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員

女科員

春遙來到了B縣,她老爸幫她在縣電信局買了個工作。千�尋夫?很明顯,

以她家的財勢在市電信局也是輕而易舉的,幹嘛要跑到縣來。她一到就馬上去找

小虎。「嘩!怎麼你們的辦公室這麼亂的?」

「嘿嘿。哪裡的辦公室不都是一樣的……」剛下班的小虎帶春遙到處走走…

緝私科主要是打擊走私野生動物活動,保護國家保護動物,維護國家的利益,

不過說到底了還得為了個人利益啊。因為每破一個案都有提成獎賞的,這樣可以

刺激大家的工作動力。由於B縣是通往鄰省的國道、水路扼要,大多數的走私活

動都要取道經過。這樣一來緝私科就成了局�最重要的部門,也是收入最高的部

門。

這天,緝私科破獲一個大案子。曹峰高興地對大夥說「兄弟們,這幾天大家

都很辛苦了,今天終於可以輕鬆一下了,不如今晚去淩雲OK廳瘋一瘋好不好?

帳我的!」「好啊……好久沒出去了……」小虎第一個高呼贊成。「好啊,曹科

長帶隊,我們也跟大隊瘋一瘋,呵呵!!」牛皮華和長髮蘇都表示贊成。他媽的,

這兩人都四十來歲了,一個老是吹牛誇誇其談,一個還經常打扮得象七十年代的

古惑仔。不過他們兩人工作能力挺強的,性格和小虎這兩個年輕人也挺合的。

「德哥,你去不去?」小虎見德哥站在一邊微微的笑並沒有出聲。「哦…我不去

了,你們玩高興點吧,我老婆有點不舒服」「好吧,德哥你回去照顧德嫂吧,沒

什麼事吧?」曹峰拍了拍德哥的肩膀。「沒什麼大問題,你們玩吧,下次我請。」

「那你快回去吧」曹峰轉身對其他人說「今晚帶家屬去哦,不然人不好玩的。」

牛皮華苦瓜幹的臉說「我說曹大人啊,我這幾天和我老婆吵架了,不帶行不行?」

「就是就是啊!曹科,帶老婆不好玩啊。」長髮蘇附和起來。「他媽的,你們兩

個老是諸多藉口的」曹峰笑罵道「算了,不一定要帶你家的老婆,呵呵,別人家

的也可以,只要你有本事帶來也算,反正不論怎麼樣你們死也要死一個女的來。」

牛皮華聽了馬上吹起牛來。「行!行!行!嘿嘿,不是吹牛的,帶別家的我最拿

手,你們要不要,我多帶幾個也行的。」「去你的,你他媽的不就老是拖那些發

廊的‘咯咯’來客串嘛。」長髮蘇馬上擡扛。「你又好到哪裡,帶出來的差不多

每一個我都上過的。」「呵呵,你幹的是要錢的,我幹可是免費的……」……  「one、two、自自賊、自自賊……」小虎和春遙早早就到預訂的包廂

�喝酒猜枚。「小虎,這麼早就來了……」長髮蘇摟著一個「咯咯」樣的女人進

來。「是啊,幫峰哥占著廂房嘛。」這�的生意很好,一過九點就算預訂的也不

留。「曹科呢?還沒到?」「去等他女朋友下班,接她一起來。」小虎早聽曹峰

說過女朋友在縣人民醫院當護士。「這位是我朋友,叫芳芳,你女朋友嗎?也不

介紹介紹。」「哦……這是我…女朋友,春遙。」春遙聽到小虎說自己是他的女

朋友,心中一甜。「是啊,我叫鐘春遙,小虎的同學,現在在電信局,芳芳你在

哪個單位啊?」不知頭不知路的春遙主動地打招呼。「哦……哦……她在……在

做生意的。」長髮蘇並不擅長撒謊。「嗨!兄弟們,我來了……」牛皮華拖著一

個少婦模樣的進來,的確很象良家婦女,不過絕對不是華嫂,因為小虎之前也見

過華嫂。大家玩得很高興得瘋。終於曹峰和女朋友來了。

「兄弟們久等了,這是我女朋友——程梅」曹峰的女朋友程梅屬於豐滿型,

但是絕對不是肥胖那種,細腰身大屁股在舊社會絕對說成好生養的賢妻良母,一

雙媚眼雖然不大卻水靈靈的,圓圓的臉蛋隱藏著笑時才露出的一雙小酒窩,雪白

透滲粉紅的皮膚一看就知到細滑柔嫩。春遙和程梅更是一見如故,很快兩人又談

又笑的,小虎提議分夥猜枚。「峰哥我和你一夥,她們兩個一夥,就猜‘自自賊

’吧!輸的一夥喝。」「‘自自賊’?是什麼?」曹峰奇問道。

「香港傳過來的,其實跟剪刀石頭布一樣的……」

真是難以想像,樣子文靜的程梅的性格跟春遙差不多,馬上猜得天昏地暗的,

更厲害的是她們兩個都很能喝……

夜深了,大家各歸去,離別時春遙和程梅相約逛街時間。小虎帶春遙回到宿

捨去……

又深又長的熱吻,吻得春遙全身發熱,纖纖細手緊抱著小虎,仰起頭好讓他

正在吻的粉頸更暴露,兩人喘著粗氣脫去身上所有衣服,再次摟緊熱吻著,吻得

春遙失了心。小虎的雙手在她身上四處遊動,使她感覺到不住的暈眩,手腳四肢

無力,淫液已經浸滿了窄小的洞穴。小虎抱起她輕輕地放在床上,她潛意識地舉

高雙腳,淫液順肉縫流出流到股溝。巨大的龜頭分開了肉瓣沒入了窄小的陰道口,

「嗞」大雞巴進入了一半,「喔……」春遙突然抱緊了小虎指甲緊緊地扣著小虎

的肩膀,她的小穴仍然是那麼窄「小虎……慢……慢……來……」,那闊別一個

多月的大雞巴脹入陰道�,那窒息的壓迫感充實感,一下子在體內澎脹起來。

「嗚……」整根雞巴插沒小穴,並把穴內的淫水擠壓出來,使得她的外陰唇

粘滿了白糊糊的淫液,隨著陰莖的抽動粘附上去。

「啊……哦……」春遙撐起身體低頭看著自己的小穴上插著一根大雞巴,一

邊看一邊興奮地呻吟起來,春遙說這樣看著使她更興奮。

小虎開始加速抽插,春遙叫得更厲害,原來高舉的雙腳已交叉纏在小虎的腰

間,腳趾並曲。幹了大約半小時,雙雙達到高潮,相擁入睡。從此春遙就搬來跟

小虎一起住。

由於走私越來越倡狂,局�從縣公安局刑偵科借調來兩名幹警,一男一女,

男的叫陳前立三十歲左右,樣子很酷不愛說話的。女的叫趙麗麗刑偵科內勤,二

十八歲丈夫也是幹警有個四歲的兒子,樣子長得很不錯,櫻桃小嘴不知是否是塗

唇膏的原因,老是濕濕潤潤的讓人看了就想吻,一雙會說話的媚眼隱藏著無限的

春潮,嘿!如果能幹她一定很爽……小虎常常接近她,找著各種各樣的話題和她

濤濤不絕的聊天,日了長了,大家無話不談相當熟絡。

「今晚分三組行動,我和德哥、長髮蘇守這個灘口,立哥你和牛皮華守這一

個碼頭,小虎你和麗麗在中段支援,怎麼樣?」接到一個有關偷運蓬頭麂出海外

的可靠線報,曹峰緊張並熟練地布控工作。「這樣應該沒有什麼漏點了,大家小

心點就行了。」立哥在一旁補充。曹峰又分配好了車輛,立哥、曹峰各駕駛一輛

三菱吉普,小虎駕駛一輛豐田大霸王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淩晨一點,秋風帶著寒意,在這郊外開闊地習習襲人,布控區中段,一輛灰

色大霸王隱藏在公路旁深處的樹林中。

「麗麗姐,你以前做內勤的是不是覺得現在熬夜很辛苦?」小虎看見趙麗麗

差不多要打磕睡了忙著她說話。

「哦!不好意思差點睡著了,我以前也不是常常熬夜的,不過要是刑事案多

的話也免不了的,經常在半夜三更的審犯人,唉!」

「你丈夫呢?哪個科室的?忙不忙?」小虎也困了打著呵欠。

「他在110上班時間比我長,比我忙。有時我剛下班他剛上班。」

「這樣一來你們不是很少時間在一起了?」

「是的,我兒子好在有他爸媽照顧啊,不然……有車來了……」這時一輛車

駛進樹林來,在離他們約三四十米處停下熄燈,又亮了車內的燈「應該不是目標,

只是一輛轎車……」小虎看前方那輛車說。只見那輛車內有兩個人,好像是一男

一女的,那個男的抱著女的吻著,由於太遠看得不清小虎取出辦案用的望遠鏡一

看。

「那兩個人好像在做……呵呵,你看不看?」小虎遞過望遠鏡,麗麗看了之

後在黑暗中感到臉上一熱。

「這…這兩個人……真是的……不看了,等一下要洗眼……」麗麗遞還望遠

鏡,體內的慾望稍稍翻騰。連忙掩飾說「我困了,先睡一會,你看著啊。」說完

調低靠背就睡。

「哦,好的……嘻嘻……他們好像是偷情的……嘩……嘻嘻……」

「拜託,你看就看,別談論他們好不好,小心長完眼挑針又長口瘡啊你……」

麗麗雖然睡下不看不過腦海還是展現著剛才的那一幕,思緒總是繞著激發內心欲

望的事情。

「好!好!我不說了……」

過了一會

「咦!那男的好像是龍副局長啊……不會吧?」小虎驚奇的發現。

好奇心的驅使,麗麗坐了起來「真的,讓我看看……」說完搶過望遠鏡一看

「真的哦……是的一定是他沒錯了,你有沒有看到跟他做……那個……的女人是

誰?」由於那女的躺在調平靠背的坐椅上,加上龍副局長已經壓在她身抽插著,

所以麗麗沒有看到那女的樣子。「她躺下太快了,沒有看清楚。」小虎見她看得

津津有味的,嘻笑著說「不是說看了要洗眼嗎?怎麼還看上癮了?呵呵……快還

我看……」「哼!我哪象你啊,你是好色的偷看,我是……是偵察……」唉,女

人真是強詞奪理的。小虎無奈唯有伸長脖子的看。安靜的車內兩股不同的呼吸聲,

越來越重,趙麗麗的心碰碰亂跳自從她生育之後陰道變闊,丈夫細小的陰莖一直

沒有令到她得到滿足,和丈夫做愛高潮的次數越來越少了,結婚六年了激情也隨

之低落。現在她偷窺別人做愛是生平第一次偷窺,雖然她用望遠鏡看,看不到那

兩人性交的細節,但看著兩人一起一落的動作加以熟悉的想像。刺激由瞳孔進入

體內,刺激著心臟急速劇烈的心跳震得身體微微的顫抖,陰道內的分泌物越來越

多,使她已感到濕潤的存在,一陣陣騷癢燥熱使她口乾舌燥。又一陣陣騷麻的觸

電般感覺由大腿根部向上伸延,那感覺是多麼的熟悉多麼的快感,低頭一看!小

虎伸手偷偷的隔著警裙撫摸自己的大腿,趙麗麗真想責罵他,但又捨不得那騷心

癢肺的快感,不覺地合上雙眼靜靜地享受,內心在想‘只要我不做出其他越軌的

行為,就不會對不起丈夫。’小虎見趙麗麗發覺自己的偷偷撫摸並沒有拒絕,便

更放肆的把手伸入她那筆整警服套裙�,輕輕地搔撩著大腿根部內側。

‘怎麼越來越放肆了……不過……這感覺真令人無法拒絕啊……’由於穿警

服規定不準穿長絲襪或襪褲之類的,小虎的手指直接撫在她那細滑的大腿上,並

想像著如果再進入一點,就接觸到那令人消魂的蜜穴,想像著那陰唇到底是肥厚

的還是細長的、她的淫水是否已經分泌出體外……小虎的雞巴隨著思想的控制漸

漸變硬,把寬大的休閒褲頂起一個帳蓬。趙麗麗馬上察覺到手指已經進攻到內褲

上,正在隔著內褲在自己的肉縫上來回劃撥著,每次劃過尿道口陰蒂處就覺全身

微弱一震,快感明顯地比搔撩大腿時強烈得多了。手指由劃撥變成了繞圈,好像

在尋找入口,手指每繞幾圈就輕輕一截。「呼!」突然如觸電般強烈快感,直沖

上腦,雙腿本能地一夾,夾住了小虎的手。原來剛才小虎不經意地隔著內褲截中

了陰道口,直接刺激著那最敏感的肉芽。

此時,受到強烈快感衝擊的麗麗已經放下了架在面上的望遠鏡,閉合雙眼,

濕潤的嘴唇變得乾渴小嘴還微微的張開,從誘人的小鼻噴出沈重火熱的呼氣。小

虎見手被夾住不能動,就用抵在陰道口的手指輕輕的挖撥著,麗麗隨著手指的挖

撥,全身有如打冷顫般抖動,用很小的帶著喘息的聲音說「不……不……不行」

張開會說話的眼睛,對著小虎微微的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由她的眼神中看到她

很渴望,她內心也正在展開道德與慾望的鬥爭。

「麗麗姐…沒關係的……摸一下……好不好…」小虎語無論次地苦苦哀求,

手指仍然在運動。

「不行啊……我……會……對不起……丈夫的……你停下…好不好?」微微

顫抖的雙腿更用力地夾緊他的手。

「麗麗姐…我們不做那…那回事,就不算越軌啊……這樣撫摸不過是…跟日

常接觸差不多嘛,只是…只是這樣大家都舒服些……」小虎見她並沒有拒絕,只

是用‘停下,好不好’的要求詞,就明白到她內心在掙扎中。

黑暗中,麗麗看到小虎熾熱的目光深情地望著自己,那目光是多麼真情多麼

的動人,就像初戀時戀人望自己那樣。被手指撩撥的肉芽已經勃起,一陣陣酥麻

的快感漸漸地衝破了基本防線,淫穴深一股熱流慢慢地流出,粘黏的淫液剛出到

體外馬上被綿質內褲吸收。很快的,在手指撩撥範圍內褲已濕透了,手指好像更

進一步地接觸穴口。「麗麗姐……你把手給我……這�……對……」小虎另外一

只手抓住她那纖細柔滑的小手,輕輕摸弄一下,牽引到那頂起的帳蓬。

「啊……不行的……不行的……」麗麗剛隔褲碰到大雞巴時,像處女一樣猛

地縮手,不過她內卻強烈的一震,心中也跟著想像‘那就是他的雞巴…’。小虎

早料到她縮手,已抓緊她再次牽引她接觸,並說「麗麗姐,……來吧……這樣會……

大家都……都好些……」。

一開始她的手只是放定在堅硬的雞巴上不動,雞巴硬得跳動及龜頭馬眼分沁

出的粘液,濕透過薄薄的休閒褲粘附在她的手指上,她心中一陣狂跳,手不禁用

力抓住了大雞巴,雙腿也微微地放鬆了一點。小虎馬上得寸進尺,手指進入內褲

邊緣接觸到外陰唇。麗麗另一隻手馬上捉住了小虎入侵的手,用帶哀求的目光看

著小虎,並輕輕的搖搖頭。小虎看見她那楚楚憐人的樣子,心中一蕩,很溫柔地

吻了吻她耳珠,並在耳邊柔柔的說「別怕……我……我保證……不會的……」手

指跟著輕輕的撥弄著柔軟陰毛。麗麗此刻心中想著‘啊!他已經摸到這�了,我

這是怎麼了?還沒有拒絕他呢’小虎見她沒有拉自己的手離開,趁勢把手指輕輕

地在陰蒂上一挑「啊!」這樣直接的接觸使她受到更大的刺激,不禁呻吟聲沖口

呼出。小虎移坐到她的座位上,大霸王的座位還算寬敞,兩人坐一個座位也不算

很擠。小虎伸嘴吻上了她的嘴唇,舌頭叩開她的雙唇,熱唇在她那乾渴的雙唇上

來回遊蕩,只是她的牙齒還緊緊合攏,無法進入。小虎的手指探到淫水氾濫的陰

道處一插「哦……」她被突然一震的快感,不由大叫著,小虎的舌頭馬上進入她

口�,逗弄著她的香舌,吻得她心輕欲飛,不由自主地伸舌迎吻,雙舌交纏忘情

的熱吻。小虎的另一隻手從她的警服襯衫鈕扣縫隙伸入,手指從乳罩的邊縫進入

摸著嫩滑的乳房,此時更明顯地感覺她身體在顫抖,隨著呼吸雙乳在快速地起伏。

抽離挖弄陰道的左手,小虎跨坐在她雙腿上面對面地熱吻著,小虎用左手開始解

開了她襯衫的鈕扣,在昏暗的月光下看見那深紅色的繡花乳罩緊緊地包住雪白的

肉體。小虎輕輕地把她放躺在已經調低的座椅上,熱情地狂吻她的頸部胸部,在

乳罩外吻著露出的乳房邊緣,她此時已經被吻得全身發軟、心頭混亂,雙手緊抱

著小虎的頭,挺著腰把胸部迎上去貼向小虎的嘴,小虎趁機伸手到背後解開乳罩,

剛得以解放的乳房馬上被小虎含住乳頭,用力的吮吸。「喔……」她那既怕羞又

舒暢的呻吟聲,在她喉間輕輕的呼出,聲音很小卻很美妙。小虎漸漸向下吻,離

開了跨坐的雙腿跪在座椅前,吻到了肚臍在細滑而雪白的肚皮上輕捏著。吻舔她

的大腿部,呻吟聲嗚嗚不斷,雙手伸入她裙中拉扯內褲正想脫下,麗麗忽地坐起

來抓住扯內褲的雙手,喘息的說「小虎……好了吧……到此為止……好不好?」

就是她那句‘好不好’又一線希望。小虎擡起頭看著她那水汪汪的迷人雙眼「麗

麗姐,給我看一看吧……求你了……」不知怎麼,在小虎那動人的哀求聲中,她

雙手鬆開了無奈地撫摸著他的頭「呼……」重重地呼出一口氣,什麼也不說,可

能是衝開內心的屏障吧?脫下她的內褲卷窄裙,小虎開著手電終於看到了她的陰

戶,陰毛雖然疏少但長得很整齊,兩塊肥厚的陰唇中間凹下一條肉縫,白色的淫

液已經流出來,粘濕了屁眼周圍的疏毛。小虎用手指扳開陰唇,肉縫中已經佈滿

淫液,半透明白色的淫液掩蓋不住淡紅色嫩肉,陰道口處那濕濕的肉芽在輕輕的

跳動。小虎伸舌頭舔動肉芽,麗麗全身猛烈一顫「啊——你……你……要做什麼

嗯……」小虎沒有回答,埋頭吻著陰戶舔著肉縫,觸電的麻癢快感,她本能地夾

喉間卻發出古怪的呻吟,穴內的熱流源源不斷,片刻間,座椅已濕了一大灘。小

虎邊舔肉縫邊悄悄地掏出雞巴,然後慢慢地半站立起來,扛起她雙腿,用手扶雞

巴在肉縫上劃了幾下,準備插入。「不行的……小虎……真的不行,我們不能這

樣」「別怕……這是……可以的……」小虎說著稍稍用力挺進,巨大的龜頭進入

了一半。

「不……不……不能啊……你自己說過……不這樣的啊」麗麗很著急地推著

他,眼睛滲著淚花。小虎心不忍褪出了龜頭,在她臉上輕輕的吻「好的,你說的

我都聽,我答應你的就不會騙你」

說完吻著她的淚花,溫柔地安撫她。此時遠處那輛轎車不知何時已完事離去,

小虎他們兩人已穿好衣服,仍是兩人座一個座位相擁著,還時不時地接吻。雖然

小虎的雞巴沒有進入麗麗的蜜穴,但小虎的人已經佔據了她的心。

天色漸亮,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小虎接到曹峰電話說收隊,到晚上再繼續

布控。小虎駕車送麗麗回家,麗麗一路上沒有說話,好像是在後悔昨晚的衝動,

小虎也在後悔當時的心軟。直到麗麗的樓下,她下車時說「昨晚都很平常,沒有

事發生,對不對?」

「不,昨晚的事已令我銘記於心,不過它可能永遠的抑壓在心底。」小虎動

情動望著麗麗。「再見,忘了它……」麗麗轉身回去了。

小虎也駕車離去。

回到宿舍抱著仍在甜睡中的春遙,吻遍全身脫光衣服,仍未消褪的雞巴又硬

起,春遙在小虎的挑逗下醒來了,翻身壓住小虎就吻,用雙乳磨著小虎的胸膛,

她的小穴也春潮氾濫了,扶正雞巴一屁股坐上去,窄穴一下子吞沒整根大雞巴,

一下頂到了子宮口,令人窒息的快感使她歡暢地呻吟起來,不過春遙老是說在宿

舍做愛不敢放聲大叫不夠舒暢。小虎用力向上挺迎,插得她高潮連連,小虎抽插

不久也泄了。趙麗麗回到家中心情還沒平靜,對昨晚的事既悔恨又惦記,沒想到

自己竟然跟老公以外的男人﹍﹍雖然沒有插入……唉…自己越來越像個淫蕩的女

人。熬了一夜通宵的麗麗坐在沙發上,沒有半點困意,腦海中盡是小虎那求欲時

的眼神及準備插入時見到那巨大的龜頭……一股熱流由小腹下部升起,生理需求

的衝動,使她臉頰發燒,甚至耳根都火辣辣的。為了不再胡思亂想,打了開電視

機。此時丈夫志勇剛起床,見到正看電視的麗麗,走了過去輕抱著她。「麗麗,

怎麼熬了一夜不去休息休息?」「沒什麼啊,沒有睡意,看一下電視困了再睡啊,

吵醒你了?」「不,我早就醒了……」志勇輕輕親了親她的頸部,手也開始在她

胸部摸索起來。「不要……我要洗個澡……」因內褲上殘留著大量的分泌物,怕

志勇發現麗麗扭身避開心虛地說。

「好吧!你也累了,快去洗澡,老公做早餐給你吃好不好…」志勇又在她臉

上親了幾下象哄小孩似的哄著她。

麗麗感覺到心中一甜,隨之又覺得昨晚的事很對不起他「志勇,你今天休息

是吧?等一下我陪你去買電腦……」

「什麼?」志勇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早前幾個月志勇說想買臺電腦,麗麗卻

大力反對說什麼要多留些錢將來給兒子念書,兩人還為此鬧得很不開心,最後還

是志勇讓步了,想不到今天麗麗卻自己提出。

「怎麼?不想買了?」

「買!買!怎麼不買啊!呵呵!老婆你真好……」又再次緊抱著麗麗,在她

臉上如雨點般的親著。「停!停……停下啊……再不停不買了!」「嘻嘻!你敢

不買?我抓你癢……」「呵呵……呵呵……買……呵呵……」麗麗在沙發上笑得

滾翻落地,志勇把她拉起,讓她寢在自己的腿上,嘴印在她雙唇上熱吻,伸手進

入她衣服�把乳罩解開,手按在豐滿挺拔的乳房上,輕輕的揉捏著……

麗麗寢墊的部位也起了變化,一根堅硬的雞巴頂在麗麗的耳朵後方。麗麗坐

了起來,自動自覺地伸手到裙�,把內褲脫掉丟到一邊。志勇見平日怕羞的嬌妻

今天居然主動來,心中十分的興奮,殊不知,她只是怕被發現內褲上殘留的痕跡,

以及昨夜一事令她很不安,發自心底的要「補償」丈夫……

已經一絲不掛的麗麗背向他跨坐上去,扶正志勇的雞巴,對準陰道口坐了下

去,濃白的淫液隨附著細小雞巴流下來。麗麗一起一落快速套動,感覺很美很舒

服,只是沒有像跟小虎時那種心跳如雷、熱流沖頂的刺激。

‘如果昨夜讓小虎插入會不會……我怎麼了?和老公做愛竟然想別的男人…

志勇抱著她的屁股站起來,雞巴仍然插在�面,讓她彎下腰手按在茶幾上,

翹著屁股站立,在從後面快速地抽送了十幾下,哆嗦了幾下濃濃的熱精射入她體

內,伏在她背上喘息。

快速軟小的陰莖褪出,乳白色的精液、淫水混合物緩緩地從肉縫中流出……

兩人纏綿了一陣,做好了早餐夫妻兩人在餐桌邊傾傾我我、絲語綿綿,麗麗

已經不再去想昨夜的事情。

「志勇,我們去哪裡買電腦?」

「去萬迪電器商城吧,小吳他們都說哪裡貨真價實。」志勇想到了平日同事

們說的萬迪電器商城。

☆☆☆

萬迪電器商城是一棟七層樓的大廈,電腦商行都聚集在底層。生意非常的火

紅,此處的商鋪也是寸土地尺金非常貴仰。人氣也相當旺,無論何時這�都人山

人海的。

「我們走走看看……」志勇異常高興,畢竟夢想已久的電腦今天可以得以所

償。

「可是電腦這方面,你我都不在行,怕不怕被坑啊。」

「找小吳來」志勇怕嬌妻變卦馬上撥打手機給同事。

「麗麗姐!」背後傳來了小虎的聲音。

回頭一看,見到小虎拖著一個短髮俏女孩的手,站在四五步開外的地方。

「麗麗姐,真的是你啊,我還以為認錯人了。」小虎拖著那女孩走了過來。

「小虎你好,怎麼你也來買電腦嗎?」

「不是的,我已經有電腦了,我是來買光碟的」小虎一指身邊的春遙說「她

的電腦。」

「哦!這位是你女朋友吧?」麗麗對春遙笑了笑。

「我叫春遙,麗麗姐你好。」

「麗麗,小吳她……這是你同事吧?」志勇打完電話回來。

「是啊,我同事小虎,他的女朋友……我丈夫志勇」麗麗介紹著「小吳不來

了嗎?」

「是啊,她有事不來了,不如我們先看看吧?」志勇真怕麗麗說不買了。

「什麼事,幫得上忙嗎?」小虎插口說。

「也沒什麼,只是志勇想買電腦,而我們又不在行,想找他同事幫忙看,可

是……」

春遙搶著說「麗麗姐,這�買的電腦都比較貴,不如我叫我哥在市裡幫你們

買吧,照本價」

小虎裝作責備春遙的樣子「怎麼搶我話說!想挨罵嗎?」接著又對麗麗說

「她說的是真的啊,她哥哥是賣電腦的,她的電腦也是她哥哥送的。」

「志勇哥,在這�走走也沒壞啊,不如我們大家一起走走看啊?」小虎又轉

對志勇說。其實小虎只是想多見麗麗一陣。

志勇是個老實人,並不善於交際只是笑了笑說「好啊。」

四人走入了擁擠人群中,小虎拖著春遙和麗麗並肩而行,四並排而行形成男、

女、男、女的行列。志勇摟著麗麗的細腰,邊走邊看心儀已久的電腦,沒有注意

到小虎的魔手時不時的觸摸著麗麗的臀部。而春遙難得一次有自己最愛的人陪她

逛,已經高興得忘了形,更沒有注意到麗麗的手和小虎的手糾纏著。

麗麗此刻內心很想得到小虎的撫摸,卻又怕身邊的愛人發現,這種又想又怕

的感覺,使她內心慌失失的卻又覺得無比的刺激,樹林中的那一幕又重現腦海,

思維刺激著她的慾望,小穴分泌淫液開始增多,已經感覺到它在流動,內褲也開

始微濕。

「不如我們坐下來喝杯果汁吧。」四人走到了商城的休閒冷飲區,麗麗馬上

提議。她希望喝冷飲能夠抵抗慾火的燃燒。

「好啊!小虎你要什麼?我去拿,麗麗姐你們要什麼?」四人剛坐下春遙殷

勤說著,春遙雖然是富家女,但為了小虎跑腿也高興啊!

「小虎,你也真是的,你看她麼多的為得你。志勇,去幫拿來……」麗麗見

春遙一小心翼翼端著果汁四杯,不禁有點過意不去。

「啊……」突然的尖叫,緊接著「咣」春遙被一張突然飛來的塑膠凳擲中跌

到於地上,旁邊不遠處有兩名男青年在打鬥。

「你怎麼了?遙!有沒有事啊?」小虎和麗麗不約而同地沖到春遙身邊,小

虎扶起她關心地問著。

「員警!不許動!」志勇那洪響的喝聲震住兩名男青年,並沖上前制服其中

一名,這時志勇的同事也接到報警趕來制服另外一名。

「麗麗,你和小虎送她去醫院,我要回110中心處理此事。」春遙倒下時,

額頭碰撞著桌腳流血了。

「別怕,遙,我們去醫院。」小虎抱起春遙往外走,麗麗早已召了計程車在

門口等著。

☆☆☆

「遙,醒一醒,我們買了好吃的回來給你吃了。」包紮完傷口回到宿舍後,

小虎和麗麗出去買了些她愛吃的食物。由於剛才流了些血又受到驚嚇,此時她沈

沈入睡。

「別吵她了,讓她多睡一會吧。」麗麗把食物放在桌上對小虎說,她出了臥

房在客廳的地板坐下休息。

「麗麗姐,麻煩你了,跑了半天累不累?」小虎走到她面前坐下。

自從春遙來這住了以後,曹峰幫他另換了套一房一廳一廚的宿舍,春遙出錢

買了很多傢俱,鋪了地毯,只是客廳太窄,沒有買沙發,買了電視機搬來了電腦。

小虎差點愛上了她,不過小虎還是惦記著市裡的嘉桐。

麗麗今天穿著一套休閒服,盤腿坐在地毯上。小虎和她近距離地坐著,又用

那殺死人的眼神望著她,兩人對視很久沒有說話,只有呼吸聲並且越來越重。忽

然,兩人相擁忘我地熱吻著,偷情的刺激快感再次籠罩著麗麗。

小虎的身體跨在麗麗叉開的雙腿間,壓在她的身上親著她的臉頰,褲內發硬

的雞巴頂著她的陰部,雙手不安份地伸入她的胸部,突破乳罩在乳房上輕輕的揉

捏著。麗麗的心卻在傍徨著道德與快感不知如何選擇,那巨大的龜頭頂得她一陣

陣抖栗,雖然隔著幾層褲,那感覺仍是那麼的強烈,它好像要分開陰唇那兩塊肉

瓣進入�面。麗麗的淫液已經沖出了陰道口,滲入褲子,染得那米色休閒褲顯現

出一小塊濕痕。

小虎已經捲起她的上衣拉下乳罩,含在乳頭上輕咬吮吸,另外一個乳頭被手

指輕捏搓弄著,一陣陣強烈的觸電般快感震撼著她,淫液的熱流一股股源源不斷

流出,燙得陰道無比的舒暢,道德已經被淫液淹沒。可惜強烈的快感未能呼口而

出,只能由小小的鼻孔輕輕哼出。

小虎側過身來與她並著躺,伸手解開褲鈕,從肚皮上面插入內褲深處,手指

探到了氾濫成災的濕肉縫,撩撥一陣插入了一隻手指。

「嗯……」微弱的呻吟聲,她埋頭到小虎的肩膀處咬了下去。呻吟聲的被限

制憋得她滿漲紅,全身繃緊繃直至腳尖。

小虎拉下好的褲鏈,準備脫去她的褲子,此時電話響了。麗麗拿起手機聽著

丈夫打來的電話,推開小虎,一隻手拉好褲鏈扣好鈕扣。志勇根本不知道剛才妻

子的陰道�插一隻其他男人的手指,他問候春遙的傷勢,並邀請一起午餐。

丈夫的電話使麗麗返回了道德的界線,恢復了理智,只是丈夫說此時過來接

他們午餐,自己的褲很明顯地濕了一大灘,怎麼辦呢?」小虎,怎麼辦?」她指

著陰部濕處說。

「啊……」小虎突然一杯水潑在她腹部上,轉身進臥室。

「遙遙,醒醒。」小虎叫醒了春遙「麗麗姐剛才想倒水給你喝,不小心倒瀉

了,你借件衣服給她穿,一起去吃餐啊。」

果然,志勇見了沒有任何懷疑,四人愉快吃著午餐。

星夜下,一切行動沒有變,一輛大霸王又在老地方埋伏,不過今晚車駛入樹

林更深處。

「小虎,我們不能繼續下去了,我……我真不想作出……這種事情」車剛停

下,麗麗馬上對小虎說。

「可是,我們真的很快樂啊……」小虎有點不甘心。

麗麗搖搖頭「別說了……我們真的不能這樣下去,我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好吧,我尊重你。」小虎有點失望,打開了一罐啤酒大喝幾口。

麗麗也覺口幹,另開了一罐可樂喝,冰涼的飲料驅散心中的慾火,很快她喝

完了。

兩人坐在車前排聽著音樂,有說有笑的又如往日一樣。過了半小時左右,喝

下去的可樂刺激著她尿意。

「我去……方便一下……你不能來……」她紅著臉說。

「我不來,行了吧!」麗麗開門走到車尾部,撩起警裙拉下內褲至膝下,蹲

下撒起尿來,黑暗中「嗦嗦」的熱尿澆淋在草叢中。

「啊——」一聲驚的尖叫。

小虎馬上沖過去抱著驚慌中的麗麗「什麼事?怎麼回事?」

「剛……剛才……不……不知……什麼…東西在我腳上。」邊說邊抖顫著鑽

到小虎的懷�。

小虎低頭一看,只見一隻小小的蛤蟆在草叢中跳。

「可能是這個蛤蟆被你的尿淋到跳來報復你吧。」小虎開玩笑安慰著她,麗

麗突然想起剛才驚慌中,內褲還沒有拉起來,趕忙彎腰拉起。剛拉好內褲站直,

小虎的熱吻到了。那熟悉的熱吻陌生的偷情感覺,再次衝擊著她,稍作反抗的雙

手很快地變成撫摸著小虎的頭髮。

麗麗被糾纏的舌頭搞得心中一片混亂,身為人妻與別的男人相擁接吻,此刻

在她心中已經忘記了道德防線,心中存在著一念頭:既然前兩次沒有插入我們都

這麼快樂,這一次也行的,只不給插入就行了。

麗麗被吻得全身乏軟,無力地倚靠在車窗旁。小虎把一條腿伸到她兩腿間使

其分開,提起膝蓋隔著內褲,磨擦著她的陰部。麗麗抱得更緊,受磨擦的陰蒂傳

來一陣陣令人發抖的熱麻觸電感,陰道�面也不禁一收一縮地分泌出淫液來。

小虎橫抱起她,打開車側門進入車廂,輕輕地將她放躺在長椅上。關好車門

打開車內的頂燈,在昏黃的燈下,她喘著沈重急速的呼吸,漲紅的臉上那雙媚眼

發出令人惜愛不已的目光。

伸手解開襯衫的鈕扣,警服襯衫分開垂落,米色的繡花胸罩緊緊地蓋住巨乳,

受到擠壓的乳房自然地聚向中間,形成一條深深的乳溝。小虎溫柔地舔吻著她的

胸頸,伸手挑開了背後的乳罩扣,「啪」微聲中乳罩一松,雙乳微微聳跳起。蹲

跪到她身旁,撥開乳罩輕輕地碾咬著深紅的小乳頭。

「啊- 」呻吟聲從喉間發出,電流般衝擊著她,分泌的淫液浸濕了內褲滲透

了警裙浸在屁股上。小虎邊吮吸她的乳頭邊伸手去捲起警裙,麗麗配合地上挺一

下屁股,手指按壓在肉縫上隔著濕漉漉的內褲上下拉動著。

「嗯……喔……」一聲聲帶著怕羞帶著歡暢的呻吟聲在車內回蕩。小虎已經

脫掉她的內褲伸頭到跨下,火燙的舌頭伸插到陰道窄口撩撥著勃起的肉芽。麗麗

她是痛苦還是快感。

小虎掏出硬得發痛的大雞巴‘唔,先下手為強。’趁她在閉目享受之時,大

龜頭分開那兩塊肥厚的陰唇,「滋」一聲沒入淫水泊泊的陰道口。

「啊——」如其突來的大龜頭脹入,她張開雙眼著急的說「小……小虎……

不能啊,我……不能對不……不起丈夫……快……快…拔出來……」

小虎沒有拔出,反而輕輕地抽動,大龜頭在陰道窄口進進出出的,磨得那肉

芽不斷地傳播出電流般快感,她被快感的衝擊下,身體開始抖栗不已,不再堅持

要小虎拔出。

「啊……呵……呵……嗯……嗯……嗚……嗚……」這樣淺插淺送了十幾下,

呻吟聲由怕羞到歡暢最後變成泣吟,這樣不斷地刺激她的陰核,而陰道內得不到

充脹,真叫她癢心啊。心中不止一次的念著:老公,麗麗要對不起你了……

「嗚……嗯……小…小虎……進來吧!」她開口求欲了,可是小虎沒有插入,

仍然在門口處一進一出的。

麗麗終於熬不住這快感而得不到滿足的痛苦,擡起屁股向上迎合著,可是小

虎有心戲弄她,左閃右避始終不讓她得償。麗麗急得快要哭出來了,她舉起雙腳

交叉在小虎腰後,用力夾住小虎的腰,然後在他的腰背處用力一勾,「噗嗦」一

聲那根大雞巴整根沒入穴內。

「喔——」麗麗頭部猛地後仰,陰道即刻被脹得滿滿的,期待已久的滿足快

感沖口呼出。

隨著雞巴的猛然插入,受擠壓的淫液也噴出了不少,濺在小虎的陰毛上結成

點點露珠。

小虎緩抽猛插著,龜頭頸暴凸起的菱槽括幹陰道壁上的淫水拖帶到體外,白

泊泊的淫水順股溝流下,淹濕了屁眼周圍的疏毛,在座椅上也濕了一大灘。

抽插了一陣,小虎扳起麗麗的脖子,讓她在能看自己陰戶的角度,並對她說

「麗麗,你……看……正在……插在上面……看看啊……」不看還好,一看之下,

見到一根大雞巴粘附著的花花的淫液正在自己的陰道進進出出,不禁心臟猛撞猶

如要跳出體外。

「啊……啊……啊……」麗麗由呻吟轉變成大叫著,叫得力竭疲勞盡,每叫

一下都帶著長長的歎息聲!小虎拔出大雞巴,拍拍她的屁股讓她起來,轉身翹著

屁股趴跪在長椅上。

小虎再次細看她的陰部,那兩塊肥厚的大陰唇,由於大腿的擠夾,顯得更加

肥厚更加凸起,肉縫因充血變得更紅,肉縫被陰唇緊緊合夾著,尿道處的陰蒂露

出一點點,而陰道口處叉開,整條肉縫就像個「Y」字母,可以看到陰道口內的

肉芽正在一陣陣的抽搐,淫液一股股的流出。

麗麗趴下後遲遲未見大雞巴插入,回頭一看,只見小虎正在觀賞自己的美穴,

一個丈夫以外的男人在細賞那隻屬於丈夫的小穴,一陣強烈的刺激感又崔出了一

股股熱流,順著雙腿分叉流下。

小虎看著她那哀求的眼光,用手引導大雞巴在陰道口處磨了幾下,腰腹一挺

大雞巴再次插入火熱的陰道深處。「哦………」再次呻吟的麗麗頓感脹滿,從後

面更深的插入使每一抽插都撞擊著子宮,花心受每一撞擊都火山爆發一般,快感

向四處不斷的擴散蔓延,眼冒金星,雙眼發暗,雞皮疙瘩一陣接一陣。

「舒服嗎?……」小虎在她耳邊輕輕地問,她沒有回答只是放浪地呻吟著。

小虎突然加大力度快速地抽送,撞擊得臀部「啪啪」響並說著「快……答我

舒不舒服」

「啊!!啊!!啊!!」麗麗叫聲被撞得斷斷續續的「啊——舒……服……

啊……」

「說……哪裡……舒服?」小虎再一次逼問著她。

「啊——啊——」不過連問幾次她都是在叫沒有回答。

小虎又是急速的大力抽送,他見到麗麗的菊門忽然一陣陣的張合著,知道她

準備高潮了,馬上停止了抽送。在高潮邊緣的麗麗,忽然快感中斷著急地搖擺著

屁股去迎合,可是控制權在小虎這�。

「哪裡舒服?快說啊……」小虎戲弄著問她「再不說我要拔出了……」

「嗚、嗚、嗚……」麗麗竟然哭泣起來「你……你欺負人家……人家為了你

背叛了自己的丈夫……你……你……嗚、嗚、嗚……」

這一哭,小虎急了「好!好!好!我錯,是我錯了,我來了……」又飛快抽

插著,淫水被撞擊得四處飛濺。

麗麗被從高潮邊緣推到了最高頂峰。

「啊——」陰道急劇地緊縮,身體有節奏地抽搐,大量陰精由花心噴出,十

只腳趾緊緊捲曲,全身繃緊不由自主的,發出揭斯底�的狂亂嘶叫。插在陰道中

的雞巴猶如被褥一隻小手抓住正在一捏一松的。

「你坐在上面做。」等她高潮稍稍褪卻後,小虎抽出雞巴坐在一旁。麗麗面

對面叉開雙腿蹲在雞巴的上方,用手稍作引導「滋」一聲又開始了抽插。

由於麗麗是跨蹲著,雙腿自然分得很開,小虎可以很方便地觀賞她的陰部,

那兩塊肥厚的大陰唇,因雙腿的叉開也被拉得開開的,陰道插著的大雞巴脹得更

開,大陰唇被脹得凸起呈個「八」字形狀。由於現在陰道口向下,淫水流得更多

更快有如倒瀉。

「麗麗,你……你看……你的水……流了……很多……」

「啊……喔……別說……了……我會……忍不住了……」麗麗閉著眼睛,緊

皺著眉縮起鼻高仰著頭狂叫著。

「啊……麗麗……啊……看啊……現在我……我的雞巴……在你……的小美

穴�……你…

感覺到嗎……」廢話又大又長的雞巴脹得她差點消受不下。

不過這些廢話挺受用的「啊………小……虎……是……嗎……我們……啊

正在……做…做愛……啊……」又再高潮,大量的滾燙陰精噴在龜頭上。

「哦——麗…麗……我要射了……射……�面……行……嗎……啊……」

「射……射吧……行的……」小虎用力抱緊她雞巴深深抵住花心「噗、噗」

龜頭一陣急劇跳震,一股股滾燙的濃精全部噴射在花心上,又慢慢地順著陰莖滲

出……

兩人又纏綿了許久才分開………

☆☆☆

當晚他們終於也伏擊成功,破了一起數額巨大的走私案。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