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女主播失身 下

純情女主播失身 下

詩嵐一絲不掛的晶瑩雪自的柔滑玉體在他的重壓下深深陷進寬大潔白的合歡

床中。她那精光玉滑柔軟雪白的玉體,也由於身心已進入銷魂奪魄的高潮快感中

完全酥軟在他懷中,她那秀美可愛的嬌羞無限的羞紅小臉無力地癱軟在他寬大的

肩上。

他的陽物並沒有因為射精而立即變軟變小,還是又硬又大的有力地充塞著詩

嵐那嬌小美妙的陰道「花徑」中。他的龜頭由於最後的激動也顫抖輕頂著少女

花心 最深處那一片最神秘莫測、最聖潔幽暗的深淵。

「嗯……晤碰碰到了……晤。碰碰…到了唔」

纏綿嫵媚的呻吟、妖艷柔婉的嘆息聲中,清清純純的處女佳人由於被初次開

苞破身、雲雨交歡,她自已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被碰到了,她只是滿足地嬌啼。

覺得那最空虛、最酸癢,也是最需要愛撫、最需要雨露滋潤的下身深處終於被他

觸 到了。詩嵐羞澀萬分、嬌酥無力地緊緊依偎在他懷中享受著那種爽快歡暢

的高潮餘波。她清純烏黑的美眸中眼神迷離,芳心一片空白。

只見床上這一對精光赤裸一絲不掛的男女,一場翻雲覆雨男歡女愛之後都漸

漸軟癱下來,停止了一切動作——雙雙達到了春色無邊的高潮。

一個美麗絕倫、千嬌百媚的清純絕色的處女被他強行姦淫了。  他終於強行佔有了這個美麗嬌羞、冰清玉潔的清純尤物的處女貞操。

詩嵐由於被他強行奸汙蹂躪。只見她那雪白玉滑的秀腿根部血跡斑斑,她那

柔軟潔白的玉胯中淫精玉液片片,只見潔白的床單上也是淫精落紅點點愛液玉露

片片狼藉汙穢不堪入目。

在一片嬌軟迷醉的氣氛中,短暫的平靜之後,他在詩嵐一絲不掛、精光雪白

的赤裸玉體上癱軟下來,他那威風已失的巨大陽物開始慢慢變小。

詩嵐在迷醉中感覺到了它在她身體內的平穩退出。「唔」少女一聲既滿足又

無奈的羞澀的嬌嘆。好一會兒之後,她漸漸從慾海中清醒過來。

耳邊傳來幾聲得意的嘻笑,詩嵐羞澀的微啟秀目一看,就見面前一張得意萬

分的醜臉,少女芳心。一下予如墜冰窖、混亂不堪羞紅的小臉刷地一下雪白,她

剛剛才意識到自己起先又被挑逗起強烈的生理需要、喪失了理智,而且已喪失了

冰清玉潔的處女童貞,而那是一個純潔無瑕的清純少女最寶貴、最聖潔的東西。

一想到自己純潔無瑕的身子從外到里都已經被他的 肉棍 佔有,自己下身

中最深最深的地方都被它侵入、征服,詩嵐不禁又痛苦又羞愧——

而他則很得意,這樣個冰清玉潔、千嬌百媚的絕色尤物被自己開苞破身,占

有了她那優美無雙的雪白胴體,而且當他刺破她的處女之身,使她落紅片片時,

這個美麗無雙的絕色佳人還完全被他粗大梆硬的陽具徹底征服了。

他輕聲在少女耳邊說道:「小寶貝兒舒不舒服嗯?」

詩嵐可愛的俏臉一下子羞得通紅,美眸緊閉,玉首趕忙扭到一邊去,同時,

雪白粉嫩的小手用力想去掀開身上這個男人,優美雪白的修長玉腿也一陣亂蹬。

可是,她的掙扎與他那強壯有力的體魄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詩嵐嬌羞欲泣,秀目含淚,就象一枝帶雨梨花般楚楚可憐。

他又說道:「小寶貝兒,別怕羞嘛!剛才你還不是一樣又哼又浪怎麼樣,舒

服嗎?」

「哇」的一聲,詩嵐忍不住哭了出聲,嗚嗚咽咽的鶯鶯泣泣。

「嗚你嗚。你…你太太壞了嗚…嗚你把我,嗚我害死了嗚嗚」

他趕緊低下頭,柔情蜜意地連哄帶勸,並且溫柔地去吻她那可愛的絕色花靨。

詩嵐奮力掙扎,可是由於被他緊壓著,躲了右面,躲不過左面,最後,當她

連哭都沒有了力氣時,他終於火熱地吻上了她那芳香的花靨。

詩嵐只有美眸緊閉,默默流淚,任由他去親吻可是,她還是被他吻得玉頰緋

紅。麗色嬌暈。

他知道,她是因為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被強行奸汙蹂躪而且還被挑逗起了強烈

的愛焰慾火而被迫嬌羞承歡。所以她感到非常的羞愧和難為情。

他想:「必須把那個人移走,我才能再次重新佔有這個千柔百順的絕色尤物

——」他起身下床,走到王華面前,解開王華身上的繩子,用刀抵住他,把他向

外推去,反手把詩嵐鎖在門內,然後,將王華帶進地窖下捆綁好,鎖進雜物間,

返身上樓。

開門一看,詩嵐已經穿上浴衣,正坐在床邊上,他走到詩嵐身旁坐下,詩嵐

正要移開就被他猛地扳住了取肩,她用那雪白可愛的小手去掰他的手,嬌弱無力

地掙扎,可這樣一來,她本來裹得好好的浴衣也就自然地滑開,露出一截雪白耀

眼、玉滑嬌美的胴體。

她趕忙用雙手將浴衣緊緊抓攏,也就只好任由嬌軀被他摟抱進懷中,詩嵐羞

憤地說:「你你還不走。你到底要要怎麼樣?」他用力將她抱起,讓她坐進自己

精光的懷里,坐在自己赤裸的大腿上,一面說:「小美人,別這祥,我會愛惜你

心疼你的」。詩嵐一張花靨羞得緋紅,美眸含羞無助地緊閉著。

他雙手撩起少女的浴衣,伸進去。直接撫住她那細嫩玉滑的嬌膚柔肌。

詩嵐美麗可愛的玉靨一下子羞得更紅了,她嬌羞萬般地張開美麗清純的大眼

睛,深情脈脈地注視著他,又是擔心,又是含羞暗喜。

她柔柔地含羞嬌語道:「你…你的身體。吃吃得消嗎?」

「你放心,你瞧———」他拉著詩嵐雪白可愛的小手去握住自己的陽具,詩

嵐羞澀萬分而又暗暗歡喜地發現不知什麼時候,他的那 話兒 又變得梆硬滾燙

而且威風凜凜起來。

少女芳心暗喜,小臉羞紅一片,麗色嬌暈地微微一點頭「嗯!」

在她的芳心暗許下,他又一次深深地進入詩嵐的身體內。

他再次奸汙蹂躪詩嵐那雪白美麗的聖潔玉體,佔有了詩嵐的身心。

這一夜,他一次次地向詩嵐求歡,一次又一次很深、很深地進入她身體深處。

詩嵐也一次又一次地含羞默許,一次又一次地婉轉承歡。

少女一次又一次地被他姦淫蹂躪———只見床上這對精光赤裸的男女顛鸞倒

鳳被翻紅浪雲雨交歡。

潔白的床單上淫精愛液片片,陰精落紅斑斑,狼藉汙穢不堪入目。由於佔有、

征服了這樣一位美麗動人、千柔百順、清純嬌羞的絕色尤物,他多次捨死忘生地

勇闖她的 玉門關 挺起碩大無比的陽具直搗黃龍。深入 花徑 、奮勇衝刺

輕叩 花心 、柔觸 花蕊

而詩嵐由於是處女破身開苞,初次與男人合體交歡,就遇到一根碩大無比的

巨大陽物,她的身心都被他和它徹底佔有和征服了。

所以當他一次又一次地在她嬌小緊窄的陰道中奮勇衝刺時,她也就只有羞羞

答答地嬌啼婉轉。

清秀嬌媚的美貌少女一次次地含羞承歡。婉轉遷就、輕分秀腿含羞配合——

少女一次又一次地被他送上男歡女愛的雲雨高潮之中。

直到他們雙雙都筋疲力盡時,潔白的床單都被詩嵐的淫精愛液濕透了——他

緊緊地壓住詩嵐已經完全酸軟無力的嬌滑玉體,詩嵐也一陣溫柔纏綿地蠕動盤繞

——疲累之極下雙雙昏昏睡過去。

這時,天邊已是開始發亮好一場赤裸裸的盤腸大戰竟用了一整夜時間。

已不知睡了多久,當他醒來時,天色早已大亮,身邊那位美麗動人的絕色少

女正獨自坐在床邊默默地流淚 ∼他一把將她摟進懷中,又想挑逗求歡,可是,

絕色少女那高貴端莊的美麗嬌靨冷冰冰地一幅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神情,她一動不

動,無聲地抗議著。

他毫不理會,一隻手緊緊捂住少女白色的襯衫下一隻飽滿柔軟的怒聳乳峰一

陣揉動。

他另一隻手直插進詩嵐的大腿根中,隔著她的褲子摩挲著那一片溫熱敏感的

少女禁地。

他溫柔而耐心地老練地愛撫著她,撩逗著她。

在他連續不斷地挑逗引誘下,詩嵐那冰冷僵硬的玉體一分分地酥軟融化下來。

冰冷的玉肌雪膚也一點一點地不由自主地溫熱滾燙起來。

詩嵐拚命地想抑制住自已身體的羞人的反應,可是腦海中一種強烈的生理需

要在冉冉上升。秀美雪白的嬌靨越來越紅。

而且芳心深處老是情難自禁地浮現出昨晚一幕又一幕火熱銷魂的鏡頭。

當他在她的耳邊輕輕呵氣去挑逗她柔嫩而敏感的耳垂時,同時用早已硬挺勃

起的巨大陽物去不斷彈頇她又軟又薄的褲下嬌翹渾圓的玉股時,少女的自衛防線

徹底崩潰了———他見少女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大腿根中也越來越熱時,就開

始為詩嵐寬衣解帶了———他輕輕解開詩嵐的紐扣美貌少女的白色紗衣被他脫了

下來。

詩嵐的腰帶被他弄鬆褲子滑落在她的腳邊。少女一雙優美纖長的玉滑秀腿裸

露了出來———他又將詩嵐那小得可憐的白色內褲從她下身褪落下去。美貌絕色

的清純少女那光潔雪白的下身小腹也精光地裸露出來——最後,他又解開詩嵐的

乳罩。

一對嬌羞怯怯、嫣紅玉潤含苞欲放、嬌柔可愛的怒聳玉乳輕盈地彈跳出來—

——終於,詩嵐在半推半就中被他輕解羅襦,脫衣褪裙剝得精光赤裸。身無寸褸

的少女美麗動人的雪白胴體一絲不掛地裸呈在他眼前。

他又將她壓倒在床上,正要壓上去,只聽少女嬌羞萬般地嬌聲說道:「床…

床上…好髒。」

他楞了一下才明白過來,說道:「還不是你自己下面流出來的那麼多。」詩

嵐秀美可愛的嬌靨一下子羞紅一片,芳心楚楚含羞地脈脈不語。

他又俯身抱起這個一絲不掛的大美人,走到沙發前,將她放下,然後用手分

開她含羞嬌合的玉滑秀腿,挺著巨大無比的陽具向她的下身中心送進去。

「嗯……」一聲嬌羞的輕啼。

詩嵐舒展著美麗誘人的雪白玉體,羞澀萬分地竭力分開修長雪滑的秀腿,配

合它的進入———他再一次深深地進入到詩嵐那妙不可言的身體深處———詩嵐

感覺到他那根又熟悉又怕人的 龐然大物 又火熱充實地緊脹著她早已淫滑不堪

的緊窄的下身陰戶——他在詩嵐的緊窄中抽動起來———他又一次開始姦淫蹂躪

這個美麗清純的絕色尤物。

「嗯一一嗯一哎一唔。一。嗯一一哎——你啊唔一嗯。一嗯一哎你你…唔進

進去得太深哪唔。嗯一一嗯」詩嵐又被動而羞答答地無奈地嬌啼婉轉起來———

—他的 進攻 越來越猛烈也越來越深地進入她緊窄的「花心」深處。

詩嵐嬌羞萬分地被動地為他展開體內每一分少女嬌柔艷媚的「花心」。

「輕…輕點…唔」

詩嵐被抽插得欲仙欲死嬌啼婉轉地浪呻艷吟。

少女漂亮羞紅的玉靨上麗色嬌暈,紅潮陣陣。

他的每一次又狠又深地進入,都從清純可人的少女那鮮紅柔軟的芳唇中激出

一聲聲迷人的羞答答的嬌啼呻吟——她羞答答嬌怯怯地呻吟著被動地回應著他的

每一下刺入頂進。

詩嵐一絲不掛的雪白玉體被動而羞澀萬分地蠕動著配合他的每一次插進——

—她優美如玉的纖長秀腿半曲著盡力分開,想讓他進入得更深更深好讓它吻觸她

那下身深處最幽深的羞澀萬般的 花蒂 ———,她嬌滑雪白柔若無骨的纖纖細

腰美妙地蠕動著,響應那巨大的龜頭對她那柔嫩敏感的 花蕊 的每一下吻觸。

終於,那銷魂蝕骨的刺激到來了……

詩嵐陰道深處那嬌羞萬分、玉滑柔軟的 花蕊 又被他碩大渾圓的龜頭觸到

了。

他的龜頭被少女陰道最深處的子宮口緊緊箍住,同時雙雙一陣難言的抽搐痙

攣。

他們一齊進入了男女合體交媾的性交高潮中——他們緊緊地相擁相摟著,緊

緊地盤繞纏卷在一起,同時射出了濃濃的滾燙的淫精————詩嵐又一次被他奸

汙糟蹋了聖潔無瑕的雪白玉體。

清純可人的美貌少女的身心都又一次被佔有、征服了。

「唔。」少女香艷鮮紅的芳唇歡愉而滿足地嬌聲嘆息他俯身吻住詩嵐那兩片

柔軟飽滿的鮮艷紅唇,詩嵐美麗的花靨嬌羞暈紅一片。

他用舌頭頂住她的紅唇用力擠進,只見少女羞澀萬般地一點一點輕啟香唇。

她潔白如銀的貝齒也羞答答地微微張開嬌羞無奈地讓他的舌頭頂了進來。

「嗯………」詩嵐俏美玲瓏的小瑤鼻一聲迷人的嬌哼,一種異樣的刺激湧上

芳心。

這種刺激令她不由自主地用柔滑芳香的玉舌和他那 侵略 進來的舌頭緊緊

地纏繞在一起輕吸柔吮。

詩嵐忘情地享受著這銷魂的處女初吻。秀美玲瓏的小瑤鼻嬌哼連連。

他也瘋狂地吮吸著這含美麗純潔的小佳人那鮮紅柔美的小嘴中,那香甜可口

的少女的蜜液瓊漿。

終於雲消雨散一切都又歸於平靜——詩嵐再一次對自己感到惱恨,她發現她

脆弱地心理防線難以抵擋他的挑逗撩撥和 進攻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臣服在他的

每一次 進攻 之下——這位漂亮迷人的年輕美麗的女博士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再加上自己冰清玉潔的處女貞操已被他強行佔有,少女芳心已完全被他碩大無比

的陽物徹底征服。

自己下身最神秘、最幽深的地方都被他不斷地進入探索、佔有挑逗。

詩嵐開始有點自暴自棄了,她慢慢地放縱自己的身心響應他每一次的交合求

歡———配合他每一下抽插頂進。

就這樣,他在詩嵐新婚的洞房內,在美麗絕倫的新娘子那寬大潔白的 合歡

床 上,不分晝夜地奸汙蹂躪這個美麗清純的絕色尤物。

他總是耐心地先挑起美貌清純的少女詩嵐的強烈的生理需要和肉體反應,再

把她抽插得欲仙欲死、嬌啼婉轉浪呻艷吟,然後把她送上淫亂極樂的頂峰——而

詩嵐也是千嬌百媚的含羞承歡,千柔百順地婉轉相就。她羞答答、嬌怯怯地含羞

配合挺擡迎送。

他將她剝得精光赤裸地緊緊地頂在浴室的地上進入她的身體,很深很深地進

入。

他將她脫得一絲不掛地死死壓在門后,兇狠地在她陰道中抽插。

在樓梯上他就將她秀美纖滑的玉腿分開,進入她身體裡面。

他將她按倒在寫字台上,褪掉她的衣裙很深很深地剌進她的「花徑」……

詩嵐那新婚的洞房內到處都有他們歡好交媾,合體淫亂的呻吟狂喘聲。

床上、沙發上、板凳上、浴室的地板上、書桌上、餐桌上、茶幾上。到處都

流著詩嵐那又濃又稠的淫液花精。

他們總是用很少的時間去做一頓最簡單的飯菜,一吃完飯,他倆就迫不及待

地回到床上,相擁相抱、顛鸞倒鳳地調情淫亂。狂熱地雲雨交合。

然後赤裸裸地交頸而眠,就象一對如膠似漆的恩愛鴛鴦,真的是男歡女悅、

情慾纏綿、春色無邊。

甚至在她在廚房裡做飯時,他都常常把她擁入懷中,掀起她的裙子分開她沒

有穿內褲的玉胯。深深地進入她的身體——她就這樣一面嬌羞無奈地柔喘輕哼回

應著他在她下身的每一下火熱的抽動,一面就這樣「花徑」中深深地插著一根巨

大無比的 肉棍 在做飯——

有時,她在前面走著、走著,他就會突然從後面把她摟住,放倒在地板上,

手忙腳亂地為她寬衣解帶,脫衣褪裙。把她剝得精光赤裸后,就壓住詩嵐滾燙的

玉肌胴體向少女的嬌軟、緊窄刺進去——最讓詩嵐感到銷魂刺激的是,他常常吃

著飯就強行求歡——他在飯桌邊就褪掉她的內褲分開她美麗雪滑的玉潤秀腿,讓

她將他碩大的陽具緩緩套進她嬌小緊窄的陰道內。

他雙手伸進她襯衣下面,撫住那一對未戴乳罩的飽滿高聳的椒乳玉蕾愛撫撩

逗。

而她一面羞澀無奈地嬌啼婉轉著,回應、配合他在在她下身中的每一下抽動

插入,一面羞羞答答深情脈脈地為他挾菜喂飯。

他們常常是還等不及吃完飯,就都忍不住雙雙滾倒在地毯上相互寬衣解帶、

脫衣褪裙——脫得精光后,他就進入了她幽深火熱的身體內。

用梆硬滾燙的碩大龜頭去吻觸她羞嫩的 花蕊 ———洞房內春色無邊,歡

愛無度。

他們就象新婚燕爾的夫妻一樣,如膠似漆。難分難舍。

他足足在那裡把詩嵐「干」了三天,也就是把美麗動人的清純少女姦淫糟蹋

了三天。

當他終於要離開時,戀姦情熱的兩人依依不捨地最後一次瘋狂地雲雨作愛交

合淫亂。

他直把詩嵐抽插得嬌呻艷吟楚楚嬌啼,欲仙欲死。

詩嵐嬌羞而狂熱地配合迎送。一雙美麗雪白的玉腿輕分柔夾。

直抽插得昏天黑地,雙雙進入極樂出界——然後清純可人的美麗處女含羞脈

脈、深情款款地一絲不掛地赤裸著美麗的胴體將自己的第一個男人送出門,一陣

擁吻相別。

回房后很久,詩嵐才從瘋狂的慾海狂濤中慢慢地蘇醒過來,她急忙穿好衣服,

到樓下把大華放了出來,早就心灰意冷的大華雖然又餓又累,但他還是頭也不回

地默默出了家門,從此沓無音信。

她欲哭無力地回到房中,默默流淚,整整一個星期未出門一步,而他倆國內

僅有的幾個親戚本來就很少來往,再加上認為他倆少年夫妻,新婚燕爾,肯定貪

戀床第之歡,魚水之情,所以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當她終於慢慢振作起來,感到就好象是作了一場春夢一一

一個多月後,她開始到新單位報到了,她希望工作能讓她忘記過去,她努力

地用工作來麻痹自己。電台來了這樣一位天仙般美麗絕色清純嬌羞典雅文秀的迷

人少女,立即一陣轟動,那些單身小夥也成天圍著她轉,結了婚的也不時有事無

事地到她的辦公室瞎轉,以一飽她美麗的秀色。一那些男人常常望著她美麗清純

的絕色花容和她那嫵媚勾魂的大眼睛堅挺翹聳的胸部婷婷玉立的身材而神魂顛倒,

不知所云。

詩嵐雖然嬌傲而羞澀,但她卻毫不假以辭色,不卑不亢,不冷不熱地盡力做

好自己的工作。

因為少女的芳心深處有一個難以癒合的創傷和難以抹去的陰影,同時,芳心

深處的某個角落還隱約有一種對那個為她開苞破身,第一個佔有自己純潔無瑕的

處女之身的男人和他帶給她的銷魂蝕骨的極樂快感的依戀。

而且每當她獨守閨房,空虛寂寞時,這種依戀的感覺就越來越強烈,強烈得

以至於下身深處又升騰起一片難忍的空虛,而她本應該給她以撫慰的文夫卻沓無

蹤影,更不會來「耕耘」她的下身「聖地」。充實她的空虛她只有寂寞孤獨地躺

在床上,雙腿纏夾住枕頭,摩挲安慰著大腿內側的那一片酸癢,芳心脈脈地重溫

他的「巨大、粗長」,和他那火熱有力地進入——和那一種美妙難言的緊脹。

不知不覺中思念著那第一個帶給自己極度歡樂的男人。

少女芳心總是懷念著自己的第一個男人,特別是第一個讓自己嘗到男女銷魂

交歡翻雲覆雨的美妙滋味和把自己送上極樂頂峰的男人,而且,她們總是對這個

男人芳心暗許,深情依依、傾心愛戀——而她的那個他不僅是第一個佔有她身子

的人,而且也是第一個把她送上極樂頂峰的人,她更是對他傾心思念。

所以,她對那些駱驛不絕的求愛者不屑一顧,看似一個少女高傲的性格和一

個妻子的責任,但是實際上是在為那個男人象一個處女一樣堅守著自己的忠貞純

潔,雖然她並不明白心底那份真正的感覺,更不願去面對這羞人的感覺,但是這

種感覺卻客觀地存在著。

上班兩個多月後的一天,她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她一下就聽出了他的聲音,

她可愛的小臉不知為什麼一下子羞紅片片。他在電話中自信而專橫地叫她今天晚

上七點半去見他,他說了一個電影院的名字,就掛上了電話。少女芳心忐忑不安,

對他的那種征服者的自信又羞又想,對他的專橫命令,又氣又怕,他怎麼會找到

單位上來,一定是他在電台的節目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後查電話。

下班后,回到家中很久,還猶豫不決去不去,理智叫她不能去,可是她又怕

他會不依不饒地糾纏她,把那件事傳到單位就完了。而且,芳心的某個角落還有

一種殷切地思念——,腦海中就這樣煩亂而又有一種初戀的少女去約會時的那種

羞澀的欣喜,她不知不覺地來到了他說的地方。到達時,他已經在那裡了,他穿

著一件很大的風衣,更顯得他的強壯有力。

詩嵐羞澀地遲疑著,不知該不該過去,而他已看見了那邊這位婷婷婀娜的大

美人,他快步走過來,伸手抓住她雪白可愛的小手,拉著她一面向電影院的檢票

口走去,一面對她說:「我知道你會來。」。說完,還對她得意地笑著,詩嵐的

花靨一下子羞紅了,麗色嬌暈地象是一隻柔順的小綿羊一樣被他牽著走,檢票口

一群年輕人在那裡轉悠,這是一家小電影院,詩嵐的到來激起了一陣燥動,他們

驚異而神魂顛倒地被詩嵐那典雅高貴的氣質美麗絕倫的清純嬌靨所傾倒。他們都

覺得奇怪,這樣一個公主般美麗高傲的絕色少女會被一個其貌不揚的小子拉到這

種地方來。

詩嵐被那一片癡迷艷羨的眼神包圍著,她低垂著雪白優美的粉頸,羞紅著小

臉,象逃也似地穿過檢票口,他們進去已經開演了,裡面黑黑的一團,看不清有

多少人,匆忙間也看不清演的是什麼,他們只好在最後一排落座,這是一種專為

情侶設置的雙人軟沙發,坐下后好一陣,詩嵐才勉強適應了那黑暗的光線,她隱

約地看到後面幾排沒人,前面幾排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幾個,彷彿都是成雙成對的

她還彷彿聽到前面傳來若有若無的似曾在哪兒聽見過的奇怪的聲音。

她再一看屏幕,不禁羞得花靨嬌暈麗色嫣紅嬌羞不禁。

原來,屏幕上一對男女主人公正一絲不掛的在親吻撫摸。

她一下子明白了這是一家專放低級電影的成人影院。也明白了前面傳來的那

種聲音實際上自己也曾有過——他帶我到這種地方來,會不會?她本以為在這種

公共場合是安全的,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她最終還是來了。哪知是這樣一種

地方,少女芳心一陣緊張,象是在警惕又象企盼著什麼。

隨著故事情節的發展,屏幕上男女主人公的動作越來越火熱,也越來越大膽

露骨,前方傳來的「奇怪」的聲音也越來越多,越來越清晰。

詩嵐嬌羞無限花靨羞得通紅黑暗中,幸好無人看見,詩嵐一顆純潔無瑕的玉

女芳心「砰砰」亂跳,幾乎不敢正視屏幕上那火熱的畫面。

這時,她感覺到他的一隻手伸了過來,握住了她的一隻柔軟秀滑的小手,詩

嵐覺得他的手好燙,他稍稍用力一拉詩嵐的小手,示意詩嵐靠在他懷中,詩嵐羞

紅著臉,掙扎拒絕著,他微一低頭,向詩嵐低聲說道:「好姐姐,怎麼了?」。

黑暗中,詩嵐羞紅著臉,嬌羞萬般的柔聲輕語道:「別…別這樣……我來是

求你,別打電話到我我們單位,以後,別來找我,求求你,別把我們我們的事說

出去」。詩嵐嬌羞無奈的軟語相求。

可他卻說道:「我們的事?我們的什麼事?」他明知故問。

黑暗中,詩嵐秀麗的嬌靨一陣暈紅,只有嬌羞無奈的輕聲道:「……就是你

…你強奸了我」。幾個字已是聲如蚊鳴,低不可聞。

他心頭暗暗得意,說:「好姐姐,我什麼時候強奸你了?每次你還不是一樣

舒服個夠」。說著,他一隻手繞過詩嵐的玉頸,擁住她的香肩,強行將她摟進懷

里。

少女芳心一陣氣苦,一陣嬌羞,氣的是他的無賴,羞的是自己確實是讓他由

強奸變成了 和姦。

正在這時,黑暗中,他的一隻手伸了過來,詩嵐感到他已火熱地撫握住了她

一隻豐滿柔軟的怒聳玉乳輕輕地一揉———詩嵐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沒有嬌哼出聲,

可是,少女的如蘭氣息卻不由自主地急促起來,同時,她聽見他在她耳邊輕聲說:

「好姐姐,誰叫你長得這樣美貌,你穿著衣服都讓人想入非非,何況看到你一絲

不掛地又哼又喘地叫床,哪個男人忍得住?」

詩嵐羞紅了臉,嬌羞脈脈地用一隻手抓住乳峰上那隻不斷揉撫的大手,一動

也不動,也不推拒。

芳心深處對他的贊美感到一陣難言的「天生麗質難自棄」般的羞澀的欣慰,

彷彿又有一根心弦被他甜美的贊嘆撥動輕蕩。

詩嵐暗暗奇怪,為什麼自己對別人的贊美艷羨不屑一顧,而對他的一句贊美

卻那樣的心動。

少女芳心漸漸明白,自 己兩個多月來時常感到的寂寞空虛原本是對這個男

人的一種刻骨銘心的思念,她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多麼地對他和他的那根「龐然大

物」傾心的依戀,彷彿身心都在期盼久久的期盼他這樣的愛撫。

詩嵐的嬌靨越來越紅,她那柔軟苗條的玉體由於長久苦苦的期待早就已經干

渴萬分,而當那一點點的愛撫降臨時,全身胴體都禁不住一陣輕抖少女緊張似地

打著寒戰,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本來緊張僵硬的玉體在他的愛撫下羞澀萬分地一

點一點地酥軟下來他揉搓著詩嵐柔軟無雙的玉乳,不斷撩撥那飽滿挺突的花蕾。

一會兒之後,他的手滑落下來,輕輕一扯那扎進裙子中的襯衣下擺,將她的

襯衣撩起,他的手從詩嵐的襯衣下伸了進去。

他直接撫住那一片嬌滑玉嫩火熱滾燙的細軟玉肌少女的花靨更紅了,呼吸也

更急促。

少女的一雙可愛的小手不知所措,全身玉體都一陣難言的哆嗦。

詩嵐麗色嬌暈花靨羞紅無限。

他的手又熟練地解開詩嵐的乳罩伸進去,他火熱地捂住那隻挺撥柔軟細滑滾

燙的嬌羞玉乳。

「唔———」詩嵐實在忍不住,一聲嬌喘,隨即粉臉羞得通紅,嬌羞無奈地

擔心被別人聽到,他趁機趕快一側身,火熱地吻住詩嵐那兩片濕熱鮮嫩的柔唇。

他的手指輕撥著詩嵐一隻嬌小玲瓏的嬌羞楚楚的乳頭———詩嵐的嬌軀一陣

妙不可言的輕顫。

她羞澀萬分的輕啟朱唇,柔滑香甜的小玉舌火熱難捺地嬌羞無限地迎上前去,

一陣難以自禁地纏繞吮吸。

少女嬌俏玉美的小瑤鼻開始低沈的嬌哼細喘,對他手指的挑逗。撩撥作出強

烈的反應。

「嗯一一嗯一一一嗯唔」

她一隻雪白可愛的小手緊張地按住那隻在她高聳挺撥的玉乳上羞花戲蕾的大

手,一隻柔軟的玉臂也輕舒慢展,羞澀萬分地一點一點地箍緊了他的頭,和他迷

醉地熱吻在一起。

他緊緊攬住詩嵐柔若無骨的香肩,調逗著少女那嬌羞可愛的小花苞。

他將詩嵐那柔小可愛的少女乳頭撩撥得嬌傲地硬挺起來完全充血勃起之後,

他的手又一路愛撫著滑向詩嵐的下身——他的嘴忘情地吮吸著少女那香甜芳美的

玉津,纏繞著她的柔滑香舌,他的手滑過詩嵐柔軟嬌滑的纖腰。經過裙子下那平

緩、細滑的小腹和大腿,撫住了那滾燙玉潤的小腿。然後,他撩起詩嵐的裙子—

—伸進去。

他愛撫著那玉嫩細滑的粉腿一路向上——他撫住那已經火熱滾燙的玉腿內側。

那是一片更加嬌嫩玉滑的少女花肌。他的手指挑起詩嵐的內褲邊沿,緊貼著少女

火熱細滑的玉股溝,伸進去。他的一隻大手已整個地伸進詩嵐那小得可憐的內褲

中,他的手指在詩嵐嬌小幽暗的內褲中四處愛撫撩撥煽情點火。他的手在少女的

內褲中挑逗著少女那稚嫩的心弦。

詩嵐火熱難捺地羞答答地緊夾住他的手;用滾燙嬌滑的粉腿內側不斷摩挲著

他,以稍解麻癢萬分的空虛———詩嵐那隻柔軟的小手已隨著他的一路愛撫、下

滑而仍然緊緊抓住他的手腕,被他手指的愛撫輕撥撩逗得緊張萬分,一動不動。

他用手指往那玉縫深處一摸——詩嵐的嬌軀一陣難捺的蠕動。

那兒已是一片火熱濕潤淫滑不堪。

他從少女的紅唇上擡起頭,在她耳邊輕,聲問道:「好姐姐」

「嗯——?」詩嵐羞答答地答應。

「這麼久了,你想我嗎?」

「想」詩嵐羞澀地輕聲回答,小臉羞得緋紅

「哪裡想?……」少女羞紅了臉,要用嘴說出那些隱秘的部位實在是難為情,

她只好羞澀萬分地用小手輕輕一按他那隻插在她內褲中的手。

意思當然是說,就是他手正在挑逗的部位想他。

少女的嬌靨脹得紅通通的。

「還有哪裡想?」詩嵐羞紅著臉,嬌羞萬分地將他的手從她內褲中拉出來,

一路緩慢地移到她心窩上。

而他則順勢捂住那一團柔軟飽滿的玉乳峰——少女美麗動人的大眼睛含羞輕

合著。她意思是說她的芳心和玉蕾都在想他,他趁機又興奮又得意地撩動著那硬

挺的少女乳尖。

「想我哪裡?好姐姐」

詩嵐可愛的小臉羞紅得不能再紅了,但她還是羞羞答答地移動柔軟的小手,

在他的小腹上輕輕一按———少女的芳心羞澀萬分。

「上一次舒不舒服?好姐姐」

「嗯…舒…舒服」。詩嵐不好意思地羞羞答答地嬌語道。

「好,我馬上又讓你舒服個夠!」

這時的詩嵐已忘記了身在何處,所為何來,完全被情慾衝昏了。

她又歡喜又感激,羞羞答答地伸出柔軟玉嫩的小香舌在他臉上溫柔地一舔即

是感激,又是一種鼓勵和羞澀的催促。

他也被她的嬌羞多情而撩撥得慾火直噴。他開始為詩嵐寬衣解帶———他解

開她的襯衫紐扣,脫下她的襯衣。他又從她的肩頭解下少女的乳圍,他又再脫下

詩嵐的短裙。將她那小得可憐的內褲從她修長的玉腿上褪落下去——就連她穿的

皮鞋都被他脫掉了,露出一雙柔美玲瓏的玉足。

嬌羞楚楚、清純可人的美貌少女詩嵐真的是身無片縷、一絲不掛了。

詩嵐一雙柔軟嬌滑的小手一直緊抓住他的為她脫衣解褲的大手。一陣少女的

羞澀而假意抗拒地半推半就地被他輕解羅襦剝脫得全身精光赤裸———少女芳心

含羞脈脈地任由那一件件少女的遮羞物滑落下去裸露出一身晶瑩潔白的胴體。

她那嬌滑柔軟的雪肌玉膚在昏暗的燈光下象是蒙上了一層綢緞般的光澤。

他把她剝脫得一絲不掛精光赤裸地袒裎出一具柔軟雪白的胴體之後,自己也

飛快地解開襯衣,脫下長短褲,然後,分開衣襟,袒出胸膛,俯身壓住詩嵐那滾

燙柔軟的一雙玉乳花蕾。

張嘴吻住詩嵐那兩片滾燙柔軟的鮮艷紅唇,一面纏捲住她的香甜的小舌頭吮

吸纏繞。一面用力擠壓住她的怒聳玉乳一陣揉動。

「嗯嗯晤嗯嗯」詩嵐期盼已久的芳心一陣酥軟激動,瑤鼻情不自禁地一連串

迷人的輕哼。

她嬌羞急迫地捲起纖長優美的秀腿,纏繞在他身後將他迎入自己玉胯中。

他微微一提下身,然後向她那火熱一。滾燙淫滑不堪的幽深陰暗的緊窄之中

刺進去詩嵐心醉神迷地感覺到他的進入。

隨著他的深入,詩嵐感覺到她身體正被逐漸的充實緊脹。他那巨大的陽物漸

漸深入她的身體裡面。

終於,她感覺到他的「龐然大物」完全陷了進來———他又一次很深很深地

進入詩嵐的身體內。

他那巨大的 緊脹著少女的「花徑」陰道——他碩大無比的龜頭頂著詩嵐

下身深處的「花心」。

詩嵐嬌羞萬分地緊緊環抱著他、纏繞著他一陣緊張萬般的哆嗦。

一陣靜默之後,詩嵐感覺到他那根巨大無比的 在她身體裡面抽動起來—

—他在詩嵐的身體內抽動起來。

詩嵐由於芳唇被他堵住,只有用瑤鼻一聲聲情不自禁地嬌呼細喘著回應他在

她身體內的每一次抽動。

他不斷用力,加快節奏,每一下都又狠又深地頂進詩嵐嬌小緊窄的陰道每一

次都火熱無比地緊脹一。充實著她下身中最、幽深處的每一處空虛。

他的每一下進入插動都把詩嵐抽插得欲仙欲死魂銷色授。

詩嵐柔軟嬌滑的玉體蠕動著,配合著,被動地承受著。

在他連綿不斷的抽動下,幾乎每被抽插一百多下,詩嵐都要從「花心」深處

噴射出一股濃濃的玉精淫液。

全身緊緊纏繞著他一陣痙攣抽搐收縮達到一次銷魂的高潮———而他卻堅挺

不泄,勇猛無比,繼續鞠躬盡粹地直搗黃龍奮勇衝刺溫柔叩關。

詩嵐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次被送上了極樂的頂峰泄了多少次身。在他經久不

息的抽插下,少女的腦海已是一片空白耳邊只是回蕩著玉胯被他用力撞擊的「砰

砰」。微響只覺得。芳心似乎停止了跳動。

詩嵐那迷醉遊離的眼波忽然看到屏幕上那位美麗動人的女主角正被兩個小流

氓奸汙淫亂,強迫雲雨交歡,被他們煽起了強烈的生理需要,而被動地婉轉交合

嬌啼呻吟。

彷彿是想到自己第一次被他強暴奸汙時那同樣的刺激,當他又一次狠狠地頂

進她的陰道深處時——詩嵐再也忍不住。

「喔——」一聲沈悶的嬌呼從她喉中滾出少女全身玉肌緊緊貼住他,柔軟嬌

滑的雪藕玉臂和一雙纖秀優美的粉腿也緊緊地纏繞著他,一陣昏眩的死命地抽搐

痙攣。

她突然暈了過去。

一股又多又濃的玉精「花露」從她「花心」噴湧而出——可是,他還是那樣

的有力粗大硬長。

他還在不斷地充實緊脹著她的下身深處——他還在不斷有力地進入她的身體

內。

極度銷魂中的詩嵐又被他有力地撞擊進入慢慢地喚醒,她又感覺到了他的火

熱粗硬的頂入抽出——可是,已經極度亢奮暈眩后的詩嵐再已無力配合迎送。她

只有嬌軀酥麻酸軟地躺在他胯下。就連被他含住的柔滑的小香舌都無力迎合,只

由任由他去纏卷、吮吸。

清純嬌美的少女詩嵐芳心深處驚佩於他的 耐戰 ,也敬畏於它的威風凜凜

殺氣騰騰。

嬌柔稚嫩的處女芳心更加依戀地傾心於他和它的強壯——詩嵐可愛的小臉嬌

羞萬般地羞紅一片。同時,少女又含羞脈脈溫柔多情地心疼著他的身體。

詩嵐一雙柔軟可愛的小手在他寬厚的背上愛惜萬分地摩挲著,她也體會到了

他那久插不泄的難過。她羞澀萬般地體貼地鼓起餘力,將雙腿盡力分開。讓他插

進她陰道最深處的「蕊芯」。以便迎接它的射精。

每當他插進來時,詩嵐還羞答答地蠕動著細腰,讓陰道深處那嬌羞可人的

「花蕊」去輕頂他的龜頭。

可是,他還是射不出來。

他只有繼續在這個絕色清純的尤物身上抽插著——正在這時,燈光突然亮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