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小媽度難關

幫助小媽度難關

黃昏。

夕陽斜斜的射在那依然嶄新的塑鋼窗欞上,霞光透過明亮的玻璃,染紅了那粉色蘭花的窗簾。樹影在窗簾上來來回回的擺動、搖曳,時而朦朧,時而清晰,又時而疏落,時而濃密,像一張張活動而變幻的圖案畫片。

我跪在二人床上,雙肩扛著兩條雪白的大腿,雞巴在陰道裡不停的抽插著,同時雙手揉搓著兩個饅頭大小的乳房,嘴裡不停地呼喚著:「小媽,我的好小媽。哦,哦,太舒服了。」

下面倒著的是一個白璧無瑕的少婦,兩隻細長的嫩手緊緊扣住我的雙肩,屁股一挺一挺迎合著。那兩道挺秀而濃密的眉毛微鎖著,長長的睫毛掩了半閉的眼睛。嘴裡有節奏的輕聲呻吟著:「俊臣……喲……喲……不是說好了……喲……弄這事時候……喲……不許……這樣叫……哎喲……」

我每次做愛稱呼她「小媽」的時候,她都不好意思的給我糾正。但是,她的的確確是父親的女人,並且和父親還有一個女兒——俊秀。現在,她是我的女人,可稱呼一年多的習慣改不了,仍然叫她「小媽」,即使是做愛,也這樣稱呼。也許這是一種刺激,我叫「小媽」格外的親熱。

十二年前,父親經過多年的拚搏,終於躋身在本市富人榜的行列,擁有十幾億的家產,辦公大樓富麗堂皇,成為本市一道亮麗的風景。公司裡有一千多的員工,收入平均在七千元左右,也是本市最好的單位,是很多大學畢業生,最理想的單位之一。

經王伯伯的推薦,一個漂亮的女孩,走進父親的辦公室。她叫李艷,那年剛好十八歲,因家境貧困上不起大學,出來做清潔工貼補家用。我還清楚的記得,她剛來的時候穿的是高中校服,雖然肥大,但仍然遮擋不住那發育良好的身材,還有那俊俏的臉龐。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她成為了父親的專職司機。

母親是個典型的醋罈子,哪怕是醜陋的女人在父親的身邊,也會引起她的嫉恨。當知道父親身邊多了個漂亮女孩的時候,當即就吵鬧起來。父親說:「吵什麼,我五十歲,她十八歲,和她爺爺差不多。」母親無話,但絲毫沒有放鬆警惕,終於在兩年後的一天,現了曖昧的場面。母親徹底被激怒了,像一頭母獅子。那天若不是父親攔著,恐怕李艷不死也要殘疾。後來,父親經受不住家裡的壓力,解僱了李艷,這事也就告一段落。多年過去了,誰也沒有再見過李艷,父親也從不提起,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哦,俊臣,快點啊。」小媽李艷每次高潮前,總是這樣呼喚。

我加大力度抽插,雙手緊緊的摟著那肥肥的屁股,舌頭在她嘴裡攪動著。隨著李艷嚎叫一聲,她娥眉緊蹙,如哭如泣,雖然臉部扭曲,但仍然是那麼漂亮可愛。就在同時,我的精子再也經不起誘惑,突突的射進那窄小的陰道裡。隨即,李艷停止的呼喊,我的雞巴也慢慢的軟下來,從裡面滑落出來。兩個人渾身是汗,倒在床上喘著粗氣,相擁著,享受這性愛後帶來的幸福。

「俊臣,我現在還心有餘悸,害怕我倆的事讓你媽知道。」李艷像只受過傷的小鳥,倒在我懷中,輕輕的說。

是的,她害怕極了,兩年前,我家人對她那頓暴打,仍然歷歷在目。

父親突然去世了,是心梗發作,享年六十歲,靈堂設在公司的禮堂,弔唁活動正常有序的進行著。誰也不曾想到,失蹤多年的李艷來了,令人矚目的是她身邊多了一個四五歲的女孩。這個小女孩有李艷的影子,但也有父親的影子,一看就是父親和她的孩子。後來得知,李艷經不起孩子的哀求,來看爸爸最後一眼。她倆的到來,打破了靈堂的寧靜。

母親再次像一頭發怒的母獅子,上來一把拉住李艷的秀髮,發出一陣滲人的吼聲。隨即,我兩個弟弟衝上來,拳打腳踢;我妻子和兩個弟妹衝上來,又抓又撓;我兒子和我兩個侄子衝上來,跳起來飛腳。一時間,靈堂變成戰場,耳光聲、拳打腳踢聲、李艷的哀嚎聲、還有孩子的哀求聲亂成一片。

弔唁的人們見要出人命了,連忙上來拉開我的家人。這時的李艷倒在地上,捂著臉,鮮血順著手指縫流著。有人把她攙扶起來,鼻子和嘴鮮血如注,白淨的臉上留有弟弟的腳印。她沒有哭泣,倔強的拉著孩子走到父親的遺像前,讓孩子跪下。孩子已經嚇壞了,怎麼也不肯跪下。她嚴厲的大聲吼道:「給你爸磕頭。」她們娘倆,沒有顧忌我家人在身後的叫罵聲,平靜的給父親敬禮。然後,她拉著孩子的手,頭也不回的走了。

「俊臣,你在想什麼呢?」李艷抬起頭,親吻著我,美麗的大眼睛看著我,問。

我從回憶中驚醒,看著這個和我一個屬性,卻比我小十二歲的小媽,心裡有無限的慚愧。那次,我家裡的人真是太殘暴了,對她太殘忍了。我笑笑,搖搖頭,把她抱緊,手在光滑的屁股上揉摸著,用我的溫柔安撫她受傷的心。

窗簾上的樹影變淡了,暮色卻逐漸加濃。李艷猛然起身,看著牆上的石英鐘。已經五點多了,怎麼一晃就五點多了呢?

「俊臣,快起來,俊秀要放學了。」李艷趕緊蹲在床上,拿著事先準備好的手巾擦拭著下體。

「喲,時間過的真快。」我也趕緊起來穿衣服。

「俊臣,你在客廳裡坐著,我去做飯。」李艷迅速穿上那件白底紅花的睡衣,跑步的去了廚房。

我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點燃一支香煙,煙霧裊裊,又陷入回憶中。

父親去世後,剛剛四十二歲的我,名正言順的當上了公司的董事長。我兩個弟弟很不爭氣,每天吃喝玩樂,公司的事不聞不問,每個月還要拿十萬元的工資。母親成天領著幾個老太太在家打麻將,我妻子和兩個弟媳熱衷於購買,兒子和兩個侄子正在唸書,這個公司好像是我一個人似的,每天都要從早忙到晚。還好,我繼承了父親勤勞的特點,再加上一點小聰明,工作起來還算得心應手。

可就在我忙於工作的時候,我家人背著我打了一場官司,是在母親率領下,和李艷打的官司。原來,自從那天把李艷暴打一頓後,母親這口惡氣還沒有出來,讓我兩個弟弟去查李艷的住處。真沒想到,一向游手好閒的弟弟,卻是偵探高手,只用了三天工夫,就查到父親生前給李艷買套公寓,還有一輛五十多萬的寶馬車。

母親知道了這個消息,暴跳如雷,把死去的父親臭罵一頓,然後帶著家人把李艷告上了法庭,目的很清楚,就是要回公寓和汽車。但是,公寓產權和汽車主人的名字是李艷,看起來這是一場打不贏的官司。可我弟弟有辦法,拿著錢上下買通,真是應了那句話:有錢能使鬼推磨。慢慢的,法院開始偏袒我家人了。

李艷的律師提出,孩子是父親的,有繼承權。可是,母親他們卻不承認。李艷的律師要求做親子鑒定。可父親已經下葬,我兩個弟弟又不肯出標本,再加上法院的偏袒,不支持親子鑒定,這事就不了了之。最後還是把公寓和車歸判給了我家,李艷淨身出戶。這場官司最大贏家是母親,最大的敗家是李艷。但是,落下一個笑柄,我家上下買通的錢,竟然能買兩套這樣的公寓還有兩輛寶馬車。但母親卻高興了,因為李艷窮了,並且還窮的一無所有。

據說,那天母親率領著全家人來到公寓,監督李艷。當時的李艷,連大氣都不敢出,只拿走幾件換洗的衣服。在要離開的時候,母親還一把搶走了李艷脖子上的項鏈。小弟弟那天很神氣,手幾乎都指到了李艷的鼻尖,大聲說:「操你媽的,以後別讓我看到你。假如再看到你,見一次打一次。」李艷不敢做聲,領著孩子走了,就此音訊皆無。

忽然,一陣開鎖聲打斷了我的回憶,接著,一張女孩子秀秀氣氣、文文靜靜的臉龐伸進來,白皙的臉上嵌著對烏黑的眼睛,簡直就是李艷的翻版。她看到我,展開了驚奇恬然的微笑:「咦,大哥哥來啦。什麼時候來的?也不事先通知我。」

她就是父親和李艷的女兒,俊秀。我站起來,笑瞇瞇的走過去,接過書包,掛在門口的牆上,然後一把抱起她,說:「放學啦,俊秀。大哥哥剛來還沒到十分鐘呢。」

「回來就纏著大哥哥,也不知羞。」李艷從廚房出來說著,然後狠狠的瞪我一眼,責怪我說謊,明明呆了一下午,好事都做了,可偏要欺騙孩子。然後,白皙的臉一紅,轉身又去了廚房。

「大哥哥今天給我帶什麼禮物了?」俊秀摟著我的脖子問。

我抱著俊秀在屋裡轉了一圈,然後走到沙發邊,把她扔在沙發上。俊秀一眼看到精緻的畫冊,高興的抱在懷裡笑起來:「還是大哥哥對我好。」

「俊臣,吃飯啦。」李艷在餐廳裡喊著,雖然是叫我的名字,但也是告訴俊秀也該吃飯啦。

夜很靜,我獨自倒在那張二人床上,順著窗戶上的玻璃,看著滿天的繁星。這是最難熬的時候,李艷要把俊秀哄睡了,才能過來陪我。我腦子裡,像電影一樣,演著去年那個烈日炎炎的夏天。

「俊臣,你找我?」王伯伯走進辦公室問。王伯伯是父親多年的老部下,辦事能力極強,對父親忠心耿耿,已經退休兩年,但身體依然硬朗,滿頭的白髮。

「是,王伯伯,我找你。」我很有禮貌的答應著,然後看著身邊的兩個辦事的員工,說:「你們先出去。」

「俊臣,有什麼要緊的事嗎?」王伯伯看著兩個員工出去後,坐在我對面,趴在老闆台上輕輕的問。

「王伯伯。」我拿起一支煙,連同打火機一起推到王伯伯的眼前,「你對李艷的事情怎麼看?」

「哦。」王伯伯點燃了香煙,看著我,「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這件事對她有些不公平。」我看了一眼王伯伯,「最起碼那孩子是爸爸的女兒。」

「哦,你的意思是……」王伯伯仍然探聽我的口氣。

「我想幫她。」我斬釘截鐵的說。

「哦。」王伯伯眼睛一亮,豁然站起來,隨即又暗淡下來,「俊臣,你不怕老太太知道?」

「我不想讓我媽知道,也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這也是我為什麼要和你單獨談話的原因。」我看著王伯伯,說。

「當真?」王伯伯還是有些不信任我。

「當真。」我的態度很真誠。

「是啊,你們小的時候,盧老闆就想要一個女兒,可是,他沒有福氣。現在他終於有了女兒了,唉!」王伯伯歎口氣,沒有再說下去。

「我想給李艷買個公寓,讓她更好的照顧我這個妹妹,她畢竟是爸爸的親骨肉,我應該能幫她了。」我沒有接王伯伯的話茬,說。

「唉。」王伯伯又歎口氣,「當時在靈堂,就因為她是盧老闆的女兒,所以才一直護著她的。」

「我看到了,王伯伯,所以我才找你。」我坦露出我的意思。

「可是……」王伯伯再次歎一口氣。

「可是什麼?」我追問著。

「俊臣,搬出公寓那天我也去了,眼睜睜的看著李艷領著孩子走了,我沒敢上前,怕盧太太罵我。其實,我兜裡揣著一萬元,想給她來著。後來,等盧太太走後,我去追,沒有追到。之後我又找了幾天,也沒有找到她們娘倆。我也去過李艷的媽家,可是,她父母嫌她做小三丟人,把她娘倆攆出去了。唉,真不知道她們娘倆現在怎麼樣了。」

「哦,謝謝你王伯伯。」我的心一沉,但必須要感謝王伯伯的所作所為,因為這是我家的事。

「謝什麼,我和盧老闆的關係你不是不知道,都是應該做的。俊臣,也難得你有這樣的孝心,我替盧老闆謝謝你才是。」王伯伯說著,眼淚在眼圈裡轉。

「王伯伯,你現在還在找李艷嗎?」

「嗯。」王伯伯點頭,「可惜沒有找到。」

「好,王伯伯,求你一點事,繼續找下去,好嗎?」

「好。」

「明天我給一輛車,你開著車去找,這樣就方便了。」我說完,拿出一摞錢推到王伯伯的眼前,「這是五萬元,找李艷的經費。」

「俊臣,我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給我車就是最大的幫助,這錢你拿回去。」王伯伯把錢推了回來。

「王伯伯,這錢你拿著。找到李艷後,不要驚動她,回來和我說一聲。」

「俊臣,你放心吧,這事就放在我身上了。」王伯伯知道我的性格,把錢揣起來走了。

這時,外面有腳步聲,我停止回憶,側耳傾聽著。我知道,這是李艷的腳步聲。最喜歡這一刻,憑著那輕盈的腳步聲,就能判斷李艷走了出來。這是我一個秘密的享受,我性福就建立在這個腳步聲上,每走近一步,都能引起我一陣朦朧而模糊的喜悅。

李艷輕輕推開房門,動作柔和而細緻。然後,一串徐緩而輕巧的腳步向我走來,接著,一張女性漂亮的臉蛋伸到我眼前,睜著烏黑的眼睛看著我,對我展開一個安靜而恬然的微笑:「俊臣,還沒睡?你在想什麼呢?」

「我想你了,小媽。」我一把抱住她,手直接伸到睡褲裡,摸著那柔軟的屁股。李艷的體型非常好,屁股不大不小,穿上牛仔褲不是一般的迷人,所以我很喜歡她的屁股,這也是我最喜歡摸的地方。

「俊臣,這時候不要叫小媽,喊我的名字吧。」李艷順著我的勁,整個人趴到我身上來,香噴噴的小嘴吻著我。

「俊秀睡了?」我回吻著她,問。

「嗯。」李艷的手伸進我的褲子裡,「又硬了,還行嗎?」她的意思是,我們下午做了一回,晚上還能做嗎?

「當然行了,小媽。」我已經叫習慣了,真的改不了。

「我生氣了,你居然還這樣叫。」李艷嘟起嘴,但手沒有停,仍然擼著雞巴。

我把李艷放在床上,壓過去,一邊親吻,一邊脫下她的衣服。然後,我也脫了個精光,再重新抱在一起。我們現在做愛一年多,前奏都不說話,已經心照不宣。等陰道裡出水了,李艷就會把兩條雪白的腿叉開,用手搬著我,示意可以做愛。然後,我就跪在中間,把雞巴一點點插進去。李艷雖然生過孩子,但陰道依然狹窄,想長驅直入很難,必須一點點向裡挺進,等雞巴全部進入也就正常了。

「輕點,別讓孩子聽到。」這時候,李艷總是要這樣囑咐一句,害怕驚醒了孩子。

一陣抽插後,李艷終於抵不過我堅硬摧殘,她高潮了。她雖然怕孩子被驚醒,但此刻怎麼也控制不住興奮的心情,叫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這時,我的嘴必須堵住她的嘴,控制音量。

「你沒射?」高潮過後,李艷問。

「嗯。」我答應一聲,「我想……」

「你又想什麼?是不是還想弄後面?」李艷知道我不滿足這樣做愛,要來花樣,「俊臣,別弄後面,那次我疼了好幾天。」

我看著這張俊俏的臉,手指在小嘴上撫摸著。

「又要用嘴,俊臣,我噁心。」李艷哀求著。

「小媽,小媽。」我哀求的叫著。

「又叫小媽,我不愛聽。你叫我的名字才給你弄。」李艷嘟著嘴說。

「哦,李艷,我的好燕子。」我順從了她。

「這還差不多。」李艷說完,把我推下去,仰臥在床上。她拿出手巾,跪在我兩腿之間,在雞巴上仔細的擦拭著,在她認為乾淨的時候,才把小嘴張開,一口含住我的雞巴。經過多次的口交,李艷的技術已經很好了,一口能含到根,然後腦袋上下動彈著。

這時的李艷是最美的,從正面看去,只能看到她微翹的小鼻子,和好長好長兩排睫毛。雞巴在她嘴裡進進出出,我感到心中一陣激盪,一種深切喜愛強烈的抓住我。我終於開始有了射精的慾望,緊緊按住她的秀髮,身子迎合著向前挺進。她不動了,任我抽插,把精子全部射進那漂亮的小嘴裡。

這一夜,我睡的很香,一個姿勢到清晨。一隻手摟著李艷,一隻手在光滑的屁股上。而李艷也睡的很香,一隻手環抱著我的腰,另一隻手捏著我已經軟下來的雞巴。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很真實的夢。

「俊臣,我找到了。」王伯伯走進辦公室,顯得很興奮。

「找到李艷了嗎?」我迫不及待的問。

「是的。」

「她在哪裡?」

「在某縣。」

「她做什麼?」

「嗯。」王伯伯的臉陰沉下來,「有點淒慘。」

「快告訴我,她做什麼?孩子怎麼樣了?」我很討厭說話拖拖拉拉。

「她在一個小學門口賣羊肉串。你知道,某縣人家都很窮,買的人很少,生意很不好做。那孩子就在她身邊,很聽話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別說了,走,去看看去。」我向來性急。

某縣是我們城市一個附屬縣,距離也就是六十里,開車四十分鐘就到。我終於看到了李艷,她面前是一個黑漆漆的長方形的爐子,裡面是燒紅的碳,正在給三個孩子烤著羊肉串。她穿的還是那件剛來公司時候的校服,只是被油污沾染的看不出顏色了,頭髮也很凌亂,低著頭,如果不是那孩子坐在身邊,根本就認不出她是誰。

我點燃一支香煙,坐在車裡,眼睛一直看著遠處的李艷,頭也不回的和王伯伯說出,我心裡剛剛想好的計劃。王伯伯聽後,蒼老的眼睛放出光芒,連連說:「俊臣,你是個好人,盧老闆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你放心,這件事就放在我身上了。」我和王伯伯會意的一笑,開車走了。

李艷翻了個身,把我從夢中驚醒。她看我還閉著眼睛,怕打擾我美夢,輕輕的拿開我的手起床,給我把被子蓋好,然後穿上衣服,在我臉上輕輕的親了一口,去廚房做早飯。李艷做的飯菜很好吃,父親當年很喜歡,現在的我也喜歡。

等輕盈的腳步聲走進廚房,我才睜開眼睛。看看牆上的石英鐘,才早上五點多,仍然有些睏意,接著睡,夢又接著做。

回到公司後,我做出一個決定,要捐助某縣一個小學,就是李艷賣羊肉串那個小學。我想的很遠,父親的女兒已經快到上學的年齡,本市她不能來了,必須在某縣上學,我可不想看到這個妹妹的學校,是那樣破爛不堪。

某縣的教委領導對此事很重視,特意請我吃了一頓飯,在某縣最大最好的飯店吃的。這家飯店是一個副縣長開的,凡是夠級別的人吃飯都在這裡,每次都要請很多的人。沒想到這頓飯,讓我認識了這個縣的許多上層領導,這也給我以後辦事打下了基礎。

當天我很豪邁,竟然說出以下的話:「今年,我把這個小學重建起來。等幾年後,我再重建一個中學,然後再重建一個高中。」大家都以為我是因為高興,醉後才發出的感慨。可誰知道,我這都是為了我這個妹妹做的準備,她在哪裡上學,我就要把哪個學校建設的最好。沒想到,這事竟然有人告訴了縣長,於是和我成為了好朋友。

「俊臣,起床啦。」李艷一邊親吻著我,一邊呼喚我,我的夢再次中斷。

「哦,幾點了?」我的手仍然伸進睡褲裡,摸著屁股。

「六點了,趕緊吃飯。你今天不還要趕回公司嗎?」李艷溫柔的說。

我伸了個懶腰,一把抱住李艷:「好的小媽,再親一會兒。」

「別鬧了俊臣,我要去叫俊秀起床呢。」李艷狠狠的親了我一口,掙脫了我出去了。

吃完早餐,我和俊秀一起下樓。學校雖然不遠,但俊秀也要坐我的車,她覺得這樣很幸福。第一次送俊秀上學的時候,就被人誤會了,老師認為我是她的爸爸。這一點也不能怪他們,我幾乎就是父親的刻板,而俊秀也有父親的影子,不想人誤會都難。當第一次有人問:「那是你爸爸吧?」俊秀沒有做聲。那人接著說:「長得真像。」俊秀仍然沒有做聲,她雖然小,但經過的太多,總是心事重重。她不想讓人知道我是她大哥哥,而默認了我是他的爸爸。

出小區的大門一拐,就到了學校的門口。俊秀在車裡甜甜的說了句:「大哥哥再見。」然後打開車門下車,走進嶄新的校門。在這個小縣城裡,孩子上學都是自己走路,像用車送就是一道風景,引來不少人的觀望,還有一些小學生羨慕的眼光。俊秀已經習慣這樣的目光,昂著頭的走,不時的和身邊的同學和老師打著招呼,很禮貌。難怪李艷每次開完家長會,都要神采奕奕的說起老師是怎麼表演俊秀的,不完全是因為學習優秀的緣故。

我看著俊秀的背影,看著嶄新的教學樓,然後開著車走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又陷入回憶之中。

「俊臣。」王伯伯走進辦公室。他現在是特使,門口的秘書根本就不攔著他,可以隨時任意進入。

「王伯伯,那事辦的怎麼樣?」我急切的問。

「都辦好了。」王伯伯面帶喜色,「俊臣你知道不?你讓我辦的事,簡單的很難辦,而難辦的事卻很容易。」

「這話怎麼講,王伯伯?」我真難理解他的話。

「買房子、裝修、買傢俱的事都好辦,有錢就行,這不愁。最難辦的應該是上戶口,李艷和孩子都沒有戶口,可是憑你和縣裡領導的關係,不費吹灰之力,辦妥了,真容易。」王伯伯說完,點燃一支香煙,看著我。

「那什麼叫簡單的事難辦呢?」我還是不解王伯伯的意思。

「就說吧,你讓我偷偷給孩子錢買李艷的羊肉串,真難了,那幫孩子還以為我是精神病,誰也不肯要我的錢。還好,我腦子靈,把我老伴找來。正好老伴有個遠房外孫子,一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多年都不走了。我老伴很支持你,為了你的計劃,老伴又和這門親戚走動了。我和老伴就在他家住,省了來回的油錢。然後我老伴每天都去接孩子,買許多羊肉串,分給他同學吃。唉,好歹,李艷不認識我老伴,還在那裡感謝呢。」王伯伯一口氣說完,吸一口煙。

「還有呢俊臣,辦戶口和房證,我不知道孩子的名字啊,怎麼問啊?後來,還是多虧我老伴啊,才知道孩子的名字,這才上了戶口。我的媽呀,大家都說現在的戶口難辦,可有錢,這都好辦。就是弄清孩子的名字,真難死我了。」

「那孩子叫什麼名字?」其實,這麼長的時間,我也不知道孩子的名字,所以急迫的問。

「盧俊秀。」王伯伯一口一頓的說,然後得意洋洋的吸著煙。

我叫陸俊臣,她叫盧俊秀,我倆是一輩的,她就是我同父異母的親妹妹。我不禁一陣狂喜,搓著手,在辦公室裡來回踱步,都忘了誇王伯伯幾句,還有那勞苦功高的王伯母。

「給,俊臣。這是李艷娘倆的戶口本,還有房證。」王伯伯往老闆台上一放,「俊臣,你去驗收一下房子吧。」又看看窗外的天,「明天去吧,今天已經晚了。」

「不,現在就去。」我斬釘截鐵的說。

那天已經很黑了,王伯伯年老眼花,就由我親自開車,來到了某縣。看了房子,我很滿意。其實,王伯伯辦事的能力,我不懷疑。這趟來,只是要認識一下地點。然後,在王伯伯的指點下,我們又來到了李艷的住處,一個低矮的小房前。王伯伯告訴我,這是李艷租的,一個月七十元。我們沒有打擾李艷,開著車又回到了本市。那夜,我專門請王伯伯和王伯母吃了一頓飯,表示最衷心的感謝,並且又給王伯伯十萬元的獎賞。

我必須終止回憶,因為我已經到了公司的大門前。司機小張遠遠的看到,連忙跑過來打開車門,第一句話就說:「老闆,太太在辦公室呢。」然後開著車去了車庫。我沒有做聲,大步上了台階,心裡不住打鼓:我妻子一向不來公司的,她今天來幹什麼?

打開辦公室的門,妻子果然坐在老闆台裡,桌子上有翻動的痕跡。我當然不怕,這裡根本就找不到我和李艷的證據。這一點,我和父親極為相像,辦公室裡從來不留什麼把柄,只是當年,李艷在父親身邊,才讓母親發現,而現在的李艷在某縣,她怎麼會發現我們的事?

原來,這一年裡,我像當年父親一樣,很少回家,妻子產生了懷疑,特意來興師問罪。當然,我撒謊的技術不在父親之下,又趕上妻子頭腦簡單好騙,幾句話就搪塞過去了。就在這時,打進來一個電話,是王伯伯打來的,但他第一句話是:「俊臣,我是某縣的縣長。」我馬上明白了王伯伯為我解圍,立刻像真的一樣寒暄起來。妻子更加信以為真,不再懷疑了,要我晚上回家吃飯。

夜晚,妻子關上燈,撲到我懷裡,問我多長時間沒有做愛了?這些天來,我都是和李艷做愛,還真忘記了多長時間了。妻子並沒有責怪我,她知道我工作很忙,最後笑瞇瞇的說:「老公,你都半個月沒有碰我了,知道嗎,我今天好想。」

妻子今年四十歲,比我小兩歲,長的也是一表人物,但臉上有了細微的魚尾紋。她圓圓的臉,大大的眼睛,皮膚細嫩,微微發胖的身子,腿有些粗,肥大的屁股,有一種熟女的美。妻子做愛時候和李艷大不相同,她異常的狂野,並且姿勢花樣很多,有另一番景象。

一陣親吻撫摸前奏過後,妻子那淫蕩勁就來了,她一口含住我的雞巴,然後騎在我身上,把陰道口對著我的嘴,這是典型的六九式。我不敢怠慢,連忙伸出舌頭舔著,雙手捏著巨大的乳房。大約過了十分鐘,妻子起身,直接坐到我雞巴上,手扶著雞巴插進陰道裡,然後自己摸著自己的奶子,上下動彈著,哼哼哼唧唧,自我陶醉。然後再撅起大屁股,要我從後面插入……她就是這樣,輪番換著姿勢,一直等到要高潮是時候,才一下子仰臥在床上,做愛才正常進行。

我被妻子的淫蕩所感染,趴在她身上使勁抽插。這時的妻子呻吟著,說著夢囈的話:「老公……肏我……肏我……哎呦……我的屄啊……」我也同樣叫著:「老婆,老婆,我使勁肏你的屄,我使勁肏你的屄,你的屄太好了。」幾次我差一點把「小媽」脫口而出,但我又及時調整,才沒有釀成大禍。現在,雖然我肏著妻子,但心裡一直想著李艷,也不知道她今天晚上能不能想我呢。

今天,我真的累了,兩天的工作並在一天,再加上這連續做愛,真挺不住了。射精後,我翻身倒下就睡著了。妻子看看我,心疼的為我蓋上被子,去客廳看電視,什麼時候上床,我都不知道。我一覺醒來,已經是早上六點了。我家是早七點準時開飯,由兩個五十多歲的保姆做飯,所以,我的家人不到六點五十分是不起床的。相比之下,李艷辛苦很多。

我又想起李艷了,從她剛到公司時候的模樣,一直到大鬧靈堂挨打流血的臉,再到學校門前賣羊肉串灰土的臉龐,又到她得到房證驚喜的笑容……哦,一年前,我做了一個很瀟灑的事情:

大清早,我開著一輛嶄新的寶馬車,就停在李艷租的破舊的房子前,靠在車門旁,吸著香煙,眼睛死死的盯著那破爛的木門。

「支扭」一聲,門開了。李艷只顧忙著把爐子搬到一輛小推車上,並沒有注意我。然後,她領著孩子出來,抱著放在車上。就在她推起小車抬起頭的一霎那,一眼看見了我。當時她驚慌失措,眼神裡流露出不安,下意識的又把孩子抱下來,藏在身後。同時,那孩子也看到了我,緊緊的抱住媽媽的一條腿,不安的看著我。

「上車。」我厲聲命令著。

「不。」李艷堅決的回答著,「不是說好了嗎?我離開那個城市,你們就不來找我嗎?」

「上車。」我仍然厲聲命令著。

「不。」我得到的還是李艷堅決的回答。

「上車,我有話和你說。」我的態度緩和下來。

「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李艷見我態度緩和,也開始用商量的口氣說話了。

「我不會傷害俊秀的。」我故意提起孩子的名字。

李艷和俊秀明顯的一愣,孩子的名字我是怎麼知道的?但就因為我喊出孩子的名字,給李艷防禦徹底擊破了。我既然知道了孩子的名字,還可能知道很多的事情,到底知道什麼,這是未知數了。反正,當我說出「俊秀」兩個字的時候,李艷領著孩子乖乖的上車了,但坐在後座上。我開汽車就走。這是一輛寶馬車,只要車一啟動,車門自動上鎖。

「這是去哪?」李艷不安的問。

「這是去哪?」見我不吭聲,李艷接著問。問了很多遍,我就是不做聲,臉是陰沉的。

「放我們下去,放我們下去……」李艷近乎嚎叫著,撕扯著我的肩膀,同時,俊秀也哭起來。

「到了。」這是我在車上說的第一句話,但並沒有開鎖。

李艷停止嚎叫,孩子也不哭了,她們向車外看去,眼前是一棟七個樓門的新住宅樓,一樓都是車庫。我拿起遙控器一按,一個捲簾門徐徐上升,我把車子開到車庫裡停好,這才打開車門,拔下車鑰匙。然後,拿出一個女式挎包,說:「下車。」然後打開車門。我在車裡就只說了兩句話,只有四個字,一個是「到了」,一個是「下車」,這就是威懾。李艷母女倆很被動的下車,和我一起走出車庫,她們不知道我要幹什麼,眼神裡仍然是驚慌神色。

我把車庫的門關好,打開女式背包,把遙控器和車鑰匙一起扔進包裡,然後說:「上樓。」我手中拿著的這個女式背包,李艷明白,沒有一萬元是下不來的,但她當時很納悶,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怎麼拿著一個女式背包,並且沒有背著,一直拿在手中。但她不敢問,眼看著我拿出一大串鑰匙,打開一個樓門的防盜門,跟著上樓,面目表情十分呆滯,不知道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這個居民樓算是某縣的豪宅了,一共是七層樓,一層只有一家,門正對著樓梯。來到三樓,我打開門,回頭說:「進來。」從走出車庫一直到上樓進屋,我仍然是兩句話,還是四個字,一句是「上樓」,另一句是「進來」,態度是極為蠻橫的。

李艷走進屋裡,一個富麗堂皇的客廳展現在眼前,她看著有些目眩,這個客廳比她以前住的公寓客廳大了許多。但她仍然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不敢再看下去,只是看著我,等我說話。

我把門關上,又把門鑰匙扔進背包裡,然後把背包遞給李艷,說:「這是給你的。」

「什麼意思?」李艷沒敢接這個挎包,遲疑的看著我。

「好吧,我現在就說出來我今天的意思。」我向李艷深深的鞠躬,「請允許我叫你一聲——小媽。你不要說話,現在是聽我說!這個背包裡,就是你現在擁有的一切,接過去,打開,把東西一樣樣的拿出來,我給你說。好,你不要說話,照著我說的去做。好,這是車鑰匙和遙控器,下面的車和車庫,現在這是你的了。請接著往外拿,一樣一樣的往外拿。好,這是房證,就是這個房子的房證,請打開看。對,是你的名字。不要說話,請繼續往外拿東西。這是車的手續,對,也是你的名字。別說話,繼續拿。這是戶口本,打開,是你和俊秀的戶口本。」

「我……」李艷要搶著說。

「不要說話,繼續拿。」我大聲打斷她的話,「這是銀行卡,密碼在紙上寫著呢,卡裡有一百萬,以後每個月我會往裡打一萬元,供你和俊秀零花用的。你不要說話,就聽我一個人說。這個房子已經裝修好了,衣櫃裡也有幾件你和俊秀的衣服,但不知道能不能穿著合適,你可以自己去買。還有,這個房子裡還缺少什麼,也是你自己去買了。說了這麼多,就是告訴你,這個家現在是你的了。」

「小媽,因為俊秀是我妹妹,我必須這樣叫你。我知道你還年輕,說不定什麼時候要嫁人。你的事我不管。但是,我只求你一件事,照顧好我的妹妹。我的話說完了。小媽,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說完,站在門口,看著仍然髒兮兮的李艷,等著她說話。

剛才,李艷總想插話,可都被我強制性的打斷,現在真的要她說話,她又干嘎巴嘴,說不出一句話。她手捧著這些證件還有鑰匙,渾身哆嗦著,兩行清淚流了出來,眼淚流過地方,沖刷出很乾淨的兩條道道。

「小媽,你沒有什麼說的,我走了。」我說完轉身打開門出去。在我下到緩步台的時候,聽到門打開的聲音,然後一聲刺耳的尖叫:「俊臣!」然後泣不成聲,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是聽到「嗚嗚」的哭泣聲。我只說一句:「回去吧,有話明天再說。」就蹬蹬蹬的下樓了。在樓下,我聽到俊秀趴著窗戶喊了一聲:「大哥哥……」然後也被哭泣掩蓋了。我只向上一擺手,大步流星的走了,頭也沒回。後來得知,娘倆擁抱在一起,足足哭了一天一宿。

「開飯啦,開飯啦。」餐廳裡,兩個保姆喊著,我的回憶又被打斷了。妻子睜開眼睛,看起來昨晚她上下折騰了一個多小時,也累了,睡眼朦朧,抱怨著時間過的太快了。我連忙收起得意的笑容,也埋怨了幾句,穿上衣服,來到了餐廳。那裡,母親早就等在那裡了,兩個弟媳也相續來了。兩個弟弟昨夜又不知道在哪鬼混,早上沒來吃飯了。

每到吃飯的時候,母親總要叨叨幾句:「你看看你看看,我們家吃飯就沒有人全的時候,不是少這個就是缺那個的。這幾天,就我們幾個女人在一起吃飯,沒有一個男人。喲,看我的記性,昨晚俊臣就在家吃飯來著,呵呵。你在看看俊華和俊剛,又不像俊臣忙著公司的事沒空,他倆一天游手好閒的,公司的事什麼都不管,成天和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連家裡飯都不吃了,唉……」大家已經習慣了,母親說什麼也沒人接茬,就讓她自己說。

吃完早飯,我回到公司的辦公室裡,繼續忙著生意。父親去世一年多來,公司的生意一直很好,正常運轉,不用我太操心,所以我才有機會和李艷相會,我想這應該是天意吧。聯想這一年多來,為了幫助李艷捐助那個小學,我竟然成為市裡顯赫人物,被人稱作大善人,我不禁沾沾自喜。這些笨蛋,誰能知道我捐助那個小學的本意,恐怕就連母親也不知道吧。最可笑的是,母親千方百計的攆走了父親的女人李艷,現在卻成了她兒子的女人。我又想起李艷了。

那是去年的九月份,小學招收學生,我讓王伯伯去辦理,俊秀順利的上學了。而那時的我,是真心要幫我這個妹妹,對李艷根本沒有興趣,因為她畢竟是我父親的女人,是我的小媽。可妹妹上學了,李艷在家做了飯菜,要我過去慶賀,這我得去。而就在這天,我不知道李艷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打扮的十分迷人。

那天她穿著是一件緊身的T恤,下面是一條牛仔褲,T恤把小腰顯現得淋漓盡致,牛仔褲又把兩條腿顯得那麼修長,最好看的就是那屁股,不大不小包裹在褲子裡,既有肥嘟嘟的感覺,又不肥大油膩,被小蠻腰和細腿顯示下,更加迷人。還有T恤裡包裹的奶子,也是不大不小正合適。再加上漂亮的臉蛋,雪白的脖子,給人一種遐想。那天晚上我回到公司,徹底的失眠了,那小屁股總在眼前晃。

之後的日子裡,我每個星期天都要去,借口是看妹妹,其實是看李艷。每到星期天,李艷都是穿著T恤和牛仔褲。後來我才知道,李艷穿的這一身完全是出於對我的禮貌,沒有別的意思。可就因為她這緊身的打扮,竟然讓我茶飯不思,一天總是想入非非。

那幾天,生意把我弄的不可開交,頭昏腦漲。等都整理好了,才想起這個星期還沒去看李艷。那次靈堂的暴力,讓俊秀十分害怕,儘管對我十分想念,她也不敢打電話的找我,因為她害怕這個來之不易的家,再次因打官司失去。

這天,不知道怎麼搞的,我竟然看錯了日期,明明是星期一,卻當成了星期天。往常星期的天上午,我總要去李艷的住處,因為星期六俊秀早把作業寫完,星期天沒事,我帶著娘倆出去玩。可現在都中午了,還不知道俊秀怎麼埋怨我。趕緊的去,還能是看看李艷那肥嘟嘟小屁股,呵呵。

來到李艷的家,我驚奇的發現,李艷沒有穿那套我想像中的衣服,而是一套白底蘭花的睡衣,而俊秀也沒在家。因為每天都在想念李艷,在看到她穿的睡衣,給我一種更加新鮮的感覺。這睡衣雖然有些肥大,但還是能看出那苗條的身段,最主要的是她沒有帶乳房罩,兩個奶子在裡面晃晃悠悠。莫不是李艷今天特意這樣穿的?莫不是她要勾引我?我又開始想入非非了。

「哦,是俊臣啊。快進來坐。」李艷打開門,也很驚訝,問。

「嗯,小媽,俊秀呢?」我走進去,坐在沙發上,眼睛偷看著那顫巍巍的奶子,心不在焉的問。

「上學啦。」李艷很驚奇,我怎麼會這麼問。

「星期天上什麼學?」我有點迷糊了,猜想是不是上什麼補習班。

「今天是星期一。」李艷說。

「啊?我怎麼覺得今天是星期天呢。」我這時才知道,李艷根本根本不知道我來,她一個人在家時候總是穿睡衣,看來我自作多情了。

「你一定是忙生意忙忘了。」李艷很理解人。

「昨天俊秀沒有埋怨我嗎,小媽?」我問。

「怎麼沒有?都哭了,鬧著要找大哥哥,還說你說話不守信呢,想打電話又不敢。呵呵。」李艷笑了。

平時,我和李艷說話,俊秀一直在身邊,所以話題很多。可今天,陰陽差錯的單獨在一起,話題竟然說到這裡沒有了。我想不出什麼話題,她也想不出什麼話題,坐在同一個沙發上。有時候,四目相對,又趕緊看別的地方。我感覺我腦子有一坨屎,憋得我發慌,一向善談的我,今天竟然找不出話題來了。我真後悔來了進屋就坐下,現在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俊臣。」李艷好像終於找到了話題。

「唔。」我抬起頭,大膽的看著那漂亮的臉蛋,和那秀美的眼睛。

「俊臣,其實我知道是我不好,對不起你家的。可我真沒想到,你這樣大度,以怨報德,給我們娘倆立足之地,我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能說謝謝你。」李艷說這話,眼淚流了出來。

「沒什麼的小媽,俊秀畢竟是我爸爸的女兒啊。」我也終於找到了話題,「你還不知道吧,我小時候,我爸爸就想要一個女兒,但我媽生了我們三兄弟。還好,在我爸有生之年,你完成了爸爸的意願。作為爸爸唯一的女兒,我這樣做是應該的。」這些話說完了,我才知道都是廢話,根本就沒有止住李艷的哭泣,相反的,哭的更厲害了,抽泣起來。我有些後悔,不應該提到父親,她一定又想起在靈堂的那一刻了。可我又沒有別的話題。

「俊臣,我們娘倆有今天,我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嗚嗚……」李艷說完,把細嫩的小手摀住小嘴,盡量的壓低聲音。

我被她的悲哀感動:「小媽,小媽,你別哭了。」我挪動身體靠近她,輕輕在肩膀上拍了幾下。

「嗚嗚……」李艷再也忍不住巨大的悲哀,一下撲到我懷裡,臉緊緊貼著我胸前,雙手緊緊的攬住我的腰,開始抽泣中的敘述,「俊臣,我……我……我知道對不起你家,你家為了我才鬧翻天的……」李艷開始像倒豆子一樣說起來,她這一年裡太鬱悶了,沒有一個人陪她說話,她是要把心中的委屈說個痛快。我也緊緊的抱著她那因抽泣而抖動的肩膀,側耳聆聽著,讓她說個痛快。其實,我何嘗不是這樣呢,父親去世後,整個那麼大的公司就落在我的身上,也沒有一個人傾述,所以我瞭解她,我讓她說,都說出來心裡會好受些。

大約半個小時,李艷突然感到失態,止住了哭聲,把手鬆開:「對不起俊臣,我有點失態了。」

「沒有小媽,你都說出來吧,不然憋的難受。」我抱的更緊,絲毫沒有鬆開的意思。

李艷重新抱住我的腰,抬起頭:「俊臣,你不會怪我吧?」模樣楚楚可憐,淚眼一眨不眨的看著我。

我慢慢的把頭彎下去:「小媽,我不會怪你的。」嘴慢慢的貼上去。

李艷連忙閉上眼睛,紅紅的小嘴蠕動著微微張開。我們兩隻嘴結合到了一起,舌頭在一起攪動著,發出嘖嘖的聲音。我的手慢慢的拿起,伸過她的腋下,摟住那細細的小腰。她也把手從我腰裡拿出,摟住了我的脖子,我倆摟抱的更緊了。我的手先是在後背上撫摸,然後慢慢的摸奶子,再摸那朝思夜想的屁股。哦,她的皮膚好滑嫩,屁股好鬆軟。

「俊臣,不要這樣。」在我隔著睡衣摸屁股的時候,她沒有做聲,可在我把手伸進睡褲裡,直接摸屁股的時候,李艷終於提出了小小的抗議。但這是嘴上的抗議,身子沒有動,雙手摟的更緊了,好像生怕我跑了似的。說完後,嘴又和我吻在一起。我們就這樣親吻著,撫摸著。

「俊臣,不要啊。」當我的手伸進睡褲,剛摸到陰毛,她又抗議了,雙腿也夾得很緊,使我的手伸不進去。但是,摟得更緊,吻的更激烈。

「俊臣,我有點頭暈,想上床倒一會兒。」她終於在我撫摸下臣服了,臉上有即像痛苦但很舒服的表情,嘴裡也哼哼唧唧起來。我將她輕輕的抱起來,向臥室走去。然後,把她放在床上,我整個一個人趴了上去。親吻在繼續,摟抱在繼續,撫摸在繼續。唯一的進展,就是我將她的睡褲脫到膝蓋地方,然後用腳一蹬,白花花的大腿一覽無餘。

「不要啊……不要啊……俊臣……不要……」當我把堅硬的雞巴貼近陰道口的時候,她又在口頭抗議,但雙手卻摟著不放,小屁股挺挺著,迎合著這外來之物。終於,我的雞巴開始進入。「哦……俊臣……疼……」她似乎在哀求。雞巴插進一半。「哎喲……慢點啊俊臣……」她仍然在喊。雞巴全插了進去。「哦……哎呦……哎呦……求求你……快點……動……」她還在喊,但這次是心口一致的迎合。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只插了幾下,就有了高潮,看來一年多沒有做愛的她,今天如願以償了,而我也終於得到了她。

我射精後,雞巴也軟了下來,在陰道裡慢慢滑出。李艷白皙的臉紅成了鮮艷的桃花,不敢正視我,緊緊的閉著眼睛,兩隻手卻死死的抱著我不放。我得到了空前的滿足,輕輕的親吻著她,從腦門到眼睛,從鼻子到嘴,從臉到耳朵。我們誰都沒有說話,心裡都很複雜,也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一直到我再次勃起,向裡插的時候,李艷才睜開眼睛看著我,問:「又想啦?」我點點頭。她「嗯」了一聲,屁股向上挺著,迎合我的插入。

這天的晚上,我沒有走,第一次在李艷家過夜……

突然,電話鈴驟然響起,打斷了我的回憶。是李艷打來的。一定是有急事,要不,她從來不打電話的。我趕緊拿起電話,放在耳朵邊。

「俊臣。」是李艷。但聽話音不是很急躁,我的心稍微平靜下來。

「唔。」在辦公室裡,我盡量說話簡練,這是我的習慣。

「你今天能來一趟嗎?我有事要和你說。」

「什麼事能現在說嗎?」

「我不,非要當你面說。」

「好,我下午去。」

下午兩點多鐘,我開著車來到了李艷的家,這是最好的時間,俊秀上學去了,只有我們倆。進了屋,我就把李艷抱住,親嘴摸屁股。李艷見了我也很高興,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把整個軟軟的身子貼在的我胸前。這時候,是我倆最幸福的時刻。

「俊臣,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啊。」如今的李艷不再是一年前羞澀矜持的女人,說話歡樂俏皮。

「哦,快說。小媽。」我就喜歡她這樣。

「我懷孕了。」說這話,嬌羞的把臉埋在我胸前,「昨天我去醫院檢查了。」

「啊!」這對於我來說,就是晴天霹靂。

「怎麼,你不高興?」李艷歪著頭看著我問,模樣十分可愛。

之後,我們展開了討論。我的建議是把孩子做掉,理由是如果這個孩子出生了,管俊秀叫什麼,是姐?還是姨媽?而李艷卻堅持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她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喜歡我,才要為我生孩子。至於孩子管俊秀叫什麼,李艷辦法很簡單,就是孩子隨媽媽,管俊秀叫姐姐。可關鍵一個問題是,這兩個孩子一個管我叫大哥哥,一個叫爸爸,這怎麼辦?李艷的解決辦法更簡單,只一句話:「我不管,反正我要生這個孩子。」這天,我們兩個人不歡而散。

「王伯伯。」現在我和李艷的事有什麼解決不了,總是依賴王伯伯。

「俊臣,怎麼了,愁眉不展的?」王伯伯看出我有心事,點上一支煙,問。

「是李艷的事。」我說。

「什麼事說說。」王伯伯自從給李艷辦了那麼多的事,現在非常自信,胸有成竹的說。

「李艷懷孕了。」

「咳咳……咳咳……咳咳……」王伯伯剛吸一口煙,還沒享受,全都咳出來了,看起來嗆個夠嗆,老半天才問,「咳咳……和誰?咳咳……」

「王伯伯,你別著急。」

「咳咳……我問你,那孩子是誰的?」王伯伯終於緩過勁來,問。

「我的。」我猶豫的半天才低聲說出一個字。

「咳咳……咳咳……」王伯伯又被嗆著了,用手點著我,說不出話來,好像是很生氣。

第二天,我來到王伯伯家,是王伯伯找我來的。一進門,就看見王伯伯吸著煙,好像不那麼生氣了。王伯母很熱情,又是讓座又是倒茶的,忙的不亦樂乎。

「俊臣。」王伯伯陰著臉開腔了,「昨天,我是很生氣,把這事和你伯母說了。沒想到,你伯母到想的很開,勸了我一宿了,我也想通了,我現在想問你什麼意思?」

既然這事王伯母都知道了,我也不隱瞞了:「我是想把孩子打掉,可李艷非要堅持生下來。」

「胡說什麼,那也是一條生命,打掉做什麼,你以為女人懷孕那麼容易啊?」王伯母說。

「可是……」我和王伯伯幾乎異口同聲的說。

「可是什麼?一個男人做的事就應該承擔。」王伯母說的很堅決,「俊臣啊,當年我也很擔心,盧老闆沒了,李艷要是嫁人了,還能對盧老闆的女兒關心照顧了嗎?當我聽說你出錢給李艷的時候,我放心了。我就對我家老頭說,你看著吧,俊臣和李艷……我家老頭子不相信,還罵我呢。結果怎麼樣?但是俊臣,我理解你也支持你。如果你不這樣做,假如李艷嫁人了,你盧家的資產就要流到別人的手裡,到那時能不能對俊秀好,還是兩說呢。」

「可是伯母,俊秀是我的妹妹,這孩子叫她什麼啊?」我還是有些疑慮。

「叫姐姐唄,還能叫啥?都是一個媽生的,以後改口叫你爸爸,不就行了嘛。」

「可俊秀中間是『俊』字,和我是一樣的。」

「你沒看見朝鮮國家主席,父親叫金正日,兒子叫金正恩,中間不也是一個字嗎?」真沒想到,王伯母說的還條條是理。

「哎喲,你說出來你的看法,囉嗦啥呀?」王伯伯有些不耐煩了。

「說就說。我的意思是讓李艷把孩子生出來。到時候,我去侍候月子。你放心吧俊臣,不會有人知道的。」王伯母堅決的說。

十月懷胎,李艷終於生了。也許,她長的漂亮,就是生女孩的命。她又生了一個女兒,這是我和她的女兒。生產的那天我去了,一直站在產房外面等著,看到李艷從產房裡推出來,我迎了上去,輕輕的吻著臉,在耳邊說:「謝謝你,小媽。」李艷哭了,是激動的哭了,她伸出手摸摸我的臉,點點頭。

王伯母說到做到,她也來了,看到襁褓中的寶寶笑了,笑的是那麼的慈祥。然後,她開始忙活起來,侍候著李艷母女。三天後,李艷出院,我開著車把她接回家裡。俊秀看到孩子,也很高興,時不時的上去逗著玩,一家人其樂融融。

「我告訴你俊臣,你要是背叛了李艷,就會遭雷劈的。」王伯母說話可不像王伯伯那樣小心,有啥說啥,直來直去。她一邊給我女兒洗澡一邊說:「李艷在老盧家絕對是大功臣。當年盧老闆就想要一個女兒,可盧太太給生了你們三兄弟。等這三個兒子長大了結婚,盧老闆想要個孫女,你們三個娶的媳婦哪個爭氣了,不都又都生了三個臭小子。可人家李艷,都沒明媒正娶,先給盧老闆生了女兒,現在又生了孫女,你說這功勞多大?俊臣,去廚房把火關了。」

王伯母就是喜歡嘟囔:「就這麼一個大功臣,盧老太太不但沒有感激之情,相反的打人家,還和人打官司,還把人家房子給霸佔了,還攆人家出來,害得老盧家大功臣賣羊肉串為生。呸呸呸,我當時聽說就氣不打一處來,想和她理論理論。還好,盧老闆前世積德,有俊臣這樣的好兒子,照顧了李艷,要不李艷的母女多慘啊……」

我和李艷在臥室裡聽著王伯母的嘟囔,開心的笑了。李艷把頭輕輕的靠在我肩膀上,表情幸福而滿足。

「俊臣,以後不要叫我小媽,好嗎?」

「叫什麼?」

「叫老婆。」

「我管你叫小媽老婆。」我開著玩笑說。

「你壞死了。」李艷輕輕的打了我一下,「你要這樣叫,我就叫你兒子老公。」

我倆都笑了,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聽到我們的笑聲,王伯母又開始一輪新的嘟囔:「你看看,這就是天生的一對,聽著笑聲就知道多麼幸福了。俗話說的好,好人有好報,你看看這孩子就是會長,取父母優點,長大了也是個小美女。再看看俊秀,也是取父母的優點……哎,我說俊臣、李艷啊,趕緊的給這孩子起個名吧,你的下輩中間的字應該是『玉』吧,一定要給孩子起個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