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交響樂

美妙的交響樂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隔壁單元房隔三差五地傳來和諧的「交響樂」。由於隻

有一牆之隔,房間的窗也是打開的。那邊床頭架隨著女人的叫聲有節奏地撞擊著

牆體,呼喚著我的耳朵。

我專注地聽著,女人的聲音有如浪潮拍打著岩石,一浪接著一浪……我的眼

睛緊閉,努力想象著「交響樂」歡奏的場景:女人緊閉著眼睛,雙手握著在男人

的胸膛,男人扶著女人的細腰,雙腿頂著女人的白臀,用力、向上、努力地向女

人最深處做出頻率極高地抽插。女人的雙乳不用經過合作培訓,也能不由自主地

上下一緻地跳著舞蹈……

女人的高潮要來了,彷彿海浪遠遠地向岩石發起攻擊,岩石也迎合著海浪的

攻擊,給予了最深入接觸的回擊,男人「啊」的一聲,在整個「交響樂」中,爲

高潮奏出了最美的一個音符!

也許我應該感謝經常有這樣的交響樂伴隨著我孤獨的苦悶入睡。但接下來的

一小段日子,我卻失落到絕望——海水平靜了,隻見女人晾衣裳,難聞傳來擊石

浪。也許是男人不在家了吧。

某周日中午,見女人在家,我煞有介事地拿著紙和筆跑到這家人門前,鼓起

勇氣按下門鈴。女人開門見了不認識的我,但從她的眼神我可以肯定,她對我的

感覺也不太陌生。

「你好!美女!剛才社區的同志來要我統計一下這棟樓的住戶情況,所以我

來了解一下。我是這棟樓業主委員會的委員。」

一陣清香隨著門的打開而飄了出來。女人穿著一件絲綢睡衣,並不是透明的

但卻能感覺到她的突點。隻是輕輕的笑了一個,然後就請我進門。

「美女是剛搬過來的吧?好象以前沒見過你,你是一個人住嗎?」

女人接過我的話,我們開始了一見如故的聊天。也從這一天開始,我們開始

了到目前爲止還保持著的如火性愛。

女人是剛住進來沒幾個月的,叫羅雲。和男朋友住在一起,男朋友這段時間

不在家,出差非洲去了。羅雲很大方,既沒有因爲我是男人而掩飾她的突點,也

沒有因爲對我不熟悉而對家�的情況有所防備。

我大膽地和她聊起了她的男友,得知她其實和男友相聚的時間並不算多,感

情也算一般。本以爲今後可以在這座城市安定下來,沒想到一紙調令,就讓他馬

上趕到單位駐非洲的辦事處上班,時間是半年。已經走了一個多星期了,也沒見

有什麼音訊。聽得出,她也挺苦悶的。

「你住在哪個單元?」羅雲突然轉移了話題到我身上。

我便如實告知,羅雲似乎想到了什麼,臉有點紅了起來。我故意問她是不是

不舒服,如果不舒服,我就先走了。

羅雲肯定是意識到了什麼。見我有離開之意,便不好意思地解釋說沒什麼。

我便反客爲主地將她倒好的水遞了過去,同時身體也近了一步距離,從另一張沙

發到了羅雲坐的雙人沙發上。

「你沒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羅雲解釋說真的沒事。

「我看你還是好好休息吧,先喝點水。」

我把水杯端到她的前面,等她來接。就在一剎那,我碰到了羅雲的手指尖,

心�似乎通了電一樣,撲通好一陣。羅雲也發覺了這樣微妙的變化,頭低下來。

我的心在撲通著,也低下了頭,卻發現小弟弟不由自主地想撐起一片天空。

本來休閑的沙灘褲就不算隱蔽,經過小弟弟這麼一折騰,更是突出了一角。

「你,你也喝點水吧。」羅雲把倒給我的水杯遞了過來,卻不想碰到了桌面

上的鑰匙包,不偏不正,剛好水灑在了小弟弟撐起的雨傘上。

羅雲慌忙中,連連道歉,拿著餐巾紙幫我擦,我便搶著要自己擦,她才意識

到,原來這是一片不容隨意接觸的領地,便趕緊將手縮了回去,餐巾紙也丟到了

地上。我的手也在搶的過程中,隨著羅雲的觸碰,遊到了她的腿上。

我也不知所措,畢竟事情的發展並非我想象的來得那麼快。我將錯就錯,看

著羅雲,羅雲不好意思地低著頭,卻似乎忘記了要把我的手拿開。一時間,尷尬

的氣氛彌漫在了沙發周圍。我鼓起勇氣在羅雲的頭上親了一,捧起她的臉。

我深深地感覺到,羅雲是不會拒絕的。

羅雲擡起頭,我順勢吻向了她厚而性感的雙唇,感覺到了我們彼此急促的呼

吸,也感覺到了她的舌頭,更感覺到了她的雙手遊走在我的腰間。我開始貪婪地

撫摩,首先侵佔她傲人的雙峰頂尖。羅雲輕叫了一聲。久違的浪聲終於響徹我的

耳邊。

這一聲,喚醒了我沈睡的耳朵,喚醒了我塵封的慾念。突然,我被羅雲大力

一推,躺在了軟軟的沙發上。我們兩人相互看著對方。羅雲又向我撲來,她睡衣

的扣子已被我拔下了最有防守力的兩顆。

我看到了我想象中的雙乳,隨著我的撫摩慢慢地堅挺。我扶著羅雲的腰往上

送了一下,給予了雙乳嘴唇的溫暖,舌頭的摩挲。

羅雲沒有讓我得逞多久,便開始掀起我的體恤,舌頭在我的胸膛自上而下地

遊走。

她用嘴解開了我沙灘褲的繩帶,隔著內褲,輕輕地咬著我的小弟弟,那種感

覺,就象她輕輕的呼吸在咬我的耳朵一樣。此時,與其說我毫無還擊之法,不如

說我在享受詩情畫意般的性愛。

不知不覺中,我已被羅雲弄光了,她的舌尖又開始第二輪自上而下的旅行,

每過一處,似乎都煥發出我每個毛細血管的沖動。

我也將她的睡衣拔下,看到她騎在我身上那條唯一顯得多餘的透明內褲。我

正想快速拔掉她這最後的防線時,小弟弟卻被她一口溫暖包圍。幾乎到了顛峰狀

態。羅雲不斷地給小弟弟施加溫柔撫摩,這樣的享受欲仙欲射。果不其然,我來

不及呼喚,羅雲已將我的精液吸出。難以言表這種感覺,究竟是我射的,還是她

吸的。

羅雲絲毫不覺得奇怪,她將精液吐出,用餐巾紙包好,這短短的過程似乎沒

有影響到她的興緻,又開始低頭作業。

射精完的感覺固然舒服,但又馬上接到新的任務,這種感覺,既讓我感到難

以抵擋,卻又不住地按住她的頭。短短的雙人沙發上,儼然成了愜意的戰場。

小弟弟又開始煥發出了昂揚鬥志,翹首以盼。羅雲似乎成了戰場的主宰。此

時,她起身,拉起我,便順勢壓在她的身上,她的雙腿夾著我的雙腿,溫柔地按

著我的頭,向下,向下……

她的呼吸在不斷地催促著我。終於來到了她久違的領土,我毫不猶豫地埋頭

進去,聽到了她深喉處發出的叫喚。

我用舌頭慢慢地舔她濕漉漉的陰唇,忽左忽右地吮吸著,輕輕地咬拉起她的

陰毛,用手指愛撫著她的陰蒂。海浪聲聲,我的手指也進入了羅雲的身體。一切

地迎合都不需要語言,也許此時,誰說一句話,估計都會停止慾望的肆虐。我們

彼此享受著這種肆虐……

我跳出了她的夾擊,躺下來,將羅雲也翻了過來,我們互相口交著。我深深

的吸著她的陰唇,感覺到她一陣一陣地收縮。

我的手指也忍不住再次進入,似乎要挖掘遠古的寶藏。沒等我要挖掘完,羅

雲坐了起來,背對著我,擡起香臀將我的小弟弟扶了進入她的溫床。

她的雙手在向我呼喚。我坐了起來,從身後環抱著她的雙乳,卻極度渴望將

她們含在嘴�。

羅雲慢慢地重複蹲坐運動,淫水聲聲,此起彼伏,時高時低。我的嘴迫切地

想瓜分她雙乳的彈性,便努力不使小弟弟出來,站了起來。羅雲雙手撐著沙發扶

手,彎下了45度的腰,我從後面推著牛犁,辛勤地耕耘,似乎要重複地犁深到

地心一般,向她的最深處犁去。

這樣的姿勢難以持久,我便退了出來,以退爲進。

抱起她,便倒在了地闆上,羅雲輕輕地躺在柔軟的地毯上,我又輕輕的伏在

她柔軟的身上。我的嘴巴終於滿足了需求,那雪白的雙乳讓我難以一同顧及。小

弟弟自然地進入水潭深處。

真是「菊花潭水」深千尺啊!羅雲的舌頭在呼喚我的舌頭。我們又深深地交

饞在了一起……

我並不想錯過美麗的乳交,便將泡在潭水中的弟弟抽出,輕輕坐在了羅雲的

身上,羅雲心領神會,雙手擠著雙乳,我順勢在兩座山峰間穿行。片刻,我又將

羅雲抱上沙發,將她的身體一半漏在沙發邊沿,我繼續在她的雙峰間,讓小弟弟

朝著羅雲的嘴開始穿插。

我閉著眼睛充分地享受著不一樣的快感,幹涸了,又從她潭水池邊抹了一些

上來,塗在小弟弟上邊。

經過無數次的穿行,小弟弟再也頂不住摩擦力的考驗,見我加快速度,羅雲

也下意識地微微張開嘴吧,小弟弟不斷沖刺著,似乎要沖上這兩座山峰……

精液四處流溢,羅雲似乎頗爲滿足,我癱軟下來,見她潭水依然不斷,便又

負責的爲她吮吸,用手指來彌補。羅雲見我如此殷勤,也將我翻了過來,讓我壓

在她的身上,開始爲我吮吸起來。

我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是多麼的厲害。

我以爲我梅開二度已是筋疲力盡,卻沒想到在她的嘴下,又能起死回生。但

我知道,即使這樣,子彈也不多了。可我們依然如此讓慾望肆虐著,瘋狂著。我

站了起來,又將羅雲抱到了房間……

我站在床邊,抽插著躺下的她。羅雲用手不斷地柔著自己的陰蒂。又爲了使

用另一隻手,而坐了起來,但絲毫不影響我的插入。

她一邊按著陰蒂,時而將手指送入我的嘴�,時而又兩指夾著我的小弟弟抽

送,時而舔著我的胸口。

伴隨著她的浪聲,我有節奏地抽插著,讓她不得不又躺下,她似乎不能再反

抗了。

隨著我的節奏,我們一起奏起了交響樂。終於,羅雲說出了一個字:快!卻

喊出了無數跌宕起伏的「啊!啊!啊……」

小弟弟彷彿聽到命令似的,加快了速度,剎那間,將殘留不多的子彈盡射入

羅雲體內,卻戀戀不舍的在做頑強的抽插抵抗,抵抗羅雲那緊緊收縮的玉門……

小弟弟依然沒有被擠出來,我趴在羅雲身上,摸著她的雙乳,我們緊閉著眼

睛,享受著這一場激烈的,屬於我們的交響樂!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