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不設防

今夜不設防

二零零七年是股民們有史以來最興奮的一年,作爲資深股民,我從來沒有覺

得這麼解恨過,以往損失的錢賺回來不說還盈餘三百多萬。手�有了幾個錢就燒

得慌,以爲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以後會經常有。

於是就斥資六十多萬買了一套複式結構的住房,二樓是兩間臥室,一樓是起

居室加餐廳衛生間,還有一間臥室。我將一樓的臥室改成了電腦室,除了一張單

人床外,還有兩台台式電腦外加一個筆記本以及音響傳真等電子設備,看上去也

挺像回事。

我每天就在這間屋子�觀察股市動態,研究中國乃至世界經濟的發展動向,

儼然有指點江山的味道。可過了一段時間,由於研究的領域過於寬廣,總覺得缺

個電腦資料分析員,於是就和朋友們商量,如果有合適的人選就介紹一個。朋友

們也挺給面子,三天兩頭就打電話來約見面,可一個月過去了還是沒一個合適的。

心中郁悶。一天有個朋友說,你爲什麼不去人才市場看看。心�就有了個概

念。

那天下著雨,我把車停在人才市場的大樓前面,就進去準備物色一番,我的

目標當然是女性,而且最好長得對得起觀衆。

於是看見有差不多的就上前去問情況。(忘了交代,本人的特點是臉皮厚,

不認生。)

沒想到我的行動引起了保安的注意,就過來盤問:「你是幹什麼的?」

「招人。」

「有手續嗎?」

「什麼手續?」

「哪個公司的?」

「自己家招。」

「你有沒有搞錯,這又不是家政公司,去去去!」我被趕了出去。

心中生氣,就準備打道回府。這時雨已經停了,坐在車�點上一根煙(本人

煙癮極大,一天四包煙,我老婆就是因爲這個和我離婚的。)。正過著煙癮,就

看一個美女趴在了我的車的引擎蓋上填著一份表格,長發垂著,擋住了半邊臉。

我說她是美女主要是從體型上判斷出來的,根據我的經驗,一個線條流暢的

女人模樣一般不會差到哪�去,這和汽車是一樣的。隻見那個美女撅著屁股,專

心緻志地寫著,她寫著寫著用手下意識地將下垂的頭發撩到了脖子後面,進入我

眼瞼的是那雪白的肌膚和纖細的脖頸,特別是那隻手,天哪簡直無法形容,我覺

得那樣的手生來就是讓人欣賞的,而絕不是爲了勞動而生的。

想想如此的纖纖玉手握住你的老二輕輕地滑動那會有什麼感覺。我打開車門

就要出去,可突然就停住了,因爲當時是夏天,穿著單薄,我的褲子前面那一團

顯得和常人相差太多,沒辦法,就準備坐回車�運一下氣,可美女顯然被我開車

門的聲音驚動了,擡頭朝我看來,我立馬屏住了呼吸,就那樣歪著,上半身在車

外,下半身在車內。  美女最多二十歲,橢圓形的臉(不是瓜子臉,不是鵝蛋臉)皮膚與我的第一

印象一樣,潔白。是否光滑還有待驗證。可那雙眼睛非常純潔、明亮,我覺得那

一瞬間她的眼睛照亮了自己黑暗而醜惡的靈魂。

嘴唇呢?下嘴唇豐滿凸出,上嘴唇稍薄一點,鼻子大小適宜,總之那嘴那鼻

子那耳朵配在一起說不出的和諧。我總覺得什麼地方有點別扭,後來就發現她的

穿著打扮是差了些,就連她那個年齡的女孩的平均水平也達不到。美女看見我似

有點驚慌。

「對不起,我擋住你了。」

「沒有,沒有。你是應聘的?」美女點點頭,又誘惑我似的用那纖手撩了一

下頭發。

我的腦子在那一瞬間的運算速度和當年的486電腦差不多,判斷,分析,

組織語言,用什麼樣的表情表達出來。

「我能看一下你的應聘表嗎?」

「你是招聘的?」我點點頭,接過表格。這時天又下起了雨。

「進來說,下雨呢。」我替她把車門打開,她居然真的進來了。

吳小雅,十九歲,高中畢業,G縣人(距我所在城市400多公�,是個出

了名貧窮的地方),應聘出納專業。

「學曆低了點,你在本市有親戚嗎?」她搖搖頭。

「出納必須要有人擔保才行。」

「我……不知道。」

「會電腦嗎?」

「培訓過。」

「我今天沒登記,他們不讓我進去招人,所以隻好在這等,我有一份特殊的

職業,你可以考慮一下。」

「那方面的?」

「就是每天在電腦上收集資料。月薪二千元。」

「這麼多?」

「是試用期工資。」

「包住嗎?」心中一喜。

「如果你需要我提供的話。」

「工資怎麼發?」

「先拿錢後幹活。」

「什麼時間可以上班。」

「馬上就可以。」

「那我明天可以上班,我住在同學那�,還有點行李。」

「可以,如果你現在沒事情的話可以先去看看地點。」

「好吧,你們是什麼公司?」

「證券公司。」

「炒股票的?」

「答對了。」

「可我對這方面一點都不懂。」

「沒關系,我會給你一段時間讓你熟悉業務,試用期就是這個意思。」這時

我已經將車開上了主幹道。

我打開房門的時候,吳小雅明顯地猶豫了一下。

「這是辦公室嗎?」

「先進去看看。」我說完也不理她,就直接朝電腦室走去,聽腳步聲我知道

她還是跟進來了。

進了電腦室,我將一把轉椅推到一台電腦跟前,回頭對跟進來卻仍站在門口

的她說。「這就是你的工作崗位。」

我看著她猶疑的眼神知道這一切不符合她原來對工作這一概念的理解。

「我們做證券的都是這樣,每個人都雇有操盤手和信息分析員,你屬於信息

分析員,以後才有可能成爲操盤手。並且我們這一行喜歡使用自己培養的新人,

而不願意雇傭那些職業油子。」

聽了我的這番話她慢慢地在椅子上坐下來,四下看著,眼神明顯地在那張單

人床上停留了一下。我不再理她,打開電腦,調出分析程序,花花綠綠的數字就

在屏幕上閃爍著,又側過身來打開她面前那台電腦的電源,一股香氣從她身上飄

入我的鼻中。

最後我打開了音響,舒緩的樂曲聲剛剛響起的時候,我便開始對她講解自己

工作的內容,她聽得很認真,中間還提出了一個問題。

三十分鍾後吳小雅就有一點進入工作狀況的意思,那雙令我勃起的纖纖玉手

在鍵盤上生疏地敲打著,我便開始專心緻志地看起資料來,彷彿正在研究什麼高

深的課題,目的是要營造一種辦公室�的工作氣氛。大約又過了三十分鍾,我站

起身沖了兩杯咖啡,將一杯放在她面前。

「今天就到這�吧,主要是讓你熟悉一下環境。喝點咖啡。」

她好像已沒有初來時的靦腆,端起咖啡就喝了一口,可以看出她不是經常喝

咖啡,甚至根本沒有喝過。

「我帶你去樓上看看。」說完我起身在前面帶路。

打開一間臥室的門,�面鋪著木地闆,卻空蕩蕩的什麼傢具都沒有。

「如果你要求解決住宿的話可以住這間。我叫人買張床來,你覺得還需要點

什麼嗎?」

「不需要買床,我有個床墊,鋪在地闆上就行了。」

「那不必,反正要買的。」

我心中一陣竊喜,看來她是接受這份工作了。我又帶她看了衛生間。

這時她彷彿下決心似地問道:「老闆,你也住這�嗎。」

這小妞真狠,竟想將我趕出門去呢,那怎麼行?

「我上午3點之前在這�,晚上什麼時間回來不一定,就睡在電腦室�。」

先把距離拉開點,如果說自己住在她隔壁的房間,難免給她製造緊張空氣。

回到樓下電腦室,正好電話響起來,是個股友打來的。

「上星期你賺多少,什麼?我?有一隻股沒怎麼漲,另一隻倒是賺了個十來

萬,什麼?行,晚上見。」

「今天就這樣,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如果決定了就明天九點上班,另外你

到工行辦張儲蓄卡,我好把工資打到你卡上。」一起出了門,在馬路上我打了一

輛出租。

「你爲什麼不開車?」

「晚上要和朋友喝酒,開不成,對了,你的行李多不多?我明天可以開車接

你。」

「不用,不用,就幾件衣服。」

第二天還沒起床就聽到門鈴聲,一想肯定是她,我從來沒有把朋友往這�帶

過,不可能是別人,昨晚酒喝得竟將小美人的事情忘記了。三下五除二,一陣忙

亂。開門一看可不是吳小雅嗎?除了手�拎著一隻舊行李箱外,沒有其它物品。

還是穿著昨天那件襯衣和那條花格褲子。我領著她來到二樓的房間。

「床今天中午就送來。你的被褥呢?」就見她臉紅了。

「我是住在一個同鄉的宿舍�的,用的都是她的。」

「沒關系,我這都有。」來到電腦室我拿了本股票普及讀物遞給她。

「我要出去一下,你先看看這本書,熟悉一下電腦�的資料。」

我開車來到傢具市場,買了床及相關用品,雇了兩個人和一部小微型貨車運

回來,進門的時候吳小雅居然沒從電腦室出來,我也不管她,就指揮兩個搬運工

將東西擡到樓上的房間擺好,布置完就來到電腦室。吳小雅真的在看那本書,見

我進來就笑了一下繼續低頭看書。

我坐下,看了看大盤就說:「你的卡辦好了嗎。」

她擡頭抱歉地說「昨天沒來得及,不用這麼著急吧。」

我就從錢包�點了兩千元遞給她。「說好先給錢後幹活的。」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玉掌接了過去,不過沒有點數字,也沒有放進口袋,

而是放在了桌子上。

「真不好意思,我還什麼都做不了就……」她臉上竟然泛起了紅暈。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這就是規矩,我也有幾條規矩,希望你記好。」

吳小雅放下書就像一個小學生似的雙手放在膝蓋上,一副認真聆聽的樣子,

就差沒拿個筆記本做記錄了。

「第一,這�是工作的地方,我不歡迎你任何朋友到這�來;第二,工作沒

有具體時間,有時可能工作的晚,有時可能一點事情都沒有;第三,不要把這�

的電話留給你的朋友;第四,閑的時候你隨便安排自己的時間,這是房子鑰匙。

現在你說說還有什麼問題。」我邊想邊胡謅了幾句似是而非的話。

「老闆,這�可以做飯嗎?」

「廚房就是做飯的呀,樓下就是超市和菜市場,想吃什麼就自己做好了。」

吳小雅似乎舒了口氣,民以食爲天,真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

從此以後我是天天美人相陪,剛開始還有事沒事出去溜達一圈,後來就幹脆

天天和她膩在一起,再後來就開始蹭她的飯吃,當然也不白吃。

有一天我對她說:「天天吃你的飯我不好意思,以前我是在外面吃的,可你

做的飯挺合我的胃口的,這是我一個月的夥食費,你拿著,要是不夠我再補。」

吳小雅直往後縮。「老闆,不用,不用,我一個人也……」

「拿著,我好歹也是個老闆,吃自己的員工的,傳出去丟我人。」她看我臉

色不對就接過了錢。

「那老闆想吃什麼就告訴我。」

就這樣開始同吃同居,可還差關鍵的一項,一直沒有進展。雖然我臉皮厚,

可面對這樣一個小姑娘總覺得不好下手,不好下口,有心想調笑幾句,可一開口

就是中規中矩的國語,怎麼就真的當起老闆來了呢,真是郁悶。

不過有個美人離你近在咫尺本身就是又幸福又痛苦的事,常常趁她不注意偷

看她鼓鼓囊囊的胸部,微微撅著的小屁股,先是坐在椅子�偷看,後來漸漸變成

熟人了就躺在床上眯著眼睛公然肆無忌憚地看著。

我想吳小雅一定知道我在偷看她,有一次正躺在床上看著他被椅子擠壓著的

屁股蛋子時,她忽然轉過身來,匆忙中我趕緊將眼光往房頂移,害得我差點把眼

珠甩出去。

「老闆,你,你是一個人嗎?」

「兩個呀!你不是人吶。」

「我是說……你愛人呢?」愛人?我差點大笑起來。

「原來就坐在你那兒,現在被你接替了。」

說完覺得語言存在邏輯上的歧義,果然就見吳小雅轉過身不說話了。

「我的意思是說,她以前就做這個,現在你做的就是以前她做的。」

越描越黑呀!被一個乳臭未幹的黃毛丫頭搞語無倫次,心�不免一陣羞怒。

美貌真是一種武器,專門對付雄性動物的武器。

整日一顆心就吊在吳小雅的身上,可又不敢輕舉妄動,怕一不小心將美人嚇

跑了,於是絞盡腦汁幾乎愁白了頭。

那天,是星期六,股市休市。

看著美女來了這麼長時間卻始終穿著那套衣服,就說:「小雅,今天我們去

趟商場,給你買兩件工作服。」

小雅回過頭笑道:「老闆,我們這個行業還有工作服呀!」

「當然有,不過叫職業裝恰當些,什麼時候我要帶你參加朋友的聚會,你看

看他們的操盤手分析員都穿那種衣服,你現在也是行�人了,在穿著上也得改改

了。」吳小雅聽我這樣說就不再吭聲了。

我給她買了兩套套裝,不過那是秋天穿的,現在穿上就太不合季節了,所以

小雅沒辦法就隻好穿上我以家常便服的名義買的短裙和無袖套頭衫,還給她買了

兩條小熱褲,卻始終不見她穿,我也沒辦法,不過就這樣已經夠我消遣一陣了。

短裙下是一雙筆直的秀腿,小腿肚子圓潤白皙,拖鞋�沒穿襪子的小腳也和

腿肚子一樣白嫩。

薄薄的無袖衫下是肉感很強的渾圓,兩個略嫌瘦弱的肩膀和纖長的手臂裸露

著,一頭秀發間偶爾露出白皙的脖頸,我不知道自己勃起過多少次了,常常是勃

起一陣做點事情,再看看又勃起,老二被訓練得異常敏感,可慚愧的是至今都無

法滿足它的慾望。

夏日天長,我有午睡的習慣,開始見我睡覺小雅就主動地撤退,可後來就當

我不存在似的,我睡我的,她做她的事,有時還被她從夢中叫醒,大驚小怪地告

訴我股票漲了多少。

這天我從午睡中醒來,擡頭一看小雅居然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居然在工作時

間睡覺,準備等她醒來捉弄她一下。可眼睛就看見了她因趴著而露出的一截白嫩

的細腰和一小片肚皮,我的老二通過我的眼睛接收的信號,立即豎起了天線。

我動作麻利地從床上起來,悄悄地來到她的身後,蹲著身子看了一會腰部凝

脂似的肌膚,真想伸手體驗一下手感,可又怕弄醒她,就看著她短裙�翹著的小

屁股,實在忍不住就隔著褲子揉著脹痛的老二,我想掀她的裙子看看小腿上面,

可那小裙子繃的太緊了,如果掀動的話肯定會吵醒她,沒辦法隻能看著那有限的

部分手淫了。

我站起身將褲子的拉鏈拉開,拿出陰莖(我沒穿內褲)就站在她的背後手淫

著,一隻手輕輕地將她的長發向一邊撥過去,就露出雪白的頸項和半邊俏臉,我

就看著這點風景飛快地搓著陰莖呼吸急促得就怕吵醒了美人,老二好像對我的表

現極其不滿,隻套弄幾十下就急急地射了,由於對射程估計不足,竟然有一點射

到了她的裙子上。

趕緊用紙把地上的精液擦掉,做賊似地逃出房間,到衛生間清理了一番,又

調勻呼吸,才惴惴不安地回到電腦室。

走進房間一看,小雅已經醒了,我做賊心虛地說:「小雅,你剛才睡著了,

瞌睡就上床睡吧。」

小雅沒有回頭,隻是輕輕地嗯了一聲,我就覺得自己的醜行被她發現了,她

剛才可能是裝睡呢,心�居然有點不好意思面對她,就說:「我出去一下,晚上

不回來吃飯了。」小雅還是埋頭看著書隻是嗯了一聲。

那天晚上我和朋友喝酒到很晚才回來,小雅已經睡覺了,我在電腦室的小床

上輾轉反側,心�火急火燎,一根陰莖腫脹得生痛,本來是要和朋友一道去桑拿

房解決一下,可不知爲什麼,一想到小雅就對那些人盡可夫的小姐失去了興趣。

我躺在床上,想象著小雅的俏模樣,想象著她的青蔥玉指套弄著我的陰莖,

想象著她的奶子和下體急速地手淫著,可能是因爲喝酒的緣故,陰莖都搓得發痛

了還是沒把那股火洩出來,就起來喝了一瓶礦泉水,忽然就産生了一個荒淫的念

頭,我就赤裸著身子來到小雅的門前,想象著小雅躺在床上的樣子繼續套動自己

的陰莖,直到想象的腦細胞用盡了才射出來,直射得我兩腿發軟。

第二天,小雅進來的時候我還沒起床,身上就穿了條短褲,往常也有這樣的

時候,可今天我心�有鬼就拉了一條毛巾被蓋在身上,這時我才驚訝地發現小雅

竟然穿了我買給她的那條熱褲,終於看見了她圓潤白玉似的大腿,以及在熱褲中

更加明顯的挺翹的屁股。

天哪,這皮膚真是太細膩了,真不敢相信小雅是個普通農家的女孩,怎麼會

養出這麼嬌嫩的尤物出來呢,對她母親的敬意油然而升。正在胡思亂想,就聽小

雅叫了起來。

「老闆,快來看,南山鋁業漲停了!哎呀!創興置業也漲停了。」

說著就像是小女孩碰到喜事時的樣子,拍著手,蹦跳著,高興得好像是她自

己發財了似的,看著她高興的樣子我心�竟然感動起來,起身趴在她邊上看著大

盤說道:「小雅,這個月給你發獎金。」

小雅看了我一眼,就紅了臉說「老闆,又不是我的功勞。」我這時才注意到

自己隻穿著一條短褲。

「我們是一個公司的,賺了錢自然要發獎金了。」

小雅聽我這樣說就沒出聲。我想若是她知道那兩隻股票我吃進了多少,今天

一天賺了多少錢的話,不知她有什麼樣的表情呢。

一天,我一進門就見小雅在擺弄著電腦的攝像頭,看見我回來就對我說。

「老闆,這攝像頭照出來的照片怎麼很不清楚呢。」

我走過去看了一下,就見兩張黑乎乎的照片,是她的兩張頭像,便說:「這

玩意就這樣,你把窗簾拉開就會好一點,你可以用數碼相機照嘛。」

小雅不好意思地說:「我是照著玩的。」她穿著那條被我射過精液的裙子,

上身穿著一件小背心,兩個奶子的形狀在我的心�越來越清晰了。

我說:「小雅,今天你買菜了嗎。」

小雅看著我說:「冰箱�還有呢。」

我說:「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我要爲你慶賀一下。」

小雅似不信道:「我怎麼不知道今天有什麼特殊的。」

我就把一個信封交給她。

「怎麼這麼多錢。」

「今天你已經轉正了,這是你下個月的工資,其中的一千元是你努力工作的

獎金。」我說完就進了衛生間,留下小雅愣怔在那�。

晚上小雅果真炒了幾個菜,來叫我吃飯的時候,她腰間圍著小圍裙有說不出

的可愛,我真想抱著好好親親她。

我和小雅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一對夫妻,我拿出一瓶

五糧液,給小雅倒了一小杯,小雅就說:「我不會喝白酒。」

我可沒有想把她灌醉再上她的想法,我對這種搞女人的方式持反對的態度,

因爲這與強奸差不多,畢竟我又不是強奸犯。

「你就意思一下,陪陪我嘛。」

最後小雅還是把那杯酒喝完了,用手在嘴邊扇著涼風,咋著小嘴說:「辣死

了。」不一會小臉就紅撲撲的,異常地嬌媚,看得我蠢蠢欲動。

吃過飯,我和小雅坐在客廳�聊天,我躺在沙發上,頭有點暈乎乎的,剛才

那瓶五糧液幾乎讓我一個人喝完了。

小雅說:「老闆,這附近哪�有郵局。」

我說:「你要寄東西嗎?」

小雅道:「我想給家�寄點錢。」

我笑道:「你家�還靠你這點錢,你自己存著吧。」

小雅不出聲了,我擡頭一看,見她咬著嘴唇像要哭的樣子,就說:「你家�

出事了嗎?」小雅搖搖頭。

過了一會兒才說道:「我家�要條件好的話,我也不會出來打工了,我還想

上學呢。」

「你家�都有什麼人。」

「我爸我媽還有兩個哥哥一個妹妹。」

「你們那�不計劃生育嗎?」小雅看了我一眼又不出聲了。

「你家�人都做什麼的。」

「種西瓜呀!」

「那西瓜可以賣錢嘛。」

半天小雅才說:「也賣不了幾個錢,兩個哥哥結婚家�就借了不少錢。前天

我打電話回家,聽說今年的西瓜種的人太多,根本賣不出去,價錢賤的很。」

其實這些不用小雅說我也知道,前些年種西瓜賺錢,大家就紅了眼,一窩蜂

全種西瓜去了,西瓜的價錢就直線下落,聽說有個種西瓜的因賣不出去,看著西

瓜爛在地�就上吊自殺了。

想著不禁對眼前的女孩産生了深深的同情。真想抱抱她呀!同情之心並不能

減輕我對她的強烈慾望她呀!隻是多了幾分柔情。這一夜,我調出電腦�小雅的

模糊照片,在上面射滿了精液。

我平時在生活中非常懶惰,有老婆的時候,衣服從來都是老婆給洗幹淨了放

在衣櫥�,我隻管拿出來穿,髒了就扔在衛生間的洗衣機�,離婚以後我就把衣

服送到樓下的幹洗店�洗,每次都是一大堆,至於內褲是不能送到幹洗店�的,

我也有辦法,一次買十幾條,髒了就先放著,直到沒有換的了才一次性的一頓狂

洗,這樣就又可以混好一陣。

小雅來了以後,我就不好意思把髒內褲扔在衛生間,有時藏在床底下,有時

扔在某個角落�,時間長了自己都想不起來。這天走進衛生間,一看,晾衣架上

掛滿了我的內褲,足有二三十條,想想自己有這麼多內褲嗎?不用說是小雅的傑

作,不禁一陣臉紅,躲在衛生間�不好意思出來,直到小雅喊吃飯,才不得不出

來。

「小雅,那個……以後我自己……」小雅低頭吃飯,也不看我。

「我今天收拾房子了。」說完直到吃完飯誰也沒再說話。

等到小雅準備上樓睡覺的時候,她看著我說:「老闆,我把整理的資料傳到

你的文件夾�了。」說完就快速離開了。

我就覺得小雅的神情語氣都不對勁,等她的腳步聲一消失,就趕緊打開我的

資料夾,竟然是小雅給我的一封信。我的心急促地跳起來,一目十行地看著。

老闆,我真的不知怎麼辦才好,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心�很難受,可我

又不能和你做那種事情,我以後還要結婚呢,可我也不想看你那樣難受,我想過

離開這�,可你對我這麼好,我也捨不得啊,再說離開這�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怎

樣。

如果那天你不招聘我的話,說不準我就跟同鄉去歌舞廳坐台了,那時我口袋

�隻有二十塊錢了,我幾乎都絕望了,是你救了我,我心�好感激你呢,我一點

也不怪你對我這樣。

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我已經決定了,我想讓你舒服,你再也不要自己……今

天是我十九歲的生日,可到現在你都沒祝我生日快樂,我很傷心。還有,我早就

發現你藏的內褲了,可一直不好意思洗,今天我全洗幹淨了,以後不許你不講衛

生。今天夜�我不鎖門……

我點上一支煙,手有點微微地顫抖。樸實的語言就像人一樣,映照出我糜爛

生活的每一個環節,女人就是給人肏的。這是我一貫的看法,也不想掩飾,至於

肏哪個女人或者這個女人被誰肏,自有上帝的安排,現在上帝安排了這個女孩給

我,難道我要逆天行事嗎?不!這有違我的做人原則,如果我因爲廉價的男女道

德和幾分同情就放過小雅,那我就不是我了,反而會迷失了自己,再說,就像小

雅自己信中所說,那天如果我不招她到這�,這會兒不定坐在夜總會�等著哪個

不知名的顧客呢。我終於下了決心,我要肏她,然後愛她。

十九歲生日的那晚佔有她的肉體,她肯定已經準備好了,已經洗了澡,就等著向

我奉獻自己的第一次。

我就站在那�,在她的注視下,脫下自己的衣服,當脫下內褲露出堅挺的陰

莖時她還是羞得閉上了眼睛,薄薄的毛巾被下一陣上下起伏,暴露了她慌亂的心

情。我輕輕地揭起毛巾被,少女凸凹有緻的嬌軀就整個落在我的眼�,那成熟的

肉體散發出的熱力,烘烤得我渾身發燙。

小雅的上身穿著短短的小背心,露出大片雪白的小腹,下體居然穿著眼下早

已絕跡的四角內褲,褲腿寬松,可以看見大腿盡頭催人慾望的陰影。

兩條修長的美腿並沒有緊緊合著,隻是那樣隨意地擺放著。惟有起伏的酥胸

和喘息證明她的激動或恐懼。我拿起她一隻似鋼琴家般的纖手放在我堅硬火熱的

陰莖上。

「小雅,別怕,握住它,這是我給你的十九歲生日禮物,你喜歡嗎?」

小雅呻吟了一聲,顫抖的小手握住了我的陰莖,這個動作在我的腦子�出現

過幾百次了,現在終於在我的眼皮地下發生了。上帝呀!如果你是有靈的,我便

信你,做你忠實的信徒。

我知道這個時候禱告會被假正經們怒斥,可我相信上帝是喜歡的,因爲我正

品嘗著它賜予人類的精神鴉片。

「小雅,手動一動,這樣,對,就這樣。」

小雅羞紅著臉,生澀地套動著我的陰莖,我一隻手輕柔地在她平滑的小腹上

撫摸著,引來腹肌的陣陣顫抖。

順著小腹我的手從小背心下面慢慢伸進去,在觸到她乳房邊緣的時候,小雅

的另一隻手試圖保護自己的乳房,我知道這是所有少女下意識的動作,所以並不

理會,一下就抓住了那富有彈性的一團柔膩,手心�也感覺到了那粒小小的凸起。

小雅嘴�呻吟很輕很自然,隨著我揉捏的輕重忽高忽低。

在兩隻年輕的乳房上愛撫了一陣之後,我沒發出任何警告就將小雅的內褲拉

到了大腿上,小雅驚叫一聲,雙手捂住了陰戶所在,丟下我的陰莖在憤怒地跳動

著。

「小雅,你不是想讓我舒服嗎?來聽話。」

我輕輕拿起她一隻手繼續放在陰莖上,然後就抓著她另一隻手在她陰戶上輕

輕揉動,小雅似乎突然發現這個動作不對勁,就輕呼一聲將手縮了回去,丟下自

己的小陰戶不管了。不等她反應過來,我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腿心�,被小雅緊

緊地夾住。

「小雅,別停下,你弄著我才舒服,再快一點。」

說著我的一根手指就在小雅的陰縫中慢慢滑動,最後在女性那最敏感處輕輕

揉著,揉得小雅放鬆了緊夾的雙腿,揉得她嘴�發出誘人的嬌吟,握住陰莖的手

也乎掌握了要領一直不停地套動著。我覺得自己有了射精的沖動,便將小雅的內

褲脫了下來,然後將她的小背心推了上去,兩隻椒乳就如我的想象一樣飽滿而又

大小適中,正是年輕少女擁有的驕傲。

我慢慢地坐在床上,將下體朝向小雅的頭,便於她繼續套弄我的陰莖,自己

就從她的小腹上舔起漸漸來到那稀疏的毛毛上,留下一些唾液後就伸進了那迷人

的小縫中。小雅再次想夾緊雙腿,被我阻止住了,隻得扭動嬌臀想擺脫舌頭的戲

弄。

「不要舔了……你要我吧……」

我感覺那妙處已經夠濕潤了,而自己的射意也更濃了。

「小雅,再快一點,我要射的時候再插進去,你就不會太痛了。」

小雅一邊加快了套動的節奏,一邊嬌喘道:「下面……墊東西……」

我隨手撈過一件襯衣墊在小雅的小屁股下面,將她的兩條腿曲起打開,又在

兩片嫩紅的花瓣上舔了幾下,就掙開她握陰莖的手,伏在她的兩腿之間,將就要

爆發的陰莖在小縫隙�滑動幾下,然後就對準那小小的孔,使勁一戳就將龜頭沒

進了陰道。

「痛死了……」小雅驚叫著想坐起身來。

我抱住她的屁股往自己小腹一送,就聽小雅一聲淒厲的慘叫,在她的慘叫中

我痛快淋漓地在她的深處猛烈地噴射著,鮮血染紅了我的陰莖……

已經是二零零九年了,我和小雅仍相親相愛著,我們每個星期都要肏她三四

次。

如果少了她還不願意呢……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