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嬌妻地獄

美國的嬌妻地獄

我叫周強,一個農村出來的傻小子,我是我們村唯一出來上了大學的人,還好我畢業后很幸運的進了一家不錯的公司,還幸運的遇到了我的妻子周蓉。當時我剛畢業因為專業對口,進了家發展前景很好的科技公司,當時進公司培訓時遇到了我的妻子,當時的她在一同培訓的人群里顯得鶴立雞群,我們這邊的男人們都看著她吞口水,她清純俏麗的容貌讓我們直呼我們找到了心中的小仙女,1 米65的身高讓職業套裙下那雙美腿顯得特別的修長完美,聲音也特別的清脆好聽,帶有江南水鄉的那種吳儂軟語的軟糯,讓人不禁想要和她說話。

培訓時,將來的那些同事都對周蓉大獻殷勤,可是猶如女神般的她雖然都一一的謝絕,但是又讓人生不起氣來,反而更想要攻下這朵高嶺之花。我知道這種級別的女神自然不是我這種屌絲能夠觸及的,我只能在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看上幾眼。培訓後周蓉被分到經理助理的位子,那些想要採花的狂蜂浪蝶們見此都認為是經理想要摘這朵花,都不敢再和經理掙,一下子周蓉身邊的人就都不見了。本來我和她是沒有交集的,可是一次意外的英雄救美的老套劇情卻讓我和周蓉走到了一起,這是我做夢都想不到的。

我們兩兩年後終於結婚了,直到結婚那晚,我才第一次完全看到老婆那身白嫩的嬌軀,我看到洞房后床單上那點點殷紅,我大喜,本來同事勸說我說老婆肯定是經理玩剩的,可是看到妻子那清純的樣子怎麼也不像是小三的樣子,看到妻子把處女獻給我后,我心中最後的一點糾結也消失了。妻子告訴我,經理只是他爸爸朋友,所以才這麼照顧她的,她聽到我把同事間的傳言告訴她后,她卻哈哈大笑,頓時毫無平日那淑女形象可言。

我家本就沒什麼錢,只是在家請了鄉親們吃了頓便算是結婚了,我很感動像女神般的蓉蓉居然嫁給我這個窮小子,我為了能讓蓉蓉高興,把我這兩年存的錢全拿出來報了個很便宜的去美國的旅行團,打算和妻子來個美國蜜月行。

我兩來到美國,感受到那自由的氣息,看什麼都很新鮮,可是因為我報的團費用很少,所以我們住的地方很靠近美國的貧民區,設施也不是很好,導遊只叫我們別晚上出去便不理我們了,我和老婆都是初嘗歡愛,也沒想浪費這夜晚外出便也沒注意。

在異國他鄉,我特別興奮的和妻子上了床,我兩靠在一起正說著情話,突然聽到隔壁傳來大聲的叫床聲,從那叫聲里的英語來看,肯定是個外國女人。由於是很便宜的酒店,和音效果很差,那個女人的叫聲和床搖動的聲音一絲不漏的被我們聽到,我們夫妻兩聽后都羞紅了臉,我和蓉蓉在那激蕩的叫床聲中漸漸也動了情。蓉蓉濕潤的眼眸看著我說道:“強,我要……”我點點頭:“老婆,我也是。”這一晚我難得的和蓉蓉相親相愛了一個多小時。早上,我看著在陽光照耀下的蓉蓉絕美的臉龐,心中一陣疼愛,蓉蓉醒來自然的抱住了我:“老公,愛愛。”

我看到蓉蓉在我懷里撒嬌的樣子不禁又想疼愛她一番,就在我兩鑽進被窩里打算來個早晨的相親相愛時,導遊來敲門催我們起床。

我出了房門鬼使神差的看向昨晚傳來激烈的叫床聲的房間,剛好看到旁邊那間房間里走出一個穿著很是性感的西方女人,一個40多歲的中國男人把一張美元塞進那個女人鼓囊囊的胸口。那個中年男人就是我們旅遊團里的,他是一個人來美國的,蓉蓉不是很喜歡他,蓉蓉說那個人用很猥瑣的眼神看她。那個中年男人把那個西方女人打發走後看到我正在看他,他回了我個微笑:“嘿嘿,哥們,美國的大洋馬真是不錯,昨晚沒打擾到你吧。”我不好意思的說:“沒,沒有。”

想到昨晚那羞人的叫聲臉又紅了,那人見我臉紅大笑說道:“小夥子看來還是初哥啊,剛結婚嗎?”我木訥的點頭,那人說道:“小夥子,我叫張元超,叫我超哥吧,嘿嘿,來小夥子,超哥給你說啊。”超哥說著把我招過去悄悄的說道:

“小兄弟,來著美國啊,有些地方不去玩就白來了,超哥今晚帶你出去玩,不過可不能給你小嬌妻說哦。”我看著超哥冒著淫光的眼神,木訥的點頭答應了。

今天我和老婆玩的很高興照了很多照片,就在老婆進衛生間的時候,超哥來敲門叫我走了,我本不好意思的,但是超哥一直拉我走,說還有幾人在下面等著,我無奈下只好給蓉蓉說超哥叫我出去吃宵夜,蓉蓉“哦”了一聲,我便跟著超哥出去了。

我和超哥等4 人來到了酒店附近的一家夜場,我們進到烏煙瘴氣的喧囂夜場后,隨便點了幾瓶啤酒,這時正是台上表演脫衣舞的時候,我這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一時來我也不習慣,顯得很拘束,超哥他們見我這麼拘束便殷勤的勸我喝酒,我兩瓶酒下肚,頓時腦子就興奮起來了,我一下覺得天旋地轉的,很來是偷偷瞄台上的脫衣舞娘的我居然放開膽的衝到台前一邊喝酒一邊擡頭仰望看著那些性感的脫得只剩一條丁字內褲的脫衣舞娘,還跟著那些觀眾起鬨。很來不怎麼喝酒的我連喝幾瓶酒後便漸漸的醉了。

第二天醒來,我居然躺在酒店外的大街上,我晃了晃還沒完全清醒的頭回到酒店,看著緊閉的房門,摸了摸鑰匙,發現渾身上下的東西都不見了,我懊惱的拍了拍頭,自己躺在大街上一晚東西肯定被偷了,還好我錢包里沒什麼錢,我請酒店的人幫我打開房門,只見房間里被人翻得亂七八糟的,我心中一慌喊道:

“蓉蓉!蓉蓉!”房間里沒有人回應我的呼喚。最後導遊報了警,超哥幾人也來安慰我,現在我在異國他鄉身無分文,老婆也不見了。警察說要把我遣返回國,我想到我答應了蓉蓉的父母要好好照顧她的,如今蓉蓉失蹤,我也沒臉回國了,我決心一定要找到老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我乘著警察不注意,我偷偷的溜了出去。

一年了,這一年來我以黑戶在唐人街的一些餐館打著零工一邊尋找蓉蓉,一年來的煎熬已經讓我絕望,還好上個月一家小餐館的張老闆在聽了我的遭遇后很同情我,便留我在他的餐館打工還讓我住在餐館的倉庫里。稍微穩定些后,我的心也疲憊了,對於找到蓉蓉已經不抱希望了,哪知就在我打算放棄時事情卻出現了轉機。

那天很晚了,中餐館也打烊了,我們幾個夥計把大廳廚房收拾干淨后,阿昌拉著我很神秘的給我說:“強哥,過來,今晚我可是有好東西給你看啊,今晚到我那,還有阿彪和阿堅都要來,你也來吧,男人都知道的哦,嘿嘿嘿。”阿昌一邊說一邊給我打淫蕩的眼神,作為屌絲我也自然知道他們要干什麼,“哦?今晚有什麼好東西?如果是洋妞的那就算了,我每天看那些洋妞都看的不想看了。”

我想著我每天看著的那些洋妞,雖然豐滿,但是皮膚卻很差,臉上的雀斑就像灑滿了芝麻一樣,再想到我那失蹤的老婆蓉蓉那一身嬌嫩細致的無暇肌膚,這一對比我就覺得受不了。“嘿嘿,當然不是洋妞啊,給你說啊,這次是中國少婦哦,那模樣,那身材真是沒話說,不是好東西我怎麼可能會介紹給兄弟呢,你說是吧。”

阿昌說著拍拍的我的肩膀就去換衣服了。

在我心中只有蓉蓉才是最美的,我的摯愛,我也不以為意,先洗了個澡,回倉庫換了身衣服,正打算休息,突然想起阿昌說的,中國少婦,想到這,我一直壓抑的慾火突然暴漲,想想也沒事做,也好,去看看吧。阿昌住的也不遠,就在附近租的一個華裔老夫妻的閣樓,平日我們也去過幾次,那對老夫婦人不錯,也不介意我們去打擾,還會和我們聊中國的一些事。

我順著梯子爬上閣樓,阿昌他們都已經圍著電視開始看了,我走過去一眼就看到電視里,一個壯碩的金發白皮膚的20多歲的洋人正渾身赤裸的抱著一個黑頭發的女人,顯然是個東方女性,兩人正抱在一起相互調情愛撫,他們幾個正看得起勁,只是隨口招呼我一聲便不理我,我也隨便的拉過一個墊子盤膝而坐看起來,電視里那個渾身肌肉的洋人抱著那個東方女人不停的激吻,他的一雙大手也在那個女人細膩的嫩滑的裸背上細細的愛撫著,那個女人背對著我們,可是卻能看出那個女人的身材極好,那腰是腰,臀是臀的,完全是蜂腰肥臀,那個女人一雙修長美麗的腿正緊緊的盤在那個健壯的洋人腰間,只見個女人的挺翹的肥臀下一個長滿了金毛的碩大的卵袋隨著那個男人的走動一晃一蕩的,他的肉棒在那個女的臀下時隱時現。那個女人雖然與那個洋人激吻,但是也時不時的發出幾聲好挺的讓我們慾火更盛的略顯矜持的呻吟聲。

看來今晚阿昌可能真找到一部不錯的A 片,好久沒看到東方女人那細膩嬌嫩的身軀,我也一下就勃起了。電視里,那個壯碩的洋人抱著那個東方女人一下倒在床上,可能是倒下時突然的刺激,那個女人一下受不了突然掙開那個洋人的嘴一下弓起身子,那烏黑如瀑的秀發也甩開了,一張絕美清純的臉顯露出來,阿昌他們幾個立刻叫了起來。

“哇!好漂亮。”

“這麼漂亮的女人怎麼拍這種東西啊。”

“真是女神啊,這種美女應該被收藏在金屋裡。”

我也震驚了,可是我震驚的是,那裡面的女主角居然是我的失蹤了一年的老婆。我愣愣的看著畫面,我不敢相信,我那清純可愛的老婆會拍這種東西。阿昌他們還在那一邊評價一邊看,我突然站起來伸手把電視關了。

“強哥,你這是干什麼啊,我們正看得起勁呢。”“是啊,就算你不看,我們還要看啊……”

阿昌他們看著擋在電視機前的我不停的說著,我此時怒氣衝頂一下子吼道:

“看什麼看,不準看,你們誰都不準看,你們誰要看我就殺了誰。”

阿昌看我不像是開玩笑,覺得氣氛不對,他便先安撫下阿彪和阿堅再對我鄭重的問到:“強哥,到底怎麼了,這片子有什麼問題嗎?還是說我們有什麼得罪了強哥你的,你說一聲,大家也好明白啊。”

我低著頭抽泣著,阿昌他們也看著我不說話,沈默了許久,我無力的說道:

“這裡面的女人就是我失蹤了一年多的老婆,阿昌,你能告訴我這片子你是從哪搞到的嗎,希望你能幫我,我會感激不盡的,求求你。”

阿昌“哎~~~~~ ”的嘆了口氣,他們都知道我偷偷留在美國找老婆的事,聽我這麼說,都明白了些,“強哥,你先冷靜,不要慌,既然有了嫂子的線索,那就好了,你們夫妻早晚會團聚的。”阿昌搭著我的肩安慰我說道。我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這是我在樓下那家影視租賃店裡的角落翻出來的,我也不知道這是哪出的,不過你可以去問問那的老闆,或許他會知道。”

我擡起手拍了拍搭在肩上的阿昌的手,哽咽的說道:“謝謝。”阿昌沒有說什麼只說了:“都是故鄉來的兄弟。”

“我先把這片子帶回去了,我明天去找那老闆。”我知道,大家都是兄弟,大恩不言謝。

“好的,強哥,你沒什麼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對了,幫我給老闆請個假。”我一邊說一邊收拾東西。

“好的,強哥,沒問題。強哥,如果有用得到兄弟們的地方,說一聲,在這異國他鄉,我們中國人就要團結。”阿彪說道我感動的流淚的看著他們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便回去了。

我回到倉庫后再次拿出那張影碟,之前我沒仔細看,現在我看到封面上果真是蓉蓉,封面上印著蓉蓉穿著一件高開叉的白色旗袍,一條修長白嫩的美腿從開叉到腰際的旗袍裙擺里伸出,貼身的緊致旗袍完全顯示出蓉蓉美好的身段,胸口的紐子沒有被扣上,大敞開顯露出蓉蓉那對飽滿圓潤的美麗B 罩杯嫩乳。一旁是用英文打在上面的《中國來的騷貨人妻愛吃美國大香腸》,看到這標題,我就怒氣上湧。

我覺得我還是需要看看裡面的內容,我想要從影片裡面找到一些蛛絲馬跡,我懷著這樣的心情看起來。畫面一開始,就是一間典型的美式別墅,然後鏡頭慢慢的進入別墅裡面,只見大廳里的寬大的歐式復古沙發上坐著穿著旗袍的蓉蓉,她穿的就是封面那件旗袍。然後鏡頭里就出現之前那個壯碩的美國男人,那個男人不停的對著鏡頭介紹著:“大家好,讓我給你們介紹這位,我們的東方女神,蓉!蓉是一位已婚的人妻,可是他的中國丈夫不能滿足淫蕩的她,所以她背著丈夫偷偷的來到了美國,她就想嘗試下我們美利堅男人的大雞吧,來吧不要讓美女等急兩了。”那人說著坐到的蓉蓉的身邊,蓉蓉緩緩的轉過頭以奇怪的眼神看著那個美國男人,那個美國男人對著蓉蓉說了許多贊美的話后輕輕的伸手攬過蓉蓉的頭,兩人開始嘴唇對著嘴唇輕輕的輕吻起來。

看到這,我不禁怒火中燒,在我面前,我美麗的妻子居然和別的男人親吻。

然後那個男人讓鏡頭對著蓉蓉的下身來了個特寫,半透明的紅色綁帶蕾絲丁字褲上一撮黑影,幾根烏黑油亮的陰毛鑽出來,內褲底部,有著一灘明顯的濕痕,那個男人伸出兩根手指輕輕的抵在那坨濕痕上揉動了幾下,只見蓉蓉突然在沙發上扭動了幾下,“噢啊~~~~~ ”的叫出聲來,那個人把手指湊到鏡頭前,“濕了,這個蕩婦已經濕了,她已經準備好我來操她了。”那個美國男人一邊說一邊想鏡頭展示手指頭上的晶瑩的粘稠淫水一邊說著。那個美國男人抓著蓉蓉穿著尖細高跟鞋的腳踝提起來,把蓉蓉提的的屁股微微離開沙發,然後解開蓉蓉那條性感內褲的綁帶,他拿著蓉蓉的內褲湊到鼻子前深吸一口氣說道:“嗯,不錯,真好聞。”

說著還把那條內褲湊到鏡頭前展示一下。然後他快速的脫掉了衣服,他在鏡頭前展示了他健壯的肌肉,以及他那條粗長的肉棒,如果不是之前看到過,我不敢想象這麼粗長的家夥能插進蓉蓉的體內。

之後就是如一般那些A 片一樣,他把蓉蓉帶上了高潮后,一邊和高潮后的蓉蓉舌吻,一邊把蓉蓉的腿盤在自己腰際,然後就是我在阿昌那看到的一幕。我緊緊的抓著床欄,咬牙切齒的看完了這部片子,氣紅了眼的我恨不得提著菜刀去砍死那個侮辱蓉蓉的人。我看到影片里那個美國男人和蓉蓉在床上以各種姿勢翻雲覆雨,肆意調情,我的心在滴血。我慢慢冷靜后,確認了兩點,蓉蓉肯定不是自願的,如果蓉蓉是自願的就不會不告而別,再來就是在片子里蓉蓉沒有完整的說一句話,加上那呆滯的眼神和遲鈍的反應,我相信她是被人餵了類似迷幻藥之類的東西。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找那家影視租賃店,我焦慮不安的等到10點多那個肥胖的老闆才來開店。我等到他開店后第一個衝進裡面,還把那個老闆嚇了一跳,我拿著那張光碟對那個老闆詢問:“你好,先生,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託你,你能幫我看看這片子嗎?”老闆接過我手裡的光碟仔細的看了看,“哦,不錯啊,小夥子,這是我這一年前租的很火爆的成人片,裡面的中國小妞真是美爆了,你真有眼光啊,嘿嘿嘿,當時我還看著這片子打了一晚上的飛機呢。”老闆一邊說還一邊猥瑣的衝我笑。我壓著怒意嚴肅的說道:“先生,我想請問這部片子是那家公司出的,我能在哪找到這家公司。”

老闆見我沒有因為他的美式幽默而笑,頓時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小子,這部片子是一年前的了,我每個星期要取很多貨,我也不記得了,抱歉。”我見那個老闆不願意幫我,我只好全盤托出,想用我發生的事感動老闆讓他幫我。美國人果然是一些熱血的英雄主義泛濫國家,正義心泛濫的老闆被我感動的為我仔細的查了一年前的記錄,還把那家公司的地址給了我。我鄭重的向他道謝后,老闆小聲的告訴我那家成人影片公司的背景是當地最大的,而且很兇殘的黑人黑幫,叫我一切小心,最好能找警察。

我再次謝謝老闆的忠告后,按照地址找到了那家公司,那家公司離碼頭很近,是一個3 層的小樓,周圍很多倉庫和集裝箱。我把平時送餐時騎的小摩托停的遠一些,然後悄悄的潛入到小樓附近,我發現小樓周圍有好多黑人在巡查,我不敢靠得太近,只能遠遠的看著小樓等待著,我也不知道等待什麼,但是我現在只有這唯一的線索。我等了一天,就在黃昏,我正打算放棄時,突然,我看到小樓的門打開了,裡面走出好幾個穿著黑色西服的黑人,從他們不經意間擺動的手臂下我看到了槍,我一下子緊張起來。接著我看到一個穿著和那些黑人明顯不同的黑人走了出來,他的臂彎里還摟著一個穿著很性感的黑色深V 連衣裙的黑發女人。

那對男女鑽進一輛加長奔馳轎車里,我剛好看到那個女人在鑽進車廂時隨手撩起頭發時顯露的臉,我心裡頓時激動起來,那是蓉蓉,我親愛的老婆蓉蓉,可是周圍那些帶槍的黑人卻讓我不敢輕舉妄動。

那輛轎車從我眼前開過,我剛好看到那個黑人把手伸進蓉蓉那深開的V 字胸口內,一年的相思讓我激動,可是一年的歷練也讓我冷靜,我趕緊跑到我的小摩托那,緊緊的跟在後面,好在我為了找蓉蓉同時打黑工走了不少地方,我穿著小巷緊緊著,加上那輛加長奔馳轎車在市區里開,車速不是很快,我沒有被甩掉。

最後那輛轎車停在一家夜總會前面,夜總會外面有很對人在門口迎接那個摟著蓉蓉的黑人。我站在街對面看了看周圍,不禁唏噓,這家居然就是我當時度蜜月是喝醉了的那家夜總會。我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懷疑過這家夜總會,加上這是我的傷心地,我無意識的會避開這里,我也沒多少錢可以進夜總會,我了解蓉蓉也不會進那種地方,所以我這一年多來從來沒想過去夜總會找。

我在外面等了很久,等到晚上夜總會營業后,我才低調的進去點了瓶啤酒坐在角落裡,冷冷的觀察著周圍。直到接近淩晨,舞台上的主持人說道:“先生們,歡迎光臨,現在是每半個月,我們的性感女神表演的時候了,請大家呼喚我們的女神,蓉小姐出場。”台下的那些男人們大聲的呼喊著“蓉,蓉,蓉”,只見舞台上煙花燃起,激蕩的音樂響起。

本來如死寂般的我終於來了精神,我仔細的看向舞台,只見穿著一身閃耀如鑲滿鑽石的性感連身短裙,畫著妖艷濃妝的蓉蓉跟著音樂的節奏,從幕後走出來,然後對著台下飛吻拍媚眼,我不敢相信那台上的性感尤物居然是我清純可人的嬌妻。蓉蓉向台下的那些色狼們打了招呼后便開始圍著鋼管扭動起來,看著蓉蓉那性感的身姿和誘人的動作,我不禁勃起了,而台下的那些男人也沸騰了。蓉蓉走過舞台邊,那些男人紛紛拿出錢塞進蓉蓉的漁網絲襪里順便在她性感的修長大腿上摸一把。然後蓉蓉伸手拉掉了閃耀短裙的一邊肩帶,台下的那些男人歡呼起來,蓉蓉又慢慢的扭動起來,她跪在台上挺翹的屁股在鋼管上上下聳動摩擦,那些男人紛紛把錢拋到台上,蓉蓉見下面的觀眾拋的錢差不多了,終於脫下了自己的連衣短裙。下面的那些男人都吹起了口哨,蓉蓉站起來,踩著高的幾乎只能腳尖著地的高跟鞋,穿著性感的內衣圍著鋼管走動起來,我不禁大吃一驚,台上的蓉蓉那帶著半截乳罩露出一片白嫩高聳的乳肉和深深乳溝的胸部,完全不是我映像中的蓉蓉,我的記憶里,蓉蓉只有和一般中國女性一樣的B 罩杯乳房,可是現在蓉蓉在台上,明顯有著比一般西方女性還大的胸部。如果不是看過那部A 片,我都不敢確認那就是蓉蓉。

蓉蓉開始跳起鋼管舞來,性感的身姿和舞蹈把夜總會里的氣氛帶到高潮,那些男人紛紛把錢塞進蓉蓉的胸罩和內褲里,同時他們也在蓉蓉身上吃盡了豆腐。

只見有個50多歲的老頭,把錢塞進蓉蓉的胸罩里時順手捏了把蓉蓉的乳頭,收回手后驚呼道:“哦~~~ 我的上帝,這個中國騷貨居然還有奶。”蓉蓉聽到那個老頭的叫喊回過頭對他一笑,然後走到台中央,伸手拉開背上胸罩的繩子,把胸罩拋下舞台,引得一群男人哄搶。那個搶到蓉蓉胸罩的男人擠到舞台前,蓉蓉微笑著走到那個幸運兒面前,捧起胸部,那個男人看來知道這的規矩,張開嘴,伸出舌頭,蓉蓉捧著乳房,把她粉嫩的長奶頭對準那人的嘴,然後用她纖細如玉的手指擠弄乳頭,只見一道乳白的乳箭射到那個男人嘴裡,蓉蓉每擠一下便咬著下唇喘著粗氣,彷彿很刺激一般。

最後的余興節目完后,蓉蓉便回到了後台,我也悄悄的走出了夜總會,我走到夜總會後面的小巷,看了看確定沒人後,我從這開著的廁所窗口翻了進去,果然如我猜測的一樣,這是夜總會的後台專用廁所,我從這悄悄潛到後台,我找到門上用英文字母拼寫的“蓉”的化妝間,我鑽了進去,很好,裡面沒有其他人,只有蓉蓉坐在化妝台上卸妝。蓉蓉聽到關門聲說道:“我知道,告訴主人,我很快就會上去的。”我聽到蓉蓉的話不禁皺了皺眉頭,輕輕的用中文喊了聲“老婆”。

蓉蓉突然愣住了,飛快的轉頭看向我,“你……你是……強,老公!”蓉蓉看著我淚水滾滾而出,我們兩夫妻分別了一年後終於擁抱在一起,我和蓉蓉來了個深吻,蓉蓉深情的看著我問到:“老公,你是怎麼找到這的?”我正想開口,蓉蓉突然臉色一變,對我說:“老公,快,你快走,不要被他們發現,他們都是惡魔,你快走,你快回中國去,你就忘了我吧,你回去再娶一個妻子吧,我已經不能再當你的妻子了。”蓉蓉不住把我往門外推,我一把死死抱住蓉蓉大聲喊道:“不,我不走,你是我老婆,你永遠都是我妻子,我的妻子只能是你,周蓉。我知道,我都知道了。”蓉蓉擡起頭獃獃的看著我,然後悲哀的低下頭呢喃的說道:“不,強,你不知道,你什麼都不知道,我現在已經不配做你的妻子了,你就放過我吧。”

就在我還打算說什麼時,突然化妝間的門被人踢開,三個健壯的黑人衝了進來。我把蓉蓉護在身後,忌憚的看著面前三個黑人打手,這三個黑人打手是被我剛才大聲表白時的聲音吸引過來的,三個黑人的身手不錯,而我經過一年的黑工經歷,身子骨也健壯了許多,也學了些街頭的打架方式。如果是一個黑人打手我可能還能堅持些時間,可是三個,我也就幾招便被他們攻破了防禦,被他們輪流毒打。

我被打的站不起來,然後被他們拖到到夜總會二樓的一個豪華房間,我看到那個下午看到的與眾不同的黑人正坐在沙發上抽著雪茄,蓉蓉局促不安的侍立在他身旁,我被那些打手扔到那個黑人老大腳邊,他用腳踩著我的頭說道:“聽說你是我可愛的小性奴的丈夫,你好啊,我叫彼得,是鯊魚幫的老大。哈哈哈哈哈”

彼得囂張的大笑,腳卻使勁的踩我的頭,他把一條狗項圈扔到茶幾上,對一旁的蓉蓉說道:“我的小性奴,在你丈夫面前,讓他看看你是多麼的順服,讓他看看你做我性奴時的喜悅的樣子。”蓉蓉苦著臉顫抖的說道:“主……主人,不要……求求你,不要在……我老公面前,我都願意做你的性奴了,求求你放過他,不要傷害他了,求求你。”彼得冷笑著對蓉蓉說:“哼,很好,居然敢違抗主人的命令,看來我要好好的處罰你了。”蓉蓉聽到處罰立刻跪下求饒,然後自己帶上那條象徵著屈辱的狗項圈,我在彼得的腳下拚命的喊著:“蓉蓉,不要,補藥戴,不要啊。”蓉蓉卻不理我自己帶上了項圈然後當眾脫掉了自己的衣服,乖乖的跪伏在彼得腳邊,彼得看到蓉蓉那順服的樣子,彷彿打勝仗的將軍般大笑起來,我只能無力的被彼得踩著流著淚呼喚著蓉蓉。

我看到這憤怒難平,血氣一下上湧,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我再次醒來時,我發現我身處一個簡陋的混凝土房間,四周只有一道門,我做起來才看到趴在我床邊睡著的蓉蓉,我看到放在一旁的那些藥還有我手上和腳上的夾板繃帶,我知道肯定是蓉蓉在照顧我。我看到蓉蓉熟睡的臉龐彷彿又回到了我兩剛結婚時的情境。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撫摸我失蹤一年多的嬌妻,我一碰觸到蓉蓉的臉頰蓉蓉便驚醒了,蓉蓉趕緊站起來,關切的問道:“老公,你醒了怎樣,有哪裡不舒服的?”看著蓉蓉穿著一件窄緊短小的T 恤,把她胸前的那對飽滿線條完整的勾勒出來,蓉蓉下身只穿了條巴掌大的黑色蕾絲高腰丁字褲,眼前的性感女神幾乎讓我不敢相信她就是我清純可愛的妻子。

我看著蓉蓉情不自禁的喊道:“老婆,我找了你這麼久,你怎麼會……”蓉蓉聽到我的呼喚,身子一顫,輕輕的問到:“強,你都看到了,你還要我做你的妻子嗎?”我用我最真摯的眼神和蓉蓉對視說道:“我,周強,永生永世的妻子就只有周蓉一人,永遠不會變。”蓉蓉聽到我的話后流著淚撲到我懷里,我用我能動的那隻手環抱著蓉蓉,蓉蓉在我懷里輕輕的哭著,抽泣著,我就在她耳邊說著我這一年多來對她的思念和我尋找她的經歷。蓉蓉淚眼朦朧的擡起頭看著我深情的說到:“老公,你受苦了,對不起。”我趕緊說到:“不,老婆,是你受了這麼大的苦,這麼大的罪,是我沒有及時找到你,是我的錯。對了,老婆,當時你是怎麼失蹤的?”蓉蓉靠在我懷里抽泣了幾下才用一種及恐懼又說不出是興奮還是悲哀的語氣訴說起來:那天晚上,你說你和他們出去吃宵夜,我把我們白天的照片導入到電腦里,然後整理了一下,可能是白天累了所以就不等你回來去洗澡打算先睡了,可是我洗完澡出來,擦頭發時發現我們的房間被翻得亂七八糟的,突然背後有人把我抱住,那個人的勁很大,我怎麼都掙不開,然後我發現還有另外一個人用布把我的嘴蒙住,然後就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然後我覺得突然很痛,可是頭很暈,想要把眼睛睜開卻掙不開,只聽到旁邊有外國人在說英語,但是就是聽不清,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只覺得身子很熱,很癢,很想要,然後就有一根很燙的東西插進我體內。老公對不起,我……我拍了拍蓉蓉的背安撫她:“老婆,沒事,只要你沒事就好,繼續說吧。”

蓉蓉在我懷里繼續說道:當時我以為是你,也沒多想,只覺得那東西好燙,好粗,在我身體裡面攪的我好舒服,我覺得我的身子輕飄飄的,然後我就什麼都不想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一個很強壯的黑人壓著我,把他的生殖器插在我嘴裡,我當時想也沒想就使勁咬了一口,當時我不知道他就是鯊魚幫的老大,彼得說本來他們只是打算當晚把我輪奸以後就會把我送回酒店的,可是這次我把他的生殖器咬成重傷,所以他要懲罰我,本來我不願意的,可是他們給我灌迷幻藥,給我注射強力春藥,還給我拍A 片,嗚嗚嗚嗚嗚……

蓉蓉說著說著便在我懷里哭起來,我沒想到老婆居然遭受這麼大的侮辱,我憐惜的緊緊抱住老婆,“過去了,一切都過去了,我來救你了,老婆。”蓉蓉淚眼朦朧的擡起頭看著我,“老公”“老婆”我兩終於闊別一年多以後吻到了一起。

我兩深情擁吻,我們的舌頭纏繞在一起,突然我感到一些不對勁,我放開了蓉蓉的嘴,“老婆你的舌頭……”不等我說完蓉蓉再次流淚,她緩緩的伸出自己的香舌,只見她的小香舌中央居然鑲嵌著一顆鋼珠,“蓉蓉,你這是……”就在我震驚時,彼得帶著幾個手下推門進來了,彼得一把便把蓉蓉從我懷里扯到自己懷里,他反扭著蓉蓉的手問道:“小性奴剛才在和你丈夫說什麼呢?”蓉蓉痛苦的皺著眉頭說:“主,主人,請輕點,蓉,蓉奴的手快斷了,奴剛才在和老公說奴怎麼落到主人手裡的。”彼得鬆了些手裡的勁,“哦?那你說道哪了?”彼得微眯著眼盯著我問道,蓉蓉乖乖的回答:“奴,奴說到……奴當時有眼不識泰山,錯咬傷主人的神器,奴有罪。”

彼得的幾個手下為她搬來一個單人沙發,和我面對面的坐下,他一把攬過蓉蓉的柳腰,把蓉蓉拉到他的懷里,“你不知道,當時你老婆把我的雞巴幾乎咬斷了,我當時相當的憤怒,所以才沒及時把她送還到你身邊,不過幸好這樣,不然怎麼會有我現在這根無敵的大雞吧和我這美艷騷浪的小性奴呢。”彼得說著囂張的哈哈哈大笑,他的一張臭嘴壓住蓉蓉的香唇,沒想到蓉蓉居然張開嘴讓彼得的舌頭進入到她的嘴裡,我看到兩人的舌頭在蓉蓉的嘴裡攪動,蓉蓉的臉頰上不時凸顯出彼得的舌頭的位子。我憤怒的喊道:“混蛋,放開她!”我正欲翻下床時,我被彼得的幾個手下死死按住。彼得擡起頭,放開蓉蓉的嘴,可是沒想到的是蓉蓉居然張著嘴伸出自己的香舌去追逐彼得的舌頭,彼得彷彿勝利者般瞟了我一眼,然後又伸出舌頭,兩人就這樣張著嘴讓兩條舌頭如兩條肉蛇般在空中交纏,蓉蓉的舌頭上的那顆鋼珠上沾滿了彼得的臭口水。這樣淫靡的場面讓我怒吼道:“蓉蓉,你在干什麼。”蓉蓉聽到我的怒吼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收回和彼得糾纏在一起的香舌,羞紅著,不安的埋著頭不敢看我。

“哈哈哈哈,怎麼樣啊,我給你老婆舌頭入的舌珠,你不知道,你老的舌頭本來就很舒服,被我入了這舌珠后,每次都把我的雞巴舔的好舒服啊,只要接吻我舔到她的這顆舌珠她就會忍不住想要舔我的舌頭。”彼得說著還把蓉蓉的嘴掰開,夾出她的舌頭輕輕捏住把玩。

蓉蓉乖乖的坐在彼得的懷里,張著嘴伸出舌頭任由彼得把玩,蓉蓉滿臉潮紅的喘著粗氣,彷彿一幅不堪挑逗的樣子,“你不知道,你老婆可是我手裡的寶貝,她出演的A 片可是很賣座的,而且也很聰明,什麼都學得快,去年的她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懂,只會在床上亂叫的婊子,現在已經被我調教成在床上最後侍候男人的蕩婦了,而且也是我旗下脫衣舞夜總會的頭牌脫衣舞女郎,只要她一出場,當晚就能幫我賺10多萬美元,真是我的好寶貝啊。”彼得說著就把蓉蓉抱著面向著我跨坐在他腿上,雙手抓住蓉蓉碩大的豐胸,使勁的揉搓起來,那力道,把蓉蓉的乳肉抓的從指縫間漲出來,蓉蓉昂著頭大口的嬌喘,時不時還發出幾聲嬌吟,看起來蓉蓉正在極力的忍住不發出聲來,蓉蓉的手按住抓著她豐胸的彼得的被爪子,但是卻不是阻止他,而是自己在引導彼得玩弄自己的乳房。

“怎麼樣啊,你老婆很性感吧,你一定很奇怪她本來那麼小的胸部怎麼會變成巨奶的吧。”彼得說著還屈指在蓉蓉T 恤上明顯頂起的兩顆乳頭上輕輕一彈,“嗯哼~~~~”蓉蓉被彈的忍不住叫出聲來,彼得把蓉蓉推起來站好,面對著我,然後抓著蓉蓉的一條美腿放在他的沙發扶手上,讓蓉蓉一條腿站立,一條腿蹬在沙發扶手上,她最神秘的胯間腿心展露無遺。

彼得摟住蓉蓉的纖腰,一手按住蓉蓉那被黑色蕾絲高腰丁字內褲遮掩住的肉呼呼的微微隆起突出的陰部,蓉蓉身子一軟,趕緊伸雙手到背後扶住彼得身後的靠背。彼得的手指輕輕使些力道便把黑內褲裹著手指插進蓉蓉那道神秘的縫隙,只見蓉蓉輕哼一聲,平坦的小腹一縮一鼓的,屁股也以彼得的手指為圓圈扭動起來。

我看到這憤怒的額頭的青筋都爆出來了,我怒視彼得,看著他淫玩蓉蓉,如果不是他手下按住我,我會立刻下床用我那條還沒斷的手狠狠給他一拳。

彼得對我神秘的淫笑到:“嘿嘿,給你看樣好東西。”彼得說完一把抓住蓉蓉的黑色蕾絲高腰丁字內褲扯爛,然後隨手把那條扯爛的丁字褲扔到我臉上,“啪”的一聲,被蓉蓉愛液浸濕了的內褲狠狠地砸在我臉上,然後緩緩的從我臉上滑落,我憤怒的臉上殘留著蓉蓉粘稠的愛液。“別,不要,不要在我老公面前,不要……”彼得一巴掌打在蓉蓉的那對豐碩巨乳上,引起蓉蓉胸前一陣波搖乳蕩,“賤奴,閉嘴,你忘了你的身份嗎,還是說想要我懲罰你。”彼得的威脅蓉蓉聽后不敢再反抗,只好羞澀的保持著雙手撐住沙發靠背,一隻腿蹬在沙發扶手上,只靠一條腿支撐身體,展示著她腿間那美好的陰部的姿勢。

蓉蓉的腿間,她的淫唇正如花朵綻放般張開著,顯露出她的兩片殷紅的小陰唇和裡面的美妙的粉嫩淫肉嫩芽還有那濕滑的腔道,她本身整齊的烏黑陰毛已經消失了,光潔細膩的胯下看不到一絲的毛孔,彷彿蓉蓉就是天生的白虎一般,在陰阜上,蓉蓉被紋上了一條凶惡的鯊魚,蓉蓉的大淫唇看起來比結婚破處時看起來還要粉嫩,突然在燈光下,蓉蓉的胯間閃了下光,我仔細一看,居然是蓉蓉的陰蒂上穿著一枚白金小環。

蓉蓉扭過頭,小聲地說著:“老公,別看,老公,別看……”我怔怔的看著蓉蓉的雙腿間,彼得興奮的捏住蓉蓉的陰蒂環說道:“看,這就是我專門為她定做的陰蒂環,上面還寫著,獻給我的主人彼得,怎麼樣,這可是你老婆主動要我給她戴的,現在已經封死,取不下來了,還有,她陰蒂上的包皮已經被我請醫生用激光切掉了,你老婆的陰蒂再也藏不起來了。”彼得說著開始撥弄扭動蓉蓉的陰蒂環,“不要,主人,太刺激啦,不要,求求你了,啊~~~ 啊哦~~~~”蓉蓉在彼得的玩弄下無奈的扭動著身子。

彼得拍了拍蓉蓉陰阜上的紋身說道:“這是我請住在這的一個日本紋身師傅紋上的,只要她發情就會浮現,平時就像是沒有一樣,這可是我們的幫派標志。

你不知道,那個日本紋身師看到你老婆時眼睛都直了,最後紋完后居然不要錢只要你老婆陪他一晚,你老婆可是叫了一晚啊,嘿嘿嘿嘿,那老頭第二天連路都走不動。”

我想到老婆被人遮掩侮辱,紋上屈辱的紋身,還被日本人玩弄,心裡怒火中燒,恨不得把彼得碎屍萬段。

我恨恨的盯著彼得,但是彼得卻毫不在意的指著蓉蓉那如同盛開的鮮花般的淫唇說道:“這是我最喜歡的傑作,每次看到都是那麼美,你看,真像一朵花,這可是我花了200 多萬美元請的美國最好的地下外科醫生做的,他把你老婆的陰唇全部劃開,然後從新培植塑造的,怎麼樣,你老婆只要張開腿,她的陰唇就會張開,變成美麗的肉花,哦,看看,我美麗的肉花流出花蜜了。”蓉蓉腿間的淫唇果然滴落出一小股的淫汁,從如花一般的陰部滴落出淫汁果真像是花蜜一般唯美。

彼得繼續說道:“我還專門請人從黑市上買的違禁藥品,來為你老婆增加敏感度,你老婆的陰蒂,陰道,奶頭還有肛門都注射了這種藥,現在你老婆的可比一般的那些妓女還敏感2 倍哦,感謝我吧。”彼得那副囂張的樣子,我真想給他一腳。

“查理,你來,讓我們的蓉小姐嘗嘗你的手指的味道。”彼得對著一旁的年輕黑人說到,查理聽到老闆的吩咐,淫笑著舔了舔舌頭,他可是好久都沒品嘗過蓉蓉的身體了。蓉蓉驚呼著:“不,主人,不要是查理,好嗎,不要,不要他。”

查理蹲到蓉蓉的胯間,伸出自己的右手,我這時才看到這個查理的手指特別長,而他的中指還比他其他的手指長出一個指節。

查理的手插進蓉蓉的體內,“嗯~~~~~~~~”蓉蓉不禁長長的嬌吟一聲,查理緩緩的抽動著手指,擡著頭盯著蓉蓉看她的反應。蓉蓉的臉不停地變換著表情,一會兒皺著眉頭,一會兒又舒服的舒張開來,一會兒緊咬下唇,一會兒張嘴粗喘。

蓉蓉胯下的甜美嫩肉隨著查理的手指翻弄摳挖,是時隱時現,蓉蓉的淫液順著查理的手背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

“啊~~!!那裡是~~~ 啊~~~ 呀~~~~~ ”蓉蓉突然驚叫,然後控制不住浪叫起來,“不雅碰,啊~~~~哦~~~~我的G 點,呀~~~~~~別按啊~~~~~ ”蓉蓉激烈的扭擺著腰臀卻始終脫離不了查理的手,“哦~~~~不~~~~啊~~~ 要~~~~要~~~~~ 高潮了~~~~”蓉蓉尖叫著,她的手死死的抓著靠背,腳趾也緊緊地抓緊,平坦的小腹一縮一縮的痙攣,查理大張著嘴迎接蓉蓉高潮噴湧而出的陰精。突然我看到蓉蓉胸前突然濕了一大坨,濕濕的T 恤緊緊地粘住蓉蓉的雙乳,把蓉蓉的巨奶若隱若現的透現出來。

查理待蓉蓉的陰精淫液噴完后再次把手伸進蓉蓉的洞穴,蓉蓉剛剛高潮的肉體,在查理的手指下再次扭動浪叫起來,彼得把蓉蓉濕了的T 恤掀起來,把蓉蓉的巨乳裸露出來,沒多久蓉蓉再次被查理弄到尖叫高潮,這時我不敢相信這一幕,蓉蓉的一雙勃起的奶頭上,居然自己張開了乳孔,然後她的長奶頭自己擺動彈跳起來,一股股的乳箭隨著奶頭擺動而射到我身上。隨著蓉蓉的高潮漸漸過去,她的奶頭抽動漸漸停止,射乳也越來越無力,彼得屈指重重的在蓉蓉的硬硬的長奶頭上彈了一下,蓉蓉的奶頭不禁又彈跳一下射出乳箭。

“怎麼樣,這可是真奶,還會噴乳,不是那些往奶子里塞東西的低價貨可以比的,我可是為你老婆的這對奶子花了100 多萬,我還要醫生把她的所有輸乳管全部集中到了奶頭,並且用高價買的永不斷奶的催乳劑,為了訓練你老婆高潮噴奶可是把我累壞了哦,哈哈哈哈哈,這個東西就是專門給她戴的。”彼得說著拿出兩個金色的東西,蓉蓉見后臉色都變了。

彼得把那兩個金色的東西套到蓉蓉還硬挺的奶頭上時,我才看清楚東西,那像是一朵金色的花,重疊的花瓣張開著,蓉蓉的奶頭就從花瓣中間伸出,蓉蓉的乳暈被花瓣完美的貼合遮掩,如此唯美的東西戴在蓉蓉的胸前,我不禁贊嘆,真是美麗無邊,讓蓉蓉看起來聖潔中又帶點淫蕩,真是無比誘人。彼得又拿出一個金色的圈子,套到蓉蓉奶頭上的金色花朵上,輕輕一扭,“嗯哼~~”蓉蓉忍不住呻吟一聲。彼得又把那圈子套到另一隻奶頭上一扭,蓉蓉再次呻吟一聲。

彼得把手拿開后,我看到的是蓉蓉胸前頂著兩朵含苞待放的金色金屬花骨朵,花骨朵緊緊地包裹住蓉蓉的奶頭。“這就是我專門找工匠給她定做的奶頭鎖,這個鎖只有我手上的這個鑰匙才能打開,如果她的奶頭鎖不能打開,她就不能噴乳,最後她的乳房會被自己的奶漲爆,嘿嘿嘿,美嗎。”

這時的我已經被他們的殘忍感到心驚,沒想到蓉蓉居然被他們淫辱成這樣,我的怒氣慢慢的消退,剩下的只有為蓉蓉的遭遇悲哀。

他們在我面前輪奸蓉蓉,我看到蓉蓉在他們身下摧殘,我心中滴血,我被那些惡徒鎖在床上,每日他們都會在我面前表演淫辱蓉蓉的秀。漸漸的,我看的麻木了,蓉蓉在我面前被他們這些惡棍姦淫也不再害羞。

就在我以為自己會這樣被囚禁終老時,蓉蓉突然渾身是白濁精液的打開關著我的房門,蓉蓉領著我跑了出來,她叫我趕緊跑,我看到她那一身的被摧殘的滿身精液的樣子,不拉住她說道:“我們一起跑吧。”蓉蓉流著淚搖了搖頭說道:

“不,已經晚了,我不能走了,老公,你忘了我回國找個好女人再結婚吧,我已經配不上你了。”“不,我絕對不會拋下你的,老婆,我愛你,跟我走吧。”我抱住蓉蓉強勢的說道,“不,老公,你不明白,我……我已經,不是你心中的老婆了,我現在只是彼得的性奴,我,我……我現在已經離不開他了。對不起,老公,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老公了,強,你快走吧,我乘著彼得不在,勾引了那些守衛才有機會的,快走吧。”

我聽到蓉蓉的話如晴天霹靂,我還不敢相信:“不,蓉蓉,我不相信,不是真的,為什麼,為什麼你甘心做他的性奴都不願做我的老婆。”蓉蓉扭過頭不敢看我:“我,我已經被彼得的大雞吧降服了,我的身體再也離不開他了,你不知道,我現在的身體每天要來十多次高潮,你能嗎?他的雞巴又粗又長,還有入珠,每次都把我姦淫的死去活來,舒服透頂,你行嗎?你看看,這枚陰蒂環是我主動求他給我穿的,怎麼樣,可以了吧。”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蓉蓉,我感到眼前的人是這麼陌生,“你這淫婦和那個壞蛋都去死吧!”我轉身就跑,我不願讓蓉蓉看到我流淚,我一直一直跑,跑到我體力不支倒地,最後才被路過的人救了,我萬念俱灰的找到了中國大使館尋求庇護,回到了我闊別已久的祖國。可是我的心已經死在了美國,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活著。

蓉蓉看到我跑掉后,流著淚,默默的說著:“對不起老公,我們已經回不到從前了,只要你過的好,蓉蓉就別無他求了,永別了老公。”蓉蓉轉身走回彼得的淫窟,看到滿地散落的毒品,撿起一直注射器,默默的把腳搭在沙發扶手上,自己把自己的淫穴掰開,拿著注射器刺進自己的陰道,“哦~~~~~ 好舒服~~~ 啊~~~~好熱~~~~嗯~~~ 好像要啊~~~~”蓉蓉扔掉空了的注射器,一臉肉慾的爬上躺著一堆男人的床,一邊拿著電動振動棒在自己淫穴內抽插一邊抓著那些睡著了的裸男的雞巴口交,蓉蓉大聲的淫叫:“啊~~~ 好舒服~~~~好爽~~~~插死蓉奴了,繼續~~~~搞死蓉奴~~~~~~好爽啊~~~ ”蓉蓉的淫叫聲在夜空中回蕩。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除了笑我不知道能說什麼?除了笑不停,我不知道能做什麼!推吧~~~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