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嫂子

我和我的嫂子

時間要追溯到2000年了,那個時候的我19歲。

首先要提一下我當時的生活狀況。

我讀書較早,5歲半就開始了1年級。

為了湊齊我爸摔斷腿的手術費,我認識了張雯,這個嫵媚動人卻又高高在上的女人……

那一年我十八歲,當時我心裡是排斥的,因為張雯的情況我知道一點,要比我大八歲,是村裡地主張旺財的女兒。

我記得張雯還挺胖的,滿臉雀斑,我是沒錢沒本事,可也想過要找個自己喜歡的。

但看著躺在醫院裡的父親,我咬咬牙,滿腹的心酸,答應了下來。因為我把自己的終生大事出賣,才換來父親的醫藥費。

農村沒那麼多規矩,加上我是倒插門,並不需要做什麼準備。

此時院子里已經擺滿了桌子,坐著不少親戚鄉鄰,都紛紛打量著我,笑著稱讚說張旺財有福,找了這麼一個高大強壯的女婿,幹活肯定是一把好手。

張旺財拿著旱煙袋,也高興的笑著,露出一口焦黃的牙齒,招呼著我:「江華,雯雯已經到了,你們年輕人先聊聊?」

我搖搖頭,拒絕說道:「不用了,我就在外面吧!」

我不想見到張雯的尊容,我怕我自己會反悔,轉身就跑。心裡想著,等下喝醉了,關了燈,什麼也看不見,才能過心裡那道坎!

就在這時,旁邊一個喝酒的男人,忽然神色猥瑣的看著我,嬉笑道:「江華啊,你可有福了,能睡到張雯這麼漂亮的女人!」

我有些沒好氣的說道:「又胖又丑,跟母老虎差不多,有什麼福?」

那男人卻飽含深意的笑嘻嘻道:「那是小時候,難道你沒聽說過女大十八變?現在張雯那丫頭老漂亮了,還是開的小車回來,嘖嘖,真羨慕你小子,財色雙收啊!」

我愣了一下,這才注意到,院落的槐樹下,停著一輛紅色的現代伊蘭特,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車子,但在我們這種小村子里,還是挺讓人驚羨的。

我心裡有些漸漸疑惑了起來,張雯能開車回來,說明在外面混的不錯啊。怎麼會答應她的父親,和我成親呢?

我除了高大一點,家裡真的窮的叮噹響,她圖我哪一點?

那男人又接著說道:「我在省城打工的時候,碰到過她一次,嘿嘿,你猜猜她在哪裡上班?」

我見那男人猥瑣的樣子,心裡不由得有些反感,不耐的說道:「我咋知道?」

那男人意味深長的拍拍我的肩膀,聳著眉毛笑道:「你晚上辦事的時候就知道了,技術絕對不錯!」

我愣了一下,心中不由一沉,就算是傻子也聽出他的意思來。張雯是在不幹凈的地方上班,所以才能掙錢買車!

我有些羞惱的一拍桌子,心情十分的複雜,想不到自己娶的老婆竟然會是一個風塵女子。難怪張旺財明知道自己女兒長的漂亮,還倒貼錢嫁給我。

張旺財以為我喝醉了,就急忙過來扶著我,說進屋子休息一下,和張雯一起吃兩個紅雞蛋,好早點生個胖小子。

我幾乎是被張旺財推進婚房的,腳下還貼著瓷磚,在我們村子里來說,已經是「豪宅」了。

床上坐著一個穿著紅色旗袍,頭上還披著蓋頭的女人。

看身段,確實很漂亮。不僅前凸后翹,尤其那一雙修長的美腿,在水晶絲襪的包裹下更是白皙動人。

尤其房間里獨有的女人香味,讓我身體不禁一陣熱血沸騰,但一想到她的職業,我又覺得頭上綠光閃閃的。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我爸走了?」

張雯冷傲的口氣,讓我心裡更加不滿,皺著眉頭說道:「對!」

「聽你口氣,似乎有些不樂意?」張雯自顧扯下了紅蓋頭,露出了一張漂亮誘人的瓜子臉。

高鼻樑,細眉毛,只是那雙充滿冷意的漂亮眼睛,讓我渾身不舒服,好像我欠她十萬八萬的。

我點點頭,憋屈的說道:「對,我倆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要不是我爸摔斷了腿,我才不會上你家做女婿!」

張雯眉毛挑了下,紅潤的嘴唇薄而上翹,看起來非常的性感,冷聲說道:「要不是我爸以死相逼,你以為我會看上你?」

張雯性感的面容,配上冷傲的語氣,讓我脆弱的自尊心,一下子就受到了刺激,有些激動的說道:「我知道我窮,可是窮又怎麼了,我靠自己吃飯!」

張雯微微眯起了眼睛,冷冷的瞥了我一眼,不屑哼道:「誰不是靠自己吃飯?」

我正要發火,諷刺張雯兩句的時候,窗外多了幾道人影,畏畏縮縮的擠在一起。

我們這裡有聽牆角的風俗,洞房的時候動靜越大,就說明這個男人厲害,在家裡和村子里的地位就越高。

張雯淡淡的掃了一眼窗戶外面,從精緻的包包里拿出一粒藍色的藥丸,遞給我:「吃了!」

我看著那粒藍色的藥丸,心裡羞怒無比,張雯把我當成什麼了?

洞房之前,還要先吃藥,是怕我滿足不了她嗎?

張雯美目轉動了一下,冷聲說道:「吃不吃,不吃馬上就給我滾出去!」

我知道,要是我和張雯的事情崩了的話,張旺財肯定會追回那兩萬塊彩禮的。那筆錢基本上都用在父親看病上了,根本就拿不出來。

我憋屈的接過藥丸,水都沒喝,就吞進了肚子里。

張雯不屑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背對著我,緩緩的解開了穿在身上的旗袍扣子。

張雯的玉背像是牛奶一般光滑,穿著貼身的內衣,掀開被子鑽了進去,見我發愣,她微微瞥了我一眼,紅唇微張:「上來!」

我雖然心裡覺得窩火,感覺張雯把我當成了滿足她的工具。

但畢竟事情已經走到這一步了,而且又喝了不少酒,看見張雯漂亮臉蛋的時候,心裡還是有些蠢蠢欲動的。

既然你要我吃了葯才洞房,那我就好好折騰你一下,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男人。

我快速的脫下衣服,準備解除最後一道防衛的時候,張雯玉手一探,直接抓著我的手道:「內褲別脫!」

我有些憤怒的看了張雯一眼,她當我是傻子嗎,內褲不脫,怎麼行房事?

但迎著張雯冷漠的目光,像是被人迎頭澆了一桶冷水,心裡有些焉焉的。沒辦法,我是她父親花了兩萬塊買來的,她說怎麼玩就怎麼玩吧。

張雯掀開被子,露出那一雙白嫩的美腿,像是象牙一般散發著樣瑩潤的光澤。

我的喉嚨下意識的滑動了一下,撇去張雯不幹凈的身份,身材確實好的沒話說。

「趕緊做兩百個俯卧撐!」看到我的反應,張雯漂亮的雙頰,竟然微微紅了一下。

我真的想立即摔門而去了,張雯究竟整什麼幺蛾子,給我吃了葯,還擺好了姿勢,就是讓我做俯卧撐?

我覺得張雯心裡一定有病,才會故意這樣折磨我一個正常的男人。

可這時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我竟然沒有男人該有的反應。

張雯有些不耐的瞪了我一眼:「別跟木頭似的,不想上來就馬上出去!」

我強忍著心裡的疑惑,為了不和張雯鬧僵,只好上了床,規規矩矩的做起了俯卧撐。

張雯用手拍著被子,然後從紅潤的嘴唇里,發出了一陣陣迷人的聲音。

也不知是不是太過入戲,張雯雙眼迷離,嬌喘中,她面頰緋紅,竟緩緩抬起玉手,緩緩向著身後內衣扣探去。

隨著「嘣」的一聲,張雯那粉紅色內衣直接被她那一對飽滿給撐了開來…….

第02章 :做足兩百下。

我心裡頓時熱血沸騰,立刻想要撲上去,可是迎著張雯那冰冷的目光,讓我脆弱的心理一陣刺痛。所有的火焰,像是被潑了一盆冰水,訕訕的滑動了一下喉結,怔了一怔。

張雯立即遮住了自己美妙的春色,咬著牙齒:「老實一點。」

「哦!」

我點點頭,兩百個俯卧撐做完,我也累出了一身汗水,反正也不能真的把張雯怎麼樣,倒在一邊蒙頭就睡。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房間里只剩下我一個人。穿好衣服出門,張旺財欣慰的看著我笑道:「江華啊,昨晚上辛苦了,來,喝點雞湯補一補!」

我又羞惱,又無奈,坐在桌子上吃起東西來,但是屋子裡卻沒有張雯的影子。下意識的問道:「張叔,那個….雯雯呢?」

張旺財惦著旱煙袋,笑呵呵的說道:「去給她母親上墳了,雯雯命苦啊,三歲就沒了娘,是我把她拉扯大的。對了,你應該叫我一聲爸爸了!」

我有些不自然的叫了一聲爸爸,笑的張旺財差點合不攏嘴,讓我多吃點,吃飽了才有力氣給他張家傳遞香火。

吃過早飯後,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對於這個家一點歸屬感都沒有。女兒是一個心理陰暗的變態,老爹幫我當成了傳遞香火的種豬。

我有些失落的走出了院子,想隨便到處走走,卻看見張雯從小道上走了回來。

換下旗袍的她,穿著一件白色的休閑襯衣,看起來成熟而性感。精緻的短髮漂染成酒紅色,映襯著白皙的臉蛋更加瑩潤誘人。

身下穿著一條黑色的鉛筆褲,顯得雙腿修長無比。一雙紅色的圓頭皮鞋,讓她整個人散發著一絲嫵媚的感覺。豐滿的曲線,把白襯衣都撐得脹鼓鼓的。

要不是昨晚上被她那麼羞辱了一通,我說不定我會喜歡上這個有些冷傲的女人。

張雯也看見了我,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像是看著大街上的陌生人一般,紅潤的嘴唇動了動:「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我有些沒聽明白張雯的意思,下意識的問道:「什麼以後怎麼辦?」

張雯有些不耐的哼了一聲,雙手環抱胸口,擠得那一抹白皙,更加誘人。冷聲說道:「是在家裡種地,還是跟著我去省城找事做?」

我現在才有些恍然過來,我倆好像是名分上的夫妻了,以後要在一起生活的。但是想起自己的學歷,黯然的說道:「我以前在小酒吧干保安的!」

「廢物!」張雯冷冷的吐出兩個字,羞得我滿臉通紅,囁嚅著看著她,不知道說什麼好。

張雯眼中鄙夷更濃,用高高在上的口氣道:「這樣吧,今晚還在家住一晚,明天我就開車回省城,你要是樂意跟著去,我會給你找一份工作。要是你願意留在家裡種地,我會每個月給你打五百塊生活費回來!」

我雖然是土生土長農村娃,但我也嚮往大城市的繁華生活,誰願意憋在小山村種地啊。

看著張雯冷冷的面孔,心中嘆了口氣,口頭則低聲回道:「我跟你去省城吧!」

張雯悠悠的看了我一眼,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那好,我們約法三章。第一,我們可以住在一起,但是你不能碰我。第二,你現在還小,領不了結婚證,兩年之後,你自己找個理由,離開我們張家。第三,我的私人事情,你一概不許過問。能做到嗎?」

我心裡想了一下,這件事並不吃虧,就是和張雯假扮兩年夫妻而已。到時候恢復自由了,我就可以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女朋友了。

我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那…萬一你爸爸要我償還彩禮怎辦?」

雖然這兩年裡,我也能夠掙錢,但是也要浪費兩年的青春在張雯身上,心裡還是有些不平衡的。

張雯淡淡的哼了一聲說道:「到時候,算我的。」

和張雯談妥之後,我回去看望了一下父親,把家裡收拾了一下,又回到了張家。

晚上,吃過飯後,張雯穿著一套薄薄的睡衣,斜靠在床頭上玩手機。白皙的美腿又長又直,看的我心裡的火氣又竄了起來。

這一次,我驚喜的發現,自己能行了!

但張雯壓根就不讓我碰啊,感覺自己空歡喜一場,有些難受的看著張雯說道:「關燈吧,睡覺!」

張雯微微瞥了我一眼,看見我身下的時候,哼了聲說道:「床頭柜上有葯,自己吃了!」

媽的,又要我吃藥。但是又不讓我碰,是想把我玩廢嗎?

我雖然是嫁到張家來的,但是也不想以後找到女朋友的時候,自己已經不行了。

我搖搖頭,拒絕說道:「我不吃藥,我也不會碰你的,放心吧!」

張雯細長的眉毛挑了下,說道:「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這是最後一次警告你,你吃了那葯,就會老實下來!」

我心裡頓時醒悟了過來,同時心裡也升起了一股怒意,感覺自己被戲弄了,原來我不行是因為那藥丸!

今晚又讓我吃這種葯,是想把我化學閹割嗎?

我恨恨的轉身走向了衛生間,裡面有張雯換下來的衣物,隱蔽的內衣什麼的,也丟在一起,看得我心裡越發的燥熱。

走出衛生間的時候,我覺得渾身輕鬆了不少,準備睡覺休息。

張雯淡淡的撇了我一眼:「解決了?」

我沒有吭聲,甚至心裡惡意的想到,要是把張雯強辦了,算不算犯法。這種滋味實在太憋屈了。

「噁心!」張雯哼了一聲,放下手機,也準備睡覺。

這時,窗外突然響起了張旺財咳嗽的聲音。張雯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有些羞惱的瞥了我一眼:「爬上來,做俯卧撐!」

我頓時覺得天雷滾滾,難道張旺財咳嗽,是提醒我們該辦事了?

我不由得的看了眼張雯妖嬈的身姿,心裡再次燥熱了起來,無奈的說道:「等一下,我把葯吃了!」

張雯羞惱的看了看窗外,又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那就別吃了,快一點!」

不用吃藥?

我心裡噗通跳動了一下,看著張雯性感的臉蛋,暗暗吞了下口水…..

第03章 :男人的委屈。

看著張雯妖嬈嫵媚的身姿,我激動的撐著雙臂,按照她的要求,做起了俯卧撐。

張雯圓潤的俏臉,帶著一抹紅暈,微微閉著眼睛。紅潤的嘴唇動了動,發出一道道誘人的聲音。

突然,張雯臉上的所有嬌媚和紅暈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冰冷,緊緊的盯著我:「你在幹什麼?」

我有些茫然,也有些羞惱,迎著張雯冷冰冰的目光。沸騰起來的熱血,也漸漸冰涼了下去,訕訕的說道:「不是你讓我…」

「但是,沒讓你碰我!」張雯臉色鐵青,似乎極力在壓著心裡的厭惡,好像快要暴走一般。

所有的香艷與曖昧,被尷尬和羞辱覆蓋,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我掀開被子,倒在了一邊,心裡憋屈不已。

張雯立即從床上起來,連拖鞋都沒穿,跑進衛生間,哇哇大吐了起來。

我臉上火辣辣的,比被人大庭廣眾之下,抽了幾耳光還要羞惱。

自己身材還算高大,五官也儀錶堂堂,就是因為本能的反應,不小心觸碰到了張雯一下,她竟然吐了。

這是有多嫌棄我啊?

難道我就那麼配不上她?

滿腹的委屈和心酸,讓我心裡堵堵的,側著身子看著窗外。心裡暗暗想著,下次打死也不做俯卧撐了,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這時,張雯冷漠的聲音又在我身後響起:「睡地板!」

我徹底憤怒了,一下子就從床上坐了起來,怒道:「為什麼?我憑什麼睡地板!」

但是,觸及張雯紅紅的眼角,我所有的怒意又消散了,她竟然在衛生間哭了。

也許,在她心裡也很委屈吧。和一個不愛的男人,同床共枕,還為了順從自己的老爹,做一些曖昧的接觸。

我焉焉的低著頭,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抱著枕頭下了床,在地上找了一個角落捲縮了起來。

心裡十分的矛盾和困惑,張雯不是在那種地方上班嗎?

怎麼還會這麼排斥男人呢,難道我真的連一個花錢買笑的客人都比不上?

難道窮就這麼可恥,這麼讓人瞧不起?

我不由得抹了下苦澀的眼角,心裡很不是滋味。翻來覆去的,一整夜都沒睡好。

第二天早上,張雯從包包里摸了一疊錢出來,丟在床上,說道:「半個小時后,我在村頭等你。這錢,是給你爹的!」

我有些怔怔的看著那疊錢,心裡一陣悲涼,這就是自己忍氣吞聲的代價?

在張雯心裡,我就是一件貨物,一件商品嗎,一切都可以用錢來衡量?

但一想到這去了省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父親一個人在家,身體也不方便,肯定需要用錢。

強忍著滿腹的辛酸,把錢拽在手心裡,聳塌著肩膀,離開了張家。

回到了院子里,父親拄著拐杖在丟玉米喂小雞,見我回來了,歡喜的說道:「華兒,雯雯呢?」

我不想父親知道我的真實情況,勉強笑了下:「有些害羞,在村口等我,等下我們要去省城!」

父親很是理解的點點頭,臉上露出笑容:「那好啊。等幾個月,雯雯有了身孕,這群小雞也長大了,到時候一天殺一隻,好好給她補一補。一定給我們老江家生個大胖小子!」

我鼻子有些發酸,走到父親面前,輕輕摟住父親削瘦的肩膀:「爸,我這一去可能年底才會回來,你可別乾重活,我會每個月給你寄錢回來的!」

我把張雯給的那疊錢,揣進了父親的兜里,父親卻忽然抓著我的手腕,皺著眉頭看著我,喝斥道:「華兒,你這是幹啥?我一個老頭子也用不了啥錢,你是大男人,自己留著花吧!」

我腮幫子酸酸,在父親心裡,我是一個高大懂事的兒子。但是在張家,我就是一個傳宗接代的工具。

在張雯心裡,我更是一個形同陌路的外人,可以隨意的羞辱,呵斥,如同廉價的商品。

父親起身語重心長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華兒,去吧。老爹身體好著呢,別讓雯雯等久了!」

「爸….」我心酸的淚水,終於找到了突破口,忍不住的滾了出來。

心裡暗暗發誓,我一定會掙到錢的,而且也一定會給江家找一個溫順,賢惠的好媳婦回來的。

父親滄桑的面容帶著溺愛:「華兒,好好疼媳婦。老爹給你大米種著,母雞養著,年底和雯雯回來吃!」

我不想父親看出端倪,擔心我。強忍著心裡的酸澀:「爸,那我走了!」

來到村頭的時候,張雯靠在紅色的小車上,優美的身段,在陽光下,格外的漂亮。

修長的手指,夾著一支香煙,裊裊的煙霧,讓張雯身上多了一絲神秘的味道。

我有些反感的瞥了張雯一眼,因為我骨子裡是一個傳統的男人,看見抽煙的女人,總會覺得很輕浮。

但是,張雯身上偏偏看不到任何風塵的味道,而是一股由內而外的冷傲和高貴。

張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紅潤的嘴唇吐出一口煙霧,掐滅了煙蒂也沒說話,坐進了汽車裡。

我非常知趣的坐在後排,低著頭想著自己的心思,耳邊只剩下呼呼的風聲,和偶爾會車,傳來的喇叭聲。

差不多跑了整整一上午,終於到了省城。隨處可見的高樓大廈和行色匆匆的人群,反而給人一種冷漠和隔閡。

張雯熟練的掄著方向盤,又開了半個小時,才在一家非常宏偉的娛樂城門口停了下來。

我心裡最後一絲幻想破滅了,張雯果然在這種地方上班。心裡酸酸的,畢竟她也是我名義上的妻子,但是卻會陪著別的男人….

「下車,別死氣沉沉!」張雯有些不耐的站在窗戶外面冷聲說道。

我走下車的時候,立即被娛樂城的氣勢鎮住了。兩尊高大兇猛的漢白玉獅子,栩栩如生的守在台階兩邊。

四個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帶著墨鏡,身姿筆挺,恭敬的看著張雯:「張總!」

張雯淡淡的點了下頭,徑直走上了台階。

我也立即跟了上去,心裡的疑惑更濃。張雯不是一個風塵女子嗎,這些保安為什麼叫她張總?

但是,我還沒踏上台階,一個黑衣人就張開了手臂:「站住!」

我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場合,看著黑衣人冷峻的表情,心裡本能的有些緊張,說道:「那個,我和張….」

張雯回過頭撇了我一眼,淡淡的說道:「小何,他是我表弟!」

黑衣人立即放下手臂,恭敬的笑了下:「是,張總!」

我暗暗嘆了口氣,踏上了能映出人影的台階,不遠不近的跟在張雯身後,來到了寬敞豪華的大廳。

裡面做衛生的服務員,看見張雯的時候,也都停下手中的活計,恭敬的叫著張總。

我有些醒悟過來,同時心裡莫名的鬆了口氣,看來張雯是在娛樂城上班不假,但是應該不是做什麼不幹凈的那種。

張雯指了下沙發,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說道:「等我下來!」

我看著柔軟寬大的真皮沙發,斜著半個屁股坐了上去,低著頭,盯著自己腳上的廉價球鞋,顯得和這裡格格不入。

過了幾分鐘,樓梯上傳來的叮叮的高跟鞋的聲音,叩擊在大理石上,非常的清脆。

我下意識的抬頭看去,立刻,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視線中,我的心臟噗通一聲,不受控制的跳動了起來…..

第04章 :包廂里的富婆。

換上一身職業裝的張雯,氣場更足了。黑色包臀裙下,是一雙被煙灰色絲襪,緊緊包裹的修長美腿。

酒紅色短髮,配上幹練的職業裝,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段,完美的襯託了出來。

高貴而冷艷的氣息,讓男人一見,就會忍不住產生想征服的欲~望。

我怔怔的看了張雯一眼,心裡突突的跳著。這樣漂亮而成熟的女人,對我這種剛從學校出來的初哥,殺傷力是巨大的。

特別是小西裝下的白色襯衣,開口比較低。若隱若現的白皙,讓我的喉嚨滑動了一下,狼狽的吞了下口水。

張雯有些厭惡的看了我一眼,動人的臉蛋綳得緊緊的。我立即低下頭去,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

剛才那慌張的一瞥,也終於知道了她的身份:盛唐俱樂部—執行經理。

張雯淡淡的哼了一聲,說道:「從今天起,你就做服務生,底薪一千五,有提成,可休假兩天。有什麼問題嗎?」

張雯說話的口氣,非常的公式化,像和我只是陌生人一般。

我趕緊搖搖頭,一千五的工資已經很高了。我沒什麼本事,也沒有學歷,對這份工作非常的滿意。

「小秦,帶江華去領一下衣服!」

張雯對著一個正在拖地的服務生吩咐了一句,就踩著高跟鞋,叮叮了上樓去了。

旁邊的服務生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計,朝我客氣的笑了下:「跟我來吧。」

在後勤處登記了一下,我領了兩套工作服,白襯衣,黑馬甲,還帶領結那種。

我換上之後,那服務生拍了拍我的肩膀:「哥們,可以啊,長的挺帥的,身材也高大,好好乾,有前途!」

我禮貌的搖搖頭,微笑道:「哪裡,我剛來,什麼都不懂,還請多多指點!」

那服務生笑了笑:「客氣了,兄弟。你叫江華是吧,我叫秦浩然!」

我立即點頭:「浩然哥。」

「呵呵,那邊有拖把,拿來做衛生吧。我會教你一些基本的東西。」叫秦浩然的服務生一邊帶著我做衛生,一邊講解起俱樂部的規矩來。

第一:就是不能頂撞客人,哪怕是要打你,也只能忍著。當然,老闆會幫你解決這件事。你如果和客人動手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二:不能和場子里的女孩子發生任何關係,要是被老闆知道了,後果會很嚴重的!

第三:更不能和女客人之間發生任何的感情糾葛,破壞了場子的名譽,就不是開除那麼簡單了。

秦浩然還說了一些細節,比如女客人大方的,會拿一些小費,這個是可以收的。場子里還有一些社會人員,是老闆請來看場子的。盡量和這些人保持距離,更不要得罪他們。

秦浩然說的,我都一一記在了心裡。只想踏踏實實的干好這份工作,攢點錢讓辛苦了一輩子的父親日子好過一點。

六點過後,陸陸續續的有客人來了。秦浩然帶著我上了兩次酒水后,就讓我自己單獨做事。

我記憶力一直很好,所以大半夜下來,一點也沒出錯,秦浩然滿臉驚訝的直誇我聰明。

隨後,又讓我把兩瓶紅酒,送到樓上208號房間。

我推門進去以後,坐著一個光著膀子的男人,胳膊上紋著兇悍的紋身,叼著煙正在和旁邊的一個珠光寶氣的女人說著什麼。

我微微彎了下腰,恭敬的說道:「您好,打擾一下,您的酒水來了!」

那紋身男子頭也沒抬,哼道:「行了,放桌上吧!」

我放好酒水,正欲轉身離開,身後響起那珠光寶氣的女人聲音:「等一下!」

我立即轉身,滿臉微笑:「太太,您有什麼吩咐?」

那女人可能五十來歲了,一雙小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眼,像是在挑選一件貨物一般:「小哥,出去一次多少錢?」

我愣了一下,隨即醒悟過來:「不好意思,太太,我只是服務生。」

那富婆意味深長的笑了下,拍了拍桌上的煙盒:「抽支煙,坐下再談!」

富婆肯是認為我在等她說價錢,所以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我搖搖頭,委婉的拒絕:「我不會抽煙。」

旁邊紋身男的神色,隱隱不善起來,一雙兇狠的眼睛,幽幽的盯住了我。

富婆輕輕的笑了下,不以為意:「那喝杯酒?」

我從小連學費都是湊的,哪裡喝過酒啊:「我不會!」

紋身男蹭的下就站了起來,凶光畢露:「你他媽的什麼都不會,還當什麼服務生?吃屎會不會?」

我有些緊張了起來,倒不是說怕紋身男,而是不想惹事,丟掉這份工作。

紋身男見富婆沒有吭聲,一步就竄了過來,一腳踹向我的小腹:「跪下!」

我心裡有些憤怒了起來,感覺紋身男和富婆實在太欺負人了。往旁邊閃了一下,紋身男一腳踹空,踹在了茶几上面。

砰的一聲,酒瓶爆裂,碎片把富婆白皙的大腿都劃出了血痕。

富婆沒有半點驚慌,拍了拍大腿上的玻璃渣后,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說道:「把你們經理叫來!」

我心裡更加慌張了,我們的經理就是張雯。只要一想起她冷冰冰的面孔,我就心裡發虛。急忙道歉:「對不起太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草你媽的,逼崽子!」

紋身男見富婆大腿破皮了,眼中的凶光更濃,掄起一個空酒瓶子,就朝著我頭上砸了下來。

我雖然心裡慌張,但是也沒傻到任別人打的地步,一下子就抓住了紋身男的手腕,有些反感的說道:「我已經道歉了!」

紋身男憋得滿臉通紅,卻奈何不了我。因為我從小就跟著父親干農活,別的沒有,力氣倒是有一把。

這時,一道高挑的人影走了進來,我下意識的回頭,竟然是張雯。

滿臉的冷意,呵斥道:「江華,撒手!」

我心裡委屈無比,別人要用酒瓶砸我,難道我自我防衛一下就不行嗎?

紋身男見我視線轉移了,立即一拳砸在我鼻樑上。我身體一個趔趄,就退了一步。暗暗捏了下拳頭,但是看見張雯冷漠的面孔時,又鬆開了。

張雯冷冷的掃了我一眼,怒道:「還愣著幹什麼,滾出去!」

我聳塌著肩膀,捂著已經流出鼻血的鼻子,有些憋屈的走了包房。

沒走多遠,包房裡就傳來的紋身男的聲音,我不由得停下了腳步。順著虛掩的門縫,看見了讓我痛心的一幕…..

第05章 :睡衣好透明!

「你,把這裡收拾一下!」

紋身男目光灼灼的看了張雯一眼,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大刺刺的點了一支煙。

張雯微微皺了下眉頭,淡淡的說道:「好的。這兩瓶酒水,我們會免單的。」

張雯單膝跪在地上,把碎玻璃渣,一片一片的撿在手中,丟進了垃圾桶。還用毛巾,把地上擦得乾乾淨淨。

我順著門縫,目睹了這一切,心裡暗暗有些刺痛。都怪自己太莽撞了,得罪了客人,連累張雯這麼高冷的女人低聲下氣,替我受罪。

那富婆幽幽的笑了下,說道:「你是經理吧,不錯,可以走了!」

張雯站起來點點頭,說了一聲謝謝。

我正想離開,張雯已經推門走了出來,冷冷的掃了我一眼,朝著衛生間走去。

我隱隱看到張雯的掌心有血跡,有些愧疚的跟在她的後面:「張….張總,對不起!」

張雯停下腳步,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冷厲的說道:「如果再有下一次,就回去種地去!」

我憋屈的點了點頭,心裡有些擔心張雯的傷口:「你…沒事吧?」

張雯撇了我一眼,冷聲說道:「下去做事,別來煩我!」

我訕訕的張了張嘴,滿腹委屈,夾著托盤走下樓去。

這時,已經過了十二點。秦浩然告訴我,可以下班了。

我換了衣服之後,在門口等了一會兒,張雯才走了出來。也沒和我說話,徑直發動汽車,開出去一個街口忽然下來。

我心中一喜,急忙小跑一陣,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張雯冷冷地盯著我,說道:「以後,你就這個位置等我,明白嗎?」

「嗯。」

我點點頭,斜靠在座位上。張雯不說話,我也不敢和她搭腔。

差不多十來分鐘后,車子拐進了一片公寓小區。張雯停好車,就打開門走了進去。

換好拖鞋,徑直上了樓梯,砰的就關上了房門。

我坐在沙發上,肚子卻突然咕咕的叫了起來。這才想起,還是中午吃了飯,到現在還沒吃東西呢。

我走進廚房,冰箱里有蔬菜,水果。我一邊用小火熬粥,一邊炒了兩個青菜,還切了一盤水果。

準備好宵夜后,我上樓來到張雯的房間門口,砰砰的敲了下門。

很快的,張雯就穿著清涼的睡衣走了出來,皺著眉頭說道:「誰讓你上來的?」

我指了指樓下的餐桌:「我做了宵夜!」

張雯有些慍怒的說道:「第一,我沒吃宵夜的習慣。第二,沒我的允許,不準上樓!」

說完,「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我有些無語的搖搖頭,熱臉貼著冷屁股,積累了一晚上的愧疚感,也變得蕩然無存。

怏怏的下了樓,一個人坐在餐桌上吃了起來。

也許是餓過了頭,也許是張雯的冷淡,讓我心裡有些不舒服。喝了一碗粥以後,感覺就沒胃口了。

把剩下的菜飯放在冰箱里,收拾了一下后,見沙發挺寬敞的,就倒在上面漸漸進入了夢鄉。

醒來的時候,陽光已經灑了進來,張雯穿著昨晚那件奶白色的睡衣走了下來。

我微微撇了一眼,此刻的陽光正好照射在樓梯上,張雯的睡衣變得透明了起來。要命的是,她上半身好像是真空的!

睡裙下兩條光滑的大腿,又白又直,看起來都想讓人試一下手感。

張雯搖曳生姿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發現我的神色和身上的衣著后,冷冰冰的面孔忽然又紅了一下,接著皺著眉頭啐了一口:「噁心!」

我這才意識到,昨晚上圖涼快,我是脫了長褲睡覺的。

我尷尬的捂著身體,硬著頭皮道:「男人早晨起來,都這樣!」

張雯沒有理我,直徑朝著廚房走去:「樓下還有房間,別跟暴露狂似的躺在沙發上,我對你沒興趣。還有,如果實在憋得慌,那種葯我還有,你可以一整瓶吃下去!」

我偷偷的看著張雯誘人的背影,心裡暗暗的說道,鬼才吃那種葯呢,我實在憋不住了,我不知道自己解決啊!

不過話說回來,張雯的身材真的很勾人,儘管只是一道背影,但是挺翹的臀部和纖細的腰肢,形成性感的弧度,讓我幾乎都有犯罪的衝動。

張雯也不知道我在後面打量她,自顧從冰箱里拿出昨晚上的剩菜和小米粥,舀了一碗吃了起來。

我微微愣了一下,那些菜我都吃過,現在張雯也夾起來吃,算不算間接接吻呢?

我這會兒肚子也餓了,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複數字9,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一邊穿好褲子,一邊朝著廚房走去,把正在吃東西的張雯嚇了一跳。

因為我身材比較高大,走進廚房后,張雯就沒多少活動空間了,皺著眉頭道:「幹嘛?」

我居高臨下的看著張雯高聳的白皙,一條深深的溝壑,讓我目光變得有些深沉起來。喉結下意識的滑動了一下:「我想吃….」

張雯其實也不算矮,接近一米七的樣子。儘管素顏朝天,但是皮膚依然吹彈可破,就是眼神很不友好:「你是不是有毛病?想吃東西自己盛,靠這麼近幹嘛!」

說完,放下碗,冷冰冰的走了出去。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複數字9,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我訕訕的看著張雯優美的背影,心裡狐疑的想到。張雯看起來很正常啊,也不是拉拉,而且年齡也不小了,為什麼就這麼反感男人呢?

我一邊喝粥,一邊吃張雯夾剩下的菜,嚼在嘴裡,覺得有些美滋滋的。想了一陣子,就有了結論。

張雯不是反感男人,是反感自己。

自從知道張雯不是那種女人後,心裡也有了想法。我從小母親就去世得早,所以骨子裡就喜歡比我大的女人。

而張雯不僅成熟漂亮,身材也傲人。最重要的是,對我一直冷冷冰冰的,我心裡反而升起了一股想要征服她的欲~望。

也許,這也是男人的通病,總覺得吃不著的,才是最好的。

把粥喝完后,把廚房收拾了一下,就回到客廳打開電視看了起來,娛樂城上午都不用上班的。

這時,張雯換了一件素雅的連衣裙走了下來,掃了我一眼,道:「我出去一下,雜物間有一輛自行車,時間到了自己騎去上班。知道路嗎?」

記憶力一直是我的強項,昨晚上回來的時候,我已經把娛樂城到公寓的路線,記在了心裡。點點頭,說道:「知道!」

「還有,上班的時候,別老找我說話,注意你自己的身份!」張雯肩上掛著精緻的包包,捋了下耳邊的短髮,打開門走了出去。我心裡有些悶悶的我除了窮一點,長的並不醜啊。要不然昨晚那富婆也不會直接開口,讓我陪她過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