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女警察鄰居

偶遇女警察鄰居

第一章

微微的輕風夾帶著春天泥土的芬芳吹著我的臉頰,我貪婪地吸吮著。

4月的沈陽下了今年的第一場雨,坐在陽台上,看著小區內濕漉漉的路面,

真是愜意啊!

「媽的!也不知抽到哪門子邪風了,今天去上網還管我要身份證,我沒帶,

說能不將就一下,那網管楞是沒讓我上!」室友小磕巴一進屋就開始抱怨起來。

「呵呵,然後你就回來拉,沒去別的地方看看嗎?」我看著他惱火的樣兒忍

不住地笑。

「可不去了麼!可都這樣啊!」

「噢?有這事,怎麼突然嚴起來了呢?」

「嘿,據說是奧運會鬧的呢!現在警察都忙了起來。我估計你這小色狼也要

受到煎熬了!」小磕巴壞壞地說。

我一直都沒處女朋友,而想發洩的時候就去逛洗浴找小妹,回來就和他說我

的豔遇經過,小磕巴每次都聽得非常羨慕,可卻還故做清高,因爲他有老婆,所

以有色心沒色膽,要被他老婆發現,他可有的受了!

「不會吧!你消息準嗎?」

「我也是聽出租車的司機說的,說現在沈陽的賓館和洗浴中心都沒有特殊服

務了,天天晚上2點之前就關門了,有的還幹脆閉門裝修了!」

「我靠,有這事!那還不趕緊行動!」說完,我從沙發上抓了一件外套就往

出沖,走到門口,隻聽見小磕巴問我幹嗎去,我也沒理會,含糊地答了他一句,

就出來了。

下樓趕緊打了一輛車,直奔北行的大世界舞廳,在車上我就尋思,奧運會快

來了,必然的這座城市得有所行動了,看來從現在到奧運會之後的一段時間,沈

陽都要進入「紅色警戒」時期了,那現在要抓緊時間玩玩了,要過幾天真正進入

戒備時期就沒的玩了,那豈不是要憋壞了!

「去跳舞嗎?呵呵。」司機轉過頭來說話。

「哦,是的!對了,師傅,你聽說最近要嚴打了嗎?」我突然想到小磕巴說

的了,就向司機師傅打聽了起來。

「嗯,據說是吧,上頭好像要下文件了,過幾天才真正開始吧,不過兄弟還

是小心點好啊!」想不到師傅還挺熱心的,對我好心相勸。

「嗯,呵呵,原來是這樣啊!謝謝了」

我尋思到了地方先看情況再說,不一會就到了北行的大世界舞廳。  我之前沒來過這爽過,倒是在外面那打過檯球,才知道的。這是我第二次來

這種地方,第一次去舞廳是房産超市那的鄉情大舞廳,還是朋友介紹的。他向我

介紹舞廳的種種好處,令上習慣洗浴中心的我開始蠢蠢欲動起來。我還記得上次

去的時候,在外面買了張3塊錢的門票,就進去了。

�面很黑,剛進去眼睛還不是很適應,隻看到前面的舞池上有幾對男女,還

有的是兩個女的在跳舞,舞蹈是那種標準的交際舞。

我就徑直朝最�面走去,正想把這舞廳的結構看清的時候,突然,一個女的

把我抱住了,用她的奶子使勁地壓我的胸。還不知道情況的我被嚇了一跳,急忙

說:「額……我不跳,我不跳!」

她把我抱得更緊了,我怎麼能受得了她這番騷樣子。俗話說:水清則無魚,

人賤則無敵。我今天是敗在這騷娘們身上了,就摟著她跳啊跳的,跳了一會,我

就要摸她,但她那天是月經期,還戴著護墊呢!也沒好往�摸,隻給她按摩了會

陰蒂,把她摸得直用舌頭舔我的耳朵和脖子,媽的……可真夠騷的了。

跳完後,給10快錢走人,不但便宜還很爽,於是自那次起,我決定轉移到

舞廳�混了。

話說回來,進入大世界舞廳,上了二樓,發現這有賣票的,就買了一張,穿

過檯球室,來到了3樓的舞廳,方才發現�面可以用「人山人海」這個我多年沒

用過的成語來形容了!

人真的很多,靠門口還站著4、5個女的,長得都挺漂亮的,穿的也都很性

感,其中有兩個還穿著短裙。

邊想著這次一定弄個穿裙子的舞伴來爽爽,邊往�面走。最外面的是一個大

舞池,這�的燈光還算看得清楚。我就沿著靠牆的位置往�走,邊上站著的很多

還沒有舞伴的女人,大約是在等男舞客來邀她們。

我這樣走著,她們都朝我看過來,一時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這些人中,什

麼樣的人都有,有戴著眼鏡的樣子還算清秀的,估計是在校大學生;還有40多

歲的老女人,妝化得很是妖豔;還有28,29那樣的小媳婦,有個大概30多

歲的長得有點對不起淫民的一直盯著我看,我覺得她好像要上來纏著我,突然想

起上次的經曆,我就趕緊加快腳步,繼續往�面比較黑的地方前行。

走著走著,感覺這個舞廳特別大,像是一個廣場似的,而越是往�走,�面

也越黑,人也越多,我適應了下眼睛的黑暗,終於看到了最�面的牆壁,旁邊有

一些休息的座位,上面都坐滿了人。

我還看到了一個女的在那好像是睡著了,要麼就是吸了大麻什麼的,懶懶地

躺在那,穿著綠色的短裙,也沒有顧忌地劈著大腿,我看到了她白色的小內褲!

我又往旁邊跳舞的人群�看了看,這邊跳舞的就沒有那麼正式了,幾乎都緊

緊地抱在一起,男的要麼在摸著女人的屁股,要麼在和女人打著KISS,人挨

人,人擠人,不一會我就開始大汗淋漓,真的是太熱了。

我剛把襯衫解開兩個扣,想透口風,就看到前方視線中一個小女人,張開著

雙臂,要我抱抱。本想躲開她,尋思自己物色個穿裙子的性感寶貝好好寵一把,

誰知往後一退,碰到了另一對纏綿在一起的狗男女,周圍又沒有地方,隻好就這

樣被她抱著!

「跳跳唄!」她軟綿綿地說,往我身上一癱。

我順手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絨狀的布料!是裙子!

我開始樂起來,剛才光線太暗,沒看清她穿什麼,這會尋思就她了!而且她

長的也蠻小巧的,應該挺有女人味的!

「啊……那個……我不會跳啊!」我這樣說著。

「你不會啊,那沒事,那咱倆去最�面吧,去那跳!」說著,拉著我的手,

穿過擁擠的人群就來到了最�面。

我看了下,這是一個角落的地方,靠牆的位置有一排暖氣,這地方應該是打

炮的好地方!心�一陣暗爽,心想,這下可以盡情放鬆地玩了!

「額,你坐在暖氣上吧!」

「坐這嗎?」我開始坐上去。把兩腿劈開了點,好讓她靠進來,這樣我就可

以好好地和她抱在一起了!

「嗯,對!你就這樣呆著吧!」她說完,就把身體朝前頂了一下,她的腿很

快就碰到了我的JJ了。

我上下一看,這位置實在是太適合不過了,向上可以夠到她咪咪,向下也方

便摸她的小妹妹,稍微往前伸一下,還能抱住她的小屁屁,看著她穿著那性感的

短裙,我很快控制不住,想伸到底下摸摸。

「摸摸吧?」我饑渴似的對她說。

「嗯!摸吧!」

經她「同意」之後,我就趕緊把她裙子掀開,要拉開她的內褲,剛要把手伸

進去,她就拿手抓住了我的手,說:「你咋這麼急呢?一開始就要摸下面,先從

上面摸呀!」

「啊……呵呵,爽嘛!」她給我弄得不好意思了。

「呵呵,你想爽啊,想幹事啊?」她靦腆地說了一句,說完雙手摟住了我的

脖子……

第二章

「呵呵,來,先摸下!」我說。

她從我懷中站起來,她上身穿的是黑色的抹胸,連個吊帶都沒有,所以往下

一拉,兩個咪咪就跳出來了!穿得少就是方便啊。我邊想著邊把手握了上去,好

柔軟的感覺,感覺她的咪咪不是很大,卻很挺很彈性!我就這樣劃著圓圈來回地

給她按摩乳房。

「啊……」她輕輕地喘息著,腦袋很自然地擡了起來。這時那邊公共舞池上

的一點微弱的燈光閃到了她的臉上,讓我稍微看清了她的模樣!忽然感覺這張臉

很面熟。

我在哪�見過呢?我到底在哪�見過她呢?我的腦袋這時飛快地向外翻出一

個個畫面,試圖通過一段段模糊的記憶碎片來拼湊出眼前這個完整的形象!

啊!忽然想起每天早上上班時偶爾會遇到的那個倩麗的背影!記得她大多數

穿著一身警服,頭發很幹淨大方地綁起來,對,她就是住在我對面樓的一位女警

察!

那她來這地方幹什麼?

想起剛才來舞廳時出租車師傅的勸告,不禁虛汗淋漓!不會吧,她不會是到

這地方臥底的吧?想想趁這奧運抓幾個典型又不是什麼不可能,那我現在豈不是

虎口邊上的綿羊?看來難逃一險啊!想到這,忽然意識到我那兩隻賤手此刻還抓

著那位女警察的奶子!這下真是耗子給貓當三陪了,撞到槍眼上了!

我稍微控制住自己驚慌失措的情緒,停止住了兩隻手的運動,想著我下一步

的行動應該怎麼做!

「怎麼回事?怎麼忽然停下來了?」女警察似乎察覺到了某種不對勁,問了

我一句……

第三章

被她這麼一問,我就懵住了,倒不知如何做答,也不知該怎麼行動,但轉念

一想,萬一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呢?說她是臥底可完全是我的猜測,並不代表事

實,如果事實另有一番滋味,那我豈不是虛驚一場,於是,我開始打聽起她的來

路,想從她口中知道些事情。

「哦,沒什麼,JJ硬了,頂著褲子難受,呵呵……」我說。

「呵呵……」她笑了笑。

「對了,家是什麼地方的啊?」

「和平區的。」

看來她說的是實話,因爲我也在和平區,而她就住在我家對面,當然也是!

我估計雖然在一個小區住,但她卻沒對我有印象,因爲每次看到她都是看她的背

影!

「哦,呵呵,我看你長得挺漂亮的,人也很有氣質,怎麼到這種地方來呢?

額……我可能問的比較直接……」

「呵呵,是嗎?現在比較缺錢,這�不來得快嗎!」看來我的贊美還是有效

的,她很輕松地說出這些,我看倒不像是假話。這時我也稍稍鬆了口氣。

「哦,這樣啊,那缺錢的話就吱聲唄,看我能不資助你點!」

「呵呵,好啊!」估計她知道我說的是玩笑,也沒當真。

「額,那能問下,你用錢做什麼嗎?」我試探性地問。

「額……不是我用,是我家�人要用……」

她似乎是很不願意提起,我也就沒再問下去,但已經猜到八成了!從她的表

情和情緒,我想一定是爸爸或者媽媽病重了,但僅憑那點收入又支付不了高昂的

醫藥費,所以迫不得已才到這種地方當陪舞。

這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現在想想,剛才的那些想法真是荒唐可笑。我

怎麼這麼笨呢?人家是有難與此,而我卻有那麼齷齪的想法,我不禁開始同情起

她來了,爲什麼一個瘦小的女人就應該承受這麼大的負擔?

「哎,想什麼哪?我看你怎麼總是精神恍惚,在那神遊哪?」她說。

「呵呵,沒事,摸摸下邊吧?」

「嗯,摸吧……」

我把她裙子掀開,隔著絲襪和內褲摸了上去,兩根手指就在她下面陰阜隆起

的地方滑了一下,很柔軟的感覺,可以感覺到她的小妹妹很豐滿!

那種朦朧的感覺好極了!這使我迫不及待地想把手伸進去,盡情地享受個痛

快。於是拉開她的絲襪和內褲,起先是感覺到了很多的毛毛,我就用手拽著她的

毛毛。

「你毛好多啊?」我說。

「嗯,喜歡嗎?」

「嗯,喜歡!我喜歡毛多的!」

手指繼續向下探,不一會兒就摸到了一條濕滑的肉片。我知道那是她的小陰

唇。

「已經濕了啊?」我說。

「呵呵,廢話,剛才讓你摸了那麼長時間,能不濕嗎?」

「呵呵!」我發現她說話比較喜歡用命令或者比較強硬的語調,大概是總和

犯罪分子在一起的緣故吧,關於她這點,直到現在我才有點後知後覺。

第四章

接著上面說,我把食指繼續往�伸,而手掌幾乎扣在了她的BB上,用指尖

在陰道口附近沾了些許的淫水,這淫水又粘又滑,感覺和蛋清的觸覺差不多。就

順著這股潤滑來回地穿梭於她的兩片小陰唇之間,往上一點就摸到了像筋狀的一

根隆起。

「啊……」她叫了一聲,身體也本能地往後稍稍退了退。

「剛才摸到陰蒂了吧?」

「是啊,有點受不了那感覺!」她撒嬌似地說。

「被摸這最爽了吧?」我明知故問。

「嗯,那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了!」

嘴上和她聊天的時候,我的手已經進一步地向前遊走,摸到了一塊軟軟的嫩

肉,我輕輕向上一壓,中指就擠進這「肉堆」�了。

呵呵,我把手指插進去了,感覺�面已經是濕得一塌糊塗了!

由於水多潤滑的作用,所以很順利地就開始抽插,感覺在插的時候,是我的

手在擠她陰道壁上的肉,而抽的時候,卻是她的陰道將我的手指吐出來似的,很

是過癮,我知道這是B緊的緣故!

「啊,嗯,啊……」隨著我的一進一出,她開始有節奏地呻吟起來,並且均

勻地喘著粗氣。

我覺得這樣還不是很過癮,於是便邊用另一隻手掰著她的大腿,邊跟她說:

「來,你把腿劈開點!」

她很聽話地照做了,兩腳分開站著,這樣我的手指就進得更深了,同時我也

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她的呼吸也變得更喘了!

「哇,你下邊真緊啊?」我說。

「嗯,呵呵,緊吧!」

大約玩了一分多鍾,我覺得還是不過癮,於是就用兩隻腿把她的兩隻大腿夾

住,這樣她的兩腿就並在一起了。

她似乎也知道我想幹什麼,於是很配合地把兩腿夾得更緊了,她的BB這時

就緊緊地包圍著我的手指。

這樣又插了大約半分鍾,想到曾經叱吒警場的女警官,此刻居然倒在我的懷

中,而且此刻我的手指居然進入了她的身體,這真是有點不可思議,這要是換了

剛開始,鬼才信我會做出這種事來!

因爲她畢竟是警察,而整個舞廳來說,恐怕隻有我和她本人知道她的真實身

份,而如果我要不和她住一個小區,天天看她上下班,我亦不會知道她是警察。

所以在她沒說自己的遭遇之前,我就對她有些怕怕,是那種敬畏的心理,而當她

說出自己的苦衷之後,反而使我心理卸下了那層包袱。但無論如何,不管我是對

她有點害怕,還是把她當做平常人,她在穿上警察制服之後,依然是一名女警官

呀!

「哎呀……」她叫了一聲之後,身體就往後退,這樣一來,我的手指也從她

的身體�滑了出來。

「怎麼了?」我問。

「額,有點不得勁……」她說。

「哦,是不是弄疼了啊?」

「嗯……有點!你把手拿出來吧,我給你拿紙擦擦。」她說完,就拿下挎在

肩上的小包,在�面找起來。而我的另一隻手也不閑著,繞到後面去捏著她的屁

股。

「給!擦擦吧,你手上都是濕的。」

我接過手紙,慢慢地擦著,但擦幹之後反而好像由於淫水的水分蒸發而使手

指變得更粘,我下意識地把手指湊進鼻子前聞了聞,有點清淡的味道。這就是她

的體味!

「哎,幹嗎呢?」她不好意思地向我瞪著白眼。

「好聞,呵呵!」我也感覺此刻自己有點猥褻的感覺。想著她要我擦幹淨,

擺明著就是不讓我摸了嘛,我現在下面都已經快一柱擎天了,如何受得了啊?

「額……再摸摸吧?」我央求似地說。

「哎呀,別摸了,我下邊有點不得勁!」她似乎是真的不願意了。

「那我不進去了,我在外面摸,就摸一會……」我想不進去摸,那給你按摩

陰蒂還不行麼?

「那好吧。」她終於又同意了!

「對了,你想摸我不?」我感覺下邊憋得難受,又想讓她的小手來幫我按摩

下。

「摸!」聽到我說這,她好像頓時來了精神,說話也變得言簡意賅!

第五章

「等下哦,我把褲子解開。」我邊和她說,邊從暖氣上站起來。

「額,好了!」我把褲帶解開後,對她說。

這時有另一對男女也跑到暖氣這邊來了,男的在我的右手邊坐下,我們離得

很近,大約隻隔著一個人的距離。

我把頭扭過去,仔細地看了看,隻見那女的上身穿一個白色T恤,男的把她

的上衣撩上去,在摸她的咪咪!我又往我的左手邊看去,看到兩個人已經纏綿上

了!看來現在舞廳�一片淫亂啊!到處是淫水與精液的味道!

正這麼想著,忽然JJ上有感覺,原來她已經把手伸進到我褲子�去了。

她用手很快地擼著我陰莖上的包皮,而手背上的骨頭壓著我的小腹,頓時感

覺那�很疼。她擼我的陰莖的時候,很是粗暴,感覺像是要把我吃了似的,心想

她是想要了吧?才性子這麼急!

「額,你摸摸上面龜頭那�!」我邊摸著她的屁股,邊告訴她。

「這嗎?」她用大拇指的指肚在我的龜頭上來回地劃著,頓時讓我覺得很是

刺激。

「嗯,對,摸那�爽啊!」我說。

「咦,咋感覺這麼勒疼呢?你是不褲子沒解開啊?」她問道。

「不是吧?我解開了啊!哦!是拉鏈沒拉開!」我低頭看了看。

「快把褲子全解開吧!」她好像等不及了。

「嗯,你等等,我說的嘛,剛才怎麼不得勁。」我把拉鏈什麼的都拉開了,

褲子也往下拽了拽,把JJ從內褲�完全地掏了出來,這樣她摸著也好摸了!

「我也摸摸你?」這會隻顧著讓她摸了,卻忘了去摸她了。

「嗯,摸吧!」這會她的語氣不像剛才的那麼不情願了,好像還非常樂意。

心想,剛才是她摸我使她摸得性奮了吧?

右手這時已經伸進她的內褲�了,依然在那條肉縫中間蘸了一點淫水,由於

潤滑的作用,現在她的兩片小陰唇濕滑得不得了,很有感覺。

我來回地流連了兩三次,就跑到上面陰蒂這邊來了,摸到底下露出小頭的部

位,大概是陰蒂頭,她就很大聲地「啊」了一聲。

看來這對她刺激很是強烈,連在我右邊的那一對抱在一起的狗男女都向我這

邊看來,弄得我一時不好意思起來。

好在不一會他們又各顧各地「忙乎」上了,我也就繼續給她刺激那�。

這會,她的陰蒂已經完全勃起了!整個像一根「大筋」似地躺在她的陰部上

面,我來回地在這根筋上面遊走,她也「啊,啊……」地叫起來。

不過,相比我把手指插進她的BB�去,這次她叫得更大聲了!喘息聲也沒

有上次那麼有規律。

大約弄了十多次,她就開始把腿並了起來,兩隻手也抱我抱得更緊了,整個

身體就癱在我的懷�,同時她也開始加快了對我的套弄。

「摸這�是不很爽啊?」我說。

「嗯……嗯……」她喘著粗氣。

「摸這�你是什麼感覺啊?」我問。

「我有點想……尿尿……」

「是不是快高潮了呀?」我趕緊問。

「沒呢!」

「啊……」大家可能以爲這句是她喊的,但卻是我!呵呵……

「啊,我快射了!」剛才聽到她說她想尿尿,突然一陣壞壞的想法,然後就

控制不住了,想射了!

「啊,這麼快啊,等下,你別動,我給你壓著,你往下面使勁。」說著,她

用手把我的陰莖往下壓,身體也離得稍微遠了點,好不讓精液射到她的衣服上。

「等會啊,我給你拿紙擦擦!你怎麼這麼快?是不是緊張了?」她邊說著,

邊去掏她包�的面巾紙。

我有點不好意思了,這次確實太快了,「嗯,有點吧,這�的人太多,我有

點不大習慣!」

這是確實的事情啊,雖然是黑燈舞會,但還是避免不了有一點緊張。我拿著

她遞給我的紙擦著JJ和手指,這時擡頭看了看旁邊,忽然看見右手邊上的那個

女的在朝我這邊看來,而我的JJ此刻還暴露在外面。忽然覺得有點臉紅,就趕

快擦了擦,就穿上了褲子。

第六章

「一會去衛生間洗洗吧?」她說。

「嗯。」我答應了一聲,又和她抱了一會兒,就拉著手往外走,中途給了她

30塊錢,就各自去了衛生間,洗完出來,打車走人。

回來之後,在我家小區大門對面的超市門口站了3個多小時,這才發現做警

察真的不容易啊,蹲點實在是累人的活,在我消滅掉3瓶可樂、一個漢堡和若幹

燒烤串之後,正準備回家放棄的時候,忽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沒錯,就是那個女警察,她大概是剛下班回來。看見她之後,我跟了上去。

隻見她下身穿著牛仔褲,上身披著個外套,已經和在舞廳�時不一樣的了。

她看上去好像有點累,她沖我家那樓前面的那棟第2單元走了進去。呵呵,

原來她住在這�!

以前雖也看到過她,不過倒沒有注意到她的確切位置,而我家正好是後面樓

的3單元,看來位置還是絕佳的!聰明的朋友這時一定會知道我想幹什麼了!

我繼續跟了上去,這時心�直撲撲地跳!畢竟我跟的是警察啊,還是很警覺

的,萬一要發現我就肯定壞事了啊!我給自己壯了壯膽子,靜悄悄地上著樓梯,

在我上到2樓的時候,她突然停下來了。

她這時大概在3樓的位置。我頓時木在那了——不會吧?她發現了?

我這麼想著,忽然聽見一陣敲門聲。啊!嚇死我了!原來她到家了!她家就

住在3樓!

不一會,就聽見開門聲,好像是另一個女的在說話:「呀,怎麼才回來啊?

我還以爲你怎麼了!」

「沒有啊,加班了!呵呵……」女警察的聲音。

「快進來吧!」一聲關門聲。

我在那一動不敢動,屏住呼吸聽著她倆的談話,猜想應該這家就住這麼兩個

人,那個可能是她的室友,這一片小區合租房子的還是很多的。而我家正好在對

面3單元的4樓,嘿嘿,可以居高臨下了哦!

我再次躡手躡腳地走了下去,出了單元直往家�面跑。進門時,小磕巴來一

句:「我靠你個大爺,你上哪瘋去了?一下午都不見人影!」

「哎,等會跟你細說!對了!你的那個DV呢?」

「在我房間�啊……你要幹嗎?」

「快拿來,有好事了!」我眉飛色舞地跟他說。

「真的嗎?等下!」小磕巴似乎是被我的表情吸引了,忙跑去拿。

我接過DV,把焦距調到最大,用特寫的那種鏡頭搜尋著對面的3樓窗戶,

看到有一個窗戶那,那個女警察正在脫著牛仔褲,我心一下就「砰砰」地跳。以

前也沒做過這種「偷看」的事情,沒想到還真刺激啊!

這時小磕巴也湊了過來,「這是誰呀?」

「警察!」

「媽呀!真的?女警?」

「嗯!」我擡頭看了看對面,發現這時對面5樓的一個男的在陽台上望風,

忙跟小磕巴說了聲,「哎,快把燈關了!」

不一會,房間�就是一片黑暗,對面的人也不能看到我們在做什麼了。這時

隻看到對面那個女警察的房間�,另一個人好像去了廚房那邊,而女警察就繼續

脫著衣服,最後隻剩下了胸罩和內褲,都是白色的,和我在舞廳看到的那種很暴

露的不同,大概是換了裝。然後就看到她好像往衛生間那邊去了!

我和小磕巴就這樣等著她們再次出現在視線�。

「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小磕巴摸不著頭腦。

「你知道我下午去哪了嗎,去了……」

我就把下午的事情一五一十地給他說了一遍……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