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的自訴)【火車上的一夜】

(一個女人的自訴)【火車上的一夜】

本人是一個芳齡28的女人,已經訂婚了,準備國慶結婚的。從來沒寫過什麽文章,這次就把在火車上一夜的經曆寫下來。這是一篇很平淡但是超真實的文章。文章寫的就是我火車上一夜的經曆,有什麽語法錯誤、錯別字之類的就不要挑刺了。沒有大家喜歡的精彩的地方,喜歡看的就看,不喜歡看的就不要看。不要看了以後飚髒話。至於文章有什麽其他問題,請管理員處理。

背景介紹:

一個非常好的姐妹結婚,安徽蚌埠人。打電話給我,非要讓我去。我說那麽遠(我在浙江嘉善)太不方便了,我就禮到人不到了。結果不行,說要讓人開車來接我。都這樣說了,沒辦法,去吧。當天下午到她家的,第二天她結婚的,我準備第三天早上做高鐵回嘉善。車票都訂好了,晚上她們送我到訂好的酒店都回去了。結果我接到電話,未婚夫晚上喝酒開車出了事。不怎麽嚴重,但是要在第二天10點鍾做一個小手術。我查了一下,第二天的高鐵要在11點多才能到嘉善。我就打電話給姐妹,問她有沒有晚上火車,我要急走。她們要開車晚上送我回去,她們多多少少都喝了點酒,再說路途也比較遠,我就拒絕了。她們就給我弄了一張晚上11點多的火車票,要到第二天早上將近9點才能到嘉善,時間上是來得及的,是K8***次火車,還好是有座位的。

正文開始:

等到11點多啊,火車終於來了。當我在站台上開到火車�面的狀況的時候,我無語了。不是春運啊,怎麽那麽多人,�面站的滿滿的。真的是沒有下腳的地方,還好我的行李不多,就一個小型密碼箱子。好不容易上車,擠到我的座位旁。是一個兩個人的座位,我是靠窗口的,兩個座位都坐了人,是兩個男人。外面的男人看起來是一個上班族,30歲左右,看穿著和懷�有一個單肩包應該是在商務樓�上班的吧(因爲我上班的商務樓�的男人大概都是這樣的打扮)。�面的是一個大叔,看起來有四十五歲左右了,看面是比較老實慈善的大叔。我就對他說:大叔,這個位子是我的,您讓一讓。結果他一改面目的對我說:我上車就坐這了,你憑什麽說是你的啊。我想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那個語氣那個表情嚇人啊。我沒有說話,就把火車票給他看了看說:要不我喊乘警來說說。然後他非常不情願的起來給我讓位子。因爲人太多,他出來的時候我也沒有地方移動,就這樣他從我身邊擠過去的時候,他的手在我的屁股上狠狠的摸了一下。我看了看他,他看著別的地方嘴�叽叽咕咕不知道說的啥。

我的身材和穿著介紹一下吧:身材還可以,中等偏上。怎麽說當初在學校�面,算不上校花,排個第三名還是夠格的啦,具體的數據就不說了。算是那種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衣服參加婚禮的時候穿的,沒有換。上面不算太低,下面不算太長。怎麽說呢,就是那種能看到乳溝,下面是比較短的淺藍色連衣裙。�面是淺藍色胸罩,淺藍色的內褲,肉色的薄絲襪。

那個男人摸了我的屁股以後,我也沒想了。這時候我想的是怎麽把密碼箱放到上面的架子上,因爲上面已經滿了,沒有多餘的地方了。下面也沒有地方放,這時候我就和外面的那個男人說:上面有沒有你的東西,能不能挪挪,我把箱子放上去啊。他說:可以啊。他就站起來把幾個袋子往一起擠了擠,正好挪出來一個可以放我箱子的地方。我讓他順便幫忙把我箱子放上去。他也同意了。就這樣,我和他的接觸開了頭。

這個時候我坐了下來,我看了看之前的那個大叔,他也在盯著我看。我想是不是我什麽地方暴露了,我就看了看自己,還好啊,沒有什麽地方暴露太多的啊。就想也許他還在恨我“搶”了他的座位吧。

剛開始也沒有睡意,前後有座位的都在睡覺了。我左邊的那個幫我放箱子的小夥子在玩手機,好像是看小說之類的。我也沒有什麽睡意,就拿手機和未婚夫聊天。告訴他已經上車,他動手術之前能趕到。然後我開始看空間動態,過了大概十分鍾吧。

那個小夥子突然問我:你是蚌埠人?

我說:不是的,過來參加朋友婚禮的。你到什麽地方的?我到嘉善。

他說:我到義烏。

我說:剛剛謝謝你了啊,去義烏工作嗎?

他說:不用謝的。我徐州人,在老家開了個小店,去義烏看看再拿點貨的。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這趟車是從徐州開的。我就問他:這趟車怎麽這麽多人啊?

他說:這趟車無論什麽時候人都多。最近小孩放假了,很多在外面打工的家長回老家接孩子到身邊住兩個月的。人就更多了。

我看了看,是有很多帶小孩的。這個時候我注意了車廂的環境。站著的,坐著的,坐在地上的。都在睡覺,我真佩服那些站著的,靠在座椅後背上面的都能睡著。我也就把手機聽歌,戴著耳機。不動的話漸漸就瞌睡了,我就趴在面前的一個小桌子上,一會就睡著了。不知道什麽時候,感覺我趴的不是硬硬的桌子了,我漸漸的有感覺,我感覺到有一隻手伸進我的胸罩�面,在摸的我乳房。而我卻趴上一個人的腿上,確切的說是一個男人的腿上。我就猛的坐了起來,手機都掉地上了。原來我趴在我左邊的那個男的腿上,那隻手就是他的。

我看了看他,他笑著說:不好意思,首頁你睡著睡著自己就趴到我腿上的,我也不好叫醒你。然後我也沒忍住就摸了你。對不起啊。

我看了看周圍,還好,都在閉著眼睛。我問他:幾點了?

他幫我撿起了手機說:剛剛過了12點。

我說:我才睡十幾分鍾啊。剛剛不好意思,參加朋友婚禮比較累。剛剛是不是過了一站?

他說:不用不好意思,我這腿還夠結實你要是用的話,隨時可以用。呵呵。剛剛是停了一站,上來了不少人啊。下一站是滁州。

這個時候我想也許真是參加婚禮,昨晚沒有睡好,今天又忙了一天,是真的累了。還是很瞌睡。但是那個很小很小的桌子,已經被對面兩個人趴的沒有多少地方了。靠在座椅上睡又太難受。

我說:你不睡覺嗎?

他說:我不睡,我在看足球賽直播。

我說:不費流量啊。

他說:是文字直播的,不怎麽費流量。

我說:我想睡會,太累了。趴你身上。你能不摸我嗎?

他說:可以,你睡吧。我保證不摸你。我看球賽。

我說:謝謝你。

就這樣,整個舒服的姿勢,趴他懷�,一會就睡著了。不知道什麽時候被凍醒了,感覺很冷。車�晚上開個空調還真有點冷。這個時候我醒,感覺睡的很舒服,我看到他還在看手機。

我說:幾點了?

他說:剛剛過了南京,不到3點。

我說:怪不得,醒來感覺很舒服,睡了2個多小時了。你球賽看完了?有沒有摸我?

他說:第一場看完了,意大利輸了,要回家了。我是他們的球迷。我很傷心,沒有心情摸你。

我說:我不懂足球,還有第二場嗎?對你來說足球比女人重要?

他說:第二場要到4點呢。世界盃的期間,足球比女人重要。其他時間女人重要。

我說:你這樣不瞌睡啊。

他說:看足球就不瞌睡。

我說:能不能幫我把箱子拿下來,有點愣。我要拿個外套。

他幫我把箱子拿下來了,我拿了一件外套。他又幫我把箱子放上去了。

我說:你的球隊輸了,我還想睡會。還能趴你身上嗎?

他說:可以啊,很樂意啊。但是這會沒有比賽,我會不老實的。你要考慮好哦。

我沒有理他,就這樣趴在他懷�。

對他說:幫我把外套蓋上,如果不老實,注意下別人。

其實我現在不怎麽瞌睡了。趴在他的懷�,心�跳的很厲害。他把外套給我蓋上,但是手就放在外套�面,沒有拿出去。過了一會,我感覺不對,他居然隔著我的連衣裙把我的胸罩的扣子解開了。我也沒有說什麽,繼續趴著,因爲這樣趴著真的很舒服。他的右手就在我的後背慢慢的撫摸著,左手開始從我的前面領口伸進去了。胸罩沒有扣,變的很松。他很輕松的就可以摸的我的兩個乳房。我感覺我碰到一個玩女人的老手了,他一會摸乳頭,一會用勁抓整個乳房。我感覺我都要呻吟出來了,同時也感覺下面有點涼涼的,我想難道我會被一個陌生人在這樣的環境�摸的留水了嗎?

他的左手沒有停,然後低下頭貼在我的耳朵上說:你的絲襪是連褲襪嗎?

我說:你懂的不少啊。是的。

他說:你能擡下屁股嗎?

我說:你想幹嘛啊,這兒可都是人啊。不能太過分。

他說:你還有外套了?

我說:沒了,就帶這一件。

他說:你能起來下嗎?我拿下東西。

我說:你給我胸罩的扣子扣上。

他說:沒事的,你用外套蓋著。再說扣上等下我還要費勁解開。嘿嘿。

我居然就這樣坐起來了,然後用外套蓋在身上。我感覺我的胸罩已經在乳房的下面了,如果這個時候我把外套拿開,肯定能看到凸點了。他站起來拿下自己的袋子,讓我吃驚的是居然從�面拿出來一個西服外套。

我說:你不是去義烏拿貨的嗎,怎麽還帶個西服。不要給我蓋這個啊。首先我怕不幹淨,然後我怕捂的我一身汗。

他又把袋子送了上去,然後說:首先比這火車的座位啊,這個桌子幹淨。然後這夜�溫度低,這�面還開空調了,不會熱的。我去義烏直接去廠�拿貨,要呆幾天呢。還要和他們的老闆見面啊,最起碼穿的要正規點吧。

我說:你有老婆孩子嗎?

他說:之前都有,2年前離婚了,我帶孩子。

我說:你才多大啊,都結婚生孩子,然後又離婚了。肯定不是好男人。

他說:我31了。24歲結婚的。離婚真不怪我……

我說:行了,我不要知道了。呵呵。反正以後又不聯系了。你不要問我的情況,問我也不會說的。

然後我又趴他懷�了。上半身蓋的是他的西服,下半身蓋的是我的外套。他的手就一直在外套�面忙著。

他說:能把胸罩拿下來嗎?

我說:不行,這個地方不好拿。別人會看到的,再說拿了以後怎麽穿回去啊。

就這樣,對面的兩個人也是一男一女,好像不認識的兩個人呢,睡的特別香。我擡頭找了找之前的那個大叔,沒有看到他人。我趴在他懷�,他左手繼續摸我的乳房,右手把我的裙子往上拉,一直拉倒肚子上。他想脫我的絲襪和內褲。

我說:不要脫,我怕椅子不幹淨。

就這樣他右手伸了進去,先摸我的屁股,然後慢慢的往下摸,終於摸到他想摸的地方的。我感覺我那個地方已經泛濫了。從來沒有想過能被一個陌生人,在火車上這樣摸。感覺自己好興奮,嘴�已經開始哼哼唧唧了。他低頭讓我的聲音小點。我感覺我的整個臉好燙,沒有話回他。他用手指頭插了進去,一直這樣插,好像是一根手指頭,插不夠深。我感覺下面好癢,感覺自己需要一個更大更長的東西。突然感覺自己不是一個好女人,爲什麽會這樣?爲什麽會讓一個不認識的男人隨便的摸?爲什麽會在這樣的環境�面想要了?

這個時候,他低下頭說:你下面的水好多啊。毛都濕了。要不把內褲和絲襪脫了吧。否則都濕了不好穿。

我說: 不脫,濕了,我箱子�有可以換。

他說:那脫下來正好啊。墊在座位上。換的時候也方便啊。

他開始脫,我居然開始配合他。擡起了屁股,自己脫掉了鞋子。就這樣他不費力的就脫掉我的內褲和絲襪。然後他讓我在擡起屁股,我又聽他的擡了起來,他把絲襪和內褲放到我的位子上說:這樣就不怕髒了。現在我的上半身除了胸罩退到了乳房下面連衣裙還在。但是下面就光光的了。還好的是有個外套在遮蓋著發生的一切。

他的右手居然能摸到我的陰蒂,那是我的超敏感的地方。曾經被男朋友摸到尿尿的啊。我小聲的對他說:不要摸哪�,我會受不了的,會出聲音,還會尿出來的。

他說:尿尿不怕,反正尿到�面的,沒有人看到的。至於聲音嗎,我有辦法。

他說了以後讓我擡起頭,開始用左手解開自己的腰帶。

我說:你想幹嘛,不要讓我做那個啊。我不做的。要不讓我起來吧。

他說:不要啊,你感覺不到我早都硬了嗎。不髒的,我上車前還洗的呢。

我說:不要,讓我起來。幫我把胸罩扣子扣好。

這個時候我感覺在過道�面有個坐在地上的人好像注意到我這邊了,擡頭望。我也不敢動。那人望了一下看沒動靜,又低頭繼續睡了。我開始整理衣服要起來。他把我抱的緊緊的,不讓我動。

我說:你想幹嘛,不要太過分啊。

他說:我下面真的受不了。你就幫幫我,含一會就好了。真的很幹淨的。你看下,如果你覺得髒就算了,不髒就幫我一會。

這個時候我心�好複雜,好怕別人會看到,但是又感覺好刺激,剛剛他摸了一會就感覺要高潮了,平時男朋友了忙活了半天才可以的。最後慾望戰勝了我的意志,我沒有說話,用力的擡了上半身。他心領神會的解開自己的腰帶,然後拉下自己的褲子拉鏈,把褲子稍微的往下褪了點。他很輕松的就把那個玩意給陶了出來,我看了看真的不髒,和我男朋友的差不多大小,也沒有那種怪味。

我說:你手法很熟練啊。是不是經常在車上勾搭女孩子啊?

他笑了笑說:是第一次。你看不髒吧,幫幫我吧。

我沒有說話的張嘴含住了他的那個東西,頭部好大,有點不適應。我男朋友的頭部和後面是差不多粗的。含了一會我不敢動。

他說:你動啊。

我說:別人會看到我頭動,肯定會有想法的。

他說:沒事,都睡覺了,有人看了,我會告訴你的。

就這樣,他一邊摸我的乳房,一遍用手摸我的下面。而我用嘴含著他的那個東西在吸著。他知道我的陰蒂敏感了以後,就不斷的摸我的陰蒂。摸的我受不了,這是我的身體抖動了一下。他說是不是高潮了。我點了點頭,他說我繼續摸了啊,你說會尿尿,我就摸到你尿尿。尿了也沒事,在�面沒有人會看到的。這樣他就更加的賣力的摸著,而我也更加用力的吸了。就這樣過了大概一分鍾左右吧,我開始不停的抖動身體,越這樣,他越興奮,越用力。我的嘴�有他的東西沒法說話,但是呻吟的聲音有點大了。終於我把持不住,尿了。我都能聽到尿滴到車廂�面的聲音。我很緊張的含著他那個,他的手還是沒有停止,隻到我的身體不動了。他的手開始摸我的屁股,然後說:我的手上都是你的尿,都摸你屁股上。

我擡起了頭用手蓋住他的那個東西說:我的兩條腿都是尿,還不知道有沒有尿到對面的人身上。我的鞋子都濕了。

他說:沒事的,我感覺不是很多。都被我手擋到你的腿上了。地上也沒有滴多少的。放心吧。你幫我吸出來吧,我很快的。一會就可以出來的。

我想了想都到這樣的地步了。也沒有說什麽。低頭含住了他的東西,開始吸。他的手還是不老實的在我的身上亂摸,他摸到手上的尿液就用我的裙子擦幹。我還在擔心到時候怎麽下車,他說他要射了,就射我嘴�,讓我繼續吸。剛說完,就射了。全部射我嘴�了,一會我擡起頭看著他。我的意思是怎麽辦,吐什麽地方?他卻說:沒事的,咽下去。然後喝點水就可以了。我不知道怎麽打開完全聽他的,就這樣咽下去了。然後他拿水給我,我喝了幾口水。然後我說:今晚被你玩的丟死人了,我現在怎麽穿衣服。

他說:去廁所,拿好衣服,我帶你去。

我說:不行,我現在沒穿內褲和絲襪。我的裙子很短,還有點濕了,鞋也濕了,腿上都是的。這過道�都是人,過去還要把他們一個一個的喊醒。

他說:那等會吧。

我看了看錶說:一會到4點了,等會天亮了,更不行了。你快想辦法。

他說:你趴我身上睡一會,我想辦法,保證讓你安全下車。

我也聽他的了,就這樣繼續趴他身上睡。也許剛剛高潮了,居然睡著了。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車廂�的人差不多都醒了,泡麵的泡麵,聊天的聊天,小孩哭的哭。我看了手機已經快六點了,我還趴在他身上,他也抱著我睡著了。

我把他弄醒,我說:你怎麽睡著了啊,我怎麽辦。天亮了。

他說:沒事的,這趟車我經常坐,馬上就到崑山了。下的人特別多。座位都會空很多,過道�就沒人了。你的衣服濕的地方也幹了。我帶你去廁所,你把內褲和絲襪帶著到測試換。

我也就相信他了,繼續趴著。他繼續說:你家是嘉善的?還是去嘉善玩的啊?

我說:不要問我的事。

他說:沒別的意思,如果你是去嘉善玩的就算了。如果你是回嘉善的我有快速的辦法。這趟車從崑山到嘉善要三個小時。中間就隔一個上海,怎麽要那麽長時間呢。

我說:爲什麽啊?因爲也趕時間,就問了他。

他說:過了崑山後,動車、高鐵都開始有了,這個車開著停著,要讓車,所以慢,要開三個小時。

我想想也是啊,我就問他你的快速的辦法是什麽啊?

他說:崑山下車,我可以找到私家車,到嘉善。最多最多一個半小時就能到,還能幫你送到離目的地最近的地方。

我說:拉倒吧,跟你混,不敢。被你賣了還幫你數錢呢。

他說:我不是壞人的,我不趕時間的,我到嘉善可以再坐車去義烏的。不過你要是不趕時間就坐這個也可以的。

我說:我就是趕時間,否則也不會坐這班車,更不會碰到你。

他說:那我帶你從崑山下車吧,我現在就可以聯繫到車,下車就可以上車。不相信我,我可以把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碼都給你,因爲和你在一起一個晚上也是有緣。相信我嗎?

說的我有點心動了。可以7點多點就可以到嘉善。而且還不用火車上這麽亂,這麽吵。

我說:你身份證給我看看。

他讓我坐起來,我用外套蓋好自己。他陶了身份證給我看,是徐州人。他說:電話號碼也可以給你。

我說:不要了。你現在打電話看看有沒有車,馬上到站了。

他開始打電話,而且還帶我聽,說沒有騙我。電話�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說10分鍾之內就可以到火車站,確定就過來了,車費400塊錢。然後他看著我,意思是我的意見。我想了一下,說可以的。他就確定下來了。

掛了電話,我說:那我怎麽辦,我下面沒有衣服啊。

他說:沒事的,看不到的。下車後可以去車站廁所啊。

我把胸罩整理一下,我讓他把扣子扣好。

他說:胸罩脫了吧,好不好。我從來沒有帶個沒有穿內衣的女伴出門。這次讓我過個瘾。

現在他說什麽我都沒有反對了,我就在外套和他的遮掩下,脫了胸罩。然後我讓他拿下我箱子,我把胸罩、內褲、絲襪都放到箱子�,現在我的身上就一個連衣裙。乳頭可以明顯看到凸點了。我鼓足勇氣站起來,看了看下面,車廂�和座位上的尿液都幹了。

也許從來沒有這樣的刺激過,已經春心蕩漾的我,大腦沒有什麽思考了,對他說的話已經言聽計從。車到崑山站了,他拿著行李,在前面,我在他後面跟著他下車了。由於在車上睡了兩次質量不錯的覺,被早晨車站�面的微風吹的精神很好。在出站的一路上,我始終用胳膊有意無意的擋住很明顯凸點的乳房。他也沒有和我說話,感覺風從自己的裙底把兩腿之間吹的涼涼的。

出了車站的大門,他電話聯系了出租車,好像還要5分鍾左右的時間。聽他打電話的口氣好像和那個司機很熟悉的樣子,我問他,他隻是說曾經接觸過坐過幾次她的車。這樣我們就在出租車停放點這邊等他的司機朋友。他抱著我,別人眼�看我們肯定以爲我們是情侶。手從我的領口伸進了衣服�,在或摸或彈或拉我的乳頭。弄的我心�癢癢的,有點疼但是感覺真的舒服。他要從後面伸進我的裙子�摸我的屁股,被我拒絕了。這個地方肯定會被看見的。不一會聽到幾聲的喇叭聲,他說車子來了。

我也看到了,是一輛BYD銀色的車子,他的司機朋友下車接我們,他對我介紹說:“這是我朋友,也算是我姐了,經常用她的車,姓袁。”我也就順口說了一句袁姐這麽早麻煩你了,袁姐邊打開後備箱邊說:“不要客氣,我弟喊我了肯定到啊,再說我可是收費的”。袁姐看起來大概40歲左右,妝花的還比較濃,穿的是一套黑色的比較寬松的連衣裙。東西放好後我跟著他都上車坐到了後面。

我們上車袁姐第一句話就問他:弟弟,換女朋友了啊?(這�我就把他的姓也寫出來吧,他姓宋,下面直接以“宋哥”來稱呼)

宋哥坐在左邊,我坐在右邊。宋哥樓著我對袁姐說:“不是女朋友,就是剛剛一個車上認識的。和認識你的時候一樣。”

我推開宋哥的手說:『別胡說好不好』

袁姐車子已經啓動了,對我說:『妹子,沒關系的。姐是過來人,我當初也是和我這個弟弟這樣認識的,有機會給你說說。我猜你現在肯定胸罩內褲都沒有穿啊,看看你小乳頭把衣服頂起來了啊。我這個弟弟就是愛好這口啊。』

我都忘記我沒有穿胸罩這個狀況了,我趕緊用手抱住自己對宋哥說:『火車上還說是第一次這麽對女孩子,真不應該相信你的。』我們都笑了。

這時正好到一個十字路口等紅燈,還有50秒的時間,袁姐停好車子,回頭對我說『妹妹,這沒什麽的,主要就是刺激嘛,對吧。你看看姐姐我,和你一樣的。』她說完便從雙肩拉下連衣裙,露出兩個乳房又說『我都是被這個弟弟帶壞的,姐姐的乳頭肯定沒有你的好看』

袁姐的做這一系列的動作,我一直盯著她看。袁姐笑著回頭穿好衣服,綠燈了,繼續開車。我往外看了一下,原來這個地方沒有探頭,怪不得袁姐敢這麽大膽呢。

袁姐的乳房沒有我的大,所以沒有怎麽下垂,乳暈很小,乳頭也很小,比較黑了。看起來肯定比我經曆的多啊。

宋哥說話了『姐,昨晚是不是和男人在賓館玩的沒回家啊,所以沒內衣穿了啊。你別那麽誇張,我這個朋友可沒你那麽奔放啊』

袁姐沒有搭理宋哥,而是直接對我說『妹妹,姐說的是實話。既然選擇玩了,就不要扭扭捏捏的,放輕松點,下次再碰面的機會有沒有都不一定呢。讓姐姐看看你的漂亮的奶子,姐姐看看有多漂亮怎麽還讓我的弟弟護著你呢。』

我對袁姐說『袁姐,你不要笑話我了,我沒有你那麽好看。我是一失足被宋哥拉下來了,我有男朋友的。我現在就是趕著回去看我男朋友的,你注意開車哦。』

我心�不知道怎麽的就感覺袁姐說的對。在火車上已經和宋哥都做成那樣了,還有什麽不能做的了呢?看袁姐的所作所爲,他兩個肯定經常在一起做這些事情。想到這�絕對自己心�癢癢的,無意識的夾了一下雙腿。然後我自己脫掉了鞋子,雙腳放在了座位上面,靠在的宋哥的懷�。

宋哥用勁的把我摟了下,然後往左邊又坐了點,這樣我是側著身體躺在宋哥的懷�,雙腿是座位上是Z型的狀態。宋哥的手又開始不老實的伸進我的衣服�摸我的乳房。像解圍似的對袁姐說:『你不要難爲她了,說說你昨晚幹嘛了啊?』

我想袁姐肯定看到我們的情況了,她笑了笑說:『就是陪男人睡覺,還能做什麽啊。』

由於是一大早,路上沒有多少車。袁姐開的還挺快,開了一會感覺車速變慢,慢慢的停了下來,我坐了起來問:『袁姐,怎麽停了啊?』

袁姐熄了火,邊打開車門邊說:『你們坐回,我下去買點東西。』

我看著袁姐下車,往一家藥店走,我看路邊的路牌標志是衡山路。我問宋哥:『袁姐去藥店買什麽啊,還能感冒了啊?』

宋哥沒有說話而是猛的一下把手伸進我的屁股底下,用勁把我擡起來點,然後快速的把我的裙子拉了起來,把我抱著坐到他的腿上。緊接著用手摸了一下我的下面,然後把手拿出來給我看:『你下面怎麽這麽濕了啊?剛剛我都沒有碰你啊』他這一系列的動作做完,我都沒有反應過來去阻止。我心�問自己就算我反應過來了,我會去阻止他這麽做嗎?答案肯定是不會的。我怎麽這樣了,感覺自己怎麽變了,變的不在乎自己了,變的這麽開放了。難道我就是這樣的一個喜歡尋找刺激,喜歡在陌生人面前暴露身體的女人嗎?我心�似乎承認了這點,同時也告訴了自己就用這一個多小時路程讓自己徹底的爽一次。打開了心結以後,我推開了宋哥的手學袁姐的口氣說:『死去,你一直在摸我的乳房啊,還說沒有碰我,我的乳頭都快被你弄的又腫又長了。』

『要不把連衣裙都脫了,我們在一起就剩下一個小時的時間了,讓我們好好玩玩。袁姐這車有貼膜的,外面不趴在玻璃上是看不到�面。』

我感覺他說的就是我心�想的。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這樣就答應他。『你真不要臉,不要太過分啊。等下袁姐就回來了。』

『好吧,等下我讓你袁姐脫光了衣服開車你信不信?』

我想袁姐剛剛都沒有和我一句話的情況下,就露出了兩個乳房,還能有什麽不能做的。我也正好給自己一個借口了,我說:『不信,如果你能讓袁姐脫光衣服開車我就脫掉連衣裙。』我脫掉了連衣裙,也就脫光了啊。因爲我�面什麽都沒有穿的啊。

『不許反悔啊』他說著,就要用手插我的下面。

『不要插進去,你手髒不髒啊。剛剛放東西你都沒洗,我可不想得病啊。』我這樣對他說著。

『不髒的,我的包�可是什麽都有的。剛剛我就用濕巾插了,不信你看看。』他從他的左邊拿了包打開給我看看,是有兩包濕巾。

他弄著包,我看窗外袁姐回來了,手�拎著一個小熟料袋,�面放了一點東西,估計是她買的藥吧。袁姐打開車門,上了車,放好了藥。看了看我們說:『妹妹,你的毛比我的多啊。』

我這樣雙腿張開的坐在宋哥腿上,袁姐從前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的下面。當然我還是很害羞的說:『袁姐,你看什麽地方呢?』我就強硬的從宋哥的腿上下來,整理下裙子,坐到了右邊。

『袁姐,你不舒服啊?這要開一個多小時呢,你身體能吃得消嗎?』我這樣的問道。

袁姐發動了車子,對我說:『沒事的,就是昨晚沒睡好,胃有點難受,買點藥,等下吃兩顆就好了。』我也不懂,就在心�想沒睡好和胃有關系嗎。

宋哥插了話『袁姐,你的毛都是被男人揪掉了。當然沒有我這個妹妹的毛多了啊。』

我用腳踢了一下宋哥的腿,由於我沒有穿鞋我也沒用勁,宋哥當然是不會疼的。但是袁姐說『妹妹,你踢的太輕了,使勁的幫姐姐踢踢他。』

我又踢了宋哥一腳,當然還是沒有使勁的。但是宋哥一下抓住我的腳了,我往回縮,縮不回來。於是就這樣我斜靠著,把雙腿放在宋哥的腿上對袁姐說:『袁姐你和宋哥是怎麽認識的啊?他是不是剛認識你的時候就是這樣的流氓啊?』

袁姐歪頭瞟了一眼,沒有搭我的話,隻是說:『妹子,你這樣姐又看到你的下面了。弟弟,你把妹子的腿分開大點,讓我好好看看。還粉嫩著了吧。』

『好的』宋哥答應著,就把我的右腳放在他的兩腿的膝蓋之間夾著,把我的左腳抱著靠近他的嘴。

我使勁也抽不回來我的腿,我越使勁,宋哥也就用勁,我都有點疼了。宋哥還用他的舌頭舔我的左腳背,弄的我又好癢。我隻能用手拉裙子遮住我的下面,不讓袁姐那樣的看著。

『哈哈,好了,妹妹啊等下姐姐也讓你看,不但讓你看,你要是願意姐的身體還讓你拍幾張照片都可以,姐姐我要的就是刺激,你的宋哥可沒有少拍哦。』袁姐這樣對我說著。

『我和你的宋哥認識有半年了咯,第一次就是在火車站,我在那邊等人載客,他和還有一個男的一起,兩個人就過來問我長途跑不跑。我問他們去什麽地方,他們說義烏。我就說太遠了,也不認識路,不去但是可以介紹別的車子。你的宋哥當時就耍流氓的說你這麽漂亮的美女去多好,可以解悶。路我們認識,車費來回2000塊錢,可以現在就走』就這樣袁姐就和宋哥他們兩個男人去了,袁姐說了十幾分鍾。這是袁姐和宋哥發生的事情,不在本篇文章之中。有時間我整理一下可以寫下袁姐和宋哥之間發生的事,這�就不敘述了。

袁姐說了十幾分鍾,宋哥的手一直不老實。一會要掀開我的裙子,一會伸過來摸我的乳房。我的整個左腳都被宋哥舔濕掉了。也許宋哥覺得這樣沒意思,就打斷了袁姐的說話『姐,這些事以後再說好不好啊。我聽的無聊都快睡著了。我們做點事好不好啊?』

這時候車子已經上高速了。袁姐說:『就知道你不是什麽好玩意,那你說說你想做什麽了啊?』

宋哥又把我抱起來,坐到他的腿上。這次沒有拉起我的裙子然後對袁姐說:『你把衣服脫了開車吧。』

我想宋哥在做之前說的事情了,我靠在宋哥的懷�,宋哥親我的肩膀。聽著袁姐說:『你有病,這是高速啊,你以爲像上次在沒有人煙的地方啊。現在前面要是有車�的人回頭看,還不把姐看的清清楚楚的啊。』

原來他們早都玩過這些了,剛剛袁姐說的時候沒有說這個事啊。

『沒事的啊,這才6點多,車子不多。也不會有人注意看的啦。下高速之前穿上不就可以了嗎』宋哥不放棄的這樣說道。

『不行,我在開車。也沒有多餘的手去脫衣服。你不怕出事啊』

我想也是啊,這是高速啊,車速都這麽快,也怕出事就對宋哥說:『是啊,宋哥你不要開玩笑了。這麽快的車速有危險的。袁姐你還是好好開車吧。一會兒就到了。』

『那好吧,姐你好好的開車啊。不要亂動啊。』宋哥這樣說著,放下我的腿稍微的站了起來。然後用手要去脫袁姐的連衣裙。『姐,你不要動啊。這樣配合我,保證沒事的。』

我就這樣看著他們,宋哥先把袁姐的右胳膊從連衣裙�拿了出來。接著又開始拿左邊的胳膊,就幾個簡單的動作就把袁姐的連衣裙退了下去都落在了乳房的下面。一對乳房也就這樣暴露出來了。

『我說你啊,如果有人看到我,我怎麽辦,想穿上去都來不及啊』袁姐雖然這樣說著,但是還用手把連衣裙往下面更拉了一下。然後用手拉了一下右邊的乳頭『我的乳頭好小哦,妹妹,姐都這樣了,你不會就這樣看著吧。』

『袁姐,你身材很好啊。我就看著也不錯啊。呵呵』我這樣說著,宋哥可開始行動了。他居然脫掉了自己的褲子,內褲也退到膝蓋上面,然後過來脫我的連衣裙。

『你這個變態,你老實點不行啊。你去摸袁姐去』我推著他

『我們可說好的,袁姐脫了,你就也脫了啊。不要讓我暴力哦』他張牙舞爪的裝著要撲過來似的。

『那袁姐也沒有脫光啊,之前可是說脫光的啊』

『好啊。那你坐副駕駛上面,也脫一半。』宋哥一臉壞笑的說著『兩個選擇,要麽在後面脫光,要麽在前面脫一半。你自己選擇呗。』我看著袁姐不是很白的皮膚沒有說話

『快點吧,我的好妹妹,一夜我都憋死了。你看我硬的在找洞呢』宋哥又開始來抱我了,這次我沒有怎麽反抗,就半推半就的讓宋哥把自己的連衣裙退了下去。

『我不脫掉可以嗎』我還是有點擔心的問宋哥

『可以啊,不脫掉,留在你身上。』宋哥答應著,又把我的下面也拉了上來。這樣我的整個連衣裙都到了腰部的位置。上下都暴露出來了。

『摸了一晚上了,還沒有吃到呢』宋哥邊說邊用嘴吸我的乳頭,手也不老實的扣我那早已濕的不成樣的下面。『毛都濕透了,妹妹你要到袁姐那個年齡,有可能比袁姐還騷啊。』我底著頭,沒有看袁姐。

『你兩個這樣玩,弄的我癢癢的。你們往右邊去點,我也能看看解解饞了。』宋哥已經抱著往右邊來了點。

現在我的左腿在宋哥的懷�,右腿在副駕駛的座椅的靠背上,等於是半躺在後面。宋哥側坐在我的左邊,俯下身體用他的嘴吸我的乳頭,同是左手在慢慢的摸我的陰蒂。我的這個姿勢能被袁姐看的清清楚楚。

『真是粉紅色的肉穴啊,我都想去舔幾口了。』袁姐側著看了一下說到。我也放的開了,想用右腳去踢袁姐的胳膊,可是還沒有碰到就被宋哥用勁揉了一下陰蒂,我叫了一聲把腿縮了回來。

宋哥這樣玩了我幾分鍾,屁股都濕掉了,我感覺後座也濕了。路上的車子也比較多了,袁姐就自己把衣服穿好了。並打開了CD,放了音樂,都沒有說話了。宋哥起來把我整個身體都放在後座上,臉向上躺著。然後用舌頭從腳底開始舔我,一直往上舔,舔的我嘴�不自覺聲音大了起來。舔了一遍以後他擡起我的腿,把我雙腿彎曲露出整個下面。

『妹妹這個騷穴太漂亮了,永遠都吃不夠啊。』宋哥邊扒開我的下面,邊說著。

『你最敏感的地方就是這個粉嫩的陰蒂,我要開始吸了哦,不要尿我嘴�啊。』

『好妹妹,哥哥我在舔什麽地方啊?』

宋哥用舌頭伸進肉洞�舔了一會,然後又像吸乳頭那樣吸我的陰蒂。我真的受不了,我的叫聲越來越大。吸了一會覺得不過瘾,居然開始用牙齒咬我的陰蒂。我最敏感的地方,怎麽能受得了這樣的刺激。

我拉住在腰部的連衣裙說:『哥,我受不了,好舒服,再使點勁。』

『你告訴哥哥,我舔的什麽地方?不說我可不使勁哦。』

『妹妹你不要聽他的,就不要說。這一招他對我經常使,我就是不說,他還是乖乖的舔著。』袁姐聽了笑著說

『妹妹,你說啊。』宋哥繼續說著,用手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打的我全身一抖下,感覺下面要尿尿了。

『哥哥,我說,你舔的是我的肉穴』我興奮的說著,也是真怕我要不說宋哥再打一巴掌後我會尿出來。

『不是肉穴,是騷穴,在說一篇。』宋哥用手指摳著我的肉洞�面。我已經感覺沒有大腦了,整個身體都在興奮的狀體。

『嗯,是騷穴,是妹妹的騷穴,哥哥在舔。』

宋哥看我已經快高潮了,就拔出了手指,帶出來好多的水。然後換成用嘴繼續吸我的陰蒂。還同時的用一個手指頭伸進我的肉洞�面挖。不一會,我身體開始發抖了,我的叫聲也更大了,袁姐不得已調大了音樂的音量然後說:『我的內褲都濕了,妹妹你爽了,我這不但心�癢,下面也癢啊,馬上坐墊都快濕了。』

我們都沒有搭理袁姐的話,宋哥用牙齒再一次咬我陰蒂的時候,我忍不住了,我高潮了。全身發抖的厲害,下面碰水了。碰了宋哥一臉,後座上都是我的水。宋哥立馬用手掌放在我的整個騷穴上面慢慢的揉撫,等我的身體慢慢的安靜下來。我感覺宋哥好貼心,比我男朋友還貼心。

我怎麽想到男朋友了,突然心�覺得對不起男朋友。他住院了,我卻在車上被別的男人玩到噴水了。還有另外一個女人在看著。想到這我把連衣裙往上拉,遮住自己的臉。宋哥停止了撫摸,但是手還放在我的騷穴上面。看到我這樣子對我說:『怎麽了,幹嘛蓋住臉啊?還害羞了啊,袁姐要找你麻煩了,你看你把她的座位弄的都是你淫水。』

『沒怎麽,就是感覺自己好淫蕩。居然被你這個認識不到10個小時男人玩了,還來幾次高潮了。袁姐,你覺得我淫蕩嗎?是不是一個壞女人?』我露出眼睛看著袁姐問。

『妹妹你想的多了,你不淫蕩,你是好女孩。你沒有結婚,那就更沒有什麽了。女人這輩子能有多少這樣的經曆呢。等你結婚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公就可以了啊。結婚前放縱一次、二次的不代表什麽的。男人可以,女人爲什麽不可以呢,是吧。姐就想的開,剛剛是不是很爽。自己爽就好了。』

我想了想,既然已經選擇這樣了,該怎樣就怎樣吧。回去以後好好照顧男朋友,以後讓男朋友更舒服不就可以了嗎。這個時候宋哥的手掌還在慢慢的摸著我的肉穴,我感覺前所未有的幸福。男朋友以後在自己的床上也會這樣對我吧。宋哥摸了一會把我扶起來坐好,他側著身體,我看他的都軟了。

『哥你都射了啊,怎麽那麽軟了啊?』

『你當哥那麽沒用啊,剛才不是你煽情了嗎?哥就軟了啊。』宋哥一邊和我調換位置一邊說:『下面看妹的功夫了啊,來伺候伺候哥好不好啊?來服侍服侍哥的肉棒吧。』

我放下了連衣裙,當然上面沒有拉上去,一對乳房還是在外面暴露著。我知道宋哥想讓我用嘴了,我就趴下身體,含住了他的肉棒,肉棒的頭真的好大,通紅通紅的。我和在火車上一樣的用嘴伺候著,隻是現在的空間比火車上大,也不擔心別人看到。

『很舒服,就是沒有袁姐的技術好啊。要和袁姐多學習啊。哈哈!』

『這有什麽學習的啊,我的經曆比妹妹多,我吃的肉棒比妹妹多,技術好點怎麽了啊?你不要吃著碗�的想著鍋�的!』袁姐搭腔了。『我們這妹妹以後你想玩,估計都玩不到了。學的技術再好,你也是幹著急啊,是不是啊妹妹?』

『也不一定啊,以後說不定還可以見面的啊。認識朋友也不是壞事,袁姐那麽厲害,以後有機會可以多教教我啊。免得將來自己有男人了都看不住。』我對袁姐說。

『男人都是嘗新鮮的,你再好都看不住。所以這點你要向姐學習了,心放寬點,是沒壞處的。』袁姐回頭望了一眼說道。

『你們說這些幹嘛啊,好妹妹快點吃啊。』宋哥著急的說道。

『你們快點啊,一會到收費站下高速了。小心讓收費站的人看到你們兩個變態的人在車�玩。哈哈』袁姐開玩笑的說。

我賣力的吸吮著宋哥肉棒,用舌頭包裹著肉棒的血紅的頭,慢慢的舔尿道口。

『含我的蛋』宋哥吩咐了一聲。我就往下吸著宋哥的蛋,由於技術不好,力道用大了。『輕點,好妹妹』宋哥說:『你的牙齒要把哥弄廢了啊。』。

我就小心的盡全部的技巧來伺候宋哥,宋哥一邊喊說真舒服,一邊和袁姐聊天。其實我也沒有什麽技巧,就是賣力的吃宋哥的肉棒。我感覺我吃了好久,嘴巴好累了。

我就對宋哥說:『哥,我好累啊,你還不射啊?』

宋哥按住我的頭,把肉棒使勁的低到我的嘴�,我感覺好深啊。宋哥說:『好妹妹,哥快射了,你加把勁,含深點。』

我也不管了,就把嘴巴張大,讓牙齒不碰到宋哥的肉棒,就開始深深的含。宋哥看我含到底了都沒事,就固定住我的頭部,讓我張大嘴巴。他自己開始在我嘴�抽插自己的肉棒。插了十幾下後,我的眼淚都下來,扣水不斷的往下流。

宋哥越來越快,我有點受不了。想推開宋哥,但是推不動,忍受著宋哥的抽插。我聽宋哥呼吸聲越來越大了,我知道宋哥快射了。我就配合宋哥,我把嘴巴張到最大,牙齒都碰到宋哥肉棒的根部了。

我現在臉上淚水、口水已經分不清了,整個臉肯定是不成樣子了。我閉著眼睛,雙手抱著宋哥的屁股,等待著宋哥的發射。宋哥突然抓住我的頭發,使勁的按住。最後快速好深的插了幾下。嘴�發出了聲音:『好妹妹,哥要來了,準備好了啊。』

宋哥的話音剛結束。我就感覺一股腥臭味道的液體快速的射到了我的嘴�。我緊緊的含住宋哥的肉棒,不敢動。感覺宋哥射了好多,嘴�滿滿的。

宋哥射完了看著我說:『好妹妹,哥哥要慢慢的拔出來了,你要含緊點不要讓哥的寶貝流出來哦。』

宋哥慢慢的開始抽出自己的肉棒,我小心的含著,生怕漏掉一滴宋哥的寶貝。在宋哥抽出肉棒的最後時刻,我用舌尖裹了一下宋哥的你尿道口。我看到了宋哥幹幹淨淨的肉棒,我知道精華的東西都留在了我的嘴�。

宋哥看著我說:『好妹妹,嘴張開給哥看下。』

我聽話的仰起頭,張開了嘴。宋哥看了後,用手在我的下體摸了一把,然後把手指伸進我的嘴�,輕輕的攪拌了一下然後說:『這下是真正的有營養哦。好妹妹咽下去吧。』

我準備開始咽下去的時候聽到了袁姐的聲音:『等下妹妹,來帶姐姐吃點拉。我也受不了了啊。』

在宋哥對袁姐的嘲笑聲中我轉過身,彎腰到袁姐的旁邊。我把嘴湊到袁姐臉的旁邊,袁姐看了下前後沒有什麽車,稍微降低了一點車速。轉過頭對我說:『妹妹來和姐嘴對嘴,姐隻要一半。不把你的寶貝都吃完。別一副捨不得的表情,哈哈。』

我一嘴東西也沒法解釋,隻能快速的去和袁姐嘴對嘴,我們都張開了嘴。我準備吐給袁姐,可是吐大了,全部都到袁姐嘴�。我伸了伸舌頭,袁姐就對我搖搖頭。我知道袁姐是想還給我一半。我們又親了一下,袁姐吐了一半給我。然後我們都煙了下去。

我準備退到後面坐下的時候,袁姐隨手打了我乳房一下。打的我乳房抖的好厲害。袁姐自言自語:『我還沒吃過淫水和精液的混合體呢,味道沒有什麽不一樣啊。』

我坐好了以後一邊拿濕巾清理自己的臉一邊揉被袁姐打的乳房。

袁姐也抽了張紙巾擦嘴,我清理了差不多後發現車速變慢了。『袁姐,是不是要下高速了,快到了嗎?』

『哪有那麽快啊,是換高速,呵呵,不過有個收費站了啊,你注意點啊。』我聽到袁姐說後,趕緊起來準備穿好連衣裙。這個時候宋哥一下子做起來抱住我說:『好妹妹,沒事的。他們看不到的。』

『不行,萬一看到怎麽辦,讓我把衣服拉好吧。』我掙紮了一下,宋哥把我抱的更緊了。他坐著抱著我,他的肉棒正好低到我下體了,我想把屁股擡起來點都不行,他的一個手放在我的一個乳房上,一個手在摸我的下體。

我掙脫不了宋哥的束縛,隻能盡量往後面靠,宋哥還在我後面抱著我,根本動不了。前面就一輛車,已經走了。袁姐把車慢慢的開了過去按下玻璃,我就稍微低了頭,臉往左後方看著。心�祈禱那個工作人員不要看到後面。聽聲音一切都很順利,袁姐按下玻璃,準備走了。可是就在走的那一瞬間後面的玻璃滑了下來,我嚇得尖叫了一聲。本來那個收費的也許沒有注意,可是我的一聲讓她看了過來。雖然車子慢慢的起步了,我還是看到她誇張的表情,很明顯她看到我的情況。車子開出了幾十米以後,我用拳頭使勁的打了宋哥的大腿一下『你是不是瘋了啊,被看到了。』我伸手要去按玻璃。

宋哥沒有阻止我,吻著我的後背說:『她又不認識你,看了一下沒事的啊。讓她上班都想著你。』

『這個地方車子比較多,開的慢。妹妹第一次,你不要太過分了啊。注意點了。』袁姐這樣對宋哥說著。

『是啊,那妹子這段時間我們就這樣抱著好不好啊。』

『嗯,你要是再想剛才那樣,我就不理你了。』我真是有點生氣的說到。

袁姐在那介紹著說到了上海了,我們要上繞城高速之類的。我們都在聽著,但是宋哥的耳朵在聽著,手還是不老實的哦。他想把肉棒插進我的下體�面,但是我故意用勁的擡起了屁股。雖然我下體宋哥說所謂的淫水一直沒有停過濕潤潤的,但是他坐著就是插不進去。他索性不插了,把肉棒對著我的後面。我嚇了一下,他想插後面。我立馬伸手阻止他『那地方不行的。絕對不行,會疼死的,你不要想那個地方。』

我之所以這麽緊張,因爲男朋友曾經試過插後面。男朋友肉棒的頭比宋哥的小了一圈,有一次想插後面試試,還用了潤滑油。我也想體驗下什麽感覺,就同意了。誰知道男朋友隻插進去了不到一厘米,我疼的眼淚都下來。我就想推開男朋友,他還抱著我的屁股不放,還想繼續插進去。我就用我的右腳一下子把男朋友踹倒倒了。因爲這個事男朋友還和我冷戰了幾天了呢。

宋哥看我的表情堅決,就小聲的在我耳邊說:『好的吧,我不動的,好妹妹。』

袁姐聽到我們這樣就表情誇張的說:『你們有沒有聽我說啊?不要逼我停車去後面啊。』

『袁姐不要生氣哈,我們聽的,你繼續說!』我對袁姐說。

『下面這段路時間足夠你們玩的了,好幾十分鍾呢。我專心開車,讓你們好好的玩玩!』袁姐對我們說到。

『好的,遵命。那我就在讓妹妹舒服一次,然後妹妹要好好的讓哥爽一次哦。』宋哥邊舔我的耳垂邊說。

我掐了一下宋哥大腿開著外面說:『剛剛伺候的你還不夠爽嗎,你那麽狠心插的我都快吐了。』

『那不夠的啊,哥還有用肉棒佔領這個地方呢。』宋哥說著用手摸了一下我的下體。

我默認了,也就沒有說話了。袁姐也在認真的開車。宋哥開始了,左手在上面摸乳房,捏乳頭。把我的乳頭拉的好長,我感覺到極限了,好疼但是心�感覺好舒服。

右手在下面一會插進去一會拔出來揉陰蒂,這樣不斷的重複著。我感覺我下體的水已經開始往下滴了。宋哥還時不時的把濕漉漉的手指伸到我的面前讓我舔,我就一滴不剩的全部舔了。

宋哥看我舔的舒服,就把兩隻手都用到我的下體,左手在不斷的刺激,用右手掌在接滴下去的淫水。接了幾滴以後就拿上來給我喝,喝了幾次以後,宋哥開始加速了。

『好哥哥,你要是再這樣繼續玩我,我又要高潮了。擾了妹妹吧,好不好?』我感覺身體又開始漸漸的興奮起來,宋哥的肉棒還一直抵在我的後面。

『好妹妹,你不喜歡高潮嗎?』宋哥又加速了用手指揉我的陰蒂

『妹妹喜歡,妹妹喜歡哥帶給我的高潮。』我大叫了幾聲,感覺臉很燙,把頭靠在宋哥的肩膀上。

『那妹妹就盡情的喜歡吧,叫出來吧,我要讓你的身體抖起來,我要讓你成爲我的騷妹妹。』宋哥說著把舌頭伸進了我的耳朵�。

『我就是哥的騷妹妹,騷妹妹好舒服。哥用力吧,讓妹妹騷起來,我要風騷。』全身敏感的地方都被宋哥在挑逗刺激著,我聲音開始大起來,應該是叫出來的。

我感覺全身焚燒起來了,身體不自覺的開始在宋哥的懷�扭動了。已經完全濕掉的屁股也在上下的運動著配合宋哥的手指。

『哥,我要來了,騷妹妹不行了。』我聲音很大的說著,早已顧不得還有袁姐在了。

『騷妹妹,釋放吧。讓哥看到真正的騷妹妹。』宋哥加速的刺激著我的肉洞和陰蒂,我配合著瘋狂的叫了起來。

就這樣我瘋狂的抖動著身體,嘴�大聲的叫著。宋哥還在同時的刺激我的敏感地帶,邊舔我的耳朵邊說:『騷妹妹,讓你的騷逼瘋狂起來。我要讓騷妹妹噴更多的淫水出來,然後再讓騷妹妹都喝掉。騷妹妹你騷不騷,喝不喝啊?』

『哥哥,妹妹騷,妹妹就是個騷女人。騷妹妹喝,騷妹妹喝自己噴出來的水。』我的扭動幅度越來越大。聲音也越來越大。

就在宋哥把手指拔出來,然後用他的右手使勁的一巴掌拍到我的整個下體上。我大叫一聲,感覺一股液體從身體�往下體來了,然後我就噴了,身體也在宋哥的懷�強烈的抖動著。

宋哥這次沒有像上次那樣慢慢的撫摸我的下體,而是在我強烈高潮的同時,用他的左手在快速的刺激我的陰蒂。他的右手不知道什麽時候拿了一個一次性的紙杯子,用這個紙杯子在接我噴出來的水。

進階著,宋哥的左手還在繼續玩弄陰蒂,右手拿著接了我噴的淫水的杯子送到我的嘴邊說:『騷妹妹,來這次多點。喝你的淫水,這都是騷妹妹的淫水,全部喝掉。』

我看了一下,大概有三分之一那麽多了。我很興奮的張開了嘴,宋哥喂我,一點一點的全部都喝掉了。

『好喝嗎,騷妹妹。』宋哥扔掉了杯子問我。

我的身體已經慢慢的安穩下來了。我轉過身體,趴在了宋哥懷�,宋哥雙手抱住我的屁股。我貼著宋哥耳朵邊小聲說:『好喝,以後還要喝。騷妹妹隻喝哥哥弄出來的淫水。』

宋哥聽了以後在我的屁股打了幾巴掌,沒有多大勁,但是聲音好大。我興奮的把宋哥抱緊了點。

『哥,我好累,我想休息會,就這樣抱著可以嗎?』我雙腿張開跪在後座上,屁股坐在宋哥大腿上。宋哥的肉棒低到了我的肚臍下面。

『嗯,好妹妹,你休息會吧。可以把連衣裙全部脫下來嗎?』宋哥說著就開始把我的連衣裙往上拉,我也反對,配合宋哥把自己的連衣裙脫掉。這樣我就一絲八卦的抱著宋哥,臉靠在宋哥肩膀上。

『這一會已經兩次高潮了,能不累嗎?妹妹是要休息會了。』袁姐也這樣的說到。

『你好好的開車,是不是看別人高潮你嫉妒啊。等到地方了,我讓你高潮的路都走不動。』宋哥慢慢的撫摸著我的屁股和後背對袁姐說。

我笑了笑,就閉起眼睛休息了,也不管現在身處在什麽環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