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站的邂逅

捷運站的邂逅

三年前的某一天 為了拜訪好久沒見的高中同學 我要上台北

說起來 雖然我也在台北住過一段日子

但是台北地下街的複雜還是令的好久沒上來的我 很無言的迷路了

是的 我覺得我的方向感不太差 但是我怎麼都走不到捷運站呢

兜兜轉轉了大約20分鐘之後 我放棄了

我覺得我在浪費時間  還是問人吧!!!

這個想法一晃而過  我覺得問路好像暴露了我的秘密

“那是一個外地人耶”

“恩恩 一定是鄉下來的”

“好可憐阿 居然迷路了 他連地圖都沒有 真夠悲催的”

“白癡”

好吧~~ 問路這個方案 先擱置好了

我決定用一個雖然會熱一點累一點但是一定簡單 絕對有效的方法

就是隨便找一條樓梯  走上馬路 然後走到淡水沿線的地下街

再隨便找一個入口 然後走到中山站 最後就可以坐到淡水了

要不要搞得那麼累阿  天人交戰 >”<

吹著地下街的冷氣 我有點不捨 ~^ ^~

一邊走著 一邊想就看到前面有一條通道  這應該是出口吧!!我想

轉過轉角 之後  我看到一個眉

喔不!! 是一群眉  一群有辣有正的眉

—————————————————————————-

從上面的描述 就可以很明顯得看出來 我是一個不太放的開 又有點死要面子的人

簡單的說 悶騷!!! 難聽的說 虛偽做作!!! 是的 挺不討喜的

—————————————————————————-

我看到的景象  我想很多人都知道

自從韓流來襲  各個舞林高手紛紛出世

街舞就變成了國高中生必修課程 雖然是選修

但是你沒學沒練 就等於你的學分掛蛋 這學期的愛戀恐怕不及格

所以捷運站地下街的個個角落 空地 通道 少人走動的地方

就被這些舞林新手佔據圈怪團練了

我就剛巧碰上了一團肯定不是新手!!! 至少也是凶胸手

這太兇殘了

我心裡想著

“哇卡卡 這是怎樣 這也太辣了吧

現在的小女生阿 發育也太過分好了 那個至少有D

喔 不不 可能有E 每個都有C以上阿還穿小可愛 那個穿緊身衣的超正的 要是我年輕個10歲

要是我跟他同校的 我一定”

我陷入了無盡的意淫當中  很久

看得我眼花花 腳軟軟

要不是旁邊還掛著幾件XX女中的校服 我一定會以為他們至少是大學生吧

不知不覺 我潛意識的找了個地方坐下來 看他們練舞

我用欣賞的角度  讚許的眼光 正常的神情 愉悅的心情

美好的記憶 舒服的姿勢  邪惡的思想 劇烈的心跳 看著

—————————————————————————-

這是正常男人都會做的事  我超正常的應該吧

—————————————————————————-

在我的印象中台北的女生 真得很會打扮  又很懂的保養

所以每一個美眉 看起來都超養眼的

又可能因為練舞的關係  他們的身材很均勻  充滿了青春與活力

我光是想像都知道 手感一定很好

我多想衝上去然後XXOO 在OOXX 然後XXXX 還要再XXX 不停的

好吧 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很邪惡

剛剛還是挺正常的表情 不知道有沒有被發現

時間 過了多久了  我早忘了  直到他們準備散場  我才忽然想起來

我好像要去找同學來的

我快速的低下頭  裝著我沒再看 我只是在休息的模樣

雖然可能騙不了誰 裝一下也是要的

我假意翻著包包找東西  準備他們走光了之後 再去找我的中山站

然後  我眼前出現了一雙腳

—————————————————————————-

我聽到了一個聲音 這個聲音非常好聽

很青春有點俏皮很有一種初戀情人的那種輕柔 跟一句令我整個僵住的話

“大叔 要援嗎” 她說

我不知道我僵住了多久  也許只有一瞬 也許有10幾秒

說真的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反應

我從來沒碰過這種事

難道我的外型看起來就是哪種需要靠援交來滿足性慾的癡漢中年男

還是因為我剛才的表情被發現了 她認為我會是一個客戶

或是她真得很缺錢 看到是男的就問一下

我不知道 我要回答 什麼

“好阿!”

“不要”

“不用了 謝謝”

“你看我像需要的樣子嗎”

“怎麼算”

“”

還是故作生氣 快步離開 這真有點太假

要是她是剛才哪個很像陳X韓 還是哪個身材超好的兇手

那我可能會覺得好可惜

那就援 我沒想過援交這件事

好吧 我想過 只是沒有勇氣

算了  我先看看他是那一個吧 ~ ~

我故意很慢很慢的擡起頭

所以剛好可以自她的那雙鞋黑色的學生鞋

一點一點的往上看

雪白的學生襪包覆著她的小腿  她的小腿很勻稱很細緻  我喜歡這雙腿

學生襪的盡頭 卻是更加令我心跳 更加雪白的肌膚 小巧的膝蓋

膝上露出一截約10公分叫人心跳加速的大腿 那個弧度那個距離 我有點暈眩

她離我好接近 我幾乎都快問她 怎麼算了

不行 我要忍住 我想看看他是那一個

我心跳得很快

然後是黑色的百褶裙擺

她的淺黃色校服沒有扎進去  不知道是本來就這樣設計 還是她故意不扎

我這個角度 因為向光的關係 剛好可以看到有些透明的襯衫

帶著似乎有著蕾絲花紋的內衣輪廓

我感覺心跳得更快了

越過領口 我看到了她的頸子 沒有一點瑕疵與紋路

最後 我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同時看到了她盤起了兩邊的頭髮 真可愛的髮型

是她  真想不到!!!

“你是再問我嗎” 我帶著遲疑的口吻

我猜我當時  我的表情一定很吃驚 或是很好笑

所以她笑了

—————————————————————————-

我不是一個專業的寫手 所以我想我難以很具體的形容 她長的樣子

當時我看到的她  還有哪個笑容的一瞬有多美  我盡力

—————————————————————————-

說真的 我剛才看這個女生的時間 大多停留在她的兇器上

因為那實在很 怎麼說呢

那麼瘦長的體型 怎麼能夠長的那麼大

那麼大的兇器  居然跟她整個體型沒有一點不協調之感

不是像哪種乳牛 還是爆乳娘那種大的恐怖 或垂的嚇人

而是 不但形狀很漂亮 還很挺 真的 幾乎完美的身材

但是配上她清純的五官  非常明亮的眼睛  秀氣的鼻子 粉紅色的小小唇

你又會很清醒的認識到 她真的只是個孩子

很文靜需要被呵護的哪種純潔女孩 但是她的身材卻讓人想犯罪

剛才練舞的時候 那樣專注的神情

彷彿帶著虔誠的信仰  聖潔的光輝 就像  一個天使

人家說”天使般的聖潔臉龐 魔鬼般的誘惑身材”

這個形容 在她身上貼切到不行

剛剛我也沒見過她笑的樣子

直到 現在 她笑了

她笑起來的樣子

就像卡通人物一樣  瞇起眼彎彎的像月牙

嘴角勾起的弧度 就像一支剛剛貪嘴偷吃的小狐狸那樣的得意的笑了

一種難以想像的魅惑氣質  忽然就把我吸引住

我現在才明白 什麼叫做狐狸精

天底下的小三 要是看到她的笑容  應該都要慚愧的去撞牆謝罪

這才是真正的”狐狸精”  天然魅惑的威力

—————————————————————————-

純天然 無雜質 無添加物  天然魅惑 驚心動魄

—————————————————————————-

我想我現在的表現  一定很不堪

因為她笑得更得意更燦爛了

然後她說

“是阿 就是你 你剛才一直在偷看我們吧! 大叔”

我忽然覺得我的臉整個都燒了起來 整個不知道該說什麼

被抓包了阿

否認 開玩笑 男子漢敢做敢當 敢看難道還不敢認嗎

如果現在是我同學跟我一起在旁邊 我想我們兩個應該會聊得很開心

看了就看了 光明正大的認了 你跳得我看不得~~ 哼哼

但是現在只有我一個人的情況下 膽子就縮了

我不好意思!!!

怎麼辦呢

當下我意識到  拜託 我是個大人了 我是一個成年人

怎麼可以被一隻小狐狸取笑 這是被小看了阿

我要擺出我是大人的樣子 至於剛才的問題 還是無視吧!!

“喔喔  是喔  我有看到 你們跳得真好阿

年輕真好  哈哈~~~ 我剛好路過 剛好看到你們 剛好有點累就坐下來休息一下

覺得你們真是努力阿  就在旁邊幫你們加加油嚕呵呵”

我講完心裡就想著 我用了三個剛好 這好像有點

“也太剛好了! 呵呵~”

那個眉就說出了這句話 笑瞇瞇的

我有點難堪  馬上就被戳破了= =

我要鎮定

“是阿是阿 哈哈 喔喔  其實阿 我要找淡水線

因為對這裡不太熟 走了很久還沒找到 所以有點累

才坐下來休息一下 現在也差不多要走了  呵呵

請問淡水線怎麼走阿”

我幹嘛跟她解釋這些阿算了 我是為了問路 沒錯  就是這樣

然後  她笑瞇瞇的說

“大叔原來不是台北人吶”

那個表情不知道是狐疑還是什麼

但是嘴角的輕笑 忽然又揚了起來

“你要去淡水喔 呵呵  真巧  我也要去淡水呢! 那你跟我走吧”

其實我想問了路就趕快跑走

因為我發現這個女孩子好像很聰明

更慘的是  我好像沒有她聰明

這種感覺令我不安  但她的笑容卻叫我說

“喔 謝謝你呀 你真是個好同學”

“呵呵~ 你想發我卡 呵呵 ~” 她又笑了起來”那 走吧~”

然後她居然牽起了我的手  說”人太多了 不要跟丟喔 呵呵~”

我心裡想著

你別再笑了 我覺得我好像要被牽去賣掉的感覺

不過  她的手  好好摸喔

如果是她的話 唉~

真希望我是剛剛聽錯的 你為什麼要援呢

心裡又悄悄想著 我還真沒援過 就援一次吧  她會不會忘記了呢

—————————————————————————-

她牽著我 我們在人群中 轉彎 上樓 下樓 疾走

我發覺 這樣子得我居然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我看著她的背影  然後 穿過一對情侶  他們被分開

她回頭  一笑  驚心動魄

好吧 我也才30歲 怎麼會有哪種大叔式的幸福呢

心中淚流滿面  難道我真的一臉援交相  >”<

不知道什麼時候  我們停了下來

她鬆手 笑著回頭說 ”到啦~ ”

我似乎愣了愣  手上好像還殘留著幸福的感覺 還沒醒過來

“喔~謝謝你了!”

我擡頭看了下預告視窗 下班車還有3分07秒

然後 我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想說 不如為了答謝你我請你吃飯吧

這樣好像真的往援交的方向前進耶

又想著 還是就到此為止吧 不應該在發生什麼了

我忽然想到幾年前 我的另一個同學的妹妹

她說  台北很早就流行援交了

她雖然沒有參加 但是她有點想去

因為同學都再做  她想說 這樣才不會跟別人不一樣

我傻眼  這是什麼理由

但是那些年輕的朋友 應該不太明白 這種一樣 真得好嗎

而我  現在怎麼辦

我不知道

我的四周都是人 滿滿的

我的前面 後面也都排滿了人

她就在我前面

我忽然有股衝動想抓著她的手

問她說”多少錢” 這樣好像太傷人了

那說”等下我請你吃飯” 這不就是援了嗎

不行 我不能這樣做

我對自己說 :她自己都不在乎 你在乎什麼

心裡有個邪惡的聲音 它在呼喊:援她阿 哥們 上!!

我很混亂

—————————————————————————-

真是抱歉阿  怎麼會往純愛小說發展呢  我會努力往動作片的方向

—————————————————————————-

基本上 我很清楚自己的個性  通常像這樣思想交戰的時刻

最後就是毫無作為  因為我本來就不是個很果斷的人

等到我終於理出頭緒 或是做出決定 大概時間都已經過去很久了

我是一個猶豫不決的人

事情也許就會這樣就結束了  那就是一個奇特的經歷 喔 還有一點點幸福的味道

不過 大概就這樣了吧 我心裡打了個 哈哈~

然後車到了

這3分07秒 我們都沒有說話

車門開

安全護欄

乘客下車

我想等下還是拉開距離吧

恩 就這樣 然後 車到站 下車的時候 如果她還在

我還會跟她說  “同學!謝啦 掰掰”

喔不對 淡水是最後一站 那麼 應該是出站的時候才會說這句話

恩我低著頭 頓了一下 才往裡面走

然後

我眼中出現了一隻手

我又愣住

然後我看到那隻手抓住我的手

我有點不明白這是

“大叔 這邊”

我擡起頭 看到她笑著看著我

我感覺到後面的人也迫不及待的推著我

似乎在看我愣在哪裡是再等什麼

所以我只好快步向前 被那隻柔軟白膩的小手牽著

到了關閉門閥的警示聲響起

我們已經被擠在最後一截車廂的最邊邊的角落

—————————————————————————-

今天人超級多 是怎樣 淡水發錢 還是什麼有舉辦鬼活動

我不知道 我已經離開台北很久  久到我對台北的任何活動都不感興趣

她在我前面 背對著我  我要頂住一定的壓力 才能不緊緊壓到她

不論是物理的 還是心裡的 我頂著

雖然還是多少會觸碰到 在車廂晃動的時候

我覺得好熱

可能是人太多的關係  車廂小 太陽大 台北悶  冷氣多

好熱

車廂一直在晃

我的心也一直在晃

因為我發現一件尷尬的事

就是每當車廂晃動的時候

我得下腹部居然就會碰到她的臀部

超級柔軟的 我一方面很享受 一方面又怕她覺得

我是故意的 我就是一個變態大叔

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其實也是個變態大叔

我還在堅持我的形象我希望給她一個好映像

這個世界不是只剩下變態

還是會有好人的

我努力告訴自己: 撐住阿

心裡有個聲音卻在笑: 別假了 很爽吧!! 頂她阿 兄弟~

然後我聽到  她好像在說話

她說得很小聲 我只好靠近她一點點

“大叔 你在幹嘛”她說

“沒 我沒幹嘛 ”

“但是我覺得你的東西弄到我了 熱熱的”

“喔天氣熱 東西也是會熱的啦 哈哈” 我說著不知道算哪一門的解釋”車廂一直在動 難免的啦”

她”喔~~”了一下 然後回頭看了我一眼 就沒做聲了

算是接受了我拙劣的解釋 我覺得她在偷笑

—————————————————————————-

沒關係 反正等下一定會有人下車 然後 車廂會慢慢空蕩

距我上次的映像 過了士林之後人就會少很多了

這樣的尷尬 只是一時的 我知道

所以我盡力把注意力放在別的地方

我開始東張西望  左顧右盼 四處打量

最後我很無奈的回頭看著前面的女生的頭髮

好香喔~~ 我的心裡再飛舞

沒辦法  這種一整個車廂沒半個能看得眉

不是阿婆 就是大媽 還有幾個看起來像白癡的國中生

幹嘛為難自己 我前面這個 正翻了!!

真不知道這是什麼牌的洗髮精  我覺得我好像深深的吸了一口

然後說”好香喔”

我忽然傻住  我覺得我這輩子從來沒有一天像今天傻那麼多次過

因為那不是覺得  而是真的 吸了一口 然後 我還說出來了

我只是心裡面想想阿 怎麼會這樣

我不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

我看著她  正在等她的反應

然後我聽到她說話 我還是聽不清楚

她說得很小聲 好像還有一點喘息

“大叔 你哪裡好熱”她說

我也覺得很熱 是阿 那裡好熱

不對 是太熱了 我低頭一看

我覺得我的我的頭腦今天沒辦法處理這一波又一波

離奇的情況跟難以解釋的事實

我看到 不知道什麼時候

我的拉鏈居然打開了 小弟也冒出了頭

這樣的情況 我的小弟應該會覺得涼涼的才對

但是 她百褶裙左邊看起來是正常的

右邊的卻是蓋住了我的小弟

而我小弟的頭 居然都快穿進她那白色蕾絲邊縫了

難怪我沒覺得涼

—————————————————————————-

這樣一個景像一入目  我終於 崩潰了

一道熱火往上衝 我整個頭開始冒煙 一道熱火往下衝 小弟弟變大弟弟

我已經不想再克制什麼  開玩笑 都已經這樣了

難道現在還說 對不起!!!

這個時候

她忽然回過頭 對我笑了一下 說

“大叔 你偷襲我喔!”

她笑得好壞 好得意 有一種勝利的感覺

我什麼都沒說 只有狠狠的吻上了她那小小的柔軟的粉紅色的嘴

左手依然擋住了別的方向的視線  右手卻已經在她飽滿的E罩杯上滋意蹂躪

我能感覺到那份奔騰的堅挺 散發著期待的香味

我把中間一顆鈕扣解開 就直接伸進去把玩她的雙乳

真的 好舒服 好水 好滑 我輕輕捏捏那個尖峰 我想要吸允那分甘甜

她的一隻小手扶抓著我的左手而另一隻柔滑正再套弄我的大弟弟

我覺得我快要爆了

她套弄得越來越快

我的手也從山上進入了山谷

弄得她整條蕾絲都濕了

唇分

我聽著她的喘息

舔她的耳垂 臉頰

我要上了

我沒有說

我只是用一隻手  撥開那件早就濕答答得邊邊

然後她又回頭 用很細微很小聲有點像貓再撒嬌的哪種膩聲說

“不可以喔”又喘息了兩聲 這兩聲就像是導火線

“我恩會恩叫出來 ”

我就撥開了邊  長驅直入

她一手扶著前面的牆 一手嗚著嘴

但還是有一些些喘息聲 捷運在開的時候雖然不明顯

要是停站的時候 我們就維持一下姿勢 暫時不動

不動的時候 就好像我從後面抱著她一樣  就像是一對情侶那樣曬恩愛

車又開動了 我把她的身體壓低一點點 好讓我更好插入

—————————————————————————-

過了三站之後 我們其實都噴了兩次

我是直接就給她噴再裡面  她也沒說什麼

但是我可以感覺得到 她好像還想要

我也覺得不夠盡興

那樣刺激的感覺  卻讓我們都有了高潮

只是這樣做的實在有點辛苦

我們開始不動聲色的收拾

然後 我們第一次的  正面的抱再一起

我臂彎著她那纖細的腰

她整個人就貼著我的胸口

就這樣我們都沒有說話

大概又過了一站左右

她開始對我說話

我沒說話 我就只有恩恩阿阿 因為她的思考模式 我不知道怎樣應對才好

她說

這是她第一次在捷運上做 感覺很不錯 可惜我不住在台北

不然她以後可能會想找我一起坐捷運

這算什麼 捷運之友嗎 = =

她說

她也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是看得順眼的 才會跟他玩

這樣還不隨便 = =

她說

她喜歡年紀大的男生  比較舒服 有經驗 也不會太急知道我要什麼

我剛剛好像被她弄得超急的 = =

她說

其實我長得跟他爸一模一樣  只是他死很久了 我很想他

我覺得我快死了= =

她說

我要下車了

我覺得我已經死了

我好像被拋棄的女明星

玩一玩就被丟了

我說 ” 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還能見你嗎”

她說”大叔 成熟點 我們都有美好的回憶 何必還要多加入別的材料呢”

她在北頭下車了

很輕快的步伐

我開始發呆

發呆到淡水然後繼續發呆 直到我同學打電話來 問我到底在哪裡

淡水的夕陽  真美阿~~~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