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辦公室的誘惑

婷婷辦公室的誘惑

「老公,今晚我又要加班,你自己做飯吃吧,冰箱里還有昨天吃剩的菜。」

陸婷婷溫柔的語氣露的那麼親切,可她說的每個字都令她內疚不安。

電話那頭傳來了老公的關心的牢騷:「怎麼又要加班,你們公司真成血汗公

司啦,;好的,呵呵,我知道了,你好好忙吧,晚飯你就不用操心了,;注意身

體,別把自己累壞了」

老公說的話暖暖的,這更讓她心虛,她只想趕緊掛斷電話

「知道啦,吃完飯了不要老玩電腦了,;你也注意休息,這麼說,掛了。」

「嘟——」

掛上電話,好幾秒陸婷婷的手還一直按在話機上,她心中湧出了酸楚的愧疚

。她獃獃的望向老闆的辦公室,這是第幾次對丈夫撒謊她已記不清了。

陸婷婷年輕美麗,身材高挑錯落有致,楚楚動人的外表下不時會有一種誘惑

人心的性感。如果說天下女人的漂亮是十分的話,恐怕所有見過她的男人都會為

她打上九分。落花有意流水有情,她在大學里愛上了她現在的老公趙康文。

趙康文雖然文文弱弱但卻十分的關心陸婷婷,這也贏得了陸的芳心,陸時常

會對她的閨蜜說:「康文雖然很平凡,可他是天下對自己最好的人。」兩人大學

畢業後並不像其他其他很多情侶那樣,出了校門就各自紛飛散,而是感情越加的

篤定,就在三個月前他們在父母的資助下首付了一套房子,完成了婚禮。

房子的月供不便宜,當房奴不容易,二人暫時決定不要孩子,努力的工作賺

錢。陸婷婷做了一家公司的經理助理,成了白領麗人,而趙康文還留在原來的公

司當銷售代表。趙和陸二人恩愛有加,相敬如賓,這樣的日子過的很幸福。

可幸福總是短暫的,惡魔終究到來了。這惡魔不是別人,就是陸婷婷的老闆

,五十四歲的曾凡仁。曾對陸婷婷的騷擾是從她一進這家公司就開始的,只不過

這些騷擾只是吃吃她豆腐占些小便宜,比如說在她彎腰去撿丟在地上的文件時偷

瞄她的領口,或是假裝關心她的工作把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這些「小打小鬧」

陸婷婷沒理由發作又難以啟齒,只是因為這家公司的薪水還很豐厚,所以才一忍

在忍留在公司。

陸婷婷想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自己平時莊重一點,老闆最後會識趣的

停止騷擾她的行為。原本以為就這樣流水的過日子,可是就在一天晚上改變了陸

婷婷的一切。

陸婷婷內心充滿了無比的羞恥,現在還不敢去回想那羞恥一晚。就在那一天

,曾凡仁讓陸婷婷晚上參加一個飯局,陪公司的一個重要客戶。餐桌上珍饈滿滿

桌,香酒繽紛,氛圍熱烈,客戶一個勁的勸婷婷喝酒。這是個對公司很重要的客

戶,陸婷婷不敢拂了客戶的心情,也陪著喝了很多杯。等到席散的時候,陸婷婷

已經是頭昏眼迷了。

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送到了酒店的一處房間。迷離暗紅的燈光,清裊

的鬱金香水,她有點不省人事。陸婷婷躺在床上,只感到自己通身發熱好似有無

數道火熱的遊絲繞遍全身,而想把衣服脫得一件不剩。迷離中她感到有一副冰冷

的身軀壓過來,還在自己的臉上吐著沈悶的氣息,此刻她感到胸口爬上了百來只

螞蟻,蘇蘇麻麻,乳頭好像被什麼東西撚住,痛痛癢癢的卻很舒服,嬌柔的身體

猶如被無數根雞毛撣子輕輕的扶弄,又如觸電一般。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婷婷腦海里幻起了初次和丈夫康文做愛時的感覺,是康

文在抱著我嗎?陸婷婷半醒半睡間睜開了眼睛,可見到不是丈夫俊俏的臉龐而是

一張扭曲變形醜陋的老臉,這是——,這是今天客戶羅經理的臉。婷婷的心突地

揪了起來,她本能的推開羅經理,卻發現她身體一點也動不了。

「不,不要——」婷婷低沈的哀求著,可是誰也聽不到,一雙粗糙的手就在

自己得身上遊走。婷婷剛想在心裡呼喊這雙手就緊緊的攥住了她的乳房並用力的

捏住,讓她沒法說出一句整話來,陸婷婷只好死死咬住嘴唇。突然她感到自己的

屁股被墊起,腿也被高高的擡起,女人的隱私就完全不設防的暴露的凸顯。陸婷

婷明白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樣的事情,羞憤已經積聚到了極點,眼淚就在瞬間擊

潰眼角的防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嗯——」隨著一聲呻吟,婷婷感到下身被什麼東西塞滿了,然後又跟著一

陣空虛,繼之又被塞滿,實實虛虛周而復始。原本婷婷認為這種出入一定會讓自

己痛苦萬分,但隨著剛開始的一陣撕裂的疼痛後,接下來陸婷婷覺的自己逐漸適

應了這種節奏,她害怕的發現自己居然敏感和激動起來,身體變的更加火熱。

這種抽插是從丈夫哪沒有經歷過的,先是一陣緩緩的挺動,幾下後突然深深

的一頂,似乎要頂進自己的花心裡,陰道不停的抽搐,把侵犯自己的東西夾得更

緊。這種挺動繼續了百十下,陸婷婷感覺自己被翻轉過來臉朝下的趴在床上,屁

股就那樣高高的翹起,她想現在自己一定淫蕩極了。

後面的一雙大手撫摸起起屁股來,又拍又揉的,弄的婷婷好難受,有一根手

指居然劃過自己的股溝,卡在陰道處來回的抽動,搞的整個臀部都在顫抖。陸婷

婷不承認自己很享受,可身體是不會撒謊的,因為小穴里潺潺的蜜水不住的流了

出來,她自己都能感覺的到。

「怎麼臉上還會有一個熱乎乎的硬梆梆的東西——」陸婷婷此時才猛的發現

在侵犯她的不止一個人,因為現在她清清楚楚的感覺到有兩根肉棒,一個在臀後

摩擦她的股溝,而一個就近在臉前。這令她羞恥難當,陸婷婷柔弱的內心一時還

接受不了要同時被兩個男人玩弄的遭遇。

臉上的肉棒羞辱式的在婷婷臉上滑弄,還帶著絲絲惡心的粘液,一股腥臭的

氣味撲面而來。「趕快停下」,陸婷婷想叫出來,可是嘴卻被一根肉棒連根的堵

上了,她惡心的想嘔吐出來,肉棒卻插入了她的喉嚨。

口交,自己居然在為一個男人口交,這與丈夫也不曾做過的,現在居然要為

一個陌生人口交,陸婷婷感到了無比的羞辱。抽插在她嘴中的肉棒在婷婷口腔中

來回的沖撞,婷婷越是想用舌頭頂住那肉棒就越是沖殺的厲害,口中充滿了骯臟

的粘液,婷婷無法咽下。這粘液越聚越多,竟從婷婷合不攏口角處汩汩的溢出,

夾雜著男人的陰液,婷婷的小口已經糊塗不侃。

身後的那根肉棒也蠢蠢欲動。先前是在股溝處肆意摩擦,之後龜頭便在婷婷

的肛門上越陷越深,最後竟然鉆了進去,連陰莖也沒入了。婷婷感到肛部撕裂的

厲害,她還從來沒有收到如此的屈辱,之前身體那一種本能的反應現在都是痛苦

中了。

肛門里的硬物在沈寂了片刻後突然的發動起來,由慢即快,每被抽擦十幾下

,屁股就要被使勁的打一下,口中含著的那根肉莖越加的博大起來,塞滿了整張

嘴連鼻子也難以呼吸。陸婷婷感覺頭發被前面的人揪住,嘴中的肉棍突然加速的

挺進,這肉棒已比剛才脹大了許多,一瞬間,肉棒驚跳的抽搐,婷婷覺得口腔被

漲大了好幾倍,一股鹹腥味滋嘴而來,嗆到喉嚨里去了。

肉棒從婷婷口中退了出去,還連著一道長長的如膠水般的線。婷婷咳嗽著,

乳白色的液就從她口角里湧出。那男人是在自己的口裡射精了,婷婷委屈的淚水

也跟著留了出來,模糊的眼角中她認出了這個侮辱她的男人- 自己的老闆曾凡仁。

可是惡夢並沒有結束,婷婷的菊門還一直被人干著。後面的男人插的好深,

似乎是伸到了直腸里。這種做愛的方法讓婷婷感到陌生,而正是這種陌生帶給了

少許異樣的刺激。之前有些疼痛,可逐漸的就有些感覺了,婷婷不得不承認她的

身體起了生理反應,現在確實感到些許舒服,她沒想到原來插肛門也能帶來快感

。少了口中的男根,婷婷可以喘口氣,呻吟聲也大了起來。

屁股後面的肉棒也開始加速了,婷婷覺得臀部被使命的撞擊,一雙手死死的

卡住了她的胯部。她的肛門收縮的厲害,陰道也抽搐的很,渾身發熱汗已滋蔓了

婷婷的全身,婷婷感到自己快不行了,她就快要丟了。自己竟在被別的男人強暴

的情況下高潮了,康文還能原諒她嗎?自己的身體已不再純潔了。

終於隨著身後男人的一聲悶哼,肛門中的肉棒頂到了最遠處,然後婷婷就像

觸了電的刑犯全身顫動不已,激動的眼一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等到婷婷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從窗簾窄縫中射入的陽光已經照在了床腳邊

的鏡子上。婷婷咪咪雙眼還以為是睡在家中的大床上,可就在厘秒過後,她震驚

的呆在床沿,淚水汩的流了出來。

昨晚——,昨晚我被——,婷婷多麼希望這都是個惡夢啊!可是眼中的現實

撕碎了她脆弱的心。她用被子死死的摀住了頭,沈默的哭著,事實不可改變了。

曾凡仁穿著浴袍從浴室出來咧嘴笑笑的拿起桌子上一沓鈔票和相片扔在了陸

婷婷的旁邊。悻悻的說道:「昨晚你可是表現的不錯啊,羅經理很滿意,這一萬

塊錢算是給你的獎勵,順便說一下,你昨晚的表現我都拍了下來,如果你要鬧的

話,我也會把你這些照片寄給你的老公看一下,看看她嬌妻的另一面。」

「你——」陸婷婷瞠目而視卻無話可說。

她看見眼前的相面都是些不堪入目的鏡頭,而且張張都照的她很享受的樣子

,絲毫不會讓人覺得她是在被強奸。陸婷婷怒目瞪著曾凡仁醜陋的嘴臉,但她現

在無可奈何。事情已經發生了就像覆水難收,陸婷婷雖然接受不了這一切可她還

是要面對現實。

她明白曾凡仁有些人脈,想告下他要費多大的波折,可最讓陸婷婷提心的還

是那些令人羞恥的照片,自己可以魚死網破,但這些照片要被她的朋友和親人看

見的話,傷害的不僅僅是她本人,更讓她的家人尤其是深愛的丈夫羞於見人,擡

不起頭來。想到這些,陸婷婷胸中的怒火逐漸平息下來,身體也變得沈寂。

曾凡仁看到了陸婷婷的表現知道她著了自己的道,因為他這樣玩過好幾個良

家女了,就是要軟硬堅實才能讓陸婷婷這樣的美人甘心聽話。曾凡仁摟住陸婷婷

的肩膀心中暗暗的奸笑,他告訴陸婷婷只要她乖乖的聽話就不會外傳照片,還說

以後會在工資方面給她特殊的優待。

陸婷婷抗拒著曾凡仁,可她知道事情已經無可奈何了,她認為最重要的就是

不能讓照片流傳出去,而且為了康文以及未來的家庭,她確實也需要些錢。陸婷

婷推開曾凡仁的手,對曾怒目而視:「把底片給我。」

曾凡仁嘻笑顏開,知道眼前的美人就範了:「小美人,我可不傻,現在把底

片給你?呵呵,沒了這些照片,我不就等著你去告我了嗎。你放心,只要你聽話

,過些日子我就把底片和所有拍下的照片都還給你。」說完曾凡仁等不及的一個

虎抱摟住了陸婷婷,一隻手緊緊握住了陸婷婷的柔軟的豐乳,迫不及待的去舔陸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