我訂立契約,我保證可以讓您獲得數不

清的財富……”

這時,月亮鑽出了雲頭,明亮的月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王志也看清了影子

的真面目,是一個長得很奇怪的‘人’,也不知穿著的是哪國的衣服,樣式很是

怪異,本身矮矮胖胖,皮膚是一種很奇怪的綠色,不是那種植物的鮮綠色,而是

一種很奇怪的慘綠色,腦袋圓圓的,眼睛很小,額頭上還長著一個角。

王志意識到,這大概是一個魔鬼吧,雖然不知是什麽原因使他找上自己要來

定契約,但王志卻似乎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絲光明,他打斷了魔鬼正在滔滔不絕

的話,“我想問一下,你能讓我的父母活過來嗎?”

魔鬼一愣,然後搖了搖頭,王志急了,“是不是兩個人難度太大,那,光我

母親活過來也行啊!”

魔鬼臉上的表情有些尴尬,“人死不能複生,這個恐怕不在我的能力范圍之

內,不過,如果您是要財富的話……”

王志又一次打斷了他的話,“那你知道誰能使人複生?”

魔鬼無可奈何地說:“大人,我不是說過了嗎?人死不能複生,這是沒有辦

法的事情,任誰也不能讓死人複生啊。”

王志這下沈寂了半晌才說:“既然如此,那你請便吧,我對財富什麽的沒興

趣!”他這話一說,魔鬼很是失望地消失了。

魔鬼走了,王志卻還在發愣,難道連魔鬼也沒辦法使自己的母親複生嗎?他

回想起了母親的音容笑貌,母親平時最是疼愛自己,總是爲自己做些好吃的,而

且總是無時無刻不在關心著自己,世界上就數她對自己最好了。難道,自己以後

就再也見不到她了嗎?一念至此,王志的鼻子又有些發酸了,就在這時,一把甜

美的聲音在王志耳畔響起,“小志……”

***********************************

聲明:本人這篇小說純粹是練筆之作,且小說的純情色部分可能不會很多,

各位口味重的朋友就對不住了。

(二)

王志聽到這個聲音,心裡不禁劇烈地一跳,只有母親才會這麽喊自己的,難

道?但他轉過頭來一看,卻是個不認識的女人,他心裡湧過了一陣失望的感覺。

這個女人不知什麽時候出現在王志床上的,她上身穿著樣式很奇特的衣服,

這件衣服總的來說根本就是爲了突出這個女人的驚人的身材,整個白嫩的胸口露

出了一大截,一對豪乳還在巍巍地顫動著,似乎隨時要裂衣而出。女人把白皙的

手臂伸到了王志的身上,一把攬住了王志的肩,王志只感覺到一股奇異的芬香傳

來,讓他有些心搖意動。

王志猛地搖了搖頭,使勁地從女人的香味中清醒了過來,這才問道:“你又

是誰?”其實不問他也猜到,八成是一位女惡魔,而且還是很‘香豔’的那種。

果然,女人嬌滴滴地趴在王志耳邊說:“主人,和我訂立契約吧,我保證你

以後可以閱遍天下美女,另外……”女人輕輕在王志的耳朵旁吹了一口香氣,弄

得他耳朵里癢癢的,“還可以擁有一個像我這樣的私人奴隸,怎麽樣?”

女人的聲音入耳,王志如同觸電一般全身都酥麻了,一股說不出的力量差點

讓他脫口而出說好。但話到耳邊王志硬是把它壓住了,“不,我不要這些,我只

要使我的母親複生,你能做到嗎?”

女惡魔氣哼哼地看著王志,可惡的小鬼,大概發育還沒好吧,要不這些誘惑

怎麽一點用都沒有!

女惡魔走了,就像她來的時候一樣詭秘,就那樣突然消失了。王志愣了愣,

很久才回過神來,今天晚上是怎麽回事,怎麽老是有惡魔來找我?他還沒想出個

頭緒來,馬上又有奇怪的家夥出現了,“跟我訂立契約吧,我保證……”

昏頭漲腦的王志看著窗外天邊已經微微發亮的雲層,這個晚上他打發了足足

有一打的惡魔提出的各式各樣的誘惑,有財富,有權勢,有美女,有力量,有…

不過只要他一提出讓自己的母親複生,惡魔們通通搖頭,表示辦不到。這下,王

志心裡也很明白了,看來要使已逝的人複生確實是不可能的。

覺了。然而,還是有人在騷擾他,“請問,你願不願意……”

王志想都不想,沒好氣地說道:“如果不能使我母親複生,其他的談都不用

談!”

聲音沈寂了下去,半晌沒再響起,王志以爲又有一位知難而退了,誰知聲音

又再度響起:“雖然我不能使您的母親複生,但我可以讓您尋找到她的影子!”

“什麽?”王志這下睡意全消了,“影子?什麽意思?你是指我母親的靈魂

嗎?”王志連珠炮一樣地發問,這時,他才看到聲音的主人。很奇怪的,跟前面

幾個惡魔不一樣,這個‘人’被一團濃濃的黑霧包圍著,看不清任何形體輪廓,

只能隱隱從黑霧中看到一隻很明亮的眼睛。

“您待會就知道了。”黑霧緩緩地說,接著消失在了牆角的黑暗中。

王志傻乎乎地看著牆角看了半天,任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剛才的話是什麽意

思。良久,“不想了,睡覺!”王志躺回了被窩。

揉著朦胧的睡眼,王志打著呵欠來到了客廳里的大門前,“誰啊,這麽早來

敲門?”他有些不滿地打開了大門,“啊,是李老師。”王志這才看清楚站在門

外的人是誰。

李老師今天穿得很家庭化的一套衣服,一改平日的職業裝束,臉上也沒有那

種老師威嚴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充滿慈愛的神色,“小志,你還好吧。”

李老師一進門就把小志攬入懷中,疼愛地說。

王志一時迷失在眼前這個充滿著溫暖的女人懷里了,“李老師,我……”小

志一邊緊緊地鑽入李老師的懷里,一邊又忍不住小聲哭起來。

“孩子,你別再傷心了。”李老師緊緊地抱著這個一夜之間痛失雙親的可憐

孩子,她緩緩掃了一下整個房子,房子里充斥著悲涼和沈重的空氣,李老師搖了

搖頭,“唉,你一個人呆在這里也不好,還是到老師那兒去住兩天吧。”說完就

拉著王志往門外走了出去。

於是王志什麽也沒拿,就跟著李老師來到了她家。李老師家裡並不是很大,

也沒有多餘的房間給小志住下,不過,李老師的女兒這兩天正好去外婆家了,所

以王志可以暫時住她的房間。

把王志安頓好,李老師又安慰了他兩句,然後摸了摸小志的頭,愛憐地說:

“瞧你一身髒成這樣,去洗個澡吧。”王志現在已經沒有親人在這個世上了,正

彷徨無助,李老師現在無異於就是他的親人一般,所以毫無異議地,他默默點了

點頭。

痛痛快快地洗著滾熱的熱水澡,王志整個人也覺得清醒了許多,自從昨天得

到那個噩耗以來,他就一直處於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中,不知道時間,也不知道

饑餓。讓整個人在滾熱的淋浴下沖洗著,王志開始考慮著自己以後的將來。

父母全都去世了,自己也沒有什麽親戚,將來的日子會怎麽過呢?王志是一

無所知,只是覺得自己的將來是充滿著未知和重重困難;還有昨晚的怪事,到底

是怎麽回事?王志現在已經開始懷疑那是不是昨晚自己因悲傷過度而形成的幻覺

了。這時,李老師在外面輕輕地敲著浴室的門,“小志,我剛剛到外面替你買了

一套衣服,你試試看合適不合適。”

從門縫里接過李老師遞給的衣服,王志滿是感慨的穿上了,記得以前洗澡時

忘拿衣服時,母親也是邊笑罵著自己不記事邊把衣服遞給自己的。

李老師在外面等了好一陣,不見浴室里發聲,也不知小志對這套衣服到底滿

不滿意,她不禁有些擔心地喊道:“小志!”馬上從裡面傳來了應聲,“我,我

沒事,這套衣服很好哩,我只是,只是想起了媽媽……”浴室里傳出來王志的聲

音,顯得格外的陰郁和低沈。李老師歎了口氣,沒有說什麽。

中飯自然是李老師來做的,而王志被李老師安置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看電視,

電視里正在放著一個搞笑的喜劇片,但他一點也不想笑。過了一會兒,他突然想

起了什麽,從口袋裡掏出那張昨天孟曉潔留下的紙片,撥打了上面的號碼。

過了一陣子,只見他對著話筒說著:“是的,今天不用麻煩你了,恐怕這兩

三天都是,是的。”然後,他掛了電話,繼續坐到沙發上看著那個無聊的喜劇。

沒有多久,李老師從廚房裡出來喊王志吃飯,飯間,李老師給他夾著菜,看

著這個動作,王志突然眼圈又紅了。李老師一怔,問道:“又想起他們啦?”

王志點點頭,“以前,媽媽也經常給我夾菜的,她老愛說我長得太瘦了,應

該多吃點。”李老師溫柔著撫摸著他的頭,久久沒有說話。

李老師家有午飯后睡午覺的慣例,所以王志也入鄉隨俗了,他睡的是李老師

女兒萱萱的床,床上鋪著嫩黃色的床單,上面還印著可愛的小豬圖案。不過對王

志來說這張床明顯有點短,讓他睡起來很不舒服,而且在一張陌生的床上睡覺,

他一時之間也睡不著。

現在正是初夏,所以房間里窗戶上的窗簾拉得緊緊的,整個房間的光線都很

暗,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在這樣的環境里,王志覺得很難過,很冷,他不知不

覺地縮成了一團,覺得自己冷得厲害。“媽媽,媽媽!”他口裡輕聲地叫著,現

在他多麽渴望躺在母親的懷抱里啊,那兒才是溫暖而又安全的所在。

迷迷糊糊的,王志彷彿回到了自己小時候生病的時候,看到了母親出現在了

床前,嘴裡焦急地喊著:“小志,小志,你怎麽啦?”

他冷得嘴唇都在發顫,“我,我好冷啊。”

母親急急地說:“小志,你別怕,媽媽這就給你去找醫生!”

母親正要轉身離去,王志卻死死地抓住她的衣角,“媽媽,不要走,我冷,

我不要你走!”母親無可奈何地又坐了下來,看到小志冷得簌簌發抖,母親只能

緊緊地把他抱在懷里。在母親柔軟而又溫暖的懷抱里,讓王志感覺舒服了很多,

寒冷也緩解了不少,他把整個身子都埋在母親的懷里,感受著母親的溫暖,心裡

安定了不少。

不知過了多久,王志的肚子開始“咕咕”叫了起來,母親愛惜地撫摸著王志

的頭發,“餓了吧,小志,媽媽給你去拿點吃的來。”

但王志很倔地說:“不,我不要媽媽離開我。”說著更加緊緊地抱住了母親。

母親沒有辦法,“唉,你這孩子。”她只能繼續愛撫著兒子的頭發。沒過多

久,母親就發現:王志的身子又開始發顫了,而且他的身子越來越冷,冷得像個

冰塊一樣。母親大急,叫道:“小志!”

“唔,”王志正使勁不讓自己睡著,勉強地回答了一聲,“媽,別走,我不

要你走……”他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

王志其實肚子餓得非常厲害,而且由於肚中饑餓,身體産生的熱量也越來越

少,所以即使分享著母親的溫暖,他的體溫還是在開始慢慢的下降了。好餓啊,

好冷啊,這是王志現在的感覺,媽媽呢?她還在吧,不知爲什麽,王志就是不願

意母親離開自己一步。眼前爲什麽越來越黑呢?這是王志最後的想法。

半昏半睡中,王志似乎看見母親正在焦急地喊著自己,但他卻什麽聲音也聽

不見了,然後……王志突然感覺到一個熾熱而光潔的身子親密地貼住了自己冰涼

的身體,好舒服啊,王志努力想睜開眼,但眼皮卻重得像個千斤大閘一樣,怎麽

也睜不開。

忽然,他聞到了一股香味,是的,是一股肉香,而且,距離還很近很近。這

個感覺讓他精神一振,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他使勁的伸手往前一探,馬上兩個

又溫又軟的圓球一樣的東西被抓在了手裡。沒錯,那股肉香就是從它們上面發出

來的。

王志奮不顧身地把頭往前一湊,嘴巴狠狠地啃在其中一隻又大又軟的圓球上

面,啊!一股溫熱甜膩的汁液從嘴裡流到了喉頭再流進了肚子里,真好喝啊,王

志貪婪地吮吸著這甘甜的液體,一絲一毫也不肯放過,全都喝到肚子里,慢慢的

身子也暖和了起來,肚子也飽了,王志這才心滿意足地停止了兇猛地進食,轉而

改爲一邊慢慢的繼續吮吸並一邊好奇地玩起那對肉球來。

手輕輕地抓在上面,軟軟的而又富有彈性,這時,王志又發現了一個有趣的

現象:那就是肉球還伴隨著手指的抓捏在微微地跳動著,像個頑皮的精靈。王志

越擺弄越是覺得有趣,手上也越發大力了,這時,王志好像聽到了一些什麽奇怪

的聲音,似乎是母親的喘息聲。

王志一愣,心裡想:咦,媽媽也在嗎?她也生病了嗎?王志擔心母親,心中

一急,就睜開了眼睛喊道:“媽媽,你沒事吧!”這下一睜開眼,看見的情景讓

他大窘,原來,他正光著身子伏在同樣是赤裸著身子的李老師身上。

李老師滿臉绯紅,眼神中充滿著愛憐,一頭烏發早已解開,散亂地搭在肩頭

上,而女性那豐滿的乳房也高高聳起,深褐色的草莓還在空中微微顫抖著,似乎

在歡迎著來品嘗它的人,而王志則正是那懂得其中美好滋味的人。

那麽說,剛才我夢見的‘媽媽’其實是……王志心裡一片紛亂,兩眼垂得低

低的不敢再看著面前光潤白潔的美麗胴體。

看到王志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李清蓮老師輕輕歎了一口氣,“傻孩子!”

她舒展手臂把王志溫柔地攬到自己的胸前,王志的臉上頓時再一次感受到了李老

師胸脯那驚人的彈性,他不禁用手緊緊地攀著那高高的聖母峰,把自己臉也深深

地埋入之中……

於是一名瘦弱的少年和一位成熟豐滿的婦人就這樣一絲不掛如漆似膠地摟抱

在一起,久久不願分開,就像一對情深意重的男女。

“小志,”李老師輕巧地吻著王志的嫩臉,“感覺好些了嗎?”

“嗯……”王志以一個最親密的姿態靠在李老師的胸前,“感覺好溫暖,就

像媽媽一樣。”

李老師微笑著用手指輕輕地刮著王志的鼻樑,“傻孩子,以後你就把老師當

自己的媽媽好了。”

王志猛地把頭擡起,眼睛中閃閃發亮,“真的嗎?”

李老師故意裝作不高興的樣子,“難道媽媽會騙孩子嗎?”

王志獃獃地看著李老師,一股久違的幸福的感覺從心裡湧現出來,心口好熱

啊,這難道是再度看到‘媽媽’産生的快樂嗎?

“好了,小志!”李老師輕輕推開王志,“你都抱了我整整一下午了,我也

該去做晚飯了。”說完她起身下床,赤裸著的秀麗身體在黑暗中顯得那麽潔白。

她隨手披上了一件衣服,徑直走到窗前拉開了窗簾。瞬時,燦爛的陽光直射

入室,首先照在李老師的身上,那件衣服根本遮擋不住她那曼妙的身材,美麗的

身體在陽光的照射下似乎發散著驚人的光彩,就像是一位渾身上下璀璨奪目的女

神。李老師回頭嫣然朝正看得發呆的王志一笑,然後才轉身推開房門出去了。

***********************************

不知大家對我的作品怎麽看,第一次寫這些可能不很令人滿意,還請各位賜

教指正。

所羅門的手環——上篇:尋找

(三)

望著李老師袅袅的背影消失在客廳門口,小志這才回過神來,他心裡想的卻

是李老師剛才的感覺真的很像媽媽啊。良久,黑暗中輕微地傳來一絲聲音,“您

覺得怎麽樣啊?”

小志嚇了一跳,扭頭一看,一個朦胧的黑影在房間里漂浮著。馬上,小志就

想起來了,“是你?”

沒錯,這正是昨晚最後那一個來找小志的魔靈,它正緩緩地對小志說:“您

有沒有找到你母親的影子呢?這就是我的力量!不知您現在是否有興趣與我訂立

契約呢?”

小志獃獃地看著黑影,怪不得,李老師今天突然對我這麽好,一點也不像平

時她那種威嚴的模樣,原來是這個魔靈搞得鬼。

但黑影彷彿看穿了小志的心思,它低低地說道:“我的力量並沒有您想的那

麽強,我雖然能影響人的想法,但是卻不可能讓他們做一些平時十分反感的事,

首先是他們心裡有了某種想法,我只不過是推波助瀾而已。”

小志驚訝地看著黑影,這個魔靈倒挺誠實的,真是奇怪的家夥。

小志反反複複思考了很久很久,才終於下定了決心,“好,我跟你定約!”

說出這話時,小志心裡有一種豁出去的感覺存在著。黑影於是指導著小志如

何與他訂立契約。

“這是主僕之約,也就是說,在您有生之日,我都會尊您爲主,盡力滿足您

的一切願望。”黑影說。

小志神情有些憔悴,他遲疑了一下,問道:“那,是不是我死了以後,你就

要取走我的靈魂作爲報酬?”

小志感覺到,黑影聽完這話后似乎在笑,小志甚至能想象出它在笑得打滾。

“靈魂?”黑影反問道,“我要人類的靈魂干什麽?”

小志張開嘴,答不出來,魔鬼要人類的靈魂,這是自古以來的傳說呀。

黑影慢慢地解說道:“我跟你訂立契約,這是爲了讓我能夠在人界自由的活

動,你不知道嗎?我們這些魔靈是無法穿越兩界間的強大屏障來到人界的,現在

的我,只不過是位於魔界的我在人界的一個投影罷了!”

小志似懂非懂地聽著這一切。

“但是,這種單向的投影實在是太耗費力量了,就算是魔王也不可能支持多

久,所以我們要在人間找一個適合的人,以他作爲媒介,通過他來在人間活動,

這樣才能長久。”黑影娓娓道來,“很巧,你的靈力似乎比一般人強,而且你又

擁有這個寶物,所以才能看見我們這些魔靈,”黑影指了指小志手腕上的手環,

“所羅門的手環,這個東西本身就是一個可以溝通人界和魔界的通道,通過它,

我們可以更容易的把自己的力量投射到人界來。”

小志聽完,想了半天,才問道:“那麽,你既然不是要我的靈魂,卻又尊我

爲主,那豈不是……”

黑影笑了,“我懂您的意思了,您是說我豈不是什麽好處都沒有。這麽跟您

說吧,人類的靈魂相對於魔靈來說,是相當弱小的,除非能吸收到一個相當的數

量,不然對魔靈來說,助力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如果我和一個人類訂立契約的

話,等於是兩者的靈魂有了一個聯接,你可以得到我的一部分靈魂力量,我也可

以得到一部分你的靈魂力量。人類的靈魂雖然弱,卻是很有潛力的,我相信你將

來的靈力一定會有一個巨大的進步,毫無疑問,我也可以享受到你靈力提高的好

處,藉此提高自己的力量!”

黑影停了一下,小志感覺到它臉上似乎露出了笑容,“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是:人界比魔界可有趣多了,魔界那個死氣沈沈的地方哪裡比得上人界的多姿多

彩,我們魔靈大部分都很願意到人界來玩玩的,哈哈哈……”

黑影一躬身,“主人,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您可以叫我魔眼,我的力量是控

制和影響生物的心靈,因爲我的功力不夠,所以現在的我在人界無法固定形體,

不過,我相信隨著您靈力的提高,我定形的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還有,您手上

的那個所羅門的手環可是個寶物,請您注意好好保護。”

看著魔眼消失在了空中,小志還是愣了好一陣神,才從對於剛才那種超科學

的事情的驚奇中清醒過來。

一邊吃著李老師夾來的菜,小志一邊還在回憶著剛才和魔眼見面的情景,事

情實在是過於奇怪,遠遠超過了小志以前的知識,所以他一時之間難以消化這些

事情。但是,小志下意識地看了看左手上的手環,這些事都是有了這個東西后才

發生的,這一點毫無疑問,小志想。

李老師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小志,你怎麽不吃了,發什麽呆啊?”

“哦!”小志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扒了幾口飯。

夜裡,小志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這幾天發生的大事實在太多,都超出了

他能接受的范圍之外:父母的失事,奇異的手環,與魔靈訂立契約……這些事情

亂糟糟地反覆地在腦海里翻騰著,讓他無法入睡。

小志覺得自己十分的疲累,唉,真的不知該怎麽辦啊,要是媽媽在就好了,

她一定會說:“小志,你這個樣子真叫我心疼,來,讓媽媽幫你吧!”

就這樣想著想著,小志又想到了今天下午躺在李老師懷里的溫馨情景,李老

師那美麗動人的胴體彷彿又浮現在了他的面前,不知爲什麽,小志現在突然極度

懷念那個溫暖的懷抱。

猛地,小志一把從床上爬了起來,捂著手上的手環低聲的叫喚著:“魔眼!

魔眼!魔眼!”

過了一兩分鍾,黑影出現了,“主人,魔眼在此聽您的吩咐。”

小志看著它,猶猶豫豫了半天卻不知該怎麽說好,魔眼輕聲笑了,“我知道

您的意思,因爲我們的靈魂是相連的啊,我這就去辦!”

小志躺回被窩,心裡卻很緊張,又很期待。

“吱……呀……”房間的門輕輕地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然後,小志就感

到了一隻冰涼柔軟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額頭上,慢慢地撫摸著。

“這麽晚了怎麽還不睡啊,小志?”李老師柔柔的聲音傳來。

“我,我睡不著。”小志不知該說什麽,只能含糊地說。

“怎麽,又在想媽媽了?”李老師坐到了小志身旁,另一隻手握住了小志的

手,這個感覺……好像媽媽啊……

小志忍不住一下坐起身來,緊緊地抱住了李老師哭了起來,“媽媽,我好想

你。”

李老師發出了一聲微不可聞的歎息,心裡想:這個孩子太可憐了,一下子失

去了父母,他年紀這麽小,一定接受不了吧,我不如暫時就當他的媽媽好了。

想到這兒,李老師不但任憑小志抱住自己喊媽媽,並且順手解開了胸前衣服

的扣子,然後把小志的頭往自己懷里一擁,讓自己豐滿的乳房緊緊貼在了小志的

臉部,溫和地說:“別怕,媽媽在這里,啊,別哭了。”

“唔∼∼”李老師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原來小志突然含住了她的乳頭,並

用牙齒輕輕地咬吃著,“不要,噢,就這樣!”

那股又酥又麻的感覺讓李老師欲罷不能,小志這時頑皮地用牙叼住乳頭,把

它慢慢地拉長,然後一松,“啪!”乳頭重重地彈回,帶動整個乳房一陣晃動,

同時,李老師猛地一聲尖叫,“啊……”然後身體一軟,整個人靠在了面前的小

志上。

小志也沒料到李老師會有這樣的反應,兩個人失去了平衡,倒在了一塊兒,

小志頓時感受到了著溫香軟玉滿在懷的感覺。

“你這個壞孩子!”李老師玉齒輕咬著下唇,重重地在小志的鼻子上擰了一

把,臉上不知何時浮上了兩朵紅雲。

小志看到她這樣,心情非常輕鬆快樂,一掃連日來的陰霍,調皮地說:“兒

子不壞,媽媽不愛!”

“臭小子!”李老師的一陣拳頭砸在了小志的身上,“你壞死啦!”她的模

樣倒像是撒嬌。

小志笑嘻嘻地鑽到李老師的懷里不肯出來,“嗯,媽媽真香!”

此刻,小志已經完全把眼前的女人當成自己的媽媽,他盡情地與“媽媽”玩

樂著,不願浪費這一刻的每一寸時光。

不知什麽時候,兩人身上的衣物已全都卸去,赤裸相裎的兩人歡快地互相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