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婦巫美菊

淫婦巫美菊

我叫巫美菊,今年三十五歲,這是我如何成為個淫女的故事。

一年前在發現我的丈夫和別的女人通姦後我就離婚了。我在十六歲時遇上了

Matt,二十歲時就結了婚,到那時,他是我唯一有過性關係的男人。離婚後,我

全力投入工作,學院和健身。我是嬌小型的女人,只有五尺一寸,但身材可不賴

(34.23.32),加上一對常惹人注目的DD罩杯的乳房。一年來的刻苦

健身,我看起來比以往更加吸引人。我常遭有意無意地被“撞”到,雖然我試著

不突出自己的胸型。

在健身院裡有兩個男人常“撞”上我。健身院是我前夫公司的附屬,這些人

也認識他。儘管一年來無數次地拒絕他們,但他們還是企圖想鑽入我的胯下。我

們相當地熟絡起來,言笑時也常帶些有色,但都一直相安無事。Bill是女士們的

大情人,據說公司裡半數好看的女人都被他搭上。Chris是個可愛和性感的人,

但沒有同樣的謠言。

我不知為何,但我最終給Bill一個機會,答應他的約會。我打算穿得半性感

讓他心癢難搔,但並不想讓成為他的征服品。我的乳房飽滿而堅挺,並不需要著

胸罩,所以我還是忘了它。我穿上件黑色比基尼內褲,長腿絲襪,加上件連身黑

絲裙,是胸前扣鈕的,敞出一大片的乳房。我故意讓下擺的鈕釦開著,直到大腿

上。Bill帶我吃了頓晚餐,然後跳了些舞。我並不是喝了很多,只是幾杯酒,而

且享受了段美好時光。最後一支舞時,Bill拉著我靠向他,雙手開始在我身上遊

動。我承認自己開始有些被挑起情慾,但我認為他今晚不會得其所哉。

當他帶我回家後,我邀他進來一陣子。我開了些音樂,然後我們跳起舞來。

Bill開始越來越挑畔性了,罩向我的豐乳。現在我的乳房可是非常敏感的,直接

刺激我的玉戶。起先我試著推開他的手,但接下來我開始享受這種快感了。我心

想只是玩弄乳房,沒關係吧。  一陣子後,Bill已把我攤在沙發上扯開我的上身的裙,他含著一邊的乳頭,

另一隻手托著另一邊的乳房,夾著乳頭玩弄。我越來越大聲的呻吟著,開始熱了

起來。我渾然忘我地沒發覺他已開了裙子所有的鈕釦,直到我感覺到他的手滑過

我的小腹一直進入我的內褲。在我還沒回過神時,他已在拭擦著我的小豆粒,兩

隻手指在我花門內挑弄,這時我熱得只有張大雙腿的份了。

我告訴他停下來,但他知道我不是真的希望如此,只是不斷地刺激我的小穴

兒讓我越來越情慾難耐,下身越來越潮濕。他脫掉我的內褲,我知道我是無法挽

回的了。Bill停下來,拿出他的八寸長的肉柱,然後趴到我上方。我感覺到他那

怪物的頂端在我的花瓣前,然後他一挺就進入我的體內。

他的雞巴比起我的前夫來大得多了,他不斷地挑逗我,直到我求他狠狠地操

我。當他盡根進入花心深處時,我來了次震撼性的高潮。Bill開始抽插著我,邊

擠捏著我的豪乳。他告訴我,我是個小賤婦,他要讓我享受到空前無比的交媾。

我的意念只剩下想要他更多更多他的神奇肉棒的滋潤。

很快地,我的雙腿擱在他的雙肩上,而他用力地盡根而入撞擊著我。我的身

體在兩年沒享受過性愛後是飢渴和感性的。突然間我發現我並沒服食避孕藥,而

Bill沒戴上套子。我叫他拔出來戴上套,我並不想因此懷孕。Bill說他不愛戴套,

而且正想射入我的體內。這時我是慾火焚心得什麼都不管了,我只想要他的大雞

巴不停地抽插著。

在我來了三次高潮後,Bill終於爆發了,而且射了不少熱漿入我花心深處。

過了幾分鐘的休息後,Bill拔出他的傢夥,把那滴著我們交合愛液的肉棒擺

到我面前。他叫我把他的雞巴舔乾淨。我說我不想這麼做,但他把肉莖塞入我口

裡,他把手箍向我的頸部,我心想我沒什麼選擇的餘地,所以就開始吸吮他的老

二。當它又開始勃張時,Bill不斷地把更多的部份插入我的喉嚨,直到我真的在

為他“深喉”起來。

我不知為何,但我真的被他有力的支配挑動起來。我不停地吞吐著,讓他賁

張起來。Bill把我從沙發上拉起來,讓我趴向餐座,他讓我的腿部釘向桌子,雙

手牢牢地罩著我飽實的肉球。他把我釘上桌面,從後就慢慢地把他的肉莖塞入我

的淫穴裡。過了幾分鐘的衝刺,我覺得Bill拔出來,然後他的傢夥開始迫向我的

肛門。

我叫道:“請不要!我從來沒有被插過那裡!”

Bill沒理會我,慢慢地把他的那支怪物推入我的處女菊門。我試著放鬆,然

後過了一會,我開始真的興奮起來了。我的一隻手滑到我飽受蹂躪的淫戶,開始

捏弄著我的陰蔕。Bill也不斷地刺激我的乳房,然後我們都來了次前所未有的高

潮,我可以感覺到他的熱汁填滿我的腸子。

儘管我所有的計劃,但現在我只剩長腿絲襪和對高跟鞋站在Bill的面前。他

還幹了我身上沒其他人幹過的地方,我知道在這時起我是屬於Bill的人了。我知

道Bill會和可以在任何時刻地點都操我。對了,Bill一直反復地幹著我的口、淫

穴、菊洞和乳房,直到淩晨四點。

當我第二天醒來時,他已走了,而我則被重重乾的精液覆蓋著。我的陰戶和

後門都因昨夜瘋狂的交媾而疼痛不已,我甚至忘了我所經歷過的高潮次數。

兩天後我在健身房遇到他,他陰陰笑著,問我享受我們的“約會”否。我告

訴他,我很享受,並叫他當晚過來。他赴約了,然後Bill每晚都會過來狠狠地操

我。我們在我的家、他的公寓、他的車子、健身房的倉庫,甚至是俱樂部的停車

場,我是上身趴在他的車尾幹的。我知道這混蛋標榜著自己,因為一些我的朋友

說他們曾聽他向他的朋友誇耀我是如何的淫蕩。這也傳到我的前夫耳裡,他也抱

怨起我來。

一天Bill把我拉到健身房的倉庫,他的朋友Chris也一道來。我不知道發生了

什麼事,所以望向Bill。

“Chris對妳有著沒完沒了的慾念,所以我答應他,今天讓妳關照他。”Bill

說道。

我開始搖頭反對,但Bill移到我後方,透過健身服罩著我的乳房。我吸了口

氣,因為一股電流從乳房傳下我的淫穴兒。我閉上眼讓他抓緊我,毫無反抗的能

力。

“我說的對吧!”Bill告訴Chris:“巫美菊是個性玩偶。只要一捉住她碩大

的乳房,她就會做任何事!”

接下來的我知道,我被脫得赤裸裸的,望著兩支勃長的肉柱等待地插我。Bill

推著我跪下,我開始輪流交替地含著他們的陰莖。然後他們把我拉到一疊健身墊

上,Bill推我躺下,趴到我兩腿之間把肉棒往陰戶和小豆粒摩擦。Chris則含著我

一邊乳頭,另一隻手在我的奶頭劃圓圈。我開始求著Bill把他的傢夥插入我火焚

似的淫穴。Bill開始把他的大雞巴推入我花心,而Chris移到前方以他的肉棒餵著

我。我難以置信,但此刻我真的在為兩個男人服侍。

過了幾分鐘的激烈抽插和口交,我聽到Bill叫Chris拔出來,準備接下來的動

作。Bill翻過身子,帶著我讓我跨在上方。Bill壓下我的肩膀,吩咐Chris操著我

的菊穴,我已精疲力竭地可以答應任何東西了。我感覺到Chris把拇指探入我的屁

眼,然後再以他的雞巴取代拇指。他慢慢地把更多的部份插入我,直到我以為自

己就快被兩人的肉柱扯裂了。

最後他終於盡根而入,然後他們兩人緩緩地抽插著,再加快速度。這股快感

在我腦中爆炸著,我覺得自己被熱燙的肉莖填得滿滿的。我感覺到沖天的高潮來

臨,就在Bill扭捏我兩邊乳頭時我爆發了。我不斷地重複疊起的高潮,直到我感

覺到Chris和Bill兩人噴射,用他們熾熱的精液填滿我的花心和肛門。

在我們冷卻下來後,他們拔出來給我個長吻,邊握著我的乳房。我知道這不

會是第一次同時幹著他們倆,而且我真的很盼待下一次的來臨。

我並不知道Bill對我的計劃,但那集體交媾卻是另一個故事了!如果你想聽

的話,讓我知道吧,讓我知道你認為如何。

這是我的第一篇故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