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長與護士

市長與護士

嗚。。。。。。嗚。。。。。。嗚。。。。。。嗚。。。。。。”

一陣陣淒厲的警號傳來,由一輛警車開路,後面跟著一部急救車,在侶馬路上風馳電駛。路人紛紛側目,猜想又有什麼重大事故發生了。

醫院裡,院長帶著各個科的主任嚴陣以待。

“心電圖準備好沒有?”

“已經把備用的一台調好了。”

“B超呢?”

“隨時候命。”

“MTR呢?”

“還有一位病人在裡面,後面排隊的已經通知他們明天再來了。”

“讓MTR快點結束!是了,快派人去把放假的黃教授接回來。”

慌亂間,救護車駛進醫院,一群醫生護士在院長帶領下一哄而上,手忙腳亂地把病人接了進去。

兩個小時後,滿頭大汗的院長拿著厚厚的一疊檢驗單,來到了醫院頂層的高幹病房。”梁市長,經過我們的細心檢查和專家組的討論研究,我們認為你的身體健康非常良好,你感到頭暈胸悶可能是你工作販繁忙,休息不足所引致的。”

“休息不足啊”

躺在病床上的50多歲中年男子若有所思,是啊,最近的確太忙了:上個星期陪市委書記到香港開招商會,一連玩了四五天;剛回來又陪下來檢查工作的領導到處吃 喝遊覽;昨晚好不容易抽了個空,溜到情人關小姐那裡幽會,肯定是昨晚玩了一夜,睡得不好了,都怪那個小淫婦,要完又要。。。。。。

“市長,市長!”

旁邊的程秘書看見市長神情古怪,急忙提醒他。

“啊,對,對!肯定是我最近工作太忙了,你知道啦,現在失業問題多嚴峻,我真是睡覺的時候都想著怎樣解決啊!”

“是,是,市長為了廣大市民真是勞心勞力啊。”

“對了,沈院長,專家們還有什麼意見嗎?” 這樣的,我們研究過,認為雖然市長的身體沒有問題,但是為了市長的健康著想,建議為市長注射一個療程的進口氨基酸,提高免疫力,市長認為怎樣?這種氨基酸屬於補藥,完全沒有副作用的!”

“好吧,你幫我去安排一下。”

等到沈院長退出去後,梁市長對旁邊的秘書吩咐:”小程,今晚鴻發技舷集團的晚宴你去推掉算了,嗯,明天華僑中學的剪綵我也不去了,我想好好休息兩天。”

倫依萍端著藥水針筒往高幹病房走去,院長把藥單一開,給市長打針的任務自然義不容辭地落在被稱為”醫院第一針”的她身上。剛值完夜班的她拖著疲累的身體一邊走,心裡一邊發著牢騷:做就由下面的人做,領功的時候領導就搶先,真是不公平啊。

市長無聊地躺在床上,腦子裡正在胡思亂想,這時候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吧。”換門一推開,市長的眼光立即被吸引住了,因為走進來的是一個漂亮的護士。

高挑的身材,修長的雙腿套著純白的絲襪,清秀的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一頭長髮捲起來藏在護士帽底下,高聳的乳房隨著她的走動在一抖抖一抖的,豐滿的肉體、成熟的風韻表露無遺。

“市長,你好,我是倫依萍護士,負責給你打針的。”

依萍笑著對市長說。

“啊啊,是是,倫護士,麻煩你了。”

看見市長失魂落魄的模樣,依萍覺得好笑,不過也對自己的樣貌身材多了一份信心。

她自從20歲生了女兒小雯後,生活一直平平淡淡,限於經濟條件,平時用的護膚品跟周圍的同事一樣的普普通通,但是她就是老不下去加上她喜歡運動,生過孩子 的身材一點都沒走樣,37歲的人看起來卻只有二十七、八左右,把一班同事羨慕得要死。有些來實習的年青醫生,搞不清情況,試圖追求她,一旦知道她的身份和 年齡,莫不驚訝萬分,尷尬無比,經常給同事引作笑談。

當依萍彎下腰給市長打針的時候,市長眼光直直盯著依萍那包在衣服下面仍輪廓分明的渾圓屁股,現象著自己在那雙股間聳動的景象,不由得口水直流。

突然間市長只覺得好像被螞蟻咬了一口,低頭一看,原來針已經打好了。依萍這種”無痛打針”的技術原本就是醫院裡一絕,加上市長魂遊天外,效果自然更好。

“不錯啊,真是一流的技術!”

聽著市長的讚嘆,依萍感到很開心,雖然這樣的話以前很多病人都說過,但是由市長這樣的大人物親口說出來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依萍很快就把藥瓶掛上,調好了滴速。

“市長,由於你是第一次打這種藥,因此我把速度調低一點,估計2個小時就會滴完的了。”

“這麼久啊。這樣吧,你留下來陪我聊聊天好嗎?”

既然是市長要求到,而且院長給她安排的工作就是專職負責市長,依萍拉過一把椅子,東一句西一句的跟市長聊起來。

依萍慢慢就被市長風趣的言談、廣博的見聞、親切的態度給吸引住,

時間很快就過去。

針水滴完了,市長也把依萍的底細摸得差不多了。

他臨走前對依萍說:

“你的技術這麼硬,態度又好,怎麼到現在還是個護士。這怎麼行,我要向沈院長提提意見。”

依萍一聽,心砰砰地跳起來。

因為她沒有後臺,所以進了醫院二十年了,還是一個普通護士。她也知道光靠技術不行,但是她卻不是那種擅長拉關係、跑後門的人。那次醫院分房子,她硬著頭皮 帶著禮物到了院長家,坐了半天話都說不到點子上,最後扔下東西落荒而逃,幸好最後還是分到了,但她也發誓再也不會幹這種事了。

難得現在市長主動提出,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但是市長會僅僅因為自己技術高超就推薦自己嗎?

還是有什麼目的啊?

剛才市長那眼神?

但機會錯過就可惜了。

那間,無數念頭在依萍腦裡轉過。

“那。。。。。。那。。。。。。那太麻煩市長你了。”

市長看到依萍心大心細的模樣,心裡就暗笑了起來:這種女人好對付。

第二天,市長來打針的時候,依萍更加慇勤地服侍他,可是話總是到了口邊就不好意思地吞了回去。市長抱著吊一弔依萍胃口的心態,也裝作忘記了這麼一回事。

第三天了,也是最後的一天,依萍知道這樣的機會錯過就不會再來的了,於是鼓起勇氣說:

“市長,你前天說會向院長。。。。。。”

“啊,是啊,我向沈院長提過了,他說會開會研究研究的了。”

“是嗎。”

依萍感到失望,她知道研究研究是什麼意思,要麼是沈院長在推搪市長,要麼就是市長在推搪她了。

唉,算了,陞官發財的事也落不到自己這種人身上,還是老老實實做人吧。

市長色咪咪地在打量著依萍凹凸有致的身材,心裡在盤算著自己的計畫。

由於兩人各懷心事,針水在氣氛沈悶的情況下一點一點滴完了。

當倫依萍彎腰幫市長拔出針頭,貼好止血膠布時,市長從她的領口貪婪地望進去,只見到一大片雪白的胸膛,由於彎腰的關係,兩個乳房鼓鼓地下垂著,薄薄的乳罩根本遮擋不住。透過那深深的乳溝,還能望到纖細的腰肢,甚至是下體的小內褲。

市長一下子覺得自己的陰莖勃起來了,脹得好痛,不理了,幹了再說!

市長對依萍說:”小倫,真是多謝你了。”

依萍沒感覺到市長的異樣,開了個玩笑:”那市長你準備怎樣謝我?”

“就是這樣!”

市長突然間把手從依萍的領口伸進去,一把捉住她的乳房;另外一隻手往她渾圓的屁股上一壓,依萍整個人就倒在市長的身上了。

依萍一開始被嚇了一大跳,激烈地掙紮著。市長緊緊抱住她,熱乎乎的嘴湊到她耳邊說:

“小倫,沈院長已經答應我升你做護士長了。”

依萍心裡猛地一跳,護士長!這是她盼了二十多年的啊!她的掙扎不知不覺間軟弱下來。

市長一口咬住她的耳垂,來回舔著,一陣陣奇異的感覺侵襲著依萍,她扭動著身體,試圖擺脫市長的騷擾,但又不敢太大動作,怕惹怒了市長。

“市長,不要這樣,不要這樣。。。。。。”

市長看到依萍的掙扎更多的是羞愧,而不是堅拒,於是充耳不聞,繼續上下其手。

胸膛上的手把乳罩往上一推,一對漂亮的乳房就蹦地跳了出來。市長的手緊緊握住一隻乳房,慢慢地磨挲著,盡情地感受著那飽滿的山峰,拇指跟食指捏起她的乳尖。

“啊!”

依萍那間彷彿被電擊了一下,酥酥的感覺從乳頭流向全身,她整個人一下子軟癱下來。

如果說剛才市長的話摧毀了她的心防,那麼現在連她的肉體也開始背叛她了。

市長的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撩起她的裙,輕輕地撫摸著依萍穿著絲襪的大腿。絲襪的柔順讓市長的手滑來滑去,飄浮不定。

市長溫暖的手隔著絲襪帶給依萍一種全新的感覺,她實在說不清這是什麼樣的一種感覺,只知道她並不抗拒,甚至可以說很享受這種觸摸。

市長沿著大腿一直往上摸,最後停在絲襪和內褲之間那片裸露的柔嫩肌膚上,也許是愛做運動的關係吧,依萍大腿肌肉還是很結實,比少女時期並不差多少,市長在 均勻的大腿上愛不釋手地揉搓著,享受著那不知是汗水還是淫水的滑膩觸覺。最後輕輕地伸進她的內褲,從雙股之間探了過去。

依萍原本給市長弄得迷迷糊糊的,但還是感覺到了市長的意圖,她兩條大腿緊緊夾住市長的手。

“市長,不要再來了。。。。。。”

市長並沒有理會她,伸出食指按在她的陰唇上,來回慢慢地摩擦著。

“啊。。。。。。啊。。。。。。啊。。。。。。”

依萍渾身顫抖著,緊蹦著的身體又一次軟下來,屈服在市長的愛撫下。

雖然依萍還在喘著氣呼求著:”市長不要啊。。。。。。不要”

但是她的身體已經非常敏感地在起作用了。乳頭已經堅挺地硬起來,陰戶的水也一陣一陣流出。

市長知道依萍已經動情了,把她翻過來放到床上,自己則騎在她身上解下她的腰帶,把衣服往兩邊一扯,一具潔白細膩的軀體就裸露出來。

乳罩被推到乳房上方,兩座山峰高高聳立著,頂上的乳尖已經充血得像寶石一樣硬;下身的內褲濕了一大片,隱隱透出裡面的黑色。

市長看得口乾舌燥,想起看過的日本黃片裡面的護士制服,雖然現在並沒有片子那麼誘惑性感,但這可是真正的護士呵,而不是做戲的演員啊!

第一次玩這種制服遊戲,令到市長興奮無比,市長低下頭,隔著絲襪輕輕地舔著依萍的大腿,嬌嫩的皮膚透過絲襪的網孔散發著驚人的魅力,市長如癡如醉地賣力舔著。那種又癢又怪又舒服的感覺,讓依萍激動不已,在顫抖間流出了更多的動情的愛液。

市長看看時機到了,先脫光自己的衣服,然後把依萍的內褲脫下。

現在的依萍,整個人躺在攤開的護士服上,乳罩半掛在乳房上,兩條大腿套著薄薄的絲襪,腳上還穿著白色的皮涼鞋,黑色的陰毛早已經被愛液打濕,露出了濕滑的陰唇,那種淫菲的感覺比全裸更誘人。

市長伸出手,一下捏住了依萍的小蒂,

“啊。。。。。。”

冷不防的襲擊,讓依萍瞬間崩潰掉,她雙手死死捉住床單,渾身顫抖著就洩出來了。

“啊。。。。。。不。。。。。。”

被不是丈夫的男人弄出高潮,讓依萍羞愧不已。

但是市長卻趁著她陰道還在抽搐著的時候,把自己的陰莖送進了依萍的體內。

哇,好爽!

溫、潤、滑的感覺一下子包圍住市長的陰莖,加上依萍陰道的肌肉還在一張一縮地刺激著陰莖,市長舒服得全身的毛孔彷彿都張開了。市長把陰莖深深地埋在依萍體內,靜靜地享受著這種美妙的感受。等到依萍慢慢安靜下來,市長才托起她的兩條腿,開始下一波的抽送。

正在喘息的依萍,在新的強烈的刺激下,興奮地扭動著身體,身不由己地又邁上了通往另一個高潮的道路。

“嗯。。。。。。啊。。。。。。嗯。。。。。。嗯。。。。。。”

依萍雖然知道高幹病房的隔音裝置很好,但是她還是怕自己的呻吟聲太大,讓別人聽到點什麼就不得了了。她把頭歪在一邊,死死地咬住了枕巾,可是下體的摩擦快感一波又一波湧來,銷魂的呻吟在不知不覺間從她的牙縫鑽了出來。

她頭上的護士帽不知什麼時候掉了下來,一把束起的頭髮散落在枕頭上,襯托著她那緋紅的臉,分外動人。

陣陣肉佑抖欲波浪,市長興奮地把身體往依萍身上一扒,一口含住她的乳房,時而用牙齒輕輕嘶咬住她的乳珠,時而用舌頭從乳房根部慢慢舔上尖峰。

依萍深深陶醉在市長的技巧裡面,性慾被推到了高峰。

她的雙手不知不覺已經抱住了市長的腰,白嫩修長的雙腿儘量往外打開,腳上的皮涼鞋早已鬆動,掛在腳尖上隨雙腿的放蕩而搖晃著,屁股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向上聳動,迎合著市長的的陰莖,讓市長能夠更深入自己的身體,讓性交的快感提高到極點。

雖然病房開著空調,但是兩人都滿身大汗,下體的撞擊聲”啪啪”的響個不絕。

“我。。。。。。啊。。。。。。啊。。。。。。啊。。。。。。”

依萍屁股往上使勁一挺,然後就僵硬在那裡,懸在半空的腳尖用力彎曲,把已經掛在腳尖的皮涼鞋都弄丟下來,熱流從她體內一擁而出。市長連忙把陰莖一送到底,盡情享受著熱流衝擊的無限快感。

“呼。。。。。。呼。。。。。。呼。。。。。。”

市長大口大口喘著氣,在依萍狂亂的陰道抽搐下,他也快到極點了。

當依萍的愛液洩盡,屁股支持不住往下掉的時候,市長一把托住,下邊急抽幾下,深深地頂在依萍的盡頭,開始了激烈的噴射。

依萍剛經歷過高潮,正處於軟弱無力的時候,給市長熾熱的火焰一燙,又不由自主興奮起來,拚命搖動著纖腰,迎合著市長的射精。

當市長的火熱的精液射進子宮的時候,她一下子又攀上另外一個高潮,

“啊。。。。。。啊。。。。。。啊。。。。。。”

市長和依萍都在嘶喊著,發出銷魂的呻吟,在著短短的十幾秒間,兩人靈魂出竅,盡情享受著肉體的極樂。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路過看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