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萬花筒之紋身師

都市萬花筒之紋身師

1 都市萬花筒之紋身師:

我叫淩沐風,是一個專業的紋身師。生活在這個處處是土豪和物價飛漲的社

會。每個人都在用各種正當或不正當的手段聚斂財富。大多數都是行色匆匆,努

力的賺錢能讓自己或者家人生活好點。卻都沒有停下來看看插肩而過的風景。而

我卻是一個比較幸運的人。擁有一個漂亮的妻子和一對可愛的孩子。家庭的生活

也算得上是小康生活了。至少我和家人都沒有爲生計而到處奔波。2000年我

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工藝美術系。大家也知道這樣的專業,想找個有穩定收入的

職業是要有貴人扶持的。於是我就和幾個朋友一起開了個廣告設計作坊。

在努力的幾年後,在一個繁華的地下商場,我自己開了一間紋身店。開始了

自己打拚的日子。我經營的項目有紋身、紋眉、亮唇、遮蓋疤痕和修改紋身等等。

在各位大哥小弟、大姐小妹的關懷照顧下,一天下來的收入還比較可觀。每天早

上8點開門一直到下午6點結束。和往常一樣,地下商場的顧客已經離去,周圍

的店鋪都相繼關門了。在打掃完店鋪後,我也慢慢的收拾桌面上的紋身器具準備

關門打道回府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低低的問候從門口傳來:「你好,淩老師!」

我轉頭一看,一個大眼睛、圓圓臉的女子站在店鋪門口。有些怯生生的看著店�。

(題外話:當時地下商場的燈關得差不多了,我店鋪�的燈顯得更亮。所以在強

烈的燈光下,女子的眼睛很大很黑。我比較喜歡大眼睛的女孩子。)我停下手�

的動作,熱情的回道:「你好,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嘛?」女子還是有些忐忑不

安的說:「那個……這個……」邊說還邊看了看左右,雖然周圍已經沒有任何的

人了。我知道這女子可能有些難以啓齒的話要說。於是我就溫柔的說道:「你先

進來坐坐,喝杯水。有什麼事情慢慢說,不用太緊張。」她坐下後一直低著頭,

用手拿捏著手�的紙杯來壓制自己心�的緊張。我繼續溫柔的說道:「不要緊張,

紋身也沒有什麼害怕的。有什麼盡管說出來,看我能不能做到。」又沈默一小會

兒後,女子喝了一口水,終於鼓起勇氣說道:「我想……想……給下面紋個身。」

說完這話她把頭低得更低了。可以想象得到她的臉此刻是多紅。於是我就對她說:

「這也沒有什麼害羞的。我有幾個同行是女性。我打個電話叫她們過來爲你紋身。」

但是她卻說:「不,就淩師傅你,我知道你的紋身技術很好。我的一個朋友就是

在這�紋身的。是她介紹來的。」「哦」我回應道:「你朋友是誰呢?」「我朋

友叫趙玲玲,我叫譚豔。」我想了一下:「原來是她啊。」趙玲玲是一個很瘋的

女孩子,初中還沒有畢業就出來混社會了。在一個KTV上班。整日瘋過來瘋過

去的。曾經來我這�紋身過。在我模糊的記憶�,她在左胸靠肩處紋了一朵鮮紅

的玫瑰。後來又來在私處紋了一歐美裸女圖案。「沒問題的,你想紋個什麼樣的

圖案呢?」說著我遞給她一本紋身圖案大全的雜志。她並沒有接過雜志而是對我

說:「我想紋一隻五彩色的蝴蝶。」「嗯,好的,你看今天有些晚了,紋身需要

準備一段時間。你能否再找個時間?」我說。「嗯,周末我休息的時候來吧。」

她說著就起身往外走,「淩老師,再見!」「再見!」  轉眼到了周末(準確的說是周五),午飯後正準備像往常一樣的午睡一會兒。

(因爲這個時候我們店鋪幾乎是沒有什麼顧客的,大家都忙著午餐去了。顧客高

峰期大約是早上的10點左右和下午的3點到5點之間。)電話鈴聲響起,一個

陌生的號碼映入眼簾。「你好,哪位?」「你好,淩老師,我是譚豔。」「原來

是你啊,是不是要紋身的事情啊?」「嗯,你現在忙不嘛?我想一會兒就來。」

我回答道:「好的,下午可能沒有什麼生意,你在商場D出口等我,我把店鋪�

安排一下就來。」「好的,一會而見。」掛掉電話後,我就給我一個兄弟打了個

電話:「強子,今天下午我有點事情,你來幫我看一下店鋪。」(強子是我的一

個同行兼朋友。有時候他有事我也會幫他看著店鋪的。)

等強子來了後我就往D出口走去,遠遠的就看見她安靜的站在那�。今天的

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內�穿著一件款式較大(沒有收腰、直筒的)的黑

色薄毛衣。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直筒的大碼褲子。著一雙黑色半高跟皮鞋。我不禁

冒出一個疑問:「她爲什麼這樣喜歡穿黑色的服飾呢?」不過說真的,黑色的一

套真適合她,讓她顯得更有氣質和魅力,大眼睛加上一副娃娃臉。可以想象是什

麼樣的一種模樣。「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走上前去說道。「沒什麼的,

我也沒有等多久。」她禮貌的回應道。於是我說:「走吧,去我另外一個『作坊』。」

(註:地下商場的人太多,隻能紋一些地方的。爲了保護女性的隱私,我在某個

大廈10樓租了一個兩室一衛生間的套房,準備了一套相關的紋身設備,當著紋

身工作室。當然衛生等條件絕對符合國家的質檢標準。檢查是過得了關得。)

在一路上我了解到了她是84年出生的人。也在地下商場開了一個時裝店。

我爲了緩解她的緊張情緒,一直都和她說些笑話。她慢慢的不那麼拘束了,和我

說話也多起來了。有時候還不時的大聲笑起來。就這樣我們來到了10樓的工作

室。我說:「你稍作休息一下,這�是我手繪的一些蝴蝶圖案,你看看喜歡哪幾

種。我去準備準備工具。」順手遞過去一本手稿後我就轉身進入�屋。幾分鍾後,

我走出來說:「譚小姐,準備好,你準備好了嘛?」一聽這話她又開始緊張了起

來,臉也變紅了起來。於是我說道:「不用緊張,你就當俺是你的姐妹好了。」

她一聽這話撲哧一下笑了起來。「對,笑一笑就不緊張了。」「對了,你選擇了

什麼樣的蝴蝶圖案?」她給我指了幾個圖案。在我看來她還是很有眼光的,選的

都是比較飄逸的蝴蝶。「就在私處紋一隻蝴蝶嘛?」「一隻難道有些單調嘛?」

她問道。「是的,我想如果再配上一隻紅色的玫瑰,另加一隻小蝴蝶就更好了的。」

於是我就用手�的鉛筆把我想象中的組圖畫了出來,然後填充上相應的顔色。整

個畫面就發生了質的變化。她很快就同意了我的創意。

「那就把褲子退去躺到床上去。」我對她說。她有些羞澀的轉過身去,慢慢

退下了褲子。一雙雪白嫩滑的大腿印入我的眼簾。她的大腿有些粗,難怪她要穿

黑色的服飾,是爲了顯瘦。臀部很翹很豐滿。兩面的肉擠壓著中間形成一條深溝,

這樣的站著或是稍微彎腰基本上是看不到菊花處的。用手微掩著私處,她慢慢走

到了床邊躺下。手還是習慣的放在那�。我笑著說道:「你這樣我怎麼操作呢?」

一聽這話她艱難的拿開了手。我調整了燈的位置,看清楚了她的私處。私處飽滿、

毛發黑而茂盛呈典型的倒三角形。一條肉縫顯得很長,肉縫在她雙腿慢慢張開而

不斷擴大,�面的緋紅透亮的嫩肉時隱時現的。我說:「你私處上面的毛毛太多,

需要颳去一些。」她微微的點了點頭。邊刮陰毛邊和她說話:「聊聊你和你男朋

友的浪漫史吧。」說道這個,她好像有些傷感而忘記了暫時的緊張。「我長得不

漂亮,又有些胖。現在的男人都喜歡苗條的,以前耍了一個後來因爲我胖和我分

手了。」我安慰的說道:「他不懂得珍惜你,前面會有更好的再等你的。」這時

我在她的私處上面敷上了有麻醉效果的藥膏。並和她繼續聊著。經過2個小時的

工作,第一面的紋身基本上結束了。她也微微感到了點痛楚。我說:「基本上的

紋身已經完成,等過幾天恢複一些後我再爲你上顔色就好看了。」她起身下床對

著鏡子看了看,說道:「淩老師技術還真好,比我想象得還要好看些。」「謝謝,

顧客的滿意是對我最大的支持。」這是的她已經完全沒有先前的緊張了,對著鏡

子左右的轉身看,露出滿意的眼神。我看著鏡子�的她隨口說了一句:「你也並

不胖呀?」一聽這話她習慣性的拉起�面的薄毛衣:「你看嘛,肚肚上很多肉。」

肚子上有些贅肉,圓圓的幾圈。但絕對不是很胖的那種,至少皮膚很白。上面露

出了些許胸部的下邊沿。我很自然的問道:「你胸部很豐滿吧,多大的罩杯呢?」

她微微怔了一下,但很快很自然的回答道:「40D」。「太豐滿了,肯定就是

網絡�長說的爆乳了吧。」說道胸部,她看上去很驕傲,「我哪些朋友都羨慕我

的乳房,她們雖然是很苗條很瘦,但胸部都很小的。」這時候的我忽然有些邪惡

的念頭,很想探究一下她毛衣下面的風景。「我很想摸摸你的奶子。」我有些像

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畢竟對這樣一個女孩子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要是被拒絕

甚至被罵就有些沒臉面了。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把毛衣拉得更高,兩個巨大

的乳房彈跳了出來,像兩隻巨大的白兔一樣的。乳暈很小一塊兒,奶頭顔色有些

許的黑色。整個奶子用兩個字來概括:大、白。我很激動的伸出雙手,有些顫抖

的摸上那對巨大的奶子。她也輕顫了一下。捏在雙手�面的感覺就像摸到海綿一

樣的,奶子可以在人的手�任意的變形。大指母觸碰到的兩顆櫻桃慢慢變硬了起

來。雖然我有些愛不釋手,但我知道還是不能太過分的。於是我收回了很不情願

的雙手:「謝謝你!」「沒什麼的,你也沒有太過分。就當我們之間的小秘密吧。」

說完她就出去離開了。

再後來的日子我完成了我的作品,也和她談了很多的生活方面事情。但我都

沒有再提出無理的要求。現在的她已經減肥成功,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女神,

也遇到了她的白馬王子。離開這個城市到外地去享受她的幸福生活。而留給我的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