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東北夫妻(1-6)

調教東北夫妻(1-6)

從接觸到喜歡再到現實參與到了SM中,在有過了幾個女M之後,我很希望能收到一對夫妻奴,相比女M夫妻奴更難認識到,這一願望一直也沒能實現。

我在網上到是認識了幾個確有夫妻奴傾向的網友,雖說都聊得不錯,但都還沒能發展到可以現實的程度。其中一個我覺得最有可能現實的,是我在一個以SM交友為主題的QQ群裡,認識到了一個有夫妻奴傾向的東北網友。因為在網上認識聊得比較熟識了之後,只有他介紹我加上了他老婆的QQ,此後我在網上和他們夫妻聊得也都不錯,而且他們已經有過現實的淫妻經歷了。可惜他們是東北的某個城市裡,因彼此相隔得太遠,一直也沒有找到見面的機會。

五一假期的前夕,我上網時又遇到了這個網友。因他是用手機上的QQ打字不太方便,相互打過招呼又簡單聊了幾句後,他發過來了一條語音短信直接對我說:“眼看又到五一了,你有啥安排啊?你知道我們以前開了個小攝影店,自個做買賣不容易啊,越是人家別人放假我們反到是越忙,這多年五一、十一的都沒出去旅遊過。前不久我們把店給兌出去了,總算是沒板著的了一身輕鬆啦,所以今年的五一,我準備帶媳婦好好出去轉轉。可要出去了還不知道去哪,你五一出去旅遊不?要是你不出去的話,我們先去你那邊玩啊?”

聽這個有著淫妻欲的網友這麼一說,我自然是當即表示歡迎他們來我在的城市,並表示如果他們來了的話肯定會盛情款待。他聽完後也就挑明了意圖,又發過來一條語音短信說:“我們這回要是過去的話,當然也是想找你玩下SM。不過吧,找一個男的調教我老婆,我們已經玩過挺多回了,現在都覺得不是太刺激了,你看你能不能再找個男的,這回我想給我老婆找兩個男的,一塊來調教調教她。”

這個有著淫妻欲的網友說了想帶老婆來找我玩,同時又說了還想讓我再找個男的,我想了想在網上認識的同好,想起來還真就在網上認識一個這樣的人選。

這個人叫唐僧,當然這是網名。他說給自己取了這麼個網名,是因為別人都說他是個話嘮。

要說這個唐僧挺有意思的,論年齡比我還大了兩歲,他是既有著很強烈的淫妻傾向,還是一個慾望很強烈的熟女控。不過他雖有著很強烈的淫妻傾向,但還沒能夠做通妻子的工作,是一個慾望很強烈的熟女控,很想能調教到一個熟女M,但因他接觸SM的時間還不太長,還沒有過現實調教女M的經歷。在跟我在一個SM的QQ群裡認識了之後,聽我跟他說了之前已調教過好幾個女M了,他既是整天磨嘰著讓我幫他出主意,如何做通他妻子的工作讓他妻子能接受淫妻遊戲,同時還整天磨嘰著我讓我給他介紹熟女M。感覺這個唐僧雖然說話磨嘰,而且我還沒有跟他現實見過面,但在聊天中感覺他的素質還不錯,於是有了這麼一個機會,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他。

我就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了這個唐僧,一聽不但是能調教到一個熟女M,還是能在這個熟女M老公的前面調教,這個唐僧簡直是把我給視為了雷鋒叔叔復活,當天便執意地非要請我出來吃飯。

以他請我吃飯的方式,我先和這個唐僧見了面,隨後他又連著請我吃了兩次飯,在那對東北的夫妻還沒來的之前,我倒是先和這個唐僧混熟了。此後我和他就一起期盼起了,五一假期趕緊地到來。

距離五月一日還有兩天時,總算盼到了有著淫妻欲的這個網友,帶著老婆來了我們所在的城市,我和唐僧在火車站如約接到了他們。

在見面後彼此之間的相互介紹中,這對夫妻中的老公說他姓餘,因他已年過四旬比我和唐僧都大,我和唐僧便把他稱呼為了余哥。這對夫妻中的老婆在做自我介紹時,沒說她姓什麼說的是她的網名,因為她網名里有一個渺字,於是我現實見面後我把她稱呼為了渺姐,唐僧自然也隨著我叫起了渺姐。

餘哥四十二、三歲的年紀,個子不高身材稍有些胖,腦門亮禿禿地已然謝頂,但腦門上一道皺紋也沒有,面目上看上去顯得很年輕。

渺姐三十七、八歲的年紀,但看上去要顯得年輕得多。個子不是太高,也就是一米六稍多,身材卻是絕對是魔鬼級別,腰細腹低兩腿細且直,體重最多也就是九十斤。單看身材幾乎就是二十歲出頭的火辣靚女,仔細看上去給人的感覺,也就是三十歲的樣子。

二、

在火車站接到了他們夫妻之後,我和唐僧先請餘哥、渺姐去了一家飯館吃飯。我和唐僧兩個人,都是首次跟夫妻玩這種激情遊戲,跟餘哥、渺姐見面後都顯得很緊張。餘哥到是對我倆有說有笑地顯得很自然,渺姐因是初次見面沒怎麼說話,但看上去也要比我和唐僧顯得自然。不過點完了菜一邊喝著酒一邊又聊了一陣,跟他們夫妻之間進一步的熟悉了些之後,我和唐僧的緊張不自然的感覺,很快也就變淡了。

快吃完飯時渺姐起身去了衛生間,餘哥沖我和唐僧會意地笑了笑,探頭湊近了坐在他對面的我們倆小聲說:“你倆別擔心,我老婆玩過挺回了,既然她見到了你們倆後,沒背著你們告訴我她對你們不滿意,就是覺得你們可以能接受跟你們玩了。等一會吃完了飯,你們倆就去開個房,等進了房間,你們直接上她就行了,等被幹上了,我老婆就怎麼幹都行了。”

按照餘哥交代了的,吃完飯出了飯店之後,唐僧跑去開了個房間。因為是要四個人一起玩,為了安全起見,唐僧不是去賓館開的房,而是去一家短租公寓開的房。唐僧開的這個房間足足有五十多平,不但面積相對賓館的房間大了很多,而且裡面的生活設施相對也更齊全,有一張很大的雙人沙發,還有著電腦桌以及電腦,甚至連冰箱洗衣機都有。這種短租公寓也比酒店賓館自由著很多,交完錢後是直接令來了房間的鑰匙,就等於是以日租的方式直接租了套房子。

進到了這間很是寬敞的房間裡,餘哥顯然是為了鼓勵我和唐僧直接上他老婆,剛一進房間便走窗檯前去拉窗簾。渺姐進屋後坐到了沙發上,我隨著她也坐到了沙發上,唐僧進屋後卻是又顯得不自然了起來,拿起遙控器打開了房間的電視,姿勢很生硬地坐在床沿上看起了電視。

渺姐下身穿的是一條緊身的淡綠色八分褲,上身外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寬鬆長衫,裡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低胸緊身背心,這樣的衣著無疑更加突顯出了她的魔鬼級身材。吃飯時已得到了她老公的暗中提示,來了房間後他老公還主動給予了配合鼓勵,我挨著緲姐坐到沙發上後也就無需裝正經了,一隻手搭到她的肩膀上摟住了她,另已隻手伸到她的胸前,隔著衣服摸起了她的奶子。

渺姐對我的舉動絲毫也沒有阻擋,於是我又貼近上去吻起了她,對我的親吻渺​​姐也沒有阻攔躲閃,反而是主動和我舌吻了起來。我開始跟她激吻起來的同時,隔著衣服更大力地揉起了她的兩隻奶子,揉了幾下覺得隔著衣服摸得不過癮,乾脆鬆開了伸到後面摟住渺姐脖子的手,伸進到她上身裡面的白色低胸緊身背心內,退下去胸罩將她的一隻奶子整個掏了出來,直接抓在了手裡肆意地揉捏了起來。

我和緲姐先在沙發上親熱了起來,唐僧聽到動靜扭臉注視了過來,但仍是顯得很不自然並沒有馬上過來。反而是緲姐表現得更放得開的多,在開始和我親熱了起來了之後,主動站起身三下五除二便把身上的衣服全脫了。等緲姐主動脫光了衣服,看到這個魔鬼級身材的美艷熟婦,一絲不掛地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這個話嘮唐僧也就再裝不下去“御弟哥哥”了,情不自禁地從床邊站起身走了過來。

這間房間沙發前的地板上,鋪了一張很厚很軟的地攤,唐僧走過來後還是沒太好意思直接下手,暫時是靠躺著坐到了沙發上。緲姐見狀主動跪到了沙發前的地毯上,跪在我和唐僧面前分別給我倆解開了皮帶,把我們兩個早已硬挺其的雞巴,挨個從我倆的褲子裡掏了出來。一手一個地幫我們兩個擼了幾下,扭頭看了一眼此時坐到了床邊的她老公,朝著她老公擠眼壞笑了下,隨後先含住了我的雞巴,開始給我口交了起來,不一會吐出來我的雞巴,換成了給唐僧口交了起來。

跪在我和唐僧面前的地毯上,緲姐是在自己老公的面前,同時給我們兩個做著口交,這樣的場景自然是極大刺激到了有著強烈淫妻欲的餘哥。似乎也是情不自禁地從床前站起了起來,餘哥解開褲子掏出來也以堅挺起的雞巴,走到沙發前要求他老婆也給他口交。

見自己老公掏出雞巴也想讓她口交,緲姐卻是用調侃性的口氣拒絕道:“你不是老想找別人來替你玩我嗎?現在找到替你玩我的人了,我這才跟人家第一回玩,咋你還著急上了啊?老實兒坐在一邊看著吧,先緊著人家兩個玩我吧,等他們玩完了我,你還是等著涮鍋水吧! ”

他的老婆在他面前給我和唐僧口交著,卻是用調侃性的口氣拒絕給他口交,餘哥對此當然不會生氣發火。因為對他這種有著淫妻綠帽傾向的人來說,要的就是自己老婆自己不能玩,只能提供給別人玩的這種感覺。因此遭妻子拒絕後餘哥笑呵呵地站在了旁邊,近距離看著自己的妻子給兩個男人口交的淫蕩舉動,聽著別人雞巴抽插在自己妻子嘴裡發出的聲音,亢奮至極地自己擼起了自己的雞巴。

像這種帶有SM性質的多人性遊戲,想要玩出所期望的刺激感覺,其中必須要有一個人做為主導者。緲姐主動進入到了被調教的性奴狀態,餘哥進入到綠帽奴的狀態自是喜歡由別人來做主導者,唐僧則表現得是個毫無經驗的小白,於是我當仁不讓地肩負起了主導者的角色。

緲姐吐出來唐僧的雞巴,又換過來了給我口交,我趁這個機會對唐僧說:“來,你把衣服脫了,躺沙發前的地板上,然後讓嫂子騎你身上,你先從下邊操操她。”

唐僧聽完當即飛快地扯光了衣服,摸過避孕套撕開一個套在了雞巴上,仰面躺在了沙發前面的地毯上,我把雞巴從緲姐的嘴裡抽出來說:“嫂子,騎他身上去,先讓他從下邊操操你。”

“是,主人!”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玩這種遊戲,見我主動肩負起了主導者的角色,緲姐沒用我要求便主動配合起了我,在我的面前進入了奴的角色。把我稱呼為了主人答應了一聲,從跪著的沙發前的地毯上站了起來。

三、

在緲姐才地毯上站起來來時,我看到她此時的逼裡已溢滿了淫水,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自己擼著雞巴的餘哥,看著妻子被別人玩弄時浮現出了亢奮至極的表情,為了更刺激他的淫妻欲讓他也更進入狀態,我指了指緲姐的下身對他說了句:“餘哥,嫂子可真騷啊!你看,嫂子還沒開始被操呢,逼裡的水就流到大腿根了。”

“啊——”在我說話間緲姐已騎坐在了唐僧身上,把唐僧的雞巴套坐進了她的逼裡,拖著長音發出了一聲浪叫,隨後便連續浪叫著來回上下移動起了身體。

我快速地也脫了個精光,手握著雞巴站到了唐僧的身體一側,把梆硬的雞巴放到了緲姐的頭前,隨後稍微地向前一彎腰,把雞巴頭杵在了她的一側臉蛋上。繼續上下移動著身體套坐著唐僧的雞巴,緲姐側歪過頭用嘴迎接向了我遞給來的雞巴,張嘴把杵在她臉上的龜頭含進了嘴裡。

躺在沙發前的地板上從下面操起了緲姐,剛才還表現得不是不自然的唐僧,這時已經完全地放開了。一隻手抓住坐在他身上的緲姐的奶子使勁揉著,另一隻手抱著緲姐的屁股協助她上下移動著,向後昂著連對站在他身後的餘哥說:“餘哥,你老婆真是太騷太厲害了,在上邊坐男人雞巴的功夫太棒了,這麼會就快把我給弄得要射了。”

在丈夫面前的淫妻遊戲剛剛開始,唐僧便說要他快要射出來了,我自然是不想他這麼快就完事,用腳踢了下躺在地毯上的他的肩膀說:“你咋這麼沒用呢,這麼快就要射了啊?哪這樣吧,你先別在下邊操了,讓緲姐老公躺下邊換換你,咱倆一個接著操她的嘴,一個玩玩她的屁眼,正好把緲姐的三個洞都玩起來。”

此時餘哥看著他老婆在他面前不到一米遠處,和兩個男人進入到了3P的姿勢,一邊扭動屁股伺候身下一個男人的雞巴,一邊吸裹吞吐伺候著站在身前的另一個男人的雞巴,而且臉上還浮現出了一副騷浪且興奮的表情,這樣的場景自然是滿足到了他強烈淫妻欲,因此他興奮至極地欣賞著眼前的情景,站在妻子的頭前正用手擼著雞巴。聽到了我略帶命令的口氣的要求。要讓他替下唐僧躺到沙發前的地毯上,餘哥馬上停止了擼雞巴的動作,快速脫光了她身上的衣服,等唐僧站起來後躺到了沙發前的地毯上。

餘哥換過唐僧躺到沙發前的地毯上,緲姐又騎坐在了自己老公的身上後,但她不是騎坐在自己老公的胯間,而是騎坐在自己老公的臉上,讓自己老公用舌頭舔起了她剛被操過的逼。

唐僧躺享受了緲姐在上面的套坐沒一會便要射了,是因為剛一進入這種另類的刺激遊戲時,令他過於地衝動興奮了,因此把雞巴從緲姐逼裡拿出來緩了一會,他也就把要射精的感覺給壓了回去。緲姐在上面套坐男人雞巴的功夫很高,顯然是令唐僧覺得很是舒服享受,於是等騎坐在自己老公的臉上,讓自己老公用舌頭給她舔了一會逼後,唐僧壓回去射精感覺的,馬上又在他的雞巴上戴好了一個避孕套,換過餘哥躺在了沙發前的地毯上,繼續享受起了緲姐在上面的套坐他雞巴的感覺。

餘哥被從自己老婆的身上換下來後,又是在一旁看著自己老婆被操的情景,繼續自己用手擼弄起了雞巴。不過此時已進入到了綠帽奴的狀態,餘哥不是像剛才那樣站在旁邊擼雞巴了,而是跪在了被操著的老婆面前擼起了雞巴。

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現場看到,女人被男人操的情景,因此轉到了騎坐在唐僧身上的緲姐身後,刻意地觀看起了雞巴在逼裡抽插的情景。

首先我注意到有著魔鬼級身材的緲姐,是屬於那種典型的運動型的身材,屁股並不大但渾圓結實。顯然緲姐年到三十七八歲,依然能保持這樣魔鬼級的身材,肯定是平時經常做健身運動。

隨後我看到緲姐渾圓結實的屁股,忽上忽下忽前忽後地不停運動著,唐僧從下面插在了她逼裡的雞巴,隨著她身體的移動在她的下體裡忽隱忽現著。由於緲姐在唐僧身上移動身體的幅度很大,唐僧的雞巴每次被她套坐進逼裡時,都是整根地盡沒在她的身體裡,只留下兩個卵蛋掛在她的屁股下面。

發現我去後面看起了他操緲姐的情景,唐僧配合地把兩身伸過來抓住緲姐的屁股,往左右兩邊扒開了緲姐兩片渾圓結實的屁股,讓我更清楚明了地看起了他的雞巴在緲姐逼裡進出的情景。兩片渾圓結實的屁股被唐僧給左右扒開了,緲姐的屁眼也完全暴露了出來,我看到隨著唐僧的雞巴在她逼裡的進出,她的屁眼口也在一合一張地不停收縮著。

四、

我、唐僧和余哥、緲姐夫妻一行四人,進到房間後既開始了淫妻遊戲,進行了不長的時間之後,又進一步地進入到了夫妻奴調教的遊戲裡。我成為了四人遊戲的主導者,也就等於算是成為了余哥、緲姐夫妻二人的主人,唐僧因表現得是個毫無經驗的小白,也只好是充當起了配合我調教餘哥、緲姐夫妻的角色。既然成了這場四人遊戲的主導者,於是我也就開始按我的意圖主導起了遊戲,站在緲姐身後看到她暴露出的屁眼,隨著被抽插的動作一合一張地收縮著,我在她的身後開始玩起了緲姐的屁眼。

見面之前約定的是要在餘哥面前調教他老婆,我和唐僧在跟餘哥、緲姐夫妻倆見面之前,自然是準備了好些件的SM工具,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肛交潤滑劑。決定了要從後面對緲姐的屁眼下手了,我拿過來了那瓶肛交潤滑劑,擰開蓋子擠出來一些先倒在了我的食指上,然後蹲下身對準緲姐的屁眼塗抹了起來。在她的屁眼口周圍塗滿了潤滑油,又把手指摳進了她的屁眼裡,她屁眼口的裡面也塗進去了潤滑油。

躺在地毯上的唐僧看到了我的動作,抱住了緲姐的腰部使勁往下一摟,使得緲姐的屁股盡量地向上擡起,好讓我更得勁地給緲姐的屁眼塗潤滑油。在緲姐的屁眼四周及屁眼口內塗好了潤滑油,我在自己的雞巴上套好了一個避孕套,前胸貼著緲姐的後背弓著身站在了她身後,在她的逼繼續被唐僧的雞巴從下面操著的同時,把我的雞巴從後面操向了她的屁眼。

在AV片裡面看起來,兩穴同插的場景看起來相當得刺激,可真是實際做起來其實姿勢很難拿。緲姐是騎坐在了唐僧的身上,讓唐僧從下面把雞巴插進了她的逼裡,而唐神的兩條腿還伸在了緲姐的屁股後,我在他們的身後只能是以大劈叉的姿勢,雙腳站在了唐僧兩條大腿的左右兩側,同時還得盡最大程度向前弓著身,這樣才能讓我的雞巴夠到了緲姐的屁眼。還好緲姐的屁眼已不是第一次被插了,我又在她的屁眼周圍和屁眼口內塗上充足的潤滑油,我把龜頭抵到緲姐的屁眼口嘗試著插了一會,雞巴就完全進入了她的屁眼。

兩穴同插的姿勢實際做起來雖很難拿,但真做到了後自然是相當得刺激。逼被唐僧的雞巴從下面插著,屁眼又被我的雞巴從後面插了進去,緲姐的逼和屁眼同時被兩根雞巴插了起來,當即便發出了痛苦中帶著極度興奮的叫聲。 “哎哎呀……主人…主人饒命……主人饒命……您的雞巴太大太粗了……要把騷貨的屁眼操爆了……”

被我從後面操起了屁眼,緲姐也就沒法做上下移動身體套弄唐僧的雞巴的動作了,唐僧便伸出雙手捏住了她的兩隻奶子,側臉轉向跪在一旁擼著雞巴看著老婆被操的餘哥說:“你這個騷貨老婆,就要這麼操才行,不插滿了她不舒服!”隨後又仰起臉對騎坐在他身上的緲姐問道:“是不是?是不是?”

因我是進入到了作為他們夫妻主人的角色,唐僧則是作為了配合我調教他們夫妻的角色,緲姐便以唐僧是我朋友的感覺,把他稱呼為了“唐僧爺”。聽唐僧羞辱性地問起了她,緲姐連續浪叫著連忙回答道:“是…是…是……唐僧爺說的是,我是個騷貨賤逼,是主人和唐僧爺的性奴,就應該被逼和屁眼一起操……”

“哪是他雞巴,操得你逼舒服,還是我雞巴,操得你屁眼舒服啊?”我在後面緊跟著追問了一句。

「都…都舒服……騷貨的逼和屁眼都熟婦……主人和唐僧爺的……的雞巴都很大很厲害……騷貨的逼和屁眼……被主人和唐僧爺……操得都非常得舒服……」以這樣的姿勢同時操起了緲姐的逼和屁眼,大劈叉弓著腰站在後面操屁眼的我,因為姿勢的難度係數實在太高,做起來自然也非常得累。操了大約七八分鐘,我就實在是堅持不住了,只好拔出了插在緲姐屁眼裡的雞巴。以這樣的姿勢被同時操著逼和屁眼,緲姐需要盡量向前傾著上身也非常得累,因此我拔出雞巴不再從後面操她的屁眼了,她便也從唐僧的身上站了起來,但意識到隨後唐僧肯定也想要操她的屁眼,馬上又撅著屁股跪趴在了沙發前的地毯上。

五、

緲姐撅著屁股跪趴著的姿勢,可以說是做的非常得標準。腰的位置壓得很低,屁股高高撅起顯得更加突出,因她得腰非常得纖細,這樣後背和肩膀就成了一個倒三角形,從後面看上去的視覺誘惑力相當得強。唐僧從沙發前的地毯上坐了起來,馬上跪到了撅好姿勢的緲姐屁股後,把雞巴又操進了緲姐的屁眼裡。我則是站到了緲姐的身前,摘掉套在雞巴是的避孕套,把雞巴塞進了緲姐的嘴裡。

唐僧顯然是第一次有乾熟女後門的機會,把雞巴從後面操進緲姐的屁眼裡後,便是以最猛烈的節奏抽插了起來,結果猛乾了兩三分鐘便大口喘著粗氣停了下來。不過唐僧剛一停下來,緲姐則是主動挺動起了屁股,每一次都竭盡全力地用屁股頂撞著唐僧的小肚子,讓唐僧的雞巴深深地插進著她的屁眼裡。

獲得了肛交一個美艷熟婦的機會,而是還是在這個美艷熟婦的丈夫面前肛交著她,生理和心理上都得到了極大的興奮刺激,唐僧很快就又來了要射精的感覺。這一次他是無論如何也控制不住了,抱著緲姐結實圓渾的屁股一陣猛幹,在抽插的動作中大叫一聲射了出來。

唐僧射精後因出了一身的汗,便先去了衛生間裡面去洗澡,我則是撅趴著的緲姐臉轉向了她老公,又在自己的雞巴上套了一個避孕套,準備在她老公的面前繼續肛交她。不過緲姐卻是扭過臉來對我懇請道:“主人,求求您先操操騷貨的浪逼吧!剛才騷貨被您和唐僧爺操得,現在已經快要高潮了,主人您再用大雞巴操騷貨的浪逼一會,騷貨肯定能到高潮了的。求求您了主人,先賞賜給騷貨一次高潮吧!”

我一聽便把雞巴操進了她的逼裡,而被我操入後緲姐當即大聲浪叫道:“啊啊啊……主人…主人……您的大雞巴太厲害了……騷貨的浪逼被您操得太舒服了……求主人您使勁得操……使勁得操騷貨的浪逼……用您的大雞巴賞賜給騷貨高潮……”

此時我也已進入到了興奮到頂點的裝備,抱著緲姐的腰一邊大力地猛操著她,一邊拍打著她的屁股辱罵著她說:“你個騷逼賤貨……我操死你……操死你……在你老公面前操死你……”

“操死我……操死我……主人您操死我吧……在我老公面前操死我吧……我是個騷貨、臭婊子、賤母狗……就喜歡被人在我老公的面前操我……又是喜歡被主人您這樣大雞巴的男人……在我老公的面前操我……”

被我猛力地操乾了一百多下,緲姐的開始更明顯地收縮了起來,回身用一隻手緊緊抓住了我的一隻胳膊,聲音更大地扭著臉對我叫喊道: “啊啊啊……主人…主人……我要來了……我要來了……”

我把抽插她陰道的速度、力度都提到到了最大,又是猛力地地操乾了幾十下下,緲姐在連續地大聲浪叫中被我操到了高潮。這一次的高潮來的很是強烈,高潮後的緲姐臉貼地直接趴在了地板上,但嘴裡卻還繼續下賤地叨咕著說:“主人…主人……您的大雞巴太厲害了……操得騷貨的浪逼太舒服了……騷貨太喜歡被您操了……”

把緲姐操到了高潮,我也達到了快射精的狀態,抱著她的腰拉高起她的屁眼,又是把雞巴操進了她的屁眼裡猛乾了起來。在緲姐的屁眼裡操乾了沒一會,我感覺自己馬上就要噴射出來了,連忙從緲姐的屁眼裡拔出雞巴騰身站了起來。緲姐沒有用我命令她,便極其配合的直起身跪在了我面前,摘掉我雞巴上的避孕套張嘴含入了口中。被緲姐技術熟練地吞吐著雞巴沒一會,我興奮地「啊——」地大叫了一聲,痛快地把精液全部射入了妻她的嘴裡。

我在緲姐的嘴裡射出了精液之後,看到餘哥還跪在一旁自己擼著雞巴,於是便對嘴裡還含著我的精液的緲姐說:“騷貨,去爬你那個綠王八老公那邊去,把主人的精液吐在他雞巴上,然後用手擼你老公的基本,把你那個綠王八老公也擼射了。”

緲姐聽完連忙扭著屁股下賤地爬了過去,餘哥一聽則連忙停止了擼雞巴的動作,把雙手背到背後先前撅著下身挺出了雞巴……因為是要把我的精液射在他老公的雞巴上,為了確保安全衛生,緲姐先給她老公的雞巴套了一個避孕套,這才把我射在她嘴裡的精液,吐到了她老公戴了避孕套的雞巴上。

用我射在他老婆的精液做潤滑,在我操完他老婆的命令之下,被自己的老婆擼起了雞巴,這自然是極大刺激滿足到了余哥的淫妻欲。因此餘哥只是剛剛被老婆把我的精液吐到了他的雞巴上,還沒沒等我要求他老婆開始給她擼弄雞巴,便發出了跟發情的公狗似的,興奮至極同時又下賤至極的叫聲。

知道自己的老公其實是喜歡這樣,緲姐開始給老公打飛機之前,揚手響亮地抽了自己老公一個耳光,語氣嚴厲地對自己老公斥責道:“你個活王八,怎麼這麼不懂事兒呢?主人要賞賜你高潮了,怎麼不知道感謝主人!”

挨了自己老婆一記響亮的耳光,餘哥不但是沒有生氣,反而是連忙跪下身給我磕起了響頭,嘴裡還下賤恭敬地叨咕著說:“對不起,主人!我錯了……我錯了……主人在我面前操我老婆,是我很喜歡並且榮喜的事,主人要賞賜我高潮,更是我喜歡和榮喜的事,謝謝主人調教我們夫妻。”

這時唐僧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了,看到餘哥更下賤地進入到了夫妻奴的姿態,便從我和他事先準備的SM工具裡,拿過來是專門給餘哥用的男奴工具,其實就是一套專門給男奴用的項圈和狗鏈。之後由我來指揮由唐僧來動手,先給餘哥套上了項圈,又給套在他脖子上的項圈掛上了狗鏈。這個項圈是黑色皮帶有鐵環的那種,並且搭配有一個比較粗重的鐵鎖鏈,相比於給女奴用的那種項圈狗鏈,完全是重金屬的風格。

餘哥被戴上項圈掛上狗鏈後,便手和膝蓋著地趴在地板上、緲姐蹲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後,伸出一隻手從自己老公的兩腿間伸過去,抓住自己老公的雞巴使勁地拽到了後面,開始給自己老公打起了飛機。

在緲姐開始給自己老公打起了飛機後,我拿過來了一個震動的假雞巴,蹲到她的伸手插到了她的逼裡。被我從後面插進去了一個假雞巴,一開始是蹲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後給老公擼雞巴的緲姐,也就改為了撅著屁股趴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後,繼續給自己的老公擼著雞巴。唐僧則是抄起牽著緲姐老公的狗鏈,站在她老公屁股的左側,讓緲姐在給自己老公擼著雞巴的同時,還不是地給他舔著雞巴。

為了更充分滿足自己老公的夫妻奴慾望,緲姐始給自己老公打起了飛機後,一邊啪啪地抽打著自己老公的屁股,同時還對自己老公辱罵羞辱道:“你個活王八,雞巴上吐上了主人的精液,讓老婆給你擼你的雞巴,夠舒坦不?”

“舒坦…舒坦…太舒坦了……主人您太會玩了……老婆你也太會擼雞巴了……啊啊啊……”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