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東北夫妻(7-終)

調教東北夫妻(7-終)

七、

餘哥、緲姐夫妻倆來了我所在的城市,既是想著找人玩夫妻雙​​雙被調教的遊戲,同時也是在五一期間來這邊旅遊的。因此在跟我我和唐僧玩了次調教遊戲之後,他們夫妻並沒有馬上回東北,直接住在了我和唐僧幫他們開的那處短租公寓,在我所在的城市遊玩了起來。隨後五一假期就到了,五月一號我去參加了一個朋友的婚禮,二號的這天我沒有了什麼事,正好這天從早上開始便下起了雨,我中午前給餘哥、緲姐夫妻倆打過去電話,問他們有沒有出去遊玩,說他們因下雨沒出去玩的話,想中午的時候請他們一塊吃飯。

是餘哥接的我打過的電話,說他們夫妻今天因下雨沒有出去,直接答應了我請他們出來吃飯。隨後又給唐僧發過去了一條短信,本想是叫他出來一塊去找餘哥夫妻吃飯,但唐僧回了條短信說今天跟妻子去了老丈人家走不開,我也就自己去找了余哥夫妻吃飯。在我和唐僧幫他們開的那處短租公寓的附近,我和余哥、緲姐夫妻倆見了面之後,正好看到旁邊有一家東北菜館,於是就直接進去這家飯店去請他們夫妻吃午飯。

要了間包房點完菜還沒開始吃,我發現餘哥、緲姐夫妻倆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對,餘哥依然是跟上次見面一樣笑呵呵的,但緲姐的臉上顯然是帶著怒色。不過我也感覺到緲姐表露出的怒色並不是沖我,應該是他們夫妻倆之間鬧了什麼彆扭。

果然我猜測的沒有錯。因為是來的一家東北菜館,餘哥又是個地地道道的東北人,開始吃喝起來後他說這家飯館的東北菜做得很正宗,便是一邊介紹著一邊讓我盡量地多吃。不料這時挨著我坐著、側臉對著她老公的緲姐,突然抽冷子地對自己的老公說了句,「你一個勁地讓他吃,是想他吃飽了有勁,好能使勁幹你老婆啊?」被老婆抽冷子來了這麼一句,餘哥跟一口嚥下了一個尖辣椒似的,頓時被嗆得臉色通紅。緲姐這時偏偏還辣椒上撒芥末似的,給我夾過來一筷子菜找補了一句說:「來,多吃點,吃飽了有勁了,一會兒好使勁了乾我。」我雖然跟緲姐還是在剛剛現實認識,但之前已經在網絡上聊了很長時間,我知道她不但是一個非常前衛開放的人,同時也是一個非常個性另類的人。因此緲姐突然抽冷子對她老公來了這麼一句,我聽完後頓時意識到,他們夫妻倆之間肯定是鬧了什麼彆扭。沒準還可能是剛剛吵完了一架,緲姐的心裡可能是正憋了窩了一股火,所以才對抽冷子冒出來了這麼一句話。覺得和他們夫妻也算是比較熟識了,於是我便較為婉轉地問起緲姐,具體是跟餘哥鬧了什麼彆扭。

緲姐聽我一問,顯得更生氣地嘮叨了起來。 ”我倆兒這不是剛把那個攝影店兌出去了嗎,以前我倆兒一直開店來著都不上班,最近一直琢磨著再乾點啥別的買賣。昨天他弟弟來了個電話,說看到了一個不錯的飯店,想跟他合作一塊兌下來。他一聽直接就動心了,可他應該心裡比我還清楚,他弟弟就是個吃啥啥不剩幹啥啥不行的敗家子,手裡一分錢沒有,兌飯店的錢全得讓我們拿,他弟弟一分錢不出只跟我們一塊經營,我倆兒以前也沒幹過飯店一竅不通,你說這不是明擺著賠錢嗎?“夫妻之間鬧彆扭是常有的事,又是涉及到了人家親戚之間的矛盾,我也只能是本著勸和不勸離的原則,盡可能地解勸起了緲姐別生氣,並也跟餘哥說著做買賣的事最好要慎重考慮。就這麼一起吃完了這頓午飯,緲姐也就被我勸的基本上不生氣了。吃完飯從飯店裡出了之後,緲姐直接挽起我的胳膊,也沒跟她老公商量,甚至還是帶有挑釁性質地,挽著我直接走迴向了我和唐僧幫他們夫妻那處短租公寓。

雖然三天前我和唐僧一起,剛剛調教過了余哥、緲姐夫妻一次,但我現在又有了一次單獨調教他們夫妻的機會時,因為人家夫妻倆之間剛剛鬧了場彆扭,到了這間短租公寓里之後,我一時手足無措不知如何來開始。正好剛才吃飯時餘哥喝了不少酒滿身的酒氣,而且餘哥相對較胖出了不少的汗,於是我便建議他去衛生間裡先去洗個澡,目的是藉此暫時把他從眼前支開,好跟緲姐商量下該怎麼玩。

緲姐當然是看明白了我的意圖,等老公進去了衛生間之後,做出一副頗為解恨的表情對我說:「這個賤王八,太他媽得氣人了,一會你好好收拾收拾他。你放心,沒事兒的,他本來就喜歡這個,你就是把他收拾得重了,他個賤王八也不會說啥的。」雖然緲姐並沒有把話說明了,但我一聽當即明白了她的意思,肯定是因為餘哥要跟弟弟合夥開飯店的時,把緲姐給氣了個不清,於是性格乖張另類的緲姐,帶有借刀殺人性質地想讓我以調教他們夫妻的方式,讓我代替她收拾自己老公一頓,替她發洩一下憋在心裡的火氣。

得到了緲姐的背後鼓動,而且幾天前還剛剛調教過他們夫妻一次了,我的心裡也就有了底。因此等餘哥洗完了澡,光著身子從衛生間出來後,我直接便對他換成了一幅嚴肅的表情,命令他挨著緲姐跪到我面前之後,二話沒說先抽了他好幾個耳光。

我此前還沒有打過一個比自己大了近十歲的男人,因此下手抽餘哥耳光時沒怎麼用太大的力。不過打完後見餘哥並沒有反感,還嬉皮笑臉地說我打得他很舒服,覺得他也也有想藉此讓自己老婆發洩出心裡窩著的火的意思,同時我也算是以此在他的面前醞釀出來了主人的感覺,乾脆又狠狠抽了他幾個耳光。啪啪地被我抽得連聲叫喚了起來,餘哥不再是嬉皮笑臉的了,但也沒有對我表現出反感的意思,反而是真像條公狗的變得更下賤服從了。

之前已經被別的S這麼調教過多次了,而且是抱著的是想拿她老公發洩心頭火氣的心態,對我抽她老公耳光的舉動,緲姐自然更不會表現出反感的意思,反而低著頭跪在旁邊乜斜向了自己的老公,眼神裡流露出了幸災樂禍的開心感覺。

我以在緲姐面前抽餘哥耳光的方式,開始了對他們夫妻的夫妻奴調教,緲姐主動給我拖過來了一個高檔的名牌拉桿皮箱。緲姐拉開了這個拉桿皮箱的拉鎖,我看到裡面裝得併不是衣物,而是各種各樣的SM工具,既有調教女M的也有調教男M的,同時還有著情趣內衣、高跟鞋等輔助工具。

想了想三天前我和唐僧去火車站接他們時,餘哥、緲姐夫妻確實是拉著了這麼一個拉桿皮箱,不過上次玩的時候因為我帶來了些SM工具,他們因此沒有拿出來自己帶來的工具,我真還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帶來這麼多的SM工具。

進一步地得到了緲姐的鼓勵,我也就根據緲姐主動拿出來的一皮箱工具,完全按自己的想法調教起了他們夫妻。看了看皮箱裡有一套網眼式的連身情趣內衣,我先讓緲姐脫光了衣服,拿出這套情趣內換到了身上,隨後又讓她穿上了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之前我和余哥在網上聊天時,他跟我描述過別的S調教他們夫妻時的情景,說過別的S在調教他們夫妻時,差不多每次都會塞上他的後門。由此我想到了也先把他的屁眼塞上,在那個拉桿皮箱裡翻了翻,首先找出來了一個帶狐狸尾巴的肛門塞,感覺這是適合給女M塞後門用的,我順手扔回到了皮箱裡又翻找了一番,找出來帶有好幾個塑膠球的那種拉珠。感覺這個比較適合給男M用了,扔到餘哥面前讓他自己塞到屁眼裡。餘哥呲牙咧嘴地把拉珠逐一都塞進了自己屁眼裡,我在那個拉桿皮箱裡又翻了翻,見裡面還有一卷專門玩SM用的人體膠布,於是拿出來這卷腳步扯下來了兩條,封住了他被塞進去拉珠的屁眼。

身材絕對是魔鬼級的緲姐,穿上了這麼一套情趣內衣,再配上一雙尖頭式的黑色細高跟鞋,自然是相當的誘惑。用膠布封上了余哥塞進去拉珠的屁眼後,我用很嚴厲的S口氣,命令他屁股頂著牆背跪在了牆邊,隨後讓緲姐臉對著自己的丈夫,撅著屁股跪趴在了地板上,從後邊直接操進了她的逼裡。

在餘哥的面前直接操起了緲姐,我伸手抓住了緲姐的長發,使得她向前揚起來了臉,隨後對屁股頂著牆跪趴著的餘哥說:「你個綠王八賤公狗,擡起頭來,看著你老婆的臉,告訴我,我現在在幹什麼呢?」「是,主人!回主人,您現在是正在當著我的面,在用您的大雞巴,操我老婆的逼呢。主人說的對,我是綠王八,我是賤公狗,主人在我面前操我老婆,是我這個綠王八賤公狗的榮幸。」餘哥的回答比我預想的還要下賤,我聽了自然是非常得起勁,操幹緲姐的節奏變得更猛了,緲姐被我操得更大聲地浪叫了起來。被我從後面抓住頭髮向後拉著,緲姐撅著屁股被我操著時是仰起的臉,臉和丈夫的臉相距不到半米遠。雖然是被老婆被動地拉進到了這次調教中,但對於內心有著強烈淫妻欲的餘哥來說,這樣的情景自然也讓他更加亢奮了起來。

餘哥的雞巴實際是挺大的,不過之前在網上聊天時他跟我說,他人到中年時勃起便開始變得很困難了,但想到妻子在自己面前被別的男人侵犯時,卻是能讓他覺得非常刺激能夠馬上勃起,他也正是因此而萌發起的淫妻欲。其實有著綠帽淫妻傾向的男人,基本上都是有著這樣的心態,接觸過此類交友的朋友應該也都清楚。

剛被我命令屁股頂著牆跪到牆邊時,餘哥雞巴像跟蔫黃瓜似的耷拉在了兩腿間並未勃起,但等我讓他和老婆臉對著臉狠操起了他老婆,餘哥嘴裡發出了公狗發情一樣的下賤叫聲,蔫黃瓜似的雞巴在兩腿間頓時便挺立了起來。看著自己老婆在臉對著他的臉,被我操得嗷嗷嗷地大聲浪叫著,餘哥在自己的雞巴勃起了之後,忍不住伸手擼弄起了自己的雞巴。

見他開始擼弄起了自己的雞巴,我語氣嚴厲地對他罵道:「你個綠王八賤公狗,誰讓你摸自己的狗雞巴了!爬過來,給你老婆當肉墩兒。 」讓綠帽奴在自己妻子被別人操時,給被別人操著的妻子做肉墩,是夫妻奴調教中的一種常用方式。具體說來就是讓綠帽奴兩手和膝蓋著地,低著腰趴在了地上或者是床上,然後讓自己的妻子坐在或者騎在屁股上,把自己的妻子馱在自己上身,讓別的男人操自己妻子。之前已經玩過多次夫妻奴調教了,餘哥的這個姿勢做得可謂相當標準。等自己的老公做好了肉墩的姿勢之後,緲姐主動撅著屁股趴在了他身上,我則從後邊繼續操起了她。

緲姐的體重雖還不到一百斤,但騎在了老公的身上被我從後邊操著,沒一會還是把餘哥壓得架不住了。我在後面操了她也就兩三分鐘,下面的餘哥便跟被壓一通哼哼,身體向前一傾死狗似的平趴在了地板上。

其實這個調教夫妻奴常用的肉墩姿勢,主要也是心理上的感覺更刺激,對我來說做起來也不是很得勁,因為我得要叉開腿弓著腰站著才能插入。見餘哥被壓得上氣不接下氣地爬起不來了,我也就沒有以這個姿勢繼續操緲姐。不過還是藉題發揮狠狠罵了他一通,等他爬起來後又抽了他好幾個大耳光子。

此時已被充分激發起了淫妻欲,餘哥挨完了耳光翻身爬了起來,下賤至極地跪在我腳下連連給我磕起了頭,求著我讓允許他滿足下他的雞巴。

我見了先拉過緲姐坐到了床上,擡腿邁上了床盤腿坐在了床邊,讓緲姐兩隻腳放在床下坐在了我懷裡。一邊擺弄著緲姐的兩隻大奶子,一邊顯得很甜蜜地跟她親著嘴,喝斥餘哥爬到了自己老婆叉開著的兩腳間,讓他最大程度叉開兩條腿,仰起臉望著自己老婆在地板上兩隻腳蹬著床幫,捧起來了自己老婆腳上穿著高跟鞋的一隻腳。

我讓緲姐穿著的這雙SM高跟鞋,整體是黑色的,鞋底則是鮮豔的紅色的。餘哥坐在床下捧起了自己老婆腳上的一隻高跟鞋,眼神正好是看著這只鞋的紅色鞋底。

「你個綠王八賤公狗,看看我讓你老婆穿上的這雙高跟鞋,漂亮不漂亮!」「…漂亮…漂亮…主人您太有眼光了,讓我老婆穿上的的這雙鞋,真是太配我老婆的腳了……」我聽完使勁捏了下緲姐的奶頭,讓緲姐在老公的面前發出了一聲響亮的浪叫,隨後對捧著老婆一隻高跟鞋的餘哥命令道:「你個綠王八賤公狗,你的狗雞巴不是受不了了嗎?那就用你媳婦腳上的高跟鞋自慰吧!」顯然之前沒有拿高跟鞋自慰的事情,餘哥聽了後一時不知如何來操作,我一見便對他呵斥道:「你個綠王八賤公狗,真是笨死了。把你的雞巴頭擼出來,用你老婆腳上高跟鞋的鞋尖,使勁頂你的雞巴頭。」餘哥聽玩我對他交代了的具體的慰方式,當即捏住了自己雞巴龜頭的下側,把龜頭從包皮里擠出來最大程度,用自己老婆腳上高跟鞋的鞋尖,頂向了被他自己擠得突出來的龜頭。這個方式顯然給他造成了很強的疼痛感,但同時也極大刺激到了他的淫妻欲,給他帶來了他強烈的興奮感。開始用妻子腳上的高跟鞋尖揉起龜頭後,餘哥當即發出了傻豬一樣的嚎叫聲,不過既慘烈又下賤的嚎叫聲中,更多也是包含了興奮到了極點的意味。

淫妻欲完全被激發出來進入到了極度亢奮中,餘哥用妻子腳上的高跟鞋瞬間便越來越快,沒一會就哦哦哦地賤叫著達到了要射精的狀態。我一見連忙伸腳踢了他一下,對他大聲地喝斥道:「你個綠王八賤公狗,主人還沒射呢,你就想射了啊?叉開腿躺床上去,主人要讓你老婆站床下操你的屁眼,同時主人要從後邊操你老婆的屁眼。」十、餘哥、緲姐夫妻帶來的一皮箱SM工具,因為是為了給調教夫妻奴準備的,其中自然少不了女虐男的道具。聽我說想要她操自己老公的屁眼,緲姐沖我擠眼壞笑了下,先從皮箱裡翻找出一個女S用的穿戴式假雞巴,隨後又翻找出來了一瓶人體潤滑油。

餘哥此時已擺好了一個下賤的挨操的姿勢,屁股懸空在床沿外仰面躺在了床上,兩條腿叉開著向上高高地舉著,同時用兩隻手抱住了自己的兩條大腿。緲姐穿好了這個女S用的穿戴式假雞巴,站到了仰面躺在床上的自己老公身前,擰開那瓶人體潤滑油,拽出來塞在自己老公屁眼裡的拉珠,先在自己老公的屁眼口塗好了潤滑油,隨後又在她的屁眼口也塗上了潤滑油。

做好準備後又扭過頭沖我擠眼壞笑了下,緲姐一手握住挺在她胯間的假雞巴,一手握住自己老公胯間的雞巴,用奚落的口氣對自己老公說:「老公,告訴老婆,想不想讓我操你了啊?」「啊啊啊……想…想……我想讓老婆操了……老婆你快點操我吧……快點在主人的面前… …使勁操我這個賤王八……」「原來你這個賤王八,不單是喜歡別人操你老婆,還喜歡讓你老婆操你啊!好吧,既然是你自個喜歡這樣,哪老婆就當著主人的面,操死你這個賤王八吧。」緲姐解恨似地辱罵完自己老公,性感誘人的屁股向前一送,把胯間的假雞巴捅進了自己老公的屁眼裡。塑膠做的假雞巴,要比人的真雞巴硬著很多,緲姐剛才又在自己老公的屁眼口塗上了潤滑油,因此一下就把假雞巴捅進了自己老公的屁眼裡。被和真雞巴粗細相當的假雞巴直接捅進了屁眼,餘哥先是疼得呲牙咧嘴地大聲慘叫了一聲,緲姐隨後移動下身在自己老公的屁眼抽插了起來,同時還用手擼弄著自己老公的雞巴,餘哥隨後連續發出了哦哦哦的下賤且興奮的叫聲。

扭過頭又沖我擠眼壞笑了下,緲姐繼續操著自己老公的屁眼對我說:「哎呀,我的主人啊,你真是太有才了,這麼玩真是太過癮了。你說我跟這個賤王八結婚十多年,一直是讓他操我來著,我怎麼就沒想到也操操他呢?這回按主人說的真操上了他了,這才知道當老婆操自己個的老公,原來比讓老公操刺激得多啊。看來等回家後再跟他做愛的時候,不能是再讓他操我了,得反過來改換我操他了。」被自己的老婆一邊操著屁眼一邊擼著雞巴,同時還被自己的老婆用語言羞辱著,餘哥強烈的淫妻欲充分得到了滿足,沒一會便哦哦哦地賤叫著,達到了要射精的狀態。

見自己的老公被她弄得要射了,緲姐停下了用戴在胯間的假雞巴操自己老公屁眼的動作,同時也停下了用手擼自己老公雞巴的動作,伸出細嫩的手掌狠狠抽了自己老公一頓耳光,隨後抽出來插在自己老公屁眼裡的假雞巴,抓著自己老公的雞巴將其拖下了床。 「你這個賤王八,主人和你老婆還沒爽呢,你就想射了啊?先給我憋著,等主人和你老婆先爽過了,最後才能讓你個賤王八射。」「哦——哦——哦——」被自己老婆抓著雞巴給從床上拖了下來,餘哥摔得連續地大聲慘叫著。同時因馬上要射出來時被自己老婆給打斷了,又表現得非常難受地連續抽挺著下身,就像是氣球被充滿氣後又突然被鬆開口的那種感覺。

「你個綠王八賤公狗,別瞎吭哧了,撅著跪好嘍。」我走過去擡腿踹了余哥一腳,命令他雙膝著地向前傾著上身跪在地板上,抄過來那捲人體膠布,用膠布纏住他的手腕,將他的雙手綁到了背後。命令雙手被捆到了背後的餘哥,上身貼著地板撅起屁股趴好,我把緲姐伸手拽過來說:「騷貨,騎你這個公狗老公的屁股上,把你戴著的那個假雞巴塞他屁眼裡,主人要讓你個騷貨坐你老公身上,讓你操著他的屁眼主人同時操著你的屁眼。」十一我雖然是用羞辱性地口氣對緲姐說著,但說話時卻是擠眼沖她做了個鬼臉。

頗有默契地一同收拾起了她老公,緲姐臉上浮現出了輕鬆歡快的表情,被老公惹出來的一肚子氣,此時應該是差不多都瀉了出來。扭過臉連沖我回應性地壞笑了一下,叉開腿騎坐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上,又把戴在胯間的穿戴式假雞巴,插進到了自己老公的屁眼裡。

餘哥因為兩隻手被我用膠布綁在了背後,只能是以雙膝和前胸著地的姿勢趴在了地板上,菊花門差不多是暴露在了高撅起的屁股的正上方。這樣緲姐叉開著兩隻腳騎坐在了自己老公的屁股上,只能幾乎是豎直向下地把戴在胯間的假雞巴,插進到自己老公的屁眼裡。在這樣的姿勢之下,還要把戴在胯間的雞巴操進了老公的屁眼裡,緲姐只能是向前傾著上身騎坐在自己老公屁股上,而這樣她圓潤誘人的屁股只能是斜向上地向後撅著。這樣我只需要站在她身後稍微躬著身,很得勁地便把雞巴操進了她的屁眼裡。

「啊啊啊……主人……太刺激了……太過癮了……你的大雞巴……操得騷貨的屁眼很舒坦不說……騷貨的屁眼被你操的時候……還能推著騷貨操自個老公的屁眼……等於是一塊操著了騷貨和騷貨老公倆人的屁眼……主人你真是太有才了太會玩了……啊啊啊…主人……你使勁操騷貨的屁眼……也推著騷貨操自個的老公……讓騷貨狠狠操自個老公的屁眼……」我站在緲姐的身後,把雞巴操進了緲姐的屁眼裡,緲姐騎坐在自己老公的屁股上,把戴在胯間的假雞巴操進了的自己老公的屁眼裡,這樣我的雞巴和緲姐戴在胯間的假雞巴,等於是將上中下摞在一起的我們三個人,用一真一假兩根雞巴給連在了一起。被夾在了中間的緲姐,並沒有主動做操自己老公屁眼的動作,但有我在她的身後操著她的屁眼,帶動著她的下身來回地前後移動著,使得她以被動的方式做著操自己老公屁眼的動作。如此一來也就如緲姐自己所說的那樣,等於是我在一同操著她和騷貨老公兩個人的屁眼。這樣的性愛方式很是另類,感覺上很特殊但也相當得刺激,緲姐被我操著屁眼不停地浪叫著,餘哥被自己老婆操著屁眼,同時也在不停地賤聲哼哼著。

以這種等於是把三個人連在一起的方式,我站在緲姐的屁股後操了她屁眼有十來分鐘,感覺有些累了這才把雞巴從她屁眼裡拔出來直起了身。等我從她的屁眼裡拔出雞巴站起來後,緲姐也從自己老公的屁眼裡拔出假雞巴站了起來,大口喘著氣胸前的兩隻奶子劇烈起伏著,應該是因為被夾在了中間做著被動的動作,看上去顯得比我還累。最累的還是被壓在最下面的餘哥,等緲姐從他的屁眼裡拔出假雞巴站了起來後,餘哥吭哧吭哧地大口喘息了幾聲,乾脆咕咚一聲直接趴到了身下的地板上。

「你個賤王八,瞧你這沒出息的樣兒!翻個身臉朝上躺著,讓老婆坐你臉上,你給老婆舔舔屁眼兒,老婆給主人舔舔雞巴。」大口喘了一會緩過來了力氣,用腳上的高跟鞋提著自己老公的下身呵斥道。

聽到自己老婆的呵斥餘哥連忙做起了翻身的動作,但因為雙手被膠帶綁到了背後,費了好一番力氣才算是翻過來了身。等餘哥仰面平躺到了地板上,緲姐臉超後雙腳跨在自己老公的頭兩側蹲下身,屁股向後翹著讓自己老公給她舔起了剛被操過的屁眼。我則是腳跨在餘哥的獨自兩側站在了緲姐面前,讓她給我舔起了剛從她屁眼裡拔出來的雞巴。

緲姐給我做著口交嘴被佔上了,繼續語言羞辱餘哥的便換成了我。用腳踢了踢餘哥的肚子,讓臉被自己老婆的屁股擋住的他,感覺到了我所在的位置和所處的姿態,我用羞辱性的口氣對他問道:「綠王八賤公狗,現在離你老婆屁眼那麼近,肯定能看清你老婆的屁眼吧!給主人和你老婆講講,你老婆剛被主人操過的屁眼,是個什麼樣的啊?」「啊啊啊…… 」聽完後情不自禁地連聲賤叫了幾聲,平躺在地板上的餘哥語氣下賤地答道:「回主人,綠王八老婆的屁眼,已經被主人的大雞巴給操開了。平時我老婆的屁眼兒,是像沒開的菊花骨朵那個樣子的,現在被主人給操成了開了花的菊花了。看來主您的大雞巴,真是夠大夠厲害啊,能讓您操綠王八老婆的屁眼,綠王八覺得真是太榮幸啦。」「哈哈哈……你個綠王八賤公狗,真是夠綠夠賤啊!既然你這麼喜歡讓主人操你老婆,哪今天主人就讓你看個夠,主人是怎麼操你老婆的!」我說著把雞巴從緲姐嘴裡抽了出來,拉起來蹲在自己老公臉上的緲姐,對平躺在地板上的餘哥命令道:「向後挪,頭頂著牆根,仰著臉躺牆邊上。主人要讓你老婆叉開腿站你頭頂,好讓你這個綠王八賤公狗好好看著,主人是怎麼用大雞巴,操你老婆的逼和屁眼兒。」十二餘哥按我的要求頭頂著牆平躺在地板上,緲姐叉開著穿著黑色高跟鞋的雙腳,先把雙腳站到了他肩膀兩側的地板上,隨後將下身對著自己老公的臉,手扶著牆向後撅起了圓潤誘人的屁股。我走過來分開兩腿站在餘哥腰兩側的地板上,一手伸到了緲姐的身前摸著她的一隻奶子,另一隻手從後攬住她的腰,向前一挺身把雞巴操進了緲姐的逼裡。

我以這樣的姿態操起了緲姐,餘哥仰面平躺在緲姐兩腿中間,臉朝上正對著自己老婆的下體,能夠清楚明了地看到我的雞巴,在他老婆的逼裡進進出出的情景。對作為緲姐老公的餘哥來說,這自然是有著極大的羞辱感,而對同時也有著強烈淫妻欲的餘哥來說,這當然也給了他極大的興奮感。臉朝上看著我的雞巴在他老婆的逼裡進進出出著,餘哥連續不停地哦哦哦地發出著賤叫聲,一直處於勃起狀態的雞巴變得更堅挺了,但因為手被膠帶綁在背後還壓在了身體,只能是不停地扭動撅挺著下身,吭哧吭哧地做著向上挺雞巴的動作。

「你個綠王八,老實兒地躺著,別亂扭搭了,好好看著我咋挨操!」見自己老公忍不住興奮地不停做著向上挺雞巴的動作,緲姐擡起穿著黑色高跟鞋的一隻腳,在自己老公的雞巴上很使勁地用鞋尖踢了一下。厲聲呵斥完自己老公不許做挺雞巴的動作了,緲姐扭過臉表情下賤語氣恭敬地對我說:「主人,你的大雞巴太厲害了,操得我的浪逼太舒服了,我真是太喜歡讓你操了。」緲姐呵斥辱罵起了看著她被我操的老公,卻是誇讚著我的雞巴厲害操得她很舒服,我聽了自然是操她操得更加來勁了。節奏更猛地狠著緲姐,我對躺在自己老婆胯下的餘哥問道:「你個綠王八賤公狗,看清楚主人的大雞巴,是怎麼操你老婆的逼了嗎?」 「看清楚了……看清楚了……」餘哥連忙回答著我,隨後又興奮地吭哧著說:「主人您的大雞巴,真是太棒了,又粗又大,強壯有力,把我老婆的逼都操翻了。看來我​​老婆被主人操得真是爽啊,逼裡被主人操得全是水了,都滴吧到綠王八的臉上啦。」讓余哥躺在自己老婆的胯下,看著我的大雞巴在他老婆逼裡進進出出著,我站在緲姐的身後狠操了她十多分鐘。把緲姐操得淫水四溢到了快高潮的狀態,讓余哥的淫妻欲充分得到了滿足變得更下賤興奮了,我也過足了這種夫前操其妻的刺激感,這才把雞巴從緲姐的逼裡拔了出來。

「你個綠王八賤公狗,挪到房間的正中間來,還是這麼臉朝上平躺地板上。」吩咐完雙手被捆到背後的餘哥挪到房間中間疼著,我又在緲姐渾圓結實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說:「你個浪逼騷婊子,擺個撒尿的姿勢,蹲你老公的臉上,把你的逼對著她的嘴。主人去拿個工具過來,好好地收拾下你的浪逼。」我說完走到了余哥夫妻帶來的拉桿皮箱前,從裡面裝了一皮箱的各種SM工具裡,翻找出來了一個AV按摩棒。

在日本AV片裡常見的這種AV按摩棒,字頭前的AV和AV片的AV並不是一個意思,表示的是電動一詞的英文縮寫,本來的用途是按摩頸部、腰部等身體部位的,是直接用生活電源來驅動的。餘哥夫妻帶來的這個AV按摩棒,是正宗的日本進口貨,小日本生活電源的標準電壓是110V,咱天朝生活電源的標準電壓是220V,所以這個AV按摩棒還附帶有一個小型變壓器。因為不是用電池而是用生活電源來驅動的,而且本來是用來按摩頸部、腰部等身體部位的,這種AV按摩棒產生的震動力度相當得大,直接放在陰部、乳房等敏感部位,幾乎沒有一個女人能承受得住。屬於在SM調教中最常用的一種工具,也是最容易能讓M臣服的一種工具。

我拿過來了這個AV按摩棒接好電源,餘哥此時以按我的要求躺到了房間正中的地板上,緲姐也已經按我要求,兩腿叉開著站在​​自己老公的頭兩側,下身貼著餘哥的臉蹲在了自己老公的頭上。

「啊——」我剛一推開了按摩棒的震動開關,緲姐便嘴張到了最大程度嘴嚎叫了起來。我把打開震動的按摩棒,貼在她的陰蒂上也就連三分鐘,緲姐便兩腿亂顫快要蹲不住了,連聲嚎叫的同時來回扭著臉對我叫喊道:「啊啊啊……主人…主人……不行啦……賤貨的逼不行了……要……要高潮啦……求求你了好主人……快點……快點……讓賤貨到了吧……」十三緲姐叫喊著說她馬上要高潮了,我並沒有直接把她刺激到高潮,把按摩棒從她的陰蒂上拿開問道:「你個浪逼騷婊子,想要高潮的話,先給主人說說,主人把按摩棒放你逼上,同時讓你把舌頭伸你逼裡,你是個什麼樣的感覺啊?」「感覺…感覺特別爽……主人把按摩棒放在我陰蒂上,震得我的整個逼都跟著震,帶著我老公塞在我逼裡的舌頭也跟著震……賤貨的陰蒂被按摩棒震著,陰道被自個老公的舌頭震著……這個感覺好爽好特別啊……我以前從來沒被這麼玩過……主人你真是太有才太會玩了……」緲姐顯然是真得很喜歡這種感覺,說完後便示意我繼續這麼刺激她。我雖然是把他們夫妻當成了夫妻奴調教,但我在緲姐的面前實際沒什麼主的感覺,因此也就把按摩棒放回到了她的陰蒂上,沒一會地功夫便把緲姐給刺激到了高潮。

被我用按摩棒刺激陰蒂的同時,自己老公的舌頭還伸在她的陰道裡,緲姐這次的高潮來得相當強烈,高潮後大口喘息著直接趴到了自己老公身上。因為餘哥是仰面平躺在了地板上,而緲姐剛才是叉著腿蹲在了老公的頭上,她這麼向前爬到了自己老公的身材,也就是跟自己老公成了「69」姿勢。我此時也已達到了最興奮的狀態,因此等緲姐趴到了自己老公的身上後,我隨即便又趴在了她的身上,從上面把雞巴操進了她的屁眼裡。

緲姐以「69」姿勢趴在了自己老公身上,我和她方向相順趴在了她的身上,這樣我在最上面操起了緲姐的屁眼後,餘哥的臉等於被我和他老婆兩個人的下身給壓在了下面。這種姿態自然令餘哥覺得很難受,但也極大刺激到了他的淫妻欲,而對我來說自然也是相當的刺激。之前我的雞巴已在緲姐的逼和屁眼裡操了挺長時間了,以這種非常刺激的姿態又猛操了她十來分鐘,我便一泄如注地在緲姐的屁眼裡射精了。

淫妻欲一直被強烈地刺激著,令餘哥一直處於了極度的亢奮中,而我把他的手捆到了背後,令他沒法自己碰自己的雞巴,因此餘哥的雞巴雖一直處於了堅挺的勃起狀態,但此時他還沒有能夠射精。緲姐和我先後都達到了高潮後,我們兩個這才開始刺激起了余哥射精,而刺激餘哥射精的道具,是緲姐腳上穿的那雙黑色高跟鞋。

我和緲姐坐到了賓館房間的沙發,被解開了把雙手綁在背後膠布的餘哥,仰面躺在了沙發前的地板上。兩條腿叉開著向上高高地舉著,同時用兩隻手抱住了自己的兩條大腿,擺出了一個跟女人挨操一樣的下賤姿勢。

緲姐騷態盡展地偎依在我壞裡,讓我擺弄著她胸前的兩隻奶子,擡起來纖細白嫩的一條小腿,將這隻腳上的高跟鞋,踩到了仰躺在沙發下的自己老公的雞巴上。

「哦哦哦……」被自己老婆用高跟鞋踩起了雞巴,餘哥發出了發情的公狗般的賤叫聲。緲姐扭身主動地和我親吻了一會,對躺在面前的自己老公羞辱道:「你個綠王八,看著自己老婆跟別人親著嘴,雞巴被自己老婆拿腳踩著,你還覺得挺爽唄?」「爽……爽……看著老婆跟主人親著嘴,讓老婆拿高跟鞋踩著雞巴,太舒服了,太爽了……」「你個綠王八,真是賤死了!」擡起來另一隻腳上的高跟鞋,用高跟鞋的鞋尖,在自己老公的屁眼上狠踢了一下,緲姐繼續對自己老公辱罵道:「你這個綠王八,看來以後不光是要我操你了,還得多找幾個人來輪姦裡。不過不是找幾個男的來輪姦你,是找幾個女的來輪姦你,讓她們戴上假雞​​巴,操你的嘴,操你的屁眼,拿高跟鞋踩你的雞巴。你個綠王八,喜歡這樣不?」「喜歡……喜歡……老婆,你找幾個女的來輪姦我吧,就讓你說的這樣,讓她們戴著假雞巴,操我的嘴,操我的屁眼,用高跟鞋踩我的雞巴……哦哦哦……」「你個綠王八,想讓老婆找幾個女的來輪姦,你就得乖乖地哄老婆開心,對你個綠王八想把老婆哄開心了,就是要要好好伺候主人來玩你老婆。明白了嗎?」「明白了​​……明白了……我會好好地伺候著,讓主人隨意玩我老婆的……」餘哥在和老婆言詞下流的對話中,雞巴被自己老破腳上的高跟鞋踩著,還被自​​己老婆在人前用語言羞辱著,生理和心理上都是都獲得了極大刺激,沒一會便被自己老婆用高跟鞋踩得射了精。一大股的精液從尿道口急速冒了出來,隨後順著雞巴滴滴答答地淌了下來,流滿了緲姐踩他雞巴和屁眼的兩隻黑色高跟鞋。

我和緲姐都得到了滿足,餘哥也被刺激得射了出來,此時已經是快晚上十一點了,都覺得玩得很盡興都感覺很累,之後我們三個沒有再繼續玩。我和緲姐睡到了房間裡的大床上,餘哥作為綠帽奴賤王八的角色,自然沒有資格也躺到床上,只能是睡到了沙發上。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