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提幹嗎

你想提幹嗎

高峰今年二十二歲,蒙古名叫「哈斯保力高」。兩年前從內蒙古赤峰入伍。

都說「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這其實是在說,解放初期國家人力與物力資源

都匱乏,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投入。在那樣的情況下好鐵好鋼都用在刀刃上,

人當然是放在有用的地方。隻有一些爛鐵與二流子才是鐵釘與兵的源頭。高峰就

是經常打架鬥毆,調戲婦女家�實在管不了了才送來當兵的。

白皙,一張臉長的如刀削斧鑿一般稜角分明。說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家�父母

都做生意也挺趁的,從來高峰就不知道沒錢的滋味。當了兵父母怕孩子受罪,給

了他一張卡每月都往上面打幾千元錢。這也許就是故事發生的源頭了。

連部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響起「嘟嘟嘟……」

「你好!這�是一連連部,我是通訊員揚光照請問你找那位?」通訊員小揚

跑來接起電話問道。「是……是……聽明白了。」接完電話往外走時遇見了文書

沈勇。

「沈班長我去下一班,剛才連長通知‘高峰的父母路過石家莊,在石家莊火

車站等他過去見見,連長讓你趕快給他開外出條。」

「哦知道了。你去吧。」沈勇回了一聲就去開假條了。  兩小時後,高峰把父母送上火車,自己溜溜達達的亂逛在石家莊街頭。好久

沒找小姐了,憋的好難受。唉!媽的沈勇也不給老子多開點時間,操下次別用著

我。

想著想著「砰」「啊」隻見高峰被一輛三輪摩托撞翻在地,身上大腿往外流

著血。高峰小混混脾氣一下就上來了,坐在地上開口就罵「你他娘的沒長眼啊,

媽的老子今天咋這麼倒黴遇見你這個楞頭青。」三輪車司機看了一眼地上當兵的

回罵著疾駛而去。高峰想起來追,可是站起來還沒跑幾步,就又摔倒了。無奈的

搖了搖頭,在當地老鄉的幫助下到了石家莊武警某醫院。

軍醫檢查過後說沒什麼大礙,就是傷口挺長,流了不少血有點腦震蕩需要住

院調養一段時間。然後讓護士小女兵把他的部隊番號記下,通知他的部隊。就這

樣高峰開始在醫院調養。期間連長與指導員和幾個老鄉來醫院看望他並讓他多多

休息然後就走了。

高峰開始了他大爺一般的生活。

這天護士小女兵又來給他輸營養液,前幾天腦袋昏昏沈沈的也沒仔細看過。

隻見那小女兵長的娃娃臉一看就是個新兵蛋兒,圓圓的小臉蛋上紅僕僕的。夏天

的原因�面沒穿多少衣服,紅紅的胸罩隱約可見。白皙細長的脖子光滑可人兒。

高峰正看的起勁時一聲悅耳動聽的聲音響起「揚欣,你給他輸完液讓他下地多活

動活動,別老是躺在床上不動那樣對他肌肉的恢複不好。我還有事先走了。」

高峰扭過頭往門口看去。隻見一高挑女青年齊耳的短發,著一件短袖襯衫加

上七分底腰褲站在門口往�看著。明亮的貝齒,烏黑的雙眸,鮮豔的雙唇,潔白

的肌膚加上青春靚麗的打扮無處不透露著青春的活力看的高峰如癡如醉。靚麗女

孩見高峰看著她,輕輕一笑走了。

「喂!看什麼看。把手伸過來我要紮針了,看把你看的口水都流出來了。她

可是我們醫院的院花哦,年輕漂亮還是軍醫大的高才生。怎麼什麼好事都讓她趕

上了,聽說他老爸還某軍區司令呢。」揚欣邊說邊給高峰紮上了針頭。

「喂!我說護士妹妹你不能輕點,看出血了吧。她老爸還軍區司令開什麼玩

笑,這誰聽了也不信。一司令最少得五十歲吧,怎麼可能有這麼年輕的女兒呢?

你叫揚欣那�人啊!今年剛入伍吧我可是第三年的老兵了你別叫班長了叫我峰哥

吧。那人叫什麼?」高峰嘿嘿笑著對揚欣說著。

「早知道你叫高峰了,你不信別信我也沒讓你相信。我家四川的她叫什麼你

自己問。」倆人聊著聊著漸漸混熟偶爾開個玩笑什麼過了火也不惱。都是年輕人

又都是當兵的所以……嘿嘿當過兵的都知道。

這天晚上高峰算準揚欣值夜班,買了點女生經常愛吃的話梅開心果一類的把

揚欣叫來倆人聊了會。之間動手動腳的揚欣也不怎麼惱。嘿嘿今晚有戲高峰打著

自己小算盤。

晚上夜深人靜「嘀……嘀……嘀……」急救信號響起。揚欣睜開臆睜的雙眼

一看是九號病房,高峰又倒什麼鬼大晚上的幹什麼。

邊想邊起來向九號病房走去。剛進門怎麼沒人,又向�走了走就感覺背後有

人,當揚欣回頭的時候,赫然發現高峰就站在她的後面,並且離自己很近。高峰

看見自己轉過身來突然抱住了自己。嚇的連忙喊:「你幹什麼?你怎麼這樣不能

這樣,快停下。」

「難道你不喜歡我嗎?」高峰一邊親吻著一邊說著。漸漸揚欣的抵抗停了下

來,自己的身體也在慢慢變化著。當兵前自己給了男朋友,無聊時候老想起那一

次次心�就癢癢的。也許一直得不到發洩的激情得到了機會,揚欣漸漸開始回吻

起來。

高峰見她慢慢接受了,一隻手開始從白色護士服上揉搓乳房。用另一隻手解

著她的衣服,衣服脫下後高峰馬上用嘴湊了上去。先用舌頭舔起乳頭,慢慢用力

吸了起來。乳頭漸漸變的尖硬,揚欣輕輕呻吟著。高峰看其已經進入狀態就抱起

放在了床上。小弟弟已經快漲破了,於是匆忙脫掉自己的衣服爬了上去。

「你慢點,我怕痛。」嬌羞的高欣紅著臉兒說。

點了點頭,慢慢把她的腿打開,高峰抓著自己的小弟弟在她的陰締上饒了幾

圈,在往下沿著兩片小陰唇中間滑了下去到陰道口。再往上挑起來把她的淫水塗

抹在整個陰戶上。感覺也夠濕潤了就嘗試著放進去小弟弟。

身下的揚欣緊緊抱著高峰,眼睛閉著鼻子呼出一陣一陣的熱氣喃喃的說著:

「我要……快給我……」屁股不斷的扭動。高峰一看,也來勁了大力往她的陰道

深處抵進去。激起她一陣陣嬌呼……

由於有了一次所以第二次也在適合的時候出現了。

今天休息,揚欣自己一人在屋等待著高峰的到來。上次在病房怕別人知道,

所以也不敢盡性今天特別約好高峰來自己的宿舍。

女的體香沖擊著他的大腦。飽滿的乳房壓在自己的胸膛隻隔著薄薄的衣服。嬌羞

的臉瑕貼在自己的臉旁。引起下身的陰莖一陣膨脹,硬挺的陰莖被包裹在病號服

�,顯的有點難受。動了下屁股讓硬挺的陰莖多點空隙雙手抱著揚欣這小丫頭繞

到後面撫摩她的脊背說笑著:「我可愛的小妹妹想我了嗎?」

揚欣頭一偏用嘴堵住了說話的嘴巴,一根靈巧的舌頭伸了進去。一股少女的

唾液順著嘴�的小香舌渡入高峰的口中,緊不住的用自己的舌頭頂著小香舌頂了

回去,順勢硬把舌頭伸了過去。一陣吸吮揚欣「嗚嗚」的連聲響起。一陣狂吻陰

莖硬的都快撐破褲子。

來到床邊坐好,此時小丫頭還不下來坐在高峰的腿上。揚欣雙手一交叉拉著

T恤往上一拉,一件T恤就脫了下來。這一下僅著一件T恤的揚欣就上半身赤裸

了。上次沒仔細看她的乳房這下把高峰看呆了。隻見胸前一片雪白,兩個乳房圓

鼓鼓的。乳頭向上翹著,乳暈小小一圈。整個乳暈乳頭被一圈淡粉紅色圈著。往

下看那小腹平坦光滑,真是一副美麗晶瑩上好的少女身軀。

赤裸上身的揚欣雙手把病號衣服解開就貼在了那廣闊的胸膛上,胸前雙乳緊

壓著兩顆尖挺上翹乳頭頂著。感覺軟中帶硬。高峰手一伸拉下了她的短褲,小丫

頭揚欣屁股一擡就脫了下來。�面還有件丁字褲緊貼在屁股溝�。倆人互相脫著

沒一會就全身光溜溜的。

揚欣擡腿又坐高峰的身上,屁股高擡扶著陰莖抵在陰道口,隻一用力就坐了

下去。立馬感覺發熱的陰莖已經全部擠了進去,被那少女緊窄的陰道包裹著。揚

欣輕輕發出一聲「哦」屁股開始一上一下的起落。每一次的起落都帶給高峰無窮

的樂趣。

忙了一會,揚欣也感覺雙腿很酸麻,高峰也想沖鋒就換了下姿勢。就讓她躺

下,把她的雙腿擡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壓了下去,一挺腰又進去了。揚欣一聲聲

呻吟著,高峰這時緩緩抽出又迅猛插入。嬌嫩的陰道包裹的緊緊的。使得高峰插

不好插入抽不好抽出,陰莖與陰道壁摩擦著每一次都帶給倆人顫抖。

揚欣雙眼緊閉,兩手無力亂擺著。每一次陰莖的撞擊都帶起胸前的乳房一陣

晃動,粉紅色的乳頭與乳暈在撞擊中亂顫恍若那朵朵桃花在雪地�隨風搖擺。恍

惚中倆人身體同時顫抖無力的擁抱在一起。

激情過後,倆人各自換了衣服一起來到石家莊某洗浴中心各自進人洗澡。

高峰正躺在床上吸著煙休息,忽然聽見隔壁「砰」一聲物品掉地上的聲音響

起。以爲有好事可看就走出房門往�看了看。隻見五六十歲的一老頭坐著,一服

務員站在那�對其說:「對不起您的消費得加上物品塤壞一共一百二十元。」

隻聽那老頭說:「哦爲什麼是一百二十元呢?洗澡五六十難道一個煙灰缸就

值五十?把你們經理給我叫來。」

「哦!不用叫我說了算。」服務員回答著又加了一句:「讓我說一個煙灰缸

就是五十,我們領班來了就是五百,如果我們經理來了那就是五千現在您明白嗎?

還用叫嗎?」

「難道你們老闆來了還會是五萬不成?」老頭不慌不忙的問著。

「對有可能不止五萬,對不起您看您是現在交錢還是?」服務員一臉得意的

笑著。

「那你等等,我身上的錢不夠了,讓我打個電話讓人送來可以吧?」老頭掏

出手機撥打起來電話。此是服務員用對講機已經把領班給叫了上來還有幾名服務

員。高峰邊看邊說著風涼話:「你們這也太黑了吧,你看人家都那麼大歲數了!

幹嘛呀這是。」幾名服務員怒氣沖沖的道「沒你的事滾一邊去。」上前就給了高

峰一拳。

老頭一看連忙大喝道:「住手不就是錢,馬上送到。年輕人你沒事吧?你回

去吧。」說完還對高峰笑了笑。高峰一見服務員都在領頭男子的制止下不動了,

一臉混混氣上來走到老頭身邊說:「別怕,我是當兵的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

老頭拍了拍高峰的肩膀笑了笑。

正在和那些人交涉中隻聽見樓下一陣亂響傳了上來。老頭又笑了看著門口。

此時洗浴中心的對講機一陣亂喊都還沒聽清楚是什麼呢。一隊全部武裝的士兵沖

了進來,迅速把那領班與服務員抵在了牆邊。隻見一上校軍官對著老頭道:「報

告軍長同志,偵察營奉命趕到已全部包圍這�請指示。作戰值班員趙某某」

這時高峰傻立在那�看著面前的一切。隻聽老頭講道:「給他們一百二十元,

不許打人東西一件不留全給我砸了。」說完拉著高峰道:「你快點換好衣服我在

下面等著你,真是個好娃娃。」扭頭一看不看走了。

高峰換好衣服的時候從一陣亂響與人圓的喊叫聲中走了出來。來道老頭面前

立正道:「報告……」還沒說呢就被老頭拉住上了一輛三鈴越野。老頭問著高峰,

高峰老實地說了自己能說的還一邊往外看著。一會看見揚欣走了出來,連忙下去

把她拉了上來介紹給老頭。

不多一會隻見洗浴中心外聚集了一群青年在往�看著,一輛黑色轎車始來下

來一胖子。和站崗的士兵說著什麼。

高峰正在介紹揚欣時一名軍官跑來說,那邊那個人是這�的老闆要求見您。

老頭擺了擺手說砸完再談。然後叫人把高峰他們送走。臨走神秘的問:「你想不

想提幹?在部隊長期幹好好考慮考慮有時間我再找你。」(這是真實的,看新聞

的應該知道有個軍長被扣洗浴中心這件事吧。)

回來後,高峰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這是好運還是什麼?最後問揚欣:「你想提

幹嗎?」招來揚欣一陣白眼回他道:「提不提幹我不還是讓你給幹了,呵呵不是

說女兵想入黨青春獻首長,女兵想提幹先讓幹部幹嘛?那麼就請未來的幹部先來

幹幹吧,不然我這女兵就沒機會了呵呵……」

高峰看著眼前的可人兒激情也上來了。將光溜溜軟綿綿的揚欣往床上一放,

躺在床上的揚欣,臉霞粉紅雙眼迷離,未經多少人事的乳房堅挺著。小腹因爲躺

著而略微下險。雙腿修長圓潤白皙。

高峰低吼一聲撲在那嬌軀上,吻在那香甜的櫻唇上。下面硬邦邦的陰莖緊貼

在光滑的小腹上。揚欣「嗯」了一聲緊抱住高峰。輕輕分開雙腿扶著陰莖抵在陰

道口,腰桿一用力猛的插了進去。

數月後老頭從二十七軍調到三十八軍,而高峰也調了過去。後來聽說那老闆

提著幾百萬現金上門去道歉被拒門外,得到一句話:「再原樣裝修一遍,我在去

砸一次這事就算完了。」聽說那老闆也有根底,找到當時的省長。結果省長一聽

也給了他一句話:「我看還是算了吧,這人咱惹不起。」然後那老闆就沒脾氣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